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东方城的新城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卢紫霄神色微变:“冷圣子这样的行为,跟东方烈有何区别?”

“当然是有区别的。”冷肃很淡定地说,“冷家不会像东方烈那样滥杀无辜不择手段。我这不是在跟你们商量么?你们同意了最好,不同意的话,我们再来谈不同意的后果。”

辛思明的神色也变了:“冷圣子有话不妨直说,如果我们不同意的话,是不是就只有灭亡?”

冷肃看着辛思明唇角微勾:“辛圣子很有自知之明。当然了,如果你们认为你们家族的实力比冷家强的话,那我们比过再说。”

三家圣子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之后,东方旭开口说:“这件事不是我能决定的。”如今他们身在冷星城,不管心里想什么,都不能冲动,否则会悲剧。

“明白。”冷肃微微点头说,“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各自回去跟你们家族的人商议,一个月之后,如果我没有收到你们的肯定答复,我会默认你们成为冷星城的敌人。”

三家圣子再次沉默,他们心中都有些怒气,没想到一向与人为善行事保守的冷家这次竟然这么强势霸道。不过他们想到冷星城如今真正的掌权者是谁,就没有那么意外了。而他们其实都清楚,冷星城如今不仅仅是冷星城,姬家已经旗帜鲜明地归顺冷家了,而南宫家和北堂家跟冷家是盟友,他们剩下这三家任何一家都不可能是如今冷星城的对手。

冷肃该说的都说了,第二天一大早,三家圣子都纷纷离开回家去了。冷肃给了他们一个月的时间,在七月初三之前,他们家族必须做出一个决定,是对冷家俯首称臣,还是与冷家为敌。

“苏哥哥!”冷新月笑容灿烂地跑了过来。

冷肃抱住冷新月亲了一口说:“找我干嘛?”

冷新月脸色红红地说:“你一亲我,我就忘了。”

冷肃哈哈一笑:“果然是傻妞。”

“啊我想起来了。”冷新月看着冷肃笑嘻嘻地说,“冷叔要见你。”

“都跟你说了,叫爹,什么冷叔?”冷肃捏了捏冷新月的鼻子说。

“我们还没有成亲,我才不要。”冷新月也有自己的小傲娇。

冷肃看着冷新月微微一笑:“好,那就等成亲之后再说。”冷肃在想,如今暂时安定了,他是不是该正式把这个傻妞给娶了……

冷肃见到冷坤的时候,冷坤直接开门见山地通知冷肃说,他已经选好了冷肃和冷新月的婚期,就在月底,让冷肃有个心理准备。

“老头你搞什么?我要成亲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婚期都定了你才告诉我?”冷肃没好气地说。

“你不想成亲?”冷坤凉凉地看了冷肃一眼,“不想成亲就算了,你不能再耽误新月,我看姬圣子挺好的,倒是不如……”

“老头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跟你翻脸啊!”冷肃瞪着冷坤说,“那傻妞是我的女人!”

“原来你知道。”冷坤神色淡淡地看着冷肃说,“都这么长时间了,新月不说什么,你自己该做什么还不清楚吗?”

冷肃眼眸微闪:“我当然知道,我本来就想着要成亲了,这不是一直没时间嘛!”

“现在有时间了。”冷坤说,“就这么定了。”

“定了就定了呗!”冷肃嘿嘿一笑,“等着啊,我们成亲之后给你生几个大孙子!”

冷肃话落就跑了,冷坤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冷肃和冷新月要成亲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城主府,又传遍了整个冷星城。对于冷星城的百姓来说,他们喜欢他们的圣子和圣女,如今看到冷肃和冷新月有情人终成眷属,自然是很高兴的。

冷家的几位长老都是看着冷新月长大的,而冷肃回到冷星城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是他们都看到了冷肃的成长。冷肃和冷新月成亲生子,他们冷星城才能后继有人,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靳辰对此很高兴,不过她和墨青始终没能找出引魂香的解法,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那些中了引魂香的人如今几乎都已经醒了,因为不可能一直对他们用迷药。而他们醒了,东方烈如果清醒的话,东方烈的想法就会影响到他们,让他们变得躁动不安。之前南宫家一位长老甚至在东方烈的操纵之下,差点咬舌自尽。

