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墨青的怒火/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月初八,冷星城。

冷星城里面依旧是一派祥和安宁,而这天南宫瑾和北堂豪回到了冷星城,一个个脸色都难看得要死。南宫瑾带着他的妹妹南宫暖,北堂豪带着他的两个亲弟弟。至于其他人,他们目前顾不到了,东方烈应该也不会丧心病狂地对南宫城和北堂城的普通百姓下手。

“回来就好。”冷肃拍了拍北堂豪的肩膀说。冷新月去安排南宫暖和北堂豪的两个弟弟了,冷肃叫了南宫瑾和北堂豪一起去了冷坤的书房。

“我回去的时候,城主府里的长老和高手都已经不见了。”北堂豪气恨地说,“东方烈真是好恶毒的心思!他竟然让我爹亲自把我家的高手全都变成了他的傀儡!”

“我家也一样。”南宫瑾叹了一口气,“如今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我知道。”冷肃声音幽幽地说,“你爹,还有你爹,还有你们两家最厉害的一百多个高手,此刻都在赶来杀我们冷氏一族的路上。”

北堂豪神色一变:“当真?”

“当然是真的。”冷肃神色严肃地说,“不然你以为东方烈那个贱人把你们两家的高手都变成傀儡是要做什么?就是用来对付冷家的!而且时间都定了,五月十五。”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北堂豪愣了一下。

“因为我家小弟此时就在东方城。”冷肃说。北堂豪瞬间懂了,墨青在东方城,所以这消息一定是千真万确的。

“那该怎么办?”北堂豪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到时候难道要我跟我爹拼个你死我活吗?”

“你是不愿意,你爹肯定会杀你的,因为他已经六亲不认,只认东方烈了。”冷肃说。

“你什么意思?”北堂豪怒了,“我爹也是受害者!”

“我知道,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冷肃白了北堂豪一眼,“没有人要杀你爹,但是为了避免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我们必须想一个办法,阻止东方烈靠近冷星城,把你爹他们都救回来。”

“冷星城这么一点高手,根本不够用。”北堂豪说。他对自己家族和南宫家的实力很了解,并且这次东方烈都来了,墨青又不在,很难有人可以挡得住东方烈。

“计划是有一个,不过到时候你们都要参与。”冷肃看着南宫瑾和北堂豪说。

“说什么废话!我们当然要去!”北堂豪没好气地说。

只是听了冷肃说的计划,北堂豪皱眉了:“让雪儿去?这样不行!她现在怀着身孕,万一出事怎么办?”

冷肃也是一脸无奈:“我也不赞成,可是这个办法就是她自己提出来的,而且除了她,也没有人可以去了。”

“我还是觉得不妥。”北堂豪说,“我们一群大男人都在,为何非要雪儿去冒险?”

“她决定的事情,我拦不住,我都想给她跪下了,可是没用。”冷肃叹了一口气。

靳辰这会儿在城主府的地牢里面,元媛坐在她的对面。

元媛只是被关了起来,没有被虐待,更没有用刑。靳辰每隔两天都会过来,每次跟她聊几句就走了。

元媛一直很平静,没有闹,也没有想跑,见到靳辰的时候也是心平气和的,甚至跟靳辰说了不少鸳鸯楼的事情,只是没有说起过她自己的父母。

“东方烈用了一种邪术,把南宫家和北堂家的高手,包括两家的城主都变成了他的傀儡。”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元媛愣了一下,眉头就皱了起来:“这种阴邪的东西,不应该存在。”

“如今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带着那群傀儡高手,正在来冷星城的路上。如果他们灭了冷星城,你就可以走了。”靳辰看着元媛说。

元媛微微摇头:“我觉得他们不会成功的。”

“为何?”靳辰问。

元媛看了靳辰一眼:“因为你,你不会让冷家人出事。”

靳辰没有易容,她微微一笑说:“你说得没错,我的确不会让冷家人出事,但你这么看得起我,我倒是有点意外。你难道不希望东方云天赢么?”

“我的确不希望他赢。”元媛神色淡淡地说,“权势只会蒙蔽他的眼睛,让他变成一个疯子。而且我觉得,他这样针对冷星城,为的不仅仅是权势,还有你。”

靳辰神色平静地说:“虽然这么说,但你不会帮我。”

元媛轻笑了一声:“当然,我不会帮你的。这是你跟他的事情,如果我是自由的,我会选择帮他,因为他是我认定的男人。”

靳辰看着元媛,突然笑了:“元媛,我有个宝贝,可以卖给你,你要不要?”

