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城主大人,不好了!”北堂豪的随从见到北堂乾的时候,神色慌乱地说道。

原本跟长老们商议完,正在惬意地喝着美酒的北堂乾放下手中的酒杯,眉头就皱了起来:“怎么回事?豪儿呢?”

“城主大人,东方城主跟圣子殿下在城外打起来了,还说要请圣子殿下去东方城做客!”另外一个随从气喘吁吁地说。

这两个随从并不是因为武功高才跟着北堂豪,他们武功一般,不过人很机灵,北堂豪带着他们是让他们伺候他的饮食起居的。而北堂豪以前很认真地跟他们说过,如果遇到什么危险,让他们不要犹豫,立刻跑,省得留下拖累他。

听到两个随从的话,北堂乾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猛地站了起来。

不过片刻之后,北堂乾带着北堂家所有的长老,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北堂豪之前所在的方向而去了。

等他们冒着风雪到了地方的时候,就只看到了北堂豪的那匹骏马还在雪地里面转悠,白雪茫茫的天地之间早已不见了北堂豪的影子,也没有东方烈留下的任何痕迹。东方烈和北堂豪短暂的打斗所留下的痕迹,已经被越来越大的风雪给掩埋了……

雪地里面透出一汪翠色,北堂乾眼眸一缩,俯身从雪地里拽出了一块已经碎裂的玉佩,玉佩上面的“北堂”两个字,让北堂乾的怒火一下子到了顶点,他紧紧地握着那块玉佩,对着漫天的风雪大吼了一声:“欺人太甚!”

北堂家有九位长老,这会儿都站在北堂乾身后,脸色都很难看。他们不久之前才决定要跟冷星城结盟对付东方城,北堂豪离开北堂城就是为了去冷星城商谈结盟的事情,可没曾想竟然会遇到东方烈!

东方烈一定是在他们北堂家商议跟冷星城结盟之前,就已经计划对北堂家下手了,竟然还亲自来北堂城抓走了北堂豪,明显是早有预谋,并且势在必得!

以东方烈的武功,就算北堂豪今日没有出门,还留在北堂城的城主府,东方烈也可以不惊动别人把北堂豪给掳走。而北堂豪离开北堂城,更是给东方烈提供了便利,让他毫不费力地就抓走了北堂豪。

北堂乾和北堂家的长老们都不傻,东方烈怎么可能是真的请北堂豪去东方城做客的?东方烈这样的行为,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北堂豪不久之前对他们说的,东方家在灭了西门家,得到姬霜城之后,盯上的下一个家族,就是北堂家!甚至东方烈把北堂豪抓走,是为了让北堂家步姬家的后尘,成为东方家新的奴才,让北堂家的高手为了东方家的野心去赴汤蹈火!

不久之前北堂乾还在想,他们现在决定跟冷星城结盟应该还来得及,应该还不晚,可是到此时此刻,北堂乾真的悔得肠子都青了!因为他们已经错失了良机却不自知,之前还自以为是地选择隔岸观火,却没想到这把火,竟然这么快就烧到了他们自己的身上!

“城主大人,我们立刻去救圣子殿下!”一个长老握着拳头对北堂乾说,“我们九个,不可能打不过东方烈一个!”

“东方烈有备而来,你们以为在他回到东方城之前,会被你们追上吗?”北堂乾的声音中满是无法压抑的怒意。

北堂家大长老北堂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就算我们潜进东方城,东方烈也绝对不会让我们找到圣子殿下的!”

