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我没钱/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肃把姬无双带来的玉印拿去给了冷坤,北堂乾也在。北堂乾微微一笑说:“冷兄,改天北堂家也会把贺礼补上的,不会比姬家的差。”

冷坤微微愣了一下,他还没有跟北堂乾提过要让北堂家跟姬家一样归顺冷星城,如今北堂家和冷家还算是盟友。北堂乾这话,是在主动表态了。

冷坤和北堂乾相视一笑,冷肃表示,北堂家的人看着就是顺眼得很啊!可惜北堂豪不能过来喝他的喜酒。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冷寂的声音:“城主大人,圣子殿下,北堂圣子来了。”

冷肃神色一喜,北堂乾笑着说:“我们两家离得近,豪儿想必是不想错过这杯喜酒。”

“北堂豪!”冷肃远远地看到北堂豪骑马过来了,就对着北堂豪招了招手,只是当他看到北堂豪身后还跟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少女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

“冷肃,这是我在半路上巧遇的姑娘,名叫凌灵。”北堂豪看着冷肃微微一笑说,他背对着那个叫凌灵的姑娘,对着冷肃眨了眨眼睛。

冷肃秒懂,唇角微勾说:“欢迎凌姑娘。”

“灵儿,这是冷圣子。”北堂豪深情款款地对身后的少女说。

少女脸上带着一抹恰到好处的娇羞,看着冷肃微微点头:“冷圣子,叨扰了,我随豪哥哥来喝喜酒,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冷肃接过了少女递过来的一对玉珏,微微一笑说:“北堂豪,凌姑娘,请。”

进了城主府之后,北堂豪有些抱歉地对凌灵说:“灵儿,我先去看看我爹,晚点再带你去拜见他老人家。”

凌灵很懂事地点头:“豪哥哥你快去吧。”

北堂豪上楼去了,冷肃招待凌灵去了一个没有人的客房,说让凌灵在这里等着北堂豪过来,凌灵再次向冷肃道谢。

“不用谢,凌姑娘喝杯茶吧。”冷肃亲自给凌灵倒了一杯茶。

凌灵只是客气地端起来喝了两口就放下了,冷肃看着凌灵问:“不知凌姑娘的家在哪里?”

凌灵微微一笑:“我自幼父母双亡,跟祖父住在山中,祖父已经去世了,我就一个人出来了。多亏遇到了豪哥哥,不然我都不知道该去哪里。”

“那还真的是挺巧的呢。”冷肃眼底闪过一道暗光,脸上倒是笑得十分和气。这说辞听着似曾相识,冷肃想起来了,当初魏琰对魏皇说南宫柔是他的义妹的时候,说到南宫柔的身世,用的就是这套说辞。

下一刻,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冷肃唇角微勾:“凌姑娘,你的豪哥哥来了。”

凌灵神色微喜,正准备站起来,突然闭上眼睛就晕了过去。北堂豪推门进来,看到凌灵的样子似笑非笑地说:“哎呀呀苏苏,今儿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不去迎亲,竟然跟一个美女躲在这里,还用药把人家放倒了,你说,你是何居心?”

冷肃翻了个白眼:“这是你的人,我只是帮你。”

北堂豪轻哼了一声,看向凌灵的眼神没有任何温度:“老子还是清白的,没有女人。”

北堂豪是一个人从北堂城过来的,昨天清晨他突然遇上了一脸迷茫地向他问路的凌灵,他都觉得像是从山里出来的妖精了。凌灵伪装得挺好,天真无邪的样子,只是北堂豪从凌灵出现那一刻就开始怀疑她了,因为这个自称是深山老林里长大的孤女,身上的佩剑竟然是北堂家的炼器行生产的。那把剑看起来平平无奇,因为那是最普通的一种,没有添加任何家族的标记。但是对北堂豪来说,看一眼就知道那是北堂家的东西。

北堂豪觉得这女人肯定是处心积虑混到他身边的,目的不是很明确,但不重要。北堂豪假装看上了凌灵,带着凌灵来了冷星城,而他一见到冷肃就对着冷肃眨了眨眼睛,冷肃秒懂,刚刚在给凌灵喝的茶水里面下了真言丹。

