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我是谁我在哪儿/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稹看着墨青说:“星辰公子把南宫家、卢家和辛家送给东方城,东方家和冷家,平分秋色。”

墨青面无表情:“可以。不过有一个问题请教元楼主,在南宫家和北堂家之间,元楼主为何选择南宫家弃北堂家?如果元楼主说要把南宫北堂两家都收了,在下也不意外,毕竟元楼主手中握着那两家人的性命。”

元稹眼眸微闪,微微一笑说:“星辰公子的爽快和大气让元某很佩服,至于星辰公子的问题,答案很简单,这是东方城跟冷星城和平共处的诚意。”

“这么说,北堂家其实是元楼主送给冷家的礼物?”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谁送谁,不重要,星辰公子不是会计较这些的人。”元稹看着墨青说。

“我是什么样的人,元楼主不必费心。”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想必元楼主没有把解药带在身上吧。”

元稹微微一笑:“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爽快,在那些人没命之前,解药元某会送过来的,只是接下来东方城要做一些事,希望星辰公子不要插手。”

“元楼主请便。”墨青微微点头说,“在下还有一个问题。”

“星辰公子请讲。”元稹看着墨青说。

“东方云天死了吗?”墨青看着元稹问。

元稹唇角微勾:“他还活着,星辰公子对此是不是有些失望?”

“确实有些失望。”墨青话落站了起来,“想必元楼主有事要忙,在下就不留了。”

元稹也站了起来:“告辞。”

元稹离开,墨青回了房间,两人平静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叙了叙旧一样。

“元稹手里有引魂香的解药?”靳辰微微皱眉,“这件事怎么感觉像是早有预谋一样?我们昨日才发现中了引魂香那些人有些不对劲,今日元稹就上门来送解药。”

“引魂香的解药方子,东方烈都没有完整的,我们也没有。”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元稹手中有,不知他是从何而来。”

“而且鸳鸯楼选择的时机未免也太巧了。我们把东方烈父子都擒住了,东方城实力大减,人心不稳的时候,鸳鸯楼正好趁虚而入,毫不费力就让东方云祁成了东方城新的主人。”靳辰微微皱眉说,“东方广的城主交椅还没坐热就死了,也是够倒霉的。”

说起东方广,他之前屡次被冷家所擒,不可谓不憋屈,后来还被东方云天舍弃,是花了百万两黄金被赎回去的。他造反,初衷是把使用引魂香的祸害东方烈给驱逐出东方家,而他自然是扬眉吐气的,也难免会有些得意。如今这样的下场,完全就是乐极生悲了。

“东方烈身边应该有鸳鸯楼的人。”墨青若有所思地说。

靳辰点头:“这是很有可能的。”鸳鸯楼的消息渠道甚至比生意遍布各地的北堂家都要灵通,北堂家用的是生意网,而鸳鸯楼想要获取各个家族的消息,十有八九是安插了细作在各个家族,那些细作甚至是离各家掌权者很近的人,否则不会掌握到最机密的消息。

“想不通的事情就先不管了。”墨青看着靳辰说,“我怀疑冷星城的城主府里面也有鸳鸯楼的人,可能已经隐藏了很多年,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否则元稹不会知道元媛在这里。”

靳辰唇角微勾:“找细作,很简单,就先从几位长老开始吧。”

第二天一大早,冷肃过来见靳辰。

“小姐姐,找到了。”冷肃神色严肃地对靳辰说。

“是谁?”靳辰问。

“冷岳的夫人。”冷肃说。

冷岳是冷星城城主府的大管事,他的夫人徐菡是十五年前逃难到冷星城的外来人,嫁给冷岳之后,就安心为冷岳生儿育女,打理家事,平时在城主府中十分低调,没有多少存在感。

冷肃用真言丹,先是盘问了几位长老,排除了嫌疑之后,就是冷岳一家了。很顺利,在真言丹的作用之下,冷岳的夫人很快就招了,说她曾经是鸳鸯楼的女杀手,是被刻意安排进了冷星城,选择了冷岳,潜伏在了冷星城的城主府里。

而这十五年之间,鸳鸯楼从未跟这个叫徐菡的女人联系过,直到前一段时间,她突然收到了鸳鸯楼的信号。她事实上已经习惯现在的生活了,也不愿意失去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可她最怕的就是她曾经杀手的身份被暴露出去,所以她就给鸳鸯楼传了消息,汇报了元媛在冷星城这件事。至于冷家其他的秘密,冷岳都未必知情,一般不出门的徐菡就更不知道了。

“你打算怎么处置她?”靳辰看着冷肃问。

冷肃神色一冷:“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省得留下什么祸患!”

