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后会有期,我是冷星辰/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夕夜。

离夜已经被安排自己一个人去住隔壁房间了,他对此欣然接受,因为墨青对他说他是个小男子汉了,不能一直跟娘亲一起睡。

不过这天是除夕,离夜跟墨小贝玩了很久之后不想走,靳辰就开口说让他们兄妹先睡觉,她和墨青要守岁。

“娘亲,我今天可以跟小妹一起睡吗?”离夜眼睛亮晶晶地问靳辰。

靳辰点头,给两个孩子洗了澡,换了舒服的里衣,离夜抱着靳辰的脖子,在靳辰耳边小声说:“娘亲,我想爷爷了。”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然后轻抚了一下离夜的小脑袋说:“你爷爷有事要做,等他事情办完了,就会来找你的。”

“嗯。”离夜乖巧地点了点头,“要过年了,我怕爷爷一个人太孤单了。”

靳辰微微一笑:“不会的,你爷爷那么大的人了,他会自己找乐子的。”

“嗯。”离夜再次点头,还看着靳辰认真地说,“我跟爹爹娘亲和小妹在一起最开心了,我不想走的,只是有一点点想爷爷。”

靳辰笑了:“娘知道,小夜最乖了,去睡吧。”离夜有时候乖巧懂事得让靳辰有些心疼,他一直都没有忘了南宫离那个爷爷,一直都在想念,只是到了除夕夜才敢跟靳辰说,还要跟靳辰解释他没有想要走。

离夜上了床,把正在床上到处翻滚的墨小贝给抱了过来,轻轻拍了拍墨小贝的肩膀说:“小妹,我们该睡觉啦!”

墨小贝在离夜怀中扑腾:“哥哥,不要睡,一起玩儿!”

离夜一脸宠溺地看着墨小贝:“那好吧,小妹想玩什么?骑马好不好?”

看到离夜趴了下去,墨小贝拍着小手笑,然后手脚并用地爬到了离夜背上,抱着离夜的脖子,笑嘻嘻地说:“哥哥!走呀走呀!”

离夜背着墨小贝在床上爬来爬去,兄妹俩欢声笑语不断。

靳辰和墨青坐在窗边喝酒,对两个孩子这么晚了还不睡觉都表示无所谓。除夕是一年之中最让人放松和开心的日子了,靳辰很高兴司徒琏把她的孩子带了过来,不然冷星城的事情解决不了,她还是回不去,会错过很多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

“南宫离一直都神秘兮兮的。”靳辰端着手中的酒杯,唇角微勾说,“我从小就拜他为师,可是这么多年了都不太了解他。他那个人的性格其实很明显,但我总感觉他有什么秘密,一直藏在心里,死活不肯说。”

墨青微微一笑:“只要他不跟我们作对,随他去吧。”墨青对南宫离这个师叔无感,不过他很感激南宫离的一点是,是南宫离把靳辰送到了他的身边,才有了后来这些事情,否则墨青无法想象自己现在什么样,又在什么地方。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东方城?”靳辰问墨青。

“过两天。”墨青看了一眼还凑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的两个孩子,微微一笑说。他并不想离开靳辰和两个孩子,不过有些事情确实该做了,不然某个自以为是的贱男还一直盯着靳辰不放,这让墨青感觉相当不爽。即便东方云天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喜欢的姑娘真正的名字叫什么,也不知道靳辰的容貌,但墨青依旧很不爽。

“说到南宫离,我想起向谦了。”靳辰神色平静地说,“那个老头其实比南宫离要简单很多,只是当时他突然离开,之后就没了音信,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墨青微微摇头说:“无须担心,向谦的实力极少有人能够伤到他。”

靳辰点头:“那倒也是。”

两个孩子终于玩累了,抱在一起进入了甜甜的梦乡。靳辰走过去给两个孩子盖好被子,把床幔放下,再转身,就看到墨青皱着眉头站了起来。

“怎么了?”靳辰问墨青,下一刻,墨青伸手打开了窗户,一个人从外面飘了进来。

“师父?”靳辰微微愣了一下,压低声音叫了一声。他们刚刚才说到南宫离,没想到南宫离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丫头,为师过来看看孩子。”南宫离说着,目光已经落在了床上。他走过去拉开床幔,眼神一下子就变得柔和了很多。看到离夜红润的小脸,南宫离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再看到趴在离夜怀中睡得香甜的墨小贝,他眼神柔和到了极点,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抱抱两个孩子,不过还是克制住了。

