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老子祝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心想事成!/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运动过度,靳辰起晚了,一睁开眼就看到离夜和墨小贝一人一边笑嘻嘻地看着她。

靳辰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自己,发现她的衣服都已经穿好了,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昨夜墨青开荤,根本没有节制,靳辰也就随他去了,结果玩儿嗨了的两个人最后累得不行的还是只有靳辰,墨青这会儿坐在窗边,正在看离夜新学写的字,看到靳辰醒来,就对着靳辰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靳辰心中默默地说,果然是妖孽啊……

“娘亲睡够了吗?爹爹说娘亲昨晚累着了!”离夜一脸关切地对靳辰说。

“娘亲累!”墨小贝手脚并用爬到了靳辰身上,冲着靳辰笑得一脸天真无邪。

靳辰听到两个孩子的话,很想把墨青拉过来,拿小皮鞭抽他一顿!有这么跟孩子说话的吗?两个孩子小还不懂,但是万一他们出去乱说,正常的成年人谁会不懂?

靳辰坐起来,墨小贝从她身上滑了下去,连声叫着“哥哥”,伸手要让离夜抱。

离夜抱住墨小贝,墨小贝一脸渴望地看向了外面,离夜秒懂墨小贝的意思,开口问靳辰:“娘亲,今天天气还不错,我可以带小妹出去玩儿吗?”

“去吧。”靳辰微微点头,离夜抱着墨小贝就跑出去了。很快外面传来冷新月的声音:“小夜,新月姑姑带你们去玩儿啊!”

墨青已经放下手中的宣纸走了过来,坐在床边伸手环住靳辰,低头看到靳辰眉宇之间的倦色,他轻抚了一下靳辰的头发:“昨晚累着了,再睡会吧。”

靳辰伸手拧住了墨青腰间的肉:“你才累着了!”

墨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我不累,看来小丫头也不累,正好孩子出去了,不如我们……”

靳辰一把推开墨青:“来日方长,今晚再说。”

墨青笑意满满地说:“好,那就今晚再做。”

靳辰无语望天,她脑子坏掉了才会说什么今晚?而且她说今晚再说,墨青说今晚再做……

墨青给靳辰穿了鞋袜,靳辰下床,洗漱了之后刚刚感觉有些饿,墨青让人准备的早餐已经端上来了。

靳辰起晚了,墨青已经带着两个孩子吃过了,这会儿靳辰自己吃,墨青就在旁边伺候着,靳辰有一种自己当了女王的感觉。

吃完饭之后,靳辰很严肃认真地看着墨青说:“昨晚你说有救北堂豪的更好的办法,你不会真的打算去找东方云天‘谈心’吧?”

墨青眉梢微挑:“小丫头竟然还记得我那时候说的话,看来真的不是很累。”

靳辰脸色一红:“别贫,我跟你说正事呢!”

墨青微微一笑,握着靳辰的手说:“小丫头想到的办法,是不是用南宫桃花的身份去见东方云天,再设计把东方云天给抓了?”

“是啊!”靳辰点头,“这个办法一定很有用,东方云天一直在找我,如果我主动出现,他绝对会上钩的,到时候……”

“我不同意。”墨青打断了靳辰的话。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为什么?”

墨青轻抚着靳辰的小脸说:“我才不会让你对别的男人用美人计,你可以对我用,用多少次都可以,我很喜欢。”

靳辰无语:“什么美人计?东方云天又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我就算去见他,用的也是假名字和假容貌,这你都要吃醋?”

墨青点头:“当然了。不管你的真名字还是假名字,你换多少身份,唯一不变的身份就是我的妻子。东方云天不知道你的真名和容貌,那是他的事情,我知道,所以我不让你去。”

“可这就是最有效的办法啊!”靳辰看着墨青说,“东方云天搞出来的联姻,就是为了逼我现身,我将计就计,给他来个计中计,一定万无一失。”

“我不准,你要敢去,我就带着孩子离家出走。”墨青看着靳辰眼神危险地说。

靳辰扶额:“你以为你三岁啊?还离家出走?你怎么不上天呢?”

