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冷星辰的夫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过年之前,东方家要和南宫家联姻,东方云天要娶南宫家五长老的女徒弟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所有家族,不知内情的家族还真的以为东方家和南宫家这是正常联姻,南宫离的徒弟会在二月初五嫁给东方云天。他们都收到了请帖,并且已经做好去东方城喝喜酒的准备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

北堂家的人是最早收到消息的,北堂乾都愣了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神色莫名地说:“东方云天想娶的那姑娘已经嫁人了,而是嫁的是冷星辰?”

“是啊!”北堂家一位长老一脸震惊地说,“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了,但这消息是千真万确的,东方云天都被冷星辰当众羞辱得吐血晕倒了!”

北堂乾又愣了一会儿,然后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起来的样子倒是跟北堂豪神似。北堂家的长老们脸上也都带上了笑意,就听到北堂乾说:“东方云天就是活该!他喜欢的姑娘竟然是冷星辰的女人,他没被气死都算幸运了!”

“是啊!”一个长老说,“如今谁不知道,冷星辰就是东方云天的克星,东方云天以前多得意啊,结果对上冷星辰屡战屡败,就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如今他死活非要娶的姑娘竟然还是冷星辰的女人,搁谁都得吐血!”

“而且据说东方云天已经突破了天玄心法的最高层,却没想到那么轻易就被冷星辰给抓住了,毫无反抗之力,那冷星辰简直是个旷世奇才!”另外一个长老一脸惊叹地说。

“没错,而且冷家很够意思,说要救圣子,冷星辰就单枪匹马去把圣子给救了,现在我们不需要再屈服于东方家了,一定要跟冷星城一起,狠狠地反击!”

“不过圣子殿下为何还没有回来?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

听着长老们你一言我一语,前些日子的郁闷一扫而空,脸上都带着轻松愉悦,北堂乾心情也着实不错。他微微一笑说:“豪儿肯定是被冷星辰抓回冷星城当人质了。”

“啊?”一个长老神色微变,“我们不是盟友吗?冷星辰怎么会这样做?这跟东方烈的行为有什么区别?”

“非也。”北堂乾微微摇头,“我们是盟友,冷家也认这一点,而且冷家会跟我们结盟,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豪儿和冷家的圣子是好朋友,所以不需要担心豪儿。”

“城主大人,冷星辰此举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算把圣子殿下放了,我们也不会跟冷星城作对啊!”一个长老还是有些不解。

北堂乾唇角微勾说:“冷星辰很聪明,豪儿应该是自愿的。南宫家的圣子跟豪儿是一起被抓然后一起被救的,我们北堂家已经暗中跟冷星城结盟了,南宫家可没有,冷星辰这样做,会让我们两家都必须跟冷星城成为盟友,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接下来要如何行事,将会由冷家来主导。”

“那个小子年纪轻轻竟然心思这么深?”一个长老神色有些讶异地说,“这样的机智权谋,我等都自愧不如啊!”

北堂家的人倒也没办法说冷星城是在算计他们,因为他们已经是盟友了,而且他们觉得北堂豪十有八九就是主动跑到冷星城当质子的。而事实上冷星城主要算计的对象是南宫家,即便冷星辰的妻子是南宫五长老的徒弟,但是北堂家的人都很清楚那位南宫五长老跟南宫家的关系怎么样,而且南宫家的人甚至都不知道南宫离的徒弟嫁给了冷星辰,说明那位南宫桃花姑娘跟南宫家也几乎没什么来往。真正算起来,相比之下跟冷星城走得更近的还是他们北堂家。

“接下来都小心一些,不要再让东方家有机可乘。”北堂乾神色严肃地看着各位长老说,“我们都是前辈,但在冷星辰面前,不管是武功还是谋略都不如他,所以接下来我们北堂家就听冷家的吩咐来行事,你们如果有谁觉得不服的现在就站出来!”

长老们都沉默了,北堂乾接着说:“我们北堂家从来没有称霸这片土地的野心,但我们也不可能置身事外。这片土地强者为尊,东方家比我们强,冷家也比我们强,我们必须择其一站队,而且只有选择冷家,我们北堂家才不会覆灭!”

