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请不要客气/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东方城外十里的四方河边,北堂豪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放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手脚上面束缚的锁链都在不停晃动。

“你竟然真的是冷星辰!哈哈哈哈!我梦想成真了!”北堂豪依旧在笑,根本停不下来。他一想到临走的时候回头看的那一眼,就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开心过,因为东方云天的脸色实在是太精彩了,而且直接被气得吐血,然后晕了过去!

这对北堂豪来说,简直是人生一大乐事!他这些天一直都在祈祷,希望东方云天喜欢的姑娘嫁给了东方云天的死对头冷星辰,如今他真真就是梦想成真了!

南宫瑾看着墨青的神色还是有些不可思议,当时在那个地牢里面,南宫瑾每天都听北堂豪念叨,说南宫桃花的丈夫一定要是冷星辰。南宫瑾只把这个当做北堂豪无聊消遣的一个笑话来听的,因为他觉得这怎么可能呢?他家五长老的徒弟竟然是冷星城那位天才的妻子?这未免太过巧合了!

可世事就是这么巧合,南宫桃花的丈夫过来救了他们,而且他对东方云天说,他是冷星辰……

南宫瑾觉得如果他是东方云天,也会被气得吐血的,因为这件事实在是把东方云天一身的傲气都打入了尘埃。可以说,东方云天要娶南宫桃花这件事,俨然就是个笑话!或者说,东方云天自己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墨青这会儿没有理会北堂豪和南宫瑾,而是盘膝坐在不远处闭目调息。音攻威力极大,但并不是那么好用的,因为音攻在重创对手的同时,也会让使用音攻的人内力急速消耗。这其实说白了是在拼内力,墨青的内力并没有比东方云天深很多,他用音攻对付东方云天很有用,但他也支撑不了很久。

在东方云天受了严重内伤的同时,墨青的内力也几乎耗尽了,他当时还是吃了一颗快速恢复内力的药丸,而且没有再用武功,只是用了凌云步,换人之后就把北堂豪和南宫瑾带走了。

如果要问墨青为何不直接一见面就对东方云天亮出他是冷星辰,墨青表示先让东方云天知道他是南宫桃花的丈夫,等他实力碾压东方云天,让东方云天一败涂地之后,再告诉东方云天南宫桃花的丈夫就是冷星辰,这样才可以达到让东方云天气吐血的效果……

北堂豪和南宫瑾又等了整整一个时辰,北堂豪终于笑够了,感觉很累趴在地上休息的时候,墨青睁开眼睛站了起来,不过脸上的面具还在,北堂豪和南宫瑾看不到他的容貌。

“哎!星辰兄弟,你终于醒了!”北堂豪瞬间又精神了,坐直了身体,看着墨青笑容灿烂地说,“多谢你救了我们!”

墨青神色淡淡地走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北堂豪身上的玄铁锁链,二话不说,直接把剑拔了出来。

北堂豪感觉眼前寒光一闪,他眼眸猛然一缩,下一刻,束缚着他的锁链应声而断,他把断掉的锁链扔在一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整个人都有使不完的力气,很想立刻冲回东方城去找东方云天打架。

那边南宫瑾身上的锁链也被墨青一剑砍断了,南宫瑾对墨青行了个大礼,很郑重地对墨青道谢。

北堂豪正准备凑过来跟墨青好好聊聊,南宫瑾也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只见墨青收了剑,转身就要走。

“哎哎哎!”北堂豪飞扑过去揽住了墨青的肩膀说,“兄弟,不用这么冷漠吧?咱们以前又不是不认识,你救了我们,一句话不说就走了?”

墨青伸手推开了北堂豪:“你们速度太慢了。”

北堂豪愣了一下:“啥意思?什么速度太慢?”

“限你们十天之内赶到冷星城,否则后果自负。”墨青话落,就从北堂豪和南宫瑾面前消失了人影。

北堂豪和南宫瑾对视了一眼,北堂豪神色怪异地说:“这个冷星辰,怎么感觉跟我们之前认识的那个小子很不一样呢?”

南宫瑾神色淡淡地说:“你不是希望他是冷星辰吗?而且除了冷星辰,还有谁会过来救我们,还要求我们立刻赶去冷星城?”

“那倒也是。”北堂豪微微点头,“不过他嫌弃我们速度慢是怎么回事?我轻功很好的啊!”