“我可以上天,用轻功就好了。”墨青一脸无辜地看着靳辰说。

靳辰表示她真的输了,墨青在她面前集霸道总裁和傲娇小白脸于一身的功夫已经修炼得炉火纯青,靳辰也是没脾气……

“好吧,你说说你的办法吧,你准备怎么找东方云天谈心?”靳辰看着墨青问。

墨青很淡定地说:“直接找。”

靳辰唇角微勾:“你这不是谈心,你这是去找他单挑!”

墨青点头:“可以这么说。其实我并不想救北堂豪或者是南宫瑾,我只想狠狠地揍东方云天一顿,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靳辰乐了:“小青青你倒是说说,花儿为什么那样红?”这个梗还是靳辰之前提起过,没想到墨青记住了。

墨青唇角微勾:“被血染的,东方云天的血应该可以染红很多花了。”

靳辰嘴角微抽,她家男人说着要找东方云天谈心,这分明是要找东方云天放血啊!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靳辰问墨青。

“过了年再说吧。”墨青轻描淡写地说。如今距离过年也就剩下半个月的时间,墨青如果去了东方城,必然还要在东方城停留,到时候就赶不回来了。对墨青来说,北堂豪什么都不是,南宫瑾更是无关紧要,他要跟他的妻儿在一起过年,等过了年再去找东方云天“谈心”,就这样。

靳辰唇角微勾:“也好。”虽然靳辰是打算救北堂豪和南宫瑾的,但她并不想让墨青在大过年的时候为了其他的人和事在外面奔波,没有这个必要。就让北堂豪和南宫瑾在东方家过个“好年”吧!

靳辰这天又收到了消息,卢方城和辛阳城的圣子并没有被抓,但这两家早已经暗中投靠了东方家。卢方城的圣子卢紫霄和东方家一位长老的孙女定亲了,而辛阳城圣子辛思明的妹妹来年要嫁给东方广的孙子东方旭。

看来东方家对于如今现存的冷星城之外的四个家族,选择了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对于实力较弱的两家,用了怀柔政策,通过联姻直接让那两家成为了东方家的附属。而对于实力较强的北堂家和南宫家,东方烈知道他们不会轻易屈服,为东方家所用,所以东方烈采取了强硬的手段,直接让他们无路可走,只能对东方家低头。

这样的方式客观来说是很有效的,很直接地断绝了那四个家族跟冷星城结盟的可能,并且导致他们都跟东方家站在一起,成为了冷星城的敌人。这让靳辰看到了东方烈行事的风格,蛮横霸道并且很有魄力。这也是东方家的实力能够强于其他家族的原因,跟东方烈相比,不管是南宫焕还是北堂乾,包括冷坤,他们作为一城之主,行事都太过保守,并且没有多大野心,就导致东方家一出手,他们只有被动应对的份儿。

东方城。

每天都是东方云天亲自过来给南宫瑾和北堂豪送饭送水,因为东方城的藏药库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

东方云天第一次来的时候,北堂豪故意激怒他,被他打了,结果他第二次再过来的时候,又从北堂豪口中听到了“垫脚石”三个字,而且北堂豪再次诅咒东方云天永远得不到他喜欢的姑娘。

于是,东方云天又把北堂豪给打了。东方云天走了之后,南宫瑾看到北堂豪惨兮兮的样子,开口劝北堂豪不要再自讨苦吃了,可北堂豪偏不,他说他就喜欢东方云天满心怒气却要忍着不能杀了他的样子。于是,第三次,北堂豪又被打了……

“唉!过去至少有十天时间了,怎么根本没有人过来救我们呢!”北堂豪郁闷地说。这比关禁闭还要难受百倍,至少他被关禁闭的时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所有需要的东西应有尽有,只要不出房间,可以随便活动随便折腾。现在可倒好,活动范围就这么大,站都站不起来,只能坐着或者是躺着。

“就算有人找到了这里,也不可能活着进来。”南宫瑾叹了一口气说。外面肯定是重兵把守,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埋伏着,就等着人上钩。