长老们都沉默了,因为他们事实上都清楚这些。东方烈明显是蓄谋已久,如今已经得手了,他们想要硬碰硬,北堂豪会有性命之危,他们想要暗中去救北堂豪,却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东方城那么大,高手众多,东方烈想把北堂豪藏起来,不让他们找到轻而易举。而他们目前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东方烈希望他们做的,就是去求东方家……

而从当今的局势来看,东方家抓了北堂豪,要求北堂家的人做的事情,十有八九就是对付冷星城。东方家这是要断了北堂家跟冷星城结盟的可能性,在逼着北堂家和冷星城为敌。

看到北堂乾突然转身往回走,北堂家的长老们也都跟了上去,没多久之后,他们又全都坐在了北堂家的议事厅里面,只是原本属于北堂豪的那个位置空着,北堂豪不久之前离开的时候还把他的扇子给留下了,那把金光闪闪的扇子就随意地扔在那里……

“你们有什么想法?”北堂乾面色沉沉地问。

“我们必须救圣子殿下,所以不能轻举妄动。”一个长老说。

“我们是必须要救圣子殿下,但是如果我们一味地被东方家牵着鼻子走的话,到头来恐怕还没救出圣子殿下,我们就已经死了!”

“是啊!东方家这种行径实在是太无耻了!东方烈肯定是要让我们这些人为东方家的野心去出生入死,到头来,我们北堂家的高手全都死光了,他都未必会把圣子殿下给放了!”

“那还能怎么办?不按照东方烈的意思来,圣子殿下会有危险!”

“按照东方烈的意思来,我们整个北堂家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东方烈这样无耻蛮横的行为根本不是想要跟我们结盟,是想让我们成为他的奴才,去为他卖命!”

“难道就不管圣子殿下了吗?”

“谁说不管圣子殿下了?我们必须要救圣子殿下!但同时也要考虑到我们北堂家的未来!”

……

长老们很快就争执了起来,而他们没有人说要放弃北堂豪,只是在如何救北堂豪这件事情上面吵了起来,而他们吵的内容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并没有任何人提出可行的方案。

北堂乾神色一冷,猛然拍了一下桌子:“都闭嘴!”

长老们都住口了,北堂乾扫视了一圈,面色冷然地说:“我就问你们一件事,如果东方家真的要求我们去对付冷星城,你们认为我们有多大的胜算可以打败冷星城?”

一个长老有些不确定地说:“应该可以吧,我们家族的实力肯定比冷星城要强得多。”

“东方家比我们都强,他们三次对上冷星城,还不是一次比一次输得难看!我不是说丧气话,我觉得这事儿悬!”

大长老北堂胥刚刚一直保持沉默,这会儿开口了:“城主大人,我们都清楚东方家的行事风格,就算我们真的为东方家卖命,最后也不会有好结果的,如果我们为了东方家,再跟冷星城成为敌人的话,我们夹在东方家和冷星城中间,只会死得更快。”

“那大长老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北堂乾看着北堂胥沉声问。

北堂胥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必须要救圣子殿下,所以绝对不能跟东方家对着干,但这只是表面。东方家逼迫我们至此,我们更应该尽快跟冷星城结为盟友,但这必须避开东方家的耳目,否则圣子殿下会有危险。”

“我们怎么避开东方家的耳目?”另外一个长老皱眉说,“冷星城已经封城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允许外人进入,而东方家肯定在冷星城外面安插了探子,一旦我们的人跟冷家人接触让东方家发现了,圣子殿下会很危险的!”

气氛再次变得沉默了。北堂豪是北堂家的圣子,也是北堂乾的长子。虽然北堂乾还有两个儿子,但是一个十岁,一个才八岁,北堂豪在北堂家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北堂乾也不可能轻易放弃他最喜爱最看重的长子,北堂家的长老们也都认定了北堂豪是北堂家未来的家主,所以北堂豪绝对不能出事。

况且东方家已经出手了,就算北堂家放弃北堂豪,东方家也不会收手,只会让北堂家变得更加被动。

北堂乾认同北堂胥的意见,其他长老也都觉得那是最好的办法了,但这个办法真正实施起来,会有很大的风险。因为东方家接下来一定会紧紧盯着北堂家,而且会盯着冷星城,在东方家的眼皮子底下,北堂家如何跟冷星城结盟?

