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东方城变天/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从东方云天那里离开,下楼的时候发现东方烈书房的灯还亮着,眼眸微暗。

墨青用真言丹从东方云天口中得知了不少信息。譬如这城主府地下还有一个地宫,南宫家和北堂家那些高手全都在里面。东方烈控制正阳门的高手所用的东西叫引魂香,的确是出自正阳门,而且是用他自己的心头血炼制了十年才完成的。而根据东方云天所说的话,引魂香的做法和解法,都在地宫的密室之中。只是很显然,东方云天自己也没有去过那个密室,没有了解到更多的东西。东方烈还告诉东方云天,引魂香的解药配方是残缺的……

墨青还知道,东方烈打算在五月十五对冷星城出手,如果计划不变的话,五月初五之前,东方烈的那些傀儡高手就会从东方城出发了。

靳辰在东方城安插的有人,墨青把他得到这些消息都传了出去,然后就回了君子堂。他在想,地宫与外界的通道肯定不止东方烈的书房,因为一百多个高手不可能一直从东方烈的书房中进出,这样太显眼了。东方烈现在应该不想让东方家其他的人知道他背地里做了什么事情,因为那引魂香对东方家的高手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他们绝对不会想要变成东方烈的傀儡。

地宫一定还有其他的出口,只是东方云天也不知道。墨青很清楚东方烈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他的书房里面,所以想要从东方烈的书房中进入地宫不太现实,容易打草惊蛇。而且最关键的问题是,那一百多号傀儡高手都在地宫里面,墨青如果出现的话,他们可不会认为墨青是去救他们的,只会围攻墨青,要把墨青给杀了。

所以墨青现在没有办法去地宫里面探秘,而且他还不知道藏着引魂香秘密的密室究竟在哪里,要怎么开启。如果他贸然过去的话,会很被动。

退一步讲,就算墨青成功进了地宫,找到了密室,可引魂香的解药配方是残缺的,那种阴邪的东西定然很复杂,墨青在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并不认为自己可以轻松地把解药配方缺失的东西补上,所以还是无济于事。

而东方烈已经定下了对冷星城出手的时间,墨青如果打算破解引魂香的话,很难,而且时间绝对来不及。所以他必须找另外的办法,来解除冷星城即将面临的困局……

第二天一大早,东方云天幽幽醒转,感觉脑袋还有点晕。宿醉让他感觉并不好,清醒的那一刻,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又一股脑地涌入了脑海之中,他苦笑一声下了床,觉得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再做借酒浇愁这种愚蠢的事情了。

桌子上一片杯盘狼藉,让东方云天想起了昨夜跟他一起喝酒的“邢绝”。东方云天以前就不讨厌邢绝,邢绝也是东方家君子堂里面东方云天唯一欣赏的人。经过这次,东方云天发现“邢绝”这个人并没有那么古板,他或许可以考虑真的交个朋友了。

东方云天并没有发现他自己的身体有任何异样,他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就让人去叫“邢绝”过来。

墨青很快出现在东方云天面前,东方云天看着墨青问:“你懂箭术吗?”

墨青摇头:“没有接触过。”

东方云天拿出了一把金红色的弓,神色有些怅惘地说:“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手中就拿着这样一把弓,我再见到那弓的时候,是在她丈夫的手中。东方珩……或许他根本就不叫东方珩,他对我说,那弓是他的妻子比武赢了送给他的……”

墨青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看着东方云天说:“他们夫妻俩的箭术都很出众,圣子殿下是想学习箭术吗?”

“嗯。”东方云天拿着那把弓,看着墨青说,“你随我去城外练箭吧!”

“属下没有准备弓箭。”墨青说。

“我为你准备好了。”东方云天又拿出一副弓箭递给了墨青。

两人出了城主府之后,骑马去了城外。

东方云天是真的要学习箭术,而箭术其实没有很多要领,自己摸索也可以掌握诀窍,只需要精准度和速度达到了就可以。

墨青没有动手,就在旁边候着为东方云天去捡射出去的箭。东方云天刚开始有些不得要领,射了十几箭全都射偏了,不过他毫不气馁,继续练习。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之后,东方云天终于找到感觉了,精准度也越来越高,速度越来越快。

“邢绝,你怎么不试试?”东方云天转头问墨青。

墨青就试了一下,很自然地射偏了,东方云天笑了起来:“看来你在这方面也没有多少天分,不过多练练就好了!”