元媛愣了一下,因为靳辰话锋转得太快,她有些不明所以:“什么宝贝?”

“忘情水。”靳辰唇角微勾,“只用一滴,就可以让人忘却前尘往事的宝贝。你如果想要的话,我不收钱,送你,你可以让东方云天忘了我,忘了他追求的权势,跟你在一起。”

元媛皱眉:“真有这种东西?”

“当然。”靳辰微微一笑,“这是我师父做出来的奇药,我试过,很好用的。”

“你对谁用过?应该不是你的丈夫吧?”元媛神色有些怪异地说。

“当然不是。”靳辰摇头,“我对我的亲姐姐用过,她执迷不悟地爱上了一个对她弃如敝屣的男人,变得像个疯子一样,然后我给她用了一滴忘情水,现在她跟我的师弟两情相悦双宿双栖,过得很幸福。”

元媛一脸佩服地看着靳辰:“你这手段,真的是……”

“这种事情其实无所谓对错,事实上如果不是她忘了前尘往事,变成了一个很好的人的话,我或许会选择杀了她,因为她一直在跟我作对,甚至变得有些丧心病狂。”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我不会说我是为了她好,才把这些强加给她,我只是不想让我的父亲伤心难过,让整个家因为她变得越来越糟糕而已。当然了,她变得很好,我也是喜欢的。”

“你果然够狠。”元媛看靳辰一脸平静地说着她曾经想过要杀了她的亲姐姐,不由感叹了一句。元媛没有说,但这些被囚禁的日子,她其实很期待见到靳辰。如今元媛想要见靳辰,已经跟原来的想法不一样了。原来元媛是想要看看东方云天为何会喜欢靳辰,如今她已经知道了,但她还想要见到靳辰,跟靳辰聊天,是因为她真的很欣赏这个女子。

因为身份的原因,元媛其实没有朋友,她从小到大身边就只有形形色色的杀手。在元媛很小的时候,她的母亲就为她挑选了一个同伴,是个男孩。他们两个人一起长大,一起学武功学毒术学阵法,曾经还一起执行任务。只是随着他们慢慢长大,元媛的同伴爱上了元媛,但元媛却只把他当做哥哥,不愿意接受他的感情,这才离家出走的。

而元媛在离家出走的时候遇到了东方云天,一见钟情,才有了后来的“方圆”。

此刻元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她本应该讨厌靳辰的,可她偏偏讨厌不起来,反而越发喜欢并欣赏靳辰,甚至希望跟靳辰成为朋友,因为她觉得那会是一件很有趣很美好的事情。

“所以,你要不要?”靳辰唇角微勾看着元媛问。

“你很希望我跟东方云天在一起?”元媛神色怪怪地看着靳辰。

“没错。”靳辰微微点头,“这样我会省去很多麻烦。”

元媛摇头:“还是不用了,如果他注定不属于我的话,就算用了忘情水,让他忘掉你,他也未必会爱上我。”

“我不意外你的答案。”靳辰看着元媛说,“但这是一个机会,因为东方云天如果用忘情水的话,忘掉的不是我,而是一段错误的感情,还有他所追求并且为之疯狂的权势。我的赠予长期有效,如果哪天你改变注意了,随时开口,我会给你的。”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的好意?”元媛苦笑摇头。

“不用,我也是为了我自己。”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话落捏碎了手中的一颗药丸。

元媛身子一晃,感觉头脑有些发晕,她猛然瞪大眼睛看着靳辰:“你……”

靳辰看着元媛倒了下去,她把元媛扶起来放在床上,很淡定地说:“忘了告诉你,我今天是来找你借东西的。你上次不是说想跟我比试毒术么?我刚刚研制的迷药,你好好感受。”

靳辰拿了元媛的剑,还有元媛的荷包,就从地牢里面离开了。

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元媛幽幽醒转,倒没有觉得愤怒,只是觉得有些无力,因为还没开始比试她就已经输了。枉她自诩毒术高手,却被靳辰的迷药这么轻易地放倒了,简直是丢人啊!

