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听天由命/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得知东方家、辛家和卢家都派了人来求和,微微一笑说:“或许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家去了。”

墨青轻抚了一下靳辰依旧不显的小腹:“等生了之后再说吧。”从这里回夏国,还要经过长途跋涉,靳辰现在的身体不适合。

“嗯。”靳辰微微点头,“等看着苏苏当了皇帝,我把儿子生了,我们就可以放心离开了。”靳辰如今怀孕已经过了四个月,腹中胎儿的性别他们已经知道了,如靳辰所愿,是个儿子。而对靳辰来说,真正算是家的地方应该是夏国千叶城,那里有她的亲人和朋友,也是她和墨青成亲生子的地方。至于他们现在所在的这片土地,靳辰其实并不喜欢。

墨青去见了邢绝。邢绝没有被关起来,而是住在城主府的一个客院里面,是自由的,但他没有出去过。

墨青来的时候,邢绝正在看一本书,看到墨青过来,他微微一笑说:“找我有事吗?”邢绝当时来冷星城为东方云天求解药,被留下之后,很少见到墨青,因为墨青有段时间不在。而邢绝对东方城最近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不过墨青答应过他,不会让他的家人出事。

“有事。”墨青坐了下来。

然后邢绝神色震惊地听墨青提起了引魂香,还有这段时间东方城发生的事情,听完之后他一脸愤怒地说:“东方烈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用那样阴邪的手段,怪不得大长老会造反,如果是我的话,我也要造反!”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如今东方烈和东方云天都在冷星城,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引魂香的破解之法。我来找邢大哥,是想让邢大哥离开。”

邢绝微微愣了一下:“你是让我去找我爹?”

墨青点头:“有些事情你爹应该知道,至于以后,你们想回东方城就回去,要来冷星城我们也欢迎。”墨青让邢绝去找邢业,主要目的是为了让邢业主动离开姬霜城,把姬霜城还给姬无双,省得再出什么乱子。

邢绝点头,起身对着墨青行了个大礼:“珩兄弟,我应该谢谢你,为东方家,为正阳门的所有后代弟子除去了一个祸害。”邢业和邢绝修炼的也都是正阳门的功法,如果不是墨青把东方烈解决了的话,未来某天东方烈未必不会对他们父子下手。

就在墨青去找邢绝的时候,冷肃去见了靳辰。

“怎么了?”靳辰看冷肃见到她很是拘束的样子,感觉有些好笑。

“小姐姐,之前都是我的错,我以后不会再犯了。”冷肃看着靳辰弱弱地说。

靳辰有些不明所以:“你什么意思?”

冷肃神色有些愧疚地说:“我不应该让你出城去找东方云天。”

靳辰微微一笑:“这件事啊?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把冷家看得更重,只是太崇拜我了,觉得我无所不能不会出事对吧?”

冷肃眼睛一亮:“小姐姐!果然还是你懂我!”对冷肃来说,任何时候他都不会把冷家放在靳辰的安危前面,靳辰对他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人,甚至让他在冷坤和靳辰之间只能选一个的话,他会选择靳辰。

“不过我还是错了,不管因为什么,我都不应该让你在那个时候出城。”冷肃神色认真地看着靳辰说。

“好,你已经知错了,墨青也揍过你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提。”靳辰看着冷肃说。当时就是靳辰自己坚持要去的,她当然不认为冷肃有错,只是这件事也没什么好计较的,都已经过去了。

“我今天来,是有件事要说。”冷肃神色一正,看着靳辰说,“不知道小姐姐打算如何处置东方云天?”

靳辰唇角微勾:“怎么?小姬说他要杀了东方云天给他爹报仇?”

冷肃一脸佩服地看着靳辰:“小姐姐你真是料事如神,就是这样!”

