256.跟我去杀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云天,我数三声,出来说话!否则我就把东方大长老的脑袋砍下来送给你!”冷肃的声音并不是很大,甚至都没有惊动正在安睡的冷星城百姓,但是足以让包括东方云天在内的所有东方城的高手听得清清楚楚。

东方云天飞身而起,一袭白衣在夜色之中划过一道诡异的流光。东方城的高手们都纷纷站在了东方云天的前面,呈现守护姿态,东方云天微微仰头,目光幽寒地看着冷肃说:“冷星辰呢?让他出来跟我说话!”

冷肃冷笑了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东方云天说:“真是不巧,我家小弟一个时辰之前刚刚闭关了,不过在闭关之前,他已经收到了东方圣子赠送的大礼,让我代他向东方圣子问声好,再道声谢。如果不是东方大长老这个人质的话,我们兄弟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你们东方家这么多的高手呢!”

冷肃的话音未落,东方家一众高手的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好看了。冷肃的话简直是在打他们东方家的脸,因为是东方云天和东方广内斗,放倒了东方广,才害得原本实力高强的东方广被冷星城的人擒获,如今成为了人质。他们都感觉很憋屈,因为在他们原本的计划中,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杀进冷星城的,可是如今东方广被抓,还有近二十个高手都死了,他们愣是没有一个人越过冷星城的城墙进到里面去!

其实不少高手对于东方云天的所作所为是有些不满的,因为他们原本不至于这么被动。但他们都只能在心中不满,没有人敢表现出来。

东方云天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了:“冷星辰闭关了?哪有这么巧!”东方云天莫名有一种感觉,冷星辰明明知道他来了,而且猜到他今夜会进攻冷星城,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闭关,简直是赤裸裸地藐视他!

冷肃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我家小弟想什么时候闭关就什么时候闭关,你管得着么?难道你还以为你来了,我家小弟就要亲自出面欢迎你?东方云天,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作为我家小弟的手下败将,你应该躲着他才是!”

冷肃话落,东方城的高手更加觉得难堪了,因为冷肃说的大部分都是事实,他们东方城的圣子,的确是冷星辰的手下败将,所有人都知道。

东方云天的愤怒只有一瞬间,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看着冷肃冷声说:“你要怎样才肯放了大长老?”

“很简单。”冷肃微微一笑,“你来交换东方大长老,冷星城想要的客人是你,而不是他。”

“不可能!”东方云天冷哼了一声说,“换个条件,不要做白日梦,我是不会束手就擒的!”

“那就没得谈了,你们请回吧,欢迎再来。”冷肃唇角微勾,话落就要提着东方广离开。

东方云天神色一冷:“你什么意思?”

冷肃笑得那叫一个和气:“东方云天,我的意思就是,你不愿意交换,那就让你们家大长老一直在冷星城做客好了,你们每次来,都会见到他的哦!”

“卑鄙!”东方家二长老一脸怒气地说。他们都知道,冷星城准备拿东方广当人质,而且是长期有效的人质,除非东方家不在意东方广的性命了,否则就会一直被威胁,无法对冷星城出手。

冷肃又笑了,眼底却满是冷意:“你们大半夜过来找麻烦,竟然说我们卑鄙?这样的道理我也是很服气!如果我卑鄙的话,那你们家那位亲手害了大长老的圣子殿下,岂不是丧尽天良了?”

东方家二长老瞪着冷肃,满心怒气却说不出话来,因为怎么说都是错,论嘴皮子功夫,冷肃和冷星辰兄弟可是从来没输过。

东方云天眼中幽寒一片,他知道,这就是冷家今夜的御敌策略,还是拜他所赐,才让他们那么轻易地抓到了东方家的大长老。

东方云天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他已经作茧自缚,把自己逼到了一个死局里面。

冷肃又开口了:“东方云天,我家小弟让我转告你,你不想白跑一趟,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去的话,说一声,我们帮你把东方大长老这个障碍给杀了,接下来咱们再光明正大地较量。我家小弟说,如果你选择后者的话,他会真心佩服你的魄力的,哈哈哈哈!”

