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你死我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个男人几乎同时扔掉手中的酒杯站了起来。

秦骁面无表情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剑,看着靳辰问:“小师妹,你要杀谁?”

司徒琏眼底闪过一丝兴奋:“我一直在带孩子,好久没活动了!”

冷肃唇角微勾:“小姐姐,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靳辰唇角微勾:“既然东方云天非要东方广的命,那就用剩下那么多高手的命来交换吧!”

片刻之后,四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冷星城。

靳辰再次变成了冷星辰,司徒琏和秦骁脸上都戴上了面具。靳辰背上背着她的飞云弓,司徒琏的弓箭是从不离身的,而秦骁和冷肃也都带上了一把上好的弓,还有足够的箭。

“秦骁怎么这么慢?早知道不带他了!”冷肃嫌弃地看了一眼落后的秦骁。

靳辰放慢了速度,等秦骁追了上来。秦骁皱眉看着靳辰说:“小师妹,你把凌云步都教给了他们,就我没有。”

靳辰从秦骁口中听出了一丝哀怨,唇角微勾说:“二师兄,这次你如果表现好的话,回去我就把凌云步的心法送给你。”

秦骁眼眸微亮,点头说:“好!”原本秦骁认为自己的轻功很出众,事实也是如此,只是不管什么样的轻功,对上轻功中的至尊凌云步,都是慢的。这会儿四人一起行动,靳辰和冷肃以及司徒琏都用了凌云步,秦骁一个人在后面一路狂追都追不上,也是有些郁闷。

没过多久,十分嫌弃秦骁速度的冷肃直接把秦骁背了起来,秦骁本来不乐意,不过靳辰说时间很紧迫,秦骁也就任由冷肃背着他,四人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距离冷星城有一段距离的明幽山谷而去。

当时因为冷星城抓了东方广做人质,东方云天不得不带着东方城的高手全都离开了冷星城。在东方云天折回去救东方广的时候,他要求东方城的高手全都在明幽山谷中等着,听他的号令再行事。

这会儿距离东方云天救走东方广,离开冷星城也不过才一个时辰的时间,方圆刚刚解了东方广的毒,东方广很快醒了过来。

东方广紧皱着眉头,感觉脑袋有些晕,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冷星城外的那个树林中,他记得他睡了,之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东方广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明显不在冷星城附近了。他皱着眉头问东方云天:“圣子殿下,这是怎么回事?其他人呢?”

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其他人没事,发生了什么事,我会告诉大长老的,现在大长老先随我去找他们吧。”

“圣子殿下,老夫需要马上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东方广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他之前应该是昏迷了,昏迷了多久他不知道,但他这会儿已经能想到,他为何会突然昏迷……

“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跟大长老讲一遍。”东方云天看着方圆神色淡淡地说。东方广不能死,而之前发生的事情也不可能瞒得住东方广。东方云天觉得,他主动告诉东方广,先跟东方广把他们之间的矛盾解决了,再去找其他的高手,然后安排接下来的行动,这样会比较稳妥。

吃一堑长一智,东方云天现在当然知道他跟东方广去争决策权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因为他们的内斗才让冷星城有机可乘,导致他处于完全被动的境地。

不过现在东方广已经被救回来了,东方云天觉得,他们接下来要做的并不是就这么灰溜溜地回东方城去,而是换个别的行之有效的方式去对付冷星城。

东方云天已经意识到,他之前一门心思要跟冷星辰分出个胜负,确实是意气用事了。他想跟冷星辰单打独斗,但冷星辰的目的却是为了守住冷星城,根本就没在意跟他之间的较量。所以东方云天清醒了,他觉得他接下来应该不要把冷星辰看得那么重,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如何灭掉冷星城上面,只要冷星城灭了,冷星辰自然就是他的手下败将。

方圆按照东方云天的吩咐,把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东方广,东方广听着方圆的讲述,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面沉如水地握着拳头,看着东方云天说:“圣子殿下实在是太冲动了!”

