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东方珩之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夜,离夜和墨小贝兄妹俩抱在一起甜甜地进入了梦乡,躺在外侧的靳辰没有睡意,唇角含笑看着两个孩子,心中很平静,心情并没有因为今日大开杀戒而受到任何影响。

靳辰在睡觉之前,已经暗中给墨青传了一个消息,说两个孩子来了冷星城。她并没有要求墨青回来或者是继续留在东方城,因为墨青知道该怎么做。

虽然今日靳辰带着冷肃四人杀了东方城的八十个高手,再加上之前死的十八个,以及跟东方广一起被抓,没有被东方云天救走的那两个,东方城被东方广带着前来灭掉冷星城的百名高手已经全军覆没,但这并不代表冷星城的危机已经解除了。

不过这解了冷星城这次的困境,而且给冷星城争取了至少多一个月的时间。因为东方广和东方云天回到东方城,东方城再派人过来,速度最快也需要将近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对如今的冷星城来说很重要。

或许群英阁武部的高手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提升不到一个可以参加战斗的程度,但是冷肃和靳辰一起训练的那些杀手,实力和杀人技巧一定可以有很大的提升,被靳辰亲自教导的那些药师,如今都已经有了独立处理外伤和一些简单的病症的能力,有几个天赋不错的已经可以开医馆了,再多一个月,他们学到的东西更多。

第二天一大早,靳辰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睡在中间的墨小贝不知何时爬到了离夜的身上,离夜已经醒了,就躺在那里,任由墨小贝趴在他胸口睡得香甜。看到靳辰醒过来,离夜还对着靳辰笑了笑,示意靳辰不要吵醒他家小妹。

靳辰微微一笑,翻身下床,刚穿好衣服,墨小贝就醒了,趴在离夜身上,睡眼惺忪地叫了一声:“哥哥……”

离夜眼中满是宠溺,抱着墨小贝坐了起来,揉了揉墨小贝的小脸,十分娴熟地拿过旁边放着的小衣服,给墨小贝穿好之后,自己才开始穿衣服。

“娘亲……抱……”墨小贝在床上翻滚了一下就到了床边,伸手对着靳辰撒娇,粉嫩嫩的小脸看起来可爱极了。

靳辰把墨小贝抱了起来,墨小贝搂着靳辰的脖子,小脑袋趴在靳辰肩膀上,叫了一声“娘亲”,然后眼睛眯了眯,头一歪又睡着了。

“嘿嘿,小妹特别喜欢早上醒来之后再睡一觉,还必须有人抱着,以前都是琏叔叔抱着她睡的。”离夜已经穿好了衣服,自己从床上跳了下去,看着靳辰轻声说。

靳辰看了一下自家女儿几乎立刻又熟睡过去的小脸,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这丫头也不知道随了谁,还没满周岁,可是个性十足。昨日从明幽山谷回来的路上,司徒琏说了很多墨小贝的事情,靳辰表示过去那大半年时间真的是辛苦司徒琏了,因为她家这小丫头一点儿都不好带,闹腾得很。

墨小贝又在靳辰怀中睡了半个时辰的回笼觉,才终于真正醒了。靳辰亲自给两个孩子洗了脸漱了口,早已经会独立做这些事情的离夜还是很享受靳辰的疼爱的,而墨小贝在靳辰身边的时候乖巧可人,跟司徒琏跟靳辰说起的那个小魔女简直判若两人。

靳辰带着两个孩子吃了饭,已经是个小男子汉的离夜很乖地自己吃,还很懂墨小贝喜欢什么,一边吃一边照顾墨小贝,完全是个二十四孝好哥哥。

墨小贝吃饱喝足之后,就挥舞着小手指着窗外,在靳辰怀中甜甜地说:“娘亲,出去,玩。”

“娘亲,小妹每天都要出去玩儿的,不让她出去她会哭的。”离夜笑嘻嘻地对靳辰说。话说在千叶城的时候,墨小贝可是不管刮风下雨打雷闪电,每天都要出门去玩一圈儿,不然谁都别想安生,让她一整天待在一个地方是绝对不可能的。司徒琏和离夜对此都深有体会。

“好,今天娘带你们一起出去玩。”靳辰微微一笑。虽然冷星城群英阁有很多事情需要靳辰去做,不过不差这一天。靳辰之前一直感觉对两个孩子很抱歉,尤其是墨小贝,如今孩子已经到了身边,她不可能抛下孩子自己去忙别的。

“好啊!”离夜很高兴。

墨小贝也在靳辰怀中拍着小手说:“好啊!”