“城主大人说得对。”一个长老神色认真地点头,“我们不会倚老卖老的,因为我们也都认为冷星辰比我们强。”

南宫家收到消息的时候,南宫焕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皱起了眉头,因为南宫瑾被救了却没有回到南宫家,十有八九是被带去了冷星城。

“爹爹,真没想到小花竟然是星辰公子的妻子。”南宫柔一脸惊叹地说。他们南宫家对于南宫离的那个徒弟除了一个听着就很假的名字之外,根本一无所知。他们万万没想到,到头来东方云天要娶的姑娘竟然是嫁给了冷星辰!

南宫焕唇角微微勾了起来:“这不是什么坏事。”

“我觉得星辰公子把大哥带回冷星城,肯定不会伤害大哥的,应该是想让我们家表态。”南宫柔若有所思地说,“爹爹,我们之前不是就后悔没有一早跟冷星城结盟吗?如今也到了该表态的时候了,而且之前大长老和三长老一直在反对,不服冷星城,如今大哥被带去了冷星城,他们应该不敢再说什么了。”

南宫焕一脸赞许地看着南宫柔:“柔儿说得没错,冷星辰带走了瑾儿,很可能就是瑾儿自愿的,这样一来,确实可以减少很多麻烦。”

“爹爹,不如让我去冷星城吧?”南宫柔微微一笑看着南宫焕说,“小花人很好的,星辰公子也帮我解过毒,我去跟他们谈,告诉他们南宫家会跟他们结盟的,并且由冷家来做主。”

南宫焕想起南宫家那几个老顽固的长老有些头疼,当初要不是因为那几个长老,南宫焕早就暗中跟冷星城联系了。南宫焕不能轻易离开南宫城,派长老过去的话,万一话说得不对惹恼了冷家人就不好了。南宫柔过去,虽然南宫焕不太放心这一路上的安全,但她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

“爹爹,不要犹豫了,时间不等人,万一东方家再对我们出手的话,如果我们得不到冷家的帮忙,会很被动的。”南宫柔神色认真地看着南宫焕说。

南宫焕微微点头:“也好,你带着八长老和九长老暗中去,路上小心一些。”南宫家跟北堂家一样,也是九位长老,八长老和九长老相对年轻一些,脾气比较温和。

当天南宫柔就在两位长老的护送之下,暗中离开了南宫城,朝着冷星城而去了。

东方城。

东方烈闭关半月再出关,就听到了让他火冒三丈的消息。不仅东方云天被冷星辰当众羞辱,成为了一个笑话,而且东方烈之前的计划全都毁于一旦了!

当初东方烈亲自去了北堂城抓来了北堂豪,却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被冷星辰给救走了。而东方烈最生气的一点是,他曾经提醒过东方云天,让东方云天查清楚那个南宫桃花的底细,可东方云天一意孤行,非要跟南宫家定下亲事,到头来,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别人耻笑东方云天的理由!

正在修炼中的东方云天听说东方烈出关要见他,心知东方烈一定会很生气,但他还是去了。

父子俩之前闹过矛盾,后来重修于好,可是东方云天再次让东方烈大大地失望了,导致父子之间的矛盾再次被激发。东方云天一进门,东方烈抓起镇纸就朝着他砸了过来!

东方云天微微偏头躲开了,那个镇纸砸在东方云天身后的房门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跪下!”东方烈怒气冲冲地看着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垂眸,在东方烈面前跪了下来。东方烈指着东方云天说:“你太让为父失望了!你看看你自己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做什么都不成,竟然还喜欢上了冷星辰的女人,让我东方家成为了笑柄!东方云天,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东方云天低头不语,东方烈依旧一脸怒气:“从今天开始,对付冷星城的事情,不允许你再插手!”

看到东方云天沉默,东方烈冷冷地说:“你哑巴了?”

“是,父亲,我不会再插手对付冷星城的事情。”东方云天跪在地上声音低沉地说。

“还有!你的亲事也别想自己做主了!”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为父不想看到你再纠缠着那个有夫之妇,让东方家被人耻笑!你的亲事,为父会安排!听懂了吗?”

东方云天神色一僵,脊背挺直地跪在地上,不肯说话。东方烈一看东方云天这个样子,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大步走过来,抬脚就踹在了东方云天胸口:“我问你,听懂了吗?”

东方云天被东方烈一脚踹得差点吐血,却不肯开口说话。东方烈怒极,又连着踹了东方云天好几脚,东方云天却倔强地不肯说东方烈想听的话。因为他不想被东方烈安排,娶一个他根本不喜欢的女人,他觉得他会忍不住把那女人给杀了。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在这件事情上面低头,任何人都不可以强迫他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包括东方烈在内!

