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我只感觉很恶心!/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子殿下,我们接下来怎么做?”邢业问东方云天。

“回东方城。”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事到如今,他也无计可施了。他不可能通过杀害姬霜城无辜的百姓来泄愤,那样真的毫无意义,所以他继续留在姬霜城,什么都做不了。

“姬霜城如何处置?”邢业问。

东方云天看了邢业一眼:“邢叔,你和邢绝留下来坐镇姬霜城,剩下的高手你们挑一半留下。这只是暂时的,待我回去与父亲商议过后再做打算。”

“是。”邢业恭敬地点头。

东方云天当然不可能就这样带着他的人离开姬霜城,让姬霜城变成无主之地。只是东方云天就算先让姬霜城的百姓也像西门城的百姓那样迁到东方城去住,也不是现在。因为那么多的百姓,如何安置是个大问题,如今西门城的百姓都还没有全部安置好,姬霜城的百姓再被强迫迁徙过去,就真的要乱了。

东方云天留邢业和邢绝父子在姬霜城坐镇,有他自己的考量。事实上如今跟东方家翻脸的就只有冷星城而已,因为西门城和姬霜城都已经不存在了。所以东方云天走了之后,唯一可能打姬霜城主意的就是冷星城。而东方云天觉得,只要邢绝在,冷星辰是不会来找麻烦的。

东方云天当天就带着十多个高手离开了姬霜城,把邢业和邢绝以及其他的高手都留下了。

原本墨青和冷肃几人是结伴回冷星城的,走到半路墨青就把冷肃他们给甩了,自己先走了。

“他那么着急回去做什么?”姬无双问冷肃。他印象中最初认识的冷星辰是个看起来很随和很爱笑的小子,可现在的冷星辰脸上写着生人勿近,一点儿都不友好。

“当然是着急回去抱媳妇儿了,我都想甩了你先走了,我家傻妞肯定想我了。”冷肃嘿嘿一笑说。

姬无双神色一僵,如今一想到女人,他就感觉胸口像是堵着一块大石一样,闷得难受。他这辈子栽的最大的一个跟头就是栽在了女人手里,现在他真的是怕了。

看到姬无双神情不对劲,冷肃突然意识到他似乎无意中又戳了姬无双的心窝子,不过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伸手拍了拍姬无双的肩膀说:“小姬,想开点儿,以后好好娶个正经媳妇儿。”

“我这辈子都不碰女人了!”姬无双仿佛发誓一般说道。

冷肃嘴角抽了抽,揽着姬无双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小姬,你能知错就改是好事,但这辈子都不碰女人的话最好还是别乱说,万一以后你真碰上了一个跟你情投意合,你想跟她过一辈子的姑娘,你难道不要吗?”

“不要!”姬无双冷声说,“我说到做到!”

冷肃唇角微勾:“小莲花,秦骁,你们可都听到了啊!小姬发誓这辈子再不碰女人了,咱们都是见证人,他要是反悔了,我们少不得要一起揍他一顿!”

“嗯,这个可以有。”司徒琏一本正经地说。

秦骁微微点头:“要揍人的时候,不要忘了叫我。”

姬无双无语望天,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明明开始的时候冷肃一副为他好的样子,劝他要娶媳妇儿,可事实证明,冷肃就是在赤裸裸地笑话他,还拉了司徒琏和秦骁一起笑话他,他们三个摆明了都不相信他可以说到做到,竟然还约好了一起揍他?他不久之前还觉得这三个人是可以结交的朋友,现在有些怀疑了……

司徒琏并没有把半死不活的东方广扔掉,一路还带着,墨青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司徒琏完全就是一副“捡垃圾”的心态,想着“废人”说不定以后还能用上呢,先带去再说。

墨青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冷星城的时候,冷肃一行距离冷星城还有三天时间,而冷家五位长老和姬家的那些高手,因为带了不少老弱妇孺,再加上天冷落雪,走得很慢。

墨青回到冷星城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他悄无声息地进了房间,就看到靳辰抱着离夜,离夜抱着墨小贝,母子三人都已经睡着了。