“你叫什么名字?”北堂豪看着已经没有意识的凌灵问。

“凌,灵。”凌灵回答。

“你跟鸳鸯楼是什么关系?”冷肃接着问。

北堂豪微微愣了一下,就看到凌灵张口说了一句:“我,主,元,稹。”

“是元稹派你来的吗?”北堂豪问。

“不……是,云,公,子……”凌灵回答。

“你知不知道阎罗树这种东西?”冷肃问。凌灵口中所谓的云公子,指的应该是东方云祁。

北堂豪有些莫名其妙,凌灵张口说:“不,知……”

“东方云祁让你做什么?”北堂豪问。

“接,近,北,堂,豪……留,在,他,身,边……暂,时,什,么,都,不,要,做……也,不,要,跟,鸳,鸯,楼,联,系……”凌灵声音迟缓地说。

冷肃明白了,鸳鸯楼安插细作的套路确实挺高明的,一开始都只是潜伏,这样不容易被人发现。事实上如果不是北堂豪警惕性高,而他们手中还有真言丹这种东西的话,很难发现这女人有问题。因为她的容貌是真的,名字是真的,编造出来的身世想必也有迹可循,伪装得相当完美。

冷星城中已经暴露的一个细作是鸳鸯楼在十五年前派过来的徐菡,整整十五年都只是让她潜伏在冷岳身边,什么都没做,冷岳怎么可能发现枕边人不对劲?

“阴险无耻!”北堂豪冷声说,“看来她也不知道什么,杀了?”

冷肃唇角微勾:“杀了做什么?不如送给东方云祁好了。”

门外传来冷寂的声音:“圣子殿下,吉时快到了,该去迎亲了。”

冷肃又往凌灵口中塞了一大把迷药,然后就和北堂豪一起出门去了。

不多时,冷肃带着北堂豪和姬无双,骑着高头大马,出门迎亲去了。要去凑热闹的离夜和墨小贝,分别被北堂豪和姬无双抱着坐在马背上,北堂豪的两个弟弟跑了北堂乾身边告北堂豪的状,说北堂豪不仅不带他们玩儿,还揍他们。

北堂乾哈哈一笑,给了两个小儿子一人后脑勺一巴掌:“你们都多大了,自己去玩儿!”

鞭炮声声,喜气洋洋。迎亲的队伍很快就到了冷星堂,北堂豪抱着墨小贝翻身下马,那边姬无双牵着离夜,看着冷肃急切的脚步,两人相视一笑。

姬无双说:“闹洞房?”

北堂豪说:“闹!”

墨小贝笑嘻嘻地挥舞着小拳头:“闹闹!”

离夜嘿嘿一笑:“爹爹说让我今晚带着小妹跟苏苏叔叔和新月姑姑一起睡,说让我们沾沾喜气。”

北堂豪乐了,姬无双哈哈大笑:“某人可比我们心黑啊!”

那边冷肃着急见媳妇儿,倒是不知道后面这两大两小在说什么。冷肃进了冷新月所在的院子,没有人拦路,他直接进去了。

冷新月这会儿已经盖上了红盖头,冷肃只能看到她穿着一身流光溢彩的红衣,更衬得身姿曼妙婀娜,他已经开始期待今晚的洞房花烛夜了。虽然大家都认为冷肃和冷新月该做的不该做的早就都做了,毕竟都睡到一起了,但是冷肃表示天地良心,他某些事情真的没有做……到最后一步……不过他家傻妞的身材是极好的,冷肃也是很佩服他自己的自制力……

“苏哥哥?”

