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属下明白!/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云天飞身而起,朝着墨青攻了过来。

微凉的夜风吹着,墨青的脑子又清醒了不少。他左臂的伤并不是很严重,如果只有东方云天的话,墨青并不担心,但如今有百名高手会围攻他,其中还包括东方烈、北堂乾和南宫焕这三个绝顶高手,墨青知道硬碰硬他必死无疑,所以他的目标就是活着逃走。

墨青迎上了东方云天,两人很快缠斗在了一起,在其他人还没有围攻过来的时候,墨青压低声音对东方云天说了一句:“我不叫冷星辰。”

听到一个并不很陌生的声音,东方云天脑海中出现一个名字,东方珩!这是东方珩的声音!东方珩是南宫桃花的大师兄,冷星辰是南宫桃花的丈夫,他们竟然同是一个人!可曾经东方珩和“冷星辰”同时出现在东方城的时候,又是怎么回事?他最早见到的那个“冷星辰”,那个把他骨头打断的“冷星辰”,如果不是他面前这个“冷星辰”的话,那会是谁?会不会就是……她……

电光火石之间,东方云天脑海中闪过很多念头,让他瞬间思绪如麻。而在东方云天因为墨青的话愣神的时候,墨青猛然加紧攻势,用了全力的一招,直接刺进了东方云天胸口!

东方云天确实是分神了,因为他竟然从“冷星辰”口中听到了东方珩的声音!原本东方云天的实力就不如墨青,两人近距离交手的时候,不管谁分神都是致命的。墨青的目的达到了,他猛然拔出自己的剑,东方云天一口血吐了出来,胸口血流如注,身子一晃,被墨青抓在了手中。

“让开,否则我立刻杀了东方云天!”墨青冷声说。

本来在冷眼旁观,认为“冷星辰”今夜插翅难逃的东方烈,是想亲眼看看他儿子的实力与“冷星辰”相比如何。可东方烈万万没想到,东方云天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冷星辰”给抓了!东方云天的实力并不比“冷星辰”弱多少,在围观的高手眼中,倒像是东方云天故意放水,让自己成为了“冷星辰”的人质一样!

原本已经逼近墨青的高手全都停下了脚步,看向了东方烈。东方烈飞身站在了墨青面前,而北堂乾和南宫焕像是奴隶一样,低眉顺眼地站在东方烈身旁。

“冷星辰,你以为你抓了天儿,今夜就能逃出生天了吗?”东方烈看着墨青眼神冷鸷地说。

墨青声音冷然地说:“如果我死,东方云天一定会给我陪葬!不信你可以试试!”

东方烈看到东方云天身受重伤已经快要晕过去了,眼神更冷了:“立刻放了天儿,我可以让你离开!”

“少废话!让开!你们都知道我是药师,如果东方云天半个时辰之内不止血疗伤的话,必死无疑!你们最好不要耽误时间!”墨青冷冷地说。

今夜发生的一切都不在墨青的计划之内,但他没有慌乱。墨青知道南宫焕和北堂乾不可能暗中投靠了东方烈,一定是东方烈的房间里有什么古怪,或许是无色无味的毒,或许是别的。墨青现在还不明白南宫焕和北堂乾为何会中招,他自己似乎也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是却没有南宫焕和北堂乾那么严重。

墨青不会让自己一直处于被动,他也不会选择硬碰硬,既然东方云天主动冲上来,他在墨青眼中就是一个绝佳的人质。而墨青知道自己必须速战速决,用最短的时间拿下东方云天。正面打斗的话,墨青会赢,但他现在没有时间,所以他刻意说了一句一定会让东方云天分心的话,趁机重伤东方云天,并且成功地得到了东方云天这个人质。

东方烈拳头握了又松,看着墨青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了。他眼底闪过一道冷光,开口大声说:“全都让开,让他走!”

高手们让开了路,墨青提着因为受伤太严重已经有些不省人事的东方云天飞身而起,朝着东方城外而去。

东方烈和东方家的高手都追了上去,一直到出了城,墨青都没有回头。

“冷星辰,立刻放了天儿!”东方烈在墨青身后冷声说。

墨青停了下来,转身看向了东方烈,在东方烈的视线中,掰开东方云天的嘴,往他口中扔了一颗药丸。

东方烈神色一变再变:“你对天儿做了什么?”

“听好了,东方云天中了一种只有我能解的毒,我死,他也不能活!”墨青看着东方烈冷声说。

东方烈心中怒意升腾:“冷星辰,你在找死!”