冷肃的笑声仿佛是在打东方家的高手的脸,因为东方家在这片土地叱咤风云这么多年,他们在面对其他家族的时候,向来都是风风光光高高在上的,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

东方云天知道,虽然冷星辰今夜没有出现,但冷肃的一切行为,包括他说的话,都带着冷星辰的影子,十有八九都是冷星辰授意的。冷星辰在逼他做选择,要么就灰溜溜地回去,他必然会颜面扫地,而且冷星城也不会把东方广给放了,他这次回去,下次再来还是会面对一样的局面。而如果他不肯放弃,就只能选择让东方广死,东方广死了,他们就可以放开手脚对付冷星城的人了。

看到东方云天冷眼盯着东方广,东方家二长老心中一跳,忍不住开口对东方云天说:“圣子殿下三思啊!不如我们先回去,等城主大人定夺?”

如果东方云天选择让东方广死,那么东方家其他的高手一定会寒心的,因为东方广落入冷星城手中不是因为他实力不济,完全就是被东方云天害的。作为东方城实力最强地位最高的大长老,如果东方广的性命在东方云天眼中都如草芥一般的话,他们这些人已经可以预见到自己的凄惨下场了。

东方云天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抬头看着冷肃冷声说:“好,我们可以离开,但我要把大长老带走,你可以再提一个条件!”

东方家的高手都松了一口气。事实上,对付冷星城什么时候都可以,东方广真的不能死,因为他不是一般的高手。

冷肃冷笑了一声:“你当我傻?我一旦放了东方广,不管你们答应了什么条件,转头就可以反悔再过来找我们的麻烦。东方云天,既然你不想让东方广死,那你就乖乖回家去吧!天色很晚了,我还想早点回去睡觉,你说呢?”

东方云天的拳头已经紧紧地握了起来,骨头发出了咯咯的响声。方圆在东方云天耳边说了一句话,东方云天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又冷冷地看了冷肃一眼,然后猛然开口说:“走!”

东方家二长老还对着冷肃放了一句狠话:“我大哥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冷家谁都别想活!”

冷肃眼神一冷:“这句话也送给你们,如果你们胆敢动冷星城的人,我就亲手把你们家大长老剥皮抽筋大卸八块,送到你们的饭桌上!”

论放狠话,东方家二长老的段数相比冷肃低了很多,因为冷肃原本的职业可是杀手头子,在那边的江湖中混得风生水起,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哪里是东方家一个养尊处优的长老能比的?

东方云天带着东方家的高手们,气势汹汹地来,又灰溜溜地走了,也就只有被抓的三个人进了冷星城,但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看到冷星城内部是什么样子。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东方云天带着东方家的高手已经离开冷星城有一段距离了,东方云天吩咐所有人停了下来。

“圣子殿下有何吩咐?”东方家二长老看着东方云天问。

东方云天已经冷静下来了,他神色淡淡地说:“暂且留在这里。”

“圣子殿下可是有什么计划?”东方家六长老看着东方云天问。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不尽快回去,因为就算现在他们再去冷星城也无济于事了。

“我自有主张,你们不要多问,该知道的时候会让你们知道的。”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

所有高手都在一个隐蔽的山谷中停留了下来,而东方云天带着方圆离开了那座山谷。

留在山谷中,不知道接下来何去何从的高手们对东方云天的不满更多了,只是却都敢怒不敢言。

而东方云天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再次到了冷星城外。冷星城依旧处于封城的状态,没有任何人进出,城楼上面巡逻的士兵还跟昨夜一样,只有寥寥几个。

“圣子殿下,以你的实力,一个人不惊动冷家人进城轻而易举,但这样实在是太冒险了!”方圆对东方云天说,“我们都不知道冷星城中到底是什么情况,说不定冷家人设了陷阱等着你跳呢!不如还是再等等,冷星城不可能一直封城,一旦城门开了,必然会有百姓出来,只要我们也抓到了人质,就可以把大长老交换回来了。”

东方云天目光幽深地看着不远处的冷星城城门,微微点头说:“也好。”从昨夜到现在,东方云天一直在想,他这次为什么会输得这么彻底这么丢脸,答案就是他再次轻敌了。冷星城的实力未必很强,但是冷星辰算好了一切,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甚至还巧合地抓到了东方广,而东方云天所有的计划都还没有实施就胎死腹中,只能一败涂地,灰溜溜地离开。

