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向雪儿有孕/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星辰的夫人”这几个字,让东方云天瞬间怒火冲天,他拔出插在秦骁腿上的匕首,狠狠地插进了秦骁的右臂,秦骁的腿上立刻血流如注。

“骨头果然很硬!”东方云天看着秦骁目光冷然地说,“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真的为了替冷星辰和你的小师妹保守这一点秘密,甘愿付出自己的性命!”

“我知道,有些事情你早晚都会知道的。”秦骁疼得要死,却依旧在看着东方云天冷笑,“但我不会告诉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不配!”

东方云天猛然伸手,狠狠地抽了秦骁一巴掌,秦骁的半边脸都肿了起来,看着东方云天的眼神却带着嘲讽和不屑:“就凭你,给我小师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秦骁一点儿都不肯低头,一直在激怒东方云天,他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嘴角一直在流血。可他莫名觉得心情还不错,因为他从小到大都是孤家寡人,可是现在,他有朋友了,他有了要守护的人,即便他要为此付出代价,但他觉得值得。

如果是以前的秦骁,他一定会权衡利弊,不会让自己陷入这么被动的境地,甚至会选择出卖墨青和靳辰来换得自己的安全,因为他追求的是权势,他必须活着才能成为王者。

可是不知从何时开始,秦骁已经变了。秦骁刚认识靳辰的时候,他就很想跟靳辰结交,但那时他想的是让靳辰为他所用,帮助他完成他的宏图霸业。之后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秦骁有过无限风光,也曾跌落谷底,而当他决定跟着墨青一起来迷雾森林这边的时候,他事实上已经认定了墨青和靳辰是他的朋友。

这段日子,秦骁远离纷争,置身事外,慢慢地发现什么权势地位都是过眼云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他如今已经不想再回雪狼国去争什么王位了,他只想过得轻松一点,快乐一点。

秦骁这会儿身上疼得要死,但他却很清醒,他问自己,他在冷星城待得好好的,没有危险,有朋友相伴,为何会愿意再回到东方城来?他在回来之前就已经想过,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很可能会找他的麻烦,可他看到东方云沁给他写的信的时候,他还是决定回来了。难道真如靳辰所言,他对东方云沁有些不同,只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吗?

东方云天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秦骁已经浑身是血,看起来惨不忍睹了,但他自始至终愣是没有发出任何痛呼,也没有向东方云天妥协求饶,身体仿佛毫无知觉一样。

“你果然很有种!”东方云天扔掉手中的匕首,看着秦骁冷声说,“或许我应该对你用点药,譬如冷星辰亲手做的真言丹……”

秦骁神色微变,不过很快又平静了下来,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你不用诈我,星辰的真言丹只给过北堂豪一个人,你不可能有,如果你有的话,你一开始就用了。”

“呵呵,”东方云天看着秦骁冷笑,“这个时候还能这么冷静,我承认我都有些佩服你了。不过你的冷静救不了你,如果你不想你的血流干而死的话,就不要强撑着,也没有什么必要。我又没有让你去杀冷星辰,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而已,你说了,对他们也没有多大妨碍。”

“东方云天,我知道我说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我不会告诉你,因为你让我觉得恶心!”秦骁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说。曾经步步谨慎,说话做事都要三思而后行的秦骁,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这样快意恩仇,但他觉得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就算他现在为了自保,对东方云天低头了,墨青和靳辰未必会怪他,但他会觉得自己不配做他们的朋友。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东方云天原本并没有打算把秦骁怎么样,他以为秦骁只要脑子没有坏掉,就会乖乖地把他想知道的事情告诉他,可是秦骁从一开口那句“冷星辰的夫人”,就把东方云天彻底激怒了。

东方云天又捡起了匕首,还没碰到秦骁,地牢的门突然被人撞开了,一个紫衣人影冲了进来,不是东方云沁又是谁?