“如果你觉得自己断子绝孙也无妨的话,可以尽管杀了我。”墨青冷冷地说,话落手一甩,直接把东方云天扔进了不远处水流湍急的四方河中,然后运起凌云步,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追!”东方烈怒吼了一声,他自己却是飞身而起去救被河水冲走的东方云天了。

天色微亮的时候,东方烈面色沉沉地坐在东方云天床前,东方云天脸色苍白如纸,闭着眼睛躺在那里。

东方城的一个老药师战战兢兢地说:“城主大人,圣子殿下的伤属下可以医治,但是圣子殿下中了一种奇毒,属下解不了。”

“废物!要你们有何用?”东方烈一掌就把刚刚开口的那个老药师打了出去,其他药师也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天儿的毒如果解不了,会有什么后果?”东方烈看着面前的一群药师冷声问。

“回城主大人的话,圣子殿下的毒如果解不了的话,就醒不过来了,会变成一个……”一个药师声音有些颤抖地说。

“会变成什么?说!”东方烈怒气冲冲地说。

“会变成……活死人……”那个药师话音未落,膝盖一软,就在东方烈面前跪了下来。其他药师也都纷纷跪下了,低着头不敢说话。

东方烈的声音仿佛淬了毒:“冷星辰,你给我等着!”

“看好天儿,如果他出事,你们一个都别想活!”东方烈话落就甩袖离开了,药师们都心惊肉跳,赶紧开始商议怎么为东方云天保命。至于东方云天的毒,他们是真的无可奈何。

那些前去追墨青的高手都已经无功而返了,因为墨青的速度太快,他们根本追不上。东方烈再次大发雷霆,然而他再愤怒,也找不到一个除了冷星辰之外可以为东方云天解毒的人。

东方烈怒极,反而平静了下来。他进了自己的书房,关好房门之后,就打开了书房的密室。

密室里面空间并不大,也没有人。东方烈打开密室的一块地板,一个黑魆魆的通道出现在眼前,他走了进去。

不多时,东方烈已经到了城主府的地下,距离藏药库不远,并且跟藏药库之间有连通的一个地宫里面。

地宫里面有十几个男人,看到东方烈,全都单膝跪地,恭敬地齐声叫到:“参见尊主!”

东方烈看着跪在最前面的南宫焕和北堂乾,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唇角也微微勾了起来,在地宫中一个很华丽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开口说道:“都平身吧!”

“谢尊主!”十几个男人都站了起来,眉目恭顺无比。

东方烈扫视了一圈,心中不可抑制地生出了几分得意。他从袖中拿出两个荷包,分别扔给了北堂乾和南宫焕,高高在上地看着他们说:“你们回去,用这个,带南宫家和北堂家所有的高手过来拜见本尊。”

“是,尊主!”南宫焕和北堂乾在东方烈面前,像是傀儡一样,完全言听计从,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抗或者不满。他们很快就带着东方烈给他们的东西,从地宫的另外一个出口离开了。

东方烈看着面前这群低眉顺眼仿佛行尸走肉一般的高手,突然狂笑了起来,笑了很久才停下来,猛然握拳挥了一下说:“这天下,已经是本尊的囊中之物了!哈哈哈哈哈哈!”

却说墨青,成功地摆脱了东方家的高手之后,简单地给自己包扎了伤口,就用最快的速度往冷星城而去了。

墨青不是不管南宫焕和北堂乾,而是他如今管不了他们了。南宫焕和北堂乾明显已经被东方烈所操纵了,如果墨青贸然去救他们,非但不可能把他们带走,他们还会按照东方烈的意思拼尽全力杀墨青。这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墨青认为当务之急,是必须要尽快搞清楚东方烈究竟对南宫焕和北堂乾做了什么。墨青觉得,这很可能就是邢绝曾经跟他提起过的,东方烈手中不为人知的力量,傀儡高手……

这次失利,一方面是因为南宫家出现了叛徒,另外一方面却是因为东方烈用了一种他们根本想不到也无法抵挡的手段。事实上,就算这次不是南宫家大长老背叛,墨青和南宫焕北堂乾三人也很难杀了东方烈,因为东方烈手中握着可以轻松地让南宫焕和北堂乾那样的高手都变成傀儡的奇术。墨青猜测东方烈之所以这次才用上那种手段,应该是那种奇术并不容易使用,东方烈之前没有办法用。

至于墨青自己,他明明也受到了影响,甚至产生了一种幻觉,听到东方烈的声音在蛊惑他,可他最终还是抵挡住了。这也是他不解的一点,因为南宫焕和北堂乾的武功并不比他弱,为何他们那么容易就被东方烈所操纵了?东方烈这种奇术,是不是可以操纵所有人?还是只能操纵特定的人?

