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陷阱,活着/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师妹,我们不准备留在冷星城,我要带她去迷雾森林那边,需要点药物。”秦骁看着靳辰说。

“秦叔叔,娘亲说你去东方城找娘子了,这个姨姨就是你的娘子吗?她长得很好看!”离夜把墨小贝抱了起来,笑嘻嘻地看着秦骁说。

东方云沁刚刚被靳辰吸引了视线,这会儿才注意到两个孩子。一看墨小贝,她就知道这一定是靳辰的女儿,因为长得实在是太像了。而离夜的年纪,让东方云沁猜测他或许不是靳辰亲生的。

这些事秦骁都没有跟东方云沁提起过,倒也不是防着东方云沁,只是他本就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这一路过来,东方云沁感觉跟秦骁沟通相当困难……

听到离夜说她是秦骁的娘子,东方云沁脸色微红,不过还是落落大方地解下了腰间挂着的一串明珠递给了离夜:“你和妹妹拿去玩儿吧。”

“谢谢秦婶婶。”离夜十分乖巧地接了过来,一句“秦婶婶”又把东方云沁闹了个大红脸。

“你们真的不在冷星城住几日再走?”靳辰看着秦骁和东方云沁问。看到秦骁这个冰山终于开窍了,靳辰也为他高兴。而靳辰能想到他们为何不在冷星城停留,因为靳辰也算了解东方云沁这个人。东方云沁愿意跟着秦骁一起离开东方城,应该不是因为她爱惨了秦骁,要为了秦骁抛弃一切,而是因为她自己不想留在东方城了。不想留在东方城的东方云沁,必然也不会愿意留在冷星城,因为她即便离开东方家,也不是真的不在乎她的父兄了,她如果留在冷星城的话,会为难她的朋友,为难秦骁,最为难的还是她自己。

而靳辰其实也不希望东方云沁留下,否则她们之间的友情必然要因为两家你死我活的敌对而变质,不是她们自身的问题,是立场问题。与其说东方云沁离开是在逃避,不如说她是在回避,回避她改变不了但是又不愿意面对的事情,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东方家是她出生和长大的地方,有她的亲人在。

不过靳辰觉得秦骁和东方云沁在冷星城暂住几日倒是无妨的,毕竟大家都是朋友。

东方云沁摇头,看着靳辰笑得优雅大方:“不了,我们就是过来求药的,不过还是谢谢你,星辰娶了你,真是好福气。”

在见到靳辰之前,东方云沁想过东方云天喜欢的桃花姑娘会是什么样子的,见到靳辰之后,东方云沁才知道,她所想象的根本不及靳辰的十分之一。她想她突然明白东方云天为何会深陷一段明显没有结果的单恋中无法自拔了,因为这样的女子,太容易吸引到东方云天那样的男人,不仅仅是容貌,还有那份无法言说却独特至极的气质。

靳辰笑了,看着秦骁说:“二师兄你真够意思,对你媳妇儿都不说实话啊。”

东方云沁微微愣了一下,看了秦骁一眼,然后又不明所以地看向了靳辰,结果就听到靳辰换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看着她说了一句:“小云沁,好久不见。”

东方云沁感觉很晕,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然后又猛然转头看向了秦骁,秦骁神色淡淡地说:“小师妹就是你的朋友冷星辰。”

东方云沁这下真的晕了,她神色怪异地说:“这怎么可能呢?星辰是个男人,就算是她假扮的,但她为何又是冷星辰的妻子?”

“这个说来话长,你们小两口路上慢慢聊吧。”靳辰微微一笑,并没有立即给东方云沁解惑的打算,因为这事儿确实有些复杂。

“小夜,你回去,把柜子里第二层那个最大的蓝色药瓶取过来。”靳辰揉了揉离夜的脑袋说。

“哎!”离夜应了一声,然后运起凌云步,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小夜好厉害啊!”东方云沁忍不住赞叹,然后低头把墨小贝抱了起来,看着墨小贝一脸喜爱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墨小贝笑嘻嘻地伸手,要去扯东方云沁发间插着的一个小小的紫玉扇子,东方云沁微微一笑,正准备取下来送给墨小贝玩的时候,秦骁已经先一步伸手拿了下来,放进了墨小贝手中,然后对东方云沁说:“她叫墨小贝,这是小名,大名叫做……”

秦骁自己愣了一下,然后转头问靳辰:“小贝的大名叫什么?”

