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祭奠我爹在天之灵/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肃和南宫瑾北堂豪三个人回来的时候,东方烈和他的一百多个傀儡高手也都被带回来了。

墨青用的迷药药效极强,可以让东方烈那种高手三天三夜都醒不过来。而墨青没有选择直接杀了东方烈,不是为了别的,是因为他怀疑要解除那些傀儡高手所中的引魂香,很可能还要用上东方烈。而且还有一种可能,东方烈死了,他的傀儡也活不了。

冷坤刚刚得知靳辰把东方云天抓了回来,还在想着今夜东方烈就会带着人到了,到时候虽然可以用东方云天这个人质,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他一大早正准备再去看看城中各处的布防的时候,就看到冷肃回来了。

“肃儿,你这是怎么了?”冷坤看到冷肃有些发白的脸,微微皱眉问。

“我没事。”冷肃面无表情地说,“东方烈和南宫家北堂家的人都被带回来了。”

冷坤愣了一下:“这……”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原计划只是去抓了东方云天回来,冷肃竟然说东方烈和那些傀儡高手全都被抓回来了。

“墨青一个人放倒了他们所有人。”冷肃说,“暂时不用担心了,你需要头疼的是怎么把那么多人关起来。”

冷坤神色一正:“有个地方,许久没有用过了。”

冷星城的城主府地下也有一个地宫,不过是为了避难和逃生用的,冷坤已经许久没有去过了。

这会儿冷坤也没有问冷肃具体发生了什么,他把包括东方烈在内的所有昏迷的高手全都安排进了那个地宫里面。东方烈被关进了一个专门的密室,其他人都被铁链锁了起来,因为他们此时中了引魂香,一旦醒了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墨青也对靳辰提起了这件事,靳辰一脸崇拜地看着墨青说:“你的办法很高明。”

靳辰倒是没想到,墨青利用引魂香这件事,直接让东方广带着东方家的其他高手造反了,如今东方广已经成了东方城新的城主,只要他的脑子没有坏掉,就不可能跟东方烈一样出手找冷星城的麻烦,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不会。

而这样一来,东方烈和东方云天最大的倚仗就不存在了,事实上是东方家把东方烈父子逐出了家门。而只要控制住东方烈和东方云天,找到引魂香的破解之法,解救南宫家和北堂家那些高手,到时候就可以天下太平了。

如今对于墨青和靳辰来说,最大的威胁已经在他们的控制之中,他们目前面临的最关键的问题只有一个,找出引魂香的解法。

墨青把引魂香的配方和残缺的解药方子都写出来给了靳辰,靳辰看过之后也没有任何头绪。因为配方上面都没有用量,东方烈自己躲在暗无天日的地宫里面试验了整整十年才做成功,而他并没有把每种药材的用量写下来,应该在他脑子里,可以用真言丹问出来。

但是就算知道真正详细的配方,靳辰也没有多大把握能把那张解药方子给完善,因为这东西很邪门,跟一般的医理毒理都不一样,譬如那心头血是怎么回事,是很难解释的。

第二天,冷坤宣布开城门,封城大半年的冷星城终于解禁了,百姓们脸上都洋溢着喜色,因为这代表冷星城的危机已经解除了。

最先被靳辰抓回来的东方云天,没有跟东方烈他们关在一起,而是被关进了城主府的地牢里面,跟元媛在一起。

东方云天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容貌清丽秀雅的少女坐在旁边看着他。

“你是谁?”东方云天眼神戒备地问。他对少女的这张脸很陌生,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但他直觉这不可能是靳辰。

“方圆。”元媛对于东方云天没有认出她一点儿都不奇怪,她遇见东方云天的时候,就是易容过的脸,之后也没有在东方云天面前展露过真容。

“你的脸是假的。”东方云天眼眸幽深地看着元媛,“你的名字是不是也是假的?”