靳辰伸手就给了冷肃一个爆栗子:“你傻啊,你把那个女人杀了,鸳鸯楼很快就会知道,而且会安插新的细作过来,到时候更是防不胜防。”

“嘿嘿!那小姐姐说该怎么办?”冷肃看着靳辰笑得傻兮兮的。

“那个女人不知道她已经暴露了,接下来肯定还会跟鸳鸯楼有来往,你派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靳辰说。

冷肃点头:“明白了。不过元稹要卢家和辛家无所谓,南宫家又是怎么回事?咱们毕竟已经跟南宫家是盟友了,这次就任由东方家去逼迫南宫瑾顺从,我们坐视不理吗?”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首先,这只是一个权宜之计,地宫里那些人等不了多久,他们不能死,所以我们必须拿到解药,南宫家也必须拿到解药;其次,这并不仅仅是我们的选择,也是南宫家的选择,南宫瑾会选什么是没有悬念的。”

冷肃微微点头:“那倒也是,就先让东方家得意几天好了,等我们拿到解药,就可以放开手脚去算账了。东方家如今那位城主才刚刚回归家族,正是需要站稳脚跟收服人心的时候,所以他不会对归顺东方家的人怎么样。南宫家可是我们的盟友,就算他们暂时归顺了东方家,心里肯定还是向着我们的,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把东方城给灭了!哈哈哈哈!”

靳辰笑而不语,转而问起了冷肃成亲的事情,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元稹突然出现,说他手中有引魂香的解药,事实上就是解了冷星城的燃眉之急。至于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展,靳辰决定先观望一下,看看如今东方城那位新的掌权者,行事是什么风格。

东方城。

元媛和东方云天回到东方城已经三天了,这三天他们没有出过圣女殿。元媛还在给东方云天医治,东方云天被砍掉的右臂是不可能复原了,而他左脚上伤得很严重,短时间之内无法完全恢复,胸口中的那一剑倒是快好了。

东方家只是死了东方广和他的儿孙,其他的一切如常。已经离开姬霜城的邢业和邢绝父子并没有再回到东方城来,而东方城的君子堂还是曾经的模样。

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东方城先后换了两位城主,但是并没有掀起任何风波。这是因为东方家的大部分人性格就是这样,只要不损害到他们的切身利益,谁来当城主对他们来说没有多大分别。他们当初会支持东方广一起造反,就是因为东方烈的行为危及到了们。而如今他们会支持东方云祁,是因为实力最强的东方广都死了,他们不想找死。况且对他们来说,东方云祁也是东方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他们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这天元媛出门,去了一趟君子堂,在里面待了两个时辰,抱了十几本武功秘籍回来。

“这些都是给你的。”元媛把那些武功秘籍放在了东方云天面前,“棍法刀法枪法鞭法应有尽有,你没事都看看,多学学,等伤好了可以练一下。”

东方云天神色淡淡看了一眼元媛抱回来的书,这些曾经都是东方云天根本看不上的东西,因为他修炼的是东方家最顶级的功法天玄心法,但如今他的想法已经改变了。东方云天很清楚这些秘籍跟天玄心法没法比,但这些秘籍中都有天玄心法所没有的东西。修炼天玄心法所用的武器只能是剑,其他的武器没有相应的招式秘籍。

东方云天通过跟靳辰和墨青打交道,深刻地体会到了他的实力太过局限,他需要学习更多的东西,才可以真正提升。至于他原本的天玄心法,也不会因为他少了持剑的右臂就废了,他可以在脚伤好了之后修炼左手剑,必然会很难,但他不会放弃。

看到东方云天拿起一本秘籍开始翻看,元媛唇角微勾。她突然觉得,东方云天受点磨难挺好的,曾经东方云天身上的自负如今已经被现实打击得几乎消失不见了,他变得内敛,变得能屈能伸,他失去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