而且如今让北堂家很被动的一点是,曾经跟冷星城接触最多的就是北堂豪,也只有北堂豪,他们这些人以往跟冷家人都没什么接触,北堂乾跟冷坤也只是点头之交而已。就算他们派了个人,成功避开东方家的耳目,见到了冷家的掌权者,但是冷家人是不是一定愿意跟北堂家结盟,这还是个未知数。

北堂乾和北堂家的长老们其实最清楚,冷星城在三个月之前已经通过北堂豪向北堂家示好,表示愿意结盟了,是北堂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并且断绝了跟冷家的一切来往,就连生意都不做冷家的了。冷家那位大管家,当时连北堂城的城门都没进就被逐客了,这些事情,冷家人不可能这么快就忘了。

北堂乾到此刻,很悲哀地发现一件事,冷星城如今未必需要北堂家这个盟友了,因为冷星城明显已经有了抵挡东方家的实力。曾经冷家示好,北堂家拒绝,如今北堂家想要跟冷家重修于好,却已经错失了良机,不仅需要费劲心机躲开东方家的眼线,还很有可能会被冷家拒绝……

“城主大人,如今不管我们怎么做,都是在冒险,如果我们认命了,甘愿屈服于东方家,才是让北堂家走上一条不归路!”北堂胥神色冷然地看着北堂乾说,“三个月前我们就是不愿冒险,才错失了良机,如今我们不能再瞻前顾后了!趁着东方烈还没对我们提条件,我们必须立刻寻求跟冷星城结盟的办法,也只有冷星城那位才能帮到我们了!”

听到北堂胥的话,北堂乾眼神一冷:“好!我们北堂家的人做事向来喜欢八面玲珑,做生意这样是对的,但是关系到家族存亡的事情,必须要有魄力,因为敌人不会给我们袖手旁观的机会!是我们错了,豪儿没错!大长老立刻出发前去冷星城,希望冷家那对兄弟看在豪儿的面子上,不要计较我们过去的短视,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城主大人,除了冷星城之外,难道我们不能跟南宫家结盟吗?多做点打算比较好,万一冷家如今不愿意跟我们结盟了呢!”一个长老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北堂乾面色沉沉地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南宫家现在应该面临跟我们一样的问题。”

“如果南宫圣子也被抓了的话,我们绝对不能跟南宫家结盟,因为谁都不能保证南宫家会不会为了自保而向东方家出卖我们。”另外一个长老说。

“大长老出发吧!”北堂乾看着北堂胥说。北堂乾其实考虑过跟南宫家结盟的事情,但很快就否决了,因为他虽然一直认为南宫焕的人品不错,但在生死攸关的事情面前,人品是靠不住的。北堂乾自己都不保证会不会为了救北堂豪,做出违背道义甚至伤天害理的事情,因为他们都不是圣人。北堂家唯一可以寻求的盟友就只有冷星城,一方面是因为冷星城跟东方城是死敌,另外一方面是冷家的实力让他们看到了无限的可能性。

没多久之后,北堂胥就通过一条秘密通道,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北堂城,只身一人,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冷星城而去了。

冷星城。

姬无双很快就在冷星城里混得如鱼得水了,在他了解到冷星城群英阁的事情之后,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再次庆幸当初他们姬家没有真的跟冷星城为敌,否则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姬家来到冷星城的高手都没有了后顾之忧,因为冷星城虽然没落了,但是当时靳辰从东方城那里敲诈了一笔横财,足以维持冷星城百姓很长一段时间的基本生活,并且让姬家投靠冷星城的人都能过得很安逸。

那些高手也全部加入了群英阁的武部,并且可以接触到冷家的秘籍和功法。来到冷星城的第二天,姬无双就主动拿出了姬氏一族不外传的一些秘籍和功法,跟冷家的高手共享。

寒冬腊月,关起门来的冷星城里却是热火朝天欣欣向荣。在城主府的帮助和引导之下,百姓们不用担心温饱问题,都有事情可以做,生活很有奔头。

自从知道群英阁的副阁主“向雪儿”姑娘就是冷肃的小姐姐,还是曾经把东方云天的骨头敲碎好几块的“冷星辰”之后,姬无双再见到靳辰就绕得远远的了。虽然他很想跟冷肃一样成为靳辰的小弟,但是他有自知之明,他觉得自己现在在靳辰心中的形象应该不太好,他要默默地做事,让靳辰对他改观,如果能够收他当小弟,那就再好不过了!