两人在城外又练了一个时辰的箭,才骑马回城了。回城的时候东方云天对墨青说:“过几日我们要去攻打冷星城,你就不用去了,省得你为难。”

墨青点头:“多谢圣子殿下。”

东方云天突然想到了方圆,他昏迷多日没有收到方圆的任何消息了,这不正常。他在想方圆是不是被发现了,如果被发现的话,恐怕就凶多吉少了。不过东方云天并不是很在意,只是有点可惜失去了一个懂医术和毒术的属下而已。

五月初一,靳辰收到了墨青传回去的消息。

引魂香这种东西靳辰也是第一次听说,对于这种还要用上人的心头血来炼制的阴邪之物,靳辰确实不了解。而如今最关键的是,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带着那些傀儡高手,已经朝着冷星城来了。在五月十五之前,必须把他们拦住,不能让他们靠近冷星城,否则冷星城招架不住。

深夜时分,靳辰去找了冷坤。

“辰儿你怎么还没休息?有什么事都可以明天再说。”冷坤皱眉看着靳辰说。

靳辰怀胎三个半月,肚子还没有显怀,看起来跟之前并没有任何不同。她在冷坤的书房中坐了下来,看着冷坤说:“墨青刚刚传了消息回来,东方家的人很快就会来了。”

冷坤神色微变:“他们有多少人?”

“南宫瑾和北堂豪回家之后就没有音信了,但他们应该没有遭到毒手,因为在他们回去之前,南宫家和北堂家一共一百多个高手都已经被东方烈变成傀儡了。”靳辰看着冷坤神色平静地说,“这次东方烈父子,还有南宫焕和北堂乾,带着南宫家和北堂家最厉害的一百多个高手过来,仅东方烈和南宫焕北堂乾三个人,我们就拦不住了。”

靳辰说的是实话。东方烈是这片土地的第一高手,如今还是。他早已经突破了天玄心法的最高层,东方云天和墨青都是最近才突破的,真论实力,其实跟东方烈还是存在一些差距的。而南宫焕和北堂乾的实力,曾经也仅在东方烈之下而已,并没有比东方烈差很多。

如今冷星城实力最强的,是尚未突破冷星心法最高层并且怀孕了不能动手的靳辰,其次就是还未突破的冷坤。而冷家能用的高手就只有那几个长老,姬家过来的高手不仅数量不够,而且实力也不如南宫家和北堂家的高手。

冷坤紧皱着眉头坐在那里,思考了片刻之后说:“这次很棘手,因为来了那么多高手都要杀冷家人,但是我们不能对南宫家和北堂家的人出手,因为那不是他们的本意。除非我们直接把东方烈给杀了,否则拦不住他们啊!”

如果来的都是东方家的人,他们还可以考虑像曾经那次一样,把他们逼进一个山谷里面,用箭射杀。虽然有些难度,但这毕竟是一种办法。

只是这次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带来的,是南宫家和北堂家的高手。南宫家的人和北堂的人都是因为被东方烈所操纵才会对冷星城出手,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所以冷家也不能直接把南宫家和北堂家的人给杀了,冷家应该做的是解救他们。

冷坤本性善良,他最先考虑到的就是这一点。而对靳辰来说,她可以狠,但绝对不会不择手段地对自己人下手。南宫家和北堂家那些人,就是冷家的盟友,只是他们中了东方烈的阴招,如今无法解脱而已。

“老头你这么还不睡?”

冷肃直接推门进来了,看到靳辰脸就黑了:“小姐姐你在这儿干嘛呢?赶紧回去睡觉!你现在必须要好好休息!”

“肃儿过来坐下,辰儿有正事要说。”冷坤看着冷肃说。

冷肃皱眉坐了下来,看着靳辰说:“有什么事不能改天再说?都这么晚了。”

靳辰没有理会冷肃,冷坤把靳辰说的消息告诉了冷肃,冷肃神色一冷:“五月十五,还剩下半个月的时间,南宫家和北堂家那些人,他们要杀我们,我们却不能杀他们,这可怎么办?”