南宫离又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才轻轻地把床幔放下,转身看向了靳辰。

“丫头,你知道东方家那个小子盯上你了吧?”南宫离问靳辰,声音很轻,怕吵醒了两个孩子。

靳辰微微点头表示知道,南宫离轻哼了一声说:“为师已经告诉过那小子你成亲了,他还是不肯放弃,还抓了南宫家那小子威胁南宫家把你交出来。这件事为师不会插手,你们自己看着办,别让南宫家那小子被弄死了。”

靳辰倒是真的看不懂南宫离到底在不在乎南宫家的人了,因为南宫离说让靳辰保南宫瑾的性命,但他自己又不肯为南宫家做什么。

靳辰再次点头:“我会看着办的。”

“好了,这是为师给两个孩子准备的新年礼物,放这儿了。”南宫离把背上背着的一个并不大的包袱解下来,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就从开着的窗户飘走了,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墨青关上了窗,靳辰打开南宫离留下的那个包袱,瞬间满室生辉,靳辰的眼睛都被晃了一下。

“金缕衣?”墨青微微愣了一下,看到靳辰似乎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墨青就开口说,“这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金缕衣,据说是用金蚕吐的丝织就的,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而且可大可小。”

包袱里面有两件金缕衣,看起来都不大,靳辰拿起了一件,发现这东西极轻,她拿出匕首,在上面划了一下,她那吹毛断发的匕首竟然没有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实在是太神奇了!

“这东西不错。”靳辰很认真地点头,“两个孩子一人一件,南宫老头也是有心了。”靳辰一直都觉得南宫离很神秘,不久之前还在说这件事,但她并没有因为南宫离的神秘而对他敬而远之,是因为靳辰从未从南宫离身上感觉到对她的任何算计。人都会有秘密,靳辰也有从未对墨青说过的秘密,这无可厚非。

说要守岁的靳辰,后来守着守着被墨青抱了过去,然后跟墨青说着话就睡着了,墨青就抱着靳辰坐在窗边,坐了一整夜。

第二天一早靳辰醒来的时候,两个孩子也醒了。墨青放下靳辰,就去伺候每天都要睡回笼觉的墨小贝了。靳辰表示她家男人十项全能二十四孝,世间仅此一个,她真是赚到了啊!

大年初一,冷星城城主府外面的广场上十分热闹。曾经荒废了很多年的新年庆典今年恢复了,而且比以往都要热闹很多。

鞭炮阵阵,百姓们脸上都洋溢着快乐,而新年庆典的主要活动就是比武。不限年龄,不限性别,只要想露一手的都可以上比武台去打一场,只要赢一场就会有奖励,倒是跟千叶城每年除夕的比武大会很像。

跃跃欲试的不仅有健壮的小伙子,还有英姿飒爽的姑娘们,比武一大早就开始了,叫好喝彩的声音此起彼伏。

两个孩子听着外面的热闹,吃饭的时候就有些按捺不住了,离夜还没吃好,墨小贝就拽着他的袖子说要出去玩儿。离夜往嘴里塞了一个糯米团子,抱着墨小贝站了起来:“爹爹,娘亲,我带小妹出去玩儿啦!”人小鬼大的墨小贝知道她想出去玩儿的话,靳辰不一定会同意,墨青也不一定会带她去,只有她家小哥哥一定会带她出去的。

“去吧。”靳辰微微点头。

比武台就在城主府外面,靳辰从楼上就可以看到,而且两个孩子要出去玩儿,他们的叔叔们或者冷爷爷姬爷爷们,都会争着陪他们的,根本不用担心。

没多久之后,秦骁怀中抱着离夜,司徒琏抱着墨小贝,一起在看台上面坐了下来。

“司徒公子,我叫姬雨华,今年十八岁,听说你想娶妻,我……我想嫁给你!”

正在专心喂墨小贝吃点心的司徒琏突然听到身边的声音,转头就看到一个眉目之间英气十足的少女满脸通红地看着他。

司徒琏愣愣地说:“谁告诉你我想娶妻的?”

