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东方云天是最贱的一个/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云天依旧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还活着,但是已经许久没有醒过来了。

“邢绝”进去的时候,一个老药师正在给东方云天把脉,眉头皱得已经能够夹死苍蝇了。因为他能感觉到东方云天的脉搏比前几日弱了一些,再这样下去,活死人会变成真正的死人的。

“邢公子。”老药师放开东方云天的胳膊,转头就看到“邢绝”站在门口,他开口叫了一声。

“这是解药,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邢绝”拿出一个很小的药瓶,递给了老药师。

老药师神色一正,从“邢绝”手中拿过了那个药瓶,打开之后就发现里面躺着一粒暗红色的药丸,散发出一股微苦的气味。

“邢公子这解药是从何而来?”老药师不解地看着邢绝问。

“冷星辰给的。”“邢绝”神色淡淡地说着,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东方云天,眼底一道暗光一闪而逝。

这并不是真正的邢绝,而是墨青假扮的。墨青本不愿离开靳辰,但是如今冷星城面临着很严峻的局势,在这片土地上,冷星城就是墨青和靳辰的家,是他们必须守护的地方,如果冷星城不存在了,他们也会有很大的麻烦。

经过上次失败的行动,墨青已经知道东方烈掌握了一种可以控制人心的奇术,把南宫家和北堂家的高手,包括南宫焕和北堂乾在内都变成了他的傀儡。南宫家和北堂家的人不是冷家的敌人,所以墨青不可能选择把他们杀了以绝后患,想要破解这一局,当务之急是搞清楚东方烈所用的手段到底是什么。如果是毒的话,他们可以去研究解药,就算不是毒,是其他的手段,也必然是存在破解之法的。

所以当邢绝被逼无奈去冷星城找“冷星辰”的时候,墨青就决定要如何做了。这其实是一个绝佳的混进东方城的机会,而且使用邢绝的身份,可以让墨青很顺利地靠近东方烈和东方云天。

老药师对着那颗药丸研究了足足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抬头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皱着眉头说:“应该没有问题。”

这会儿东方城其他药师也都在,纷纷过来查看那颗药丸,又进行了将近半个时辰的讨论,最终得到的结论就是,他们都没看出来那颗解药有什么问题。

不过这些药师胆子小,都不敢承担责任,医术最好的那个老药师又把药瓶递回给了墨青,客气地说:“邢公子,我们都没看出这解药有什么不对,但我们才疏学浅,医术远远不及那位星辰公子,这解药是不是真的没有任何问题,我们也不敢保证啊!”

“是啊是啊!”其他药师也都纷纷附和。他们心中都很清楚,如果这个解药有问题,东方云天吃了是很可能会死人的,到时候不仅他们要陪葬,他们全家老小都活不了,这后果他们真的承担不起。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既然你们认为没问题,那就给圣子殿下用吧。”

老药师神色有些怪异地说:“邢公子,我等可没说这解药一定没有问题,邢公子要给圣子殿下用,如果出了什么事,与我们无关。”

墨青看了一眼这些贪生怕死推卸责任的药师,感觉一点儿都不意外,因为东方家的人就是这样。

墨青没有说什么,起身走到东方云天床前,伸手掰开了东方云天的嘴,把那颗药丸直接扔了进去,然后又拿过旁边的茶壶倒了一杯温水,给东方云天灌了进去。

墨青的所有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在那些药师反应过来之前,那颗药丸已经在东方云天口中融化了……

药师们神色都很是怪异,一个个都没有靠近,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因为他们真怕东方云天出事,到时候就算他们说是邢绝非要给东方云天吃的解药,他们也不会好过的。

“怎么样了?”