所以如今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是东方烈,在东方烈不能左右那些傀儡高手的时候,他们都很安静,像是根本没有灵魂一样。

靳辰不知道一直这样下去那些傀儡高手是不是安全的,她想过让人去找向谦,只是去迷雾森林那边需要时间,找向谦这件事更是不亚于大海捞针,希望很渺茫。

靳辰倒是让元媛看过引魂香的配方和残缺的解药,想看看元媛有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元媛只是说了一句,她的母亲毒术比她厉害,只是她现在并不愿意回鸳鸯楼去,靳辰也不可能贸然去找鸳鸯楼的楼主夫人求助。

“你说,南宫离这会儿在哪儿呢?”靳辰这天突然想起了南宫离。南宫离上次出现还是在过年的时候,给两个孩子一人送了一件金缕衣就跑了,距离现在半年多时间过去了,都再没见人影,也不知道南宫家发生的事情南宫离是真不知道还是漠不关心。

墨青微微摇头:“不知道,你觉得他对引魂香可能有所了解?”

“谁知道呢。”靳辰神色莫名地说,“你觉得南宫离当年选了我当他的徒弟,是为了什么?”

墨青神色认真地说:“因为你讨人喜欢。”

靳辰捏了一下墨青的脸:“这个我知道,不用你说。”

“正阳门的规矩摆在那里,但南宫离那人本就不喜欢按照规矩来,他选择收你为徒,可能是喜欢你,可能单纯就是想要特立独行地破坏正阳门的规矩,但也有可能是别有用心,真正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墨青看着靳辰说。

“南宫离身上肯定有秘密,一直不愿意告诉我们。”靳辰若有所思地说。她倒是从未觉得南宫离在算计她,只是南宫离一直这么神神秘秘的,让靳辰很难真正信任他这个师父。

“小夜在,南宫离早晚会出现的。”墨青很肯定地说。

靳辰微微点头:“那倒是。不过如今当务之急是找出引魂香的解法,不然总感觉有些不安。”

墨青微微一笑,握着靳辰的手说:“尽力就好,不要为此伤神。”

“伤神倒是不至于,我现在每天都闲得很。”靳辰摇头说。经过这么大半个月,靳辰其实有种感觉,她和墨青两个人很难找到引魂香的解法了,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理解那心头血是什么作用,而这明显又是最关键的一环。

靳辰在想,这引魂香的解药,或许还是要从正阳门来下手。如今正阳门的后代弟子未必还有人知道,但百年前正阳门所在的东方城,很可能还藏着什么秘密。

如果靳辰现在没有怀孕的话,她会选择去东方城走一趟。只是她现在不适合出门,而她也不会要求墨青离开她去东方城,墨青肯定是不愿意的,而且这事儿只是一个渺茫的可能性而已,让墨青去跑一趟未必有收获,如果等找到再回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六月初七,一大早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这天学堂里放假,墨小贝闹着让离夜带她出去玩儿,离夜自然很乐意,墨青也没有意见,靳辰也就没说什么。墨青要陪靳辰,最后带着离夜和墨小贝一起出去玩儿的是司徒琏。

离夜自己撑了一把墨色的小伞,在雨中撒欢儿地跑,身上被雨打湿了也不在意。如今他上了学堂,认识了很多同龄的小伙伴之后,性子比以前活泼了很多,变得更加外向好动了。

司徒琏披着一个靛青色的披风,把墨小贝裹在里面。他一手揽着墨小贝,另外一只手还撑着一把很大的伞。墨小贝自出生以来,被司徒琏带的时间比她跟墨青在一起的时间都多,所以说司徒琏的带娃经验是很丰富的,任凭墨小贝在他怀中扑腾,他都很淡定,而且很轻松,不会让墨小贝掉下去,也不会让雨淋到她。

一大两小三个人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说说笑笑,走着走着走到了城门口附近。

因为今日下雨,城门口进出的百姓并不多。而守城的士兵认识冷星城的每一个百姓,如果是外来人想要进城的话,不仅要经过层层盘查,而且一般都是要禀报城主府的。

这会儿司徒琏正准备带着两个孩子回去,突然看到守城军拦下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眉目清隽,气质卓然。他从雨中走来,没有打伞,身上那件天青色的布衣却没有被雨水打湿,依旧飘逸出尘,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司徒琏朝着那人看过去的时候,那人似有所感,也朝着司徒琏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只是他的眼神很快在司徒琏身上扫过,看到司徒琏怀中眨巴着大眼睛的墨小贝,唇角微微勾了一下,目光落在离夜身上的时候,微微笑了起来。