墨青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眼底闪过一丝暖意。他刚把脸上的易容卸掉,靳辰就睁开眼睛看了过来。

看到靳辰睡眼惺忪地伸手,墨青走了过去,轻轻地在床边坐下,怕自己手凉,还搓了两下,才握住了靳辰的手,俯身在靳辰额头轻吻了一下说:“一切顺利,你接着睡吧,我去洗洗。”

“唔……”靳辰应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墨青把靳辰的手放回被子里面,就出了房间,很快进了冷坤的书房。

夜深了,冷坤还没休息,因为这会儿他还没有收到姬霜城的消息,有些心神不宁,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

看到墨青出现,冷坤神色一喜:“你回来了!”

墨青坐了下来:“嗯,冷肃在后面,都没事。”

冷坤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有件事需要你安排一下。”墨青看着冷坤说。

冷坤点头:“你说。”

“派群英阁暗部的人立刻出发去接应几位长老,带上足够的御寒衣物和干粮。”墨青看着冷坤神色平静地说。

冷坤愣了一下:“这……”他确实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墨青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墨青简单地把姬霜城的事情跟冷坤讲了一遍,然后就走了。冷坤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他被震惊到了。冷肃出发之前跟冷坤谈过,冷坤知道墨青和靳辰对姬霜城的态度,并且很是认同。可最终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冷坤的预料,冷肃会选择救了姬无双和其他姬家的高手,冷坤其实并不意外,他意外的是,墨青竟然成功地让包括姬无双在内的姬家几十个高手归顺了冷星城,甚至把他们的家眷都从东方云天眼皮子底下全都带走了,让他们不会有后顾之忧!

冷坤震惊过后,就是狂喜,是真的狂喜。因为他一直以来最忧虑的就是冷家的高手数量实在是太少了,如今竟然有四十个现成的高手即将加入冷家,这对冷坤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

冷坤很快镇定了下来,心知姬家的高手带着家眷离开得匆忙,如今肯定缺衣少食,再加上天寒地冻的,想找点吃的都不容易,所以必须马上派人去接应他们。

冷坤让冷岳这个管家跟他一起,找了很多上好的御寒衣物,还用最快的速度准备了足够的干粮,然后叫出暗部的弟子,让全部五百个弟子带着那些物资立刻出发去接应,而他们知道怎么跟冷家的几位长老联系。在那些弟子出发之前,冷坤又让他们带上了药师堂的几个很出色的弟子,以备不时之需。

冷坤安排好一切的时候,天都快亮了,但他没有一丝睡意,拉着冷岳开始商量要把姬家的高手和他们的家眷安顿在哪里,是不是要再建造一些房屋,因为城主府住不下了。

“城主大人忘了城主府不远处的冷星堂了吗?”冷岳高兴地对冷坤说,“那里离城主府不过百米,而且本来就是专门安排冷氏一族的高手住的,只是因为过去那些年咱们……”冷岳的声音顿了一下,接着说,“那里的房屋都是很好的,而且这几年属下一直派人在清扫修葺,想着早晚要用上,不能破败了。今日属下再派人去好好修葺打扫一番,两三天时间就够了,等姬家的高手来了正好住进去。别说四十家人,一百家都住得下!”

“好!”冷坤连连点头,“辛苦你了。”冷星城曾经也是这片土地的霸主,鼎盛时期冷氏一族的高手有数百人,城主府专门为高手和家眷建造的冷星堂面积颇大,而且其中建筑结实精美,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应有尽有。只是冷家这些年没落,冷星堂已经空置多年没有住过人了,冷坤甚至都一时忘记了那个地方。如今群英阁武部的弟子都还各自住在家中,并没有住进冷星堂,姬家的高手带着家眷来了之后正好可以住进去。

这边冷坤和冷岳忙忙碌碌的浑身都是劲儿,城主府楼上靳辰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墨青坐在床边,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你怎么没睡?”靳辰靠过来,抱住了墨青的腰,墨青眉梢眼角都是笑意,轻抚了一下靳辰睡得粉扑扑的小脸说:“不想吵醒你们。”

“好吧。”靳辰抱着墨青说,“反正咱们家小贝等会醒了还要睡回笼觉的,你正好再陪她一起睡。”