元媛神色淡淡地说:“没错,我真名叫做元媛。”

“元?你跟鸳鸯楼有什么关系?”东方云天冷声问。

“元稹是我父亲。”元媛神色平静地说。

“你为何要骗我?”东方云天冷冷地说。

“我只帮过你,没有做过任何对你不利的事情。”元媛看着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冷哼了一声:“你是怕我利用你的身份吗?”

“你说呢?”话都说开了,元媛也不再是东方云天的属下,不需要对着东方云天低声下气。

“如果我早知道你是元稹的女儿,我一定会利用你。”东方云天看着元媛眼眸幽深地说。

元媛自嘲一笑:“我应该感谢你对我的坦诚么?”

“你喜欢我。”东方云天看着元媛神色肯定地说。

“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你只是视而不见。”元媛神色淡淡地说,“我爱你,你爱她,他们两情相悦,所以我们俩都会是孤家寡人。”

东方云天神色一冷:“我还没有输!我父亲今夜就会打过来,到时候只要我脱身,我一定要杀了她的丈夫!”

元媛神色有些同情地看着东方云天说:“你真的是魔怔了。不过你如果在等你父亲救你的话,不用等了,他已经在冷星城了。”

东方云天神色大变:“你什么意思?”

元媛神色淡淡地说:“你父亲和他那些傀儡高手,全都被你想要杀死的那个男人一个人不费吹灰之力放倒了。东方云天,你早该清醒了,到现在你都不明白你面对的对手是什么样的人,自始至终你从未赢过,以后也不会。”

东方云天不可置信地看着元媛:“你在胡说!你也是阶下囚,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元媛轻笑了一声:“谁说我是阶下囚?以我的身份,冷家人不会动我的,而且我跟你喜欢的那个姑娘现在是朋友,我之所以还在这里,只是因为她不想让我出去帮你而已。如今你已经落难了,我大概很快就可以离开了。”

东方云天神色一变再变,他看了一下四周,虽然说这里是地牢,但是该有的东西一样都不少。旁边桌上有茶有酒,还有几本书,元媛身上也没有任何束缚,而东方云天自己却被锁链绑在了地上。

“你说你喜欢我,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这才是你的真面目,你不过是想要玩玩而已!”东方云天看着元媛冷声说。

东方云天不愿意相信,可是他心底有个声音在说,元媛所说句句属实。东方烈不会过来救他了,因为东方烈也已经被擒了。

“东方云天,我是不是想要玩玩我自己心里清楚。”元媛看着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只要说你喜欢我,要跟我在一起,我就带你一起脱身。”

东方云天眼神一黯,冷哼了一声:“明明知道是假的,我说了又有什么意义?”

元媛唇角微勾:“东方云天,我觉得你这个人还不是无可救药。如果你真的为了脱身什么都肯说什么都肯做的话,我觉得我大概不会再喜欢你了。”

东方云天皱眉看着元媛:“你什么意思?”

元媛微微一笑:“意思很简单,只要我能离开,我会带你走的。不过我给你一个忠告,你最好忘了东方家,忘了你那个丧心病狂的父亲,因为你父亲现在自身难保,而东方家已经易主了。”

东方云天摇头:“这不可能!就算我父亲被抓了,东方家也不可能出事的!”

“你们离开东方家之后,东方广就造反了,如今他已经成了新的城主,你们父子被逐出东方家族了。”元媛看着东方云天说,“说实话,我很佩服冷星辰的手段,不用我明说,你应该能够猜到,为何东方广造反,在东方家可以一呼百应吧?”

