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姬城主来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暖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把过去两个多月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告诉了南宫焕。南宫焕转头,这才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元稹。

“南宫城主。”元稹看着南宫焕微微点头。

南宫焕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冷光:“以后还请元楼主多多照拂了。”

元稹神色淡淡地说:“南宫城主不必如此客气。”

元稹的属下送来了食物和水,南宫家的人吃了些东西,喝了点水,又休息了一整夜,脸色才稍稍好了一些。

“元某就不送诸位了,诸位可出发回南宫家,南宫圣子想必已经望眼欲穿了。”元稹看着南宫家的高手说。南宫家的高手这会儿都已经大概知道他们之前经历了什么,对于元稹并没有好脸色。而元稹刚刚单独找过南宫焕,不知道谈了些什么。

南宫焕面无表情地说:“元楼主请便。”

元稹很快就不见了,南宫暖小声问南宫焕:“爹,他怎么这么快就放了我们?”

“他并没有放了我们。”南宫焕看着南宫暖神色难看地说,“元稹告诉我,他给我们吃的解药里面,都加了鸳鸯楼特有的一种毒,如果我们背地里做了什么的话,所有人都会死,就连瑾儿都被他下了毒。”

“星辰公子也解不了吗?”南宫暖皱眉。

“元稹说那种毒的解药就是毒药的根须做的,而且必须是同一棵树。”南宫焕冷声说,“所以就算冷星辰知道解药方子,也无济于事。”

南宫暖面色微沉,转头看了不远处靠在大树上的司徒琏一眼,她在想是不是应该把司徒琏的存在告诉南宫焕。

司徒琏仿佛猜到了南宫暖在想什么,对着南宫暖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南宫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假装不知道队伍里面的“南宫连城”是假的。

南宫焕知道,元稹的人一定在暗处盯着他们,所以即便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距离冷星城不远,他们也不能回冷星城去。甚至可以说从现在开始,他们不能跟冷家人有任何接触。

冷星城。

靳辰今日起得有些晚,睁开眼睛就看到墨青和离夜父子俩坐在窗边的书桌旁,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声音很轻。而墨小贝就在墨青怀里,小脑袋趴在墨青肩膀上睡得香甜。

“爹爹,娘亲醒了。”离夜转头看到靳辰坐了起来,小声对墨青说。

墨青回头,微微一笑,抱着墨小贝走了过来,在床边坐下,把靳辰额前的碎发拂到耳后,看着靳辰说:“还早呢,再睡会儿?”

“不要了。”靳辰摇头,看着墨青问,“解药做完了?”

“嗯。”墨青点头,“已经给冷肃了。”

冷肃一大早从墨青这里拿了解药,去地宫里面给所有北堂家的人还有真正的南宫连城吃了,这会儿他们还没有从昏迷中醒过来,不过身上的红痕都已经褪去了,冷肃也安排人把他们都送进了客房里面。偌大的地宫里只剩下了东方烈一个人,还被关在密室里。

北堂乾醒来的时候脑子是懵的,因为他跟南宫焕一样,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四月初四的东方城刺杀。

“北堂城主醒了。”冷肃的声音让北堂乾更懵了,他有些搞不懂他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他睁开眼睛会看到冷星城的圣子。在做傀儡的那段时间,北堂乾是完全没有任何记忆的。

“这……是哪里?”北堂乾看着冷肃愣愣地问。

冷肃在床边坐了下来,神色平静地把过去这两个多月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跟北堂乾讲了一遍。

北堂乾听完之后,才是真真切切有了一种劫后余生大难不死的感觉。他怎么都没想到,东方烈竟然用了那么邪门的东西把他们都变成了没有灵魂的傀儡,这件事简直是骇人听闻。而他此刻还活着,也没有做过无法挽回的事情,脑子还是清醒的,真该感谢上天,更应该感谢的是冷家人。虽然说最后这解药是元稹拿出来的,但是如果不是冷星城抓住了东方烈父子的话,北堂乾不敢想象,东方烈会操纵他们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北堂城主的身体现在还是很虚弱,这里准备了一些吃食,北堂城主用一些,就接着休息吧。”冷肃对北堂乾说。

“多谢冷圣子。”北堂乾被冷肃扶着下了床,吃了点清淡的粥,感觉胃里暖了不少,他看着冷肃问,“不知其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都有人照顾,北堂城主不必担心。北堂豪在北堂城主持大局,北堂城主可等身体无碍了再离开。”冷肃看着北堂乾微微一笑。