元媛发现她的剑和荷包都不见了,神色微怔,喃喃地说:“你……是要去见他了吗……”

五月十三,东方烈和东方云天距离冷星城已经不远了,而那些傀儡高手一路上仿佛行尸走肉一样当着东方烈的奴隶。东方云天每次看到南宫焕跪在东方烈面前说话的时候,莫名地感觉不太舒服。虽然说成王败寇,东方烈用的邪术也只是一种对敌手段,但这种手段比起毒术来要邪恶百倍。如今对东方烈奴颜婢膝的这些高手,原本也都是有尊严有骨气的人……

这天天色微暗,一行人停下休息的时候,东方烈和东方云天感觉有人靠近,神色都是一冷。

东方云天拔剑站了起来,却在看到来人的时候微微变了脸色。

“主子!”方圆恭敬地对东方云天行礼。

“你的人?”东方烈皱眉看了一眼方圆,对这张普通的脸没有什么印象。

东方云天眼眸幽深地看着突然出现的方圆,开口说道:“对,这是我的人,之前被派到冷星城附近打探消息,是我让她过来拜见的。”

“可有打探到什么消息?”东方烈看着方圆问。

方圆垂眸恭敬地说:“南宫圣子和北堂圣子前些日子离开了冷星城,五日之前又回来了,南宫圣子还带着南宫圣女,北堂圣子带着北堂家的两位小公子。”

东方烈冷笑:“他们在冷星城更好,我很期待看他们父子相残的画面!”

东方云天眼眸微闪,看着方圆说:“你随我过来,我还有事要问你。”

东方烈没有阻止,以为东方云天是要问南宫桃花的事情,不想让他知道,就随东方云天去了。

东方云天在前面走,方圆跟在后面,一直走出了很远,走到了东方烈能够听到的范围之外,才停了下来。

面前是一条小溪,在夜色之中发出幽暗的光泽。东方云天的拳头微微握了起来,猛然转身看着面前低眉顺眼的女子说:“我应该叫你小花?还是叫你雪儿?”

“方圆”抬头,神色淡淡地说:“随你高兴。”她的确不是方圆,而是靳辰。

东方云天的心中此刻莫名生出了一股怒气,他看着靳辰冷声说:“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是假的吗?方圆已经与我失去联系了,你突然出现,还在这个地方,你当我是傻子?”

靳辰神色很平静地看着东方云天说:“我知道你会识破。”

东方云天愣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所以你是故意在算计我!你明明知道我会猜到是你,而且我不会在我父亲面前拆穿你!”

“对,一切都如我所愿。”靳辰看着东方云天神色冷漠地说,“谢谢你喜欢我,不过你要杀我的亲人和朋友,我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东方云天,你的警惕心太低了。”

东方云天心中一惊,已经被人团团围了起来。冷肃、司徒琏、南宫瑾、北堂豪四个人,堵死了东方云天前后左右的所有退路!而东方云天突然感觉脑袋有一点发晕,知道他不知何时已经中了毒。

“雪儿,”东方云天没有动,也没有晕过去,他就站在那里,眼眸幽深地看着靳辰,“我早该知道你来找我不是为了跟我叙旧的,你也不可能是一个人来的,可我当时猜到是你,我什么都没想,竟然还有些生气,生气你怀孕了还以身涉险。你的丈夫呢?他为何要让你来冒险……”

冷肃眼神一冷,他的剑已经架在了东方云天脖子上:“你特么少说这些犯贱的话!”

“很奇怪,到现在我都不觉得生气。”东方云天没有理会冷肃,仿佛也感觉不到他脖子上架了一把剑,他看着靳辰神色平静地说,“其实我在来之前,就知道我这次依旧会输给你,在我刚刚带着你远离我父亲的时候,我就已经一败涂地了。”

东方云天一脸深情,他的行为表明他真的很在意靳辰,但这并不会让靳辰心中掀起任何涟漪。靳辰只知道,东方云天要杀了她的丈夫,要杀了她的亲人和朋友。他们是敌人,仅此而已。靳辰本不愿自己现身,但只有这样,才能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抓住东方云天。

“走吧。”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再停留下去,东方烈该发现不对劲了。

东方云天没有反抗,很快晕了过去。冷肃把他绑了起来提在手中,带着他往冷星城而去了。

不久之后,东方烈见东方云天还没回去,感觉不对劲,就过来找,结果找遍了方圆千米,都没有看到东方云天和方圆的影子。

东方烈神色一冷,挥掌就打断了一棵大树,因为他意识到东方云天很可能已经落入冷家人的手中了!