靳辰表示如今知道她家宝贝女儿大名的人还真的不多,她微微一笑说:“叫墨紫。”

“哦。”秦骁点头。

东方云沁心中的疑惑更多了,为何这个小姑娘姓墨?这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她还是决定不问靳辰了,等离开之后问秦骁好了,正好他们可以好好聊聊,省得没话说。

不多时,离夜就抱着一个药瓶回来了,直接递给了秦骁:“秦叔叔,这是给你的。”

秦骁接过来收好,把离夜抱了起来,看着他问:“要不要跟我回家去?”

离夜笑嘻嘻地说:“秦叔叔,我娘亲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呀!”

秦骁嘴角微微勾了一下,揉了揉离夜的脑袋,把离夜放了下去。东方云沁刚把墨小贝放下,墨小贝就跑过去要离夜背,离夜把墨小贝背了起来,那边秦骁和东方云沁就要告辞了。

“我觉得我应该还不知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不过我很快会知道的。”东方云沁看着靳辰笑容清浅地说,“星辰,再见。”

靳辰微微一笑:“你们两个好好的就好。”

秦骁对着靳辰微微点头,然后就揽着东方云沁飞身而起,又从霁月山离开了。

“娘亲,我们是不是很久都见不到秦叔叔了?”离夜问靳辰。

靳辰微微一笑说:“谁知道呢,有缘总会再见的。”秦骁变了很多靳辰也知道,冷星城并不需要秦骁留下赴汤蹈火,秦骁从小到大过得都很不容易,如今能够跟自己喜欢的姑娘在一起,在靳辰看来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那边离开的东方云沁,问秦骁的第一个问题是:“她叫什么名字?”

“靳辰。”秦骁说。

“你是她的师兄,为什么小夜管你叫叔叔,不是应该叫师伯吗?”东方云沁不解。

“因为孩子的父亲是我们的大师兄。”秦骁很淡定地说。

“什么?你是说东方珩?”

“嗯,他真名叫墨青,你认识的冷星辰,和把你大哥骨头打断的冷星辰都是靳辰假扮的,不过之后再出现的冷星辰就是墨青了。事情就是这样,很简单。”

“我想静静……”东方云沁觉得这个世界有些凌乱,她需要好好想想才能想清楚这些神奇的关系……

秦骁和东方云沁离开冷星城之后,跟候在另外一个地方的英姑汇合,然后就朝着迷雾森林而去了。

这边靳辰正准备带着孩子回去的时候,墨青过来了。

“爹爹!”离夜背着墨小贝朝着墨青跑了过去,墨青一手一个把两个孩子都抱了起来。

“刚刚秦骁和东方云沁来了,他们要私奔去那边,来求药的。”靳辰对墨青说。

墨青不甚在意地“嗯”了一声说:“随他们去。”东方云沁走了更好,省得夹在中间让靳辰为难。至于秦骁,墨青觉得以他那个又冷又臭的脾气,能娶到媳妇儿这件事本身就很神奇,就让他娶媳妇儿去吧,冷星城不需要他在。

墨青和靳辰回了房间,离夜带着墨小贝在楼下玩儿,靳辰问墨青:“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墨青微微一笑说:“四月初四。”

靳辰眉梢微挑:“这个日子有什么讲究?”

“大凶之日。”墨青唇角微勾,“适合杀人放火。”

靳辰轻笑了一声:“不能跟你一起去还是有点可惜。”

“你乖乖在这里等着,不管成与不成,我都会尽快回来的。”墨青抱着靳辰说。

“我知道。”靳辰微微点头。

之前墨青和靳辰计划联手去杀了东方烈,只是因为靳辰突然怀孕,计划自然是要改变了。杀东方烈这个目的没有变,而墨青找了另外的杀人伙伴,只有两个,就是南宫城的城主南宫焕和北堂城的城主北堂乾。

姬霜城的城主姬硕已经死了,而冷坤因为之前受伤很多年耽搁了修炼,如今的实力还不如墨青,墨青就选了北堂家和南宫家实力最强的两位城主到时候跟他一起出手。他们三人联手,实力绝对是超越东方烈的,而唯一的变数是东方烈手中那支不为人知的神秘高手。墨青的计划是,如果能够杀了东方烈自然最好,就算这次不能杀了东方烈,也要把东方烈的底牌逼出来,才好做下一步打算。

这种方法可谓简单粗暴,就是所谓的擒贼先擒王。东方城高手众多,但只要东方烈死了,其他高手就会成为一盘散沙,根本不足为惧。墨青倒不是因为不想滥杀无辜才不去对付东方家其他的高手,只是因为他不想做无用功,杀东方家再多的人都没有意义,只有东方烈死,这些事情才可以有个结果。所以墨青的计划就是一步到位,直接去杀东方烈。