南宫瑾无语看着北堂豪:“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为何要去冷星城。”

“你傻啊!”北堂豪伸手揽住了南宫瑾的肩膀,“如今都已经撕破脸了,难道你接下来还要回家去,让你家老爹继续纠结是投靠东方城还是选择冷星城?我们必须去冷星城,因为我们是被冷星辰从东方城抢走的人质啊!这样一来,我北堂家和南宫家就得‘被迫’跟东方城为敌了,真是好生无奈呀!”

看到北堂豪笑容满面地说着“好生无奈”,南宫瑾嘴角抽了抽。不过北堂豪的意思南宫瑾已经明白了,北堂豪的态度已经表明了北堂家的态度,北堂家是要坚定不移地跟冷星城结盟对付东方家了。

而经此一事,南宫瑾也认定了冷星城。他们固然可以各回各家,跟家人团聚之后再慢慢商议跟冷星城结盟的事情,但如今还有一种更直接的方法,那就是他们直接去冷星城,就当是被冷星辰抓回去的人质,这样他们的家族中不可能再有任何反对的声音,而且接下来也没有必要去争他们的联盟由哪个家族来做主,因为只能是冷家。

这样没什么不好的,北堂豪和南宫瑾都知道,他们家族高手不少,其中不乏老顽固。如果他们先回家,再商议跟冷星城结盟的事情,某些老顽固肯定不肯屈居冷星城之下,到时候结了盟却避免不了产生矛盾,会很麻烦。

“走吧。”南宫瑾微微点头说。事实上“冷星辰”已经放了他们,是他们主动要去冷星城当“人质”的。

“走走走!”北堂豪嘿嘿一笑说,“美丽的雪儿姑娘,我来啦!”

“雪儿姑娘是谁?”南宫瑾好奇地问。

“一个很美很特别很厉害的姑娘。”北堂豪笑容灿烂地说,“她在冷星城,不过她已经成亲生子了,就是不知道她的丈夫是谁,好生遗憾啊!”

南宫瑾心中一动,神色莫名地说:“你口中那位雪儿姑娘,不会就是我家小花师妹吧?”

北堂豪跟被雷劈了一样定在了那里,过了片刻神色幽幽地说:“我觉得你猜得很对,雪儿姑娘和桃花姑娘应该是同一个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雪儿姑娘!她竟然是冷星辰的媳妇儿!她怎么可以是冷星辰的媳妇儿?!”

南宫瑾安慰性地拍了拍北堂豪的肩膀:“输给冷星辰,没什么丢脸的,至少你比东方云天好多了。”

“好在哪里?”北堂豪反问。

南宫瑾唇角微勾:“难道你不觉得,冷星辰这次来东方城,救我们还是次要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当众羞辱东方云天吗?”

北堂豪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连声说:“你说得没错!我比东方云天好多了!我跟雪儿姑娘是好朋友哇,雪儿姑娘的丈夫还专门来救我!至于东方云天,那个贱人分明就是自取其辱!活该啊哈哈!”

北堂豪拽着南宫瑾:“赶紧走吧,我迫不及待要去见雪儿姑娘啦!”

北堂豪嗨嗨地拽着南宫瑾走了,不过他们不可能追得上墨青。墨青把他们甩了就是因为嫌弃他们速度慢,因为墨青着急回去见他家小丫头和两个孩子,没时间在路上耗。而墨青根本不担心北堂豪和南宫瑾会不去冷星城,如果他们真不去的话,墨青觉得冷家根本没有必要再管北堂家和南宫家了,也没有结盟的必要,因为盟友太蠢的话,还不如不要……

这边北堂豪嗨了,那边东方家的气氛却是很诡异。东方云天受了内伤,又被墨青气得怒极攻心,直接吐血晕倒了。不过有东方云沁在,东方云天不会有事,很快就醒了过来。

只是东方云天醒过来之后像疯了一样把所有人都赶走了,然后把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依旧觉得心中难受得要死!

是真的难受,这辈子前所未有的难受!东方云天可以接受南宫桃花嫁了人,他觉得他不在意,东方云天也可以接受他不如冷星辰,因为他觉得总有一天他会打败冷星辰的,可是东方云天万万不能接受的是,他这辈子唯一喜欢的姑娘竟然嫁给了他的死对头冷星辰!