墨青当时离开冷星城的时候,说他会尽快回来,而他回来得比预期还要早一些。

墨青进冷星城的时候是深夜时分,发现靳辰房间的灯还亮着,他微微皱眉,从外面推了一下窗户就开了。他瞬间明白,那盏灯和可以打开的窗户,是靳辰在等他回来……

墨青悄无声息地进了房间,刚刚回身把窗户关好,转头就看到靳辰睁开眼睛看了过来。

“你回来了?”靳辰微微一笑,在床上坐了起来。两个孩子今夜都没有在靳辰这里睡,靳辰睡得轻,倒是没想到墨青比她预计得还早了几天回来。

墨青“嗯”了一声,并没有立刻过去靳辰那边,而是侧身对着靳辰,打开柜子找衣服:“小丫头乖,你先睡,我身上脏,去洗洗。”

靳辰微微皱眉,看着墨青说:“你过来。”

墨青有些无奈地转身,他左臂破了的袖子落入靳辰眼中,靳辰神色微变:“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已经好了。”墨青把外袍脱了,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握住靳辰的手,声音温和地说,“你先睡,明日我再跟你说发生了什么事。”

靳辰摇头:“我不困,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墨青看着靳辰眼中的不容置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靳辰皱眉看着墨青左臂那道被墨青草草处理过,已经快要愈合的伤口,可以想象到当时这道伤口深可见骨的样子。

“去拿药过来,我再给你包一下。”靳辰对墨青说。

墨青乖乖地去取了药过来,靳辰就坐在床上,神色认真地给墨青换药。

“不顺利吗?”靳辰问墨青。

墨青点头:“嗯,行动失败了。”

“你回来就好。”靳辰神色平静地说。

“南宫焕和北堂乾出事了。”墨青没有瞒着靳辰。

靳辰手一顿,眉头也皱了起来:“他们死了?”靳辰对于这次刺杀东方烈的计划,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她原本认为就算任务失败,墨青和南宫焕以及北堂乾三个人也是可以全身而退的,因为他们三人联手,东方家的人根本拦不住。

“没死。”墨青摇头。

靳辰微微松了一口气:“没死就好,他们到底怎么了?”

墨青把他在东方城遇到的事情跟靳辰讲了,他讲完的时候,靳辰已经把他的伤口包扎好了。

墨青伸手抱住了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南宫焕和北堂乾成了东方烈的傀儡,南宫家和北堂家跟冷家不会再是盟友了,接下来会有些艰难。”

靳辰若有所思地靠在墨青怀中说:“你说你当时也受到了影响,但是你抵挡住了?”

墨青点头:“是这样,我在想东方烈的这种手段,是对所有人都有用,还是只对南宫焕和北堂乾那样的人有用?”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看着墨青神色有些诧异地说:“你说南宫焕和北堂乾那样的人?他们最大的共同点,是他们修炼的武功出自同源,而你之前也在修炼正阳门的功法……难道东方烈可以用一种不为人知的手段,操纵所有修炼正阳门功法的人?”

墨青微微点头:“这是我在回来的路上想到的一种可能。我受了影响,但是影响没有那么大,或许是因为我修炼的正阳门功法没有那么高深。”

“也有可能是因为你的冷星心法大成之后,压过了你原本修炼的正阳门的功法,所以东方烈的手段对你的影响大打折扣了。而南宫焕和北堂乾自始至终修炼的就只有出自正阳门的功法,他们才会那么容易被东方烈所操纵。”靳辰神色莫名地说。

墨青微微点头:“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性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南宫家和北堂家那些长老和其他高手,岂不是都会被东方烈轻而易举地变成他的傀儡?”靳辰想到这里,心中微沉。墨青刚刚说他们接下来的处境会变得有些艰难,不是在说丧气话,说的是事实。

原本冷星城和南宫城北堂城成为了盟友,联手对付东方城,胜算是很大的。如今东方烈突然出了一种让人根本意想不到的奇招,直接让南宫家和北堂家的掌权者都变成了他的傀儡,而他现在说不定已经对南宫家和北堂家其他的高手下手了。如此一来,南宫城和北堂城的力量全部都握在了东方烈的手中,只要东方烈想,冷星城就会面对东方家南宫家和北堂家所有高手的联手攻击,冷星城危矣!