东方云沁用毒药放倒了看着她的两个长老,然后跑了出来。这里东方云沁曾经来过一次,还记得路。

当东方云沁看到被绑在那里浑身是血的秦骁的时候,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拔剑就朝着东方云天杀了过去。

东方云天皱眉躲开了,东方云沁扔了手中的剑,就去解秦骁身上绑着的绳子,她满手都是血,泪流满面地对着秦骁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秦骁并没有昏迷,他皱眉看着东方云沁,他明白东方云沁为何要对他说对不起,因为是东方云沁要求他回来的,而且东方云沁还说过,只要有她在,东方城没有人可以找他的麻烦。

绳子解开,秦骁身子一晃就要栽倒,东方云沁抱住了他,她的脸上都染上了秦骁的血却浑不在意,转头看着东方云天冷冷地说:“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大哥!”

东方云天皱眉看着东方云沁,并没有阻止东方云沁带走秦骁。只是东方云沁带着秦骁还没有走到地牢门口,一道饱含怒意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东方云沁,你眼中还有我这个父亲吗?”

东方云沁心中一沉,下一刻,东方烈出现在不远处,目光冷然地看着她。

东方云沁微微垂眸说:“父亲,是大哥先动了我的人!”

“你的人?”东方烈看着东方云沁冷笑,“真是我的好女儿!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竟然要跟我作对!好!你翅膀硬了是吧?为父说的话没用了是吗?我现在最后问你一次,你是不是真的认定了秦骁,非他不嫁?”

东方云沁看了秦骁一眼,眼神坚定地说:“是!如果父亲不同意的话,就把我逐出家门吧!反正我早就看不惯父亲和大哥的某些行为了!”

“好!很好!”东方烈怒极反笑,看着东方云沁冷声说,“你想被逐出家门,跟着这小子一起去投奔冷星城是吗?为父今天会好好教教你,让你知道,忤逆为父是什么下场!”

东方烈话音未落,一道寒光闪过,东方云沁神色大变,猛然转身抱住了秦骁,而东方烈的剑,直接没入了东方云沁的后背!

“父亲住手!”东方云天见势不好扑了过来,然而为时已晚,东方烈距离东方云沁本就不远,他的剑太快,一旦出鞘根本收不回去,而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东方云沁竟然会这样做。

秦骁的眼睛猛然睁大,就看到东方云沁嘴角溢出鲜红的血,身子也软软地倒了下去。东方云沁在昏迷之前,看着秦骁无声地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秦骁的心像是猛然被人揪紧了,那一刻甚至都忘了呼吸。他伸手要去抓住东方云沁,东方云沁却被东方云天抱了过去。东方云天捂着东方云沁后背的伤口,抱起东方云沁就往外冲,快要出去的时候还回头冷冷地看了秦骁一眼,然后对东方烈说:“父亲,不要杀了他,否则妹妹会死的!”

东方云天抱着东方云沁走了,秦骁想要去追,却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东方烈的神色很难看也很复杂,他就这么一双儿女,在任何时候,他都不会希望东方云天和东方云沁出什么事。可是东方云天喜欢上冷星辰的女人这件事太让东方烈失望了,所以当东方烈看到东方云沁死活非要跟一个身上打着冷家标签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同意?

东方烈本以为,只要他杀了秦骁,东方云沁就可以彻底死心了,只是他没想到,东方云沁竟然愿意为了秦骁死……

东方烈猛然转身,大步离开了。没过多久之后,老董带着人过来,把昏迷不醒的秦骁也给带回了城主府。

秦骁醒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口已经都被包扎好了,身边还有一个老药师守着他,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秦骁摇头,看着那老药师问:“圣女怎么样了?”

老药师叹了一口气,微微摇头,秦骁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立刻就要坐起来。

“哎!秦公子别乱动啊!伤口又裂开了!”老药师赶紧按住秦骁,“圣女殿下还活着,你别激动!”

秦骁心中微松,就听到老药师接着说:“不过圣女殿下伤到了心脉,她自己就是东方城最厉害的药师,我们这些人医术不济,也只能暂时给她续命而已,想要醒过来就难了。”

秦骁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你们那么多药师都没有办法吗?”

老药师摇了摇头,把秦骁裂开的伤口又处理了一下,然后就走了。

英姑进来了,脸色很不好看。秦骁说他要去看东方云沁,英姑沉默不语地把他扶了起来,带着他去了隔壁东方云沁的房间。

秦骁的腿上受了伤,所以走路有些困难,他被英姑扶进了东方云沁的房间,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东方云天面色沉沉地坐在东方云沁床前,七八个药师都低着头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听到开门的声音,东方云天回头看了秦骁一眼,冷冷地说:“让他过来!”