“南宫瑾,你觉得你家那位小花师妹这次会如东方云天所愿现身吗?”北堂豪问南宫瑾。

南宫瑾摇头:“不知道,我真的不了解她。”

“你们南宫家为什么没有跟冷星城结盟呢?”北堂豪感觉实在是太闷了,也就不顾忌什么了,开口问南宫瑾。

南宫瑾神色淡淡地说:“你们北堂家不也是一样。”

“所以说,你们是因为看不上冷星城,所以选择袖手旁观的?如果是的话,我们两家的确是一样,犯了一样的错。”北堂豪说着叹了一口气。

“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用了。”南宫瑾微微摇头说。

“怎么会没用呢?”北堂豪无聊地晃着手中的铁链说,“冷家跟东方家是敌人,我们跟东方家也是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说不定冷家人会来救我们呢!”

南宫瑾摇头,显然对于北堂豪的话并不那么认同。

南宫家。

临近过年,南宫城的城主府里面却是一片愁云惨淡。南宫瑾被抓走已经有些日子了,而南宫瑾失踪之后,南宫家收到了东方云天的亲笔信,信上说他要娶南宫离的徒弟南宫桃花,婚期定在二月初五,如果届时南宫桃花不出现,他就把南宫瑾的人头送回南宫城。

南宫焕已经愁得生了白发,南宫家的长老们都出去找南宫离师徒了,可是到现在依旧杳无音信。从南宫家去迷雾森林那边需要不少时日,就算那些长老们到了那边,要如何找到南宫离师徒还是个大问题,因为他们这些人对于那边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

至于找到南宫离师徒之后要做什么,南宫焕也不知道。南宫家根本没有人能够管得住南宫离,南宫家的人也都见过南宫离的那个徒儿了,那更不是一个简单人物。所以他们不可能强迫南宫桃花为了南宫家嫁给东方云天,他们也没有能力做到。只是南宫焕在想,南宫离师徒回来,他们还可以一起想想应对之法,如果南宫桃花根本不出现的话,谁都不知道东方云天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南宫家在东方城安插的探子一直在查探南宫瑾的下落,只是始终一无所获,因为东方城的城主府如今守卫森严,而且里面高手众多,想要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混进去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南宫家的人到处找南宫离师徒的时候,南宫离突然回到了南宫城,让南宫家的人都很意外。

“五长老,小花呢?”南宫焕看到南宫离从而天降,神色一喜,有些急切地问道。

南宫离愣了一下:“你找我家乖徒儿做什么?”

南宫焕叹了一口气,看着南宫离说:“五长老或许还不知道,南宫家出事了,东方圣子非要娶小花,还抓了瑾儿要挟我们!”

南宫离眼神一冷:“哼!那个臭小子果然是贼心不死!老夫都告诉过他我家徒儿成亲了,他竟然还不肯放弃!简直是找死!”

南宫焕问南宫离:“五长老认为这件事该如何是好?”

南宫离轻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东方家抓的是你儿子,又不是抓了老夫的徒儿,你问老夫作甚?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南宫离话落,就从南宫焕面前消失了人影。南宫焕苦笑连连,他早该想到,南宫离根本就不在乎南宫家,更不在乎南宫瑾。

没多久之后,南宫家的一个老药师过来禀报南宫焕,说南宫离给了他一个药材单子,让他从南宫家的药库里面给他找了很多药材带走了。

南宫焕的眉头拧了起来,刚刚他还在想南宫离为何会突然回来,现在有答案了。南宫离上次回来的时候带着徒弟,然后跟他的徒弟一起盗走了南宫家藏宝库中最珍贵的无双宝剑。而这次南宫离想必就是为了拿那些药材才回来的。这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态度,让南宫焕又是生气又是无奈。

南宫离明显没有回迷雾森林那边去,那么他的徒儿这会儿在哪儿,就更加不确定了。而且南宫家的人都觉得南宫桃花只是南宫离给他的徒儿取的一个化名,用南宫桃花这个名字去迷雾森林那边找人,无异是大海捞针……

