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就是私奔啊/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东方云沁吃了第二颗药之后,她已经可以坐起来了,脸色也好了很多。

“妹妹你好好休息,过两天再吃一次药,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和颜悦色地说。

东方云沁看了东方云天一眼,眼神十分冷漠:“我没有忘记发生了什么,我说过,你不再是我大哥,我是认真的。”

东方云天眉头微皱:“别胡闹了!谁也没想到会伤到你。我已经劝过父亲,你只要好起来,就让秦骁入赘,我们不会再阻止你跟他在一起了。”

东方云沁不为所动,神色淡淡地说:“我没有胡闹,我早该想到你们会怎么做,我不过是天真地以为我在这个家里,在你和父亲心里是有地位的。现在我明白了,我在你们眼中,唯一的价值就是乖女儿和听话的妹妹,如果我的行为让你们不满意,你们根本不会在意我怎么想。”

东方云天神色一冷:“我说了,不要胡闹了,父亲没有想要伤你,我更没有!”

“我知道,你们没想让我死。”东方云沁神色平静地说,“但也仅此而已。”

东方云天神色莫名地看着东方云沁:“你很快就没事了,你不过就是想跟秦骁在一起,我们也不再反对了,你究竟还在闹什么?”

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唇角的笑容有些苦涩:“你不会明白的。”

东方云沁想要的不仅仅是活着,她在东方家地位尊贵生活安逸,只要她听话,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就会一直宠着她,没有人敢欺负她,可这些不是她想要的。

自从上次家族排位战开始,东方云沁在东方家一直过得都并不开心,因为她真的很不认同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的很多行为,她表示过不满和反对,东方云天让她不要管,说那些都是男人的事情,东方烈更是认为她多事,认为她胳膊肘往外拐,甚至对她生气发火。

但这里毕竟是东方云沁的家,是她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有她的父亲和兄长。东方云沁不开心,其实并不全是因为她不认同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对待其他家族霸道蛮横又残酷的方式,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她莫名觉得,最终胜利的不会是东方家,而是冷星城。

在冷星辰出现以前,东方云沁一直以为东方云天就是这片土地上最出色的天才,可是当冷星辰出现之后,东方云沁就知道,东方云天输了,而且会一直输下去。

事实表明,东方云沁的想法没有错,因为东方云天已经跟冷星辰数次交手,一次比一次输得惨。

东方云沁认为冷星辰会是最后的赢家,不仅仅是因为冷星辰的实力比东方云天强,还有一个原因,冷星辰比东方云天更懂得怎么做一个掌权者。冷星辰不会滥杀无辜,不会不择手段,不会冷血无情。这些,都让东方云沁内心希望冷星辰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东方云沁之前很矛盾,她想要离开东方城,离开这些让她烦闷甚至有些不安的处境,因为她觉得,东方家再这样下去,真的会自取灭亡的。可她想要远离的同时,又有很多东西割舍不下。

可是这次,当东方云沁看到东方云天不顾她的心意对秦骁动手的时候,当她亲眼看着东方烈拔剑要把秦骁给杀了的时候,她的心,真的彻底冷了。

秦骁不只是她的侍卫,还是她爱的男人,她明明白白地告诉过东方云天这一点,也对东方烈说过她非秦骁不嫁,可他们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完全不在意。东方烈要杀秦骁,是因为秦骁跟冷家有关系,而东方云天对秦骁动手的理由甚至很可笑,只是因为他想让秦骁告诉他南宫桃花的真名到底叫什么……

东方云沁本就是一个内心很独立的姑娘,她知道自己要的什么,也总会当机立断地舍弃她不想要的东西。如今,她想要舍弃的,就是东方家,因为她知道她改变不了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的野心,而她继续留下,不过是互相折磨而已,因为她不愿意再当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喜欢的乖乖女,她也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乖乖女,只不过如今他们之间的矛盾被激化了。

“你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等你好了,你想要什么,大哥都给你找来。”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神色认真地说。他确实不明白他的这个妹妹到底在想些什么,因为他觉得他们只要同意东方云沁和秦骁在一起,东方云沁就会开心的。至于现在东方云沁的表现,东方云天觉得应该只是因为东方云沁还在生他的气而已,气消了就好了。他们兄妹俩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吵过打过,闹过很多次矛盾,最终总会重修于好。