秦骁推开英姑,自己缓慢地走了过去,就看到东方云沁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生气……

“秦骁,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真正的名字,但是你记住,如果我妹妹死了,你去给她陪葬,如果她醒了,你就入赘东方家!”东方云天看着秦骁冷声说。

秦骁没有理会东方云天,伸手握住了东方云沁的手,东方云沁的手很凉,秦骁的心更凉……

“她不会死的。”秦骁看着东方云沁说。一切都发生得很突然,秦骁很意外,因为他从未想过,在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一个女子,愿意为了他付出生命。秦骁刚刚在隔壁醒来的时候,他问自己,他喜欢东方云沁吗?他不知道答案。如今站在东方云沁的床前,他心中一阵一阵的抽疼在告诉他,他对这个女子,并不是真的无动于衷,只是他太过迟钝,没有意识到,也不愿意承认而已。

“我已经派人去冷星城请冷星辰了,如果半月之内,冷星辰不来,妹妹就会没命!”东方云天看着秦骁冷声说,“你最好祈祷冷星辰及时赶到,否则我会让你不得好死!”

秦骁放开东方云沁的手,转身看向了东方云天,面无表情地说:“东方云天,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你,动手伤了她的是你父亲,你不必对我大呼小叫。”

东方云天神色一僵,猛然起身甩袖离开了,那些药师也都低着头退了出去。

秦骁在东方云沁床边坐了下来,看着东方云沁微微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值得吗……”

英姑眼眸微暗,默默地退了出去。

东方云天回到自己的书房,刚刚坐下,就收到了方圆给他传回来的消息。

东方云天打开信封,里面有两张纸,他拿出一张打开,一个眉目妖娆的红衣少女映入眼帘。东方云天神色一震,手微微顿了一下,因为他见过这个女子!方圆送了这女子的画像回来,只能说明一件事,这就是东方云天一直在找的那个南宫桃花!

东方云天不禁苦笑连连,他事实上已经在冷星城见过南宫桃花了,却根本没有认出来,而且他还见到了南宫桃花的孩子,那个让他一见就忍不住心生喜欢的小女娃。

“原来你竟然是这个样子的……”东方云天轻触了一下画像上女子眉心那一点嫣红的朱砂,神色怔然地说。

他又拿起了另外一张纸,方圆在上面写了她查到的消息。南宫桃花的真名叫做向雪儿,冷星辰大部分时候都在闭关修炼,自从上次家族排位战之后,冷星城真正做主的,就是这个向雪儿……

“向雪儿……”东方云天口中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雪儿……”

当东方云天把那张画像和那封信放进书架的暗格之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方圆的消息早半天送回来,他也不会去动秦骁。如果不是秦骁死活不肯开口的话,他也不会被激怒。而东方云沁竟然愿意为了秦骁死,东方云天被震惊到了,也后悔了。如果他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他一定不会选择找秦骁的麻烦,因为他事实上很在乎东方云沁这个妹妹,即便他们兄妹之间有过很多矛盾和不愉快,但他们从未想过要伤害彼此。

东方云天已经第一时间派了人去冷星城,请冷星辰过来为东方云沁医治。虽然东方城和冷星城的关系很紧张,但东方云天莫名觉得冷星辰会来的,只因为冷星辰和东方云沁是朋友。

冷星城。

南宫暖来了之后,冷新月很高兴,因为她终于有小姐妹一起玩儿了。虽然之前靳辰在,但靳辰有很多事情要忙,没空陪冷新月玩儿。

南宫暖很喜欢冷星城,暂时也没打算离开,因为冷家还未决定要如何对付东方家,她准备等冷家定下来之后再走。

这几天冷坤召集冷家和姬家的长老以及几家圣子商议过好几次了,都没有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而靳辰和墨青之前打算去杀东方烈,只是现在出了点意外状况,暂时去不了了……

“雪儿是身体不适吗?都三天没有见到她出门了。”这天南宫暖问冷新月。

冷新月摇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在修炼吧。”