东方烈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药师们都赶紧低头不敢说话,有个药师感觉膝盖有些发软。

墨青转身,微微垂眸说:“解药已经给圣子殿下服下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给天儿把脉?”东方烈目光冷然地看着那群药师说。

最后还是年纪最大的那个药师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去给东方云天把脉了。

过了片刻,那个老药师神色微喜:“城主大人,解药发挥作用了,圣子殿下的脉息强了很多,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

所有药师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而墨青很平静,因为毒药是他给东方云天下的,解药也是他拿出来的,是真正的解药,并没有做任何手脚。因为东方云天对墨青来说本就不是一个威胁,而墨青这次来的目的是潜伏,所以他需要东方云天好起来,这样他才好从东方云天这里得到想要的信息。相对来说,东方云天比起东方烈要好对付很多,而且更容易接近。

墨青已经退到了一旁,大概一刻钟之后,东方云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天儿,你醒了。”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说。他并没有责怪东方云天什么,这些日子东方烈也想清楚了,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东方家不能后继无人,所以他跟东方云天之间不能有矛盾,否则只会让冷家人有机可乘离间他们。至于之前东方云天又中了冷星辰的招,东方烈也不想说什么了,他已经领教过那个叫冷星辰的小子有多么诡计多端,东方云天定然不可能跟冷星辰暗中勾结或者对冷星辰手下留情的,因为东方云天喜欢的女子是冷星辰的女人,东方云天一定希望冷星辰死。

“父亲……对不起……”东方云天刚刚解毒,神色之间还是有些虚弱。

“我们父子不需要说这些。”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你没事就好,接下来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管你想跟谁在一起,为父都不会再反对了。”

东方云天眼睛微亮:“父亲的意思是……”

“为父的意思是,等我们把冷星城灭了,你想要的女人,自然会是你的。”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说。东方烈觉得,他的儿子想要一个女人而已,他根本没有必要反对,他越反对只是让东方云天更加叛逆而已。

东方云天嘴角微扯:“多谢父亲。”

东方烈又说了两句话之后就走了,那些药师们也都退下了,没有人管的墨青走到了东方云天的床前。

“圣子殿下。”墨青看着东方云天叫了一声。

“邢绝,解药是你为我求来的吧?”东方云天坐了起来,看着墨青问。

墨青微微点头,垂眸说:“这是属下应该做的。”

东方云天轻嗤了一声:“邢绝,在我面前不用这么假惺惺的,我知道,定然是父亲拿你家人的性命威胁你,逼你去冷星城求解药的,否则你根本不可能会去。”

墨青沉默,东方云天眼眸幽深地看着他说:“不过冷星辰会把解药给你,我倒是并不意外,因为他可是被你处处关照的那位珩兄弟。”

墨青没有表现出惊讶,只是微微垂眸说:“圣子殿下,属下之前是帮助东方珩假死脱身,但那时属下并不知道他跟冷星城有什么关系,他说他在迷雾森林那边有妻儿,他想要回家去,属下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冷星辰。”

东方云天眼眸微冷:“邢绝,你刚刚救了你自己一命!如果到现在你还要骗我,说你不知道东方珩是假死的话,你和邢家所有人都要死!”

“圣子殿下,属下也是这次去了冷星城才知道东方珩就是冷星辰。”墨青垂眸说。

“你说东方珩就是冷星辰?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了解情况!”东方云天眼眸幽暗地说,“如果东方珩是冷星辰的话,那么我们最早见到的那个跟东方珩同时出现的冷星辰又是谁?”

墨青神色莫名地说:“圣子殿下,这件事珩……东方珩已经告诉属下了。”

东方云天眼神一冷,看着墨青冷声说:“说!那个最早出现的冷星辰到底是谁?”

墨青垂眸说:“是东方珩的妻子,东方珩说她叫雪儿。”

其实东方云天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只是他不敢确认,也不愿承认。听到墨青的话,东方云天心口一痛,剧烈地咳了起来。因为他之前的伤还未完全好,所以他咳着咳着一口血就出来了,化作斑斑红梅,落在他纤尘不染的白色衣服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圣子殿下!属下去找药师!”墨青转身就要出去。

“回来!”东方云天捂着发疼的胸口冷声说,“我没事!”

墨青又回来了,按照东方云天的吩咐在床边坐了起来,东方云天脸色发白地看着墨青说:“你去冷星城,有没有见到那个……雪儿?”

墨青摇头:“没有,东方珩说他的夫人有孕了,在休养。不过属下见到了东方珩夫妇的两个孩子。”

“有孕”……“两个孩子”……听到墨青的话,东方云天刚刚平复了一点点的心,又像是被钢针狠狠地扎了一下,血淋淋地疼。他脸色难看地看着墨青问:“两个孩子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只有一个小女儿吗?”