墨青唇角微勾:“好。”

离夜睁开眼看到墨青,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靳辰表示对一个男孩子来说,对父亲的崇拜似乎是天生的,离夜虽然更喜欢粘着靳辰,但他对墨青的喜欢和亲近并不比对靳辰的少。

离夜扑进了墨青怀中,墨青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那边墨小贝在床上翻了个滚,睁开了眼睛。

“爹爹……”墨小贝揉了揉眼睛,迷蒙着双眼,手脚并用地朝着墨青所在的方向爬了过来。

离夜笑嘻嘻地让出了位置,墨小贝爬到墨青身上才停了下来,又娇滴滴的叫了一声“爹爹”,然后头一歪,睡着了……

在靳辰的要求之下,墨青抱着墨小贝躺在床上,父女俩一起睡觉去了。离夜把小手伸进了靳辰的手中,笑嘻嘻地说:“娘亲,小妹长大了还会这样吗?”

靳辰唇角微勾:“谁知道呢。”她家小魔女这个非要醒了再抱着睡回笼觉的癖好,也是没谁了。靳辰本来还想让墨小贝改掉这个她认为的坏习惯,结果遭到了墨青和离夜父子俩的一致反对。墨青觉得他家宝贝女儿什么都好,睡个回笼觉怎么就不行了呢?离夜表示他家宝贝小妹睡回笼觉的样子最可爱啦!

当天晚些时候,墨青跟靳辰说了姬霜城发生的事情,靳辰表示墨青干得好!她都很想欣赏一下东方云天的精彩表情了。

如今墨青已经突破了冷星心法的最高层,但靳辰还没有突破。最近因为两个孩子在身边,还要顾着群英阁的事情,靳辰每天晚上都要准时带着孩子入睡,修炼的时间大大缩减了。她在想接下来是不是要抓紧时间修炼了,她倒不是认为自己不能输给墨青,但她认为自己不能输给东方云天。

三天之后,姬无双跟着冷肃进了冷星城。

这是姬无双第二次来冷星城,心境是完全不一样的。

进了冷星城的城主府,姬无双先去见了冷坤,得知冷坤已经派了人带着衣物和食物去接应姬家的高手了,姬无双满心的感激,再次认定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冷坤说已经把给姬家高手的住处都安排好了,晚些时候让冷肃带着姬无双过去看看,姬无双再次对冷坤道谢,就出门来找冷肃了。

结果姬无双一出冷坤的书房,就看到冷肃和冷新月两个人在不远处站着,眉来眼去的样子让姬无双看着很碍眼。不过吸引姬无双视线的不是冷肃,也不是冷新月,而是冷新月怀中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姬无双这辈子从未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小孩子,在他看过去的时候,那个小娃娃正好转头冲着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的心瞬间就化了,抬脚走了过去。

“这……是你们的女儿?”姬无双十分不确定地问冷肃,话落又觉得肯定不是,冷肃如果有个女儿的话,不可能没有一点消息传出去,而且这个小娃娃跟冷肃和冷新月长得都不像。

“不是啦!”冷新月笑嘻嘻地说,“小姬你好,欢迎你加入我们家。”

“哦,谢谢。”姬无双神色有些不自然,看了冷新月一眼很快就转移了视线,因为他现在一看到漂亮姑娘就感觉胸闷……

“这是谁家孩子?”姬无双又问了一遍。

冷肃唇角微勾,对冷新月说:“我跟小姬聊聊,过一会儿去找你。”

“好的苏哥哥,我带小贝出去玩儿啦!”冷新月话落就带着墨小贝下楼去了。

姬无双神色莫名地跟着冷肃去了冷肃的房间,冷肃脸色严肃地看着姬无双说:“既然我们现在是自己人了,有些事情也该让你知道了。”

姬无双脸色怪怪的:“我不过就是想知道那个小娃娃是谁家孩子而已,你这么严肃干嘛?”