墨青已经让南宫暖带了消息回去给南宫焕,给北堂家的消息也传回去了,约好的日子就是四月初四在东阳山顶见面,距离现在还剩下八天的时间。

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人少,目标小,不会引起东方烈的注意,而且到时候行动会很方便,不需要太担心配合方面的事情,因为南宫焕和北堂乾已经表明一切由冷家做主。墨青知道,南宫家和北堂家必然会有倚老卖老的长老不服冷家,如果带上那些实力远不如东方烈,又不肯听他号令的长老们,根本无济于事而且很可能会添乱。

墨青当夜就出发了,依旧是“冷星辰”的装扮,而他对靳辰说二十天之内他一定能够回来,靳辰只说让他好好的。

今夜两个孩子都在靳辰身边睡,墨青走的时候他们都已经睡着了。靳辰没有睡意,靠坐在床边看一本医书,心中很平静。墨青的计划并不是没有任何风险的,但是靳辰相信墨青会平安回来,因为她和孩子都在等他。

第二天,两个孩子醒来,发现墨青不见了。离夜问了靳辰,靳辰说墨青出门办事了,离夜对此已经很习惯了。而墨小贝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根本就没找墨青,睡了回笼觉之后就被离夜带着去找司徒琏一起玩儿了。

靳辰没有出门,她的房间在三楼,她就坐在窗边,手中拿了一本书,看了一会儿之后合上了,往下看了一眼,就看到冷家二长老的孙子冷寂跟一个少女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冷家几位长老都有孙子,不过原本冷星城大部分的年轻人都被送去东方城当奴隶了,他们没有去当奴隶,而是成为了冷星城的守城军,倒也没有什么地位可言,因为实在无人可用。当初冷坤把冷肃带回冷星城之后,冷肃要跑,冷坤就让冷家二长老的孙子冷寂当了冷肃的随从,主要任务是负责看着冷肃。

如今冷星城一切步入正轨,也有了很正规并且数量不小的守城军,冷家长老们的孙子自然不用再苦哈哈地去守城了,都加入了群英阁的武部,冷寂也不再是冷肃的随从。

至于正在跟冷寂说话的那个少女,靳辰想了想,有一点印象,因为冷新月对她提起过。那是姬家大长老的孙女姬雨华,曾经看上了司徒琏,还对司徒琏表白过,不过被拒绝了,然后冷新月就为她和冷寂牵线,现在看来似乎发展还不错。

靳辰收回视线,又看了几页书,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姐姐,是我。”冷新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靳辰过去打开门,冷新月就笑嘻嘻地进来了,手中还提着一个看起来很雅致的盒子。

“姐姐,这是雨华亲手做的点心,她听说你有孕了,专门送来给你的。”冷新月打开那个盒子,里面躺着四块很精致的点心。

“你跟那个姬小姐关系还不错?”靳辰微微一笑问冷新月。

“嗯,雨华人很好的。”冷新月笑着把点心盒子推到了靳辰面前,“姐姐你尝尝,我上次吃过雨华做的点心,很好吃,雨华说她懂一些医理,这些对孕妇无碍的。”

靳辰拿起一块点心,就闻到了一股很特别的花香,她眼眸微闪,又放下了,看着冷新月说:“我现在没有胃口,晚点再吃,你去找姬小姐过来,我想当面谢谢她。”

“可是姐姐你要见她的话岂不是还要易容?”冷新月微微摇头说,“虽然雨华说很崇拜姐姐,想要让我为她引见,但是我都拒绝了。”

“你去吧,没事的。”靳辰微微一笑说。

“哦,那我去找她过来。”冷新月话落就走了。

靳辰又拿起一块点心,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这点心里没有毒,也没有任何对孕妇身体不好的东西,引起靳辰注意的,恰恰是因为这点心的配料里面加了安神养胎的仙草花,对孕妇来说服用仙草花是极好的,但这种花很少见,而且极难处理,处理不好是有毒的。

所以靳辰知道,那位姬雨华姬小姐,并不像冷新月所说的懂一点医理,而是对此颇有研究,并且为了这几块点心费了不少心思。

这很奇怪,并不是靳辰觉得姬雨华崇拜她很奇怪,而是因为靳辰之前专门让冷肃去查过姬家懂医术的和想学医术的都有哪些人。当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姬家的几位老药师去药师堂授徒,另外一个目的是为了让姬家懂一些医术,或者是对医术感兴趣的年轻人可以加入药师堂。