“父亲!”东方云沁冲了进来,挡在了东方云天前面,皱眉看着东方烈说,“父亲就算把大哥打死,事情也无法挽回了!”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东方烈看着东方云沁冷声说。

东方云沁把地上的东方云天给拉起来,拽着东方云天出去了。东方烈猛然握拳砸在了桌子上,眼眸幽寒地念着一个名字:“冷,星,辰……”

楼上,东方云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有些不耐地对东方云沁说:“你干嘛要管我的事情?平白惹了父亲对你生气,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死不了!”

东方云沁简直要被气笑了,她看着东方云天说:“大哥,你以为我想管你,我看你是魔怔了吧?你不过就是在迷雾森林里见过那姑娘一面,就连人家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对她一无所知,就非她不娶了?我当初就跟大哥说过,南宫桃花有可能已经嫁人了,大哥却一门心思要找她!如今可好,你不用找了,那姑娘肯定就在冷星城,但你能怎么样?她的丈夫不是别人,是冷星辰!冷星辰啊大哥,拜托你能不能清醒一下?!你真以为冷星辰的女人会弃冷星辰而选择你吗?这根本不可能!而且你也不能做坏人姻缘的事情!”

东方云天眼神一冷:“东方云沁,少在这里振振有词!你又怎么知道你喜欢的那个秦骁在迷雾森林那边没有成过亲?”

东方云沁没想到自己好言相劝,东方云天竟然还说她,她冷笑了一声说:“我不是大哥,我知道秦骁的真名,见过他的真容,而且知道他在迷雾森林那边是什么身份,家又在哪里,而且我问过他,知道他没有成亲!如果他成亲了的话,我是不会允许自己跟他有任何瓜葛的,因为我这辈子最讨厌那种犯贱滥情和坏人姻缘的人了,我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大哥你再这样执迷不悟的话,只会让我讨厌你!”

“难道你也认为,我应该听从父亲的安排,随便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成亲生子吗?”东方云天冷声问。

“没有人强迫你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成亲生子,但是你能不能不要盯着别人的妻子?你跟那位桃花姑娘,无缘也无份!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再找一个喜欢的不就好了!”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

东方云天苦笑:“但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对别的女人动心了,即便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到底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但我就是忘不了她。”

“我看你真是疯了!”东方云沁皱眉看着东方云天说,“你是对那位桃花姑娘一无所知,但星辰肯定一早就知道你觊觎他的妻子,说不定这么多次他在打败你的时候都在看你的笑话!大哥,你真的该醒醒了!”

“你回去吧,我累了。”东方云天有些不耐烦地说,“接下来也不要来找我,我要闭关修炼!”

东方云沁瞪了东方云天一眼,转身就走了。

二月的天气已经回暖了,冷星城依旧封着城,南宫瑾和北堂豪在冷星城住得很安逸,并没有想要离开。

这天南宫柔带着南宫家的两位长老到了冷星城外,正好在城楼上面的姬无双看到了,就直接让人开了城门请他们进去了。

“姬圣子。”南宫柔听说过姬无双的花名,所以一向最是温柔知礼的南宫圣女对姬无双的态度很是冷淡。

姬无双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目不斜视,很客气地说:“南宫圣女和两位长老随我来吧!”

姬无双带着南宫柔和南宫家的两位长老朝着冷星城的城主府而去了,走到半路,姬无双转头叫了一声:“南宫瑾,你妹来了。”

南宫柔转头就愣了一下,因为南宫瑾这会儿悠哉悠哉地牵着一个小男孩,正在附近逛街,这哪里是在冷星城当质子的?分明是在在这里做客的,而且是乐不思蜀那种……

南宫瑾看到南宫柔,神色一喜,快步走了过来,被南宫瑾带着出来玩的离夜也蹦蹦跳跳地跟了过来。

“小妹,你怎么来了?”南宫瑾看着南宫柔微微一笑问道。

“大哥没事就好。”南宫柔发现南宫瑾气色很不错,真的放心了,目光落在一脸好奇地看着她的离夜身上,微微一笑,声音温柔地问,“你是谁呀?”

“我叫小夜。”离夜笑嘻嘻地说,“姐姐好漂亮!”