墨青微微垂眸说:“还有一个儿子,看着六七岁的样子,东方珩说,那是他们成亲之前就一起收养的一个孩子。”

东方云天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没有知觉了,呼吸都停滞了。他没有看墨青,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喃喃地说:“邢绝,我早就知道她已经成亲了,我曾经以为最难受的是知道她的丈夫是冷星辰,可是现在我才知道,那还不是最难受的……”

墨青沉默,东方云天喃喃地说:“我最难受的不是他们有儿有女,她现在还怀着他的孩子,我最无法接受的是,她竟然是我最早认识的那个冷星辰……是她啊,她早就见过我的,她肯定一早就认出我了,我在找她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可她就在我面前,我竟然都没有发现……邢绝你知道吗?我最初认识她的时候,她箭术卓绝,武功很高,可到现在我才知道,她竟然就是那个天才药师,竟然就是那个在家族排位战上面,用一根棍子敲碎了我好几块骨头的那个小子!邢绝,你不会懂我现在的感受,没有人能懂……我真的好难受……好难受……”

东方云天在昏迷之前,发现伤了他的“冷星辰”竟然跟已经死了的东方珩是同一个人。这让东方云天想到了很多事,而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苦苦寻觅的那个南宫桃花,一直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他竟然毫无所觉。而那个女子对他的无尽冷漠,简直像是万丈寒冰一般,砸在了他的心口。

“圣子殿下,属下听说过一句话。”墨青微微垂眸说。

“什么话?”东方云天转头看向了墨青。

墨青神色平静地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墨青话音刚落,东方云天一口血又吐了出来,直接倒了下去,脸色煞白,眼神呆滞,喃喃地说:“无缘……对面……不相识……吗……”

“圣子殿下,是属下多言了。”墨青垂眸说,“不过属下认为圣子殿下跟那位名叫雪儿的姑娘无缘,不如放下。”

“你出去……”东方云天有气无力地说,“出去……”

“属下告退。”墨青话落,转身,唇角微微勾了一下。虽然他这次不是冲着东方云天来的,但是他很喜欢看到东方云天现在的样子。刚刚他对东方云天说那些话就是故意的,墨青最清楚如何才能让东方云天最难受。

墨青住进了君子堂邢绝的房间,邢业这会儿还在镇守姬霜城没有回来。墨青曾经跟邢绝在一起相处了好几个月,对于邢绝的言行举止都相当了解,他见到了不少认识邢绝的人,就连东方烈和东方云天都没有发现他是假的,他的伪装目前是毫无破绽的,最可能识破他的邢业正好不在。在墨青的计划中,就算他被识破了伪装,也不会殃及邢家其他的人,因为他完全可以说他把邢绝关了起来,自己易容成了邢绝的样子,邢绝并没有叛变。

而东方云天没有怀疑墨青,是因为墨青所做的事情在东方云天看来都是很合理的。东方云天认识的“冷星辰”,的确是那种在乎朋友,会帮助邢绝的人。

傍晚时分,老董过来找墨青,说东方云天要见他,墨青再次见到了东方云天。

“坐。”东方云天在他的书房中坐着,脸色看起来有几分疲惫,见到墨青就让他坐。

墨青坐下了,东方云天看着他说:“邢绝,从今天开始,你当我的随从。”

墨青微微愣了一下:“圣子殿下难道不怀疑属下跟冷家……”

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你不敢做什么,因为你的家人还在东方城。”

墨青眼眸微暗:“是,圣子殿下。”

“圣子殿下,城主要见你。”门外传来老董的声音。

东方云天站了起来:“你先回去,明日一早再过来,我有事要你去办。”

“是。”墨青微微点头,跟着东方云天一起出去,看着东方云天进了东方烈的书房,墨青就默默地回了君子堂。

事实上墨青对于东方云天让他当随从这件事并不意外,甚至这就是他计划之中的事情。这次墨青以邢绝的身份为东方云天求了解药回来,救了东方云天,又把他在冷星城了解到的事情告诉了东方云天,东方云天那些不为人知的心事,如今知情的就只有墨青假扮的邢绝。墨青如今对东方云天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属下,还是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对象。再加上东方云天一方面确信“邢绝”不会背叛他,另外一方面“邢绝”又跟东方云天喜欢的女子有了一些联系,东方云天接下来就算不把墨青引为知己,也不会猜忌墨青的。