“请问阁下是什么人?来冷星城是寻亲还是访友?”守城军小队长神色严肃地问被他拦下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收回视线,神色平静地说:“是寻亲,也是访友。”

“不知阁下要寻的亲在哪家?要访的友人叫什么名字?”守城军小队长接着问。

“在下是冷圣子的朋友。”中年男人如此说。

本来打算转身的司徒琏脚步微顿,离夜已经先一步开口了,看着那人好奇地问:“你是谁呀?”

中年男人看着离夜微微一笑说:“我的名字叫做元稹。”

司徒琏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对着自称元稹的中年男人说:“元楼主随在下过来吧。”

守城军很快放行了,元稹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冷星城的大门,走到了离夜的身旁。他伸手轻抚了一下离夜的小脑袋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冷小夜。”离夜笑嘻嘻地说。

元稹微微一笑,抬头看着司徒琏说:“那就劳烦这位公子带路了。”

司徒琏点头,抱着墨小贝转身往城主府走去。而离夜就跟元稹走在一起,好奇地问元稹为什么不会被雨淋到,元稹很耐心地跟离夜说话。

司徒琏已经来了冷星城大半年了,所以他听说过元稹这个名字,尤其是元媛的身份暴露之后。司徒琏不知道元稹是来找女儿的,还是来找麻烦的,他决定先带着元稹去城主府再说。

到了城主府之后,司徒琏把墨小贝放下了,墨小贝牵着离夜的手说:“哥哥,找娘亲!”

“好!”离夜笑着蹲下了,墨小贝很自然地爬到了离夜的背上,离夜还跟元稹告了别,然后就背着墨小贝一起上楼去了。

元稹看着离夜和墨小贝消失在楼梯转角,才收回了视线,看向了司徒琏。

司徒琏看着元稹神色淡淡地说:“你如果是来找冷星辰的,他出城了,你需要等一下。”

“无妨,多谢这位……”元稹看着司徒琏客气地说。

“我姓司徒。”司徒琏很淡定地说,“元楼主请随我来。”

司徒琏把元稹带到了一个专门招待客人的房间,让下人上了茶点之后,说他去找冷星辰,然后就离开了。

司徒琏离开之后就上楼去找墨青和靳辰了。司徒琏没有带元稹去见冷坤或冷肃,是因为他直觉元稹的来意肯定跟元媛脱不了干系,而元媛的事情自始至终都是靳辰决定的,元媛这会儿还在地牢里面,虽然是她自己要留下的,但要怎么应付元稹,必须墨青和靳辰来,其他人不了解也管不了。

司徒琏进门的时候,靳辰已经听离夜说起他们从城门口带了一个客人回来,离夜的描述让靳辰确认来客就是元稹。

“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了。”司徒琏很随意地在房间里坐了下来,抱住了朝他扑过来的墨小贝放在腿上,一切都再自然不过。

事实上靳辰身边的这些男人们,墨青对司徒琏的态度是最好的,这当然也是因为司徒琏最识趣,从不给靳辰惹麻烦,反而一直在帮忙带孩子,而且带得很好。对墨青来说,冷肃脑门上就写着“麻烦”两个字,所以他对冷肃的态度不怎么友善。

靳辰微微点头:“我跟元稹打过一次交道,那会儿我是冷星辰。”元稹曾经插手过靳辰的事情,算得上是帮忙,他说是受人之托,靳辰却不知道元稹所谓的故人指的是哪位。

“他说来冷星城,既是寻亲,又是访友。”司徒琏若有所思地说,“会不会他是来找女儿的,而且还知道他女儿在你手里?”