至于北堂城和北堂豪,都已经被靳辰抛在脑后了。当初北堂豪来冷星城做客的时候,他对冷家很慷慨,冷肃对他也够意思,冷星城的很多事情都没有瞒着他,还提出要跟北堂家结盟。

只是北堂豪一走之后就没有下文了,北堂城单方面表示拒绝跟冷星城再来往,就连生意都不愿意跟冷星城做了,冷家人也不会去求着北堂家结盟。靳辰当初就对北堂豪说得很清楚,冷家要跟北堂家结盟,是在给北堂家一个机会,不是求北堂家帮忙。

这个冬天的雪比往年都要多,而墨小贝姑娘出生那天千叶城就下着大雪,她也特别喜欢下雪的天气,每次下雪如果不带她出去玩儿的话,她的哭声能够让整个城主府的人都不得安生。

有一次雪下得太大,外面太冷,靳辰不让墨青带墨小贝出去,结果墨小贝哭得那叫一个“惨”,最后导致冷坤和冷家五位长老以及墨小贝的司徒叔叔秦叔叔苏苏叔叔新月姑姑集体过来替她求情,靳辰也是没脾气……

腊月初五,阴沉了一天,傍晚时分飘起了雪。墨小贝又闹腾着要出去玩儿,正好靳辰在药师堂,墨青就带着墨小贝出去了。不过父女俩没有出城主府,而是去了城主府的花园,里面有个已经结冰的湖,墨青之前带墨小贝过来玩过,不过没敢让靳辰知道。

冷星城的城主府后面就是一座大山,名叫霁月山。霁月山上白雪皑皑,冰湖就坐落在山下不远处。墨青抱着墨小贝在怀中,用披风裹着墨小贝,只让她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墨青运起凌云步,一眨眼的功夫就从冰湖上面跑到了对岸,墨小贝高兴极了,咯咯直笑。

周围没有其他人,父女俩在风雪之中玩着幼稚的小游戏,墨青还不忘叮嘱墨小贝,让她回去之后不要告诉靳辰。当然了,墨小贝是听不懂的。

天色渐暗,墨青准备带着墨小贝回去的时候,突然神色一变,目光冷然地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北堂胥神色十分尴尬地从冰湖上面爬了起来,他已经看好了地形,专门绕到霁月山上,然后趁着天快黑的时候,想着下雪应该没有人会发现他,就从山上飞下来了,结果刚落到冰湖上面,没注意脚下特别滑,还正好看到不远处有个人,他有点紧张,直接摔了……

“这位公子,老夫是北堂家的大长老北堂胥,前来找冷圣子有要事相商。”北堂胥一站起来就赶紧客气地对墨青说道。天色暗,离得也不近,墨青没有易容,身上还披着一个宽大的墨色披风,帽子也戴着,北堂胥根本看不清墨青的容貌。

“爹爹!”墨小贝从墨青怀中探出了小脑袋,娇滴滴地叫了一声。

北堂胥直接愣在了那里,因为他根本就没发现墨青怀中还抱着一个孩子。

然后北堂胥就看着墨青抱着孩子从他面前消失了人影,连句话都没跟他说……

有些尴尬,更多的是怪异。北堂胥确信在他发现墨青之前,墨青已经发现了他,所以墨青的实力肯定极强。而墨青带着一个娃娃在冷星城城主府里面玩儿,一定是冷家人,北堂胥自报了家门,墨青却根本没理他,实在是怪哉!