东方云天走了,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的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气。她真的劝过了,骂过了,可是没有用,东方云天执迷不悟地追求权势,追求一个根本不可能属于他的女子,待他碰得头破血流那天,他都未必会放下心中的执念。

再见到秦骁的时候,秦骁手中拿了一束浅紫色的花,并不很亮眼,像是从野外采来的,甚至都没有多少香气,但东方云沁的心中却开出了一树繁花……

“这……是送给我的吗?”东方云沁甚至觉得有些不真实,因为她认识的秦骁是个不解风情甚至冷漠无情的冰山。

“嗯。”秦骁还是不太擅长笑,他嘴角微微扯了一下,把那束花递给了东方云沁,在东方云沁床边坐了下来,看着东方云沁说,“有没有好一些?”

东方云沁拿着那束紫色的野花,微微一笑说:“已经好多了。”

秦骁点头,气氛再次陷入沉默,因为他这会儿心中也有些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甚至有些手足无措。刚刚在外面,秦骁有好几次想把那束花给扔了,因为他觉得这样的事情怪怪的,他都有些搞不懂自己为何要跑到城外去,还专门找了一片紫色的花,采了开得最好的几支带回来。紫色,是东方云沁最喜欢的颜色。

秦骁这辈子来往过的女子都没有几个,除了他的小师妹靳辰之外,他对别的女子向来不屑一顾,也不愿去了解,可东方云沁成了一个新的例外。

秦骁这些天问过自己,他是为了报恩吗?因为东方云沁救了他。答案是否定的。如果是为了报恩的话,他会跟东方云沁谈条件,说他要如何报答东方云沁。可这个念头刚刚生出来,秦骁就有一种自己是个混蛋的感觉,他很不喜欢。

秦骁不喜欢东方城,但他却回来了。他不想留在东方城,但他却留下了。原因只有一个,他已经对东方云沁动心了,他想要留在东方云沁身边。

“你……”东方云沁本想说什么,转头却看到了秦骁微红的耳朵,她的唇角翘了起来,心情好得不得了。

“怎么了?”秦骁若无其事地问东方云沁。

东方云沁微微一笑说:“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

“嗯。”秦骁点头。

“等我伤好了,我们一起走吧。”东方云沁看着秦骁神色认真地说。

秦骁微微愣了一下:“去哪里?”

东方云沁说:“离开这里,去哪里都好。”

秦骁皱眉看着东方云沁问:“你是认真的?”

东方云沁点头:“对,我是认真的,我不想留在东方城了。”

“难道你愿意去冷星城?”秦骁看着东方云沁问。

东方云沁似乎不意外秦骁会这么说,她微微点头说:“去冷星城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就怕冷家人把我当做奸细。”

秦骁摇头:“不会的,我小师妹……冷星辰是你的朋友。”

“你能跟我说说你的小师妹吗?”东方云沁看着秦骁问,眼中有些好奇。她对于那个不过一面之缘就让东方云天忘不了放不下的姑娘真的很好奇,而且那姑娘还是冷星辰的妻子,这让东方云沁更加好奇了。

“她……”秦骁开口,想了想之后说了两个字,“很好。”

东方云沁被秦骁逗乐了:“你还真是惜字如金啊!”

秦骁看着东方云沁说:“我可以带你走,但是……”

“我知道。”东方云沁微微垂眸,整理了一下手中那束野花,再抬头的时候看着秦骁笑容清浅地说,“秦骁,你听好了,我救你是因为我应该救你,是我让你身处险境的,你不欠我什么。你知道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但是我说过,一年之期,如果这一年之中你没有喜欢上我,我不会勉强你留在我身边的。我想让你带我走,是因为我自己想要离开这里,不是要求你报恩,更不是要你对我负责。”

秦骁看着东方云沁微微皱眉:“我知道。”

东方云沁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黯然,再抬头的时候微微一笑说:“所以,你现在还是我的侍卫,不管去哪里,你都要保护我哦。”

秦骁点头:“当然。”他想对东方云沁说点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还有几个月的时间,秦骁想着等他把东方云沁从东方城带走之后再说吧。

秦骁走了之后,东方云沁让英姑把那束花插在了花瓶里面,微微一笑说:“英姑,到时候你也随我离开吧。”

英姑点头:“圣女殿下在哪里,属下就在哪里。”

“谢谢你,我知道,只有你是不会离开我的。”东方云沁看着英姑说。

英姑看着东方云沁说:“圣女殿下,属下看秦公子对圣女殿下已经……”