靳辰确实是三天都没有出门了,很多人都想找她,但是不敢过来打扰。而她身上的意外状况就是,她又怀孕了……

时间回到三天前的那个夜晚。

两个孩子不在,墨青要拉着靳辰做运动的时候靳辰嘀咕了一句:“月事前天就该来了,怎么还没来呢……”

靳辰没多想,墨青心中一动,给靳辰把了个脉,把脉的结果就是,靳辰又怀上了。

墨青很激动,靳辰却有点不开心,因为她原本打算“计划生育”,等想生的时候再生,所以自从生了墨小贝之后,墨青都在吃一种特殊的药避孕。这次真的是个意外,算算时间,应该就是上元节那天,墨青从东方城回来,两人一时情难自禁玩儿嗨了,就没有注意……

所以这三天墨青就小心翼翼地不让靳辰乱动,因为靳辰之前为了突破,连续好几天晚上拉着墨青去城外打架,两人打得很激烈。墨青想想心中就是一阵后怕,还好没出事。

“娘亲,小妹哭了。”离夜抱着墨小贝跑进了房间,墨小贝哭哭啼啼地要找靳辰,靳辰还没抱住她的时候,墨青就把她抱了过去。

“娘亲……抱抱……呜呜……”墨小贝哭得好不伤心,伸着手让靳辰抱。

靳辰瞪了墨青一眼,都是墨青给闹的,这三天一直盯着她,过一会儿就把个脉,都没管两个孩子,直接扔给了司徒琏。

墨青哄墨小贝,墨小贝伸出小手就在墨青脸上拍了一巴掌,还是哭着要让靳辰抱。

墨青神色有些尴尬,把墨小贝递给了靳辰,还说让靳辰小心一点。

墨小贝一到靳辰怀中,立刻就不哭了,抱着靳辰的脖子不撒手,把小脑袋埋在靳辰颈窝,靳辰表示她家宝贝女儿还是很喜欢她的。

“爹爹,娘亲是生病了吗?”离夜一脸认真地问墨青。

墨青摇头:“没有。”

“那爹爹为什么不让娘亲出门?”离夜很是不解。

“你娘要再给你生一个妹妹。”墨青唇角微勾,掩饰不住的好心情。其实墨青对于孩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渴望,如今已经有儿有女了,他觉得生不生都无所谓。只是靳辰已经怀上了,他还是很开心的。

离夜眼睛一亮:“真的吗?太好啦!”

靳辰白了墨青一眼,看着离夜说:“不是妹妹,是弟弟。”

离夜笑嘻嘻地凑到了靳辰身旁说:“弟弟好,已经有妹妹了,我想要一个弟弟。”

墨青摸了摸鼻子,表示随便儿子女儿都可以,他就是觉得靳辰再生一个长得像靳辰的小女儿的话多好,到时候两个乖女儿在一起多么可爱……

离夜再出门的时候,冷肃拉住了他:“小夜,你娘怎么了?”冷肃这几天也是抓心挠肝的,去敲门就会听到墨青说让他滚,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为啥他家小姐姐都三天没有出门了……

“娘亲肚子里有弟弟了。”离夜笑容灿烂地说。

冷肃愣了一下,然后就是狂喜:“哈哈!太好了!”

不多时,靳辰有孕的消息城主府中很多人都知道了。冷坤也很高兴,跟他自己要有孙子了一样。只是靳辰有孕,墨青看着她,很多之前她在做的事情都不会再让她做了,但靳辰的位置是没有人能够替代的,或者说靳辰之前在做的事情也只有墨青能接着做,墨青又一门心思地陪着靳辰,什么事都不管。

当天,墨青就找了冷肃过去。

“从今天开始,没事不要过来烦我们,有事能自己解决的就自己解决。”墨青看着冷肃说。

冷肃连连点头:“好,小姐姐要好好休息,有什么问题我会解决的。”

“药师堂那边,让姬家过来的几个老药师管着就足够了。”墨青说。靳辰的医术,用来教药师堂那些原本一点基础都没有的药师,其实有些大材小用。

冷肃点头:“是,我今日就去安排。”

“对付东方家的事情,等我想好了,会跟你说的。”墨青对冷肃说。

冷肃嘿嘿一笑:“辛苦了。”对于墨青到现在还能记着冷星城,冷肃表示这绝对不是墨青的本意,一定是他家小姐姐要求墨青这么做的。

冷肃刚从墨青那里离开,一出城主府,姬无双就神色莫名地过来了。

“冷肃,东方家来人了。”姬无双对冷肃说。姬无双自动请缨当上了冷星城守城军的统领,如今一有时间就找司徒琏学箭术,而且每天都会去各处查看,很尽职尽责,他这会儿是刚刚从城门口过来的。

冷肃神色一冷:“东方家又来人?找死吗?”