“一个月之内,你的脚伤就能好得差不多了。”元媛对东方云天说。

“谢谢。”东方云天神色认真地看着元媛说。

元媛微微一笑:“不客气。”

他们两人的关系跟从前不一样了,但也只是由从前的主子和属下变成了两个很客气的朋友。对,就是朋友,元媛是这么认为的,东方云天也是这么认为的。

“元小姐,城主大人要见你。”门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这是曾经伺候东方云天的杨嬷嬷,原本被东方云祁赶了出去,又被元媛请了回来,现在在圣女殿伺候。

“跟他说我没空。”元媛神色有些不耐地说。她现在看到东方云祁就觉得讨厌。

“城主大人说元小姐如果不出去的话,他就一直在门口等。”杨嬷嬷在门外说。

“就让他等!”元媛轻哼了一声。

东方云祁在门口听到了元媛的声音,他眼眸微冷,就直直地站在那里没有离开。

没过多久,东方清茉出现在不远处,她看着东方云祁问:“云祁,你站在这里做什么?怎么不进去?”

东方云祁苦笑了一声说:“姑母,表妹不想见我,我就在这里等她出来。”

东方清茉神色一冷:“岂有此理!你随我进来!”

“姑母,我还是不进去了,表妹会生气的。”东方云祁一脸的小心翼翼。

东方清茉更生气了:“你随我来!”

东方清茉抬脚进了圣女殿,东方云祁眼眸微闪,很快跟了上去。

听到门口响起脚步声的时候,元媛的神色就冷了下来。下一刻,房门被东方清茉直接推开了,元媛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冷着脸说:“娘来做什么?”

“你的地方,娘都不能来了是吗?”东方清茉开口,看着元媛冷声说。

“娘有事不妨直说。”元媛其实也不愿意跟东方清茉的关系闹得这么僵,可从小到大,东方清茉对东方云祁都比对元媛好,一直以来对元媛这个女儿是各种不满意,非要让元媛按照她的意思来。

“你听好了,你要让东方云天住在这里娘不管,但是你不能再跟他住在一起!”东方清茉看着元媛说,“你们孤男寡女住在一个院子里,你的清誉还要不要了?现在立刻搬出去,住到城主府二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娘和云祁都给你准备好了。”

本来还想平心静气地跟东方清茉说话的元媛,这下彻底恼了,眼神也冷到了极点,看着东方清茉冷声说:“娘,我是你的女儿,你的意思是我不知廉耻,让你丢脸了是吗?”

“表妹,姑母不是那个意思。”东方云祁开口打圆场。

“闭嘴,我不想听到你说话!”元媛冷声说。

“当着我的面,你对云祁的态度就这样恶劣,看来真是被你爹惯坏了!”东方清茉看着元媛冷声说,“云祁是你的未婚夫,你最好时刻记住这一点!等你爹回来,就把你们两个的婚期定了!你现在立刻从这里搬出去!”

元媛怒极反笑:“好!很好!你们对我可真好!”

“今天之内,如果你不搬走的话,娘会亲自过来带你离开!”东方清茉话落,直接冷着脸甩袖离开了。

东方云祁看着元媛语重心长地说:“表妹,不要跟姑母对着干,这样对你真的没有好处。”

“滚!”元媛冷冷地说。

东方云祁很快也走了,元媛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面,脸色难看地坐了下来。

东方云天也在房间里,他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元媛说:“你是不是后悔回来了?”

“不!”元媛冷冷地说,“我不会再出去躲着,我要让他们后悔找我回来!”

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问:“你准备怎么做?”

“我不会搬走的,我娘也不敢真的对我怎么样,即便我爹不在。”元媛的神色已经平静了下来,“我首先要搞清楚,他们接下来到底要做什么。”

傍晚时分,东方清茉再次过来找元媛,元媛的态度倒是好了不少。东方清茉态度很强硬,但是元媛提起了元稹,东方清茉最终没有真的强迫她搬出去。

南宫城。

南宫瑾正在书房中处理一些事务,元稹从天而降。

南宫瑾此前没有见过元稹,他眼神戒备地看着元稹问:“你是什么人?”