听到冷新月有些按捺不住的声音,冷肃就笑了,走过去牵住了冷新月的手说:“傻妞,我来娶你了。”

“嘿嘿!好开心呀!”冷新月笑嘻嘻地说。

冷肃唇角微勾,直接把冷新月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往外走去。

“新娘子来啦!”离夜拍着手笑,墨小贝也跟着笑。

没有轿子,冷肃直接把冷新月放在了他的马背上,然后自己上马,把冷新月圈进了怀中,那帅气的模样看得周围的姑娘们都红了脸。

伴随着鞭炮声、百姓的欢呼声和叫好声,冷肃带着迎亲的队伍很快回到了城主府。

冷坤人逢喜事精神爽,看到冷肃牵着冷新月进门,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冷新月在冷坤心中跟他自己的女儿是一样的,如今终于看到冷肃和冷新月成亲,他心中很高兴也很欣慰。

看着冷肃和冷新月热热闹闹地拜堂,姬无双问北堂豪:“听说你带了个姑娘来?准备什么时候成亲啊?”

北堂豪白了姬无双一眼:“你先说你准备什么时候成亲?”

姬无双轻咳了两声说:“我觉得,一个人挺好的。”

冷肃牵着冷新月一起进洞房去了,北堂豪和姬无双很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北堂豪叫来了他的两个弟弟,派出四个孩子进行第一轮的闹洞房。

这边冷肃带着冷新月到了新房,迫不及待地把冷新月的红盖头给掀了,看到美丽动人的冷新月,冷肃的眼睛都直了,握着冷新月的手摩挲了两下,一句话没说,直接把冷新月扑倒在床,亲了上去。

年轻的小夫妻交杯酒都没喝就滚到了一起,亲得难舍难分。冷新月突然推开了冷肃,冷肃问她怎么了,冷新月说她头上的钗子硌到了。

冷新月躺在那里,冷肃就趴在冷新月身上,三下五除二就把冷新月头上的钗环全都卸下扔到了地上,正准备继续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不是小姬就是北堂豪,我把门给锁了,不用管。”冷肃话落,还没亲到冷新月,门口就响起了墨小贝的声音。

“开门呀!”

换了别人,冷肃肯定不会理,但墨小贝可是冷肃的心肝宝贝,他咬牙切齿地说:“敢让我知道是谁把小贝带过来的,我一定要跟他打架!”

“哎呀苏哥哥你快去开门啦!小贝在外面!”冷新月推开冷肃坐了起来,赶紧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冷肃也稍微收拾了一下,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了一二三四四个孩子站在门外。

“冷肃哥哥,是我大哥让我来的,他说你这里有好吃的。”北堂豪的大弟弟咧开嘴笑着说。

“对,我大哥说冷肃哥哥这里有好玩儿的。”北堂豪的二弟弟也咧开嘴笑了。兄弟俩一开口就把自家大哥北堂豪给卖了,还不要钱那种。

“苏苏叔叔,是姬叔叔让我们来的。”离夜笑嘻嘻地对冷肃说,“北堂叔叔和姬叔叔还说,让我们今晚在你们这里睡,这样你们就可以生出像我和小妹一样可爱的孩子了!”

离夜表示,他才不会把他家爹爹给卖了呢。墨小贝笑嘻嘻地扑到了冷肃身上,甜甜地叫了一声义父。

冷肃本来有点黑的脸,这下也黑不了了。他抱着墨小贝进去,其他三个男孩子也都颠颠儿地跟了进去。

“新月姑姑好美啊!”离夜笑容满面地说。

冷新月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到离夜一脸疑惑地问:“新月姑姑,为什么你的钗子都掉在了地上?”

“我知道!”北堂豪的大弟弟挺着小胸脯说,“肯定是要睡觉,你们看床上都乱了!”

冷肃的脸真的黑了,很想把北堂豪这俩淘气的弟弟给扔出去。冷新月脸色红红地说:“你们要不要吃点心,桌上有。”

北堂豪的两个弟弟跑到了桌边,然后冷肃和冷新月就听到了下面这段对话。

“大枣、桂圆、花生、莲子,老三你知道为什么是这几样东西吗?”

“不知道,二哥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大长老的孙子成亲的时候我躲在他们床底下都听到了,这叫早生贵子!”

“啊我想起来了!那次二哥被大哥吊起来打了一顿!”

……

冷肃把墨小贝放在冷新月怀里,起身走过去,一手一个,提起北堂豪的两个弟弟,就朝着门外走去。

“哎!我还要吃花生呢!”