“这件事是我们冷家的绝密,当然要严肃了。”冷肃看着姬无双说,“我现在告诉你,但你不能告诉别人。”

姬无双皱眉:“好,你说吧。”他感觉怪怪的,预感冷肃接下来要告诉他的事情一定是冷家的一个大秘密。

冷肃看着姬无双说:“其实我没有弟弟。”

姬无双一头栽了下去,跌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冷肃说:“是你脑子进水了还是我耳朵坏掉了?你没有弟弟?你如果没有弟弟那冷星辰是谁?”

冷肃唇角微勾,似乎对于姬无双震惊的表情很满意,看着姬无双嘿嘿一笑说:“你最早认识的冷星辰是我姐姐,这次见到的冷星辰是我姐夫。”

姬无双扶额,他感觉脑子完全不够用。不!他感觉冷肃的脑子一定是进水了!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冷肃伸手把姬无双从地上提了起来,按坐在那里,看着姬无双说:“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我说的没有一句假话。我知道以你的脑子理解不了这么深奥的事情,接下来我会跟你慢慢解释的。”

姬无双就目瞪口呆地听着冷肃讲了一个对他来说完全匪夷所思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冷肃在迷雾森林那边认的一个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而且年纪比冷肃小好几岁的小姐姐,然后小姐姐变成了“冷星辰”,再然后又变成了“向雪儿”,而小姐姐的丈夫成为了新的“冷星辰”,在他成为“冷星辰”之前,是东方家君子堂的弟子东方珩……

姬无双已然彻底晕了,这些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他无法想象,那个震惊了八大家族的天才药师,那个在家族排位战上面打断了东方云天好几根骨头的娃娃脸小子,如今冷星城事实上的掌权者冷星辰,竟然不是冷坤的儿子,不是冷肃的弟弟,甚至都不是一个男人!

“小姬,是不是晕了?”冷肃嘿嘿一笑,“没关系,你慢慢消化,现在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

“什么问题?”姬无双愣愣地问。

冷肃唇角微勾:“看来你果然是晕了。你一开始不是问小贝是谁家孩子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她是我家小姐姐的女儿,我家小姐姐还有一个儿子叫小夜,你很快就会见到的,不过见到的时候不要惊讶,小夜是她收养的孩子,不是她生的,已经六岁多了。”

姬无双愣愣地看着冷肃,过了一会儿才来了一句:“冷肃,你知道我最羡慕你什么吗?”

冷肃唇角微勾:“当然知道,你最羡慕我有个对我这么好而且这么厉害的小姐姐。”冷肃一脸嘚瑟地说着,还拍了拍姬无双的肩膀说,“不过你就别做梦了,我家小姐姐不会收你当小弟的。”

姬无双幽幽地说:“我也好想要一个神通广大的小姐姐,我真的有点嫉妒你了。”

“哈哈!”冷肃被姬无双的话取悦到了,“小姬,接下来你要好好表现,我家小姐姐人很好的,你只要得到她的认可,她会罩着你的!”

“真的?”姬无双神色一喜。

“当然。”冷肃唇角微勾。

“冷肃,接下来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你一定要立刻提醒我,千万不要让我惹了咱们小姐姐不高兴啊!”姬无双嘿嘿一笑,看着冷肃说。

冷肃白了姬无双一眼:“滚一边儿去,小姐姐是我的,不是你的!”

“嘿嘿,都是自家兄弟,说什么二话?”姬无双勾着冷肃的肩膀说。从这天开始,姬无双因为冷肃跟他讲的秘密,人生观价值观都被改变了,他的榜样就是冷肃,目标是和冷肃一样成为靳辰的小弟,因为那样就可以在这片土地横着走,变着花样虐东方云天了!只要想想那个画面,就感觉人生都圆满了!