靳辰在两个孩子的注视之下,换成了向雪儿那张脸。离夜很淡定,而且还夸了一句:“娘亲这样也好美呀!”

墨小贝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坐在离夜怀中歪着脑袋看着换了一副模样的靳辰,有些不确定地叫了一声:“娘亲?”

靳辰微微一笑,把墨小贝又抱了过来,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墨小贝眯着眼睛笑:“娘亲!娘亲!”

靳辰带着两个孩子要出城主府的时候,司徒琏正要跟上去就被冷肃拉住了。

“你拽我干嘛?”司徒琏神色莫名地看着冷肃。

“我小姐姐一家团聚,你去干嘛?”冷肃白了司徒琏一眼。

“我去帮忙,过去大半年两个孩子可都是我带的。”司徒琏说得理所当然。

冷肃轻哼了一声:“不需要你帮忙,万一让别人误会你是孩子的爹,你信不信墨青那个小心眼的男人会弄死你?”

司徒琏唇角微勾:“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昨天那个东方云天就以为我是孩子的爹,他问我靳辰是谁,我说是我媳妇儿。”

冷肃瞬间怒了:“小莲花你找死啊!竟然占我家小姐姐便宜!当初我被老头掳走,也是拜你所赐!如果不是你这混蛋,我怎么可能来这个破地方!”

冷肃不说,司徒琏都快要忘记了。话说当初在千叶城,冷肃非要带着司徒琏去逛青楼,不情不愿的司徒琏回到千叶城墨府之后就把冷肃给绑起来挂在了树上。这原本不过是他们兄弟之间的玩笑而已,谁知道就那么巧,冷坤那天盯上了冷肃,在司徒琏无意中的“助攻”之下,冷坤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冷肃给掳走了,这才有了后来这么多的事情。

这会儿冷肃要翻旧账,司徒琏微微一笑,对着冷肃身后说:“冷叔,你儿子在怪我当初害得他被你带走。”

冷肃神色一僵,转身就看到冷坤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想必他之前说的话冷坤都听到了。

“老头,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冷肃在冷坤面前一向不肯服软,这次也一样。明明是想要解释,可说出口的话却满是不耐烦。

冷坤神色淡淡地说:“我知道。”

“冷叔,你觉得你这儿子有什么优点?”司徒琏神色认真地看着冷坤问。

冷坤打量了一下冷肃,来了一句:“他的朋友都不错。”

司徒琏笑了,冷肃的脸黑了……

如今已经到了初冬季节,冷星城还处于封城的状态,但这并不会影响到百姓的生活。因为在封城之前,百姓已经囤积好了足够过冬的干柴。至于粮食和其他必须的基本物资,在家族排位战之后,冷肃就通过北堂豪从北堂城购买了,数量是可以保证冷星城所有百姓一年的温饱的。因为之前冷星城中都是老弱妇孺,很多田地都荒芜了,今年也来不及耕种。

这会儿冷星城中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加入了群英阁,正在为守护冷星城努力提升自己。孩子们都上了城主府重新开设的学堂,长辈负责操持家事,很多人都在积极地学手艺,想着掌握一技之长,未来总能用得上。

冷星城中心大街上,原本关闭的店铺大部分都开了,虽然如今没有外人来,生意很一般,但因为有城主府的支持,所以会越来越好的。

靳辰带着两个孩子走上冷星城大街之后,很快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这些日子冷星城的人几乎全都见过“向雪儿”姑娘了,知道靳辰是他们城主的义女,而且是群英阁的副阁主,医术很厉害,正在帮忙培养群英阁的药师。

这会儿看到靳辰怀中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手中还牵着一个灵秀天成的小男孩,很多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感觉这两个小孩子实在是生得太好了,他们从未见过长得这般好看的孩子。

不过第二天开始,靳辰就没有一直陪着两个孩子了,因为冷坤和冷家的五位长老争着抢着要帮她带孩子。冷坤尤其喜欢墨小贝,每次一抱着就不想撒手了,想着冷肃和冷新月什么时候给他生个这样可爱的孙女,那就再好不过了。

司徒琏来了之后,就开始帮忙训练守城军的箭术了。他的箭术比秦骁还厉害,让冷家的长老们都叹为观止,非常认同冷坤说的话,他们家圣子别的不说,朋友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好啊!