“啊!我的核桃掉了!”

冷肃把北堂家的两个小公子直接扔出了门外,然后就把门给关上了,任由他们在外面对着门拳打脚踢。

“老三,走,我们去找大哥!”

“找大哥干嘛?”

“让大哥帮忙把这门砸开!”

“好啊好啊!”

两个小公子嗨嗨地跑了,房间里,冷肃对着离夜一脸严肃认真地说:“小夜,你们今晚不能在叔叔这里睡。”

“为什么?这里红红的好漂亮,我很喜欢,小妹也很喜欢的,对不对?”离夜最后一句是看着墨小贝问的。

墨小贝点头,还拍了拍小手:“喜欢!”

“苏哥哥,要不就让小夜和小贝跟我们……”冷新月看着冷肃说。

冷肃毫不犹豫地说:“不可能!”洞房花烛夜啊,一辈子就这么一次,过了今晚就不是洞房花烛了!带着离夜和墨小贝一起睡这件事他们可是经历过,两个孩子一定要睡在中间,而且墨小贝必须被人抱着,睡前还要讲故事,动一下就会把离夜吵醒,第二天一早还得抱着墨小贝睡回笼觉……以前可以,以后也行,今天绝对不可能!冷肃表示谁要在他的洞房花烛夜捣乱,他就跟谁绝交!当然了,两个孩子是无辜的,就是教唆他们的北堂豪和姬无双太可恶!

“小妹,看来苏苏叔叔不喜欢我们了。”离夜拉着墨小贝的手说,“来,哥哥带你走吧,我们不打扰苏苏叔叔了。”

冷肃无奈扶额,他可以把北堂豪那两个调皮捣蛋的弟弟扔出去,但他不能对离夜和墨小贝那样做,可离夜明明就是被谁教唆过,故意的,不好打发啊!

“小夜来,叔叔跟你好好聊聊。”冷肃看着离夜说,“叔叔这里有没有什么你想要的,尽管拿去。”

离夜嘿嘿一笑:“北堂叔叔给了我们一盒夜明珠,可大可好看了!”

冷肃说:“我给你们两盒。”

“小姬叔叔说,他要带我们去姬霜城玩儿。”离夜说。

“你们想去哪儿,我都带你们去!”冷肃说。

“还有一件事。”离夜看着冷肃一本正经地说,“如果苏苏叔叔和新月姑姑生了弟弟的话,弟弟的名字可以叫小白吗?”

冷肃感觉脑仁儿疼。这事儿还是前两天,他跟墨青显摆说,他将来生个儿子要起个很霸气很好听的名字,当时墨青就说不如叫冷小白。冷肃知道墨青是在报复他,因为墨小贝这个名字是冷肃取的,墨青对此表示过不满。

冷肃当然不同意冷小白这么傻兮兮的名字,可是墨青说很好,离夜也说好,但冷肃并没有妥协。

结果这会儿离夜竟然还没忘了这事儿,冷肃想了想自己的洞房花烛夜,自己身材惹火的媳妇儿等他一亲芳泽呢,只能无奈地说:“好吧,冷小白就冷小白吧。”

“苏苏叔叔你真好,那我带小妹去别处玩儿啦!”离夜满意了,背着墨小贝就跑了出去,走到门口还回头对冷肃说,“别告诉北堂叔叔和小姬叔叔哦,要不然他们答应我的事情都会反悔的。”

冷肃再次咬牙切齿:“北堂豪,死小姬,你们给我等着!”

离夜背着墨小贝走到半路就碰到了抱着酒坛子的北堂豪和姬无双,北堂豪身后还跟着两个弟弟。

“小夜,你们怎么出来啦?”北堂豪的大弟弟问离夜。

“哦,小妹闹着要找娘亲,我们就出来了。”离夜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北堂豪对两个弟弟说:“你们别处玩儿去!”