更何况南宫离摆明了不愿意管南宫家,那个跟南宫离脾气相投的南宫桃花,会愿意为了南宫家出头吗?南宫焕觉得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临近过年,除了东方城和冷星城之外的四个家族都不怎么好过,因为南宫家和北堂家的圣子都被抓了,而辛阳城和卢方城与东方城的联姻,并不是他们主动的,他们只是被形势所迫,不得不接受东方家这样的安排。

冷星城中的气氛应该是如今现存的六个家族里面最热闹最和谐的了,之前东方城找冷星城的麻烦,全都被挡在了城外,冷星城的很多百姓甚至都不知道。而这是冷星城的百姓们时隔很久再次一家团聚过的第一个年,意义是很不一样的。

冷星城城主府其实没有很多财富,一直都是只出不进,不过冷坤对百姓可一点都不吝啬,保证让每个百姓都吃饱穿暖。至于会不会坐吃山空,是根本不需要担心的问题,因为如今暗中跟冷星城结盟的北堂城对冷星城十分慷慨,不管冷星城需要什么,都是一句话的事儿。

靳辰知道,北堂家并不是真的慷慨,只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对冷家示好,让冷家人帮忙把北堂豪给救出来,然后解了北堂家的困境。

要不要救北堂豪是靳辰决定的,如何救北堂豪也是靳辰来决定,冷坤和冷肃父子如今一切都听靳辰的,靳辰事实上是冷星城真正的掌权者。不过靳辰的计划被墨青否定了,墨青准备自己去找东方云天,但是打算过了年再去。

只是在距离过年仅剩下五天时间的时候,靳辰收到了北堂家传来的紧急消息,东方家命令北堂城、卢方城和辛阳城的高手,在除夕之夜对冷星城发起攻击。三城联手,东方烈这是摆明了不让冷氏一族活着到来年。

北堂豪被抓去了东方城,所以北堂家表面上必须按照东方家的命令来行事,但暗中已经跟冷星城结盟的北堂家自然不希望真的跟冷星城拼个你死我活,到时候他们两败俱伤,东方家坐收渔利,北堂家只会更快地走向灭亡。

深夜时分,冷星城城主府的议事厅里面还亮着灯,冷坤坐在主位上面,冷家的五位长老和姬家投靠冷家的五位长老坐在一边,年轻人坐在另外一边,其中包括靳辰、冷肃、姬无双、秦骁和司徒琏。墨青这会儿在楼上陪着两个孩子。

“除夕之夜三城联手攻打冷星城,这件事是绝密,看来东方烈要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冷坤面色严肃地说。除夕是合家团聚的日子,如果不是收到了这个消息,冷坤会让冷星城的守城军都回家去陪父母孩子,只留一少部分轮流巡逻,想必东方烈也是这么想的。到那时,三城的高手同时前来,高手的实力一定都是各家最顶尖的,而且高手的数量绝对不止百人,到时候冷星城就危险了。因为一旦让敌人进了城,冷星城就会变得十分被动,因为敌人可以抓了冷星城的百姓做人质。

“东方家果然是卑鄙无耻!”姬无双冷声说。

“当务之急,我们要商量出应对之策。”冷坤叹了一口气说,“原本的八大家族中,冷星城的高手数量是最少的,卢方城和辛阳城的高手都不比姬霜城少多少,如果他们两家跟北堂家联合起来攻打冷星城的话,实力会比东方家还要强横很多,硬碰硬的话,我们不是对手。”

“北堂家事实上是站着我们这边的。”冷肃开口,神色认真地说,“所以所谓的三城联合只是东方家以为的三城联合,或许我们可以暗中策反卢家和辛家,他们未必就真的心向东方城。”

“圣子殿下说得有道理。”冷家大长老说,“只不过北堂圣子还没有获救,所以北堂家跟我们结盟的事情一定不能暴露,而辛家和卢家一向不与我们冷家来往,未必会愿意跟我们联手。”

“雪儿,你怎么看?”冷坤问靳辰。

其他人也都看向了靳辰,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就剩下四天时间,现在要去争取卢家和辛家已经太迟了,也不能让北堂家暴露,所以这次我们要另辟蹊径,用一种东方家绝对想不到的方式来应对。”