东方云天神色一僵,他当然能够猜到,左不过就是因为那阴邪的引魂香!东方烈秘密炼制引魂香十年,东方云天一直都不知情。直到东方烈已经对南宫家和北堂家的高手下手,那一百多号人都变成了他的傀儡,才让东方云天知道。

东方云天的第一感觉是这种手段太过邪门,本不应该存在。但他不可能跟东方烈作对,因为根本无济于事。其实东方云天看到南宫焕和北堂乾落得那样的下场,心里感觉很不舒服,甚至某一瞬间他觉得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

东方云天在坚信东方烈不会对他下手的情况下,心底还是不认同东方烈的行为,更何况东方家其他的人。就连东方云天自己都不能保证,东方烈会不会用引魂香把东方家其他的人都变成傀儡,因为这种事情是存在很大的可能性的。

所以东方云天当时才说,引魂香的事情一定不能让东方家其他人知道。东方云天很清楚,这件事情暴露出去的后果。而如今,这件事情应该已经暴露了,东方广会带着东方家其他人造反,东方云天觉得他不应该意外,因为换做是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再奉东方烈为主……

东方云天一脸颓丧地坐在地上,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终于体会到了绝望的感觉。他曾经还意欲满满地说要统一这片土地,成为这片土地的王者,可是一夜之间,所有的一切都没了。他的地位,他的权力,都不复存在。东方云天突然想起了离家出走的东方云沁,他苦笑了一声,是不是他的妹妹早就知道他不会有好结果,所以就毫不留恋地走了。

东方云天沉默了许久,抬头看着元媛说:“你怎么可能跟她成为朋友?”元媛喜欢东方云天,东方云天知道。他觉得无法理解,元媛应该嫉妒并且厌恶他喜欢的女子,可事实不是这样。

“你觉得很难理解?”元媛微微一笑,“其实事情很简单,她是一个太容易让人喜欢的人了,我喜欢她,我也没有做过让她讨厌的事情,为什么不能成为朋友?其实如果你不要再纠缠她的话,也是有可能跟她和平相处的。”

东方云天苦笑:“这是不可能的,我没有办法放下。昨夜明明是你的脸,我却一眼就知道那是她,甚至替她在我父亲面前说谎,主动带着她远离我父亲,就是怕她有危险。你或许不会相信,我看到她出现的时候,竟然很生气,生气她怀着身孕还以身涉险……”

元媛看着东方云天,过了一会儿之后神色淡淡地说:“我相信你,我甚至可以理解你为何会那样做。”

元媛第一次遇到东方云天的时候,也是在迷雾森林里面,她会对东方云天一见钟情,并不是因为东方云天的容貌,而是因为东方云天救了她。

当时元媛离家出走,为了采一棵毒草,不小心陷入了一个沼泽里面,沼泽外面还有一群恶狼在虎视眈眈,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东方云天从天而降。

元媛看着东方云天干净利落地杀了那群狼,然后用一根树枝把她从沼泽里面拉了出来。而她出来之后一身污泥狼狈不堪,东方云天高高在上地看着她说:“你有什么本事可以为我所用?如果没有的话,我会再把你扔进去。”

那一瞬间的动心很难解释,元媛看着一身白衣仿若谪仙的东方云天说:“我懂毒术。”然后她就成为了东方云天的属下。

元媛并不怀疑,如果她的答案让东方云天不满意,东方云天真的会再把她扔进沼泽里面,看着她被沼泽吞没。但元媛就是喜欢上了东方云天,并且心甘情愿地为东方云天做了很多事。元媛想过,就算东方云天爱上了别的女人,她也不会后悔,至少东方云天是真的救了她,大不了就当这些是一场交易。

当元媛得知东方云天爱上一个名叫南宫桃花的姑娘的时候,她有些难过,但是并没有离开。如今元媛还没打算离开东方云天,是因为东方云天身上有些东西她真的很喜欢。或许别人都觉得东方云天是个只追求权势无情无义的混蛋,但是元媛知道他不是。东方云天真正在乎一个人,会愿意舍弃一切。即便那个人不是元媛,元媛也欣赏这一点。

冷星城的地宫里面,南宫瑾带着南宫暖去看南宫焕。南宫焕和北堂乾被关起来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南宫瑾和南宫暖看到南宫焕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蹲在地上,手中拿着一个毛毯,要把毛毯垫在南宫焕身子下面。