之前东方城派了百名高手前来对付冷星城的事情,其他家族陆陆续续都收到了消息,因为东方城闹出的动静并不小,而且这件事的发生,其他家族完全不意外,他们本就认为东方城不会放过冷星城。

在观望的其他家族,原本都在等着收到冷星城被灭的消息了,因为他们想不到还会有别的结果。

所以当冷星城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就把东方城的百名高手全灭,最终东方云天和东方广灰溜溜地回了东方城的消息传开的时候,在各个家族引起的震动可想而知!

姬霜城。

最近姬家情况也不是很好,虽然姬家之前在家族排位战上面成为了上等家族,但是要对姬家进贡,往姬霜城送奴隶的西门城,什么好处都没让姬家得到,就被东方城给灭了。

当时西门城被灭掉,姬霜城还是出了大力气的,并且因此损失了不少高手,然而所有的好处都是东方城的,姬家完完全全就是被东方家当做奴才利用了一把,而且之后东方家有需要,肯定还会要求姬家出手,姬家无从反抗,只能屈服。

所以当姬无双听闻冷星城那么顽强地抵挡住了东方城的攻击,并且奇迹般地把东方城的百名高手全灭掉的时候,震惊的同时,心中对于东方家的不服气更多了。

“爹,冷星城之前已经一蹶不振了,都能做到这样,我们何必要对东方城低头?”姬无双看着姬硕说,“当初我们姬霜城成为上等家族,就是我打败西门聪得来的,东方家根本就没有帮过我们,还把我们当做奴才一样用,我们还要忍到几时?”

姬无双这个人,本事是有的,也不是西门聪那样的软骨头,他唯一的毛病只不过是好色而已。对于之前东方家要求姬家高手打头阵去对付西门家,东方家却最后出手坐收渔利的事情,姬无双一直都无法释怀,因为他根本不愿意对东方家低头。

姬硕面色微沉:“你觉得,冷星城这次没有被灭掉,下次还能这么好运吗?冷星城的实力跟东方城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难道爹觉得冷星城这次全凭运气才能灭掉东方家那些高手吗?”姬无双看着姬硕说,“冷星城的实力是不如东方城,但冷家那个冷星辰,可一点儿都没有输给东方云天!这次冷星辰能够赢得这么漂亮,靠的不仅是实力,还有脑子!”

“无双,为父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一旦我们开始反抗东方城,就会成为下一个西门城,甚至还不如西门城。”姬硕面色沉沉地说,“为父不会拿姬霜城来冒险,因为为父并没有把握。”

姬无双握拳砸了一下桌子:“如果之后东方家要求我们去对付冷星城呢?东方云天都输得那么难看,爹是想让我们姬家的高手全部为了东方家的野心命丧黄泉吗?到那时,姬霜城也不过是名存实亡罢了!”

姬硕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不要多说了,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北堂城。

依旧在被关禁闭的北堂豪还不知道冷星城发生了什么,北堂城的城主北堂乾已经收到了消息。而且因为北堂家一向消息灵通,所以北堂乾还知道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细节,譬如东方家那些高手,究竟都是怎么死的……

“城主大人,真是没想到,冷家竟然还有这般能耐!”北堂家的大长老一脸惊叹地说。

“是啊,这般果断狠绝,根本不是冷坤的作风,想来是冷坤那个小儿子在做主了!”

“肯定是那个冷星辰做的!真是人不可貌相,那个娃娃脸的小子最初声名大噪的时候,只是个天才药师,如果不是东方家在排位战上临时改了规则,那小子可能都不会站出来!天才,真的是天才!不管是实力还是心智,都有王者之风啊!”

“原本觉得东方圣子是年轻一辈最出色的,如今两相比较,东方圣子跟冷星城那位比起来,黯然失色!”