“我承认。”一向高傲的东方云天微微点头,看着东方广说,“我向大长老道歉,希望大长老能够原谅我之前的鲁莽。”

东方广愣在了那里,他满心的怒气因为东方云天的道歉都消失了,因为他看到了东方云天眼中的认真,一向高高在上的东方云天这样说话,东方广都是第一次见到。

无论如何,东方云天是主子,而且他身为东方城圣子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东方广对于东方城的忠心也是不可动摇的。这会儿东方云天这么诚恳地对东方广认错道歉,东方广不可能再责怪东方云天,因为那真的无济于事。

“希望圣子殿下以后行事不要再这么草率了。”东方广看着东方云天语重心长地说,“那个冷星辰,看着年纪不大,但心思极深,他之前屡次挑衅圣子殿下,就是为了激怒圣子殿下,让圣子殿下一直盯着他一个人,反而忽略了冷星城。”

东方云天眼眸微暗:“大长老说的,我已经明白了。”东方云天不傻,时至今日他如果还看不透冷星辰之前那些行为的用意的话,那就太蠢了。东方云天知道,他跟冷星辰的交手确实是他输了,他以为自己很冷静,但他事实上早就受了冷星辰很大的影响,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

这次对付冷星城的再次失利,让东方云天终于清醒了过来。他依旧把冷星辰当做一个必须重视的对手,但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被冷星辰左右。更不可能再做出跟冷星辰达成协议,给冷星城一年时间的事情。现在东方云天回想起他之前的行为,都觉得自己像是魔怔了一样,他把打败冷星辰当成了唯一重要的事情,根本听不进去别人的话。

东方广微微叹了一口气:“就当这次是个教训吧!这对圣子殿下来说未必是坏事。”在冷星辰出现之前,东方广一直都认为东方云天是八大家族年轻一辈中的第一天才。可是冷星辰的存在让东方广不得不承认,不管是实力还是脑子,冷星辰都一点儿不比东方云天逊色,甚至一直顺风顺水的东方云天,比起成年之后才回归冷星城的冷星辰,处理问题的能力显得要弱了一些。

东方广觉得这次失败未必是坏事,如果这能够让东方云天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不要再受到冷星辰的影响一意孤行,就当花一点代价买个教训了。

东方云天微微点头:“我们去找其他人,再商议接下来的行动吧!”

看到东方云天跟之前截然不同的态度,东方广有些欣慰地说:“如此甚好。我们之前的失利是因为没有很好的计划,行事太过于草率,不过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冷星城的一些防守策略,接下来好好谋划一下,以冷星城现在的实力,并不是我们的对手。”

东方云天微微点头,虽然他现在不会再小看冷星城,但客观来说,之前冷星城什么样子,有多少高手,这些他们都是心知肚明的。如今距离家族排位战不过才过去了两个多月,冷星城想要培养出真正的高手是不可能的,而只要他们有了防备,那些弓箭手根本拦不住他们,也伤不到他们。冷星城真正的高手,算上冷坤父子三人,冷家五个长老,其他的就没有排得上号的了,而他们这边还有将近八十多个高手,胜算还是很大的。

此时他们三人处在冷星城和明幽山谷中间的一个树林中,正要出发前去明幽山谷的时候,东方广又神色认真地对东方云天说:“圣子殿下,如果我们接下来成功攻破了冷星城,冷氏一族的人,包括冷星辰在内都必须死,没有投降的机会,这是城主大人的吩咐。”

东方云天微微皱眉:“如果他们像西门家一样投降的话,何必赶尽杀绝?”

东方广神色严肃地看着东方云天说:“圣子殿下,冷氏一族不是西门家那群软骨头,且不说他们根本不可能投降,就算他们嘴上投降了,心中也不可能真的屈服于东方家,留着迟早是祸患!难道圣子殿下认为冷星辰那样的人会愿意改姓东方,在东方家卑躬屈膝吗?”

东方云天眼眸微闪,沉默了片刻才微微点头说:“大长老言之有理。”东方云天之前像是着了魔一样想要打败冷星辰,让冷星辰对他俯首称臣,可他现在意识到一件事,冷星辰骨子里的骄傲一点都不比他少,所以冷星辰是不可能对他低头的。想到这里,东方云天的心真的冷了下来,他在想着不杀冷星辰,要光明正大地打败冷星辰的时候,冷星辰一定在千方百计地想着怎么把他给杀了吧?他们的确是对手,而且是你死我活的对手!