“我有一个想法,或许可以拦住他们。”靳辰若有所思地说。

五月初四的深夜时分,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再次来到了地宫之中。

只有东方烈才能驱使这些傀儡高手,所以这次东方烈决定了他要亲自去,确保万无一失,一定要把冷氏一族给灭了。而东方云天一心要杀东方珩,东方烈也没有要求他一定要留下。这次父子两人打算联手,带着这群傀儡高手一举灭掉冷星城。至于东方城,有东方家的几位长老在管,而且高手众多,不会出什么问题。这次是秘密行动,这些傀儡高手的存在不能告诉任何人,而东方烈认为就只有他和东方云天知道,一定能打冷家一个措手不及。

“出发吧!”东方烈面色冷然地说。

东方云天看着东方烈打开了地宫中的一面石墙,然后率先走了进去。东方云天跟上,那些傀儡高手也都一个个跟了上去。

走了没多久之后,东方云天发现他们走进了藏药库的出口通道里面,原来这都是相通的。

最终他们出去的时候,是在东阳山山脚下,然后就走最近的路,朝着冷星城而去了。

墨青今夜没有睡,因为如今越发信任他的东方云天告诉过他,今夜他们就要出发去冷星城了,东方烈也会去。不过东方云天没有说更多,墨青也没有问任何其他的,以免引起东方云天的怀疑。而东方烈这次会亲自去,是墨青预料之中的事情,因为那些傀儡高手必须由东方烈亲自掌控。

墨青算了算时间,以东方烈一行那么多人的速度,日夜兼程的话也需要十天时间才能到冷星城。而墨青自己用凌云步,在东方城和冷星城之间来往最快的记录是只需要七天时间。

墨青不会让东方烈他们靠近冷星城,所以他必须要在他们到达冷星城之前拦住他们。但他在东方城还有事情要做,如今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离开就是最好的时机,他必须要去探一下地宫里的秘密。

所以墨青的计划是,他给自己两天时间留在东方城寻找地宫里面的秘密,两天之后出发,去追东方烈一行人。

在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离开的当晚,墨青在夜半时分悄无声息地进了东方烈的书房。对于精通机关术的墨青来说,发现密室的机关是很轻松的事情,而他进了密室之后,就开始低头找地板上的机关,因为既然是地宫入口,一定在地上。

没过多久,墨青找到了地宫的入口,他打开机关,闪身进去了。

墨青走过了那条很长的幽暗通道,进入了地宫。地宫里面的人都被东方烈带走了,而这里是只有东方烈和东方云天以及东方烈的那些傀儡高手才知道的地方,东方家其他人都不知道。

墨青一进地宫,就开始查看各处,找东方云天所说的密室。不过在墨青找到密室之前,他先发现了地宫的另外一个出口。

墨青打开那个出口的机关看了一眼之后就又关上了,继续找密室的机关。

因为密室是百年之前正阳门的最后一任门主建造的,机关极其隐蔽复杂,墨青这样精通机关术的人,整整找了一个时辰才找到,又花了半个时辰才找到破解之法。

墨青看着毫无异样的一堵石墙在他面前缓缓打开。这处机关之所以很难找,是因为开启石门的机关没有在石门旁边的墙上,也没有在任何一面墙上,而是由头顶镶嵌的几颗红色夜明珠所组成的机关。只有旋转那几颗夜明珠到正确的位置,才能打开那个密室。

密室很小,不过十米见方,里面有一个药柜,还有一张堆满了东西杂乱无章的桌子和一把椅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墨青站在外面,先看了一下密室各处,没有发现什么暗器存在的可能,才抬脚走了进去。

桌上放着一把染了血的匕首,桌子上和地上都堆满了药材的废料,还有少量没有用完的药材,药柜里面基本都空了。

墨青小心地从一堆药材废料下面,抽出了两张泛黄的纸。他看了一下,上面那张无疑就是引魂香的配方了,纸上密密麻麻地罗列了足足有几百种药材,还说明了必须要用心头血来炼制。