北堂乾再次向冷肃道谢,冷肃走了之后,北堂乾感觉满身疲惫,就接着睡觉去了。北堂家其他的高手情况都差不多,而南宫家唯一被剩下的南宫连城,得知了他被留下的缘由之后,并没有表示任何不满。

冷肃刚从北堂乾那里出来,走到一个拐角,背后突然多了一个人,开口叫了一声“主子”。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跟着司徒琏,听他吩咐吗?”冷肃转身,眉头微皱。这是冷肃培养起来的实力最强的一个杀手,这次司徒琏假扮南宫连城,冷肃给他安排了一个躲在暗处的随从听他差遣。

“是司徒公子命属下回来的,司徒公子让属下把这东西交给主子。”黑衣杀手从怀里拿了个东西出来,那是一片黑色的小布条,里面卷了一颗药,他交给冷肃之后,对冷肃说,“司徒公子说,这是元稹给南宫家的人吃的解药,是有问题的。”

冷肃神色一正,微微点头说:“我知道了。你赶紧回去,切记小心一点,不要让人发现。”冷肃看一眼就知道这解药一定是有问题的,因为墨青做出来的解药是淡黄色的,跟他手中这颗浅棕色的药明显存在差异。

黑衣杀手很快就走了,冷肃把那颗药又包了起来,脚步匆匆地去找墨青和靳辰了。

墨青仔细看了看冷肃拿去的那颗药,眉头微皱:“这里面被下了一种毒。”

“什么毒?”靳辰问。现在墨青都不让靳辰接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有什么事情都是墨青在做。

“我不是很确定,因为是第一次见到,像是阎罗果。”墨青微微摇头说。

靳辰愣了一下:“我也只是从书上看到过,书上说,阎罗果,果为毒,花为引,根可解。”

冷肃神色认真地问:“小姐姐的意思是,那种叫阎罗果的东西,果子有毒,花可以导致毒发,根须是解药?这样的话,我们找到阎罗树取根就可以了。”

靳辰摇头:“不是这么简单。只有同一株阎罗树上开的花才可以导致毒发,也只有同一株阎罗树的根须才可以解毒,如果用错了,会导致毒上加毒。”

冷肃的眉头拧了起来:“这样一来,岂不是我们知道解毒之法,也根本不可能解了。”因为他们不可能找到毒药出自哪棵阎罗树,用得不对也是致命的。

“看来那位元夫人毒术的确不一般。”靳辰神色莫名地说。这种毒药,靳辰和墨青也只是在古书中看到过只言片语,迄今为止还没见过阎罗树长什么样子。对手的实力不容小觑,靳辰觉得接下来必须一直保持警惕。

“南宫家已经被控制住了。”冷肃说,“而且元稹用的手段比东方烈高明很多,让南宫家的人清醒着也不敢反抗,只能对东方家唯命是从,否则会死。”

“让小莲花小心一点,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靳辰神色严肃地说。司徒琏自己主动请缨,靳辰也没有拦着。只是司徒琏从小在五毒教长大,过着基本与世隔绝的生活,后来五毒教不存在了,司徒琏就一直在帮墨青和靳辰带孩子,跟外人来往不是很多。这会儿南宫家的人已经都被元稹控制住了,如果司徒琏不小心一点的话,很容易暴露,到时候就麻烦了。

冷肃点头:“我知道。”

“北堂城主怎么样?”靳辰问冷肃。

“身体有些虚弱,精神尚可。”冷肃对靳辰说,“我已经给北堂豪传了信,今天晚些时候让北堂家那两个小子去陪北堂城主,过几天他们应该就都没事了。”北堂豪的两个弟弟这会儿还在冷星城里。

靳辰微微点头:“好。你后日就要成亲了,这是大事,其他能放的事情就先放一放,别冷落了新月。”

冷肃嘿嘿一笑:“我明白,我家傻妞很乖的。”

靳辰唇角微勾:“所以你要对她更好一些。”

“我会的。”冷肃认真点头。

冷肃走了之后,墨青把那颗加了阎罗果的引魂香解药放进了一个药瓶里面,对靳辰说:“我们应该跟元媛联系一下,她或许知道阎罗树在哪里。”

