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色字头上一把刀/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无双神色莫名地看着冷肃:“你不是冷星辰,那你是谁?”

冷肃唇角微勾:“我长这样,不是冷星辰,当然是冷星辰他哥了!小姬你真的是脑子迟钝啊!”

姬无双瞬间怒了:“你叫我什么?别忘了你现在还在我们的包围圈里面!”

“小姬啊,不是我说你,咱们都要结盟了,你这脾气可得收收。”冷肃十分自来熟地伸手揽住了姬无双的肩膀,旁边的姬硕微微皱眉,姬家的一众高手都面面相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姬无双轻哼了一声:“谁要跟你们结盟了?自作多情!”

冷肃冷笑,抬头冲着墨青说:“小弟,让他们放箭!”

姬无双看到瞬间又瞄准他胸口的无数支箭,神色微微僵硬了一下,看着冷肃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冷肃放开了姬无双,神色淡淡地说:“意思不是很明显吗?你们要么跟我们冷家结盟,要么就死,你以为还有别的可能?”

“冷肃,你以为就凭那些弓箭手,就能杀了我们姬家这么多的高手吗?”姬无双冷声说。

冷肃唇角微勾:“小姬,我们冷星城的弓箭手可不是一般的弓箭手,曾经我们四个弓箭手,包括我在内,只用一百支箭,单方面屠杀了东方城八十个高手,如今我在这儿,另外三个都在上面呢,他们仨刚刚还把东方大长老放倒了,你们姬家的高手如果也想试试的话,我是不介意的,你说呢?”

姬家的高手听到冷肃的话,神色都变了。姬硕眉头皱得更紧了,因为他知道,冷肃说的都是实话。冷星城的实力,根本不能用高手的数量来衡量。事实上今日来之前,姬硕就知道,冷星城既然能够杀了东方家百名高手,就能灭掉姬家的几十个高手,他只是被东方广逼迫,无奈之下才来了这里,心中其实根本没有把握。

姬无双轻哼了一声:“说大话谁不会?”姬无双其实是一心求和的,如今冷家也把东方广放倒了,走到这一步,姬无双不需要顾忌什么,姬家也没有后路了,但他就是看冷肃这副拽得不行的样子很不爽!

“小莲花,跟小姬打声招呼。”冷肃突然高声来了这么一句。

在姬家人都神色莫名的时候,右方一支利箭破空而来,直直地冲着姬无双的后心。姬硕神色大变,伸手推了姬无双一下,那支箭划破了姬无双的袖子,速度不减地直接把后面的一棵两人环抱的大树给射穿了,然后插进了另外一棵大树中!

姬无双额头的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姬家其他人包括姬硕在内,心中都是一惊!他们之中根本没有人学过箭术,而且都认为弓箭是一种很无用的武器,今夜他们都真的长见识了,冷星城的箭术高手,果然名不虚传!

“小姬,你要是还有脾气的话,我让我另外一个兄弟再跟你打声招呼?”冷肃似笑非笑地说。

姬无双眼眸幽深地看着冷肃,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拱手对冷肃说:“姬家欲与冷星城结为盟友,希望冷圣子不要拒绝。”

这态度,冷肃觉得还行。他微微点头说:“其他各位意下如何?”

姬无双看了一圈,姬家的高手都看向了姬硕,姬硕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此事,就由无双做主,我没有意见。”

这会儿东方广还没死,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对着他们怒目而视,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不在姬硕的预料之内,而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或者说,他已经对冷星城服气了,认为选择跟冷星城结盟,就是姬霜城最好的选择。因为姬硕和姬家的高手都已经亲眼看到了冷星城的实力,冷星城的高手数量或许不如姬霜城多,但是真要打起来,最终输的一定是姬霜城。

认识到这一点的姬硕和姬家其他高手已经接受了目前的局面,并且都认为这样的局面对姬霜城是有利的,因为他们都不得不去想一件事,如果今日姬家非要为了东方家跟冷星城死磕的话,他们所有人,恐怕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姬城主很大气,也是巧了,我们冷星城的事情,我家老头如今也不做主的,做主的是我……小弟。”冷肃微微一笑说。