姬家大长老的孙女姬雨华红着脸说:“是冷圣子说的,我很喜欢司徒公子。”

司徒琏转头就看到冷肃牵着冷新月的手,站在不远处对着他挤眉弄眼。司徒琏又看了一眼面前亭亭玉立的少女,轻咳了两声说:“多谢姬姑娘厚爱,不过我不喜欢你。”

姬雨华眼眶一红,捂着脸就跑走了。司徒琏很无辜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着冷肃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司徒琏不用想就知道冷肃做了什么,冷肃肯定让姬雨华误认为司徒琏很着急娶媳妇儿,娶谁都可以,看上司徒琏的姬雨华就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直接过来对司徒琏表白了,最后把事情搞得这么尴尬……

冷肃叹了一口气说:“傻妞,小莲花看来是娶不到媳妇儿了!咱们冷家也没啥姑娘,姬雨华可是我从姬家的小姐中选出来的最出色的一个,而且正好她还暗恋小莲花,结果搞成这样。”

“苏哥哥,是你做得不对啦!”冷新月对冷肃说,“你都没有问司徒哥哥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冷肃唇角微勾:“他?他喜欢我家小姐姐那样的,这不是不可能嘛!”

冷新月瞪了冷肃一眼:“你看你害得姬小姐那么伤心,都是你的错!”

冷肃一脸无辜地说:“改天我再给姬雨华介绍一个好的,不如就冷寂吧,那个木头肯定很难娶上媳妇儿!”

冷新月嘿嘿一笑:“我看行。”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司徒琏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他说想娶媳妇儿了,只是因为羡慕墨青和靳辰甜甜蜜蜜的样子而已,事实上也没有真的很急切地要娶妻,这种事情还是要随缘,他觉得自己未来某天会遇到那个让他一见倾心的姑娘的。

初三这天,是墨青打算出发去东方城的日子。听说墨青要走的司徒琏,主动过来找墨青,说让墨青带着东方广一起去。

墨青拒绝了:“带他做什么?”

司徒琏一本正经地说:“我捡回来的人,总要用上一用的。东方云天之前是放弃了东方广,但那是因为东方广的存在阻碍了他的行动计划。你就带着东方广去,卖给东方城,只是让东方家破点财而已,他们不会不同意的。”

东方广是司徒琏捡回来的,他觉得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如果在只需要花点钱就可以把东方广救回去的情况下,东方家还是不肯救的话,那就说不过去了。

墨青再次拒绝:“我赶时间,不想带着这么一个累赘。”

司徒琏想了想说:“那好吧,我写个东西,你带着。”

没多久之后,司徒琏拿了一张不小的告示过来递给了墨青,说让墨青带着去东方城,到时候就贴在东方城城主府外面最显眼的位置就好。

墨青这次没有拒绝,带着司徒琏给他的那张告示,跟靳辰和两个孩子告别之后,只身一人离开了冷星城。

就在墨青离开冷星城,用最快的速度朝着东方城而去的时候,东方城那边终于收到了除夕之夜行动的结果……

本来过年就是高兴的,再加上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父子都认为除夕之夜的行动不会有什么问题,冷家这次在劫难逃了,所以当他们收到那个让他们意外又震惊的消息的时候,不亚于一盆冰水浇在了他们头顶,心中却是升腾起了无边的怒火!

“好一个冷星辰!”东方烈怒气冲冲地说,“竟然先发制人用了毒,还要对那三家求财!”

东方云天怒极,反而平静了下来。他唇角微勾,不由苦笑,突然想起了除夕那天北堂豪对他说的话,北堂豪说他根本不可能知道冷星城究竟会发生什么,北堂豪祝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心想事成。如今北堂豪的话应验了,东方云天确实不可能提前知道冷星城会发生什么,他的猜测只是他一厢情愿自以为是而已。

东方云天再次输了,而且输得很惨。表面看来,东方家没有什么损失,因为这次行动的是北堂家、辛家和卢家,但事实上东方家的损失大发了!在东方家看来,北堂家和辛家卢家已经是他们的附属了,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奴才。所以那三家的失败也是东方家的失败,那三家这次被冷星城敲诈了天大的财富,这些也是东方家的损失。而与此同时,冷星城得到了那么多的财富,就必然可以进一步发展壮大。

“冷家为何不把那三家的高手都给杀了?他们已经用了毒,可以轻而易举地办到!”东方烈冷声说。

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五长老传回来的消息说,冷星辰是故意这样做的,冷星辰还放出豪言,说等着那些人未来对冷家俯首称臣。这就是冷星辰的风格,他盯着的是东方家,或许还想着有机会让那三家背叛我们,所以他现在不会真的下毒手。”

“哼!他们如果敢像姬家一样背叛,为父就倾东方城之力,灭了他们满门!”东方烈冷声说。事实上之前几次对付冷星城,东方家真正最强的力量还没有用上。损失了众多高手之后,东方烈如今更不愿意再损耗东方家自己的高手了,所以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让其他家族为东方家去赴汤蹈火。

这天东方云天心情不太好,去藏药库送饭的时间比往日晚了一些。难得的是北堂豪今日没有骂东方云天,而是很平静地对东方云天说:“算算时间,冷星城的消息也该传过来了,看你这样,怕是又输了吧?”