“元稹。”元稹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南宫瑾神色微变。他已经接到消息,知道东方城再次易主,鸳鸯楼成为了东方城新的掌权者。而元稹突然出现,南宫瑾直觉来者不善。

“元楼主此来所为何事?”南宫瑾看着元稹问。

元稹神色淡淡地找位置坐了下来,看着南宫瑾说:“你父亲和南宫家那些高手已经时日无多了,冷星辰找不到引魂香的解药。”

南宫瑾面色微沉:“这跟元楼主有什么关系?”

“元某手中有引魂香的解药。”元稹看着南宫瑾说,“事实上元某是从冷星城来的,已经见过那位星辰公子了,并且跟星辰公子达成了交易。”

南宫瑾神色微变:“什么交易?”

“用引魂香的解药,交换南宫城、卢方城和辛阳城。”元稹看着南宫瑾说。

“这是冷星辰的意思,还是元楼主的意思?”南宫瑾看着元稹冷声问。

“元某只是让星辰公子做了个选择。”元稹微微一笑,“南宫圣子也该做出选择了,如果南宫圣子不同意归顺东方家的话,那些傀儡高手不出一月,必死无疑。”

南宫瑾沉默,过了一会儿之后才说:“元楼主并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南宫瑾必须要救他的父亲和南宫家其他的高手,所以不管元稹提出什么要求,他都只能顺从。

而元稹意有所指的话,让南宫瑾认为是元稹让冷星辰在南宫家和北堂家之中选择一家用来交易,而冷星辰选择的是南宫家,这一点,南宫瑾有些无法接受。

首先,南宫瑾并不认为南宫家已经是冷星城的所有物了,南宫家是冷星城的盟友,即便南宫家归顺冷家,冷家也不能这样把南宫家给舍弃了。其次,南宫瑾不明白,用来交易的为何是南宫家,而北堂家则可以置身事外,并且可以得到解药?南宫瑾一直都觉得冷家人跟北堂家的关系更好,冷肃跟北堂豪也是称兄道弟的,可在这件事情上面,南宫瑾觉得不公平。

“看来南宫圣子已经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元稹神色淡淡地说,“既然如此的话,请南宫圣子服下这颗药。”

看到元稹拿出的一颗红色药丸,南宫瑾心中一沉:“元楼主这是什么意思?”

“这只是为了增加我们彼此之间的信任。”元稹看着南宫瑾说,“只要南宫家对东方家没有二心,此药对南宫圣子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元楼主是要把我变成傀儡吗?”南宫瑾看着元稹冷声说。他明白,元稹是要用这种方式来控制南宫家,而元稹手中既然有引魂香的解药,元稹此刻拿的这东西,未必不会像引魂香一样,把人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

“南宫圣子多虑了。”元稹神色淡淡地说,“元某并没有操纵傀儡的爱好。”

看到南宫瑾沉默,元稹接着说:“如果南宫圣子还要再考虑一下的话,元某可以等,就怕令尊等不起。”

南宫瑾神色一冷,伸手拿过了元稹手中的药,就扔进了自己的口中。他服下那颗药之后,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任何异样。

元稹站了起来:“元某再去冷星城一趟,南宫圣子可以等着跟令尊团聚了。”

元稹话落就不见了人影,南宫瑾面色沉沉地坐在那里,许久都没有动。

临近六月底,冷星城城主府已经是一片张灯结彩了,再过三天,就是冷肃和冷新月成亲的日子。

冷新月的嫁衣今日才做好,南宫暖陪她试了一下,很合适。

“暖暖,好看吗?”冷新月脸上满是新嫁娘的小激动。

南宫暖微微一笑:“很好看。”

“暖暖,你不要担心了。”冷新月看到南宫暖微蹙的眉头,握着南宫暖的手说,“苏哥哥说,解药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你爹他们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我知道,雪儿已经告诉过我了。”南宫暖微微摇头,示意她没事。她留在冷星城照顾南宫焕他们,所以她这些日子就一天天地看着地宫里的人身体越发虚弱,心情难免会有些沉重。