事情终于说完了,东方广和东方云天以及方圆三人,开始朝着明幽山谷而去,准备到了明幽山谷之后,再商议接下来对付冷星城的策略。

只是东方云天不可能知道,在他跟东方广停留下来交谈的时候,有人已经先一步赶到了明幽山谷。

明幽山谷的一条小溪边上,东方家的八十个高手三五成群,正在烤野味。东方云天让他们在这里等着,也没有交代他们要做什么,他们除了找吃的喝的之外,根本就无所事事。

明幽山谷中很是幽静,这会儿已经日落西山了,篝火的光亮照在了东方家高手的脸上,火上的野味已经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他们都毫无形象地围坐在地上,武器都被扔在了一边,眼中只有即将到口的美味,殊不知危险正在逼近。

靳辰四人已经悄无声息地到了半山腰一个绝佳的隐蔽位置,有一块大石正好隔绝了下方所有人的视线,他们所在的高度却可以让他们清晰地看到下面的每一个人。

司徒琏拉了一下自己的弓,唇角微勾说:“有种要打猎的感觉。”

秦骁的箭已经瞄准了下方人群正中东方家二长老的心口,还对冷肃指了一下二长老身边的六长老,示意冷肃先射他。

靳辰的飞云弓也许久没有用了,她拉开了飞云弓,上面搭了三支箭,分别瞄准了坐在一起的三个高手的脑袋。

箭术高手司徒琏看到靳辰的三支箭,默默地把自己的箭也增加到了三支。

“记住,要快!一刻钟的时间必须结束,而且不许留一个活口!”靳辰的声音很轻,却清晰地传入了三个男人的耳中,每个人眼底都闪过一道光,眼神更加专注了。

四个人,八箭齐发,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下方的目标射去!根本毫无防备的高手们,原本正在三五成群分吃美味的食物,等东方家二长老意识到不对劲,猛然抬头,就看到一道寒光到了眼前!下一刻,一支利箭穿胸而过,东方家二长老甚至都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就倒了下去,他手中那个热气腾腾的鸡腿,咕噜噜滚到了地上……

八个高手瞬间毙命,其中包括他们之中实力最强地位最高的两位长老。东方家二长老被一箭穿胸,射中六长老的那支箭,直接从他眉心射穿了他的脑袋!

山谷中瞬间乱成一团,上一刻还在美滋滋地享受美食的高手,这会儿被刚刚惨死的八个人的样子吓到了,纷纷手忙脚地爬起来到处找他们的武器,有人甚至连武器都不要了,飞身而起就要逃跑。

只是不过瞬息之间,另一波箭矢从天而降,这次不是八支,而是十支,因为秦骁和冷肃全都两箭齐发。

十个高手再次毙命,东方家还活着的高手中有人看到了箭矢从什么地方射出来的,大吼了一声:“在那里!”

几个高手同时飞身而起,朝着靳辰四人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然后他们在半空中纷纷中箭掉落了下去。

一开始的偷袭自然是百发百中,之后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因为东方家的人都有了防备,而他们并不是泛泛之辈。只可惜,想要逃出山谷的人一定会成为“优先”的目标,而那些想要冲上来杀掉靳辰四人的人,也同样会完全暴露在四人的视野中,死得毫无悬念。

箭术对于真正的高手而言确实不会起到太大的作用,但也有例外,譬如靳辰的箭,司徒琏的箭。他们的箭术都已经登峰造极,速度快到了极致,就算是真正的高手,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靳辰眼神专注,每次都是三箭齐发,原本武器就是弓箭的司徒琏更是得心应手。秦骁的箭术是经过靳辰的肯定的,而冷肃的箭术是靳辰和司徒琏指导过的。他们四人也都是高手,并不比东方家这些高手弱,此时他们还居高临下,处在一个绝对有利的位置上面,结果根本不可能有悬念。

四人一共带了百支箭过来,最终全部用完的时候,东方家八十位高手,也已全部命丧黄泉。

靳辰神色冷漠地看了一眼下方血流成河的山谷,收起了自己的飞云弓:“回去吧,小夜和小贝该醒了。”

“要不我们等东方云天过来,直接把东方云天给杀了?”冷肃眼底闪过一丝兴奋,看着靳辰说。

靳辰伸手敲了一下冷肃的脑门:“已经没有箭可以用了,而且这种手段对东方云天和东方广没有用。就让东方云天活着,回去面对东方烈的怒火吧!”

冷肃唇角微勾:“小姐姐你说什么都对,我们快走吧,不然小贝醒了又该哭了!”