东方云天眼底闪过一道冷光,看着北堂豪说:“东方城输了,就等于北堂家输了,你是不是想知道你们北堂家的高手死了多少?我可以告诉你!”

北堂豪眼神一冷:“你说!”

东方云天冷哼了一声:“你们北堂家去冷星城的六十多个高手,包括你们家所有的长老,全都死了!”

北堂豪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双目赤红地看着东方云天,压抑着极大的怒火,很想立刻冲过去把东方云天大卸八块!

东方云天把东西放下之后就走,北堂豪冷眼看着他的背影,突然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

东方云天皱眉转身,看向了北堂豪:“你疯了?”

“哈哈!”北堂豪看着东方云天狂笑不止,“东方云天,不是我疯了,是你傻了吧!你以为老子那么好骗吗?你说我家死了那么多人,我一个字都不信!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如果我家真死了那么多人,你会迫不及待地主动告诉我的,因为你想让我难受!依我看,我家一个人都没死,是你又被冷星辰用意想不到的方式打败了吧?!”

东方云天冷冷地看着北堂豪,一句话没说,转身大步离开了。

石门关上,北堂豪冷哼了一声说:“老子又不是三岁小孩,当我那么好骗!”

南宫瑾皱眉看着北堂豪:“你真的觉得东方云天是在说谎吗?可如果北堂家的高手没有死,冷星城如何解决这次的麻烦?你们北堂家如果这么明显跟冷星城结盟的话,东方云天一定会杀了你的。”

北堂豪冷笑:“我们北堂家当然没有跟冷星城结盟,不过我相信冷星辰那小子有办法在不杀人的情况下解决这次的麻烦,东方云天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一定是冷星辰做到了,所以东方云天的脸才那么臭!”

南宫瑾实在想不出冷星辰究竟要如何做,才能解了冷星城除夕之夜的困局,北堂豪也没想到。不过北堂豪确信东方云天刚刚一定是在骗他,不仅仅是因为东方云天的表现,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北堂豪认为冷家人不会杀北堂家的人,不管北堂家的人有没有暗中跟冷家结盟,因为北堂豪相信他在冷星城的朋友会给他这个面子的。北堂豪现在很庆幸当初他去冷星城的那一趟,他最大的收获是结交了几个朋友。

东方城城主府圣女殿。

东方云沁最近有些闷闷不乐,即便过年也没见她脸上有几分喜色。这天东方云沁问英姑:“你说我如果离家出走的话,父亲和大哥会不会很生气?”

英姑垂眸说:“圣女殿下,如今外面不太平,城主大人和圣子殿下不会让你出去的。”

东方云沁轻哼了一声:“不太平?还不都是被父亲和大哥一手搞成这样的,而且跟东方家敌对的是冷星城,我跟星辰是朋友嘛,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我真的很希望父亲和大哥不要再对付冷星城了,不是我说丧气话,我觉得再这样下去,输的未必是冷家。”

“圣女殿下是想去找星辰公子吗?”英姑问。

“我是很想去找星辰玩儿,不过现在这个时机,大家见面也难免尴尬。”东方云沁叹了一口气说,“我想让秦骁回来,我跟他定了一年之期,结果他一去不复返了。”

“秦公子如今就在冷星城,圣女殿下现在去的话,城主大人会很生气的。”英姑说。

“所以我在想,不如英姑你替我跑一趟吧!”东方云沁看着英姑说,“我写封信,你带去给秦骁,把他带回来。”

“这……”英姑神色有些犹豫,“圣女殿下,秦公子明显是站在冷家那边的,一直在跟东方城作对,就算他回来了,城主大人也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父亲答应过我和大哥,我们的亲事都是自己做主。”东方云沁神色淡淡地说,“如果一年之期到了,秦骁依旧不愿意留下跟我在一起的话,我会放他走的。”