靳辰专门跟南宫暖说了元稹来过的事情,并没有瞒着南宫暖什么。南宫暖觉得救人才是最重要的,命都没了,还留个家族的空壳子有什么用,所以她觉得冷家人的选择没有错。

南宫暖倒也不觉得冷星城不该在这个时候办喜事,因为本身冷家就不欠南宫家什么,是冷家一直在帮南宫家。

而这天傍晚时分,元稹再次出现在了冷星城。

“看来元楼主已经得偿所愿了。”墨青看着元稹神色淡淡地说。

元稹微微点头:“没错,从现在开始,南宫家和卢家辛家都已经属于东方城了。”元稹没有亲自去卢家和辛家,而是派了属下前去。那两家人本就是墙头草,再用点鸳鸯楼特制的药,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让他们低头。元稹比较重视的是南宫家,南宫家也是东方城这次的主要目的。

“解药呢?”墨青如元稹所愿没有插手,而现在也到了元稹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元稹从袖中拿出了一块布,递给了墨青。墨青接过来,神色微冷:“我们的交易里说的是解药,而不是解药方子,元楼主这是什么意思?”

元稹神色淡淡地说:“元某以为星辰公子这样医毒双绝的人,会更愿意拿到解药配方,而不是现成的解药。元某今日要带南宫家的人离开,他们的毒如何解,不需要星辰公子费心。而星辰公子有了解药方子,自然可以为北堂家的人解毒,元某并没有食言,只是因为元某手中的药材不足,做出的解药不足以救治那么多的人。”

“元楼主,你是为了尊夫人才做这些的吧?”墨青看着元稹神色淡淡地说,“元楼主不是一个贪恋权势的人,倒是个痴情人,希望元楼主真的明白,你做什么才是真的对她好。”

元稹神色微变,看着墨青说:“星辰公子多言了!元某的家事,还轮不到外人指手画脚!”

“当然。”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元稹要带南宫家的高手离开,墨青同意了,南宫暖却很担心。靳辰本想让南宫暖留下,南宫暖最终还是决定跟着元稹一起走了,因为她真的无法放心。靳辰对此表示理解,而靳辰很确定,元稹或许会对南宫家的人做些什么,左不过就是用点毒,而且绝对不会是引魂香。元稹的目的是要让南宫家这些人为东方家所用,而不是弄死他们。

最后地宫里面的人少了一半,东方烈还半死不活地躺在密室里面,没有人管他。

墨青拿着那张解药的方子给靳辰看的时候,靳辰神色莫名:“竟然还要用到碧根草。”碧根草在迷雾森林那边是几乎绝种的药材,在这边也是。不过靳辰曾经从东方城的藏药库里拿过一些,如今都还在,正好可以用上。

“元稹手中的解药未必真的不够用,他这样是在为难我们。”墨青神色淡淡地说,“那位元夫人是毒术高手,这些事情十之八九都是她的意思。”

靳辰轻哼了一声说:“我也有同感。”曾经元稹给靳辰的感觉,是真的有些超然脱俗的,但如今元稹却开始插手这片土地的局势变换,为东方城到处奔走,靳辰觉得这应该不是元稹想要的,而是元稹那位夫人东方清茉想要的。元稹显然对东方清茉极好,甚至到了百依百顺的地步,不然他不会做这些他本不喜欢的事情。

“这方子上面的药材倒是都有,小丫头你觉得这方子有没有什么问题?”墨青问靳辰。

靳辰微微摇头:“应该没有。”那些药材靳辰都认识,这种组合虽然是第一次见,但对于精通药理的人来说,是可以根据方子判定做出来的药的大致药性的。而且靳辰不认为元稹会在解药方子上动手脚,元稹那位夫人也不会,因为如果给冷家的真的是一张有问题的解药方子,那么接下来冷家和东方家真的会不死不休了。显然,如今执掌东方家的人虽然野心不小,但并没有很冒进,所用的手段暂时还是理智的。