南宫柔一脸喜爱地牵住了离夜的小手:“小夜也长得很好看。”

“嗯,我娘亲就是这么说的。”离夜一本正经地点头。

南宫柔笑了,有些好奇地问:“小夜,你娘亲是谁?”南宫柔确实很好奇,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竟然会被南宫瑾带着一起玩儿。

“小妹,小夜的娘亲就是小花师妹。”南宫瑾对南宫柔说。

南宫柔直接愣了一下:“这……”离夜看起来都六七岁了,可是南宫柔认识的南宫桃花还没有十八岁,生不出这么大的儿子吧。

“我不是我娘亲生的。”离夜主动对南宫柔笑嘻嘻地说。

南宫柔有些抱歉,不过离夜却是根本不在意,拉着南宫柔的手说要带她去城主府。

而姬无双在见到南宫瑾之后就没有再理会南宫柔,直接转身走了。南宫柔有些奇怪,感觉姬无双跟她以前见过的那个总是色眯眯的登徒子判若两人。

南宫柔当天晚些时候见到了“南宫桃花”,不过跟她之前认识的那个小花长得完全不一样,而且“南宫桃花”在冷星城的名字叫做向雪儿。

“小花,哦不,雪儿。”南宫柔看着靳辰一脸笑意地说,“真是没想到,你的丈夫竟然就是星辰公子。我觉得你们很般配,你现在的样子也好美哦!”

靳辰微微一笑:“虽然你说的都是事实,但你夸我我还是很开心的。”

南宫柔笑了:“雪儿你还是这么有趣。”

墨青如今虽然顶着冷星辰的身份,但他极少出门,也从不会代表冷家去见外人,冷坤也没有要求他那样做。事实上冷坤自己都很少能够见到墨青,即便大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就算墨青几乎每天都会带着墨小贝出去玩儿,但愣是很少有人能够注意到他。一般别人问起的时候,冷坤就说他的小儿子冷星辰又闭关了,别人只会夸一句星辰公子这么天才还这么努力……

南宫柔也被告知“冷星辰”闭关了,她不疑有他,当天跟靳辰聊得很开心,还跟她之前结实的小姐妹冷新月住在了一起。唯一郁闷的是冷肃,因为冷新月暂时不能陪他睡了。

南宫柔第二天正式去见了冷坤和冷肃,南宫瑾也在。南宫柔转达了南宫焕的态度,冷家人表示很满意。至于接下来对付东方城的计划,这个暂时还真没有。

不管卢方城和辛阳城,如今已经成为盟友的冷星城、北堂城和南宫城,面临一个问题,结盟之后要做什么,要怎么做?

这天靳辰和墨青提起了这件事,因为他们现在已经没有那么被动,也到了该主动出击的时候了。

“东方家之前应该没有用全力。”墨青对靳辰说,“我曾经听邢绝提起一句,东方烈手中还有一群不为人知的高手,比那些长老还有君子堂之流都要强很多,只是从来没有用过。邢绝没有说更多,是因为这件事是绝密,邢绝也并不了解。”

靳辰微微皱眉:“如果这样的话,倒是很棘手。冷家如今能够用得上的高手大部分都是姬家过来的,而且并不多,再加上南宫家和北堂家的高手,你觉得有胜算吗?”

墨青微微摇头:“未必。”

“那我们就必须想个办法,先发制人。”靳辰若有所思地说。他们不能再等着东方家打过来他们被动应对,这样太憋屈了。

“最直接的办法,去把东方云天抓过来。”墨青很淡定地说。

靳辰微微点头:“我也想过,但是……”

“但是什么?”墨青唇角微勾,看着靳辰问。

“抓了东方云天之后呢?只是让东方家不敢对我们动手,但解决不了问题。以东方烈的实力,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抓走我们的人,到时候只能交换人质。所以归根结底,抓人质来威胁这种办法并不总是有效的,而且不是长久之计。要想真正太平,必须把东方家给灭了,否则他们永远都不会罢休。”靳辰神色认真地说。

墨青微微一笑:“小丫头说得对,既然如此,不如把罪魁祸首东方烈给杀了吧!”

听着墨青轻描淡写地说要杀了这片土地的第一高手东方烈,靳辰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捏了一下墨青的脸说:“虽然你已经突破了,但目前应该还不是东方烈的对手,况且你也说了他手中还有底牌。”

“所以,我们一起去吧。”墨青唇角微勾,“你从南宫家盗走的无双宝刀,我们还没有用过,我最近对冷星刀法有些新的领悟,不如试一试?”