如今,姬家过来的药师们都已经进了药师堂,姬家好几位长老也都把孙子孙女送进了药师堂学习医术,其中并不包括姬雨华,靳辰也从未听任何人提起过姬家大长老的孙女懂医术。

靳辰不知道这位姬小姐是在藏拙,还是出于别的心理,才刻意隐瞒了她懂医术这件事。而姬雨华明知靳辰医术卓绝,还通过冷新月送了这么几块点心过来,靳辰觉得她似乎是在通过这几块点心向她传信,想要见她……

在冷新月找到姬雨华,并且把她带到靳辰面前的时候,靳辰已经变成“向雪儿”了。

“雨华见过雪儿姑娘。”姬雨华十分客气又落落大方地向靳辰行礼。

靳辰如今的身份是冷星辰的夫人,不过一般人都管她叫雪儿姑娘,姬雨华也不例外。

“坐吧。”靳辰微微一笑,转头看了冷新月一眼,“新月你去看看小夜他们在哪里,别让他们乱跑。”

“好。”冷新月点头,话落就走了,还把门给关上了。

那盒点心还在桌子上放着,一块都没少。姬雨华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靳辰说:“我的手艺很粗鄙,看来雪儿姑娘不喜欢。”

靳辰唇角微勾:“不,我很喜欢,这仙草花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没想到姬小姐那里竟然有。”

姬雨华微微一笑说:“这是我娘教给我的一个点心方子,献丑了。”

“我只是想向姬小姐当面道谢,这点心做得很好很用心,我暂时没有胃口,晚点再吃。”靳辰看着姬雨华笑着说,妖娆的眉眼勾魂摄魄。

看到姬雨华眼底一闪而逝的暗光,靳辰笑意更深了。她提起茶壶,给姬雨华倒了一杯茶,递到了她的手中:“真是怠慢了,你喝茶,我们慢慢聊,我还想问问你是怎么处理仙草花的呢。”

姬雨华接过了茶杯,端起来抿了一口就放下了,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我只是懂一点点皮毛,倒是在雪儿姑娘面前班门弄斧了。”

“怎么会呢?”靳辰笑得一脸温柔和善,“姬小姐太谦虚了。”

姬雨华正准备开口说什么,突然感觉脑袋有些发晕,她猛然瞪大眼睛看向了靳辰,想要站起来的时候,一下子又跌坐了下去,眼皮也缓缓地合上了……

靳辰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看着已经失去意识的姬雨华问:“你是谁?”

姬雨华张口,声音迟缓地说了两个字:“元……媛……”

靳辰眼神微冷:“谁派你来的?”

姬雨华闭着眼睛,声音缓慢地说:“东,方,云,天……”

靳辰突然想起,东方云天身边有个侍女,名字叫做方圆,会不会就是这个人?

“真正的姬雨华呢?”靳辰看着自称元媛的女子冷声问。

“她,在……霁,月,山,石,洞……”元媛闭着眼睛说。

靳辰眼眸微闪,看来真正的姬雨华并没有死。她看着元媛冷声问:“你今日为何要送我加了仙草花的点心?”

元媛声音缓慢地说:“我,想,引,起,你,的,注,意……接,近,你……知,道,东,方,云,天,为,何,会,喜,欢,你……”

靳辰微微皱眉,这女子是东方云天派来的细作,但她似乎并没有完全按照东方云天的吩咐来行事,元媛的行为只有一个解释,她自己是喜欢东方云天的。

靳辰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这个元媛能够避开所有人视线,混进冷星城而且易容成姬雨华还没有被人发现,说明她本事不小,武功和医术都很出众。而元媛完全可以选择杀了姬雨华,避免自己暴露,但她并没有那样做。她心中爱慕东方云天,明知道东方云天喜欢的是靳辰,她没有给靳辰下毒或者暗害靳辰,而是颇费心思地做了一种点心送来给靳辰,只是为了引起靳辰的注意,接近靳辰,想要搞清楚东方云天为何会喜欢靳辰……

当靳辰发现点心里面有仙草花的时候,确实有些意外,元媛成功地引起了靳辰的注意。靳辰让冷新月找“姬雨华”过来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到“姬雨华”会是假的,她只是想搞清楚“姬雨华”为何要隐瞒她自己懂医术这件事。

靳辰决定要对“姬雨华”出手,却是因为“姬雨华”看着靳辰的时候,无法掩饰的复杂眼神。靳辰心中起了疑,而她直接用了简单粗暴的方法,在给“姬雨华”的茶水里面下了一颗真言丹,这样不管她想知道什么,都可以让“姬雨华”直接告诉她。

靳辰看着元媛,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的父亲是谁?”