“什么方式?”冷肃一脸好奇地问靳辰,其他人也都看着靳辰,等着靳辰的答案。

靳辰唇角微勾:“大过年的,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正好咱们冷家手头有点紧,不如跟他们三家做个交易好了。”

“没懂。”姬无双一脸懵地看着靳辰,再次感觉自己脑子不太够用。

靳辰微微一笑:“这会儿那三城的高手肯定已经都在路上了,我们派人去迎迎他们,给他们来点很难受却死不了的毒,并且是他们都解不了的毒,然后让他们问我们买解药,你们看如何?”

“噗!哈哈哈哈!太绝了!”冷肃直接笑喷了,各位长老们脸上也都带上了笑意,冷坤皱着的眉头一下子就舒展开了。

“雪儿姑娘这办法妙极!”姬家大长老连连点头说,“所有人都知道星辰公子是天才药师,星辰公子手中肯定有别人解不了的奇毒。我们正面对上那么多高手不占优势,但是暗中下个毒,也不是多困难的事情。到时候只要他们中招,我们就向他们卖解药,开出个天价,他们也必须买!”

“没错没错!”姬无双嘿嘿一笑,“必须开个天价!我们摆明了就是要敲诈勒索,他们有种别买就去死啊!”

冷坤微微点头:“确实是个可行之法。”

那三家要联合来攻打冷星城,靳辰说要用毒,但只能用不致死的毒,并不是她心善,只是因为那三家里面的北堂家是冷星城的盟友,所以北堂家的人不能出事,也绝对不能对北堂家和其他两家区别对待,因为这样势必会让东方城怀疑北堂家和冷星城暗中勾结,到时候北堂豪就死翘翘了。

只要这次的行动成功了,东方家不会怀疑北堂家对冷星城通风报信,因为东方家查不到任何证据,而那三家的高手如今距离冷星城已经不是很远了,冷星城的探子发现了他们也是很合理的事情。

“毒药我明日一早会准备好,你们谁想出去玩玩儿?”靳辰唇角微勾,看着在座的各位说。

“我!”冷肃和姬无双同时开口,两人都是一脸兴奋。

司徒琏微微一笑说:“这么有趣的事情,不能少了我一份儿。”

秦骁表示他可以去,而冷家的长老们和姬家的长老们简直是争先恐后,都纷纷表示他们要去,因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有趣了,他们以前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既然如此,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想去的就都去吧!”靳辰微微一笑拍了板,“你们自由结合,兵分三路,一定要小心一些,如果失败的话你们会有危险。”

“雪儿姑娘放心,我们会小心的!”姬无双嘿嘿一笑说。来了冷星城之后,姬无双才发现他曾经的日子过得太无趣了,整天除了练功就是找姑娘,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如今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啊,有朋友,有事做,有危机却总能想出应对之法,大家一起并肩战斗,简直不能更爽了。

“我都想去玩玩儿了。”冷坤笑着说。冷坤一点儿都没有觉得靳辰抢了他的权力,他很庆幸有靳辰在,冷家总能化险为夷。

“可以啊。”靳辰微微一笑。

原本看似很大的危机,就这样被靳辰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应对之法。大家都散了,各自回去休息,靳辰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看到墨青靠坐在床上正在看书,两个孩子在里侧睡得香甜。

“我要做点毒药,你来帮我吧。”靳辰对墨青说。这次需要用到的毒药靳辰已经想好了,她准备现在就开始做,至于药材的话,冷坤在城主府里给她建了一个药库,虽然里面的药材种类不是很齐全,但是目前够用了。

墨青微微点头,放下了手中的书,并没有问靳辰做毒药是为了什么。

夫妻俩配合默契地忙了一个时辰,把需要用的毒药都做好了,然后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墨青听到门外来来回回的脚步声,看了一下依旧睡着的靳辰和两个孩子,微微皱起了眉头。

墨青轻轻下床,拿起了桌上的一个布包,走过去打开门,把那个布包扔了出去,然后又立刻关上了门。

被砸到的冷肃嘿嘿一笑,拽着姬无双就走:“拿到了,我们出发!”