东方云天见到东方烈的时候,东方烈看了看他的脸色,微微点头说:“是好多了。”

“父亲找我何事?”东方云天看着东方烈问。

“天儿随为父过来。”东方烈对东方云天说,话落就打开书房的密室走了进去。

东方云天跟了进去。这个密室东方云天知道,只是他并不知道密室里面还有机关。他看着东方烈打开地板下方的通道走了进去,他也神色莫名地跟上了。

走过了一条很长很暗的通道之后,面前突然开阔,出现了一个面积不小的地下宫殿。

宫殿中各处都镶嵌着夜明珠,散发出温润的光泽。而这地宫之中有很多人,东方云天粗略数了一下,至少有一百多个。而且其中的不少人东方云天都认识,他看到了南宫焕,看到了北堂乾,还有南宫家和北堂家的长老们……

东方云天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因为他并不知道东方烈暗中做了什么。

东方烈走到高位上面坐下,一百多名高手包括北堂乾和南宫焕在内,全都单膝跪了下来,高呼:“参见尊主!”

东方云天皱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东方烈对这些人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们像是傀儡一般,眼中无神,被东方烈所操纵?

“天儿,过来。”东方烈指了指他身旁的位置。

东方云天默默地走了过去,在东方烈身旁坐了下来。东方烈看着下方的傀儡高手高声说:“这是圣子!”

“参见圣子!”一百多名高手跪在地上对东方云天行礼。

东方云天压低声音问东方烈:“父亲,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东方烈哈哈一笑,大声说:“你们都平身,去修炼吧!”

一百多个男人像是傀儡一般,纷纷站了起来,然后各自在地宫中找地方修炼去了。

东方烈对东方云天说:“天儿,你看到了吧,南宫家和北堂家已经是我们的囊中之物,这些人,接下来会为我们卖命!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成为这片土地上面唯一的王者!”

“父亲,你是怎么做到的?”东方云天皱眉。这种可以操纵人心的奇术,定然是很阴邪的,东方云天不知道东方烈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为父用自己的心头血,炼了十年,才炼出了正阳门的引魂香。”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说。

“引魂香?”东方云天不解,“那是什么东西?我从未听说过。”

“你当然没有听说过,如今除了为父之外,没有人知道。”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说,眼中闪过一丝得意,“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百年前正阳门的藏宝库。当年四方家族分裂的时候,藏宝库的宝物也全都被瓜分了,只是为父十年前到这里,意外发现这地宫之中还有一处密室,就是最后一位正阳门的掌门秘密炼制引魂香的地方。密室里面有引魂香的炼制方法,还有需要用到的数百种药材,最重要的是,为父必须用上自己的心头血,才能成为引魂香的主人。”

“怪不得我那次发现父亲受伤了,父亲却不肯说是因何受伤。”东方云天神色莫名地说。大概三年前有一次,东方云天去找东方烈,东方烈正在给自己包扎伤口,伤口就是心脉的位置。

“当年那位掌门本就是在秘密炼制引魂香,没有其他人知晓,而他还没有炼成引魂香就死了。之后正阳门很快分崩离析,那个密室也长埋地下,为父十年前才发现。”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说,“引魂香可以控制住所有修炼正阳门功法的人,让他们变成为父的傀儡,我们在这片土地,已经是无敌的了!只要把冷家灭了,我们就可以在这片土地上建造起属于东方家的帝国!”

东方云天微微皱眉:“父亲,引魂香可有解法?不然就算最终我们胜利了,难道让这些人永远都当傀儡吗?这件事如果让东方家的高手们知道,他们会人心惶惶的,担心某天他们也会变成傀儡。”

东方云天微微摇头说:“原本是有的,但那个解药方子为父发现的时候就浸了水,有一半已经看不到了。”

东方云天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件事一定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一旦流传出去,对我们很不利。”东方云天心底其实并不认同东方烈的这种做法,但是如今木已成舟,他再反对也无济于事。而且成王败寇,这种手段虽然太过阴邪,但就像毒术一样,评判对错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东方家不采取行动的话,真的让冷星城和南宫北堂两家结为牢不可分的同盟,到时候死的就是东方家。