元媛声音迟缓地说了两个字:“元,稹……”

靳辰心下了然,她只是因为元媛的姓氏有所猜测而已,如今得到了证实。这片土地元姓极少,靳辰唯一知道的就是鸳鸯楼楼主元稹,而元媛懂医术和毒术这一点,跟鸳鸯楼的风格有些像。

靳辰没有再问元媛任何问题,而是找了一根绳子,慢条斯理地把元媛绑了起来。

靳辰刚刚打好结,元媛就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微微晃了一下脑袋,清醒了一点之后,神色立刻就变了。她看到自己被一根不知用什么材质做成的绳子绑了起来,她挣扎了一下,绳子却束缚得更紧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元媛猛然抬头看向了靳辰,目光冷然地问。

“元姑娘,你其实已经猜到了不是么?”靳辰似笑非笑地说。

元媛心中一沉,脱口而出:“真言丹!”否则靳辰怎么可能知道她姓元?!

靳辰唇角微勾:“没错,元媛,你应该庆幸你没有杀了姬雨华,也没有在给我的点心里面做手脚,否则此刻你已经不在人世了。”

元媛脸色十分难看地看着靳辰,心中感觉很难堪。她今日给靳辰送点心的行为,确实是她冲动了,因为她真的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很想知道这个名叫“向雪儿”的女子,为何能够让东方云天一见钟情魂牵梦萦。元媛做得很小心,与其说她嫉妒靳辰,不如说羡慕更多。她没想要除掉靳辰,她只是想着,用这种方式应该可以接近靳辰,从而了解到靳辰为何会让东方云天动心。

“元大小姐,我相信你对东方云天是真爱,否则你不会放着鸳鸯楼大小姐的位置不坐,去给东方云天卖命。”靳辰看着元媛神色淡淡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东方云天根本就不知道你真正的名字和身份吧?”

“你怎么知道?”元媛反问。

靳辰唇角微勾:“其实很简单,如果东方云天知道你是鸳鸯楼大小姐的话,他会对你好,会想要通过你利用鸳鸯楼的。”

元媛眼神一黯:“那不是我想要的。”

靳辰看着元媛,对于这个为了东方云天混进冷星城当细作的姑娘莫名的生出一丝好感。这姑娘看上东方云天,说明她眼光不怎么样,但她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人。而且萝卜青菜各有所爱,靳辰自己不喜欢东方云天,但她知道这片土地上喜欢东方云天的姑娘绝对不少,元媛就是其中一个。

元媛很清楚她亮出鸳鸯楼大小姐的身份,东方云天一定会对她很好,但她没有那样做,因为她是真的喜欢东方云天,也想让东方云天喜欢她,单纯喜欢她这个人。

“元媛,你父亲知道你为了东方云天做的这些事么?”靳辰看着元媛问。靳辰跟元稹打过交道,不过很短暂,也看不出元稹的真实性格。唯一打交道的那次,是元稹说他受故人之托专门去帮靳辰的,为此还让鸳鸯楼损失了一些杀手。

元媛沉默,靳辰猜测这姑娘很可能是为了东方云天离家出走了,可惜东方云天眼里没有她,只把她当做一个属下呼来唤去。

“我的身份你已经知道了,不要试图抓了我威胁东方云天,因为根本没有用。”元媛嘴角挂着一丝苦涩,她很清楚她在东方云天心中的地位,“也不要试图威胁我父母,否则鸳鸯楼会让你们冷家人都生不如死,你最好相信这一点!”

靳辰神色平静地说:“我相信,所以我没打算那么做。”

元媛愣了一下:“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你就留在冷星城做客吧。”靳辰话落,不再看元媛,朝着门外走去。

没多久之后,冷肃进来了,提着元媛送到了冷星城的地牢里面,之后就带人去了霁月山,很快就找到了真正的姬雨华。让人意外的是,元媛只是对姬雨华下了一种让她身体无力不能逃跑的药,并没有伤害她,而且每天还会过去给她送水送饭……

得知这些的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元媛也算是真性情了,为东方云天付出很多,但她自己也有她做人的原则,并没有为了所谓的爱情变得阴险毒辣不择手段。