当天英姑就带着东方云沁的亲笔信,出发去冷星城了。

自从得知除夕之夜三城的行动失败了之后,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父子俩一直在商议接下来如何行事,而他们最忌惮的就是冷星辰那一手出神入化的毒术,实在是让人防不胜防。

东方云天派了方圆一直盯着南宫家的动静,南宫家的人年都没过,一直在到处找南宫桃花,不过始终没有任何线索。

正月初十这天一大早,东方云天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他微微皱眉打开窗户,就看到下面不远处围了很多人,都在指指点点。

东方烈前天闭关了,要过些日子才能出来,东方城现在是东方云天在主事。东方云天站在楼上,看着老董分开人群,面色难看地从墙上扯了一张告示下来,然后拿着那张告示,脚步匆匆地进了城主府。

不多时,老董在门外,说有要事禀报东方云天,东方云天就让他进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东方云天问老董。

老董把手中那张告示打开放在了东方云天面前:“这是今日一早出现在城主府外墙上面的,很多人都看到了。”

东方云天看了一眼告示的内容,脸一下子就黑了,因为上面竟然写着让东方家拿百万两黄金向冷家买东方广的性命,还说了半月之内如果黄金送不到冷星城的话,东方广就会被大卸八块,挂在东方城大门之上!

东方广最早是被冷星城抓了当人质,然后又被冷家送给了姬家用。东方云天在对付姬霜城的时候,选择抓了姬无双把东方广换了回来。只是他一时大意,东方广又落入了冷家人的手中。东方云天不想受制于人,尤其是在姬硕当时毫不犹豫地为了姬家放弃了一个长老的性命的时候,东方云天直接把东方广给舍弃了。

只是舍弃了东方广,东方云天也没有占到任何便宜,最后东方广不见了,东方云天也没多在意。

只是没想到,事到如今,冷星城竟然又搞了这么一出!已经敲诈了北堂城和卢方城以及辛阳城巨额的财富之后,又把主意打到了东方家的头上,拿一个已经被东方云天放弃的长老,要卖给东方家!

东方云天的脸色之所以很难看,是因为他知道,在紧要关头他可以选择放弃东方广的性命,说是为了东方家考虑,东方家的其他人都可以理解,东方广的子孙也不敢说什么。可是如今,并没有什么紧急情况,东方广还活着,冷星城只是求财而已,如果东方家这样都不肯救东方广的话,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而且冷家没有派人过来谈判,直接暗中往东方城城主府的墙上贴了这么显眼的一张告示,恐怕这会儿这件事已经传遍整个东方城了,东方云天接下来不管怎么做,都在东方城所有人的注视之下。

东方云天看似可以选择为了百万两黄金让东方广去死,或者选择救东方广,但事实上东方云天根本无从选择,只能是后者……

“圣子殿下,东方旭求见!”门外传来东方广的孙子东方旭的声音,东方云天神色一冷,对老董说:“不管谁为了这件事来,都不见!你立刻去准备黄金,接下来再听我吩咐!”

“是。”老董恭敬地点头,转身退下去了,出了门把东方广的儿子孙子都给劝走了。

而东方云天面色沉沉地看着面前这张告示,心中在想冷家人的诡计真的是层出不穷,他根本防不胜防,接下来必须更加小心谨慎才是。不过就算冷家得到了这么多黄金又能怎么样,冷星城是缺钱,但最重要的不是钱,而是实力,是高手!就算冷星城得到一座金山,也不能让冷星城多出来一个高手!

没过多久,关于冷星城要把东方广卖给东方家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东方城。而城主府中传出消息,东方云天要救东方广,不少百姓都在说当时东方云天放弃东方广是不得已的。而东方广的子孙这次打定了注意,一定要把东方广给救回来,不仅仅是为了东方广的性命,还因为东方广是他们的保护伞。失去东方广之后,他们在东方家的地位简直是一落千丈。

正午过后,东方云天在城主府三楼的书房里面正在看书,突然一支利箭破空而来,射穿了东方云天的窗户。

东方云天神色微变,猛然站了起来,一脸警惕地打开窗户,就看到对面有个裹着黑色披风戴着帽子,脸上还戴着一张银色面具的人。

东方云天心中一动,就看到那人手中握着一把金红色的弓,那张面具和那把弓对东方云天来说都不陌生,他一直在找的姑娘终于出现了!