但东方云天知道,他不能就这么离开,因为一旦他就这样走了,以后也会一直受制于冷星城。他不是在乎他的颜面,而是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了。

东方云天如今很冷静,他知道他绝对不能轻举妄动。东方云天想进冷星城其实很容易,因为他这样的高手是可以避开其他人的视线的,但他不想再贸然行事,因为他已经得到过好几次教训了,冷星辰那个人的心思太深,肯定已经设想过他会做什么,他一旦只身一人进了冷星城,很可能落入冷星辰的陷阱无法脱身,到时候境况会比现在更加不利。

经过昨夜的失利,东方云天终于有了一点耐心,开始重视他面前不远处这个在他们眼中本应该不堪一击的城池。东方云天觉得自己还是冲动了,他在来之前应该先用尽一切办法,打探冷星城的消息,知己知彼之后才是下手的好时机。可昨夜他们动手的时候,东方云天对于冷星城里的真实情况一无所知,他所知道的都是道听途说的言论,还是冷星辰这个人出现之前的。东方云天觉得,冷星城肯定跟以前不一样了,只是他如今没办法了解而已。

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东方云天从修炼中醒来,睁开了眼睛。他的天玄心法已经修炼到了最高境界,一旦突破,就会有可以跟东方烈比肩的实力。东方云天这次伤好之后就一直没有懈怠修炼,尤其是屡次在冷星辰手中落败,更加激发了东方云天的斗志。

只是这天冷星城依旧一直处于封城的状态,没有任何人进出,城门也没有打开过,而城楼上面依旧是寥寥几个巡逻的守卫。

方圆皱眉:“圣子殿下,冷星城不会一直这样封城吧?难道百姓不需要出来砍柴打猎吗?”

东方云天面色平静地说:“我怀疑冷星城的百姓都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砍的柴说不定够用好几个月了。”

方圆微微愣了一下:“这可能吗?难道那个冷星辰有未卜先知的本领?”

东方云天眼眸微暗:“他不是未卜先知,只是为了御敌,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所以我们在这里再等十天,也很可能见不到一个冷星城的百姓出现。”

“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不如先回东方城再做打算。”方圆看着东方云天说,“圣子殿下一个人进冷星城太危险了!”

“我知道。”东方云天定定地看着冷星城的城门,过了一会儿突然转头,眼眸微微一缩说,“看来今日我们的运气不错。”

方圆顺着东方云天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有人出现在不远处,再定睛一看,发现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大两小三个人。一个高大俊逸的年轻男子,怀中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手中还牵着一个灵秀天成的小男孩,小男孩看起来有六七岁的样子。

东方云天看了方圆一眼,方圆会意,两人很快从原地消失了。

“琏叔叔,那里就是苏苏叔叔的家了吗?”离夜看到不远处的城门,神色一喜,擦了一下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水说,“终于到了,真的好远好远啊!小妹肯定都累了!”

司徒琏微微一笑说:“嗯,就要到了。”

躲在附近的东方云天听到离夜口中的“苏苏叔叔”四个字,眼眸微闪。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冷肃的小名似乎就叫苏苏,因为冷新月总是管冷肃叫苏哥哥,而不是肃哥哥。东方云天知道,他等的人已经出现了,这一大两小一定跟冷肃有什么关系,用来当人质再好不过了!

此时他们都在一个茂密的树林里面,冷星城城楼上面巡逻的守城军还没看到司徒琏,司徒琏突然神色微变,眼神一冷,伸手一提,就把离夜背在了背上。

“琏叔叔,有坏人吗?”离夜神色莫名地趴在司徒琏背上问。

“出来!”司徒琏冷声说。

一道白影闪过,东方云天出现在了司徒琏面前。司徒琏冷声说:“让开,否则死!”

离夜趴在司徒琏背上声音清脆地说了一句:“你最好听我琏叔叔的话,我们都很厉害的哦!”