靳辰没有杀了元媛,一方面是因为她并不觉得这姑娘该死,另外一方面,是她并不想招惹鸳鸯楼。如果让元稹知道他的女儿死在了冷星城,冷家真的会有很大的麻烦。

当然了,靳辰也不会放了元媛,因为元媛是东方云天那边的,她放了元媛,元媛还是会帮东方云天做事。

元媛还是很聪明的,混进冷星城之后选择了姬雨华作为目标,这样她不会引起靳辰的注意,还可以从姬家大长老那里得到想要知道的消息。如果不是她冲动之下想要接近靳辰的话,也不会被靳辰识破。

一场细作风波没有掀起任何波澜就平息了,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前段时间见到的姬雨华是假的。

司徒琏得知之后,还来了一句:“怪不得那姑娘见到我的时候不脸红了呢,原来是个假的。”

靳辰给了司徒琏一个大白眼,让他自己体会……

却说墨青那边,他用最快的速度,在四月初三那天就到了东阳山。等到四月初四傍晚时分,南宫焕和北堂乾才陆续到了。

“星辰公子。”南宫焕开口叫冷星辰,十分客气。

北堂乾也微微一笑:“让星辰公子久等了。”

“无妨。”墨青戴着面具,南宫焕和北堂乾看不到他的容貌。他的身上还披着一件很宽大的披风,遮掩了他的身形。

“不知星辰公子可有具体的行动计划?我们一切都听星辰公子的安排。”北堂乾看着墨青说。想到他们这次的目的是为了杀掉东方烈这个祸害,北堂乾心中微微有些激动,他早就看东方烈不顺眼了。

“以我们三人的实力,可以不惊动任何人进入东方城的城主府,我先用毒,我们再动手,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不用管对方,自保即可。”墨青声音淡淡地说。

夜半时分,整个东方城都陷入了一片静寂,东方城的城主府里,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的房间都熄了灯。

三道身影悄无声息地进了东方城的城主府,目标是东方烈的房间。墨青先用了强效的迷药,等了片刻之后,推开了东方烈房间的窗户,飞身而入。

房间里面静悄悄的,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南宫焕和北堂乾也都进来了,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无声地把武器拿了出来。

墨青用的迷药是无色无香的,此时房间里面也没有任何特殊的气味,只是墨青还没有走到东方烈床边,原本闭着眼睛躺在那里的东方烈突然坐了起来,转头看向了墨青,唇角微微勾起,眼底闪过一道诡谲的光芒。

墨青皱眉,下一刻突然感觉脑袋有些发晕,身子微微晃了一下,感觉脑子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明明坐在那里的东方烈没有说话,但是墨青脑海中却响起了一道很模糊的声音:“主上在此……臣服于我……”

墨青拿出一根金针扎进了自己的手指,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却感觉到背后有两道杀意袭来。

墨青运起凌云步才险险躲开,就看到南宫焕和北堂乾杀气腾腾地朝着他攻了过来!

墨青心中一沉,脑袋还是有些发晕,他勉力应付了几招,被南宫焕砍中左臂的同时,成功地摆脱了南宫焕和北堂乾的围攻,从窗户一跃而出。

“上!”外面密密麻麻的上百名高手让墨青的眼神一下子冷到了极点,而为首之人一身白衣,赫然就是东方云天。当墨青看到东方云天身边那个低眉顺眼的老者竟然是南宫家大长老的时候,就知道他们今夜为何会中了东方烈的陷阱了。

墨青的行动计划,只有寥寥几人知道。给北堂乾的消息,是通过北堂家绝密的消息网络传送的,而给南宫焕的消息,是让南宫暖亲自带回去的口信,而且墨青对南宫暖说了不可以让任何其他人知道。不管是南宫焕或者南宫暖告诉了南宫家大长老,抑或是南宫家大长老自己暗中偷听到了什么,总之事实摆在面前,南宫家大长老早已经背叛了南宫家,并且导致墨青的行动被东方烈提前得知了。

只是墨青不明白东方烈的房间里到底是下了什么奇毒,竟然可以影响到他的神智,并且那么快就让南宫焕和北堂乾失去了理智,像是被东方烈操纵了一样……

不过此时容不得墨青多想了,因为南宫焕和北堂乾已经中了招,不仅不可能再跟墨青并肩作战,反而会被东方烈操纵过来杀墨青。

此时墨青面前集结了东方家实力最强的百名高手,身后还有东方烈、南宫焕和北堂乾三个实力绝顶的高手,他猛然握紧手中的剑,目光冷然地看向了东方云天,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活着回去,因为靳辰在等他……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