墨青觉得对于不懂医术和药理的东方烈来说,他之所以用了十年的时间,并不是因为这药需要十年才能做出来,而是因为他这十年一直都在失败中摸索,最后终于成功了。东方烈没有找其他人帮忙,是因为这件事在成功之前,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东方家的人。一旦东方家的高手知道东方烈在背地里做什么,毫无疑问一定会造反的。

而下面那张纸上,有一半明显被水浸透过,已经模糊一片,看不到一个清晰的字了。有字的那一半也只是列了十几种药材出来,解药需要的其他药材,和所有药材的用量和配方,上面都没有。

墨青又花了点时间,把引魂香的配方和残缺的解药方子都记在了脑子里,然后又把那两张纸放回原处,就离开了密室。

墨青把机关恢复原样之后,没有顺着原路返回,而是打开了他之前发现的另外一个出口走了进去。

墨青出来的时候,是在东阳山下。他看到了地上杂乱的脚印,知道东方烈他们就是从这里走的。

此时天色已经快亮了,墨青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君子堂,并没有被人发现。原本掌管君子堂的邢业如今在姬霜城镇守,如今的君子堂是东方家大长老东方广的儿子在掌管。东方广已经被东方云天用百万两黄金从冷星城“买”回来了,不过最近极少出门,墨青就只见过他一次。

墨青没有睡觉,他若有所思地坐在那里,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东方烈难得离开东方城,东方云天也不在,墨青总觉得他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做点什么,譬如……把东方烈一直隐藏的秘密给捅出去……

东方广在东方城城主府有一个专门的院子,作为东方家的大长老,他的待遇自然是没得说,他的儿孙地位也都不低。

但这是以前,自从东方广被擒,还被东方云天舍弃,最后还是冷星城的人为了求财,把东方广“卖”回了东方家这些事情发生之后,曾经意气风发的东方家大长老变得消沉了很多,也低调了很多。

东方广回到东方家已经有段时间了,极少出门,也不再管东方家的事情。东方广被擒的时候,他的武功并没有被废掉,只是中了迷药和软筋散,如今都已经解了。东方家没有人敢对东方广不敬,但是东方广自己总觉得意难平。

东方广是东方云天爷爷那一辈的老人了,而且他不是外姓长老改了姓,他本就姓东方,而且是东方云天爷爷的一个堂兄。只是除了东方云天爷爷这一脉之外,东方广他们都不算是东方家正统,只能当了长老。

可东方广万万没想到,他被东方云天那个毛头小子呼来喝去不说,东方云天先是对他下药,导致东方家损失很多高手,之后竟然直接舍弃了他,让他去死!

这天东方广刚起床,他的儿子就在外面敲门。

“进来。”东方广话落,他的儿子东方哲就推门进来了。

“什么事?”经历过之前的劫难,东方广消瘦了很多,也苍老了很多,头发都已经白了,眼眸如幽谷深潭一般平静无波。

东方哲手中拿着一封信,神色有些古怪地递给了东方广:“父亲,这是我在您门口发现的,不知是谁送来的。”

东方广看着空无一字的信封,接过来打开,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纸上面的字迹很工整,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格。

东方广看了两眼信上面的内容,神色大变,手都在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

东方哲把信给东方广之前自己并没有看,看到东方广的脸色,东方哲神色也变了:“父亲,这信中说了什么?”

东方广把那张纸递给了东方哲,面沉如水地说:“东方烈好毒的心思!”