东方云天的第一感觉是奇耻大辱!因为他知道,“冷星辰”这次的所作所为,就是专程过来羞辱他的!“冷星辰”高高在上地说东方云天犯贱觊觎他的妻子,当时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东方云天简直无地自容,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屈辱过!

而屈辱过后,东方云天感觉到了绝望,一种他这辈子都得不到他喜欢之人的绝望,因为他喜欢的人,竟然是冷星辰的女人……

当东方云天从绝望之中冷静下来的时候,他心中有一个声音在说,不要放弃,不能放弃,正因为那是冷星辰的女人,他才一定要得到!只有这样,他才可以真正赢了冷星辰,如果他接受现实的话,他在冷星辰面前永远都是输家!

北堂豪那张欠揍的脸突然浮现在东方云天脑海中,他脑海中回荡着北堂豪诅咒他的话“祝你这辈子永远都不可能心想事成”……东方云天不服,他不愿意就这么算了,遇到冷星辰之后,他所有的失败,所有的屈辱,终有一天,他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终有一天,他要让南宫桃花站在他的身边,让冷星辰跪在地上求他!

两日之后,方圆回到了东方云天身边。

“你想办法混进冷星城,尽可能地打探冷星辰的所有消息。”东方云天冷声说。他到现在才发现,他根本就不了解冷星辰那个人。冷星辰竟然还会音攻,而且已经成亲生子了,这些事情东方云天都一无所知。

东方云天时刻告诉自己要冷静,他输就输在他所有的行为都被冷星辰猜到了,而他却根本猜不到冷星辰会做什么。这是很危险的事情,东方云天终于意识到了。而他打算接下来暗中行动,不就是用毒和易容吗?他身边也有这样的人,早就该用上了!

方圆领命之后就离开了东方城,东方云天也没有再命令东方家的人做什么,而是每天都关起门来修炼,谁都不见。

墨青到东方城,解决了问题的当天就离开了,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冷星城的时候,正好是上元节的夜晚。

北堂城和卢方城以及辛阳城,过了年之后都陆续把冷星城“勒索”他们的黄金送到了冷星城。而冷家人言而有信,把解药都给了他们,北堂家也把大长老北堂胥给带走了。

而其他家族不会知道,北堂家送来的几十个大车,其实大部分都不是黄金,而是冷星城需要的物资。这是冷家和北堂家暗中沟通过的,因为冷星城得到黄金之后很多东西还是要向北堂家买,不如就直接趁着这次机会让北堂家光明正大地送过来。其中有两车装满了珍稀药材,这不是冷星城要求的,而是北堂乾主动送给“冷星辰”的礼物。

曾经没落到堪称穷困的冷星城,如今可谓是一夜暴富。爱民如子的冷坤对百姓们是很大方的,所以冷星城百姓的生活也是越发安逸富足了。

靳辰对于北堂家主动送来的两大车珍稀药材表示很满意,北堂家的态度还是很不错的,而且北堂家的人虽然精明但是一点儿都不吝啬,靳辰很喜欢。北堂豪就是个大方的,他家老爹北堂乾大方起来也是挥金如土,那两车珍稀药材是真的都很罕见,其价值可不是用黄金能够估量的,而且其中大部分药材冷星城都没有。可以说,这些药材能够换很多黄金,但再多的黄金,都未必能够买到这些药材。相比黄金,靳辰更喜欢这个,因为有了新的药材,她又可以研究新的药物和毒物了,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冷星城今夜有花灯会,冷坤还放话说城中人口太少,让单身的青年男女该成亲的就成亲,多生孩子,生得多了有奖励。

所以这次花灯会是非常热闹的,冷坤给冷星城的守城军和群英阁的其他弟子都放了假,城主府中的人也都纷纷走上了街头。

想要出去玩儿的离夜和墨小贝自然是不愁没有人带的,如今的光棍儿司徒琏和秦骁一人一个,带着他们在街上玩得不亦乐乎。

靳辰没有出去,就坐在城主府三楼的窗边,看着下方的热闹。

墨青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靳辰斜靠在窗边,手中拿着一本书,心不在焉地翻着。

墨青突然有一种感觉,他家小丫头是在等他回来,因为他不在所以才那么无聊,连出去玩儿的兴致都没有。

这个认知让墨青心中很高兴,他没有走窗户,进了城主府之后上楼,打开房门看到靳辰眼中的惊喜,墨青觉得他日夜兼程几乎一刻不停歇地赶回来都是值得的。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靳辰被墨青抱在了怀中,一个缠绵的长吻过后,靳辰脸色微红地问墨青。