四人很快拿着各自的弓,离开了明幽山谷,朝着冷星城而去了。靳辰离开之前回头,就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出现在明幽山谷入口处。她心中漠然一片,今日东方云天用司徒琏和两个孩子当人质,换走了东方广,当时靳辰并不是没有办法在保证司徒琏和两个孩子安全的情况下留下东方广,她没有那样做,只是不想冒险,也不希望她的孩子受到惊吓。

但如果东方云天认为靳辰就这么轻易地放走了东方广,然后任由他们再聚在一起密谋怎么灭掉冷星城的话,那他真的太天真了!

靳辰知道,东方云天和东方广再聚在一起之后,之前的矛盾未必会激化,反而很有可能会握手言和,真正联合起来。毕竟他们都姓东方,只要东方广足够忠心,就不可能跟东方云天作对,而东方云天经过这次的失利之后,也定然不会再一意孤行地为难东方广。

一旦东方云天和东方广一条心,他们接下来会做的事情,毫无疑问就是聚集东方家的高手,再杀回冷星城。如果那样的话,冷星城守城军的弓箭对他们无用了,冷家仅有五位的长老撑死了也就能挡住东方家的十多个高手而已,而冷星城真正可用的高手确实不足十个,那些正在培养的年轻高手是用不上的,而且不能拿他们当炮灰。暗部的杀手如今实力还是弱了一些,正面对上东方家这些高手也都是炮灰的命,他们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成长。

所以靳辰不会允许东方家的八十多个高手有再次杀回来的机会,因为冷星城很难招架。

东方家的高手都在明幽山谷,这是他们进明幽山谷的时候,靳辰就知道的事情。因为那里距离冷星城并不是很远,东方云天带着东方家的高手离开冷星城,冷家人自然不可能就此高枕无忧,认为东方家的人就那么乖乖地回东方城去了。冷肃安排了暗部的人一直保持安全距离,监视着东方家的高手。

所以不仅东方家的大部分高手都在明幽山谷中等待东方云天的指示,就连东方云天和方圆在冷星城外徘徊,这些靳辰和冷肃都知道。只是他们没料到事情那么巧,司徒琏会带着孩子出现,还正好碰上了东方云天而已。

靳辰在让冷肃把东方广还给东方云天的时候,就没打算这么善了了。她知道,不管东方广和东方云天凑在一起密谋如何对付冷星城,身处明幽山谷的那些高手都会是执行者,或者说是东方家的刀,目的就是除掉冷氏一族的人。

靳辰从未想过冷星城会步西门城的后尘,一方面是她认为冷星城不会输,另外一方面,就算冷星城输了,冷氏一族也不会像西门家一样奴颜婢膝,苟延残喘地活着,甚至连祖宗给的姓氏都要丢弃。冷家人的信念是跟冷星城共存亡,没有别的可能。

而忌惮冷星城,迫不及待要除去冷氏一族的东方烈,大概也不会接受冷家人投降,他对东方广下的命令一定是除掉冷氏一族的人,不留一个活口。

这是个你死我活的问题,而靳辰选择的是先发制人。或许东方家之后会再派高手过来,但那是以后的事情,时间对如今的冷星城很重要,这次他们能够灭了东方家的高手,下次他们在面对东方家新的高手的时候,实力只会更强!而东方家高手再多,一次死掉一百个,也不是无足轻重的。所以这次,冷星城胜。

刚刚到达明幽山谷入口,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随着晚风扑面而来,东方云天神色大变,快走了两步进入了山谷,迎接他的不是东方家的八十个高手,而是满地触目惊心的尸体。山谷中原本清澈见底的小溪,已经变成了一条血河……

东方广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怒气也一瞬间到达了顶点:“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干的?!”

方圆看着面前横七竖八的尸体,还有每个尸体身上的利箭,眼中也闪过一丝惊骇。她走上前去查看了一下,神色莫名地对东方云天说:“圣子殿下,他们的尸体都还是热的,血还没干,都是刚死没多久。”

东方云天握起的拳头都在微微颤抖,目之所及一片血光,他的声音幽寒一片:“一定是冷星辰!一定是他!”

“可……”方圆皱眉,“我们是从冷星城过来的,冷星城的人难道早就在这边埋伏好了吗?而且我们的人武功都很高,冷星城那些守城的弓箭手根本不可能伤到他们,更别说把他们全都杀了。我看过了,这些人都没有中毒,就是活生生被射死的!圣子殿下你看,地上根本没有几支射空的箭,杀他们的人,箭术要有多高超才能做到这样?”