这让东方烈心中怒火升腾,很想立刻杀到冷星城去,把冷星城所有的人都杀光!

东方烈眼眸一转,看向了神色木讷地坐在旁边的北堂乾,冷哼了一声。冷星城抓了东方云天又怎么样,他现在这些傀儡,都可以成为他的人质!他就不信他拿剑架着北堂乾和南宫焕的脖子,身在冷星城的南宫瑾和北堂豪会无动于衷!只要他用一个傀儡,就可以把东方云天换回来,到时候还是他赢!

此时已经离开的靳辰其实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如今别无他法,到时候就看谁更狠了!东方烈敢动南宫家和北堂家的人,动一个,靳辰就砍东方云天一只手,她就不信东方烈会愿意看到东方云天断手断脚!

东方烈正准备出发的时候,再次感觉有人靠近。他神色一冷,就看到邢绝一身狼狈地出现在不远处。

“邢绝,谁让你来的?”东方烈看着“邢绝”冷声说。

此“邢绝”自然还是墨青易容的,听到东方烈的话,墨青神色难看地说:“城主大人,大长老叛变了!”

东方烈不可置信地看着墨青:“你说什么?!”

“城主大人,大长老和其他长老,所有人都叛变了!如今大长老已经成了新的城主,他怕我给城主大人通风报信,所以抓了我,我是逃出来的!”墨青声音激愤地说。

东方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觉得这不可能!几十年了,东方家没有人敢忤逆他的意思,就算东方广之前对东方云天心有不满,但也不可能有胆子叛变的!

“城主大人,属下听闻,似乎是大长老抓住了城主大人的什么把柄,其他长老都站在了大长老那边。”墨青语气有些不确定地说。

东方烈心中一沉,看着墨青冷声说:“你还知道什么?”

“属下听说,此事好像跟南宫城主和北堂城主还有以前的正阳门有什么关系。”墨青垂眸说。

东方烈面色猛然沉了下去。他已经猜到是为了什么了,因为当初他把南宫焕和北堂乾这两个傀儡带在身边的时候,长老们都看到了。东方烈突然想起,当时东方广看着南宫焕和北堂乾那怪异的眼神了。那会儿东方烈没有在意,如今想来,东方广很可能知道关于百年之前正阳门引魂术的秘辛,猜到他对南宫焕和北堂乾做了什么,然后趁着他不在,告诉了东方家其他的高手,导致他们都叛变了!

想到这里,东方烈怒极,声音仿佛淬了毒一般:“原本我不打算动他们,这是他们自己找死!”

“城主大人,圣子殿下呢?”墨青开口问。

东方烈的脸色更难看了:“天儿被冷星城的人设计抓走了!”

墨青心中微沉,低着头说:“这怎么可能?圣子殿下已经突破了,是谁能在城主大人眼皮子底下抓走了圣子殿下?”

东方烈冷哼了一声说:“天儿想必是中了美人计!”

听到“美人计”三个字,墨青眼神一冷,不过东方烈并没有看到。墨青问东方烈:“城主大人,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先去冷星城!等灭了冷星城之后,再回东方城去!”东方烈冷声说。

东方烈话落,就要带着他的那些傀儡高手出发前去冷星城。只是他突然感觉脑袋像是被针刺了一样,一抬脚就感觉脚步有些虚浮。

盛夏季节,空气中一直都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花草清香。可是刚刚东方烈被墨青带来的消息吸引了心神,满心的怒意,根本没有发现,周围的花香怎么越来越浓了……

“是你!”东方烈身子一晃,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墨青。

墨青抬头,伸手,揭掉了脸上那道假伤疤,看着东方烈神色平静地说:“又见面了,我是冷星辰,或者你可以叫我东方珩。”

东方烈猛然转头,就发现那些傀儡高手都已经晕了过去。而他自己只是勉力支撑,因为花香越来越浓郁,他的脑子也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东方烈拔剑,指向了墨青。墨青站在那里没有动,看着东方烈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满地都是东倒西歪的人,此时距离冷星城已经不是很远了,墨青发出了一个信号,还在回冷星城路上的冷肃看到了,微微皱眉停了下来。

“怎么了?”靳辰并没有注意到墨青的信号,因为她着急赶回去。

“我回去看看。”冷肃说着把中了软筋散的东方云天扔到了司徒琏手中,拽着南宫瑾和北堂豪说,“你们俩跟我来,小姐姐你跟小莲花先回去。”

靳辰微微皱眉,看着冷肃三人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司徒琏说:“你这次出来墨青肯定会生气的,我们还是快回去吧。”

靳辰微微点头,跟司徒琏一起继续朝着冷星城而去了。

“冷肃,什么情况?我们为何要回来?这不是找死吗?”北堂豪不解。

冷肃没好气地说:“别废话!好事!”