“呀!”墨小贝从司徒琏怀中探出了小脑袋,笑容灿烂地对着东方云天挥舞了一下粉嫩的小拳头。她已经快一岁了,会说简单的话,是司徒琏教的,也会走路了,还是司徒琏教的,不过她不爱走路,几乎一直都是司徒琏抱着的。

东方云天看到墨小贝,直接愣在了那里,因为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好看的小娃娃,简直像是个小仙童一样,五官都精致完美到了极点,可以想象到她长大之后是何等倾国倾城的容貌。这一瞬间,看着墨小贝的脸,东方云天的心都软了一下。

不过东方云天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看着司徒琏说:“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只是请你们帮个忙。”

“你要问路?”司徒琏神色认真地看着东方云天说,“不好意思,我们也是初来乍到,不认识路,所以你可以让开了。”

“呀!”墨小贝又对着东方云天挥舞了一下小拳头。

东方云天强迫自己不再看墨小贝那张可爱的小脸,看着司徒琏说:“如果你不希望两个孩子受伤的话,最好配合我。”

司徒琏微微皱眉,看着东方云天:“你很厉害?”

“可以这么说。”东方云天微微点头,“你不是我的对手,尤其是带着两个孩子的时候。”

“这位叔叔,你是要拿我们当人质吗?”离夜看着东方云天问。

东方云天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猜的。”离夜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看着东方云天说,“你可以把琏叔叔当人质,放了我和小妹吗?”

司徒琏嘴角抽了一下,东方云天神色莫名地说:“可以,不过你们两个小孩子能去哪里?”

离夜想了想:“这你就不用管了。”

离夜从司徒琏背上滑了下来,伸手示意司徒琏把墨小贝交给他。离夜想得很好,只要他带着墨小贝跑远了,司徒琏就可以放手对付东方云天了。

离夜的想法不错,不过司徒琏对他微微摇头,并没有放开怀中的墨小贝。因为离夜不知道,司徒琏知道,附近还有一个气息不弱的高手,东方云天并不是一个人。

司徒琏权衡了一下,他并不知道东方云天是谁,也不知道东方云天的实力,他有可能可以打败东方云天,也有可能不能,但如果带着离夜和墨小贝,对手还有两个人的话,司徒琏知道,只要交手,无论如何都是他输,因为一旦他被东方云天缠上,躲在暗处的那个高手一定会抓了离夜和墨小贝,这绝对不是司徒琏希望看到的结果。

想清楚了之后,司徒琏直接放弃抵抗了,看着东方云天说:“我可以配合你,你最好保证两个孩子不会有事,否则你会死得很惨,我不是在危言耸听。”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这个你放心,我没有必要伤害他们。”

“唉,果然是个坏叔叔啊!”离夜摇头叹了一口气,倒是一点儿都不见紧张或者害怕。

墨小贝还在司徒琏怀中咯咯直笑,东方云天看着这两个好看得过分,胆子也大得过分的孩子,感觉怪怪的,不知道什么样的人家才会养出这样的娃娃,反正他以前是从未见过。而且他一见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就忍不住喜欢,莫名其妙的喜欢,明明他以前看到别的小孩子,不管多好看多乖巧,他都完全没有感觉。

出了树林,东方云天出现在了冷星城守城兵的视线中,很快有人去禀报冷肃了。

看着城楼上面瞄准他的弓箭,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让冷肃或者冷星辰出来说话,我手中有你们的人。”

守城军已经看到了站在东方云天身后的一大两小三个人,离夜还开口说了一句:“快去告诉苏苏叔叔,我来啦!让他过来接我们呀!”

苏苏叔叔?城楼上的守城军小队长神色微变,他们都知道,他们家圣子的小名就叫苏苏,圣子的姐姐雪儿姑娘就是一直这么叫他的,难道下面这是雪儿姑娘的丈夫和孩子吗?那可了不得了!

就在附近的冷肃很快出现在城楼上面,一看到站在东方云天身后的司徒琏,还有司徒琏背上的离夜和怀中那个小女娃,冷肃的眼神一下子冷到了极点,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东方云天,你敢动他们一根头发,我会让你们东方城所有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东方云天笑了:“看来我的运气不错,正好碰上了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冷肃,不说废话了,把大长老交出来,交换人质,我只给你一刻钟的时间。你放心,我不会动这两个孩子,但是如果一刻钟之后见不到大长老,这位公子会如何,你可以自己想象。”

“小莲花,你特么来这里就是给我找麻烦的!”冷肃忍不住看着司徒琏怒吼了一声。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司徒琏竟然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跑到这里来了,还正好撞上了守株待兔的东方云天!冷肃看到司徒琏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一路走来必然很凶险,还好两个孩子没事,要是有一点闪失,冷肃绝对会把司徒琏给砍了!