“还好你修炼了冷家的功法,而且冷家的功法不比正阳门的功法弱,你还突破了,否则的话……”靳辰看着墨青,突然感觉有些后怕。她在庆幸墨青根本没有修炼过正阳门的天玄心法,而且如今主要修炼的就是冷星心法,并且已经大成了,压制住了正阳门的那些功法,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墨青在靳辰额头轻吻了一下,看着靳辰说:“你在这里,我一定会回来的。”

“我知道。”靳辰微微点头,“只是我们对于东方烈操纵人的手段一无所知,这局,不好解。”

事实上就算墨青和南宫焕北堂乾三个人这次不去东方城,东方烈掌握了一种可以操纵傀儡的奇术,也必然会去找南宫焕和北堂乾的,他们根本防不住。而这次,墨青三人落入了东方烈的陷阱,只是让必然会发生的事情提前发生了而已。

如果非说墨青这次有什么收获的话,那就是他知道了东方烈的底牌是什么。如果这次墨青三人没去,东方烈暗中对南宫家和北堂家的高手下手,操纵了他们,冷星城没有发现危险的话,只会灭亡得更快。

“很晚了,你先睡,我去问问冷坤,他或许知道正阳门的什么秘密。”墨青对靳辰说。墨青直觉认为东方烈所用的奇术定然也是出自正阳门,他不确定冷坤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但冷坤对正阳门的了解总归要比他们多一些。即便墨青和靳辰都算是正阳门的弟子,但靳辰这个女弟子其实跟正阳门没有任何关系,而他们都是从迷雾森林那边来的,那边所谓的正阳门,也只剩下一个名头而已。曾经在四方家族出现之前的正阳门,才是真正的正阳门。

“我睡不着了,跟你一起去。”靳辰说着就要下床,却被墨青给抱了回去。

“乖,你留下,我去是一样的。”墨青看着靳辰说,“你如果非要去的话,我就不去了。”

靳辰无奈地笑笑:“好吧,你去,我等你回来。”

“你先睡,别等我了。”墨青轻抚了一下靳辰的头发,看着靳辰躺下,给靳辰盖好被子,才转身离开了。

冷坤并不知道墨青回来了,他深夜时分还在书房中处理冷星城的事务,看到墨青从天而降还被吓了一跳。

“你回来了?”冷坤站了起来,看着墨青说,“坐。”冷坤在靳辰面前还以长辈自居,靳辰叫他一声“冷叔”,但他在墨青面前一直都相当客气。

墨青坐了下来,看着冷坤说:“行动失败了,南宫焕和北堂乾中了招,变成了东方烈的傀儡。”

冷坤心中一沉,看着墨青说:“怎么会这样?东方烈是用了毒吗?”冷坤对于墨青这次的行动是很有信心的,已经在等着东方烈被杀的消息了,却没想到最终全身而退的就只有墨青自己,南宫焕和北堂乾非但没有脱身,反而成了东方烈的傀儡。

墨青微微摇头:“未必是毒,你对曾经的正阳门了解多少?”

冷坤神色一正,皱眉想了想之后说:“百年前四方家族还不存在,只有冷姬卢辛四个家族和正阳门这个大门派。如今的东方城就是原本正阳门的所在地,不过当年正阳门分裂成四方家族的原因,一直都是个秘密。”

墨青知道,冷坤的表现说明他对百年之前的正阳门了解也不是很多。墨青没有再问什么,直接起身离开了,冷坤看着墨青的背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接下来冷星城的处境会比之前更加艰难了……

墨青并没有立即回房间,而是找到了此时身在冷星城的南宫瑾和北堂豪,跟他们说了他们父亲的情况。

南宫瑾和北堂豪听说东方烈用一种阴邪的手段,把他们的父亲都变成了傀儡,脸色都变得难看至极。

“我怀疑东方烈已经对北堂家其他高手下手了!”北堂豪面色冷然地说。

南宫瑾一脸忧色:“如果我们不能破解东方烈的这种阴毒手段,后果不堪设想。”

南宫瑾和北堂豪都没有冲动地说要去东方城救他们的父亲,因为他们很清楚,他们去了东方城,不仅救不了南宫焕和北堂乾,反而有可能沦落成为东方烈的傀儡。而以东方烈一贯的作风,南宫家和北堂家的高手,现在恐怕都已经遭了毒手了!