南宫暖微微愣了一下,她自己手中也带了毯子,却没想到有人先她一步过来了。

“姬圣子。”南宫瑾叫了一声,姬无双正好把毯子铺好了,从地上站了起来,转头看向了南宫瑾和南宫暖。

“你们来了。”姬无双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只是对着南宫瑾和南宫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拿着另外一块毛毯朝着北堂乾走了过去。

南宫暖看着姬无双的背影,莫名感觉姬无双似乎有些哀伤。南宫瑾微微叹了一口气,轻声对南宫暖说:“姬圣子或许是想起他的父亲了。”

南宫暖微微愣了一下,她知道,姬霜城的城主为了守护姬霜城而死,而她听南宫瑾提起过,如果不是姬城主临死之前求了冷肃的话,姬无双也活不了。

南宫暖把她手中的毯子盖在了南宫焕的身上,拿出一块帕子,给南宫焕擦了擦脸,看着南宫焕轻声说:“爹,你会没事的。”

南宫暖要离开的时候,姬无双早已经不见了。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对南宫瑾说:“大哥,你该回去了。”

南宫瑾微微点头说:“嗯,我知道,我今日就回南宫城去主持大局,你就留在这里吧。”

“大哥小心一点。”南宫暖说。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南宫瑾拍了拍南宫暖的肩膀说。

此时北堂豪也正在跟冷肃告别。

“我必须回去,我爹他们就拜托你们了。”北堂豪看着冷肃神色严肃地说。北堂豪不放心北堂乾,可他必须尽快回北堂城去主持大局,以免城中出什么乱子。而引魂香那种东西,如今只能仰仗靳辰和墨青去找出解除之法,其他人都帮不上什么忙。

“走吧走吧,放心。”冷肃摆摆手说。

当天北堂豪和南宫瑾都陆续离开了冷星城,而他们走的时候,每个人还带了两个冷家的长老回去帮忙。北堂豪把他的两个弟弟留下了,南宫暖也留下了。

墨青用真言丹从东方烈口中问出了引魂香的详细配方,并且亲自动手挑断了东方烈的手筋脚筋,这样东方烈就算醒过来,也会变成一个废人。

只是墨青和靳辰一起研究了两天,对于引魂香的解法都没有什么头绪。墨青本不想让靳辰费心,只是靳辰对此很有兴趣,墨青也就随她去了。

东方城。

东方广派了人密切关注东方烈父子的动向,当他得知东方烈父子都已经被冷星城所擒的时候,直接仰天大笑:“天助我也!”

“父亲,如此我们根本不需要担心了!”东方哲一脸得意地说,“东方烈父子都被冷星城抓了,必死无疑。”

东方广很快冷静了下来,他微微摇头说:“不要得意忘形,我们该考虑未来的事情了。”

东方哲愣了一下:“父亲的意思是,东方城的未来?”

东方广点头:“已经乱了的局面,不可能恢复原状。如今仅剩下六个家族,南宫家和北堂家已经跟冷家密不可分了,如果那三家决定灭了东方家的话,我们没有活路!”

东方哲皱眉:“不能吧!一直要灭了冷星城的是东方烈父子,对南宫家和北堂家下毒手的也是东方烈父子,关我们什么事?而且冷坤那人行事向来很保守,他做不出这种主动出击侵略其他家族的事情。”

东方广摇头:“你忘了,冷家现在做主的根本就不是冷坤,如果是冷坤的话,冷家早就不存在了!如今冷家行事风格可一点儿都不保守!”

东方哲神色微变:“那该怎么办?我们主动出击?”