姬无双抬头看向了冷星城的城楼,却发现原本站在上面的“冷星辰”已经不见了。姬无双心中苦笑,说是结盟,其实他们姬家不如冷星城,以后恐怕要听那位“冷星辰”的命令来行事了。不过这跟当东方家的奴才完全是两码事,因为姬家人很清楚冷氏一族的行事作风,即便他们实力不如冷家,跟冷家站在一起的时候,也可以得到足够的尊重。况且这片土地的规则本就是强者为尊,他们没有什么不服气的。

“开城门!迎贵客!”冷肃高喊了一声,冷星城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了,冷坤带着冷家几位长老亲自迎了出来。

姬硕和姬无双父子对视了一眼,看到冷家这样的态度,他们是真的心服口服了。

“姬城主,请。”冷坤客气地对姬硕说。

冷家几位长老都去招呼姬家的高手了,冷肃再次伸手揽住了姬无双的肩膀:“小姬,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大哥了啊!”

姬无双轻哼了一声:“休想!冷家做主的是你弟弟,又不是你,我们改天再打一场!”

冷肃唇角微勾:“打就打,谁怕谁?”

姬硕和冷坤并肩一起进了冷星城,回头就看到冷肃和姬无双勾肩搭背相谈甚欢的样子,他心中紧绷的弦已经松了,就凭冷星城对他们姬家这样尊重客气的态度,他站定冷星城了。至于东方城,不把他们放在眼中,早晚要后悔。

“冷兄,你们冷家,现在真的是那位星辰小公子在做主?”姬硕开口问冷坤。

冷坤微微一笑说:“辰儿比我聪明,比我有魄力。”

姬硕眼眸微闪,那冷星辰可不是有魄力么?冷坤可绝对做不出把东方家八十个高手堵在一个山谷里面,全部活生生射死的事情,姬硕觉得自己也做不出,而且做不到。

已经是半夜了,姬硕进了冷星城的城主府,发现冷家人早已安排好了他们所有人的住处,姬硕神色有些怪异地问冷坤:“冷兄是早就料定我们今夜会过来住吗?”

冷坤笑得一脸和气:“这都是辰儿安排的。”

姬硕嘴角抽了抽,敢情料事如神的还是那个冷星辰,想必今夜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吧。姬家选择跟冷星城结盟绝对是明智的,因为接触得越多,姬硕就越发现,他们姬家根本就不是冷星城的对手,因为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斗得过那个冷星辰。

姬家人都被安顿好了,还没死的东方广也被带了回来。他没死,并不是因为当时出手射他的靳辰和秦骁以及司徒琏没有能力射死他,他们是故意留了东方广的命,因为之后还有用。

冷肃把东方广扔进了地牢,还找了一个药师去给东方广处理伤口,给东方广所上的药里面含了大量的软骨粉,东方广的伤就算好了,也会寸步难行。

冷肃回到城主府三楼,路过靳辰的房间,看到里面的灯都已经熄灭了,想必一家四口都睡了。今夜的事情,其实都是墨青安排的,因为墨青来了之后,很多事情就不让靳辰操心了。冷肃表示,墨青比起靳辰来,行事风格其实更为霸道。

就拿今晚的事情来说,如果是靳辰的话,之前一定会跟冷肃商量好,在把冷肃扔下城楼之前,至少告诉冷肃一声让他去干嘛,而墨青则一声招呼都没打,完全让冷肃自由发挥了。冷肃不知道该感叹墨青很了解他,还是该感叹他自己很聪明,猜到了墨青的意图,用完美的演技和墨青配合得天衣无缝了……

冷肃打开自己的房门,点了灯,就看到冷新月躺在他的床上睡得香甜,小脸都红扑扑的。

冷肃的唇角勾了起来,心情很好地过去抱着他家媳妇儿睡觉去了,入睡之前还在想,这真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啊!

第二天,住在客院的姬无双一早出门,就看到不远处的亭子里坐了个俊逸非凡的年轻男子,手中拿着一块木头,不知在雕刻什么东西。

姬无双走了过去:“你是谁?”

正在忙着手中木雕的司徒琏没有抬头:“我昨晚跟你打过招呼。”

姬无双愣了一下,神色怪异地看着司徒琏说:“你就是……小莲花?”