靳辰点头:“好。不过她如果拒绝帮我们也实属正常,毕竟那是她的父母。”如今他们想要往元稹和东方清茉身边安插人,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因为元稹和东方清茉不仅武功高而且毒术也很厉害。如果靳辰没有怀孕的话,她会选择自己去,但如今确实没有合适的人选。元媛是元稹和东方清茉的女儿,她肯定是最接近元稹和东方清茉的,而且也最了解那对夫妇。如果元媛肯帮他们的话,一切就好办了。

墨青唇角微勾:“她不会拒绝的。”

“为何?”靳辰反问。以她对元媛的了解,元媛很重情,而靳辰这个朋友在元媛心里的位置顶多也就跟元媛喜欢的东方云天差不多,更别说跟元媛的父母相比了。

“为了东方云天。”墨青说。

靳辰很快就明白了。元媛带着东方云天跟元稹一起离开冷星城的时候,还不知道他们要去的是东方城。而元媛的师兄抢走了东方云天的一切,一心想让元媛嫁给东方云祁的东方清茉,再加上东方云祁这两个人,肯定会把东方云天当做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而这,必然会让离家出走两年才回去的元媛跟东方清茉母女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东方清茉越是逼迫元媛,元媛就越是会跟她作对,而对元媛来说,她应该很乐意看到她那个抢走东方云天一切的师兄变得一无所有,选择帮冷星城,就可以达到这个目的。

靳辰安插在东方城的几个探子,有一个最近已经成功地混进了东方城的城主府里面,虽然只是个杂役,但是不能小看底层的人,很多秘密他们八卦的时候都可以知道。

靳辰传了信出去,是给元媛的信,信中只是问了阎罗树的事情,并没有说别的。如果元媛无心帮忙的话,靳辰大概不会收到任何回信。但靳辰莫名觉得,元媛还是很有可能会帮忙的。

东方城。

元稹外出还未归来,自从上次东方清茉要求元媛搬走,元媛不肯,东方清茉妥协了之后,母女俩的关系没有那么剑拔弩张了,但也只是稍微缓和了一点点。

这天一大早下起了雨,元媛给东方云天换过药之后,说东方云天恢复得不错,接下来好好养养就能好了。

棋局都摆好了,元媛和东方云天正准备对弈一局,东方清茉派了人过来请元媛过去一趟,说她那里有几本新得的古医书,让元媛过去看看。

元媛有些心动,因为医术和毒术也是她最喜欢的东西,她起身对东方云天说:“我去去就来。”

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点头:“嗯。”

元媛出门了,东方云天并没有把棋盘收起来,开始自己跟自己下。他最近心境平和了很多,也看透了很多事情。他有些思念东方云沁了,他想起东方云沁曾经多次劝他的事情,现在才知道那都是为了他好。而他的父亲东方烈,这会儿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吧。东方云天对东方烈的生死也不是真的无动于衷,只是他现在想开了,东方烈那样的性格,恐怕永远都放不下对权势的追求,活着也是一种折磨,死了未尝不是解脱。

东方云天在想,他的妹妹应该已经跟着秦骁去了迷雾森林那边,那边是秦骁的地盘,只要秦骁不负东方云沁,以东方云沁的实力,会过得很好的。东方云沁当初选择离开的时候东方云天很愤怒,那是因为他心中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如今没有了,他只是想念,但并不希望东方云沁现在回来。

一局还未结束,门外突然传来了杨嬷嬷有些慌乱的声音:“圣子殿下,不好了!”杨嬷嬷之前已经改口叫东方云天“公子”了,如今又叫了“圣子殿下”,显然是慌乱所致。

东方云天捏着棋子的手微微顿了一下,开口说:“嬷嬷进来吧。”

杨嬷嬷进来了,身上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了大半,花白的头发有些凌乱。她看着东方云天神色难看地说:“老奴刚刚去大厨房取午膳,回来的路上看到了现在的城主大人,他抱着一个女人。”

东方云天皱眉:“什么女人?”

“老奴离得不远,那分明就是圣女殿下啊!”杨嬷嬷看着东方云天沉声说。

东方云天面色一沉,手中的棋子瞬间就变成了粉末,他目光冷然地看着杨嬷嬷问:“真的是妹妹?”