靳辰眼睛微亮:“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南宫老头说这对宝刀很厉害的,我们不如现在就去试试吧!”

靳辰话落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长条形的木盒,打开之后,里面躺着一对看起来十分古朴的圆月弯刀。

靳辰和墨青各自拿了一把,入手很沉,不过靳辰平时用的清霜宝剑更沉,早就习惯了,而且她和墨青在修炼冷星秘籍之前都通过药物强化了身体,如今都算是大力士了。

两人同时拔刀,寒光闪烁,明明没有一丝血迹的刀身上面仿佛带着煞气。

离夜和墨小贝这几天都在司徒琏那里住,深夜时分,墨青和靳辰一起飞身出了城主府,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冷星城,到了城外的树林中才停了下来。

两人都已经把冷星秘籍中的刀法剑法棍法拳法全都学了,但墨青只用过剑法,靳辰用过棍法和剑法,冷星刀法他们都还是第一次用。

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动了。叶落无声,两人的刀看起来都是轻飘飘的,没有对战,只是同时把冷星刀法的招式从头到尾练了一遍,仿佛已经排练过无数次一样,两人的动作身形包括呼吸都是完全同步的。

一遍结束之后,靳辰十分喜爱地看着手中的刀说:“果然是宝刀,用起来很爽。”真正的神兵利器一上手就知道有没有,这无双宝刀本身是厚重的,它的形状却是轻盈凌厉的,两者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正因为墨青和靳辰修炼了以力量见长的冷星秘籍,所以可以很轻松地驾驭这对宝刀,使用起来得心应手。

“打一架?”靳辰唇角微勾看着墨青问。

墨青微微一笑:“很期待。”

两人再次动了,靳辰根本没有留手,一开始就用了全力,而已经突破的墨青比靳辰实力更高,却也没有留手,两人像是多年未见的宿敌一样,用一对宝刀,用同样的武功,战在了一起。

靳辰很快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而她明白墨青的用意,她现在正需要这样的压力助她突破。

两人这一战,从夜半时分一直打到了天边泛起鱼肚白,没有所谓的胜负,因为一开始就是墨青强。两人对于冷星刀法的运用已经十分熟练了,对于无双宝刀的使用也越发得心应手,至于配合和默契,这是存在于两人骨子里的,根本不需要练。

“可惜,还是没有突破。”靳辰有些无奈地说。她本以为今夜可以突破冷星心法的最高层,只是并没有。墨青用了全力,也给了靳辰很大的压力,只是他们两人之间都太过了解彼此的路数,所以这份压力对靳辰来说还是不够。

“不用急。”墨青伸手揽住了靳辰,“顺其自然就好。”靳辰的修炼速度已经很妖孽了,冷坤修炼了几十年,到现在都没能突破冷星心法的最高层,靳辰距离突破近在咫尺,只是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

“我不着急,你要保护我哦。”靳辰对墨青笑容灿烂地说。

墨青低头在靳辰唇角亲了一下:“乐意之至。”

二月初五,这是一个对东方云天来说十分尴尬难堪的日子。

原本在闭关修炼的东方云天这天一大早就觉得烦躁至极,根本无法静下心来。他打开了书架的暗格,里面还躺着“南宫桃花”的画像,除了画像之外,还有一根棍子……

东方云天看到那根棍子,眼神一下子冷了下去,伸手拿起来就扔了出去,结果被东方云天烦躁之下随意扔出去的棍子,还不偏不倚地砸碎了东方云天最喜欢的一个花瓶,导致东方云天心中怒意更盛了!

而当东方云天发现书架上还放着一张大红请帖的时候,直接伸手拿过来就撕成了碎片!所有的一切,今天这个日子,都让东方云天觉得羞辱,他甚至很想立刻冲到冷星城去,去找那个“南宫桃花”问问清楚,问她是不是真的对他不屑一顾?!

东方云天已经把方圆派去了冷星城,只是如今方圆还没有传任何消息回来。东方云天实在是觉得烦躁至极,就准备出门走走,结果刚下楼,就遇到了东方云沁。

“大哥,你挡我的路做什么?让开!”东方云沁皱眉看着挡在她面前的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没有让开,也没有管东方云沁,而是眼眸幽深地看向了东方云沁身后的人,冷冷地说:“你竟然还敢回来?”