……

北堂家的各位长老都在神色惊叹地议论他们收到的消息,北堂乾却皱起了眉头。他对于冷星城这次不仅能够守住,而且给了东方家一个痛击这件事很意外,甚至是震惊,因为这跟他印象中的冷家人的行事作风截然不同。

北堂乾其实很欣赏冷坤这个人,但以他对冷坤的了解,冷坤为人太过正直心善,根本不可能在东方城的压迫之下带领冷星城真正崛起。

所以之前北堂豪从冷星城归来之后说要北堂家跟冷星城联合起来对付东方城,北堂乾没有同意,因为他根本不看好冷星城,不想拿北堂城去冒险。

如今事实摆在面前,冷星城根本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么不堪一击。只是北堂乾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坚持了原本的决定,不插手冷星城和东方城的争斗,因为这次过后,东方烈一定会更加坚定灭掉冷星城的决心,下一次冷星城是否还能像这次一样创造奇迹,北堂乾觉得可能性并不大。

东方城和冷星城的战争已经正式开始了,其他五个家族都选择了袖手旁观,虽然他们都震惊于这次冷星城的狠辣反击,但他们却依旧不看好冷星城的未来。

东方城。

东方广和东方云天在回东方城的路上,几乎再没有过任何交流。东方广无法忘记惨死在明幽山谷的八十个高手,他每次想起都无法控制地想到那些高手横死跟东方云天的一意孤行脱不了干系。事实上,他们这次任务失败,那些人死得那么惨,一大半的原因都要归咎于东方云天。

东方云天知道东方广在想什么,只是他不想解释,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这趟冷星城之行,是东方云天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最大的败笔,也让他整个人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东方云天用了十天时间回到了东方城,他们回去的时候,发生在冷星城的事情还没有传到东方城来。

东方云天一进城主府就回了自己的房间,而东方广则第一时间去见了东方烈。

“怎么样?天儿呢?”东方烈看到东方广回来,就开口问道。东方云天和东方广都是暗中进的城,东方烈感觉有些奇怪,而且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老夫办事不力,请城主大人责罚!”东方广站在东方烈面前,话落直接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东方烈神色微变:“起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东方广跟东方烈的父亲是同一辈的人,东方烈一向对他很客气,东方广如今这样,只能说明事情很严重。

东方广执意跪在地上,没有任何隐瞒,把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

东方广讲到他被东方云天下毒的时候,东方烈就已经满心怒火了,等听到后来明幽山谷中发生的事情,东方烈整个人已经怒火中烧,快要失去理智了!

“东方云天呢?让他立刻过来见我!”东方烈的怒吼,几乎传遍了整个城主府。

就在楼上的东方云天苦笑了一声,没有等别人来叫,自己出门下楼,去了东方烈的房间。

一进门,一个镇纸朝着东方云天的脑门砸了过来。东方云天没有躲,直直地站在那里,任由那个镇纸把他砸得头破血流。

“城主大人息怒啊!”东方广还跪在地上。他必须对东方烈说实话,因为这些事情根本瞒不住,而且东方广也希望东方烈好好管管东方云天。

“你出去!”东方烈面沉如水地看着东方广说,东方广眼眸微暗,起身低着头退出去了。

东方烈看着额头正在流血的东方云天,眼中没有一丝温度:“跪下!”

东方云天跪了下来,脊背依旧挺得很直,也没有去管他额头的伤口。

“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啊!”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一直以来我都纵着你,不管你想做什么都没有阻止过,没想到你竟然变得这样无法无天,根本就不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中!”

“父亲言重了。”东方云天神色平静地说。

东方烈怒极,抓起一个茶杯又朝着东方云天砸了过去,东方云天依旧没躲,茶杯砸在他身上,又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我说过,不让你插手冷星城的事情,你非要插手,这就是你插手的结果吗?”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你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杀了西门巍,毒倒大长老,让那么多高手惨死,我怎么以前从未发现,你竟然蠢到这种程度?”

东方云天没有在意东方烈说他蠢,他皱眉看着东方烈说:“父亲说什么?什么杀了西门巍?我没有杀西门巍!”东方云天到现在才知道西门巍已死的事情,他感觉很不对劲,因为东方烈似乎认定是他杀了西门巍,可他根本就没有!

“你还敢狡辩!”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怒气冲冲地说,“当时那么多人都看到你把西门巍给杀了,我才派了大长老去冷星城!”