靳辰脸上的红晕取悦了墨青,他眼中满是笑意,抱着靳辰目光灼灼地说:“因为想你。”

“再让我尝尝,你是不是吃了蜜糖?”靳辰唇角微勾,墨青眼眸一暗,抱起靳辰就朝着床边走去……

司徒琏和秦骁带着终于玩儿累了的离夜和墨小贝回来的时候,刚走到靳辰房间门口,两人神色都是一僵,对视了一眼之后,默默地带着离夜和墨小贝去了司徒琏的房间。

“琏叔叔,为什么不让我们去找娘亲?”离夜不解地问。

司徒琏神色有些尴尬地说:“那个,因为你爹回来了。”

离夜神色一喜:“爹爹回来了吗?我和小妹要去找爹爹!”

“别。”司徒琏抱着离夜说,“你爹和你娘现在有事在忙,今晚你们在琏叔叔这里睡吧!”

“是这样吗?”离夜一脸怀疑地看向了秦骁。

秦骁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点头说:“是这样。”

“那好吧。”离夜点头,还小声嘀咕了一句,“爹爹和娘亲怎么总是这么忙啊……”

秦骁嘴角抽了一下,直接告辞走了。出了司徒琏的房间,秦骁还没有睡意,准备再出去走走的时候,突然转头朝着霁月山的方向看了一眼,神色微微变了。

秦骁看到了一个信号,是东方云沁特有的信号,紫色的烟雾。秦骁皱眉,他觉得东方云沁不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找他,而且以东方云沁跟“冷星辰”的关系,她就算来了,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

秦骁犹豫了片刻,还是避开所有人的视线,从城主府后花园出去,上了霁月山。

等秦骁到了信号发出的地方,就看到一个女子站在那里,不是东方云沁,而是东方云沁身边的英姑。

“秦公子。”英姑客气地看着秦骁叫了一声。

“你来做什么?”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秦公子是不是忘记了跟圣女殿下的一年之约?”英姑看着秦骁问。

秦骁神色冷漠地说:“是东方云沁让你来找我回东方城的吗?”

“这是圣女殿下给秦公子的信。”英姑从袖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了秦骁。

月光清朗,秦骁打开之后就看到上面写着几行字,是东方云沁的字迹。而东方云沁要求秦骁跟着英姑一起回东方城,兑现他们之间的一年之约,并没有说别的。

“告诉东方云沁,我没空。”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秦公子是要出尔反尔吗?”英姑看着秦骁冷声说。

秦骁沉默了片刻:“我现在是冷星城的人,如果我再去东方城,东方城还有我的容身之地吗?”秦骁之前已经很明显地站在了冷星城这边,一直在跟东方城作对。他如果现在再回东方城,很可能会被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盯上。

“秦公子请放心,圣女殿下不会让任何人找秦公子的麻烦。”英姑微微垂眸说。

秦骁再次沉默,再开口的时候对英姑说:“你先回去,我还有些事要安排,明日再离开。”

“我就在这里等着秦公子。”英姑看着秦骁说,一副一定要把秦骁带回去的样子。

秦骁没有再说什么,飞身下山进了城主府。他原本打算去找靳辰和墨青,不过想到墨青和靳辰这会儿正在干什么,他就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靳辰在墨青怀中醒来的时候,愣愣地问了一句:“孩子们呢?”

墨青一脸餍足地抱着靳辰说:“不知道。”

靳辰拧了墨青一下:“发情可以,能不能有个度?”

墨青一脸无辜地说:“小丫头你的味道太好了,我吃不够怎么办?而且你是我媳妇儿,我抱着我自己的媳妇儿做喜欢做的事情天经地义,你不能剥夺我作为丈夫的权利。”

靳辰无语:“别贫了,我腰都要断了,你如果还不满意的话,以后你就自己解决吧!”