靳辰微微点头:“应该差不多。”

“你现在不适合去见他。”司徒琏看着靳辰说,“还是让墨青去吧。”

靳辰其实并不担心元稹是来找麻烦的,因为元媛虽然在冷星城的地牢里面,但这次真是她自己不想走的。靳辰通过跟元媛这些日子的交往也成了朋友,她知道元媛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而且元媛还好好的,元稹没理由找麻烦。

于是司徒琏看着墨青很快易容成了“冷星辰”的样子出门去了,而离夜说要跟着一起去,墨青也不怕离夜说漏嘴,直接牵着离夜出门了。

司徒琏还抱着墨小贝坐在靳辰的房间里,墨青走的时候也没有要求司徒琏滚蛋。这会儿司徒琏看着靳辰问:“你觉得墨青会不会暴露?”

靳辰微微点头:“会。”

司徒琏笑了:“你明知他会暴露,还让他去?”

靳辰唇角微勾:“无所谓,墨青知道该怎么做。”靳辰所扮的“冷星辰”跟墨青所扮的“冷星辰”在身形上有些差异,性格也大不相同。曾经墨青用“冷星辰”的身份出现的时候,一直裹着一个很宽大的披风,戴着面具,倒是没有被识破。而现在,墨青只是易容过后就去见元稹了,对于曾经见过“冷星辰”,并且还有近距离接触的元稹来说,很容易看出破绽。而元稹其实是见过墨青的,不过元稹所见到的墨青是“冷星辰”的随从。

墨青牵着离夜进门的时候,元稹正背对着他们站在那里看墙上的一副字画。

听到开门的声音,元稹回头,看着墨青微微一笑:“冷圣子,别来无恙?”

“元楼主。”墨青微微点头,带着离夜坐了下来。

“这位是冷圣子的儿子吧?很聪明。”元稹看了一眼离夜夸赞道。

离夜笑嘻嘻地说:“多谢元爷爷夸奖。”

“元楼主前来所为何事?”墨青看着元稹问。

元稹神色淡淡地说:“一为寻亲,二为访友,冷圣子应该知道元某的意思。”

“当然。”墨青微微点头,“令爱在冷星城做客,只是不知元楼主是从何得知的?”

元稹轻笑了一声:“这个问题多余了。这片土地上面发生的事情,没有鸳鸯楼不知道的,譬如元某面前的冷圣子,跟元某曾经见过的那位冷圣子并非同一个人。元某没有说破,冷圣子也无需多问。”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元楼主好眼力,在下佩服。只是元大小姐并不愿意回鸳鸯楼,元楼主应该知道这一点。”

“我们父女的事情,就不劳冷圣子费心了。”元稹神色淡淡地说,“冷圣子只需要告诉元某,小女现在何处即可。”

“元楼主随我来。”墨青站了起来,离夜也从椅子上面跳了下来,拉住了墨青的手。

墨青牵着离夜走在前面,元稹在后面看着父子俩的背影,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

不多时,他们来到了地牢门口,元稹的神色依旧很平静,看着墨青打开了地牢的门,他们一起走了进去。

元媛正在给东方云天换药,突然听到门开的声音,转头过来,手中的药瓶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

“元姑姑,你爹爹来找你啦!”离夜笑嘻嘻地看着元媛说。

“媛媛,闹够了吗?”元稹看着元媛,神色平静地问了一句。

元媛站了起来,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如果不是为父拦着,你离家出走的第二天,你娘就找到你了。”元稹看着元媛神色严肃地说,“你出来已经快两年了,还是不肯回去,为父如果再不来找你,恐怕再见到你都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爹,我不想回去。”元媛皱眉说,“娘非要让我嫁给师兄,我不愿意!”

“你不喜欢云祁可以,但你如果打算跟东方云天在一起的话,为父不会同意的。”元稹说着,冷冷地看了一眼神色憔悴的东方云天,看到东方云天空空的右肩,他的眼神更冷了。

“爹,你跟娘都一样,非要操纵我的人生。”元媛神色微冷,“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想做什么,我想跟谁在一起都是我的自由。如果爹反对我跟东方云天在一起的话,我不会回去的!”

“媛媛,你很清楚,就算我同意,你娘也绝对不会同意。”元稹看着元媛说,“一旦让你娘知道你跟东方云天在一起,你以为东方云天还能活吗?”