东方烈微微皱眉说:“当时为父对南宫焕和北堂乾用引魂香的时候,冷星辰也在,但他就算看出了什么,也猜不到为父是怎么做的。”

“父亲的引魂香对冷星辰无用吗?”东方云天看着东方烈问。

东方烈微微愣了一下:“你这么一说为父倒是想起来了,当时冷星辰似乎也受到了引魂香的影响,只是最终抵挡住了。但引魂香应该只对正阳门的弟子有用,为何他会……”

“因为冷星辰就是东方珩,他曾经是东方木的徒弟。”东方云天神色微冷。

东方烈神色一冷:“你说什么?冷星辰怎么可能是东方珩?”

“这件事我也才知道。”东方云天说,“冷坤根本就没有一个叫冷星辰的儿子,冷肃也没有活着的亲兄弟。当时最早出现的冷星辰,是南宫离的女徒弟假扮的,家族排位战之后再出现的冷星辰,就是东方珩假扮的。东方木和南宫离的徒弟,是一对夫妻,而且一直都在帮冷家,只是我们始终被蒙在鼓里!”

东方烈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怪不得!当时我就觉得那个冷星辰不太对劲,原来他也出自正阳门!”

“他现在修炼了冷家的冷星心法,并且已经大成了,压制住了正阳门的功法,所以父亲的引魂香可以影响到他,但是无法控制他。”东方云天冷声说。很多事情之前总觉得有些怪异,却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如今东方云天知道了,他们先后见到的冷星辰,根本就是两个人,而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

“好一个冷星辰!”东方烈冷声说。他都被震惊到了,因为没有想到两个年轻人竟然有如此能耐,把他们所有人都耍得团团转!而东方烈这会儿突然有些理解东方云天为何会对那个叫南宫桃花的女子念念不忘了,那女子本事太大了,不仅化身冷星辰,为冷星城力挽狂澜,而且还是个天才药师,武功也不比东方云天逊色!

“父亲准备何时对冷星城动手?”东方云天问东方烈。

东方烈神色冷然地说:“五月十五,月圆之夜,我要让冷氏一族彻底消失!”

如今已经是四月下旬了,五月十五要动手的话,五月初就必须从东方城出发,没剩几天时间了。东方云天微微点头说:“我也要去!”

东方烈看向了东方云天:“你是为了那个女子吧?”’

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我要杀了东方珩。”

东方烈笑了:“天儿,这样才对。只要你把东方珩杀了,那个女子自然就是你的。”

东方云天离开地宫之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虽然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药师说他现在不能喝酒,但他今天得知了很多事情,一时思绪万千,很想喝酒。

想要喝酒的东方云天又让人去把墨青找了过来,墨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东方云天准备了几坛美酒,在等着他了。

“邢绝,我一直以来连个朋友都没有。”东方云天给墨青倒了一杯酒,看着他自嘲一笑,“说起来也是很失败,曾经我以为我不需要,但我现在发现,有些心事不吐不快,不说出来自己一个人只会更加难受!你现在是东方家最懂我的人了,今夜就陪我喝酒,不醉不归!”

墨青举杯:“圣子殿下,这是属下的荣幸。”话落直接一饮而尽。

“爽快!”东方云天微微一笑,“再来!”

两人推杯换盏喝了大半坛之后,都还是清醒的。东方云天看着墨青说:“邢绝,其实我有时候有点羡慕你,你喜欢冷星辰,你就可以跟他称兄道弟,我就做不到。我知道,我是一个很讨人厌的人,自大,自负,目中无人……要不然我喜欢的那个姑娘,为何站在我面前都不愿意跟我相认?”

墨青端着酒杯说:“圣子殿下终于有自知之明了。”

东方云天伸手就把酒杯朝着墨青的脑袋砸了过来:“你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墨青把东方云天砸过来的酒杯拿在手中,又扔回给了东方云天,唇角微勾说:“男人喝酒不拘小节,圣子殿下如果还想摆架子的话,属下就不奉陪了。”

“男人喝酒!好!你说得对!”东方云天猛然拍了一下桌子,看着墨青一脸豪气地说,“我就是找你来喝酒的,没有什么圣子,喝!”