杨嬷嬷点头:“圣女殿下老奴怎么会认错呢?还是穿着紫色的裙子,那荷包都是老奴去年做的,给了圣子殿下和圣女殿下一人一个!”

东方云天眼神一冷,就听到杨嬷嬷接着说:“圣子殿下,你快去救圣女殿下吧!不知道那人会对她做什么啊!”

东方云天沉默,过了片刻之后说:“我现在这样子,谁都救不了。”

“圣子殿下的身体不是已经好了吗?”杨嬷嬷眼眸微微有些闪烁,话落看到东方云天眼底的冷光,心中一惊,低下了头去。

“嬷嬷出去吧,我有些累了。”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

杨嬷嬷低着头退了出去,一出门就感觉膝盖有些发软。而东方云天神色失望地看着杨嬷嬷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东方云天一开始真的以为东方云沁落入了东方云祁的手中,但是当杨嬷嬷斩钉截铁地说那就是东方云沁,甚至还提起了她去年为东方云天和东方云沁两人做的荷包的时候,东方云天知道,杨嬷嬷一定是在说谎。

阴雨天气,杨嬷嬷眼神又不是很好,她不可能在慌乱之下看得那么清楚,还注意到荷包的细节。更何况,东方云天记得东方云沁那个跟他一样的荷包,早就丢了。

东方云天觉得可笑,东方云祁是要做什么?设个局让他自己跳进去吗?但这个局也太低级了!如果是以前的东方云天,真的会相信杨嬷嬷的话,并且不顾自己身体的情况冲出去找东方云祁,可是现在的东方云天不会了。

至于杨嬷嬷为何会这样做,东方云天不知道。或许是为了儿女,或许是为了钱财,总之她有很多理由都可以背叛东方云天,因为如今东方云天已经不再是东方城的主人了,只是一个寄人篱下自身难保的客人。

元媛撑着伞回来的时候,手中抱了几本书,心情还不错。她见到东方云天,还没说什么,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尖叫。

元媛微微皱眉,把书放下,快步走了出去。只见圣女殿门口有一滩血,从外面淌进了门内,在雨中看起来触目惊心。

元媛走到门口,就看到杨嬷嬷躺在地上已经死了。

“元小姐,雨天路滑,杨嬷嬷走路没注意摔了,正好脑袋撞在了那块尖石头上,已经没气了。”一个正好路过的侍卫神色恭敬地对元媛说。

元媛看着杨嬷嬷的尸体,神色一冷,转身进门了,也没有说要如何处置。

元媛见到东方云天的时候,提起了杨嬷嬷的死,东方云天眼神一黯:“麻烦你,让人把她好生安葬了吧。”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刚刚说有事要跟我说,是什么事?”元媛看着东方云天问。

“半个时辰之前,杨嬷嬷过来告诉我说,我妹妹被东方云祁抓了,我没有相信她。”东方云天神色疲惫地说。

元媛皱眉,很快就想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她眼神一冷:“是东方云祁!他趁着我不在,想要算计你!”如果东方云天中计了,冲出去找东方云祁拼命,结果大概是东方云祁把东方云天给杀了,还会振振有词地说是东方云天先要杀他的。而杨嬷嬷不管怎么样都会死,因为她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到时候元媛回来,杨嬷嬷意外死了,东方云天也死了,而元媛不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死无对证。

元媛早就知道东方云祁是个心思阴险两面三刀的人,元媛和东方清茉母女俩的关系之所以搞得这么僵,就是因为东方云祁插在她们中间各种挑拨。

元媛明白东方云祁的目的,东方云祁从小就没了父母,他想要让东方清茉对他视如己出,甚至比对元媛还要好,这样才能方便他利用东方清茉,进而利用元稹和鸳鸯楼。元媛觉得东方云祁看她的时候深情款款的眼神很假很恶心,东方云祁未必真的喜欢她非她不娶,只是因为东方云祁觉得娶了元媛,鸳鸯楼的一切就可以属于他了,元稹也会真心帮他这个女婿。

这些事情,元媛对东方清茉说过,换来的结果是东方清茉说元媛不知好歹,说她故意挑拨,说她心思不正……

元媛本想冲出去找东方云祁算账,只是刚到门口就被东方云天叫住了。

“你现在去,他不会承认的,你娘也一定是向着他的。”东方云天看着元媛神色淡淡地说。

元媛脚步一顿,她知道东方云天说得没错。从来装无辜扮可怜搬弄是非的多是女人,东方云祁也算一个。他从小就最懂得讨好卖乖,而元媛的性子太直,东方清茉已经坚信东方云祁什么都好,而元媛与东方云祁相比,不懂事,不孝顺,不听话,任性无礼,蛮横又没有规矩……

“来阴的是吧!”元媛冷哼了一声,“给我等着!”