东方云天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抬头看着东方烈说:“父亲,我承认这次我做错了很多事情,但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承认!我离开东方城之后就直接去了冷星城,根本就没有见过西门巍!”

“东方云天!你太让我失望了!”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沉声说,“如果不是你杀了西门巍,还能是谁?你是不是以为杀了西门巍,我再派去的人一定会听你的号令行事?”

“我没有杀西门巍!”东方云天冷声说,“如果他们看到是我,那一定是冷星辰假扮的我!”

“冷星辰?事到如今,你还是心心念念你的对手冷星辰是吗?”东方烈一听到冷星辰的名字,怒火更盛,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我看你就是鬼迷心窍了!”

“父亲为何不相信我?”东方云天原本打算心平气和地跟东方烈认错,可是到这会儿东方烈一口咬定是他杀了西门巍,东方云天心中也生了怒气。

“相信你?”东方烈神色失望地看着东方云天,“你去问问惨死的那些高手的家人,看看他们是不是相信你?东方云天,如果不是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的话,我现在很想一掌拍死你!”

死了百名高手,伤不到东方家的根本,东方烈这么愤怒,一方面是因为东方云天之前一连串反常的举动,一直忤逆他的意思,让他的怒气一直在积累,如今已经到了顶点;另外一方面,这次东方城对付冷星城损失惨重,而且丢脸至极,一向认为自己高高在上,一边看不起冷星城,心底又隐隐地忌惮冷星城的东方烈,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东方城都能轻而易举地灭了西门城,却在对付本该不堪一击的冷星城的时候一败涂地,这对东方烈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

客观来说,东方家这次输的这么惨,始作俑者就是东方云天。东方烈如今一看到东方云天就怒气升腾,曾经这个儿子给他带来的骄傲和自豪,如今已经荡然无存了,因为东方云天所有的光芒都被那个叫冷星辰的夺走了,东方云天还口口声声说要跟冷星辰光明正大地较量,殊不知他在冷星辰那里,已经成为了一个笑话!

东方烈还在气头上,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消气了。东方云天从东方烈那里出来,就径直上楼去了,都没听到东方云沁叫他的声音。

东方云沁是听说东方云天和东方广回来了,过来打探一下消息的,因为她也很在意冷星城怎么样了。这会儿正好碰上东方云天从东方烈那里出来,额头上都是血,她叫了东方云天一声,东方云天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东方烈的房门开着,东方云沁往里看了一眼,心中微沉,因为她从小到大从未见过东方烈的脸色这么差,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东方云沁直接上了三楼,进了东方云天的书房,就看到东方云天坐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哥。”东方云沁叫了一声。

东方云天回头,看向了东方云沁,神色很平静地问:“你来做什么?”

东方云沁感觉东方云天变了,具体哪里变了她也说不上来。她微微叹了一口气说:“你额头的伤,我给你处理一下吧。”

“也好。”东方云天微微点头。

东方云沁在给东方云天上药的时候,开口问东方云天:“你们在冷星城到底发生了什么?父亲为何生那么大的气?”

东方云天看了一眼东方云沁:“我们输了。”

东方云沁愣了一下:“你见到星辰了吗?”

东方云天听到这个名字,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眼神也冷了下来:“我没有见到冷星辰,我们带去的百名高手,全都被冷星辰杀了。”

东方云沁神色一惊,顾不上东方云天的伤,皱眉问道:“怎么会这样?”

“怎么?妹妹觉得你的朋友冷星辰不是这样手段狠辣的人吗?他带了三个弓箭手,连同他自己,四个人,只用弓箭,射死了我们东方家八十个高手!”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冷声说。

东方云沁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之后才看着东方云天说:“我确实很意外,因为我没想到星辰竟然这么狠……可是大哥,这又能怪谁呢?冷氏一族一向与人为善,是你和父亲步步紧逼,把他们逼到了这样的境地,他不是西门家那群贱骨头,不反抗就会死,没有别的可能。”

“枉我一向自诩聪明,这次看到那么多属下惨死,我才知道自己之前的行为有多愚蠢。”东方云天自嘲地说,“冷星辰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我却被冷星辰影响,头脑发昏,忘了自己要的是什么。”

“所以大哥还是不愿放弃吗?”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冷声问。

“为何要放弃?”东方云天神色平静得说,“这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难道妹妹真的以为我们收手,就可以一直跟冷星城和平共处了吗?”