“他……”东方云沁微微摇头,“顺其自然吧。”东方云沁不愿去猜秦骁的心思,她也猜不到。今日她把话跟秦骁说得那么明白,秦骁却什么表示都没有,这让东方云沁心中有一丝失落,但如今的一切都没什么不好,她已经决定要离开了,等她离开这里,天大地大,她会看到很多风景,遇见很多人和事,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就算是血缘亲情又如何呢?万事皆有因果,东方烈和东方云天有他们追求的东西,也必然要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东方云沁自认为跟他们不是一路人,不想再强求。

英姑本想对东方云沁说她觉得秦骁是喜欢东方云沁的,可看到东方云沁的样子,她还是没有说出口。东方云沁和秦骁都太过骄傲,东方云沁已经主动表明了心意,秦骁却没有任何表示,东方云沁只会当做秦骁不喜欢她……

又过了两天,东方云天把最后一颗药给了东方云沁,东方云沁服下之后没多久就能下床了,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

“妹妹,父亲已经让人选好了日子,三月初八,让秦骁入赘,你们成亲。”东方云天对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看到东方云天还是一副自以为是为她好的样子,心中微叹,面上却不显:“一切都听父亲和大哥安排吧。”

东方云天微微一笑,觉得东方云沁已经想通了,不再生他的气了,就心情不错地走了。

东方云天走了之后,东方云沁找来了秦骁,看着秦骁说:“我父亲让你在十天之后入赘东方家。”

看到秦骁皱眉,东方云沁微微一笑说:“所以我们计划一下,明日就走吧!”

“明日不好,再过几日吧。”秦骁看着东方云沁说。

“为何?”东方云沁不解。

“你的伤还没完全好,多休养几日。”秦骁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云沁心中微甜:“我已经没事了。”

“听我的。”秦骁不容置疑的三个字让东方云沁愣了一下,她看着秦骁笑了:“好,听你的。”

看到东方云沁的笑容,秦骁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地说:“你如果去冷星城的话,会不会给冷家带来麻烦?”

刚刚还感觉一丝甜蜜的东方云沁转头就被秦骁浇了一盆冷水,她有些哭笑不得地说:“你果然是冷家人。上次说要去冷星城,是你说的,我并没有说我一定要去冷星城。”

秦骁皱眉:“可是我要去冷星城,你不跟我去,还想去哪里?”

看到秦骁皱眉似乎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东方云沁微微摇头说:“不是你说我会给冷星城带去麻烦吗?我离开东方城,就是想要远离这些纷争。我如果去了冷星城,我知道星辰不会猜忌我,也不会利用我。但不管是东方家伤害冷家的人,还是冷家人伤害我的父兄,都不是我想看到的。你说我是懦弱逃避也好,说我没心没肺也罢,这些事情我管不了,也不想再理会了。难道你不觉得,我去了冷星城,到时候一边是朋友,一边是亲人,我夹在中间,是为难星辰吗?如果某天星辰要杀我的父亲,我不会觉得奇怪,因为是我父亲先要杀他的。我或许可以接受这些,但我不想亲眼看着这些事情发生在我眼前。”

秦骁眼眸幽深地看着东方云沁,沉默了片刻之后微微点头说:“你说得没错,你爹不会放弃杀冷家的人,冷家人就算要杀你爹,也是为了自保,因为冷家和东方家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秦骁承认他以前出于刻意的排斥心理,对东方云沁的了解还是不够。东方云沁事实上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在女子之中也是少有的理智大于情感之人。东方云沁说她喜欢秦骁,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诉秦骁的,并没有在秦骁面前刻意表现得温柔善良,也从来没有对秦骁投怀送抱。

当初的一年之期,只是任性的东方圣女为自己争取一个机会而已,而秦骁当时是可以拒绝的,他接受并留下了,是因为东方云沁可以让他如愿进入君子堂,接触到东方家的武功秘籍。事实上从一开始到现在,东方云沁并没有真的让秦骁这个侍卫为她做鞍前马后的事情,甚至都没有过需要秦骁保护的时候。

“秦骁,你如果一定要去冷星城帮你的朋友和小师妹的话,我并不会觉得意外。”东方云沁看着秦骁神色淡淡地说,“我说了,是我自己不愿再留在东方城,我们合作,一起离开这里,我暂时不会去冷星城,你如果要去的话,我们到时候就分开吧。”