冷星城。

六月的最后一天,是冷家大喜的日子,冷肃和冷新月要成亲了。

这天离夜没有去学堂,靳辰给离夜和墨小贝都穿了喜庆的红色衣服,兄妹俩站在一起像是年画上面的仙童一样玉雪可爱。

“娘亲,不是成亲才要穿红衣服吗?”离夜牵着墨小贝的手,笑嘻嘻地问靳辰,“我和小妹像是要成亲一样哦,小妹好好看。”

墨小贝也笑嘻嘻:“哥哥!成亲!”

靳辰唇角微勾:“小孩子穿红衣服喜庆。”

“小妹,我们去看新娘子吧!”离夜牵着墨小贝的手说。

“新娘子!”墨小贝还小,其实她很多话都是在模仿,并不懂得什么意思,不过看到离夜高兴她也很高兴就是了。

看到离夜牵着墨小贝跑了出去,靳辰微微一笑:“终于把苏苏嫁出去了,也是不容易啊!”

墨青很淡定地说:“你把冷肃看得跟儿子一样,有没有娶媳妇儿的感觉?”

靳辰笑了:“你别说,还真的有。”靳辰和冷肃的缘分也是一波三折神奇得很,走到今天,回头想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敲门声响起,门只是虚掩着,冷肃的声音传了进来:“小姐姐,我进来喽!”

下一刻,身穿大红喜袍的冷肃满面春风地出现在靳辰面前,还傻兮兮地转了个圈,看着靳辰嘿嘿一笑说:“小姐姐,好不好看?”

靳辰眼中满是笑意,微微点头说:“今天你最帅。”

旁边墨青轻咳了两声,冷肃一脸嘚瑟地问靳辰:“我今天是不是比墨青还帅?”冷肃表示他成亲的大日子,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墨青不会揍他,所以他必须要从靳辰口中听到一句他比墨青帅,这事儿很重要。

靳辰点头:“对,今天你比墨青还要帅。”

冷肃哈哈大笑,一副尾巴都要翘上天的模样。墨青凉凉地看着冷肃一眼,表示看在冷肃今天成亲的份儿上,就暂且放过他,改天找机会再揍他好了。

靳辰看到冷肃穿着一身红衣,想起最初见到冷肃的样子了。那会儿冷肃是个游戏人间的杀手头子,总是穿着一身血红的衣服,戴着一个面具,遮住他的娃娃脸,营造一种让人闻风丧胆的感觉。

如今冷肃身上的红衣跟他曾经穿过的那些都不一样,曾经他衣服上的红色是血的颜色,如今他衣服上的红色,是幸福的颜色。而冷肃早已不再去遮掩他那张娃娃脸,因为真正的成熟,是由内而外的。他在靳辰面前依旧幼稚,经常傻里傻气,但他在别人面前,已经成长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冷圣子。他那张娃娃脸上面有了岁月留下的痕迹,不是皱纹,而是成长和阅历。

看着面前的冷肃,靳辰真的有一种吾家有弟初长成的自豪感,她可以毫不脸红地说,没有她,就没有冷肃的今天。这种感情很难形容,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她和冷肃早已经不仅仅是朋友,而是亲人了。

“圣子殿下,姬城主来了。”门外传来冷寂的声音。

冷肃愣了一下:“小姬他爹早死了,哪儿来的姬城主?”