方圆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她查看了十几个尸体,没有人中毒。而这么多人被射死,地上根本没有几支射空的箭,这简直是超出了她的认知。就算冷星辰箭术极其高招,她也只有一个人,一个人可能在八十个高手没有中毒,而且是清醒的状态下,把他们全都射死,一个都没让逃出去吗?答案是不可能的!冷星城难道有很多个像冷星辰一样的箭术高手吗?这几乎也是不可能的!

东方云天猛然飞身而起,东方广紧随其后,方圆也跟了上去。

片刻之后,他们站在了半山腰一个视野极佳的地方,东方广看着地上扔了四个空着的箭筒,双目赤红地说:“竟然只有四个人,只用弓箭,杀了我们所有的人!”

方圆眼眸微暗,她刚刚觉得冷星城不可能有好多个跟冷星辰一样箭术高超的人,如今事实摆在面前,或许没有好多个,至少有四个……

东方云天脚边是一个空了的箭筒,他就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下方的山谷。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皎洁的银辉洒在山谷中,足以让东方云天看清楚下面的每一具尸体。那些人是东方云天安排留在这里的,东方云天说让他们在这里等着,他会回来找他们,再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可是东方云天回来了,却再也不可能对他们发号施令了。

东方云天的眼底满是血色,他看着下方的山谷,突然笑了起来,开始的时候声音很低,慢慢地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狂笑。

方圆有些担忧地看着东方云天,心知东方云天一定受到了不小的刺激,因为不久之前,东方云天还踌躇满志地跟东方广说,接下来他不会再冲动,要跟东方广一起,带着东方家的高手谋划如何对付冷星城。东方云天已经收起了他的骄傲和自负,准备冷静理智地做该做的事情,可是如今,看着满地的尸体,他还如何冷静?如何理智?

东方广已经顾不上东方云天的情绪了,因为他自己早已愤怒到了极点,无法再保持冷静,很想立刻冲到冷星城去大开杀戒!这么多年了,这是东方城的高手损失最惨重的一次!那里面还有东方广的两个兄弟,东方家的二长老和六长老是跟东方广关系最好的两个,如今看到他们惨死,东方广受到的刺激可想而知。

“冷星辰,你果然够狠够绝!”东方云天紧握着拳头声音幽寒地说。

“圣子殿下,你现在看清楚那个冷星辰的真面目了吗?”东方广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圣子殿下还想留他的性命,他杀我们的人,却一点儿都没有犹豫!”

东方广的话语中已经带上了责难,因为这件事说白了,最初还是因为东方云天的优柔寡断和决策有误,才走到了这一步,原本他们东方家的赢面很大,根本不至于输得怎么惨。

东方广之前可以很轻易地原谅东方云天,除了因为东方云天是主子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损失并不大,死的高手不到二十个,不会影响到他们这次的行动。可如今,除了他们三人之外,所有的高手全都死了,东方家这次彻彻底底地失败了,而且损失可谓惨重,东方广根本就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东方云天看着东方广冷笑:“大长老,冷星辰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吗?如果不是他先发制人,把我们的人给杀了,待明日,就是我们的人去屠杀冷氏一族的人。”

东方广神色难看地看着东方云天:“圣子殿下这是什么意思?你觉得冷星辰做得对?觉得我们的人就该死吗?”

东方云天神色无悲无喜,转头看着下方的尸体说:“没有谁该死,我们要杀冷氏一族的人,他们当然可以杀我们。你死我活,我到此刻才明白这四个字的意思。冷星辰在做他该做的事情,而且他做得很好,大长老难道不觉得吗?我现在应该想的是把冷星辰千刀万剐,可是我竟然觉得很佩服他。”

东方广神色冷然地看着东方云天:“圣子殿下,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东方云天转头看着东方广,神色平静地说:“大长老,你错了,我没有执迷不悟,我从没有这么清醒过。我现在很冷静,所以我才会说冷星辰在做他该做的事情,因为事实就是如此。这次我输了,是因为我不如冷星辰,我承认这一点。”

东方广皱眉看着东方云天,突然发现东方云天真的变了。不久之前对着东方广道歉的东方云天,只是让东方广有些意外。而如今神色平静地说着自己不如冷星辰的东方云天,却让东方广心中有些震惊。

东方云天从来都是骄傲的,甚至自负得不可一世,在八大家族的年轻一辈中,他从未把别人放在眼中,直到冷星辰出现。而东方云天之前的行为,就是因为他不愿意承认他不如冷星辰,才把自己陷入了一个困局。今天发生的事情,仿佛当头棒喝,让东方云天终于真正清醒了!