两人越喝越嗨,越谈越投机。不过事实上喝嗨了的只有东方云天一个人,觉得终于找到人生知己的也只有东方云天一个人。墨青始终很冷静,说话也不多,很平静地看着三坛酒过后东方云天终于有了醉意,眼神变得迷离了。

东方云天已经喝高了,也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喝成这样。以往东方云天喝酒都是自己独酌,适可而止。可是今天,东方云天的心情真的糟糕透了,在他知道他喜欢的那个姑娘就是曾经那个把他的骨头打断的“冷星辰”之后。东方云天很想醉一场,体验一下所谓的借酒浇愁,到底有没有用。

喝高了的东方云天趴在桌子上,手中还紧紧地握着酒杯:“邢绝!再来!给我倒酒!”

墨青提起酒坛,给东方云天倒酒。东方云天手都不稳了,一杯酒有半杯洒到了身上也不在意,他看着墨青笑得傻兮兮地说:“邢绝你知道吗,冷家马上就要不存在了……”

墨青眼眸微闪,又起身提着酒坛给东方云天倒酒,他拿过东方云天的酒杯,指缝间一颗浅绿色的药丸,悄无声息地滑进了杯中……

墨青把酒杯放进了东方云天手中,自己举杯,看着东方云天说:“圣子殿下喝醉了,这是最后一杯,喝完之后属下就告辞了。”

“不……我没醉!”东方云天用手撑着桌子,站起来跟墨青碰了杯,然后一饮而尽,又趴在了桌子上,说了一句,“再来!”

墨青放下手中的酒杯,走过去把东方云天扶了起来说:“属下送圣子殿下去休息。”

“再来……”东方云天已经有些迷糊了。

墨青把东方云天放在床上,还给他盖了被子,看着他说:“属下告辞了,圣子殿下好好休息。”

东方云天眼神迷蒙地看着“邢绝”转身离开,朝着门口走去。东方云天的眼皮也缓缓地合上了,最后一个念头是“他果然是喝醉了,这种感觉并不好……”

而走到门口的墨青,就站在那里,没有开门。过了片刻之后,墨青转身,又走了回来,站在了东方云天床前,低头看着已经不省人事的东方云天说:“今日东方烈找你做什么?”

闭着眼睛的东方云天张口:“去……地,宫……”

“地宫在哪里?”墨青看着东方云天问。

“下,面……从,父,亲,书,房,的,密,室,进,去……”

“地宫里面有什么?”墨青问。

“傀,儡……南,宫,家……北,堂,家……一,百,多,个,高,手……还,有……”

“还有什么?”墨青问。

“密,室……”东方云天说。

“密室在哪?”墨青问。

“地,宫……”东方云天声音迟缓地说。

墨青微微皱眉,看着东方云天问:“你父亲是怎么把那些高手变成傀儡的?”

“正,阳,门……引,魂,香……父,亲,的,心,头,血……炼,制,了,十,年……”东方云天断断续续地说。

“你可知道引魂香是怎么做的?”墨青问。

东方云天说:“不,知……在,密,室,里……”

墨青看着东方云天问:“引魂香可有解药?”

东方云天说:“有……密,室,里……残,缺,的,解,药,方,子……没,有……”

“东方烈还说了跟冷家有关的什么事?”墨青问。

“五,月,十,五……月,圆,之,夜……灭,冷,家……”东方云天无意识地说。

墨青该问的问完了,真言丹的药效也即将过去,他从荷包中拿出一颗药丸,掰开东方云天的嘴就塞了进去,然后回到桌边,把东方云天用过的那个酒杯用酒清洗了一下,就光明正大地从门口出去了。

等真言丹的药效过了之后,以东方云天醉酒的程度,他醒过来也得明日了,他不会记得他对墨青说过什么,他最后的记忆只会停留在墨青把他放在床上之后离开的画面……

至于墨青最后给东方云天吃的那颗药丸,不算毒药,只是让东方云天不举而已。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任何异样,只有在东方云天动情要碰女人的时候,才会发现。

墨青表示,虽然东方云天对他构不成威胁,但他就是看东方云天很不爽,喜欢他家小丫头的男人很多,东方云天是最贱的一个,活该一辈子不举……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