“东方家对上冷星城已经输了那么多次了,我们主动出击,只会死得更快。”东方广神色冷然地说,“不如主动求和!新的局面,需要新的规则。”

“父亲的意思是?”东方哲看着东方广问。

“你去冷星城!”东方广看着东方哲说,“去告诉冷家那小子,就说东方烈父子已经被东方家逐出家门了,东方家不会再跟冷家交恶,希望跟冷家重修于好。”

东方哲眼眸微闪:“父亲,换个人去吧,那冷星辰手段那么狠,万一他要对付我的话,我就回不来了。”

东方广神色一冷:“贪生怕死的东西!我让你去,是因为你现在是东方城的继承人,别人都代表不了东方城和为父的意思!”

“是。”东方哲神色还是有些不情愿。

“算了,你不用去了!你这样子,去了说不定会说错话,让旭儿去!”东方广冷声说。

东方旭是东方广的孙子,他当天就按照东方广的意思,往冷星城而去了。

关于东方烈父子被冷家人所擒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这片土地,东方城乱不了,因为东方广已经取代了东方烈的位置,东方家的高手也都是拥护东方广的,甚至都希望东方烈早点死了比较好,不然他们会有很大的麻烦。而普通的百姓更是不可能为东方烈父子做什么,只要东方城不乱,他们的日子能够过得下去,谁当城主对他们来说没有分别。

南宫城和北堂城正等着南宫瑾和北堂豪回去主持大局,而且这两个城池已经都打上了冷家的标签,东方广不会招惹,其他两个家族也不敢招惹。

说到辛阳城和卢方城,他们一直采取的态度就是隔岸观火,唯一一次出手针对冷星城,不过是东方家做主他们不敢反抗而已,而那次他们两个家族的高手还未靠近冷星城,就被冷家人用毒拦截了,最后还是花了不小的代价买到了解药。

如今听闻东方烈父子落难,东方城易主,辛家和卢家的掌权者也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因为东方烈的存在对他们家族也是很大的威胁。

不算姬霜城的话,曾经的八大家族还剩下六个家族,而冷星城毫无疑问是六家最强,并且南宫家和北堂家已经跟冷家站在了一起。就连东方广都不敢轻举妄动,甚至主动派了他的孙子去冷星城示好求和,辛家和卢家的人也难免会担心一件事,冷星城会不会出手灭了他们两家?因为他们对冷家的态度可一直都不太友好,之前非但没有帮过冷家,反而帮助东方家找冷家的麻烦……

辛阳城和卢方城的城主思虑再三,最后不约而同地派了两家的圣子出发前去冷星城,一是示好,二是求和。

对于当了一辈子奴才,终于翻身做主的东方广来说,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坐稳东方家家主的位置,而不是野心勃勃地去找其他家的麻烦。而对于实力处于下游的卢方城和辛阳城来说,他们一直的原则就是,谁最强就听谁的,他们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他们家族能够守住原样就不错了,不敢去想别的。

所以如今三家都采取了同样的策略,把之前发生的所有矛盾和纠纷都一股脑儿地推到东方烈父子的身上,他们要求和,希望可以维持原状。

半个月时间过去,进入了六月份,已经不再封城的冷星城一派欣欣向荣,南宫瑾和北堂豪各自回到了家族,并且稳住了局面,北堂豪还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了北堂家的生意网络和消息网络,跟冷星城的合作十分频繁,已经俨然成了一家。

地宫里面的东方烈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半死不活地被关在那里,也就剩下一条命了。而元媛没有要求离开,靳辰也没有让她走,她和东方云天一直被关在地牢里面。

至于南宫家和北堂家那些变成傀儡的高手,依旧被关着,因为靳辰和墨青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面一直都在研究引魂香的解法,却没有多少收获。

而这天,东方旭带着一队人马到了冷星城之外,还没靠近城门口就被发现了。

看着冷星城城楼上面瞄准他们的弓箭,东方旭翻身下马,拱手高声说:“在下是奉祖父之命,前来拜访冷城主和冷圣子的,没有恶意!”