“你想多了,只是昨晚你们俩在楼顶喝酒的时候说话那么大声,我都听到了而已。”靳辰白了冷肃一眼。

冷肃看着靳辰问:“那小姐姐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呢?”靳辰反问。

“我当然是觉得如果东方云天没有什么用的话,干脆就让小姬砍了他,给小姬他爹报仇。”冷肃看着靳辰说。

“如果我不同意呢?”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冷肃愣了一下,然后神色认真地说:“决定权当然在小姐姐手中,如果你觉得东方云天现在还不能死,那就不杀。其实是小姬让我来问你的,虽然他恨不得立刻去把东方云天千刀万剐,但他如今做事不会冲动,而且很愿意听你的话。”

靳辰微微摇头说:“刚刚只是假设而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不能阻止姬无双给他父亲报仇。”

“小姐姐的意思是,东方云天可以死了?”冷肃问靳辰。

“这件事,我还需要跟某个人商量一下。”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那我和小姬都等着小姐姐的决定。”冷肃看着靳辰说,“不管怎么样,小姬说他都会接受的。”

靳辰微微点头:“我知道。”

冷肃走了之后,靳辰看墨青还未回来,她换了身衣服,准备去地牢里面看看。

靳辰刚刚打开门,墨小贝就扑了过来。靳辰微微一笑拉住了她,冷新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跑了过来说:“姐姐,我就一眨眼的功夫小贝就跑上来了。”

“没事,你去忙吧。”靳辰牵着墨小贝的手对冷新月说。

冷新月走了之后,墨小贝拽着靳辰要出去玩儿,靳辰看了墨小贝一眼,她立刻乖巧无比地对着靳辰眨眼睛,软萌可爱的样子十分有欺骗性,但是靳辰最清楚她家姑娘在那些叔叔们面前多么任性。

“走,娘带你去个地方。”靳辰牵着墨小贝下楼了。

地牢里面,元媛和东方云天正在下棋,东方云天身上依旧绑着厚重的锁链。

气氛很平和,元媛的心情其实还不错。她原本打算离开了,只要她跟靳辰说一声就可以走,但她后来又改了主意,因为她还没想好离开之后能去哪,而她想要带着东方云天离开,靳辰会不会同意还是两说。

虽然靳辰说希望元媛和东方云天在一起,但是元媛很清楚,靳辰的目的不是为了看着他们幸福,而是为了减少她自己的麻烦,让东方云天别再招惹她。而靳辰还有一种很简单的方式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那就是直接把东方云天给杀了。

元媛身为鸳鸯楼的大小姐,她知道靳辰不会对她怎么样,但靳辰不动她并不仅仅是因为不想招惹鸳鸯楼,还有一个原因是她并没有真正与靳辰为敌,后者更重要一些。所以元媛其实也清楚一点,如果她想要仗着鸳鸯楼大小姐的身份,要求靳辰放了东方云天,甚至威胁靳辰的话,结果大概是她和东方云天都走不了了。

元媛这些天一直都在想,在不跟靳辰交恶的情况下,她如何才能带着东方云天一起离开。

一局很快又要结束了,不擅棋艺的元媛毫无悬念地又输了,她对此表示很淡定。

地牢的门突然打开,元媛和东方云天同时转头去看,元媛愣了一下,东方云天神色一震,眼中闪过巨大的惊艳。

靳辰没有易容,元媛见过靳辰的真容,她愣了一下是因为自从东方云天被关进来,靳辰就再没来过,而今天靳辰来了,还带着她的小女儿一起。至于东方云天,则是被靳辰真正的容貌惊艳到了。

“娘亲,这里不好玩儿,我想找哥哥。”墨小贝拉着靳辰的手说。她的小脸粉嫩可人,还穿了一身精致的红裙子,看起来就像个玉娃娃一样,可爱极了。

元媛笑着走了过来,征求过靳辰的意见之后就把墨小贝给抱了起来,墨小贝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问元媛:“你是哪位姑姑?”

“我是元姑姑。”元媛微微一笑说。

墨小贝歪着小脑袋说:“圆圆的姑姑?”

元媛乐了:“对,我是圆圆的姑姑。”

“哪里圆圆的?”墨小贝问。

元媛指了指自己的脸:“脸圆圆的。”

“不圆。”墨小贝摇头,从她自己的小荷包里面拿了一颗幽蓝色的珠子出来,“这个珠珠才是圆圆的。”

元媛看到墨小贝手中那颗珠子,神色微变,转头问靳辰:“这可是传说中的避毒珠?”

靳辰微微点头:“没错。”

元媛很无语。她只在一本古医书中见过关于避毒珠的描述,却没想到靳辰手中竟然有这等奇物,还拿来给孩子玩儿,暴殄天物啊!