“废什么话?快点办事去,小贝饿了,我可不想听她哭!”司徒琏抱着墨小贝哄了两声之后,仰头看着冷肃没好气地说。

东方云天神色莫名地看了一眼司徒琏,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跟冷肃究竟是什么关系?你怀中这个小姑娘是你的女儿吗?”他们的相处方式让东方云天感觉怪怪的,有一种很诡异的和谐,很特别的欢乐。

“关你屁事!”司徒琏冷冷地看了东方云天一眼。

东方云天眼神一冷:“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是我的人质?”

“如果你不想被杀全家的话,就别特么跟我废话!”司徒琏冷声说,“我只是不想让两个孩子受惊,不是怕了你!”

下一刻,墨小贝突然哭了起来,司徒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这丫头必须准时准点吃到她喜欢的东西,否则就会闹腾得不行。

“小妹真的饿了,苏苏叔叔怎么还不回来?”离夜看着墨小贝说,话落从袖中拿出了一枚穿在绳子上面的五彩琉璃珠,在墨小贝眼前晃了晃说,“小妹,别哭哦,马上就可以吃到好吃的啦!”

东方云天看到哭声越来越大的墨小贝,心中竟然莫名生出一丝罪恶感,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真的不会找小孩子的麻烦的,而且他绝对不会伤害这两个孩子。

另外一边,冷肃飞身进了城主府,直接去药师堂把靳辰给拉了出来。

“怎么了?”靳辰神色莫名地问。

“出事了。”冷肃看着靳辰神色难看地说,“司徒琏带着两个孩子来了,正好在城外碰上了东方云天!”

冷肃话落,眼前一闪,靳辰已经不见了人影。冷肃皱眉,很快去地牢里面把东方广给提了出来,也朝着城门口而去了。

“是娘亲!”离夜突然惊喜地叫了一声,东方云天抬头,就看到一抹红影出现在城楼上面,他直接愣在了那里。

那是一个眉目妖娆的少女,一身红衣如火,她的容貌对东方云天来说很陌生,东方云天确信自己从未见过。

“她是谁?”东方云天忍不住开口问司徒琏。

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我媳妇儿,你信么?”

“不信。”东方云天摇头说。

“爱信不信。”司徒琏冷哼了一声。他知道那是靳辰,而且靳辰用的还是向雪儿的身份。司徒琏当然不可能对东方云天说太多,因为他感觉东方云天这个人很危险。

靳辰就站在城楼上面,对着离夜伸手:“小夜,过来。”

离夜突然从司徒琏背上飞身而起,就朝着靳辰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方圆神色微变要去阻止,东方云天却抬手示意她不要动。东方云天也有些意外,因为他竟然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才不过六七岁的孩子轻功竟然这么好。

离夜扑进了靳辰怀中,抱着靳辰甜甜地叫了一声:“娘亲!我好想你呀!好想好想!”

靳辰抱着离夜,微微一笑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说:“娘亲也很想你。”

那妖娆绝艳的笑容落入东方云天的眼中,让他感觉有些怪异,更多的是好奇。这女子看起来明明才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为何会有一个六七岁的儿子?而且这女子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会在冷星城里面?旁边这男人怀中的女娃是不是也是那个女子的孩子,为什么从她脸上看不出任何担忧之色?

“娘亲,小妹饿了。”离夜一脸认真地对靳辰说。

冷肃提着东方广出现在城楼上面,靳辰神色淡淡地看了一眼东方云天,然后对冷肃微微点头,冷肃提着东方广飞身而下,落在了距离东方云天不远的地方。

司徒琏抱着墨小贝飞身而起的同时,方圆还没来得及阻止,冷肃就把东方广扔给了东方云天。

东方云天接住东方广就飞身离开了,等他下意识地回头去看的时候,城楼上已经没有了那个红衣女子的身影……

冷星城城主府,吃饱喝足的墨小贝坐在靳辰怀中,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珠,一脸好奇地看着靳辰,小手还不安分地去拽靳辰的衣服。

“小妹,这是娘亲!”离夜笑嘻嘻地凑了过来,对墨小贝说。

墨小贝晃了一下小脑袋,萌萌地说:“不是,娘亲。”

旁边的司徒琏轻咳了两声,看着靳辰说:“我把你跟墨青的画像都给小贝看过,教她学叫爹娘,她应该能认出你原来的样子,但是不认识你现在这张脸。”

此时他们都在靳辰的房间里面,还有冷肃和冷新月,没有别人了。

冷肃皱眉看着司徒琏说:“你怎么来了?”