司徒琏抬头,看着姬无双神色淡淡地说:“小姬你好。”

姬无双火了:“不要那样叫我!”

“男人何必这么小心眼?你叫我小莲花我都没说什么。”司徒琏说着又低下头去接着雕刻手中的那块木头了。

姬无双皱眉看着司徒琏,认真想了想小莲花和小姬哪个更难听,得到的结论是不分伯仲……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姬无双在司徒琏对面坐了下来,看着他问。

“司徒琏。”司徒琏很随意地说。

“你是什么人?”姬无双问。

“冷星辰的小弟。”司徒琏很淡定地说。

“小弟?”姬无双神色莫名,“你是冷星辰的属下?看着不像!”司徒琏的容貌和气质都远超常人,不像是谁的跟从者。

司徒琏没有理会姬无双,不远处传来了冷肃的声音:“小姬,大哥有事要找你商量,过来!”

姬无双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转身对着冷肃怒目而视,只是还不等他说什么,就看到一个红衣少女从冷肃身边走过,朝着冷星城城主府的药师堂走去。

姬无双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美女!极品美女!他心随意动,飞身而起就拦在了红衣少女面前,看着她目光灼灼地说:“这位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下一刻,冷肃和司徒琏同时冲了过来,一人拉了姬无双一只胳膊,同时把他给狠狠地甩了出去。

靳辰脚步几乎未停,也没看姬无双一眼,继续往前走,很快进了药师堂。

那边被冷肃和司徒琏一起甩出去的姬无双冲了回来,怒气冲冲地说:“我不过跟她打声招呼而已,你们为何要对我动手?她是谁?冷肃你不是有媳妇了吗?难道是小莲花的媳妇儿?”

司徒琏把手中那块并不大的木头一下子塞进了姬无双的嘴里,看着他神色淡淡地说:“你最好闭嘴,否则会死得很难看。”

姬无双的牙差点都被磕掉了,他把口中那块木头给扔出去,这下真的怒了:“你们是不是想打架?”

“小姬,你给我听好了,那位不是你能招惹的,你下次见到她最好躲到十米开外,不然你真的会死得很难看。”冷肃揽住了姬无双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

“为啥?那个姑娘长得那样美,人肯定也很温柔的。”姬无双就这一个毛病,好色,怎么都改不了,刚刚看到的那个姑娘是他这辈子见到的最美的姑娘,没有之一。

“快说,她到底是谁?”姬无双急切地问冷肃。

“她是……”冷肃唇角微勾,看着姬无双说,“我家小弟的媳妇儿啊,我弟妹。”

姬无双的神情跟被雷劈了一样:“你说她……她……她……她是……是冷星辰的媳妇儿?!”

“是啊。”冷肃嘿嘿一笑,“所以你如果不想被我家小弟大卸八块的话,最好离我弟妹远远的,我家小弟占有欲很强的,我这个当哥的,轻易都不敢跟弟妹说话,不然会被小弟揍啊!”

“这么夸张?”姬无双目瞪口呆,心中有点后怕。刚刚幸好他什么都还没做就被冷肃和司徒琏阻止了,他要真碰了那姑娘一根头发,岂不是真的会被冷星辰给大卸八块?!

姬无双虽然好色,但是向来只碰能碰的女人,而且跟他的女人不管是真心喜欢他还是图谋他的地位权势,总归都是自愿的。他现在决定了,接下来如果在冷星城再碰到刚刚那个美女,一定要离得远远的!

当天冷坤在城主府中设了宴,款待姬家的人。参加宴会的只有冷坤和冷肃父子,以及冷星城的五位长老,还有姬硕和姬无双父子,以及姬家的八位长老。目的不是为了喝酒吃肉,只是为了商谈接下来合作结盟的事宜。

“冷兄,怎么不见星辰小公子?”姬硕开口问冷坤。昨夜只是远远地看到了“冷星辰”,之后就再没见冷星辰出现了,姬硕感觉有些奇怪,冷坤不是说冷星城如今是冷星辰在做主吗?