几天前东方家派人送来了百万两黄金,把东方广给救走了,冷肃没想到东方家又来人了。

“我本来打算直接把来的那人给弄死,可他说他是替东方圣女过来求医的,说东方圣女有性命之危,要请星辰公子去东方城。”姬无双看着冷肃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雪儿姑娘跟东方圣女的关系似乎还不错,你说这事儿……”

冷肃皱眉:“我家小姐姐跟东方云沁的关系的确不错,但这会不会是个陷阱?东方云沁自己就是个药师,而且她住在高手众多的东方城城主府里面,怎么就有性命之危了?”

“谁知道呢,那人急得要死,在城门口大吼大叫的,你说要不要去告诉咱们小姐姐一声?”姬无双问冷肃。

冷肃想了想之后说:“我去问问吧。”

墨青今日心情好,靳辰说她无聊,墨青就找了一架琴过来,抚琴给靳辰听。

靳辰听得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看到靳辰皱眉,墨青眼神微冷,起身过去打开门,看着冷肃面无表情地说:“你最好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冷肃压低声音说:“那个,东方家来了人,说东方云沁病重,请冷星辰过去给她医治,这事儿要不要告诉……”

“不用!”墨青冷声说,话落就要把门给关上。

“我听到了,让苏苏进来。”靳辰已经在躺椅上面坐直了身体。

冷肃绕过墨青进去了,墨青把房门关上,转身脸色就和煦了很多,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这肯定是个陷阱,我们不用理会。”

靳辰微微摇头:“我觉得不是陷阱。墨青你最近太紧张了,我好好的,又没有乱跑,你能不能放松一点?我又不是没有生过孩子。”

墨青这几天晚上都不敢合眼,就怕靳辰有什么不对劲。其实主要原因就是在发现靳辰怀孕之前,墨青和靳辰连续打了好几个晚上的架,墨青总怕会有什么不妥,所以有些紧张过度了。靳辰表示再这样下去出问题的不是她而是墨青。

听到靳辰的话,墨青眼眸一暗,走过去在靳辰身旁坐了下来,握着靳辰的手说:“都是我的错,我本来没想再要孩子的。”

“是我想要行了吧?”靳辰有些无奈地说,“我真的不会出去乱跑的,你不让我做的事情我不是没做么?”

“你现在就打算出去乱跑。”墨青看着靳辰声音幽幽地说。

靳辰愣了一下:“如果东方云沁真的出事了,我不能不管,不说她是我的朋友,如果她死了,秦骁娶不上媳妇儿怎么办?”

墨青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冷肃说:“去把东方家那个人带进来,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哦。”冷肃点头,然后就下去办事了。

墨青抱着靳辰说:“小丫头,如果东方云沁真的出事了,你难道打算去东方城救她不成?”

“墨青,”靳辰伸手抚平了墨青眉间的褶皱,“你知道我不会为了任何人拿自己和孩子去冒险的,所以你放松一点好不好?”

“那你答应我,你哪里都不去。”墨青看着靳辰目光灼灼地说。

靳辰扶额:“你这是要闷死我不成?真有事情的话,我不去,你去不就行了。”

“我不要去,我要陪你。”墨青很固执。

靳辰无奈:“好吧,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墨青满意地点头:“就应该是这样。”

冷肃再过来敲门的时候,墨青让他进来了,而他神色莫名地跟墨青和靳辰讲了东方城发生的事情。

听到冷肃说东方云沁是为了救秦骁才被东方烈重伤的时候,靳辰愣了一下。她确实很意外,虽然她之前就知道东方云沁喜欢秦骁,却没想到她已经用情这么深了。

“秦骁没事吧?”靳辰问。

冷肃点头:“那人说秦骁没事,我觉得秦骁应该死不了,因为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并不想让东方云沁死,如果他们把秦骁给杀了,东方云沁还怎么活?”