又过了几天之后,冷星城城门大开,冷家的五位长老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进了冷星城。

姬家来到冷星城的人脸上都带着一丝不安,因为他们这是背井离乡,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对接下来的生活一无所知。

当时这些人离开姬霜城的时候十分匆忙,根本来不及收拾东西,这一路走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冬天不仅冷还找不到食物,再加上其中有不少老人和孩子,所以几天之前,他们已经又饿又冷快要扛不住了。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冷星城的城主派人过去接应了他们,不仅给了他们需要的御寒衣物,还给他们每个人分了足够的食物,甚至还有几个年轻和气的药师,去给他们之中生了病的人医治。所以他们心中对于冷星城已经产生了好感,即便有不安,也只是暂时的。

而当他们被冷肃和姬无双一起带着,住进了温暖舒适的冷星堂,得知那里就是他们以后的家的时候,每个人心中的那根弦都松了下来,眼中出现了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冷星堂的条件,比起曾经这些人在姬霜城住的还要好。而需要的家具和各种生活用品,里面都已经备好了,完全就是家的样子。冷肃还对他们说,接下来不管他们需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冷星城会尽量满足。

这让姬家投奔冷星城的四十个高手,真的都无话可说,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冷家对他们的尊重,甚至可以说是优待。

原本的八大家族,在上一次的家族排位战之后,彻底打破了和谐,短短四个多月,西门城和姬霜城都已经灭亡了,准确来说是西门家族和姬氏一族不复存在了,如今就剩下了六个家族。

但西门家和姬家的情况并不一样。西门家在西门巍带着西门家的高手对东方家投降,西门巍甚至改姓东方之后,是真的不存在了。而如今,西门巍已经死了,西门家投靠东方家的那些高手,也死了七七八八,没剩下几个了。

但姬家不一样。姬硕死了,他死之前并没有对东方云天低头,他是为了守卫姬霜城而死,姬霜城的百姓都会记住他这个城主。而姬家的圣子姬无双没有死,姬家的几十个高手也没死,并且他们没有对东方家屈服,而是投靠了东方家的对头冷星城。

所以姬氏一族并没有真正消亡,因为姬无双和姬家高手不需要改姓冷,他们姬家的血脉还在,并且会一直延续下去,有尊严地延续下去。

另外四个事不关己的城池,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姬霜城这边的情况。或者说,在得知东方城的圣子东方云天亲自带人前去姬霜城的时候,他们都认为,不需要多久他们就会收到姬氏一族被灭门的消息。但最终他们收到的消息,跟他们的想象大相径庭。

这些家族的掌权者很意外冷家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竟然还会去救姬家人,最终竟然还真的把姬家的大部分高手都给救走了!这让他们对冷星城的实力有了新的认知。

北堂城。

因为执意要跟冷星城结盟对付东方家,而被北堂城主关起来的圣子北堂豪,过了三个月禁闭生活,这天终于解禁了。

已经是十一月底,天寒地冻,北堂豪时隔三个月走出房门,看到外面的天地一片银装素裹,因为北堂城昨夜下了一场大雪。

北堂豪穿着一身单衣,走进了雪地里面,然后仰面倒了下去,躺在那里看着天空。冰冷的雪花被风吹起打在他的脸上,他能感觉到背上都湿了,很凉,但他不想动。

想他一个生性自由不羁的男人,竟然有朝一日被关禁闭,过了三个月足不出户的生活,北堂豪觉得自己没有疯掉真的是个奇迹了。他现在就想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冻死也甘愿。

“豪儿,你在做什么?”

听到他家老爹的声音,北堂豪表示不想理会,结果下一刻就被北堂城主给拽着领子提了起来。

北堂豪的父亲名叫北堂烜,这会儿他皱着眉头看着北堂豪说:“这么冷的天,你以为自己是铁打的身子?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胡闹!”

北堂豪被他老爹提着衣领,无语望天:“你们这些老头真矛盾。我跟你们说正事的时候,你总说我不成熟,太幼稚,现在我想做点幼稚的事情,你又说我年纪不小了。老爹,能不能不要这么善变?”

北堂烜抬手给了北堂豪一个爆栗子:“别贫嘴了,赶紧去换身衣服,喝杯姜汤,然后来议事厅,有事情要商议。”

“我不去!”北堂豪轻哼了一声,“你们大人有事商量,找我这个小孩子干嘛?我要去堆雪人!”

北堂烜瞪了北堂豪一眼:“你再贫?还想关禁闭是吧?”

北堂豪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想关我你就接着关啊!过年我也不出来,看祖母会不会拿着拐杖揍你!”

“你这小子!”北堂烜瞪着北堂豪,“还不快去!”