“辰儿昨夜闭关了。”冷坤微微一笑说。

“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吧!”姬硕看着冷坤说,“不知冷星城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冷坤没有开口,冷肃开口了:“我们两家结盟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东方烈耳中,东方烈很可能会选择先对付你们姬家,因为在他看来,是你们姬家背叛了他。”

“哼!”姬无双轻哼了一声,“我们姬家不是东方城的奴才,何来背叛一说?”

冷肃轻笑:“东方烈那人会怎么想,不是很明显的吗?”

姬无双眼眸一暗,心知冷肃说的都是实话。东方烈的确把他们姬家人都当做奴才来用,这次姬家倒戈跟冷星城结盟,在东方烈看来必然就是背叛。而东方家接下来很可能会选择先把姬霜城解决掉,再来对付冷星城。

“我们两家既然已经结盟,姬家有难,我们会全力支援。”冷肃看着姬家人神色认真地说。

姬硕点头:“我们不宜在冷星城久留,以免被人钻了空子。”姬霜城的高手现在都在冷星城里面,如果这会儿有人去找姬霜城的麻烦,姬霜城完全就是不堪一击的状态,所以姬硕和姬无双已经商量好了,今日跟冷家父子谈过之后,就立即离开赶回姬霜城。

接下来冷家父子和姬家父子谈了具体的合作事宜,并且交换了彼此的传信方式,约定好只要收到对方的传信,必须立刻赶去支援。为了防止东方城接下来打姬霜城一个措手不及,冷肃已经算好了时间,估摸着消息传到东方烈的耳中,东方烈再立即派人赶赴姬霜城,至少还需要半个月。而冷肃承诺姬家人,不需要姬家传信,半月之内,他会带着冷家的高手前去姬家,帮助姬家抵挡东方城。

谈妥之后,姬家人就要告辞了,甚至都没有再详细了解一下冷星城的变化,因为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冷星城如今最厉害的就是弓箭手,应该不会有其他更大的变化了。这当然是冷家人愿意看到的,因为姬家有几十号人都在冷星城,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信,他们不敢确定,所以冷坤和冷肃也没有主动把群英阁的事情告诉姬硕父子,他们也没有发现。

姬家人要走的时候,冷肃把昏迷不醒的东方广从地牢里面拎了出来,扔给了姬无双:“小姬,这是送你的礼物。”

姬无双深深地看了冷肃一眼:“谢了!”东方广这个人质在关键时刻能够起到不小的作用,姬无双此刻是真的感觉到了冷家人的大气,以及跟他们姬家结盟的决心。姬家的确很需要东方广这个人质,因为接下来姬家必然会面对来自东方城的怒火,姬无双自认为从防守实力来说,高手数量更多的姬霜城比起冷星城来还是弱了不少。

姬家人很快就走了,依旧处于封城状态的冷星城平静如昔,百姓们事实上已经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根本就不知道暗地里发生过什么。

“老头,你觉得姬家靠得住吗?”冷肃问冷坤。

冷坤微微点头:“他们别无选择,跟东方城作对,还有一线生机,当东方城的奴才,其实是必然会灭亡的结局。”

“我怎么感觉,墨青这样的安排,未必能够救得了姬家呢?”冷肃神色莫名地说。从昨夜到现在,他们所有的行为其实都是墨青的意思,包括今日跟姬家人谈话的那些内容。只是看着姬家人离开,冷肃心中有一丝怪异的感觉,墨青说要跟姬家合作,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冷星城先要做的事情是救姬家,姬家的实力似乎也帮不了冷星城什么,墨青为何会这么好心呢?这根本就不是墨青的行事风格。

旁边的司徒琏还在专注地雕刻他手中那块木头,听到冷肃的话,司徒琏没有抬头,很随意地说:“墨青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救姬家,他那人才不可能做这么好心的事情。其实事情很简单,如果姬家不跟冷家结盟,昨夜姬家那群人必然会死在冷星城外,但我们想要把他们弄死,也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一定会有伤亡。如今这样,冷星城付出了最小的代价,让姬家不再是冷家的敌人,事实上所谓的合作已经完成了,冷家想要的结果也得到了,因为姬家接下来不可能再跟东方家站在一起。”

冷坤和冷肃眼底都闪过一丝讶异,冷肃皱眉看着司徒琏问:“那接下来呢?墨青难道打算不再管姬家,任由他们被东方家灭掉吗?”