北堂豪的两个弟弟也都跟着离夜一起跑了,北堂豪和姬无双一人抱着一坛酒,走到了冷肃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冷肃,你的喜酒你不出现怎么行?我们把酒带来了,咱们兄弟喝一杯!”北堂豪的声音。

“滚蛋!”冷肃没好气地说。

姬无双开口了:“冷肃,我数三声,你不开门我就踹了啊!”

姬无双数到二的时候,门开了,冷肃黑着脸站在那里:“你们立刻滚,别逼我跟你们打架!”

“大喜的日子,你说什么呢?”北堂豪推开冷肃就进门了,还冲着冷新月来了一声,“嫂子好!”

冷新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苏哥哥,你就陪他们喝一点吧。”

喝一点的后果就是北堂豪和姬无双带来的两坛酒,整整一坛都进了冷肃的肚子。冷肃喝着喝着自己也喝高兴了,很得意地说他有媳妇儿,北堂豪和姬无双都没有。这下北堂豪和姬无双灌冷肃酒灌得更起劲儿了,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把原本酒量就很一般的冷肃给灌醉了,别说洞房了,走路都难。

“嫂子对不住了,太为你们高兴了。”小姬嘿嘿一笑说,“我们这就走。”

冷新月送北堂豪和姬无双出门,转头看到醉倒的冷肃,微微一笑。她知道,大家都是为他们高兴,她也很高兴。

冷新月把冷肃扶到了床上,冷肃抱着她不让她走,把头埋在她的颈窝,迷迷糊糊地说:“傻妞……我今天是……真的……高兴……你陪我睡……我想干嘛就……干嘛……”

冷新月脸色微红,把冷肃推开,去打了一盆水,给冷肃洗了把脸。

门外再次响起敲门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城主府里冷家人和北堂家的人以及姬家来的客人都还在喝酒,冷肃在呼呼大睡,看这样子,睡到明天早上都不一定会醒。

冷新月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离夜去而复返。

“新月姑姑,这是我娘亲让我送来的解酒药。”离夜把一个药瓶递给了冷新月,“我娘亲说,良宵不可辜负哦!”

离夜把药瓶放在冷新月手中,转身就跑了。冷新月脸色微红,关上门,把药瓶中一颗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药丸给冷肃吃了。

过了片刻,冷肃睁开眼睛醒了过来,也没有感觉头疼,很快就清醒了。他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听冷新月说是靳辰让离夜专门送了解酒药过来,冷肃抱着冷新月说:“还是小姐姐对我们最好了。”

冷新月很认同地点头:“对。”

冷肃一身的酒气,想要洗洗,干脆就直接把冷新月打横抱起来,一块儿洗鸳鸯浴去了。洞房花烛夜,自然是不负良宵了。

第二天,冷肃起床的时候神清气爽,体味过人生乐事,觉得这样才是真男人啊!

冷肃见到北堂豪和姬无双的时候,北堂豪和姬无双以为冷肃肯定会气冲冲地找他们打架,谁知道冷肃竟然笑着来了一句:“你们这些孤家寡人,真是悲哀,我都懒得揍你们,你们是体会不到抱着媳妇儿睡觉有多爽的。”

新婚燕尔的冷肃秀了一把恩爱,展示了他的优越感,然后就潇洒地走了,留给北堂豪和姬无双一个胜利者的背影。

北堂豪突然感觉自己输了,他幽幽地说:“冷肃好像在说我们都不是男人。”

姬无双轻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北堂豪表示,姬无双跟他不一样。北堂豪这辈子还真没碰过女人,可姬无双当年有十八房小妾的名声可不是假的。作为曾经游戏花丛并且最后一头栽在花丛里面的苦逼男人,北堂豪觉得姬无双现在的心情肯定很复杂。如果给姬无双再来一次的机会,姬无双应该也会希望像冷肃一样,正经娶个媳妇儿过日子的。

北堂豪来的时候,也带来了象征北堂家最高权力的玉印,上面雕刻的是一只凤凰。冷肃成亲的第二天,北堂豪和北堂乾商量过之后,就把那个玉印交到了冷坤手中,并且北堂家也主动散了消息出去,宣布北堂城正式归顺冷星城。