东方云沁其实能够感觉到秦骁的变化,她最初认识的秦骁,是一个一心想要变强,除此之外对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不关心的男人。可是慢慢的,东方云沁发现秦骁有在乎的人,他有朋友,有师兄,有师妹,他对他们并没有真的冷漠无情。秦骁能够在东方云天威胁到他的生命的时候,依旧选择不出卖他的朋友和师妹,东方云沁并不觉得秦骁傻,反而很欣赏这一点。

秦骁的变化让东方云沁更加喜欢他了,因为这样一个对大部分人冷漠,但是对在乎的人却可以付出一切的人,就是东方云沁最欣赏最爱的男人类型。而东方云沁渴望成为秦骁心中特别的人,被秦骁在乎,但她与生俱来的骄傲不允许她强求,她更不会放弃自尊哀求秦骁留在她身边。

秦骁听到东方云沁最后一句话,脸色一下子就冷了,猛然伸手握住了东方云沁的手,把东方云沁拽到了他身边,低头看着东方云沁说:“分开?是你说喜欢我的?你为什么要跟我分开?难道你之前都是在骗我?”

东方云沁愣愣地看着秦骁,秦骁眉宇之间带着一般男子没有的坚毅,那是岁月给他的磨砺,也是他让东方云沁一见钟情的地方。他们之间一直都保持着距离,从未离得这么近,东方云沁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看着秦骁神色怔然地问了一句:“你什么意思啊?”

秦骁刚刚只是攥着东方云沁的手,这会儿直接伸手就把东方云沁揽进了怀中,低头看着她皱眉说:“你不是说了非我不嫁吗?”

东方云沁点头:“我是说过。”但秦骁从未说过要娶她,甚至都没有说过喜欢她……

“那你跟我分开是打算一辈子不嫁人了?”秦骁看着东方云沁问。

东方云沁神色莫名:“不嫁人怎么了?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

秦骁皱眉:“不行!你不嫁人,我娶谁去?”

东方云沁眼睛微亮,看着秦骁问:“你……是在说你要娶我吗?”

秦骁的耳根都已经红了,不过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东方云沁说了一句:“我都抱你了,不娶你的话岂不是混蛋?”

秦骁的话让东方云沁心中微甜,秦骁这表现分明是跟其他女人根本没有过近距离的接触,她很喜欢。

“可是我不能去冷星城,你要去冷星城,我们只能分开。”东方云沁脸色红红地看着秦骁说。东方云沁不是那种小鸟依人类型的姑娘,秦骁的霸道让她很喜欢。

“你跟我一起去冷星城。”秦骁看着东方云沁说,“去取点东西就走,我带你去迷雾森林那边。”

“真的吗?”东方云沁心中一喜,情不自禁地伸手环住了秦骁的脖子,看着他眼睛亮晶晶地说,“你不去帮你朋友了吗?”

“我其实帮不上什么忙。”秦骁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你之前不是说想要去那边看看吗?”

“你竟然还记得?”东方云沁真的很高兴,这是不是说明秦骁对她早就不是无动于衷了,只是这个大冰山不擅长表达而已。

“嗯。”秦骁应了一声。

东方云沁看到秦骁明显对于跟女子亲近很不适应,有些拘束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踮起脚尖凑过去在秦骁侧脸上亲了一下。

秦骁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看着东方云沁推开他,伸手摸了一下侧脸上被东方云沁亲过的地方,感觉……好想再来一次……

两天之后的傍晚时分,身体已经无碍的东方云沁带着她的侍卫秦骁,还有她的随从英姑,一起去了东方城的藏药库。

一切都很正常,东方城的城主府里面正在为东方云沁和秦骁几日之后的成亲做准备,一派喜气洋洋的,东方云沁也没有被禁足,东方云天昨天还派人送了精致华美的喜服和嫁衣过来给她,她也欣然收下了。而东方城藏药库的主人就是东方云沁,她经常会去藏药库里取药材。

东方云沁打开藏药库的入口,带着秦骁和英姑一起走了进去,入口关闭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心中默默地说:“别了。”

曾经的八大家族,每个家族城主府中都有通往外界的秘密通道,东方城自然也有。不过如今只有东方烈、东方云天和东方云沁三人知道,东方城通往外界的秘密通道,入口就在机关重重的藏药库里面。