没过多久,一群人嗨嗨地离开了冷星城,兵分三路,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而去了。

天寒地冻的时节,而且再过两天就是除夕了,北堂胥带着北堂家的其他长老,和北堂家的五十多个高手,正在冷风中朝着冷星城的方向行进。

北堂胥算了一下,以他们现在的速度,应该可以在除夕当天到达冷星城外,跟卢方城和辛阳城的人汇合。而东方家给他们的命令是,必须在除夕之夜对冷星城发起攻击,而且必须尽全力。

北堂胥这一路都不敢拖延,因为他们队伍里还有一个东方家的人,是东方家的五长老,这人就是过来监视他们的,一旦他们表现出任何不对劲,身在东方城的北堂豪就悲剧了。

北堂胥心中很是忧愁,虽然北堂家已经暗中把消息传给冷星城了,但是他实在想不出冷星城要如何应对。硬碰硬的话,冷星城并不会是三城联合的对手,而北堂家到时候必须对冷星城出手,而且不能是装样子,因为东方家和其他两家的人都盯着他们,但这并不是北堂胥想要看到的局面。冷家人要如何做,才能解了这次的困局,并且不会暴露北堂家,北堂胥真的不知道,并且很担心。

这天傍晚时分,他们一行人都停留下来短暂地休息,要吃点干粮喝点水再赶路。北堂胥本来说了让所有人都休息半个时辰,结果东方家五长老直接开口说只能休息一刻钟,一刻钟之后立即上路,北堂家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而就这短短的一刻钟时间,意外发生了。他们的水都是从不久之前路过的那条河里打的,而且为了谨慎起见,打水之前先让队伍里的药师看了看水中是不是有毒,确定无毒之后才让大家取用。

结果这会儿喝了水的人立刻感觉身子发软,过了片刻之后竟然动弹不得了!他们都面色惊恐地看着彼此,东方家五长老也中了招,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大吼了一声:“水里有毒!”

一群人都跌倒在地上,包括北堂胥在内。

下一刻,几道人影从天而降,而且都没有做易容,为首之人赫然就是冷肃。

东方家五长老面沉如水地看着冷肃:“冷星辰!你竟然用毒!无耻!”

听到这话,冷肃和他带来三个长老都笑了。冷肃轻哼了一声说:“首先呢,我是冷肃,不是冷星辰,不过你中的毒确实是我家小弟亲手做的,你有没有觉得很荣幸?既然你这死老头说到无耻,那我倒是想问问,论无耻,谁能比得过你们东方家?你说我无耻,才是最厚颜无耻的一件事!”

东方家五长老气得脸色涨红,对着冷肃怒目而视:“你敢动老夫,就是找死!”

冷肃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您老自我感觉也忒好了些!大家都知道,你们家圣子就连东方家大长老,你的老大哥都放弃了,这会儿东方家大长老被废了武功,在我们家倒夜香呢,你特么觉得你是哪根葱?”

东方家五长老被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冷肃不再理会他,转头看向了不远处倒在地上的北堂胥,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位是北堂大长老吧?”

北堂胥面色冷然地说:“冷圣子没有记错,就是不知冷圣子究竟意欲何为?难道冷家打算把我们都杀了以绝后患吗?”

冷肃摇头:“当然不,我家老爹向来心善,我家小弟更是善良得不得了,我们怎么会做这么残忍的事情呢?”

北堂胥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冷坤是真的心善,至于冷星辰,论狠绝,他们这些老人都甘拜下风。不过北堂胥这会儿心中想的跟他脸上表现出来的根本不是一回事,他隐隐猜到了冷家准备做什么,而他会尽力配合的。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你们中的毒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不过你们家的药师,准确来说是除了我家小弟之外,没有人能解得了!解药我们冷家自然是有的,而且也不是不能给你们,不过想要解药,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冷肃扫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东方家五长老的身上。

“不管你提什么条件,都休想让我们答应!”东方家五长老冷声说。

“死老头你是真想死啊!”冷肃冷哼了一声,“你不仅自己找死,还非要拉着北堂家的人陪葬,你难道把自己当北堂城主了不成?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立刻闭嘴,否则老子先砍了你!”