等北堂豪磨磨蹭蹭地换了衣服到议事厅的时候,北堂烜和北堂家的各位长老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了。

“快坐下!”北堂烜看着北堂豪说。

北堂豪坐下,大雪的天气拿着一把金光闪闪的扇子可着劲儿地摇,一副他只是过来打酱油的模样。

“姬霜城的事情,想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北堂烜看着在座的各位长老说。

“姬家怎么了?”北堂豪好奇地问。

坐在北堂豪身边的长老把姬霜城不久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北堂豪,其中难免会提到冷家人,北堂豪听完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东方云天一定要被气死了,冷星辰竟然是专门过去找他当垫脚石的,他还上当了!哈哈哈哈!笑死人了!”

“咳咳!”北堂烜轻咳了两声,示意北堂豪收敛一点,北堂豪表示他就不!他扇子一收,看着在座的各位说:“三个月前,就在这里,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东方云天根本就不是冷星辰的对手,冷家也不会被东方家灭掉,你们就是不信!现在怎么样?三次了,东方家愣是没伤到冷星城一星半点,还被冷星城搞得损失惨重!你们如果还觉得这是冷家运气好的话,我无话可说!”

“圣子殿下,当初确实是我们看走眼了。”北堂家大长老看着北堂豪说,“但当时的情况摆在那里,冷星城百废待兴,而且冷家高手数量两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谁会相信冷星城对上东方城竟然能这么强?”

北堂豪扫视了一圈,突然唇角微勾笑了起来:“敢情你们找我来,是终于改变主意了?”

“这件事,还是要好好商议一下,不过我承认,我当初的确是低估了冷星城。”北堂烜微微叹了一口气说。

姬霜城在跟冷星城结盟之后没多久就被灭掉了,但是这非但没有让其他家族认为冷星城弱,反而他们都从这次的事件中看到了冷星城真正的实力。查探到当时姬霜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北堂烜,心中都是连连感叹,冷星城的高手是不多,但冷星辰那个小子的心智谋略,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东方云天输得那么难看,不是因为他的武功不如冷星辰,而是输在了头脑上面。

姬霜城如今是东方城的地盘,但姬家真正的高手可没有一个落入东方城的手中,反而都死心塌地地转投了冷星城。冷星城不仅从东方家手中救了姬氏一族,而且还得到了最大的利益,东方家才是真的输了。

如果只有一次还好,但如今东方家和冷星城已经交手三次了,东方家一次比一次输得难看,他们现在谁都不会再说这是因为冷家人碰了运气了,因为这明显不是运气,而是实力。

最关键的是,冷家的高手数量真的跟他们认为的几乎不差什么,冷家竟然就凭借着这么几个高手,在东方家的压迫之下不仅挺住了,还反击得很漂亮,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北堂豪轻哼了一声:“你们年纪越大,做事越是瞻前顾后!你们也不想想,我们跟姬家有什么分别?我们的实力是比姬氏一族强,但一样不是东方家的对手,难道你们认为以东方家那些人的德性,会一直让我们袖手旁观吗?在东方烈眼中,姬家是东方家的奴才,如今这个奴才背主了,他肯定会找另外一家奴才替东方家去赴汤蹈火,你们真以为下一个倒霉的就不会是北堂家吗?现在还在犹豫,真不知道你们到底在犹豫什么?八个家族已经灭了俩了,你们还想隔岸观火,等下一把火烧到我们身上,你们后悔都没有地方哭去!”

北堂烜和北堂家的几位长老神色都有些尴尬。他们也不傻,东方家的野心他们一直都是知道的,而当初北堂豪提出要跟冷星城结盟对付东方家的时候,他们都不认同,是因为他们没有一个人看好冷星城,认为跟冷星城结盟,会让北堂家倒霉。

原本北堂家的人就是很精明的,精于算计,他们认为东方家一定会灭掉冷星城,北堂家不趟那趟浑水才可以明哲保身。但这次,事实证明他们算错了。冷星城用实际行动打了他们的脸,让他们看到了新的可能性。他们已经开始怀疑他们当初的决策是不是明智了,甚至心中隐隐偏向了冷星城,有了想要再次跟冷星城修好的意向。

“你们也别觉得我说话直接,有些事情,不直接说你们听不懂!”北堂豪没好气地说,“我是你们看着长大的,我什么性子你们还不了解吗?我何曾冲动过?当时我是真的在冷星城待了一段时间,看到了冷星城巨大的潜力,所以才下定决心要跟冷家结盟的!你们可倒好,愣是没有一个人信我,还把我关禁闭,真是服了!”