元媛神色更冷了,看着元稹说:“既然如此,爹为何还要来找我?我不会跟爹走的,爹回去就跟娘说不知道我在哪里。”

“媛媛,这次就是你娘查到了你在这里,我怕你跟你娘闹起来,才一个人过来找你的。”元稹看着元媛不容置疑地说,“现在立即随我回去。”

“我不走!”元媛冷声说,“娘一直都那么霸道,非要左右我的人生,我不要回去。”

“媛媛,你知道你娘的脾气,如果你不主动回去,让她找过来的话,后果会怎么样,不用我明说了吧。”元稹意有所指地看了东方云天一眼。

元媛这下真的恼了,看着元稹冷声说:“爹,在你和娘之间我更喜欢你,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怕娘?你怕她,但我不怕!她要来就让她来吧,如果她要杀我的人,那就先把我给杀了!”

元稹皱眉看着元媛,过了片刻之后才说:“你必须随我回去,如果你执意要带着东方云天的话也可以,只要你自己能护得住他。”

“爹,我都说了我不走!”元媛冷着脸说。

“你留在这里,会给冷家招惹麻烦。”元稹意味深长地看着元媛说。

元媛神色一僵,看了一眼墨青,又看了一眼离夜,拳头微微握了起来:“好!我跟爹回去!”元稹的意思元媛明白,她在这里的事情她的母亲已经知道了,如果她死活不走的话,等她那位霸道强势的母亲找过来,到时候会无法收场,给冷家带来麻烦,这是元媛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你可以不用带我。”东方云天神色冷漠地看着元媛说。

元媛瞪了东方云天一眼:“给我闭嘴!你的命是我救的,我说过会把你治好,在你身体恢复之前,我不会把你扔了的!”

东方云天眼眸微暗,没有再说话。

“小夜,告诉你娘,我就不去打扰她了,我们会再见的。”元媛伸手揉了揉离夜的脑袋说。

“元姑姑一定要再来哦。”离夜笑眯眯地说。

元媛微微点头,看向了墨青:“劳烦冷圣子帮我准备一辆马车。”

墨青微微点头,没再说什么,牵着离夜离开了。元稹就站在那里,看着他自小娇生惯养的女儿在手脚麻利地收拾东西。元媛比起离家的时候瘦了一些,看起来也成熟了不少。

最后元稹看着元媛要去背现在还不能走路的东方云天,微微皱眉走了过去:“我来吧。”

元稹十分不客气地把东方云天给提了起来,元媛提着一个包袱跟在后面,三人一起出了地牢。

城主府外面已经备好了一辆马车,没有车夫,元稹把东方云天放了进去,元媛也上了马车,而且直接坐在了车夫的位置,准备亲自赶着马车离开。

元稹再次皱眉,让元媛进了马车,他自己在车夫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赶着那辆马车,缓缓地离开了冷星城城主府。

靳辰就在楼上看着,对于元稹那样气质的人赶起马车来竟然毫无违和感,靳辰表示蛮神奇的。不过元稹能够让元媛带着东方云天一起走,而且还帮忙赶车,说明他对元媛这个女儿还是不错的。

墨青带着离夜回来的时候,司徒琏已经走了。墨青在地上铺了舒服的地毯,离夜和墨小贝兄妹俩脱了鞋在上面玩儿,靳辰问墨青:“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元稹不仅知道元媛在这里,而且看出我不是他曾经见过的那个冷星辰。”墨青把靳辰的腿放在他的身上,很有技巧地给靳辰按摩。

“嗯,这些我不意外。”靳辰微微点头说。鸳鸯楼实力很强,而且极其神秘。靳辰一开始没有动元媛,原因之一是她觉得如果她对元媛做了什么,绝对瞒不过鸳鸯楼的眼线,到时候会招惹不小的麻烦。而元稹这个人,看起来高深莫测,关于他的传言也只有只言片语,靳辰自认为对这人几乎没什么了解,更别提元稹那位神秘至极的夫人了。

墨青把地牢里面的事情告诉了靳辰,靳辰神色莫名地说:“看来元稹那位夫人不是什么简单货色。”在元稹夫妇和元媛一家三口里面,明显是那位元夫人性格最强势,不然也不会逼得元媛离家出走两年未归,而元稹说他之所以一个人过来找元媛,就是不希望元媛跟她的母亲闹起来……