靳辰微微点头:“我知道了,剑伤,伤到了心脉,我前几天用北堂家送来的药材做了一种新的药,正好可以用上。”

靳辰话落,墨青从柜子里拿出一瓶药递给了冷肃,然后对冷肃说:“交给东方家的人,让他立刻滚!”

冷肃出去找到了东方家那个侍卫,把药给了他,看着他冷声说:“这是我家小弟根据你家圣女的伤势做的奇药,你带着立刻离开,否则我改变主意的话,你就别想走了!”

那个侍卫拿着那瓶药,默默地离开,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去复命了。

侍卫带着药赶回东方城之后,先去见了东方云天。

“冷星辰不肯来?”东方云天皱眉。

“属下没有见到冷星辰,只见到了冷肃。”侍卫对东方云天恭敬地说,“冷肃说这药是冷星辰根据圣女殿下的伤势做的奇药,就把属下打发走了。”

东方云天接过侍卫递给他的药瓶,打开之后瞬间满室异香,东方云天感觉精神一震,这气味让人闻了就通体舒畅,绝非凡品!

东方云天倾向于认为冷星辰即便没来但还是想要救东方云沁的,而且东方云沁已经昏迷了半个月,再这样下去就很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所以东方云天拿着侍卫从冷星城带回来的药,去了东方云沁那里,亲自喂东方云沁吃了一颗。

“过来把脉。”东方云天对候在一旁的药师说。药瓶里面一共有三颗药,瓶身上面写着一行小字,三日一枚。

药师给东方云沁把了脉,面露惊异之色:“圣子殿下,圣女殿下的脉象平稳了很多,似在恢复。”

东方云天心中微松,转身就看到秦骁站在门口。他冷冷地看了秦骁一眼,拿着剩下的药走了。

秦骁走到东方云沁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她说:“她给你送的药,你会好的。”

不过一个时辰之后,昏迷了半个月的东方云沁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虽然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但药师语气肯定地说她性命无碍了。

“秦……骁……”东方云沁看到秦骁在身旁,虚弱无力地叫了一声。

“嗯。”秦骁应了一声,看着东方云沁说,“谢谢你救了我。”

听到秦骁的话,东方云沁微微摇头说:“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非要你回来的话……你也……不会出事……”

“不是你的错。”秦骁看着东方云沁说,“你好好休息,别说话了。”

东方云沁很快又闭上了眼睛,再次睡了过去。

得知东方云沁苏醒的东方云天去而复返,看到东方云沁的脸色似乎好了一些,就转头看着秦骁问:“她刚刚是不是醒了?”

秦骁点头,东方云天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醒了就没事了。”

东方云天很快就离开了,秦骁自己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些天大部分时间都在东方云沁这里,有时候也不说话,就静静地坐在旁边看书。

东方云天回到他自己书房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方圆又从冷星城送了消息过来,东方云天手中拿着那个装着消息的信封,即将打开的时候手微微顿了一下,皱眉放在了一边,因为他直觉那里面装着的对他来说一定不是一个好消息……

东方云天吃了饭洗了澡,目光时不时地落在方圆让人送回来的那封信上面。他打算看书,半天翻不过一页。他把书放下去练功,却根本定不下心来。

东方云天眼底闪过一丝烦躁,直接拿过那封信撕成两半扔在一边,然后躺在了床上,可是闭上眼睛就觉得心中更加烦躁了。

东方云天最终还是起身去把被他撕掉的信给拿了过来,把两半信纸拼在一起,就看到了上面写的寥寥几行字。

“向雪儿有孕”这五个字,让东方云天的心仿佛骤然被钢针扎了一下,疼得无法呼吸。他想他明白了为何冷星辰没有来东方城,不是冷星辰不在乎东方云沁这个朋友,是因为冷星辰的妻子有孕了。东方云天心心念念的桃花姑娘,肚子里又怀上了冷星辰的孩子……

东方云天一整晚都睁着眼睛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因为他很迷茫,脑海里有个声音在说都这样了该放弃了,可还有一个声音在说,不可以放弃,那是他这辈子唯一喜欢的女人。这两种声音在东方云天脑海中交织纠缠,他快要被折磨疯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