北堂豪原本也没有跟北堂烜和北堂家的长老们这样不客气地说过话,可是这三个月的禁闭实在是窝了一肚子火。关键是,事实证明他三个月前说要跟冷星城结盟是正确的,如今这群人明显是改变主意了,北堂豪一看就更生气了,说话也变得很冲。

“豪儿!”北堂烜瞪了北堂豪一眼,“在座的都是你的长辈,说话注意点儿!”

“圣子殿下说得其实没错。”一个长老叹了一口气说,“我们老了老了,论魄力,倒是都不如圣子殿下。”

北堂家大长老点头:“是啊!冷星城给了我们太多意外,是我们这些半截入土的老顽固小看了冷星城的那个年轻人。我们之前还说,他才是八大家族的第一天才,可又觉得他一个人成不了大事,是我们看错了。”

“得!”北堂豪拍了一下桌子,“你们现在就给我一句话,要不要跟冷星城结盟?如果要的话,我立刻出发前去冷星城!如果你们还犹豫的话,这事儿以后我就不管了!”

长老们面面相觑,最终都看向了北堂烜。北堂烜沉默了片刻之后说:“今日天气不好,豪儿还是明日再去吧。”

北堂豪神色一喜站了起来:“我看今天天气就很好,我被关禁闭都快闷死了!你们放心,我跟冷肃是好兄弟,一定没问题的!”

北堂豪话落就跑了,北堂城主笑得有些无奈:“现在真的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北堂家大长老微微点头:“是啊,冷星城做主的已经不是冷坤了,东方家的圣子也动作频频,我们也应该放手让圣子殿下去闯一闯。”

“希望我们的选择没有错,也没有迟。”北堂烜叹了一口气说。

北堂豪兴冲冲地回去收拾了个包袱,带着自己的两个随从,骑着自己的宝马,就冲出了北堂城,冲进了漫天的风雪之中。

原本已经停了的雪又下了起来,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北堂豪的好心情。他一直没有改变要跟冷星城结盟的决心,而且这段时间真的是闷得狠了,如今在白雪茫茫的天地之间策马驰骋,去的还是自己很喜欢的冷星城,冷星城里还有美丽的雪儿姑娘等着他,想想就觉得开心!

北堂豪离开北堂城不过十里的时候,前方的风雪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

北堂豪神色微变,勒住了马缰,手也放在了剑柄上面。

黑点以极快的速度靠近,不过片刻就出现在了不远处。当北堂豪看清楚来人是谁的时候,心中一沉,有了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这么大的风雪,北堂圣子这是要去哪里?”来人是东方烈,他看着北堂豪眼眸幽深地问。

“出来透透气而已,不去哪里。”北堂豪神色平静地说,心中却一点都不平静。

“真是巧了,我这次来,就是想请北堂圣子去东方城做客的,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东方烈看着北堂豪微微一笑说。

北堂豪眼眸一暗:“如果我不想去呢?”

“年轻人,你如果不想受伤的话,就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东方烈看着北堂豪轻哼了一声。

北堂豪拔剑:“既然如此,就让我领教一下东方城主的高招吧!”

东方烈眼底闪过一丝轻蔑,都没有拔剑,直接迎上了北堂豪的攻击。而北堂豪的两个随从见势不好,策马狂奔要回北堂城传信,东方烈也没有拦着他们。

没过多久,北堂豪就动弹不得地被东方烈提在了手中,他对着东方烈冷冷地说:“无耻!”

东方烈眼神一冷,冷哼了一声说:“一直以为你是个识相的人,原来也不过如此。本城主亲自来请你去东方城做客,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北堂豪神色冷然地说:“我只感觉很恶心!”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