只是那位元夫人才是真的神秘,就连她姓甚名谁,都无人知晓。所有人只知道,元夫人是个毒术高手,武功也很出色,跟元稹两人联手的话,在这片土地几乎没有敌手。

却说顺利离开冷星城的元稹和元媛,没走多远,元媛掀开车帘看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爹,这不是回鸳鸯楼的路。”

鸳鸯楼所在的地方在另外一个方向,元媛不明白元稹为何要这样走。

“嗯,你娘不在家里。”元稹神色淡淡地说。出了冷星城之后,他赶马车的速度就越来越快了。

元媛不解:“娘不在家里?那她在哪里?”元媛感觉怪怪的,因为他们现在走的方向,似乎是去东方城的。

而元稹的回答印证了元媛的猜测,他们就是在去东方城的路上。

元媛眉头皱得更紧了:“娘为什么会在东方城里?”

马车里清醒着的东方云天,神色微怔,他们这是要回东方城去了,可是他现在这副鬼样子,回去之后也再不是东方城的圣子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元稹神色平静地说。

元媛回头看到东方云天难看的脸色,莫名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觉得她带着东方云天去东方城,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只是元媛也知道,元稹亲自找来,而且态度这么强硬,她想要在元稹眼皮子底下溜走很困难,更别说带着东方云天这个行动不便的男人了。而且元媛也没打算一辈子不跟她的父母来往,很多事情其实是早晚都要面对的,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她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坚持。

几天之后,原本一路飞驰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元媛掀开车帘,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

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眉目俊朗的年轻公子,身穿一身白衣。他的右眼角下方有一颗泪痣,整个人的气质都带着几分邪肆。

“师妹。”年轻男子朝着元媛看了过来,微微一笑叫了一声,眼中是不加掩饰的爱慕和情意。

元媛的神色已经平静了下来,她从马车上下来,放下车帘,隔绝了外面的视线,看着年轻男子叫了一声:“师兄,你怎么在这里?”这位就是元媛青梅竹马的师兄,也是元稹夫妇的义子,名字叫做方云祁。元媛的母亲姓方,方云祁出现在元媛面前的时候,就是被她的母亲带回来的。

“我是来接师妹的。”方云祁看着元媛目光灼灼地说,“两年了,我找师妹找得好苦。”

元媛皱眉:“师兄,我两年前就跟你说过,我们不合适。”

方云祁眼眸微暗,直接转移了话题:“师妹,我们回去再说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元媛没再说什么,面无表情地转身上了马车。方云祁在元媛掀开车帘的时候,看到了马车里面一闪而过的白色衣角,眼底闪过一道冷光。

“义父,我来赶马车。”方云祁拿过了元稹手中的马鞭。

元稹看着方云祁,声音肯定地说:“云祁,你刚刚杀过人。”

方云祁微微一笑:“我是个杀手,杀人不过家常便饭。”

元稹没有再问,方云祁赶着马车,一行人继续朝着东方城而去了。

又过了几天,他们到了东方城城门口。城门开着,行人来来往往,跟往日并没有两样,马车缓缓地进了东方城。

东方云沁对神色落寞的东方云天说:“你家大长老造反,有一部分原因应该是不服你,你作为圣子,曾经做得并不够好,如今既然都已经失去了,就过去了,你现在就算想做点什么,也是有心无力。”

“不用对我冷嘲热讽。”东方云天轻哼了一声说。

元媛唇角微勾:“我才没有那等闲情逸致。我是想跟你说,如果你还想活命的话,接下来好好听我的话,等你的身体好了,有了自保的能力,你要走,我不会再拦着你。”

“我会走的!”东方云天看着元媛冷声说。

元媛微微一笑:“我发誓,如果你要走,而我强留你的话,就让我一辈子孤独终老。”

东方云天沉默。不多时,外面传来方云祁的声音:“师妹,到了。”

元媛掀开车帘,微微愣了一下。因为他们竟然停在了东方城城主府门口,而东方城城主府的大管事老董,此刻就垂首恭敬地站在方云祁身后。

方云祁笑得一脸邪肆,他的话是对着元媛说的,目光却看向了马车中神色难看的东方云天:“师妹,忘了告诉你,师兄我现在是东方城的城主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