靳辰转头就看到东方云天灼灼的目光,她神色微冷:“你最好收敛一点,也不要跟我说废话。”

东方云天神色一僵,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了下去,嘴角也勾起了一抹苦笑。说起来,东方云天有父亲,有妹妹,但是东方烈对东方云天的在意更多的是因为东方云天是他唯一的继承人,如果东方云天有兄弟的话,在他之前惹怒东方烈的时候,很可能就会被东方烈舍弃了。东方烈和东方云天之间的父子亲情很淡漠,而东方云天更在意的是东方云沁。所以如今东方云天明知东方烈已经被擒了,但他并没想过要如何解救东方烈,因为他自己也都自身难保了,管不了那么多。

这段日子东方云天过得很平静,因为他再多的不甘,再多的愤怒,都已经无济于事了。他经常会在脑海中想象,他喜欢的那个女子究竟长什么样子,如今他见到了。东方云天一点儿都不怀疑这就是靳辰的真容,因为靳辰和墨小贝母女俩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用倾国倾城来形容靳辰的容貌都有些苍白刻板,东方云天这辈子第一次被一个女子的容貌所惊艳到,他之前的想象根本不及靳辰的十分之一。而靳辰看着东方云天的时候,冷漠的眼神和话语让他心中感觉很闷很难受。

元媛看到了东方云天眼中的黯然,她神色很平静地抱着墨小贝坐了下来,靳辰也坐下了。

“我今天来找你有事。”靳辰看着元媛说。

元媛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神色一正看着靳辰问道:“什么事?”

“东方云天该死了。”靳辰冷漠的话语让元媛神色一僵,而旁边低着头沉默的东方云天猛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向了靳辰。

“为何?如果说是因为之前东方家和冷家的事情,我可以保证,他以后绝对不会再跟冷家作对。”元媛很快镇定了下来,看着靳辰说。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他跟冷家作对其实无所谓,反正他也没能耐掀起什么风浪。”

靳辰的话像是在东方云天心口狠狠地戳了一刀,让他无地自容。他自嘲一笑,的确,他不仅不如靳辰的丈夫,甚至都不如靳辰……

“那又是为何?我本以为你会卖我一个面子。”元媛看着靳辰神色莫名地说。

靳辰很平静地说:“东方云天杀了姬硕,姬无双要为父报仇,我觉得我应该成全他。”

东方云天苦笑,心中已经疼得麻木了,而元媛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靳辰说:“姬无双已经归顺冷家了,就算你不同意,他也不敢说一个不字。”

靳辰微微点头:“你说得没错,但我不会那样做。东方云天的死活我并不在意,而姬无双是我的人,他要报仇天经地义,你说呢?”

元媛神色微冷:“没错!姬无双要为父报仇天经地义,你要成全姬无双也是理所应当,但东方云天现在是我的人,如果你们执意要杀了他的话,只要我能活着离开,我们再见就是死敌!”

靳辰唇角微勾:“元媛,如果你这样说的话,我或许应该选择让你跟东方云天一起死。”

“你……”元媛冷脸看着靳辰,突然神色又平静了下来,“你不要以为我在这里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你可以杀了我,我死了,你们等着面对鸳鸯楼无止境的追杀吧!”

“圆圆的姑姑,我要吃那个!”坐在元媛怀中的墨小贝突然指了一下桌上的一盘点心。

元媛看了一眼墨小贝,眼神立刻柔和了不少,微微一笑把点心盘子拿了过来,让墨小贝自己挑了一块,墨小贝把点心蹭到了元媛身上,她也并不在意。

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被墨小贝打破了,元媛喂墨小贝吃了一块点心之后,真正平静了下来,看着靳辰说:“如果你打算杀了我们两个人的话,你可以直接动手,没有必要过来找我说这些。你不会杀我,但你不会放过东方云天,把你的条件开出来,我不介意付出一些代价,换东方云天离开。”

元媛觉得靳辰就是过来找她谈条件的,左不过就是想要让她,或者说是鸳鸯楼付出什么代价,来交换东方云天而已。此刻元媛觉得靳辰所谓的为了姬无双,不过是借口而已。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不,我没有任何条件,你可以走,也可以带走东方云天,但东方云天是死是活,这就要听天由命了。”

元媛神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靳辰神色冷漠地说:“我已经说了,姬无双要报杀父之仇天经地义,我不会阻止他。元媛,我卖你一个面子,让姬无双砍东方云天三刀,三刀过后,不管东方云天死活,你都可以带他走。”

“姬无双怎么可能让他活?!”元媛皱眉看着靳辰,“这就是你所谓的卖我一个面子吗?”