自此,这片土地经过为期一年的动荡之后,局势暂时明朗了。

东方城先吞了西门城之后,如今又用手段把南宫城、卢方城和辛阳城收了,而冷星城则是收了北堂城和姬霜城。

东方家和冷家从去年的家族排位战开始,一直明里暗里斗到了现在,如今可谓是只剩下东方家和冷家在这片土地上,两虎相争。

如今的东方城是集中了五城的力量,而冷星城只有三城,看似东方城实力更强,算是胜利者,实则不然。

去年七月份,家族排位战的时候,东方城可是这片土地唯一的霸主,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如今一年过去,东方城在这片土地的地位,并没有上升,而是下降了。

原本打算统一这片土地的东方城,如今只拿到了一半多一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一年多的争斗,东方城是输家,唯一算得上赢家的,只有冷星城。因为在一年之前,冷星城还是这片土地上实力最差高手最少的一家,是所有人眼中可以轻松捏死的小蚂蚁。

在过去的一年里,冷星城一直都只是防守,很少主动出击。因为冷星城需要时间来成长,贸然出击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原本没落到了最低谷的冷星城,如今已经焕发了蓬勃的生机。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富足,城中的年轻一代都在城主府的引导之下快速成长,学武功,学其他的技能,来守卫冷星城。

而东方城呢?一年之内两度易主,家族的核心高手损失了不下两百人,长老都死了好几个。现在的掌权者还是杀手出身,即便东方云祁背后有鸳鸯楼,冷星城也不怕,因为冷肃手下的杀手组织星辰阁,在这一年之内也飞速成长。星辰阁的杀手是冷肃这个在另外一片土地叱咤风云很多年的杀手头子亲手训练出来的,而且这些杀手都学了毒术,大部分都学习了阵法、易容术等各种技能,这些墨青和靳辰都很擅长。

即便星辰阁的实力尚且不如老牌杀手组织鸳鸯楼,但星辰阁的杀手一直在成长,他们对上鸳鸯楼的杀手绝对不是没有招架之力的。还有一点,星辰阁的存在现在还没有传出去,鸳鸯楼在明,星辰阁在暗,暗处的星辰阁其实已经占据了有利的地位。

而东方城让南宫城、卢方城和辛阳城归顺所采取的手段都是下毒威逼,这样就算那三家表面上不得不听东方家的,心里肯定是不服气的,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一定会造反。但北堂城和姬霜城归顺冷星城,都是主动并且自愿的。这一点上,依旧是冷星城赢了。

东方城。

上次东方云祁算计东方云天没成功,元媛并没有去找他的麻烦,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而在七月初,元稹回到了东方城,元媛也收到了靳辰给她的传信。

说来也是巧了,杨嬷嬷死了之后,圣女殿里需要新的下人来伺候。元媛不肯接受东方云祁安排的人,而是自己从城主府各处的下人里面选了两个,被她选中干杂活的两个下人,其中一个正好就是靳辰安插到东方城并且成功混进了城主府的那个。

这人名叫周明,长得有些瘦弱,天生是个哑巴,不过听力没有问题,而且人很机灵。这样的人,虽然身上带着独特的特征,但是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周明收到靳辰的传信之后,按照靳辰的吩咐,直接去找元媛,表明了他的身份,并且把那封信给了元媛。

元媛对于靳辰在东方城城主府安插了细作表示不意外,因为各家掌权者都会做这样的事情,差别无非就是谁的手段更高明罢了。元媛觉得像是冥冥中注定的一样,她正想跟靳辰联系,还没想好要怎么做的时候,她就正好挑中了靳辰的人到身边伺候,也是很巧了。

靳辰在信中问起了阎罗树,元媛有些意外,因为不知道靳辰为何要问这个。元媛知道阎罗树,并且还见过,因为鸳鸯楼所在的鸳鸯岛上面,就有一株阎罗树,元媛也很清楚阎罗树的用法。

元媛已经听说了,卢方城和辛阳城都被东方城收了,而南宫家也主动归顺了东方家。但元媛对于所谓的“主动归顺”持怀疑态度,因为她知道原本南宫城是冷星城的盟友。即便元稹拿出了引魂香的解药,南宫家的人解了毒之后也不会愿意归顺东方家的,除非,他们还被下了另外一种冷星辰都解不了的毒……