当冷肃看到满地东倒西歪被放倒的高手的时候,直接仰天大笑:“哈哈!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出手了!”

北堂豪和南宫瑾已经神色一喜,各自朝着他们的老爹扑了过去。而冷肃看着背对着他站在不远处的墨青转身过来,突然感觉有些害怕,因为墨青此刻的脸色很冷。

下一刻,北堂豪刚刚抱住他老爹,抬头就看到墨青挥掌朝着冷肃打了过去。

北堂豪神色大变,放开北堂乾,飞身而来要拦住墨青,却被墨青一掌打得胸口一阵激荡。

南宫瑾拉住了北堂豪,微微摇头说:“我们还是不要插手了。”

墨青一掌就把冷肃打得吐血了,冷肃跌坐在地上,捂着胸口没好气地说:“你到底发什么疯?”

“我告诉过你,不要让她出城,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墨青低头看着冷肃冷声说。

冷肃神色一僵,低着头不说话了。当初墨青离开之前专门去找过冷肃,跟冷肃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不允许靳辰出冷星城。冷肃当时信誓旦旦地对墨青说,如果他让靳辰出城了,他就把自己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

墨青已经都计划好了,他成功地让东方广造反之后才离开了东方城,算计好时间,在这里追上了东方烈。在墨青开口对东方烈说东方城变天的事情的时候,他就悄无声息地下了毒。

对付东方烈和这群傀儡高手,普通的迷药根本不可能有用,墨青手中药效最强的迷药却带着浓烈的花香,这也是他为何非要先激怒东方烈,引起东方烈的注意,而不是暗中下毒的原因。如果他暗中下毒的话,东方烈早就发现不对劲了。

墨青算好了一切,却没想到靳辰会跑出冷星城到这里来,还以身涉险,在东方烈和这么多高手眼皮子底下带走了东方云天!

墨青不敢想像,如果东方云天没有中计,如果东方烈发现不对劲的话,后果会如何……

墨青把怒火都发泄在了冷肃身上,是因为他本以为他可以相信冷肃,相信冷肃不会把冷星城放在靳辰的安危前面。

“那个……是雪儿非要来的,冷肃也不愿意她来,我们都不愿意,但是我们拦不住她。”北堂豪弱弱地开口说。

“冷肃,这也是你给我的解释吗?”墨青看着冷肃冷声说。

冷肃低着头,声音闷闷地说:“不是……是我的错,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应该让她以身涉险,我不是没有办法拦住她,我只是心存侥幸,觉得她那么聪明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

冷肃觉得墨青应该打他,他对墨青发过誓的,可是在得知冷星城面临很大的危机的时候,冷肃忘了他对墨青发的誓。他是不愿意靳辰来,但靳辰坚持的时候,他就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真的去阻拦,因为他侥幸地想着,靳辰那么聪明那么厉害,一定不可能会出事。

可是此刻冷肃真的后悔了,靳辰再聪明再厉害,她现在怀着身孕,真遇到危险的话她如果被逼无奈动了武,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冷肃,如果不是为了你,她和孩子一辈子都不用来到这个地方。这次我忍了,再有下次,我亲手灭了你们冷氏满门!”

墨青话落就不见了人影,冷肃垂着头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北堂豪走过去,看着冷肃说:“你……还好吧?”

北堂豪很清楚冷肃和靳辰墨青之间的关系,墨青生气北堂豪觉得可以理解,他现在也很后悔,他们这群大男人,还让靳辰一个怀着身孕的女子出来涉险,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北堂豪知道靳辰对冷肃有多好,也知道冷肃这会儿心中多煎熬,他想安慰冷肃,但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最后只是拍了拍冷肃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说:“已经过去了,雪儿不会怪你的,现在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你赶紧起来吧!”

