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清清白白一个好男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焕和南宫瑾父子在吃饭的时候,说起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南宫焕问了南宫城的情况,南宫瑾说没发生什么大事,南宫焕叹了一口气说:“接下来我们一定要万分小心啊!不知道元稹会让我们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南宫瑾神色淡淡地说,“左不过就是对付冷星城,我们只能听东方家的话,不然会死。”

南宫焕微微皱眉,因为他从南宫瑾的语气中听出了不忿,南宫瑾似乎对冷星城有些不满。南宫焕看着南宫瑾问:“瑾儿,东方家如今被一个杀手统治,只会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不会有好结果的,所以我们要尽量避免跟冷星城交恶,即便是被逼的。否则的话,最后我们会无路可走。”

“父亲,冷星城跟东方城没有什么分别,冷星辰说着没有野心,还不是逼着姬家和北堂家交出了玉印?”南宫瑾面色冷然地说,“这次冷星辰选择拿我们南宫家来做交易,就要做好与我们为敌的准备!”

南宫焕皱眉:“瑾儿你在说什么?什么冷星辰拿我们南宫家来做交易?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父亲难道不知道,这次是冷星辰用南宫家、卢家和辛家交换了引魂香的解药吗?”南宫瑾看着南宫焕说。

“是这样没错,但这也是为了救我们。”南宫焕说。

“救我们?我看是为了救北堂家的人,否则为何我们家被舍弃,北堂家如今还逍遥快活?”南宫瑾冷声说。

“瑾儿!”南宫焕神色一冷,“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这件事并不是冷星辰决定的,是元稹提出了这样的交换。”

“父亲怎么知道不是冷星辰在骗你?元稹说,这就是冷星辰选择的。”南宫瑾看着南宫焕说。

南宫焕皱眉:“瑾儿,元稹是什么人?他的话你也相信吗?至少冷家从未害过我们,元稹这次就是冲着我们来的,还对我们所有人都下了毒,他是在挑拨离间!”

南宫瑾神色一僵,沉默了下去。他想了一下,元稹当时并没有说交易是冷星辰主动提出的,只是含糊其辞地说了一句那是冷星辰的选择。南宫瑾发现自己有可能真的误会了,他最不应该相信的是用毒药控制他们的元稹,而不是去怀疑一直在帮他们的冷家人。

“瑾儿,你从小心思就重,容易想多,这次这件事,为父心中最清楚是什么情况。”南宫焕看着南宫瑾说,“接下来我们一定要万分小心,不能私下跟冷家联络,但也不能做对冷家不利的事情,我们所中的毒,还要仰仗冷星辰。”

“父亲,如果最后胜利的是东方家,元稹会为我们解毒的。”南宫瑾看着南宫焕说。

“瑾儿!”南宫焕神色一冷,“你到底在想什么?狡兔死走狗烹!你以为最后东方家赢了,我们还有一点活路吗?我们现在唯一的选择,是表面服从东方家来保命,暗中一定要向着冷家,只有冷家才会救我们,才会放我们一条生路!”

南宫瑾垂眸:“父亲,是我想错了。”

南宫焕也没有胃口了,起身离开回去休息了。以前南宫焕就知道,他这个看起来为人谦虚平和的儿子,实则心高气傲,而且心思很重。之前一切都风平浪静的时候,南宫瑾倒是没什么不好的,可如今遇到了事情,南宫瑾性格中某些隐藏的东西就暴露出来了。他其实从始至终都不服冷家,而且会隐隐地跟北堂豪暗中对比。当南宫瑾看着冷肃明显跟北堂豪关系更好的时候,心中其实就已经不平衡了,这也是他后来被元稹一句话挑唆地怨上了冷家的原因。

南宫焕走了之后,南宫瑾也回了自己的院子。刚进门,一个清丽优雅的少女迎了上来。

“圣子殿下回来了,奴婢已经备好了香茗。”少女一脸柔和恭顺地站在南宫瑾面前,微微垂头,露出一段白皙优美的脖子。

“珊儿,跟你说了好几次了,你不是我的下人,不要再自称奴婢,我不喜欢听。”南宫瑾坐了下来,看着站在面前的少女说。

少女脸色微红:“圣子殿下,我……”