司徒琏一脸无辜地说:“我想你们了,小夜想你们了,小贝马上就要一岁了,你们就不想我们吗?”墨小贝是去年十月底出生的,再过半月就满一周岁了。

冷肃无语望天:“没人想你。”

那边靳辰已经把脸上的易容洗了,露出了原本的容貌。墨小贝瞪大眼睛,有些惊奇地看着靳辰叫了一声:“娘亲!”

靳辰微微一笑,抱着墨小贝,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然后转头看着司徒琏说:“小莲花,谢谢你。”靳辰没有一天不思念孩子,只是她暂时回不去,原本以为孩子也来不了,而且想着为了孩子们好,还是不要让他们来这个是非之地为好。如今见到两个孩子靳辰才知道,她就是想跟她的孩子在一起,不管在哪里。即便这边不太平又如何呢?作为母亲,她可以护住自己的孩子,她坚信这一点。

司徒琏带着两个孩子一路过来,肯定很不容易,而且司徒琏一直在尽心尽力地帮靳辰带孩子,甚至还拿了靳辰的画像,让墨小贝学叫娘,这绝对是真朋友才会做的事情。

“该我了该我了!”听到墨小贝终于开口管靳辰叫了娘,冷肃立刻凑了过来,伸手就把墨小贝抢了过去,抱着墨小贝在怀中,怎么看怎么喜欢,越看越喜欢。

“小贝,我是义父啊!叫义父!”冷肃笑容灿烂地看着墨小贝说,声音温柔得腻死个人。

墨小贝无动于衷,冷肃再接再厉:“小贝,你的名字就是义父取的哦,你就只有一个义父,就是我,快叫义父,义父什么都给你!”

墨小贝依旧无动于衷,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冷肃,伸手拽住了冷肃额前的一缕头发使劲扯,但就是不肯开口。

冷肃转头看向了司徒琏:“小莲花,你是怎么教孩子的?为什么没有拿着我的画像让小贝学叫义父?你看她现在都不认识我了!”

司徒琏轻哼了一声:“小贝本来就不认识你,今天是第一次见,她没对你哭就不错了,你还想怎么着?”

司徒琏话落,墨小贝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搞得冷肃整个人都慌了,站起来抱着墨小贝各种哄,结果根本不管用。

最后冷肃无奈地把墨小贝还给了靳辰,看到墨小贝抱着靳辰的脖子,小脸瞬间阴转晴,咯咯笑了起来,冷肃很想撞墙去。难道是因为他长得太丑了、被嫌弃了?这丫头的名字都是他取的,怎么可以不喜欢他?

“小夜,你们没有见到你爷爷吗?”墨小贝又玩儿了一会儿,就在靳辰怀中甜甜地睡着了,靳辰看着离夜轻声问。南宫离一个多月之前说要去看离夜,之后就杳无音信了。

离夜摇头:“没有啊,我都好久没有见到爷爷了呢!”

靳辰微微一笑:“小夜累不累?”算算时间,司徒琏应该是跟南宫离错过了,不过南宫离肯定会再回来的。

“有一点点累。”离夜看着靳辰说。

靳辰看了一眼冷肃,冷肃还神情哀怨地看着已经睡着的墨小贝。冷新月拽着冷肃就往外走,司徒琏也走了,就剩下了母子三人。

靳辰小心地把墨小贝放在了床上,离夜自己脱鞋爬了上去,拍了拍他和墨小贝中间的位置说:“娘亲可以陪我和小妹一起睡吗?”

“好。”靳辰微微一笑,上床躺下,一手揽着一个孩子。

墨小贝睡得小脸粉嫩嫩,离夜的小手放在靳辰的手中,睡梦中还带着笑意。

两个孩子都睡着了之后,靳辰出门找到了正在喝酒的冷肃和司徒琏以及秦骁。

“你怎么来了?小夜和小贝都睡了?”冷肃愣了一下。

“别喝了,你们三个,跟我去杀人。”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