北堂胥决定去找冷肃,因为他觉得冷肃跟北堂豪关系好,应该会好说话一些。

只是北堂胥还没靠近城主府的三层楼那里,就又被人发现了。

“什么人?出来!”

听到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北堂胥微微皱眉,从角落里出来,就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眉目妖娆的红衣少女,神色冷然地看着他。

靳辰没想到刚从药师堂出来就碰上了鬼鬼祟祟的北堂家大长老。靳辰当然是认识这个老头的,因为在东方城见过,但是她现在的身份并不认识。于是她看着北堂胥冷声问:“你是什么人?”

“这位姑娘,老夫是北堂城的大长老,没有恶意,是来找冷圣子的。”北堂胥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和善一些。

“北堂豪还在被你们关禁闭么?”靳辰看着北堂胥,神色淡淡地问。

北堂胥愣了一下,看着靳辰脱口而出:“你可是雪儿姑娘?”他突然想起来了,当时北堂豪从冷星城回去,不仅说要跟冷星城结盟,还唉声叹气地说他在冷星城遇到了一个让他很是心动的雪儿姑娘,可惜那姑娘已经成亲了……

“我是向雪儿。”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北堂长老随我过来吧。”

北堂胥心中一松,在想这位向雪儿姑娘容貌绝色气质出尘,怪不得能让他们家圣子动心。而靳辰的态度让北堂胥感觉冷星城并没有计较之前的事情。

北堂胥被靳辰带到了冷坤的书房外面,冷坤正好从里面出来,看到北堂胥直接愣住了。

“冷城主。”北堂胥拱手客气地对着冷坤行了一礼。

冷坤看了靳辰一眼,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这位北堂城的大长老要找冷肃。”

“雪儿,你去叫肃儿一起过来吧。”冷坤对靳辰说,话落对着北堂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进吧!”

靳辰找到冷肃的时候,一起去训练暗部弟子的冷肃和姬无双才刚从城外回来,一身的风雪。

“小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冷肃笑嘻嘻地凑到了靳辰身旁,姬无双默默地站在一旁,对着靳辰露出一个十分矜持的笑容,叫了一声:“雪儿姑娘。”

“有事找你。”靳辰对姬无双微微点头,然后看着冷肃说。

“什么事?”冷肃好奇地问。

“北堂家来人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啊?北堂豪终于来了?”冷肃愣了一下。

“不是北堂豪,是北堂家大长老。”靳辰说。

“他来做什么?”冷肃不解。

靳辰很淡定地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北堂豪一定是出事了,北堂家大长老过来找我们帮忙的。”

“啊?不会吧?”冷肃表示很意外。

靳辰白了冷肃一眼:“脑子是用来思考的,别这么傻兮兮地看着我。如果北堂豪没事的话,不管北堂家要找我们做什么,都会是北堂豪来。所以除了北堂豪之外北堂家不管谁来,都说明北堂豪出事了。”

冷肃神色一正:“没错!”

听着靳辰和冷肃的对话,姬无双表示,他的智商在靳辰面前也就是个渣渣了……

看到靳辰和冷肃一起进了冷坤的书房,姬无双默默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北堂家出事,竟然来找冷星城帮忙,这件事,有点意思……

北堂胥跟冷坤还没说到正事,就看到之前见到的那位“向雪儿”姑娘和冷肃一起进来了。

“老夫眼拙,不知这位是肃公子还是星辰公子?”北堂胥看着冷肃问道。

“我是冷肃。”冷肃神色淡淡地说着坐了下来。

“老夫此来,有要事相商,不知星辰公子在何处?”北堂胥知道如今冷星城做主的是冷星辰,冷星辰没有出现,他心里对于冷家的态度又有些不确定了。

“辰儿闭关了,北堂长老有事不妨直说。”冷坤神色淡淡地说。

北堂胥一开口,就面色沉重地叹了一口气:“老夫代表北堂家,先向三位道个歉。之前是我们短视了,小看了冷星城。”

“北堂前辈,不如直接说北堂豪到底出了什么事吧。”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北堂胥心中一震,他并没有告诉过冷家人北堂豪出事,事情才不过几天,消息也不可能传到这里,那么就是这位雪儿姑娘猜到的了。

北堂胥更加不敢轻视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姑娘了,他又叹了一口气,看着冷肃愁眉苦脸地说:“冷圣子,东方烈把我家圣子抓走了。”

冷肃轻哼了一声:“无耻!”