前日已经回来,只是今天才出门的秦骁沉默不语,东方云沁眼神一冷:“大哥你什么意思?这是我的人,你管不着!”

“东方云沁,你不会真的不知道他是冷星城的人吧?”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冷声说,“东方家之前死了那么多高手,恐怕有三分之一都是死在他的箭下!你的人?你以为父亲知道了,还会容许他活着吗?”

东方云沁看了秦骁一眼,然后挡在了秦骁面前,看着东方云天说:“斗争是父亲和大哥挑起的,冷星城只是正当反击,本就是你死我活,大哥输了就是输了,关秦骁什么事?有本事你去找冷星辰啊!”

“东方云沁!你再说一句试试?”东方云天一听东方云沁提起冷星辰就怒了。

“是你逼我的!”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冷冷地说,“我都说了这是我的人,你管不着!秦骁不过是冷肃的朋友,去仗义帮忙而已,他不是冷家人!”

东方云天怒极反笑,看着秦骁,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秦骁,我看你不是冷肃的朋友,你去冷星城,为的是你那位小师妹吧?”

东方云沁神色微变,转头看向了秦骁,却见秦骁神色淡淡地说了一句:“是又如何?”

“你也喜欢她,但是求之不得,所以就默默守护是吗?”东方云天看着秦骁冷笑。

东方云沁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因为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她看着秦骁,秦骁神色丝毫未变,看着东方云天说:“不要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龌龊,明知人家是有夫之妇还要往上凑。我的小师妹是我的朋友,她的丈夫冷星辰是我的好兄弟,你说我是冷家人,我不否认这一点。”

东方云天冷哼了一声,伸手就要过来抓秦骁,却被东方云沁挡住了。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大哥,你再找他麻烦别怪我跟你翻脸!”

“他骗了我,他曾经告诉我他根本不知道他那位小师妹长什么样子,只知道她的名字而已,他分明是在说谎!”东方云天冷声说。

“骗你又如何?本来就是你不对!”东方云沁也怒了,伸手拽住了秦骁,“我们走!”

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和秦骁的背影,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傍晚时分,东方云沁去找秦骁,却发现秦骁没有在房间里。她问英姑,英姑说秦骁去君子堂了,还没有回来。只是当东方云沁去了君子堂,却发现秦骁没在里面,而且君子堂的人都说没有见过秦骁的时候,东方云沁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

东方云沁怒气冲冲地去找东方云天,就发现东方云天不在房间里,不知道去了哪儿。

“沁儿,你这么风风火火的做什么?”东方烈皱眉看着东方云沁问。

东方云沁面色难看地说:“大哥抓了我的人。”

东方烈皱眉:“你的人?你在说谁?”

“我的侍卫。”东方云沁说。

东方烈神色一冷:“西门靖?他真名叫秦骁是吧?他已经投靠了冷星城,竟然还有胆子回来?”

“父亲!我们两个的事情跟东方家和冷星城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东方云沁看着东方烈不服气地说。

“哼!你跟天儿一样,容易为情所困!为父不会允许你跟那个姓秦的小子在一起,你死了这条心吧!”东方烈话落,直接叫了两个长老过来,让他们看着东方云沁,宣布东方云沁从现在开始被禁足了。

东方云天在东方城有一座很幽静的小宅子,并不在城主府里面,他偶尔练功的时候会去那里。宅子里有个地牢,如今秦骁就被关在里面。

东方云天还没有用刑,被绑在柱子上面的秦骁闭着眼睛,神色很平静。

“秦骁,我问你什么,你最好如实回答,否则别说娶我妹妹,你这条命都别想要!”东方云天站在秦骁面前,看着他冷声说。

秦骁睁开眼睛,神色淡淡地看着东方云天说:“我从未想过要娶你妹妹。”

东方云天眼神一冷:“不管你是欲擒故纵还是不知好歹,既然你这么说,那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东方云天话落,拿出一把匕首,就狠狠地插进了秦骁的大腿。

秦骁闷哼了一声,额头的冷汗就冒了出来。

东方云天并没有把匕首拔出去,他看着秦骁冷声说:“你那位小师妹,真名到底叫什么?”

秦骁开口,看着东方云天冷笑,一字一句地说:“她的名字叫做,冷星辰的夫人。”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