司徒琏抬头看了冷肃一眼,很淡定地说:“当然不,既然已经是盟友了,该救的墨青还是要救的,但必然会存在救不了这种可能性,因为冷星城原本就不是东方城的对手,加上姬家也是一样。但就算最终冷星城失去姬家这个盟友,在这件事情上面,也已经是赢家了。我只是想说,你们在任何时候都不要认为墨青这个人善良,他和靳辰其实都是一类人,理智得可怕,真正狠绝起来不是人。”

看到冷坤和冷肃都愣住了,司徒琏放下手中的木头,看着他们神色平静地说:“你们冷家人身上最缺的就是一个狠字,包括冷肃在内,这也是导致你们冷家没落至此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了,你们这样没有什么不好,正直善良的掌权者是百姓之福,但你们的正直善良根本救不了现在的冷星城。东方城能够一步一步变得那么强大,就是因为东方家的人够狠。你们冷家想要打败东方家,就必须比他们更狠。不是说让你们不顾百姓的性命,只是你们处理危机的时候,要更冷静,更理智,要杀伐果断,一丝犹豫都会让你们一败涂地。接下来就算要救姬家,也要在不损害冷星城利益的基础之上,因为你们冷家非但不欠姬家的,反而昨夜放了姬家一马。如果你们现在存了一定要救姬家,甚至跟姬家那个所谓的盟友共存亡的话,那就是脑子坏掉了!”

“小莲花,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也懂权谋之术呢?”冷肃看着司徒琏问。别看冷肃曾经是个杀手头子,但他骨子里带着一丝单纯和善良,这也是司徒琏刚刚说冷肃不够狠的原因之一。冷肃杀过很多人,但都是简单粗暴地用武力杀人,他不擅长权术,很多时候也想不了那么深。如今听到司徒琏分析得头头是道,冷肃表示很意外,因为他原本觉得司徒琏就是个头脑简单的货。

司徒琏唇角微勾:“我不懂什么权谋之术,就是你们走了之后,我在千叶城墨府带孩子,实在无聊,就把墨青和靳辰书房中的所有书都看了一遍,其中有不少兵法,也学了点皮毛。”

冷肃微微叹了一口气:“跟你们在一起,老觉得自己蠢,想想就有点忧伤啊!”

司徒琏一本正经地对冷肃说:“墨青和靳辰那么聪明的人,还一有时间就在看书,所看的书涉及我们能想到的想不到的各个方面,所以他们的实力才会越发强大,掌握的技能会越来越多,人也会越来越聪明。冷肃你说,比你聪明的人还比你勤奋,你不蠢谁蠢?”

冷肃无奈望天:“小莲花你不懂,跟那对夫妻在一起,我觉得我是真蠢,看再多书都没用的那种蠢。”

冷坤嘴角抽了抽,司徒琏轻笑了一声:“你很有自知之明。”

墨青来到冷星城之后,几乎没有出过城主府,见到过他的没有几个人。最开始几天他一直在陪离夜和墨小贝,之后就真的闭关了,因为他要冲击冷星心法的最高境界。

而与此同时,身在东方城的东方云天从闭关中出来了。

东方烈见到东方云天,依旧没有好脸色,而他这会儿还未收到姬霜城倒戈,东方广被抓的消息。

“父亲。”东方云天神色恭敬地叫了一声。

东方烈面无表情地说:“你这次闭关时间并不长,天玄心法修炼得怎么样了?”

“父亲,我已经突破最高境界了。”东方云天神色平静地说。

东方烈神色一震,直接站了起来,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云天说:“你真的突破了?”

看到东方云天点头,东方广眼眸幽深地看着东方云天,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太好了!”

天玄心法是八大家族乃至当世至高绝学,已经修炼到最高境界的东方烈是如今这片土地的第一高手,这也是东方家能够成为霸主的原因之一。而东方烈突破天玄心法最高境界的时候已经四十岁了,那已经很难得了,因为东方烈的父亲,东方城的上一任城主,终其一生都没能突破,最终郁郁而终。

如今,东方云天不过二十五岁的年纪,就已经成功突破了天玄心法的最高境界,东方烈很意外,意外的同时,他之前对于东方云天的所有不满都通通抛在了脑后,再次认定他的儿子就是这片土地的第一天才,以他们父子如今的实力,东方家统一这片土地指日可待!