“叫我的名字。”南宫瑾说。

少女迟疑了一下,开口叫了一声:“瑾哥哥。”

南宫瑾唇角微勾,握住了少女的手说:“珊儿,我父亲和妹妹已经回来了,等他们休息好了,过两天我就跟他们提娶你的事情。”

少女一脸娇羞,看着南宫瑾的眼神满是崇拜和爱慕:“瑾哥哥,能在你身边伺候已经是珊儿三生有幸了,珊儿不敢想那么多。”

“珊儿很厉害,武功、医术毒术什么都懂,父亲会喜欢你的。”南宫瑾抱住了少女说。

这姑娘是南宫瑾前段日子认识的,名叫岳珊珊。南宫城除了南宫家之外,还有几个大家族,而岳家曾经是南宫城显赫的一家,后来没落了,就剩下了岳珊珊一个小姐。

南宫瑾外出正好碰上了有纨绔公子要调戏岳珊珊,岳珊珊很轻松把那纨绔打倒了,引起了南宫瑾的注意。岳珊珊人长得美,性子温柔大方又优雅,不仅饱读诗书,而且武功不错,从小还学了医术,还懂毒术,南宫瑾就有一种自己找到了宝贝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不服冷星辰,南宫瑾觉得能配得上他的女子必须得有才有貌,岳珊珊就是他喜欢的类型。

岳珊珊也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南宫瑾,而且说她一介孤女配不上南宫瑾,她什么都不要,只求在南宫瑾身边伺候。这大大地满足了南宫瑾心中的虚荣,南宫瑾把岳珊珊带进了城主府,而岳珊珊一副痴情不悔的样子,主动对南宫瑾投怀送抱,还口口声声说她什么都不求,只求留在南宫瑾身边。美人在怀,南宫瑾并没有坐怀不乱,所以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南宫瑾现在打算娶岳珊珊进门。

南宫暖并没有告诉南宫焕和南宫瑾关于司徒琏的事情,这是司徒琏要求的。而南宫暖在回来的第二天,过来找南宫瑾,她像以前一样直接推门进了南宫瑾的书房,就看到南宫瑾怀中抱着一个姑娘正在耳鬓厮磨……

南宫暖神色一僵,猛然转身就出去了。南宫瑾愣了一下,放开岳珊珊,起身出门,就看到南宫暖脸色有些不好看地站在外面。

“大哥,那个女人是谁?”南宫暖看着南宫瑾问。

南宫瑾微微一笑:“岳家小姐,我喜欢她,我要娶她。”

南宫暖皱眉:“是那个岳家吗?就算你要娶她,也要先禀明父亲,父亲同意之后你们再成亲,而不是这样无名无分地做那些……”南宫暖说不下去了,她知道岳家,但是她对向来深居简出的岳家小姐没有什么印象,而她如今对岳珊珊有印象了,她不想说粗鄙的话,但她心里就是觉得,岳珊珊这样无名无分地就对南宫瑾投怀送抱,实在是太不自重了!她很不喜欢!

南宫瑾不甚在意地说:“妹妹还小,这种事情对男人来说很正常。”

岳珊珊已经整理好衣服,从书房里出来了,脸上还带着一丝未褪的红晕,低头对南宫暖行礼:“珊珊见过圣女殿下。”

南宫暖皱眉看了岳珊珊一眼,转头就走了。她向来很有礼貌,但她真的很讨厌这个女人,没来由地讨厌。并不是因为南宫暖怕南宫瑾娶了媳妇儿就对她不好了,她一直都很期望南宫瑾能够娶一个好姑娘当她的嫂子,但她并不认为岳珊珊是个好姑娘。