四目相对,东方云天看不到黑衣人的眼神,看到黑衣人转身离去,他毫不犹豫地飞身出了城主府,快速追了上去。

没多久之后,东方云天站在了城外的树林里,目光灼灼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黑衣人。

“南宫姑娘,我是东方云天,我们在迷雾森林里见过面,你还救了我。”东方云天微微一笑,摆出了自己最帅气的姿势和表情,看着面前不远处的黑衣人说。那个面具和那张金红色的长弓,让东方云天心中认定,这一定是他要找的人!

背对着东方云天的黑衣人转身,看向了东方云天。东方云天笑得一脸和煦:“南宫姑娘,又见面了,那门亲事,我可以解释。”

“不用了。”黑衣人开口,东方云天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精彩:“你是谁?那张面具和那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你问我是谁?”清冽低沉的男人声音,是墨青,“我可以告诉你,这张面具是我亲手为我的妻子打造的,这弓,是我的妻子比武赢来要送给我的,东方云天你说我是谁?”

东方云天的脸色更加精彩了,眉头也狠狠地拧了起来:“你竟然是南宫桃花的丈夫?你来找我,她呢?”

“我的妻子自然是在家里照顾我们两个人的孩子了,你以为就凭你那点雕虫小技,就想让她来见你么?你不仅愚蠢,还很天真。”墨青的声音很平静,可说出口的话却让东方云天脸上满是难堪。他心心念念要找一个姑娘,可那姑娘已经嫁了人,他设计逼迫现身的竟然是那姑娘的丈夫!

“哼!”东方云天很快冷静了下来,“你既然来找我,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如果你死了,南宫桃花守寡了,我自然就有机会了!”

墨青轻笑:“跟贱人说话果然是让人火大,不过你这样愚不可及的贱人,我倒是第一次见。”

“别废话,拔剑吧!”东方云天猛然拔剑出来,看着墨青冷冷地说。他一开始只盯着那张面具和那把弓,却没注意到面前之人的身形要更加高大一些,根本不可能是个姑娘!他还是大意了,或者说他根本没想过南宫桃花的丈夫会来找他!

墨青腰间挂着一把剑,不过他并没有拔剑,而是解下了腰间挂着的一根不起眼的短笛,拿在了手中。

东方云天神色微变,他当然没傻到认为墨青是要给他吹曲子听,他想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可能性,那就是南宫桃花的丈夫会音攻!

东方云天对于音攻的了解,真的只是听说过而已,如今看到墨青的动作,他心中有了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不再有任何犹豫,挥剑就朝着墨青攻了过来。

只是墨青身姿翩然速度极快地躲开了,手中的笛子也到了唇边。下一刻,东方云天的剑还没举起来,一阵怪异的笛声传入耳中,让他的内息瞬间就有些紊乱,脚步也变得虚浮了……

东方云天意识到这是一种他根本不了解而且根本抵挡不了的功法,神色大变转身就要跑。

笛声未停,大大地影响了东方云天的速度,东方云天还没跑出百米,不仅没有摆脱墨青的笛声,而且喉头一阵腥甜,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用他的长剑支撑着,才没有倒下去。

墨青放下手中的短笛,仿佛闲庭信步一般走到了东方云天身旁,看着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你可以喜欢任何人,当然也可以喜欢我的妻子。喜欢她的男人很多,你是其中最贱的一个,这次给你一个教训,下次,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东方云天一手握着剑,一手捂着胸口,看着墨青冷声说:“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因为你还有用。”

下一刻,受了严重内伤的东方云天被墨青塞了一颗迷药,直接晕了过去。

墨青提着东方云天,就那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进了东方城。

东方家的人收到消息,神色都变了。等老董召集东方家的长老们聚集到一起的时候,墨青已经带着东方云天到了东方城城主府外面,而且站在了广场上那个高高的比武台上面。百姓都面色惊异地远远看着,不知道他们的圣子为何会落入这人手中。

“你是何人?立刻放了我家圣子殿下!”东方家一位长老目光冷然地看着墨青说。东方家的高手已经把墨青给包围在了中间,只是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东方云天在墨青手中。

“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把北堂豪和南宫瑾带过来,否则我就砍了东方云天的脑袋。”墨青声音很平静地说。

所有人神色都变了,东方家的高手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做这个决定。他们知道北堂城和南宫城的圣子都被抓来了东方城,而且关在一个他们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地方,如今他们必须救东方云天,可就算他们知道南宫瑾和北堂豪在哪里,关键是谁也不敢冒头做这个决定啊!因为事后是要承担责任的!