“呵呵,”墨青轻笑了一声,“开个玩笑而已,小丫头累着了,再睡一会儿吧。”

“不想睡了。”靳辰坐了起来,墨青十分殷勤地给靳辰穿好了衣服。靳辰说要找两个孩子,墨青就说他去司徒琏那里看看,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秦骁站在门口。

“你们起了?”秦骁话落,自己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两声说,“我有事要跟你们谈。”

“晚点再说,我们还没吃饭。”墨青十分不客气地把门关上,然后越过秦骁去找司徒琏了。

秦骁无语地站在门口,看着墨青把两个孩子带了回来,也没有要请他进去的意思,他就在外面站着,听着里面一家四口的欢声笑语,一直到他们都吃完饭,离夜背着墨小贝出来玩儿的时候,才开口对秦骁说他可以进去了。

秦骁进门,就看到墨青站在靳辰身后,正在神色专注地给靳辰捏肩膀。

秦骁嘴角抽了抽,靳辰微微一笑说:“二师兄有什么事这么着急?”

“不着急。”秦骁神色淡淡地在靳辰对面坐了下来,墨青直接把秦骁当了空气,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好吧,不着急,那是什么事?”靳辰问秦骁,也不拆穿秦骁。如果真不着急的话,秦骁就不会一大早过来,还在外面等那么久了。

“东方云沁让我回东方城当他的侍卫。”秦骁看着靳辰说。

靳辰眉梢微挑:“哦?她来找你了?”

“没有。”秦骁摇头,“她派了英姑过来,英姑在霁月山上。”

靳辰唇角微勾:“二师兄,看来云沁是真的喜欢你,你不如就从了她吧!”

秦骁脸色一黑:“小师妹不要胡说,只是因为她救了我,我答应当她一年的侍卫。”

“二师兄,如果不是云沁,换了别人,你肯定会出尔反尔的,而不是过来通知我们你要走。”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秦骁说。

秦骁皱眉:“我不是来通知你们,我是过来征求你们的意见。”

“你已经决定了不是么?”靳辰微微一笑,“而且你是自由的,不管你想去哪里,要做什么,都不需要征求我们的意见,这一点你自己也知道。”

秦骁皱眉说:“总之我不喜欢东方云沁,小师妹不要误会。”

“我有什么好误会的?”靳辰轻笑了一声,“你未娶,她未嫁,男欢女爱很正常,二师兄你是不是太紧张了?虽然说冷家和东方家如今是敌人,但二师兄不用管这些,你又不姓冷,真喜欢的话就不要犹豫勇敢面对,我和大师兄都会支持你的。”

秦骁的脸更黑了:“小师妹你真的不要胡说八道,我只是不想违背约定而已。”

靳辰点头:“当然了,二师兄是个言出必行的好男人,所以你就去吧,我们也不需要你当冷星城的细作,帮冷星城做什么,你能娶个媳妇儿回来,我们就很高兴了。”

秦骁猛然站了起来:“我就不该过来找你们!”话落就转身大步离开了。

靳辰看着秦骁的背影,眼神玩味地说:“小青青,秦骁这是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

墨青很随意地说:“你说是就是。”

靳辰笑了:“以秦骁原本的性格,他要真的不愿意回到东方云沁身边,别说什么约定,就算是发了毒誓,他也会毫不犹豫地背弃誓言。如今他这样,我觉得有戏。”

“不用管他。”墨青不甚在意地说,“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怎么觉得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呢。”靳辰唇角微勾。

秦骁很快离开了冷星城,跟英姑汇合之后,一起往东方城而去了,司徒琏表示秦骁也是个见色忘义的家伙啊!

墨青在东方城做的事情还没有传到冷星城来,靳辰终于想起问墨青的时候,墨青已经回来一天一夜了。中间冷肃倒是过来找墨青想问问情况,不过墨青没理他。认为墨青出马一定万无一失的冷肃干脆就不问了,默认墨青已经把北堂豪和南宫瑾给救出来了,至于过程,他早晚会知道的。