东方哲看了信上的内容,神色大惊:“父亲,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东方广冷冷地说,“你们这些晚辈都不知道,百年之前正阳门之所以分崩离析,就是因为最后一位门主心术不正,不知道用了什么邪术,把他的一个弟子变成了傀儡!四个支脉的大长老发现之后,就合力把那个门主给杀了,正阳门也分成了四方家族。这是百年之前的秘辛,在我小的时候,我爷爷喝醉酒,曾经跟我提起过那么两句。”

东方广的爷爷,和东方烈的曾祖父是亲兄弟,他也是从一个早已死了的正阳门长老口中听过只言片语。而这件事除了当年联手灭杀那位门主的四大长老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四大长老也约定好了,绝对不会告诉他们的后代,因为怕有些心术不正的后代去寻找并利用这种邪术加害其他人。只是酒后失言这种事情是难免的,不然东方广也不可能知道。

那四大长老就是四方家族的祖先,而他们当年找遍了正阳门的每个地方,都没有找到那个门主留下的关于那门邪术的任何东西。那东西必然是存在的,只不过随着那个门主的死亡而长埋地下了而已。

东方广当初得知关于正阳门邪术的事情,并没有很在意,以为只是他的爷爷醉酒胡说而已。他以为他早就忘记了,直到看到这封从而天降的信,信上说,东方烈找到了正阳门百年之前长埋地下的一种阴邪之术,利用那种邪术,把南宫家和北堂家的高手全都变成了他的傀儡!

或许别人看到都会认为这封信中的内容是在胡说八道,但看到的人偏偏是东方广,他不仅听过关于正阳门邪术的只言片语,而且在四月初四那天夜晚,东方广还亲眼看到南宫焕和北堂乾恭顺地站在东方烈身后的情景。

当时东方广就觉得很不对劲,因为他对南宫焕和北堂乾也算有所了解,那两个人绝对不是西门擎那样没有骨气的人,不可能就这样对东方烈低头,为东方烈所用。更何况东方广知道南宫焕和北堂乾的儿子都还在冷星城里,他们怎么可能跟东方烈一起去围杀冷星辰?

而东方烈对东方家的长老说南宫焕和北堂乾早已经跟他结成了同盟,南宫家和北堂家要奉东方家为主,共同对付冷星城。其他长老或许没多想,东方广直觉不相信。

如今,这一切都有了答案,竟然是东方烈对南宫焕和北堂乾用了邪术,让他们变成了他的傀儡!东方烈甚至把南宫家和北堂家一百多个高手全都变成了他的傀儡!

怪不得东方烈说要对付冷星城,却只跟东方云天两个人暗中去了,没有带上东方家其他任何一个高手。他们带的是南宫家和北堂家的傀儡高手,而且不敢让东方家的高手知道!因为东方烈的邪术,对所有正阳门的后代弟子都是致命的,东方家这些高手如果惹了东方烈不满,也必然摆脱不了变成行尸走肉的命运!

东方广自认为在某些时候他也会不择手段,但他是有底线的。当年那位暗中研究邪术的门主被灭杀,就是因为正阳门容不下那样的阴邪之人,那样的人的存在,对正阳门其他所有的人都是一个莫大的威胁。而如今,那位门主后继有人了,就是东方烈。

东方哲脸色难看地看着东方广说:“父亲,您说城主大人会不会对我们也用那种邪术?”所有正阳门的后代弟子都会有这样的想法,不会因为他们姓东方,就摆脱变成傀儡的命运。因为在东方烈眼中,东方家这些高手不是他的亲人,只是他的奴才而已。就连东方广这样一个辈分高实力强而且忠心耿耿的大长老都能被东方云天一句话舍弃,更何况是其他人?!

“虽然四方家族早就分裂了,但我们出自同源。”东方广冷声说,“东方烈把南宫焕和北堂乾杀了都没关系,但他不能用那样阴邪的东西!他一旦开始,就不可能收手,最后的结果,就是所有正阳门后代的弟子,除了东方烈父子之外,全都会变成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想到那种情景,东方哲脸色都白了:“父亲,我们该怎么办?”

东方广猛然握拳砸了一下桌子,眼中闪过一道冷光:“你去,把所有长老都叫过来!”

“父亲是要……造反吗?”东方哲神色一变,“可是这封信来路不明,其他长老会相信父亲的话吗?”

“他们会相信的,因为他们都亲眼看到了南宫焕和北堂乾的下场!”东方广冷声说。这封来历不明的信或许不能让那些人信服,但是他们当时都看到了南宫焕和北堂乾对东方烈言听计从的样子。这件事根本就不正常,因为就算是三家结盟,南宫焕和北堂乾也完全没有必要那样卑躬屈膝!