老董看到一个个眼眸低垂的长老,神色一冷,看着墨青高声说:“不管阁下是谁,最好不要冲动!”

“一刻钟的时间。”墨青再次开口,老董神色一变再变,猛然握了一下拳头,飞身离开了。

“看来他果然是城主大人的心腹,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他都知道。”一个长老看着老董的背影嘀咕了一句。

“你还不明白吗?老董和邢业就是城主大人的左膀右臂,我们这些长老算什么?老大被人抓了还不是被圣子殿下一句话就舍弃了?如果不是今天冷星城搞出那么一张告示出来,圣子殿下怎么可能会管老大的死活?”另外一个长老压低声音说。

不管东方家的长老们如何心怀鬼胎,老董只是知道南宫瑾和北堂豪被关在藏药库里面,但是藏药库的机关如何解,只有东方云天和东方云沁知道。

老董去找了东方云沁,已经多日没有去过藏药库的东方云沁这才知道东方云天把北堂家和南宫家的圣子都关在了藏药库中。不过事情紧急,东方云沁自然是要救东方云天的,她用最快的速度去了藏药库,把南宫瑾和北堂豪带了出来。

“东方圣女,你是看我们长得好看,要偷偷把我们放了吗?”北堂豪的手脚上面依旧束缚着厚重的玄铁锁链,却嬉皮笑脸地调戏起了东方云沁。

东方云沁神色一冷,挥手就给了北堂豪一巴掌:“闭嘴!”

出了藏药库,东方云沁看到老董站在外面,就把北堂豪扔给了老董,自己提着南宫瑾飞身而起:“走!”

一刻钟的时间即将到的时候,东方云沁和老董分别带着南宫瑾和北堂豪出了城主府,南宫瑾和北堂豪都看到了比武台上的东方云天,南宫瑾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北堂豪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因为他被东方云天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大大地取悦了!

“换人。”墨青一句废话没有,开口说了两个字。

东方云沁定定地看着墨青:“星辰,是你吗?”

墨青没有看东方云沁,而是看着老董声音平静地说:“我数三声,把南宫瑾和北堂豪扔过来,否则我就杀了东方云天。”

“圣女殿下,先换人吧!”老董对东方云沁说。

“好!换人!”东方云沁神色一冷,话落直接把手中的南宫瑾甩了出去。

老董也同时把北堂豪朝着墨青扔了过去,行动受限的两个人并没有摔倒在地上,而是一起站在了墨青身后。北堂豪眼中闪过一道鬼畜的光芒,压低声音问道:“哥们儿,你是冷星辰吧?”

墨青没有理会北堂豪,把手中的东方云天扔了出去。

老董飞身而起接住了东方云天,东方家的其他高手依旧围着墨青,随时准备动手。

墨青却也没有立刻离开的打算,就站在那个比武台上面,他清冽低沉的声音传入了周围每个人的耳中:“听好了,我是南宫桃花的丈夫,东方云天如果依旧不要脸地要纠缠我的妻子的话,下次你们见到的就是他的尸体。”

所有人神色都变了,如今他们当然都知道南宫桃花是谁,因为东方云天要成亲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只是这些人都不知道,南宫家五长老的徒弟南宫桃花竟然是个有夫之妇,而他的丈夫找上门来,还轻而易举地把东方云天给放倒了!

北堂豪一脸崇拜地看着墨青的背影,心中一直在默念,哥们儿,赶快承认你就是冷星辰吧,这样我做梦都会笑醒的……

东方云天只是中了迷药,东方云沁给他吃了解药,他睁开眼就看到墨青一手抓住了北堂豪,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南宫瑾,正要离开。

“你为何要这样做?”东方云天看着墨青怒吼。对东方云天来说,这人是南宫桃花的丈夫,可他为何是来救北堂豪和南宫瑾的?在这个时候,谁敢单枪匹马来闯东方城救那两人,那个名字,东方云天不敢想……

墨青两只手分别抓着南宫瑾和北堂豪的肩膀,在众目睽睽之下飞身而起,他带着笑意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东方云天,后会有期,我是冷星辰。”

东方云天张口,那个“追”字还没说出来,一口血喷了出来,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