东方家五长老脸色一阵青白,却是再也不敢开口了,因为如今冷肃真的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砍了他。

“条件很简单,尤其是对你们财大气粗的北堂家来说。”冷肃看着北堂胥说,“想要解药,拿金子来买,不多,五百万两!”

北堂胥眼角抖了抖,五百万两黄金,这还不多?冷家可真够狠的!北堂胥这会儿已经确定了冷家的计划,心中不由叫好,想出这种计划的人简直是天才!这样一来东方家的计划就泡汤了,而冷家可以得到很大的利益,并且北堂家也不会引起怀疑。

“你们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这样对冷星城来说岂不是更有利?”北堂胥看着冷肃面色冷然地说。北堂胥刻意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就是为了让东方家五长老听的,因为冷星城在可以杀了北堂家这么多高手的时候却没有动手,反而求财,这并不正常。

冷肃傲然一笑:“我家小弟说了,东方家还有什么阴招尽管使出来,我冷家就算不杀人,也能让你们一败涂地!你们都好好地活着,等着对我冷家俯首称臣吧!”

东方家五长老已经快要气晕过去了,而北堂胥皱眉问冷肃:“如今我们这样,怎么回去取黄金交换解药?”

“很简单。”冷肃唇角微勾,“你们中的一半人会先得到解药,带着另外一半回去,限你们在半月之内把黄金送到冷星城,否则那些剩下的人没有解药,就永远都是废人了!”

北堂胥垂眸:“好!”

在拿出解药之前,冷肃先把北堂胥抓了过来,用剑架在北堂胥的脖子上,这是为了防止解了毒的高手再轻举妄动。当然了,北堂家的高手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这一切都是做戏,为了给东方家五长老看。

没过多久,北堂家解了毒的一半高手带着另外一半回北堂城去了,东方家五长老的毒没有解,但是被带走了,而北堂胥被冷肃带回了冷星城,成为了人质。

冷肃带着北堂胥回到冷星城的时候,已经是除夕了。另外两边的人也都得手了,几乎同时回到了冷星城。

东方城的除夕之夜也是一派祥和,家宴之后,东方云天提着一个食盒和一壶酒,又去了城主府的藏药库。

“今天是除夕,给你们带了酒。”东方云天这次来了之后没有立刻离开,他把食盒中还冒着热气的饭菜端出来,分别放在了南宫瑾和北堂豪面前,还给他们各自倒了一杯酒,他自己也端着一个酒杯,在两人中间的位置坐了下来,对着他们举杯。

北堂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之后,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大过年的还要看到你,真是晦气!”

南宫瑾已经很淡定了,因为东方云天这些日子天天来,而北堂豪没有一次不骂他的,刚开始东方云天被激怒了就打北堂豪,如今东方云天都习惯了,即便北堂豪对他说“垫脚石”三个字,他也面不改色了。

“你不是一直说冷星辰比我强吗?”东方云天看着北堂豪唇角微勾说,“其实我也承认这一点,但过了今夜,冷氏一族是不是还存在,就是个未知数了。”

北堂豪神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东方云天拿过北堂豪的酒杯,一边慢条斯理地给北堂豪斟酒,一边语带笑意地说:“今夜,你们北堂家的高手会去攻打冷星城,同时去的还有卢方城和辛阳城的高手。北堂豪,如果你认为冷星辰不可战胜的话,那你们北堂家可就不会好过了,毕竟总要分出个胜负。冷星辰那狠绝的性子,你们都很清楚,你们家的高手,要么今夜灭了冷氏一族,要么就是死,你对此有何感想?”

北堂豪的脸色十分难看,不过并没有被东方云天激怒而失去理智,他紧握着拳头,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东方云天,你怎么可能知道冷星城今夜会发生什么?这不过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猜测而已!大过年的,老子祝你这辈子永远都不可能心想事成!”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