城门开着,姬无双出现,把东方旭他们带了进去。

东方旭在去冷星城城主府的路上,看到了冷星城修葺一新繁华热闹的街道和来来往往的行人,心中很是讶异。此时距离上次家族排位战过去还不到一年时间,冷星城之前有多么破败没落他们都有所听闻,可是如今的冷星城,除了人口没有东方城那么多之外,繁华程度并不比东方城逊色多少。

东方旭刚进冷星城的城主府,还没见到冷坤的时候,卢方城和辛阳城的两位圣子也到了冷星城之外了。

离夜最近被墨青送进了冷星城的学堂里面,跟普通百姓的孩子一起读书。原本冷坤是准备给离夜专门找一个学识渊博的先生过来教导的,只是墨青觉得没有必要。他让离夜进学堂的目的之一是为了让离夜接触到他那个年纪的小孩子,多玩玩儿,心思不要那么重。

离夜很喜欢去学堂里面,他年龄小但是最聪明,很得老先生的喜欢。再加上离夜很随和,很快就跟一群小伙伴打成了一片,放了学就约着去爬树采野果,下水去摸鱼,在冷星城里到处跑着玩儿,过得别提多开心了。

而没有哥哥陪着玩儿的墨小贝落单了,不过有的是长辈想要帮忙带她,她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墨青和靳辰身边,各种爷爷伯伯叔叔阿姨争着抢着陪她玩儿。

这会儿离夜在学堂,墨小贝被南宫暖带着,墨青在抚琴,靳辰有些昏昏欲睡地躺在窗边的躺椅上面。

当门口响起敲门声,冷肃的声音随后响起的时候,墨青的手一顿,脸色就冷了。

“你睡会儿,我去看看。”墨青在靳辰额头轻吻了一下,起身走到了门口。

因为之前的事情,冷肃如今看到墨青还是有点怕,他压低声音对墨青说:“东方家、卢家和辛家都派了人来,我觉得应该是来示好的,你看怎么办?”

“你觉得呢?”墨青出门,把身后的门给关上了,就站在门外,神色淡淡地看着冷肃问。

冷肃神色认真地说:“我爹那人心软,他肯定觉得这样的局面就很好了,以后大家还可以和平共处,但是我觉得不能这样。”

“说说你的想法。”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小姐姐说过,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八大家族的局势已经被打破了,倒不如直接合了!不然死了一个东方烈,还会有第二个东方烈出现,永远都不可能真正太平!”冷肃握着拳头说。

墨青看了冷肃一眼:“你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看来你是支持我的,我觉得他们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冷肃看着墨青说,“不过有一个问题,怎么合?如果像迷雾森林那边,建立起一个国家的话,有很多事情需要做,也需要制定很多新的规则,不过这些都不是太大的问题,问题是,谁来当皇帝?我老爹肯定没这个想法,我觉得你比较合适,没有人会反对的,你看……”

墨青微微皱眉:“没兴趣,你自己当吧。”

看到墨青话落就转身进了房间,冷肃叹了一口气。他现在该怎么办?他倒是可以想办法让其他家族全都归顺冷家,不服的打就行了,但是冷家统一了这片土地之后呢?冷肃觉得最适合当皇帝的就是墨青了,也只有墨青最能镇得住场子,可偏偏墨青对此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冷肃默默地下楼去找冷坤了。

“那三家的来人都已经安排住下了,先晾晾他们,过两日再见。”冷坤看到冷肃之后就开口说道。

冷肃唇角微勾:“老头,你如今学聪明了嘛!”

冷坤瞪了冷肃一眼:“别贫嘴!你去找墨青,他怎么说?”

“你先别管他怎么说,老头你是怎么想的?”冷肃问冷坤。

冷坤皱眉说:“只要地宫里那些人恢复正常,接下来不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吗?”

冷肃轻嗤了一声:“我怎么一点儿都不意外你会这么说呢!”

“你有什么想法?”冷坤问冷肃。

冷肃唇角微勾:“我的想法自然是统一这片土地,让所有的家族都不复存在,建立起一个帝国了。”

冷坤愣了一下:“这是墨青的意思?”