北堂胥像是找到了知音一般,猛地拍了一下大腿说:“是啊!东方家的人实在是太蛮横无耻了!我家圣子原本是要来冷星城找冷圣子谈结盟的事情,结果刚出城就被东方烈掳走了!东方家简直是欺人太甚!”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结盟?这件事我们三个多月之前跟北堂豪谈过,北堂家的态度我们也都清楚了,如今北堂豪出事,北堂长老才过来说结盟,是不是太晚了?”

气氛瞬间就变得有些紧张了,冷坤沉默不语,冷肃也没说话,到此刻北堂胥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他面前的三个人里面,做主的竟然是这个他根本不了解的少女!

北堂胥心中惊异,不过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一脸愧疚地说:“都是我们这些老顽固的错,没有听圣子殿下的话,不过圣子殿下要跟冷星城结盟的决心可是一直都没变啊!城主大人关了圣子殿下三个月,圣子殿下一出来就要来冷星城,我们也都是支持的。”

“你们支持,是因为你们终于观望够了,觉得冷家有资格成为你们的盟友了是么?”靳辰神色淡淡地问。

北堂胥的脸色更加尴尬了:“雪儿姑娘,老夫承认,这件事确实是我北堂家的错,而且是大错特错,还望雪儿姑娘不计前嫌,再给北堂家一次机会。”

“前辈说这话就言重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如果前辈真有诚心,接下来就不要拐弯抹角了,有话就直说,事实如何我们都很清楚。”

北堂胥心中一震,正了正神色看着靳辰说:“雪儿姑娘说得是,是老夫糊涂了。”

冷坤心中再次感叹,靳辰不过三言两语就把北堂胥的气势全都压了下去,占了绝对的主导权,实在是太厉害了。

原本冷坤看到北堂胥突然出现,就猜到北堂家是改变主意要跟冷家结盟了,冷坤心中自然是乐意的,但却并没有往深层次想,譬如为何来的是北堂胥而不是北堂豪,譬如北堂胥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地来……

而北堂胥一开始并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说话还带着一贯的圆滑和心机,如果不是靳辰在的话,这会儿冷肃肯定在北堂胥的刻意引导之下跟他一起同仇敌忾声讨东方家。

靳辰承认这个老头很聪明,说话也很有技巧,但她不喜欢这样。关于两家结盟的事情,靳辰三个多月之前就跟北堂豪谈过了,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北堂家之前看不起冷星城也是事实,北堂胥实在没有必要现在来说好听话。如果不能开诚布公的话,靳辰觉得没有必要谈了,因为事到如今,已经是北堂家来求冷星城,北堂胥必须承认这一点。

“那我们现在可以来谈一下结盟的事情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北堂胥再也不敢有任何小心思了,因为他面前这个姑娘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而且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这会儿听到靳辰直接说结盟,北堂家大长老心中微松的同时,也是由衷地佩服。这位雪儿姑娘一开始带他过来见冷坤,事实上已经摆明了她的态度,可惜他没想明白,还绕着弯儿地想要说别的。

“我说话直接,前辈不要在意。”靳辰看着北堂胥说,“我们冷家,不是非要跟北堂家结盟不可,你们应该庆幸北堂豪来过这里,而且跟我们的关系还不错。”