“父亲,之前的事情都是我冲动了,以后不会了。”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他原本的高傲如今都已经不见了,变得深沉而内敛,即便此时东方烈在夸他,他的神色也很平静,眼中并不见骄傲或是得意之色。

东方烈点头:“你能这样想,为父很欣慰。”东方烈毕竟就东方云天这么一个儿子,他也不可能真的厌弃了东方云天,跟东方云天父子反目。如今看到东方云天不仅武功大成,而且心智成长了不少,东方烈很高兴。

“我听老董说,父亲派了大长老去姬家,让姬家对付冷星城?”东方云天看着东方烈问。

东方烈微微点头:“没错。算算时间,他们应该已经动手了,我们这两日就能收到消息。”

“父亲,我觉得我们接下来收到的不会是好消息。”东方云天神色平静地说。

东方烈神色微变:“你的意思是?”

东方云天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我们全都低估了冷星城的实力,之前那次我输了,并不仅仅是因为我决策失误或者冷星城运气好。我们东方家的百名高手都没能杀了冷家一人,更何况是姬家。”

东方烈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是姬家必输吗?”

“不,”东方云天微微摇头,“我认为,冷星城不会输,而姬家应该也没输,这次输的还是我们。”

东方烈神色微变:“这是何意?”

“父亲,冷星辰那人心机很深,所以他会选择一种让冷星城损失最小,而利益最大化的方式来对付姬家。”东方云天看着东方烈说。

东方烈眉头皱得更紧了:“你的意思是,冷家会跟姬家结盟,姬家会叛变?”

东方云天点头:“十之八九。姬家人未必愿意为我们东方家赴汤蹈火,只要冷星城示好,姬家一定会倒戈,所以最终倒霉的,只可能是大长老。虽然大长老实力很强,但他就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招架得住。而这对冷家是最有利的,不仅让我们失去了一个帮手,而且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一次危机。所以我猜测,现在姬家跟冷家肯定已经勾结在一起了,大长老应该没死,还在他们手中。”

东方烈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姬家是在找死!姬硕如果真的选择投靠自身难保的冷星城,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说冷星城自身难保倒也未必,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冷星城或许保得住自己,但是保不住姬霜城,甚至冷星辰根本就没想过要保住姬霜城,他的行事作风,其实比我们更狠。”

“天儿,你认为接下来要如何做?”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沉声问。东方烈原本还在等着东方广送回来的好消息,只是如今听了东方云天的分析,东方烈知道,事情十有八九就如东方云天所说的那样,这次还是东方家输了。

“既然姬家找死,我就去送他们一程吧!”东方云天神色平静地说,“让其他家族也都看看,背叛东方家的下场,让他们知道,跟冷星城结盟,只会比冷星城灭亡得更快!”

东方烈点头:“好!这次你去姬霜城,要带什么人你来决定,你如今的武功已经无人能敌,为父等你的好消息!”

“是,父亲。”东方云天话落,起身离开了东方烈的书房,回了自己的书房。

东方云天面无表情地坐在窗边,看着下方来来往往的人,眼底冷漠一片。他已经冲击天玄心法最高境界好几次了,始终没能突破。这次闭关没多久就突破了,他觉得应该是因为他的心境变了。

被冷星辰打击之后,东方云天终于看到了过去的自己骄傲自大不可一世的嘴脸,看到了自己的自负和冲动,甚至是愚蠢。他不再急功近利,时刻提醒自己要理智,要冷静,要考虑后果,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东方云天成长了,不仅是武功,还有心智,而他觉得他的成长应该感谢冷星辰那个对手,因为是冷星辰让他第一次意识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东方云天并没有变得清心寡欲,他越是冷静,心中的野心就越发强烈。有朝一日,他一定要成为这片土地唯一的王者,真正的王者。至于冷星辰,他们早晚会再次交手的,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急……

“邢绝,你这次也随我前去姬霜城吧。”东方云天找来了邢绝,而其他的高手他都已经安排好了,其中包括除了东方广之外东方家所有的长老,还有邢业也在内,算得上是东方家最厉害的一群高手。因为东方云天觉得此去很有可能还会碰上冷家的人,他不会再掉以轻心。

“是,圣子殿下。”邢绝微微点头。邢绝也不是一个烂好心的人,他之前反对东方云天对付冷星城,只是因为冷星辰而已,不是为了什么正义。

“对了,让东方珩也一起去。”看到邢绝要走,东方云天突然叫住他,说了这么一句。

邢绝微微垂眸说:“圣子殿下,东方珩已经不在了。”

东方云天皱眉:“什么意思?”