“是我的意思,他跟我想法一样。”冷肃看着冷坤轻哼了一声说,“老头,你都一把年纪了,也经了不少事,别再那么天真善良好不好?你现在倒是仁慈了,但你敢保证东方广站稳脚跟之后,不会变成第二个东方烈吗?你敢保证南宫家和北堂家永远都跟冷家是盟友吗?还有辛家和卢家那两家的人根本就是墙头草,你要相信他们,那就是脑子进水了!”

虽然冷肃说话没大没小的,但是冷坤没有在意,而是因为冷肃的话陷入了沉思。冷坤这个人的性格就是这样,保守、善良、正直,不愿意做一个进攻者。可是如今他也变了一些,经过这一年多发生的事情,冷坤也已经意识到了他自己的问题。

如今冷肃的话让冷坤瞬间清醒了,觉得他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冷肃说的才是对的。

“肃儿,如果真要建立一个国家的话,我们都不够资格当皇帝,必须墨青来当,我们冷家会奉他为主。”冷坤看着冷肃神色严肃地说。

冷肃神色有些无奈:“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个?我已经跟墨青提了,但是墨青那人只想守着我家小姐姐和孩子,对权势一点兴趣都没有,直接拒绝了。”

冷坤皱眉:“既然如此,也不好勉强,那就你来当吧!”

冷肃翻了个白眼:“老头你果然是想要安享晚年了!”

“我就是想安享晚年了,我还等着你和新月给我生个大孙子呢!”冷坤瞪着冷肃说。

冷肃猛然站了起来:“行!暂时就这么定了!先晾晾他们,等后天,我找他们好好聊聊。北堂豪和南宫瑾是不可能有意见的,他们老爹都还等着我们救。”

“但是姬家那边,你还是要找姬圣子好好谈谈。”冷坤看着冷肃说。

如今最尴尬的其实是姬家,因为姬霜城没有像西门城那样被付之一炬,姬霜城里的百姓也都在,如今只有邢业和东方家的十几个高手守着,随便都能打下来。而且冷肃觉得,东方家身在姬霜城的那些高手,应该会选择归顺东方广,然后回东方城去。而邢业的话,就让此时还在冷星城做客的邢绝去找他聊聊好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姬霜城很快就会变成一个无主的城池,而姬氏一族的大部分人都还活着,此时就在冷星城里面。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是不是要把姬霜城还给姬无双?

冷肃从冷坤那里出来之后,就去找姬无双喝酒去了。

傍晚时分,两人坐在高高的楼顶上面,吹着夜风,倒也惬意。

没等冷肃开口,姬无双灌了一大口酒,声音幽幽地说:“我知道你为何找我,我要带着姬家的人回姬霜城。”

冷肃轻哼了一声:“当初你跪在地上求我们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姬无双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天边沉下去的夕阳说:“冷肃你个傻帽!我要回去,是准备带着整个姬霜城,正式归顺冷家,给其他各家做个样儿,让他们都学着点儿,知道怎么做才能活!”

冷肃唇角微勾:“小姬,你学聪明了嘛!”

姬无双放下手中的酒坛,突然转头看向了冷肃,眼神也冷了下来:“在我离开之前,我要亲手为我爹报仇!”

冷肃微微愣了一下:“你要把东方云天给杀了?”

姬无双冷冷地说:“我要带着他的脑袋回姬霜城,祭奠我爹在天之灵!”

------题外话------

**奖励通知**

之前因为网站的规则变了,游游的潇湘会员号因为没有绑定手机,所以不能打赏读者,也不能换别的号。为此游游专门又去办了一个手机号,现在打赏功能正常了。

为了感谢大家对游游的支持,在本书连载期间,只要粉丝等级达到解元及以上,奖励999潇湘币。

请现在已经达到解元的读者在评论区发表评论领取奖励,其他读者可以在等级达到解元以后发表评论领奖,此通知长期有效~

爱你们↖(^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