冷肃从地上爬了起来,面无表情地发了一个信号出去。他们等了一会儿,群英阁暗部的杀手们都出现了,冷肃命令他们把满地不省人事的高手全都带回冷星城去。冷肃和北堂豪南宫瑾三人也都回去了。

先一步离开的墨青在天色快亮的时候到了冷星城,而靳辰也才回到房间没多久。

靳辰刚把脸上的易容洗掉,正准备换衣服的时候就看到墨青进来了。

靳辰愣了一下,神色一喜:“你回来了。”

墨青看到靳辰眼中的喜色,心中无奈叹息,大步走过来把靳辰拥入了怀中。

“是不是很想我?”靳辰微微一笑问。她还没发现墨青的异样,以为墨青是从东方城直接回来的,并不知道墨青昨夜做了什么。

“嗯,很想你。”墨青轻抚了一下靳辰如瀑的长发,低头就是一个缠绵的深吻。

一吻作罢,墨青抱着靳辰坐在他的腿上,轻抚了一下靳辰的小腹说:“孩子乖不乖?”

“还不到四个月,其实没什么感觉啦。”靳辰笑嘻嘻地说,“小夜很乖,小贝还是很折腾,不过有小莲花帮我带。”

“嗯。”墨青看着靳辰说,“你昨晚没有睡,去哪里了?”

靳辰眼眸微闪,小心翼翼地看着墨青说:“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不生气。”墨青微微摇头。

“昨晚我去抓东方云天了,很顺利。”靳辰唇角微勾。

“嗯,还用了美人计是么?”墨青声音淡淡地说。

“哪有什么美人计,我易容成了方圆的样子,他……”靳辰神色一僵,看着墨青说,“你都知道了?”

“是,我知道了,东方烈亲口告诉我的。”墨青看着靳辰眼眸幽深地说。

靳辰这才感觉到墨青的不对劲,墨青在生气,靳辰赶紧认错:“我知道我不该出去,但我不是没事么?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墨青轻吻着靳辰的唇角:“我说了,我不会生你的气。”

“可是你明明就是在生气。”靳辰说。

“我给你传消息的时候,告诉过你,东方烈和东方云天我会想办法拦住的。小丫头,你是不相信我吗?”墨青低头看着靳辰说。

靳辰微微垂眸,靠在墨青怀中说:“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只是……”

“只是什么?”墨青看着靳辰眼神危险地问,如果靳辰不能给他一个让他满意的解释的话,他真的会生气。他在给靳辰传信说引魂香和五月十五东方家会对冷星城出手的时候,还说了他会查清楚引魂香的事情,并且拦住东方烈的脚步。可他没想到靳辰还是不听话地自己跑出去了。

“只是我担心你……”靳辰声音闷闷地抱着墨青说,“你一个人要面对那么多高手,东方烈的引魂香虽然控制不了你,但还是会影响到你,我怕你出事……”

墨青心中一震,紧紧地抱住了靳辰说:“你在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我知道你会生我气的,我真的很小心了,我在去之前,想到了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并且想了五种全身而退的方法。”靳辰靠在墨青怀中说,“你知道我很聪明的,我不会有事。”

“你也知道我很聪明,但你没有认为我绝对不会出事。”墨青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我也一样。”

“小青青,我想到了一句话。”靳辰说。

“嗯?”墨青有些不明所以。

靳辰声音幽幽地说:“我们俩这样,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吧。”

关心则乱,真正在意一个人,心就会一直被对方牵绊着。靳辰知道墨青很厉害,她一向都是相信墨青的,可是这次,她还是没忍住自己出手了,因为她不想让墨青面对险境,有任何意外都不可以。

而墨青对靳辰也再了解不过,他其实知道靳辰不会冲动,不会拿她自己和孩子去冒险,不管做什么肯定都想好了退路。甚至墨青在得知靳辰出手的同时已经知道靳辰成功得手并且安全离开了,但他依旧很生气,压抑不住的怒气,因为他怕万一。

所谓的相信你会好,相信你会没事,那是在分析完所有你可能会遇到的情况之后,确认你真的不会有事才会有的信任。当知道你会有危险,哪怕可能性很小,我也不会无动于衷……这是靳辰想对墨青说的话,不用明言,墨青懂,因为他也一样……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