“在圣子殿下闭关的时候,东方珩练功走火入魔,死了。”邢绝话落叹了一口气。

“邢绝,我再问你一次,东方珩真的死了吗?”东方云天眼眸幽深地看着邢绝问。他感觉有些不对劲,他一直觉得看不透东方珩那个人,刚刚突然提起东方珩,说让东方珩这次随他们一起去姬霜城,也是想趁机看清楚东方珩的真正实力,可是却没想到东方珩就这么死了。东方云天直觉不相信这是真的。

“是。”邢绝点头,“东方珩真的已经死了。”

“好,那你回去吧,今夜就出发。”东方云天没再说什么,就让邢绝走了。

邢绝走了之后,东方云天打开书架的暗格,里面还是躺着两样东西。一个卷轴,和一根染了血的棍子。

东方云天先拿起了那根棍子,他之所以还留着这个,是想要提醒自己,他的对手冷星辰很聪明很厉害,他要时刻保持警惕。

而当东方云天打开那个卷轴,看到上面那个弯弓射箭的少女的时候,唇角微微勾了起来,自言自语地说:“我本以为经过这次,我会觉得除了权势之外,什么都不重要,但我还是忘不了你。我现在觉得,你的这张脸应该是假的。我见到的你戴着面具,你去了南宫城,用的也不是真面目吧?我们会再见的,一定会……”

是夜,东方城外。

东方云天依旧是那身飘逸宽大的白衣,他看着已经集合完毕的五十个高手,神色淡淡地说:“此去姬霜城,只有一个目的,灭了姬氏一族。一切听我的吩咐行事,擅自行动的人格杀勿论!”

“是,圣子殿下!”五十个高手一齐恭敬地垂首说道。

在东方云天离开东方城的第三天,东方烈才收到东方家的探子传回来的消息。东方云天的猜测一点儿都没错,姬家临阵倒戈,跟冷星城勾结在了一起,东方广身受重伤,生死不明。

这些消息很快也都传入了其他家族的耳中,他们都在观望,想看看背叛东方家的姬霜城,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姬霜城。

姬无双从冷星城回来之后,一直在忙着应付即将到来的危机,都好几天没有宠幸他那群娇滴滴的小妾了。

这天姬无双从城外回来,进城的时候马突然惊了,撞到了一个姑娘。

“以后走路小心点儿!”姬无双看那姑娘只是手背擦破了一点皮,没有大碍,就不耐烦地扔下一句话就要走,因为他赶时间。

被姬无双撞到的姑娘一低头,露出了线条优美皮肤雪白的脖颈,姬无双的眼睛微微闪了一下,翻身下马,看着那姑娘说:“抬起头来。”

姑娘慢慢抬起了头,姬无双眼中闪过一丝惊艳,看着那姑娘问:“你是哪家的小姐?叫什么名字?”

“回圣子殿下的话,我是城南余家的三小姐,叫余莺莺。”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模样生得极好,娇柔之中又透出一丝倔强,让姬无双很是心动。

当天傍晚,一顶轿子进了城主府,余莺莺成为了姬无双的新宠小妾。姬家人甚至是姬霜城的大部分人,对此都习以为常了,因为姬无双就这点癖好,余家对此也是乐见其成的,余莺莺也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

是夜,姬无双自然是醉卧美人怀,好好快活了一把。

第二天夜半时分,姬无双猛然惊醒,就听到了号角声,这是城门口的守城军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

姬无双一把推开他怀中半裸的余莺莺,翻身下床快速地穿衣服,站起来的时候脑袋突然刺痛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只是下一刻,姬无双正在系扣子的手突然顿了一下,身子一晃,一头栽了下去……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