东方云沁和东方云天小时候经常在藏药库里面玩儿,大了之后对这里更是了如指掌。她带着秦骁和英姑,很快就到了藏药库的最深处,一个看起来根本没有任何出口的石室。

东方云沁在墙上某处有规律地敲击了几下,原本看起来很普通的石墙上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然后裂缝慢慢变大,最后变成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狭窄通道。

“走吧。”东方云沁对秦骁和英姑说。

就在东方云沁即将第一个进入通道的时候,被秦骁拉住了。她愣了一下,秦骁已经闪身进去了:“你跟在我后面指路。”

东方云沁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看着秦骁高大伟岸的背影,心中感觉甜甜的,快步跟上了秦骁,英姑走在最后。

他们都通过之后,东方云沁又把机关给关上了,然后三人用最快的速度走过了一条很长的幽暗通道,等他们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

秦骁第一个出去,上去之后伸手把东方云沁拉了上去,没管英姑,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开口问东方云沁:“这里是东阳山?”

东方云沁点头:“我们已经在东阳山的背面了,不过我大哥发现我不见,很快会找过来的,所以我们快走吧!”

东方云沁还没动,秦骁伸手揽住她飞身而起,东方云沁神奇地觉得秦骁再这样霸道下去她真的可能会变成一个小女人的……

其实他们在东阳山脚下的那个出口出来的时候,面前就有一条路可以去往冷星城,但是他们没有选择那条路,而是又绕回了东方城另外一边,最后在四方河边停了下来。

河边一处很不起眼的草丛中藏了一艘船,是英姑昨日偷偷找人安排的。秦骁揽着东方云沁跳了上去,英姑把系在岸边的绳子给解了,然后运起内力,并不大的船如风一般顺着湍急的四方河朝着下游而去,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他们要带走的东西不多,都已经提前藏在了船上。因为如果他们带着包袱去藏药库的话,肯定会被人发现异样。

“我大哥……他如果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去藏药库那条路找的。”东方云沁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她虽然说不再认东方云天那个哥哥,但说话还是很难改口。

“主子,我们现在走的是完全相反的方向,绕了远路,不会被追上来的。”英姑看着东方云沁说。

“嗯。”东方云沁点头,“我不想再跟他们闹了,就这样悄悄走了最好,他们会生气,不过也只是暂时的。”

“冷不冷?”秦骁突然低头问东方云沁。

夜风微凉,月光皎洁,东方云沁抬头看着秦骁粲然一笑:“不冷,我很开心。”因为有你在……

在三人刚刚上船离开的时候,东方云天就接到消息说东方云沁不见了,因为原本圣女殿里伺候的也不只有英姑一个人,还有一些粗使下人。下人去送晚饭,结果发现东方云沁和秦骁以及英姑都不见了,才赶紧去禀报了东方云天。

东方云天瞬间就怒了,他这才意识到一件事,东方云沁根本没有原谅他,也没有打算在东方城跟秦骁成亲,而是要跟秦骁一起私奔!

东方云天得知东方云沁失踪之前去了藏药库,一直没有出来,立刻就想到东方云沁是怎么离开的了。他独自一人怒气冲冲地进了藏药库,一路走到了最深处,打开了秘密通道的入口,正准备进去的时候,脚步一顿,因为他看到脚下躺着一个信封。

东方云天俯身把信封捡起来打开,入眼是灵秀飘逸的字迹,对东方云天来说再熟悉不过。

“大哥,我走了。”

再次被东方云沁叫大哥,东方云天握着信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也瞬间意识到一件事,东方云沁是早有预谋,甚至算到了他会一个人追过来,才留了这封专门写给他的信。

“大哥知道我一直都想要出去走走,如今到时候了。不必记挂,也不要找我,希望我们还有重逢的那天。”

东方云天握着手中那封简短的信,眼神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他很生气,因为他原本真的以为只要让东方云沁和秦骁成亲,东方云沁就会乖乖的,可没想到东方云沁竟然就这样走了!

东方云天有些犹豫,想要去追,但心底又有一个声音说,不要追了,如果为了妹妹好,就放她离开,她在东方城过得不开心……

就在东方云天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去追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他立刻把那封信收了起来,转身看着面色沉沉的东方烈说:“父亲怎么来了?”