“东方云天,你不过是在给你的野心找借口而已。”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抛开冷星辰是我的朋友这件事,在我看来,他的确比你强很多,你这次输了,下次也未必会赢,好自为之吧!”

东方云沁话落就转身走了,东方云天唇角微勾,笑容有些苦涩。他的父亲东方烈彻底恼了他,不管他怎么说都不肯相信他,他唯一的妹妹也恼了他,说他这是咎由自取,让他好自为之。

东方云天没有朋友,他也一直认为自己不需要朋友,可是如今,他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孤家寡人。东方云天不想再跟任何人解释,说西门巍不是他杀的,没有人相信他,而这也不重要了。他还没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做,他只是有一种很强烈的欲望,想要变得更强。

当天傍晚时分,老董去禀报东方烈,说东方云天闭关修炼了,不知何时会出关,东方烈什么都没有说。

东方广回来了,东方云天回来了,当时跟着东方广去冷星城的百名高手却一个都没有回来,这件事自然是瞒不住的。

而东方烈给出的说法是,那百名高手中了冷星城的埋伏,全都被冷氏一族的人给杀了,至于东方云天给东方广下毒,东方云天决策失误这些事,没有几个人知道。东方广知道,但是他不可能出去乱说话,因为这些事情说出去对于东方云天这个圣子极为不利,而且对东方城也没有任何好处。

在东方云天回来的第二天,东方烈又暗中把东方广派出去了,给东方广的命令是,让他前去通知姬霜城,让姬家出手对付冷星城。东方烈给姬家定的期限是两个月,他让东方广转告姬朔,如果在过年之前,冷氏一族没有消失的话,姬家也不用存在了!

“珩兄弟出去喝酒怎么不叫我?”邢绝看到墨青从外面回来,微微一笑开口问道。

“这是给邢大哥带的酒。”墨青把一壶酒给了邢绝。

“多谢珩兄弟。”邢绝笑着接过了墨青给他的酒。他的心情还不错,因为他之前一直在担心冷星城,如今终于放心了。作为东方城的人,邢绝其实很矛盾,但为人正直的他心中的天平还是偏向了冷星城那边,因为东方城本就是侵略者,冷星城只是反击而已。

“还有件事要麻烦邢大哥。”墨青看着邢绝说。

“我们兄弟,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珩兄弟是不是又要闭关了?”邢绝笑着说。

墨青微微摇头:“那倒不是。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邢大哥,我已经成亲了,在那边有妻有儿。”

邢绝愣了一下:“这……珩兄弟为何要隐瞒?”

墨青神色平静地说:“当初我来这边,是被东方木强迫的,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在那边的真实身份,是不希望发生什么事牵累到我的家人。”

邢绝皱眉:“珩兄弟这样想也无可厚非,不过珩兄弟突然提起妻儿,难道是想要离开了吗?”

看到墨青点头,邢绝微微叹了一口气:“以珩兄弟的实力,完全可以悄悄离开,不需要告诉任何人,也没有人可以拦得住你。”

“我希望东方珩这个身份,随着我的离开,彻底消失。”墨青看着邢绝说。

“珩兄弟是不是已经想好怎么做了?”邢绝看着墨青问。邢绝知道,东方珩如果突然离开,必然会被认为是细作,而一直跟东方珩过从甚密的邢绝一定会被人怀疑,尤其是在邢绝跟东方城的死对头冷星辰也称兄道弟的情况下。如今墨青主动跟邢绝提他要走,一定是想好了金蝉脱壳的计划,不想让邢绝被连累,邢绝明白。

墨青唇角微勾:“没错,只是需要邢大哥配合一下。”

当夜,墨青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东方城,而邢绝对邢业说东方珩又去闭关了,因为这种事情之前发生过好几次,邢业并没有怀疑。而三天之后,前去东阳山上找东方珩的邢绝,从东阳山上带回了一具尸体,是练功走火入魔死去的“东方珩”。

东方珩是墨青伪装得很完美的一个身份,他留在东方城,还可以做很多事情,而如今他把这个身份毫不犹豫地抛弃了,原因只有一个,他要在他家宝贝女儿一周岁生日之前,赶回冷星城去,其他的,都不重要……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