东方哲脚步匆匆地出去找人了,东方广面色沉沉地坐在那里,又看了一眼那封信。他对于这封信的来历隐隐有了一些猜测,因为四月初四那天,冷星辰也在。除了冷星辰之外,似乎没有其他人会做这样的事情。

东方广很清楚,这封信就是在赤裸裸地离间东方家,但东方广早就对东方烈父子不满了,如今已经到了不得不反的时候,因为他绝对不愿意他和他的儿孙变成行尸走肉!

墨青手中提着一坛酒,远远地看到了东方家的长老们都脚步匆匆地进了东方广的院子,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

那封信是墨青送去给东方广的,他知道信上说的事情会让东方家这些老头做什么,因为大部分人都是有底线的,而东方烈这次的行为,不仅触及了正阳门所有后代弟子的底线,而且严重威胁到了东方家这些高手自身。

东方烈平日就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对辈分比他高的长老都没有几分客气,更别提东方云天之前直接把东方广这个辈分最高资历最老实力最强的大长老都一句话舍弃了,东方家的高手怎么可能相信掌握了那种邪术的东方烈永远都不会动他们?

墨青觉得,很快,东方广带着东方家的高手就会造反了。或者不能算是造反,而是把东方烈父子逐出东方家族,剩下这些人,再推举出新的城主。

墨青不认为会有人站在东方烈那边,而他的目的是,就算他接下来杀不了东方烈,也要让东方烈失去他最大的倚仗东方城!

墨青按照原计划,又在东方城停留了一天。他前一天送去的信,已经让整个东方城城主府人心惶惶了,以东方广为首的长老们,聚在一起整整谈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最后得到的结论就是一个字,反!

五月初六这天,墨青正在君子堂里看书,突然被人围了起来。

东方哲冷冷地说:“把邢绝抓起来!”

墨青神色平静地放下书站了起来:“为何要抓我?”

“这是城主大人的命令,你私通冷星城!”东方哲冷声说。

墨青神色微冷:“城主大人不在,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少废话!动手!”东方哲话落,跟另外几个中年男人一起朝着墨青攻了过来。

不过几十招之后,墨青就被擒住了,带到了东方广面前。

东方广看着墨青冷声说:“邢绝,你跟你的父亲都是东方烈的心腹,别怪老夫!老夫现在不杀你,你乖乖地在地牢里面待着,只要你父亲不再帮东方烈,你们一家依旧会得到老夫的重用!”

墨青沉默不语,很快就被扔进了地牢里面,而没有人去管邢绝的祖父祖母,东方广也没打算动他们。

只是夜幕降临的时候,东方哲脸色难看地过来禀报东方广:“邢绝逃了!”

东方广神色一冷:“无妨,他一个人掀不起什么风浪!就算邢绝不去通风报信,东方烈不久之后也会知道!”

“父亲,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其他长老和弟子都没有意见,父亲明日就会正式成为东方城新的城主!”东方哲眼中隐隐带着一丝兴奋,他们一家老小终于不用再看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的脸色过活了!

“好!”东方广冷笑,“东方烈和东方云天此去冷星城,未必能够如愿灭了冷星城,冷家那个小子,可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为父怀疑那封信就是冷家那小子的手笔,他既然知道了东方烈所用的邪术,肯定会有所提防。”

“如果冷家人能够把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父子给杀了,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东方哲眼底闪过一丝兴奋。

“不要得意忘形!冷家人未必能够杀了东方烈父子,如果东方烈杀回来,他用那种邪术来对付我们,我们防不胜防!”东方广冷声说,“你立刻安排探子,密切关注东方烈父子的行踪!”

“是,父亲!”东方哲很快下去办事了。

东方广冷笑了一声,就让东方烈去跟冷家人斗吧,东方烈父子死了最好,就算没死回来了,东方城也再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此时墨青已经到了东方城之外,他回头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城门,唇角微勾。东方广竟然把“邢绝”当做东方烈的心腹要抓他,正合他意。

墨青觉得,现在他这个“心腹”,应该立刻前去通知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告诉他们东方城变天这个噩耗了,到时候,他们的脸色一定会无比精彩……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