“那个逆女竟然跟男人私奔!这对东方家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你还不快去追!”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

东方云天微微垂眸,站在原地没有动:“父亲,没有人敢说三道四,妹妹要走就让她走吧。”

“你说什么?”东方烈瞬间火冒三丈,“让她走?休想!为父原本已经做出了让步,让那个秦骁入赘东方家,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竟然偷偷跟那个男人私奔!她眼里根本没有东方家,她跟着那个姓秦的还能去哪里?肯定是要去冷星城,然后跟东方城作对!早知如此,我当初就应该一掌拍死那个叫秦骁的!”

东方烈话落,就要进那个通道,东方云天脚步一转,挡在了东方烈面前,垂着头说:“父亲,妹妹只是想要出去走走,她不会做对东方家不利的事情的,不要追了。”

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的眼神一下子冷到了极点,抬手狠狠地抽了东方云天一巴掌:“你们一个个真的是好极了!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滚开!”

东方云天的半边脸迅速地肿了起来,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他抬头看着东方烈,苦笑了一声说:“父亲现在追上去杀了秦骁,是想要跟妹妹真正决裂吗?让她走吧,至少这样,她还认我这个哥哥……”

东方烈一脚把东方云天踹到了一边,闪身进了那个通道,很快消失了人影。

东方云天捂着发疼的胸口,坐在冰凉的地上,喃喃地说了一句:“妹妹,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别回头……”

东方云天最近过得很不好,但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真的很后悔当时伤了秦骁,以至于又伤到了东方云沁。东方云天是真的想要弥补的,也是他苦苦劝说,东方烈才点头答应让秦骁入赘。

可是如今,东方云沁还是离开了,东方云天本来很愤怒,但此刻他莫名觉得他不应该意外,因为他的那个妹妹从小到大什么时候真正听话过?总是跟他吵跟他闹跟他打架,尤其是之前那段时间,东方云沁为了冷星辰都差点跟他反目……

可东方云天知道,东方云沁是在乎他的,所以才会跟他吵跟他闹,想让他做她认为对的事情。而此时此刻,东方云天在想,如果他喜欢的那个姑娘愿意跟他在一起的话,他会不会舍得抛下所有的一切跟她远走高飞?答案,是肯定的……

所以东方云天不想去追东方云沁了,也不希望东方烈找到东方云沁,因为他突然很羡慕东方云沁可以得偿所愿,他希望东方云沁过得好,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东方烈找了大半夜无功而返,再次恼了东方云天,第一次把东方云天关了禁闭,不允许东方云天再插手东方城的任何事情,东方云天并没有反抗。

冷星城。

阳春三月,天气暖融融的,靳辰怀孕才两个月,根本看不出什么,而墨青直接霸道地把冷星城城主府的后花园变成了他的私人花园,只允许他们一家四口进去。当然了,其他人都欣然接受并且觉得没什么不好,因为靳辰在冷家的地位不亚于冷坤,她怀孕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大事。

墨青也并没有真的不管冷星城,因为他知道他不管的话他家小丫头还是难免会操心,而他愿意管,就是不想让靳辰管。

墨青已经跟几家圣子商议好了对付东方城的计划,南宫暖带着给南宫焕的口信离开了,北堂家也会很快收到消息,南宫瑾和北堂豪暂时并没有离开。

这天靳辰带着两个孩子在花园里面散步,走到距离霁月山很近的地方,懂事的离夜扶着靳辰,让靳辰坐下休息一下,而最近爱上到处跑的墨小贝迈着小短腿跑到了不远处,离夜赶紧追了上去护着她。

因为这片花园不允许外人进入,而靳辰过来的时候都是墨青避开其他人视线送她来再带她走的,她这段时间一直都没再易容。

“秦叔叔!”

听到离夜惊讶的声音,靳辰愣了一下,转头就看到两道人影从霁月山上飞身而下,一个是秦骁,另外一个赫然就是东方云沁了。

秦骁揽着东方云沁到了靳辰面前,看着靳辰叫了一声:“小师妹。”

东方云沁看着那个一身青衣坐在那里的绝美少女,眼中闪过巨大的惊艳,微微一笑说:“第一次见面,我是东方云沁,星辰的朋友,他应该跟你提过我吧?你真的好美啊!”

靳辰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秦骁放在东方云沁腰间的手,唇角微勾说:“你们这是私奔啊?还是私奔啊?”

秦骁很高冷地“嗯”了一声作为回应,东方云沁脸色微红:“我们……就是私奔啊。”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