“我要立刻回南宫城!”南宫瑾握着拳头冷声说。他觉得南宫城的高手这会儿很可能都已经被东方烈所控制了,但如果墨青的猜测是真的,东方烈的手段对于女子是绝对无用的,南宫瑾必须回去看看,因为他很担心他的妹妹南宫暖,他或许现在救不了南宫家的人,但他必须把南宫暖带到冷星城来。

“我也要回去看看。”北堂豪皱眉说。不管北堂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必须回去亲眼看看。

“小心点你们的自己人,尤其是你们的父亲,因为他们现在都已经失去心智了。”墨青看着南宫瑾和北堂豪说。

北堂豪心中一沉,微微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看到南宫瑾和北堂豪离开,墨青神色平静地回了房间。如今形势急转直下,对冷星城来说很是严峻,但事在人为,墨青这次只是被东方烈的阴毒手段打了个措手不及,还失去了南宫城和北堂城这两家的盟友,但并不代表冷星城必死无疑了。

东方烈的手段可以控制南宫家和北堂家的高手,但那种手段对于冷星城的高手是完全无效的。墨青会受到影响,是因为他最初修炼的就是正阳门的功法,但他如今冷星心法大成,这次有了警惕,下次不会再受到东方烈那种阴毒手段的影响了。

墨青从东方城逃走的时候,给东方云天下的毒,只有他和靳辰才能解,而这会让他们在接下来的交锋之中不至于那么被动。至于被东方烈所操纵的那群傀儡高手,总会有应对之法的。

靳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是在墨青怀中,墨青不知何时已经醒了,看着靳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昨晚冷叔说什么了?”靳辰开口第一句话就问起了昨晚的事情。

墨青微微摇头:“他不知道。我觉得那种东西就算真的出自百年之前的正阳门,也是绝密,想要找到一个知情人并不容易。”

靳辰坐了起来,若有所思地说:“我觉得东方烈接下来肯定会有大动作。”东方烈的那种手段,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控制住南宫家和北堂家的掌权者,到时候东方烈会做什么?操纵那些高手灭了冷星城吗?这是极有可能的。

靳辰其实想过与卢方城和辛阳城结盟,只是那两家的掌权者跟冷家气场很不合。他们一方面对东方家的压迫不满,又惧怕东方家,所以不敢反抗,另外一方面又不愿意跟冷星城来往,怕死得更快,因为他们比起曾经的南宫家和北堂家,更加看不起冷星城的实力。

这样的两个家族,如果结盟的话,冷家得到的很可能不是盟友,而是心怀鬼胎的墙头草。对靳辰来说,有盟友最好,但如果盟友不值得信任的话,还不如单打独斗。

冷星城依旧处于封城的状态,北堂家的消息网络在三天之后突然彻底断了,靳辰和墨青知道,东方烈已经对北堂家的高手下手了。

又过了两天,冷星城城门口来了客人,是个身形高大的年轻男子,脸上还有一道伤疤。

“告诉冷星辰,邢绝前来拜访!”来人是邢绝,他高喊了一声,城楼上面的姬无双看着他微微皱眉,没有说话,立即去通知靳辰了。

姬无双先见到了冷肃,冷肃听说邢绝来了,眉头就拧了起来:“他来做什么?”冷肃很清楚邢绝跟墨青和靳辰的关系,而邢绝是东方城的人,而且是东方烈的心腹邢业的儿子。在这个时候,邢绝这样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冷星城外,定然不是他自己要来,而是被东方烈派来的……

冷肃想了想之后,还是去通知墨青了。墨青得知邢绝来了,神色淡淡地说:“请他进来吧。”

邢绝很快被冷肃请进了冷星城的城主府,见到了墨青易容的“冷星辰”。

墨青坐在那里,见到邢绝也没有起身,开口让冷肃出去,请邢绝坐下了。

“邢大哥怎么来了?”墨青看着邢绝神色淡淡地问。

邢绝看着墨青,还未开口,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想来,但我不得不来。”

“邢大哥有话不妨直说。”墨青神色平静地说。

“星辰小兄弟,你知道我和我父亲之前都在姬霜城镇守,我当时还在庆幸,如果城主让我一直留在姬霜城守城的话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回东方家,看着东方家和冷家拼个你死我活。”邢绝神色之间很是疲惫,风尘仆仆的样子像是赶路过来的,“只是前几日我突然接到了城主的传信,让我来冷星城为圣子求解药。城主说,如果我不能在一个月之内把真正的解药带回东方城,就把我当做叛贼处置。”