“你可以不要,那么我就可以让姬无双为所欲为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元媛神色一变再变,而东方云天神色黯然地看着靳辰:“你竟然会在意姬无双那样的人……”

靳辰没有理会东方云天,元媛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突然苦笑了一声说:“其实我不应该意外你会这样做。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我如何才能带着东方云天平安离开这里,我始终想不到,因为我每次觉得可以跟你交换什么条件的时候,下一刻又觉得你不会同意。如今,你果然是放着对我提条件的机会不用,非要给姬无双一个报仇的机会,而且还卖了我一个面子,让我带走东方云天,即便是一具尸体。”

元媛目光幽深地看着靳辰:“你对他,确实够狠,我早就想跟你说声佩服了。既然如此,那就听天由命吧!反正他也不喜欢我,如果老天让他活着,我就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如果他死在了冷星城,我会为他收尸,也算祭奠我这场一个人的爱恋。”

元媛话落,靳辰唇角微勾:“够洒脱,不喜欢你是他眼睛瞎了。”

元媛笑了起来:“好吧,你成功安慰到我了。”

旁边的东方云天听着两个女人很快定下了他的生死,而他没有任何发言权和决定权。东方云天感觉很绝望,他爱的女人要让他死,爱他的姑娘说让他的生死由老天来决定,如果他死了就给他收尸……东方云天还活着,但他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死了……

“再给你们一天时间,明日一早,我会让姬无双过来。”靳辰看着元媛神色淡淡地说。

元媛微微叹了一口气:“就这样吧。”

靳辰要走,墨小贝要让抱着走,靳辰不肯,因为墨小贝太淘气,靳辰怕她踢到她的肚子。

墨小贝被元媛放在了地上,看靳辰不愿意抱她,嘴巴一扁,迈着小短腿噔噔噔地跑到了东方云天身后藏了起来。

靳辰无奈:“快过来,我带你去找哥哥。”

“我要娘亲抱抱,不然就不走了!”墨小贝在东方云天身后对着靳辰做鬼脸。

东方云天低头看着墨小贝那张可爱的小脸,突然感觉心中没有那么难受了。听天由命就听天由命吧,活着受折磨,死了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靳辰转身就走:“那你留下吧。”

墨小贝赶紧跑了出来去追靳辰:“娘亲娘亲,等等我呀!”

元媛看着靳辰牵了墨小贝的手,母女两人一起离开了。她转头,正好跟东方云天四目相对。

“我已经尽力了。”元媛神色平静地说,“你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到现在我依旧很欣赏她,包括她要让你死这件事。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她的决定无可指摘。至于你,只要你还有一口气,我会尽全力救你,如果你死了,我会为你收尸。”

元媛本就是一个很洒脱的姑娘,她真的喜欢东方云天,但从来没有失去自我。如果东方云天跟元媛两情相悦的话,元媛或许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救东方云天,即便跟所有人为敌。但事实上元媛是单恋,她自己也知道这一点,甚至她觉得东方云天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爱上她。所以她会为东方云天付出,但付出是有限度的,也是有尊严的。

东方云天神色黯然地说了两个字:“谢谢。”

靳辰带着墨小贝离开地牢,还没回到房间,离夜就回来了。

“小妹!”离夜冲过来抱住了墨小贝。他穿着一身墨色的锦袍,容貌越发出色了,看起来就是个翩翩小公子。靳辰听冷新月说离夜在学堂里面很受小姑娘的欢迎,天天都有小姑娘给他带好吃的,要跟他一起玩儿。

墨小贝笑容灿烂地抱着离夜:“哥哥哥哥,我想你啦!”