墨青很快找来了药材,他没让靳辰动手,自己一个人把很多药材都认真处理了,然后开始做引魂香的解药。

靳辰在一旁看着,偶尔会开口提醒墨青他什么地方要更小心一些。因为冷星城的药材也只是刚刚够用,所以一点儿都不能浪费。

墨青从白天做到了晚上,他陪靳辰吃了饭,跟靳辰一起洗漱过后,看着靳辰躺下睡着,他又接着回去做了。

元稹和他安排的属下带着南宫家那些高手以及南宫暖,在明幽山谷附近停了下来。

“南宫圣女,这是解药,可以给你的父亲用了。”元稹拿出一个不小的药瓶,递给了南宫暖。

南宫暖接过来打开,看到里面有几十颗浅棕色的药丸。她没有开口去问元稹这解药是不是有问题,因为都是白费口舌。这解药就算有问题,南宫暖也必须让南宫焕他们吃了,否则他们用不了多久就死了。

元稹的属下都已经再次隐入暗中了,元稹没有动,就在旁边静静地站着,看着南宫暖喂南宫焕吃了一颗解药。

南宫暖在南宫焕身边等了一会儿,看到南宫焕脸上的红痕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她心中微微松了一下。

又过了一会儿,南宫焕还未醒来,元稹开口说:“服下解药之后,需要过一个时辰才能醒过来。”

南宫暖就拿着解药,一个一个去给其他人用了。这样过去了大半个时辰,瓶子里面还剩下最后一颗解药,而地上也只剩下一个人没有服用解药了。

这人是南宫家这群高手里面最年轻的一个,名叫南宫连城,他所在的位置距离元稹也是最远的。

南宫暖蹲在南宫连城身旁,正好挡住了元稹看向南宫连城的视线。而南宫暖伸手要去掰开南宫连城的嘴,原本闭着眼睛躺在地上的南宫连城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对着南宫暖眨了眨,无声地说了两个字:“司徒。”

南宫暖心中一惊,很快镇定了下来。她的动作没有变,依旧像对待其他人那样掰开了“南宫连城”的嘴,做了一个塞药的动作,只是那颗药并没有进入南宫连城的口中,而是被南宫暖不着痕迹地用另外一只手放进了“南宫连城”手里。

在元稹看不到的地方,“南宫连城”拿了一块帕子,在自己的脸上抹了几下,他脸上的红斑也像其他服过解药的人一样消失不见了,而他手上的红斑很快就被他擦掉了。

南宫暖若无其事地起身,又回去查看南宫焕的情况了,自始至终元稹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而那位闭着眼睛躺在那里的“南宫连城”,事实上不是真正的南宫连城,而是司徒琏假扮的。当时元稹说要带南宫家的高手离开,墨青说他去安排,结果安排了整整一个时辰才让他们走。元稹看到南宫暖离开的时候眼眶红红的,以为是因为南宫暖才耽搁了那么久,但事实上是因为司徒琏。

墨青本来打算安插一个人混进南宫家的队伍里面,并没有想过让司徒琏去,司徒琏是主动请缨的。他的理由是他每天待在冷星城觉得有点闷,虽然他很喜欢带孩子,但是并不想一直带孩子,他想出去混。

于是,墨青就把司徒琏易容成了南宫家最年轻的一位高手南宫连城,真正的南宫连城则被留在了冷星城里面。司徒琏早已经跟靳辰认真学了掩面术,可以自己易容,所以接下来也不用担心他的易容被发现,只要他别离元稹夫妇太近即可。而司徒琏脸上的红痕,是他用墨小贝平时玩儿的一种颜料画上去的,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又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南宫焕幽幽醒转,感觉全身无力,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一样。

“爹,你醒了!”南宫暖看着南宫焕一脸惊喜地说。

南宫焕想要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身体十分虚弱。南宫暖扶着南宫焕靠着一棵大树坐着,南宫焕这会儿还没注意到元稹,他有气无力地问南宫暖:“暖暖,发生什么事情了?”

南宫暖神色有些黯然地说:“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情。”

“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南宫焕问。

“六月二十六了。”南宫暖说。

南宫焕的脸色满是不可置信,因为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四月初四,他和北堂乾冷星辰三个人一起去东方城刺杀东方烈那里。

其他人都在陆续醒过来,一个个状态都差不多,虚弱无力。而最后醒过来的“南宫连城”,似乎是仗着年轻身体好,撑着坐了起来,一脸茫然地靠着一棵大树,动作迟缓地往四周看了过去,完美诠释了“我是谁我在哪儿”……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