三天之后,南宫瑾和北堂豪想要偷偷从霁月山上进入冷星城城主府,被守在山下的几位长老发现了,他们也没反抗,就被绑起来带到了冷坤面前。

“冷叔,这是误会,是星辰兄弟让我们来的。”北堂豪看到冷坤就叫叔,南宫瑾嘴角抽了抽。

“给两位圣子松绑。”冷坤神色莫名地说。

墨青已经回来三天了,他们却都没有见过他,墨青也没有说他到底去东方城做了什么。如今看到北堂豪和南宫瑾主动跑到了冷星城里面,而且还束手就擒了,冷坤感觉怪怪的,越发好奇墨青到底在东方城做了什么事了。

北堂豪和南宫瑾被关在东方城藏药库里面有段日子,出来之后就直接来了冷星城,很久没有换过衣服,一身狼狈。冷坤很客气地安排他们先去洗洗吃点东西,再休息一下,然后再说接下来的事情。

北堂豪和南宫瑾对这个安排自然是很满意的,两人洗了澡吃了饭之后,就又过来找冷坤了。

“你竟然还活着,真是可喜可贺。”冷肃看到北堂豪,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北堂豪嘿嘿一笑:“是,确实是可喜可贺。”

“来来来,赶紧告诉我们,我家小弟是怎么把你们救出来的?”冷肃问北堂豪。

北堂豪愣了一下:“星辰兄弟还没回来吗?”

“三天前就回来了。”冷肃说。

“那他什么都没跟你们说?”北堂豪表示很不解。

“咳咳,我家小弟如今很忙。”冷肃神色有些尴尬地说。

“你家小弟的性情,是不是跟以前不太一样?是练功出了什么问题吗?”北堂豪压低声音问冷肃,不过房间里其他的人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冷肃白了北堂豪一眼:“你才练功出问题!我家小弟很正常,只是见到不喜欢的人就不愿意说话而已。”

“可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北堂豪还是感觉怪怪的。

“别废话,赶紧说,我家小弟到底怎么救的你们?”冷肃直接岔开了话题,因为他并不想跟北堂豪和南宫瑾解释他们见到的冷星辰为何像是换了一个人,因为他们如今并不是一家人,有些秘密,能不说的就不说了。

“哈哈!”北堂豪未语先笑,“其实就是星辰兄弟抓了东方云天,把我们换回来了。”

“你笑什么?”冷肃神色莫名地问北堂豪,感觉北堂豪似乎一提这事儿就很兴奋的样子。

“我当然要笑了!”北堂豪一脸兴奋地说,“你都不知道东方云天当时的脸色有多难看,他都被气吐血了!哈哈!”

“嘿嘿!”冷肃也笑了起来,“快跟我说说,东方云天怎么被气吐血了?”

“因为星辰兄弟告诉东方云天,东方云天喜欢并且想要娶的那位桃花姑娘,是星辰兄弟的媳妇儿!哈哈哈哈!”北堂豪想想就觉得特别爽。

冷肃也哈哈笑了起来:“活该东方云天被气吐血!谁让他觊觎我家……弟妹的!根本就是找死!我家小弟要不是为了救你们俩,肯定已经把东方云天给宰了!”

“那可不行!”北堂豪摇头说,“直接宰了有什么意思?就要让他活着,永远得不到喜欢的人,永远打不过星辰兄弟,还要看着他喜欢的姑娘跟星辰兄弟双宿双栖,然后活活被气死,这样才最爽!哈哈哈哈!”

冷肃嘿嘿一笑:“你说得很有道理。”

“哎!我还想问你呢,上次我见到的雪儿姑娘,跟你弟妹桃花姑娘,是不是一个人?”

“这个嘛,嘿嘿嘿,你都猜到了。”冷肃没有否认,因为冷星城里只有向雪儿,没有南宫桃花。而墨青已经主动暴露了冷星辰的妻子就是南宫桃花,接下来也瞒不住。

“真的是?!”北堂豪神色惊讶地说,“我果然没猜错,你们上次瞒着我,是不想让我知道吧?我可以理解!”

冷肃嘿嘿一笑,拍着北堂豪的肩膀说:“理解万岁。”

冷肃和北堂豪终于嗨嗨地聊完了,旁边被他们当空气的冷坤和南宫瑾就听着他们说话,嘴角一直带着笑意。

“好了,现在该说正事了。”冷肃看着北堂豪和南宫瑾说,“你们来冷星城做什么?”

北堂豪嘿嘿一笑:“我们两个主动来当质子的,接下来请不要客气,你们冷家做主,我们三家一起去找东方城的麻烦吧!”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