离夜笑得见牙不见眼,伸手把墨小贝背在了背上,然后跟靳辰说了一声,就跑出去玩儿了。

冷肃再过来的时候,靳辰说了她的决定,冷肃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不错不错!砍三刀,其实没死最好,让他残了却还活着,岂不是更煎熬!我去告诉小姬,他肯定也希望东方云天生不如死!”

冷肃嗨嗨地转身,就看到墨青站在他身后。冷肃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很严肃认真地对墨青说:“我会滚的。”话落就不见了人影……

靳辰乐了,墨青凉凉地看了一眼冷肃离开的方向,转头朝着靳辰走去。

“邢大哥已经走了?”靳辰被墨青抱在怀中,微微一笑问墨青。

墨青点头:“让姬无双过两日再走。”墨青和靳辰都把邢绝当朋友,所以他们不希望邢业跟姬无双打起来,也没有任何意义。只需要让邢业知道东方烈背地里做了什么,邢业会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的。

“正好,我也是这么打算的。”靳辰唇角微勾。

“你刚刚出去了?”墨青看了一眼靳辰身上的衣服。他出门的时候靳辰穿的不是这件。

“嗯,我去地牢里通知东方云天,姬无双明天会去找他报仇。”靳辰很淡定地说。

墨青得知靳辰的决定,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他今天得找个时间去教教姬无双怎么砍人才会残得很厉害而且很难恢复……

冷肃找到姬无双,跟他说了靳辰的决定,姬无双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当初他就发过誓,一定要让东方云天生不如死,如今机会就在眼前。

第二天一大早,姬无双和冷肃一起去了地牢里面。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姬无双看到东方云天的时候,眼中满是冰冷的杀意。冷肃拍了拍姬无双的肩膀,示意他自便。

元媛面无表情地坐在不远处看着,靳辰昨日已经通知过她,她知道今日会面对什么样的局面,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不过短短半月,东方云天瘦了很多,脸色有些苍白,精神萎靡不堪。他抬头看向了姬无双,嘴角微微扯了一下,突然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你杀了我吧,给你爹报仇,这样我也可以解脱了。”

姬无双猛然拔剑出来,眼神一冷,朝着东方云天就砍了过去。

下一刻,冷肃眼眸微缩,元媛神色一冷,身子动了一下,还是没有过去阻止。

东方云天惨叫了一声,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捂着血流如注的右肩,而他的右臂,已经被姬无双一剑斩断!原本绑在东方云天右手上面的锁链,带着断臂掉落在地上,发出诡异的声响,看起来触目惊心!

冷肃心中感叹,说是三刀,不同的砍法后果可是很不一样的。姬无双砍断了东方云天拿剑的右臂,根本没有恢复的可能,东方云天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这第一刀,够狠!

东方云天到此刻,才是真的绝望。他宁愿死,也不愿变成一个废人活着,那样的人生还有什么希望和未来?

姬无双很快再次出手,这次他一剑直接插进了东方云天的左脚,在东方云天的左脚上面穿了一个血洞出来,看起来很渗人。

元媛猛然站了起来,握了一下拳头。说是有了心理准备,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姬无双的下手方式竟然是这样的。原本元媛想着,姬无双刺东方云天三剑,只要东方云天还活着,她就可以让东方云天的身体恢复。可是姬无双不挑要害,反而斩断了东方云天用剑的右臂,又重伤了东方云天的左脚!右臂是不可能再有了,而左脚上面的伤也极难恢复,因为绝对伤到了筋脉。

姬无双这两剑,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他摆明了没打算让东方云天死,而是要让东方云天变成一个废人,这对东方云天来说,生不如死……

而第三剑,姬无双面无表情地看着东方云天,一剑刺进了东方云天胸口。剑尖穿胸而过,已经疼得没有知觉的东方云天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姬无双拔剑,面色冷然地看着东方云天,心中在说:爹,儿子为您报仇了……

“不会死了吧?”冷肃走了过来,伸手揽住了姬无双的肩膀。

“死不了。”姬无双面无表情地转身,不再看东方云天,大步朝着外面走去。他在最后一剑的时候刺偏了一点,东方云天不会死,他要让东方云天活着承受无尽的折磨,就像他自己一样,每次想到姬硕惨死的样子,就难受至极……