东方云天此刻心中没有愤怒,他真的很冷静,很理智。是,冷星辰是杀了他的人,而他原本计划去杀冷氏一族的人,这件事如果用对错来衡量,认为只能东方家的人杀冷星城的人,冷星辰却不能杀东方家的人,是愚蠢并且毫无意义的。

这一切,说白了就是四个字,你死我活。他们的立场就是这样的,甚至这一切都是东方城发起的,是东方城主动挑起的战争,而这次,冷星辰运筹帷幄,先发制人,是东方城输了。

“圣子殿下,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方圆神色恭敬地问东方云天。她也发现东方云天变了,血的教训让东方云天原本骨子里透出来的高傲都消失了,变得深沉内敛。

“回家。”东方云天神色平静地说,话落就飞身而起,朝着山谷之外而去。

方圆很快跟了上去,东方广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满地的尸体,眼底闪过一丝沉痛,也很快追着东方云天一起走了。

冷星城。

靳辰回到城主府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了,她听到了冷新月和孩子们的笑声,加快脚步上楼的时候,被秦骁拦住了。

“你答应我的东西。”秦骁看着靳辰说。他一直以来都很想要凌云步的心法,而靳辰几乎把凌云步的秘籍给了她身边所有的男人,就秦骁没有。

“明天给你。”靳辰话落就绕开秦骁上楼去了,秦骁冷硬的唇角微微扯了一下,心情着实还不错。他在来冷星城之前其实预想过冷星城会不会是一派萧条,来了之后才发现这里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假以时日,这个城池必然会变得很强大,而现在,在冷星城整体实力不够强的情况下,靳辰和冷肃在想方设法守护这片土地的安宁,而且他们竟然神奇地做到了。秦骁参与其中,发现他这个用兵如神的战神王爷,有时候都不得不佩服靳辰的心智。可以说,东方云天这次输得这么惨,不是因为东方家的高手实力不足,只是因为东方云天的脑子不够用。

靳辰在进房间之前,先把脸上的易容给除了。打开门,就看到地上铺了一层很厚的绒毯,离夜背着墨小贝,正在地上爬,冷新月在旁边护着,一大两小三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娘亲!”离夜看到靳辰,笑容灿烂地抬起了头。

墨小贝抱着离夜的脖子,也抬起了头,笑嘻嘻地跟着离夜叫:“娘亲!”

靳辰的心一下子就软得一塌糊涂,她走过去把墨小贝抱了起来,离夜也跳起来,依偎到了靳辰身边。

“姐姐,小夜和小贝都已经吃过饭了,我还帮他们洗了澡呢!”冷新月笑容灿烂地看着靳辰说。

“好,你去休息吧。”靳辰微笑点头。

冷新月走了,靳辰抱着还很兴奋地在她腿上扑腾的墨小贝,离夜在旁边叽叽喳喳地说有好几个冷爷爷抢着要抱他家小妹,像是没见过小孩子一样。

靳辰唇角微勾,她家宝贝女儿也是个人见人爱的主儿啊!

“娘亲,爹爹在哪里呢?我和小妹都想爹爹了。”离夜看着靳辰一脸认真地说。

靳辰捏了一下自家宝贝女儿粉嫩嫩的小脸,对离夜微微一笑说:“你爹不在这里,不过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

------题外话------

**友情推荐**

【农女当家:撩个妖孽做夫君】作者—酷美人

当青梅从梅子树上掉在温君昊怀里,他抱着她俊眉微皱:“年纪轻轻,体重倒是不轻,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吧!”

青梅一笑:“这位大叔长得不美,想的倒是挺美!就像银子不多,想买的倒是挺多。”

面对青梅的三从四德,温君昊宠溺一笑:“媳妇个子不高,要求倒是挺高。”

青梅灿烂一笑:“大叔,不答应的话您应该称呼我许姑娘!”

“只要你嫁给我,我许你一生又何妨!”

对于青梅来说,最美的相遇就是一见君昊误终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