北堂胥连连点头:“雪儿姑娘说得是,老夫都明白。”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北堂豪在冷星城待过,对冷家人很慷慨,而且跟冷家人的关系不错,对冷家的态度也很端正的话,冷家人这次很有可能会把他拒之门外。

“你们是不是打算表面屈服于东方家,暗中跟冷家合作,但却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靳辰看着北堂胥问。

北堂胥猛地又拍了一下大腿,看着靳辰说:“是啊!就是这样啊!我们又不傻,我们知道屈服于东方家就是一条不归路,可为了圣子殿下的性命,我们不敢明着反抗。老夫来这里,还是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东方家的眼线。其实说实话,老夫是想找星辰公子给我们指条明路,星辰公子既然闭关了,老夫看雪儿姑娘智谋不输星辰公子,可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靳辰唇角微勾,妖娆的笑容勾魂摄魄:“当然,北堂豪是我的朋友,我会救他的。”

“多谢雪儿姑娘!我家圣子仰慕雪儿姑娘,之前还一直在说可惜雪儿姑娘嫁了人,不然的话……”北堂胥跟靳辰聊着聊着聊嗨了,听到靳辰说要救北堂豪,心中一喜竟然说起了北堂豪喜欢“向雪儿”的事情……

冷坤轻咳了两声,北堂胥神色有些尴尬地说:“老夫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说,我家圣子跟雪儿姑娘真的是朋友,好朋友……”

“这件事不能轻举妄动,前辈先住下,明日我们再谈具体的合作事宜。”靳辰看着北堂胥说。

“如此甚好。”北堂胥连连点头,完全没脾气了。

靳辰先走了,北堂胥有些好奇地问冷坤:“不知雪儿姑娘嫁给了谁?”

冷肃嘿嘿一笑:“我弟弟啊!”

北堂胥的脸色很精彩,干笑了两声说:“原来雪儿姑娘是星辰公子的夫人,怪不得怪不得,他们真是珠联璧合的一对璧人啊!”北堂胥原本还在想是哪个男人捷足先登抢了他家圣子喜欢的姑娘,没曾想那姑娘竟然就是“冷星辰”的夫人!北堂胥真的心服口服了!冷家出了一个冷星辰已经了不得了,冷星辰的夫人竟然是这样一个奇女子,实乃北堂胥生平所见最特别最优秀最聪明的一个姑娘了!有这样的一对夫妻坐镇冷星城,冷星城怎么可能不强呢?!

靳辰回到房间的时候,墨青已经给墨小贝洗了个热水澡,还给她换了一身衣服,就不打算告诉靳辰他又带着墨小贝出去玩儿了。

“娘亲!”墨小贝对着靳辰伸出小手,笑容灿烂地叫了一声。

靳辰把墨小贝抱了过来,那边正在看书的离夜扭头冲着靳辰笑嘻嘻地叫了一声:“娘亲!”

离夜从四岁就开蒙了,一般是谁带着他就教他,最近是墨青在亲自教他,不仅是读书识字,还有武功。离夜的轻功现在已经很不错了,而且凌云步也学了点,最近正在练。

“北堂家来求和?”墨青问靳辰。

靳辰点头:“看来东方家要有大动作了。”东方烈亲自去掳走了北堂豪,这不是一件小事,东方烈明摆着要跟北堂家撕破脸了,一定是早有预谋的。而靳辰并不认为东方烈的计划里面就只有北堂家,很可能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东方家已经对其他四个家族都下手了,但是不是把四家的圣子全都掳走当质子,靳辰不确定。

“小丫头有什么打算?”墨青看着靳辰问。

靳辰若有所思地看着墨青:“假设东方家已经把其他四家的圣子全都抓了,接下来冷星城会很危险,正面对敌不是明智之举,我觉得我们最好的应对之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墨青唇角微勾,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小丫头,东方云天不是那么好抓的。”

靳辰捏着墨小贝软软嫩嫩的小脸蛋,看着墨青问:“你真觉得东方云天很难抓?”

墨青微微一笑:“我刚刚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