想到这里,元媛眼神一冷。昨日元稹归来,元媛问元稹为何有引魂香的解药,元稹含糊其辞地说是鸳鸯楼无意中得到的,元媛根本就不相信。

元媛眼中的元稹,原本是一个不问世事,过得很超凡脱俗的世外高人。元稹没有野心,不喜欢追逐权势,就希望过安宁舒心的日子。可如今元稹为了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的野心在外面奔走,使用一些阴险的手段,开始算计别人。元媛知道,这些绝对不是元稹想要的,一定都是东方清茉的意思!

元媛知道元稹宠她,但元稹很爱东方清茉,他们是少年夫妻,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在不伤害到元媛的情况下,元稹为了让东方清茉高兴,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元媛决定帮靳辰,不是因为她叛逆到要害她自己的父母,只是她不想再看到她的父母被东方云祁那个野心勃勃的贱人利用。如果不是东方云祁的话,东方清茉是不可能回到东方家的,也不会为了东方云祁做这么多。所以元媛一定要把东方云祁拉下来,让他一无所有,一败涂地!

元媛并不知道元稹所用的阎罗果,是否取自鸳鸯岛上那棵阎罗树,但她还是写信把鸳鸯岛上有一株阎罗树的事情告诉了靳辰,并且在信中说了鸳鸯岛的位置。

与此同时,南宫焕也带着南宫家的人回到了南宫城。

“父亲!”南宫瑾看到南宫焕平安归来,神色微喜。

“大哥,我们回来了。”南宫暖看着南宫瑾微微一笑。

“大家都散了吧。”南宫瑾看着南宫家的各位高手说,“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晚点再说。”

看到各位高手散去,南宫瑾对南宫焕和南宫暖说:“我已经让人准备了吃的,父亲和妹妹先过来吃点东西再去休息。”

南宫暖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走得最慢的“南宫连城”,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爹,大哥,我不饿,现在很累,我想先去睡一会儿。”

“暖暖去吧,好好休息。”南宫焕一脸关切地说。

看到南宫暖朝着她自己的院子走去,南宫焕和南宫瑾父子也一起走了。

南宫暖走到一个拐角,看四下无人,脚步微转,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很快就看到了仿佛闲庭信步一般在不远处欣赏风景的“南宫连城”。

南宫连城是南宫家的外姓高手,他是个孤儿,因为天赋很出色,被赐了南宫姓,加入了南宫家,在南宫城并没有亲人。而且南宫连城三十出头还没有成亲,孤家寡人一个,这也是当初墨青选择这个人的原因之一,暴露的风险比较小。

“连城大哥。”南宫暖朝着司徒琏走了过去,微微一笑叫了一声。

心中万分迷茫,但是脸上却很淡定的司徒琏看着南宫暖叫了一声:“圣女殿下。”

“我突然很想吃五福斋的酱鸭,不知连城大哥能不能去替我买回来?就是福兴街第三家。”南宫暖看着司徒琏说。

司徒琏点头:“当然。”话落很自然地伸手,“我没钱。”

南宫暖拿出一锭银子给了司徒琏,然后不着痕迹地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一个院子说:“买完快送回来,凉了就不好吃了。”

司徒琏点头,转身,大摇大摆地从城主府走了出去,遇到跟他打招呼的就微微一笑点点头。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已经在五福楼吃饱喝足,拎了一只酱鸭回来的司徒琏,进了南宫暖的院子。

南宫暖接过酱鸭,对司徒琏道谢,然后就让司徒琏走了。

司徒琏出门,走到一个角落,打开手中的荷包,发现里面有两张纸,一张上面是南宫城城主府的地图,其中还重点标注了一个院子,就是南宫连城的住处。而另外一张纸上面,南宫暖写了她了解的南宫连城的所有信息。

司徒琏唇角微勾,很淡定地穿过一片小树林,进了一个院子,睡觉去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