靳辰笑了:“你高兴傻了?小姬现在就是姬城主。”

“哈哈哈哈!对对对!我真的是太高兴了!”冷肃话落就一阵风似的跑走了。

墨青抱住靳辰,看着靳辰目光灼灼地说:“你说他比我帅。”

靳辰凑过去亲了墨青一下,微微一笑说:“乖,苏苏今天成亲,我只是哄哄他而已。明天我就告诉苏苏,他比你丑多了。”

墨青笑了,表示他很清楚靳辰是在哄冷肃高兴,但他也是需要哄的。

姬无双这次来冷星城,可不是一个人偷偷来的,而是大张旗鼓过来的,带了一队很帅气的侍卫,还带着姬霜城的大长老,看起来倒真的有一城之主的风范了。

“小姬!”冷肃一见姬无双,就笑哈哈地叫了一声,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让穿了一身很正式的藏青色锦袍,精心打扮过,一脸“端庄”的姬无双脸一下子就有点黑了,压低声音对冷肃说:“叫我姬城主。”

“哈哈!小姬你说什么呢?咱们兄弟,不能那么见外!”冷肃说着伸手揽住了姬无双的肩膀,满面春风地看着姬无双问,“哥们儿今天帅不帅?只能说帅,否则把你扔出去!”

姬无双唇角微勾:“帅,你今天是天下第一帅好了吧?”

冷肃身上的嘚瑟之气呼呼呼地往外冒:“我家小姐姐也是这么说的!”

今天其实没有什么客人,因为如今跟冷家站在一起的北堂家大部分人原本都在冷星城里面,身体已经好了一些的北堂乾和冷坤正在把酒言欢,北堂豪的两个弟弟巴巴地追着离夜和墨小贝要一起玩儿。

姬家人算是从冷星城外来的唯一一家客人了,在这样大喜的日子,冷肃见到姬无双自然是很高兴的,而满脸喜色的冷家长老们都穿着新衣服准备招待客人,如今终于有客人来了,他们很快把姬家大长老迎了进去,姬家来的那些年轻高手也都被热情地招呼着进去坐了。

新郎跟新娘是一家的,虽然说今天冷坤特意安排了冷新月从冷星堂那边出嫁,但冷星堂距离城主府也就不足千米的距离,冷肃要再过一个时辰才去迎亲,这会儿无所事事,就负责招待姬无双了。

“南宫家和北堂家是怎么回事?”姬无双本不想在冷肃大喜的日子问这些,但是他心中疑问太多了。他刚刚看到了北堂家的大长老,这就说明引魂香应该已经解了。

元稹来送解药是三天前的事情,那会儿姬无双正在赶来喝喜酒的路上,不知道很正常。冷肃把姬无双上次走了之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姬无双,姬无双微微皱眉:“这倒是有些麻烦了。”

“有麻烦就想办法解决。”冷肃轻哼了一声说。

“这话像是咱们小姐姐说的。”姬无双嘿嘿一笑,“没错,有麻烦就想办法解决,谁怕谁啊!我今儿就是专门过来给你送贺礼的。”

“什么东西?”冷肃看到姬无双拿出了一枚玉质的古朴印章,印章上面雕刻着一只威风凛凛的狮子,冷肃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都不认识?你这圣子怎么当的?”姬无双白了冷肃一眼,“看清楚了,这是象征着姬霜城最高权力的大印。当年这片土地上还只有四个家族的时候,每个家族都有一个,代代传承。你们冷家的是龙,我们姬家的是狮,卢家是鹰,辛家是虎。后来那四方家族还是仿照着我们的做的,其他三家还好,东方家那不要脸的当年做了一个跟你们冷家一模一样的龙章,不过是赝品罢了!”

冷肃想起来了,他确实见过一个长得很像的玉印,在冷坤的书房里面,上面雕刻着龙头。

“拿着!”姬无双把他手中象征着姬霜城最高权力的大印放进了冷肃手中,“从现在开始,姬霜城正式成为冷星城的附属。放心,我们家那些老头都没有意见,百姓更不会有意见。我已经让人传了消息出去,不用多久,所有人都会知道我在你成亲这天把姬霜城送给冷家当了贺礼。”

冷肃拿着手中的大印,拍了拍姬无双的肩膀说:“小姬,以后跟哥哥混!”

姬无双唇角微勾:“不,我是跟小姐姐混。”

冷肃白了姬无双一眼:“你是自作多情!”

姬无双嘿嘿一笑,拍了拍冷肃的肩膀说:“把那个破印交给你之后,感觉如释重负神清气爽啊!苏苏,从现在开始,我们姬家还有姬霜城所有的百姓,都交给你了!你忙,我去拜见小姐姐!”

看到姬无双嗨嗨地跑了,冷肃无语望天:死小姬,怎么感觉你以后的日子会过得比我爽很多呢,竟然还要抢我家小姐姐,我真心诅咒你被墨青踹出来……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