姬无双走了,冷肃看向了元媛:“现在他是你的了,你随时都可以带他离开。”

冷肃话落也走了,元媛快步走到东方云天身旁,往东方云天口中塞了一颗保命的药丸。当她发现姬无双最后一剑并不致命的时候,微微松了一口气,开始神情专注地给东方云天止血。这些药物她昨日都已经准备好了,她需要的东西只要开口,都可以得到,她知道这是靳辰给她的人情,她会记着。

当天晚些时候,姬无双就带着姬家人一起离开了冷星城,回姬霜城去了。而元媛并没有立刻带着东方云天离开,还留在地牢里面。因为她不想回鸳鸯楼去,现在带着东方云天,更不想回去了。她想不到还能去哪里,打算在冷星城多留几天,想清楚了再说。

第二天一早,东方云天就醒了。他身上的锁链都已经不见了,也没有必要了。感觉到自己右肩空空,东方云天面如死灰。他再也拿不起剑了,他变成了一个废人,为什么还要让他活着……

“喝点粥。”元媛端了一碗粥过来,要喂东方云天,东方云天却根本不配合。

元媛神色一冷,看着东方云天说:“别让我看不起你!你右手没了还可以练左手剑,你其他的伤我可以给你治好,你的命是我的,你如果想死的话,现在我就可以成全你!”

东方云天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绝色倾城,却也冷漠至极的脸,他神色怔怔地说:“我不想死……不想被她看不起……不想……”

元媛当然知道东方云天口中的她指的是谁,她轻哼了一声说:“既然心里还有念想,就别摆出这么一副半死不活的鬼样子!我看你就是以前过得太顺风顺水了,现在不过少了一只胳膊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东方云天沉默,元媛再次端起粥要喂他的时候,他默默地张口喝了。

东方旭、辛思明和卢紫霄这三城圣子,是同一天到达冷星城的。冷家安排了人招待他们住下,只是他们等了两天都没有见到冷坤和冷肃,更别说冷星辰了。

被晾着的三个人心思各异,不知道冷家到底是什么意思。而在这天晚上,冷肃设了个小宴,款待他们三人。冷坤没有出现,就只有冷肃在。

“冷圣子真是贵人事忙啊!”东方旭皮笑肉不笑地说。

冷肃唇角微勾:“招待不周,各位见谅,我先干为敬。”

看着冷肃一饮而尽,卢紫霄面无表情地说:“冷圣子,我就开门见山了。如今东方烈父子都已经成为了冷家的阶下囚,冷家接下来要不要对付东方城,我们管不着,但我卢家可从未做过对冷星城不利的事情,希望我们两家能够和平共处。”

“哼!”东方旭轻哼了一声,“卢圣子,你说你家的事,扯我们东方家做什么?之前东方家对冷家不友好,完全是因为东方烈父子一手造成的。如今东方家已经把东方烈父子逐出了家族,现在的城主是我的祖父。此一时彼一时,冷城主和冷圣子向来深明大义,我们东方家和冷家自然是可以和平共处的。”

“呵呵,”辛思明一脸和气地笑着说,“两位圣子不必争执,我们此行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恭贺冷家除掉了东方烈那个祸害,还这片土地的安宁。”

“冷圣子,我是带着诚意来的,东方家已经不是以前的东方家了,希望冷圣子不要把对东方烈父子的怒火,转移到无辜的人身上。”东方旭看着冷肃说。

“你们说够了吗?”冷肃似笑非笑地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说,“如果你们说够了,就听我说两句。”

“冷圣子有话请讲。”辛思明眼眸微闪,看着冷肃说。

“如今的东方家的确不是以前的东方家了,卢家和辛家唯一一次找冷星城的麻烦,也是被东方烈逼迫的,这些我承认。”冷肃神色淡淡地说。

三个圣子心中都是一松,认为冷肃这话一说,就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大家以后各自安好。

只是冷肃话锋一转,看着三家圣子说:“不过这片土地不能再这样一盘散沙下去了,不然早晚会出第二个东方烈,你们觉得呢?”

东方旭神色微变:“冷圣子此话何意?”

“意思就是,给你们一个机会,主动归顺冷家,对冷家俯首称臣。”冷肃冷笑了一声说。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