墨青神色微冷。他知道邢绝为何会这样为难,如果邢绝是孑然一身的话,他恐怕早就离开东方家了。可邢绝的祖父祖母还活着,并且一直住在东方城里面,邢绝的父亲邢业如今还是东方家的长老。

叛贼不管在哪个家族,都是必死的结果,而且必然会牵连到家人。东方烈是看重邢业,把邢业当做心腹,但他如今已经有了很多绝对不会违抗他命令的傀儡属下,邢业在东方烈眼中的地位必然会下降,而邢业和邢绝跟东方云天的生死比起来,东方烈毫无疑问会选择后者。

“星辰小兄弟,大哥真的不想让你为难,我知道冷家如今的处境,如果你把解药给了我,城主就会毫无顾忌地对付冷家。所以我来之前已经想好了,你不用给我解药,把我抓了吧!”邢绝看着墨青语重心长地说,“我来过,已经按照城主的吩咐做了,你把我当做敌人抓起来,城主至少不会动我的家人。”

“邢大哥,你太天真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你进了冷星城之后就不走了,东方烈会认为你跟冷家是串通好的,甚至会认为你已经彻底投靠了冷家。依我看,只有把你杀了,砍了你的脑袋送去给东方烈,他才不会怀疑你,不会动你的家人。”

听到墨青的话,邢绝微微愣了一下,过了片刻之后苦笑了一声说:“星辰小兄弟说得很有道理,既然如此,你就把我的脑袋送去东方城吧!”

邢绝知道,东方烈未必是真的怀疑他跟冷星城有勾结,但只要他一个不小心,他们全家都会被东方烈所舍弃。邢绝对东方城的掌权者已经是满心失望了,可是他顾念着他年迈的祖父祖母,还有他那个对东方烈忠心不二的父亲,所以他不能轻举妄动,也不能像东方云沁一样离家出走,因为他一旦消失,就会立刻被打上叛贼的标签!

墨青唇角微勾:“既然邢大哥这么够义气,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半个时辰之后,邢绝被冷肃送出了冷星城,用最快的速度朝着东方城而去了。

东方城。

东方云天胸口中的那一剑已经基本痊愈了,但是他始终没有醒过来,东方家的药师们全都束手无策,这些日子一直胆战心惊的,生怕东方烈的怒火烧到他们身上,随时有可能掉脑袋。

这天东方烈听老董禀报说邢绝回来了,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东方烈已经控制住了南宫家和北堂家所有的高手,此刻他们都成了东方烈的傀儡,就在东方城城主府地下的宫殿里面待命。只要东方烈一声令下,他们就可以为东方城赴汤蹈火,甚至会毫不犹豫地为东方烈而死。

东方烈对于这件事十分得意,已经在设想他带着这支傀儡高手组成的队伍,大杀四方,成为这片土地至高无上的王者的情景了。

所以东方烈不允许自己再被冷星辰威胁,他选择让邢绝去冷星城求药,就是要让冷星辰做一个抉择。要么为了冷家,让邢绝一家死,要么就把解药给邢绝。东方烈觉得,以他认识的那个冷星辰的性格,还是很有可能会选择后者的。

邢绝很快就到了东方烈面前,恭敬地垂头行礼:“属下参见城主大人。”

“解药拿到了?”东方烈眼眸幽深地看着邢绝问。

邢绝微微点头:“拿到了,不过……”

“不过什么?”东方烈眼神微冷。

“冷星辰说从此跟属下再见即是陌路,而且他说,就算把解药给了属下,他也不怕城主大人。”邢绝低着头说。

东方烈冷笑了一声:“狂妄!你拿着解药,去让那些药师都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如果冷星辰没有在里面做手脚的话,就给天儿用!”东方烈没有怀疑邢绝的话,因为他觉得那就是冷星辰会做出来的事情。

“是,城主大人。”邢绝恭敬地说。

看到邢绝要退下,东方烈开口冷冷地说了一句:“邢绝,如果解药有问题害了天儿的话,就算是冷星辰骗了你,你们全家也休想活命!”

邢绝眼眸一黯,低着头说:“属下明白。”

东方烈冷眼看着邢绝转身,而转身之后的“邢绝”,眼底闪过一道冷光,快步朝着东方云天的房间走去。

------题外话------

游游厚脸皮说一句,如果最近大家要送花花或者钻石的话,可以等到8月25号再送,因为那天是游游的生日,那天收到的打赏收入游游可以拿到百分之百,不用跟潇湘分一半儿,一年就这么一次~

当然啦,大家只要能够支持正版游游就很开心了~爱你们!↖(^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