当天南宫瑾就去跟南宫焕说了,说他要成亲,娶岳家小姐。南宫焕还不知道岳珊珊早已经爬上了南宫瑾的床,还想着南宫瑾看上的姑娘不会差,他自己喜欢就好,就直接点头同意了。

南宫暖很生气,她感觉南宫瑾变了,变得都不像她曾经那个光风霁月的哥哥了。

司徒琏得知南宫瑾要成亲,并且知道了南宫瑾和那位岳珊珊相识相恋的过程,第一感觉是,这女人有问题。

这天晚上,南宫焕找了南宫瑾谈事情,岳珊珊睡觉前喝了杯水,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两道黑影进了房间,一个女声有些不安地说:“我们这样会不会被发现啊?”南宫暖的声音,“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感觉如何?”司徒琏的声音。

“有点……刺激……”南宫暖说。

两人到了床前,就看到岳珊珊靠着床柱倒在那里。司徒琏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闭着眼睛的岳珊珊开口:“我,叫,凌,芸……”

南宫暖眼神微变,这女人竟然根本就不是岳珊珊!司徒琏接着问:“你从哪里来的?”

“鸳,鸯,楼……”岳珊珊说。

“谁派你来的?”司徒琏问。

“云,公,子……”岳珊珊说。鸳鸯楼里的云公子,就只有东方云祁了。

“他让你做什么?”司徒琏问。

“监,视,南,宫,家……勾,引,南,宫,瑾……让,南,宫,瑾……与,冷,家,为,敌……”岳珊珊声音迟缓地说。

司徒琏看了南宫暖一眼:你哥已经落入了陷阱,中了美人计。

南宫暖心中在想,怪不得她这次回来感觉南宫瑾变了不少,原来是受了这个女人的蛊惑!

一向温柔善良的南宫暖对着司徒琏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司徒琏微微摇头,拿出一个小玉瓶,掰开岳珊珊的嘴,把瓶中液体倒了两滴进去,然后示意南宫暖一起离开。

两人出去到了安全的地方,南宫暖问司徒琏:“那是什么东西?”

“忘情水,一滴忘却前尘往事。”司徒琏说。

南宫暖一脸惊奇地问:“那两滴呢?”

“变成一个白痴。”司徒琏说。

南宫暖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她活该!不过你这忘情水真的好厉害啊!”

“你要不要来点?听说味道不错。”司徒琏一本正经地问南宫暖。

南宫暖瞪了司徒琏一眼,转身就走。司徒琏摸了摸鼻子,这个小丫头有时候还挺可爱的,如果是他妹妹就好了。至于娶媳妇的话,司徒琏觉得他应该找一个性格火辣的姑娘,他的梦想是跟他媳妇儿每天从床上打到床下,想想就觉得很有趣很爽啊!

南宫瑾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回到房间,看到岳珊珊靠在那里像是睡着了一样,南宫瑾唇角微勾,走过来抱住岳珊珊放倒在床上,对着岳珊珊的嘴唇就吻了下去。

真言丹药效早已经过去的岳珊珊其实就是睡着了,南宫瑾一碰,她就醒了。她睁开眼睛,大力推开了趴在她身上的南宫瑾,眼神呆滞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脑海中一片空白……

“珊儿,你怎么了?”南宫瑾皱眉看着岳珊珊问。

“啊!”岳珊珊突然跟疯了一样,抓起枕头就朝着南宫瑾砸了过去,然后赤着脚跑到了地上,疯疯癫癫地拿起什么砸什么。

南宫瑾冷眼看着岳珊珊,过了一会儿之后,岳珊珊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捏起一块已经掉落在地上脏了的点心就往嘴里塞,一边吃还一边流口水……

南宫瑾眼睁睁地看着他喜欢的姑娘变成了一个白痴疯婆子,他想起曾经跟岳珊珊的那些温存,突然感觉胸口一阵恶心,快步走了出去。

不多时,一个药师被带了过来,他在给岳珊珊把脉的过程中,还被岳珊珊抓了两下。而药师把脉的结果是,这个姑娘的智力只有三岁孩童的水平,换句话说,她现在是个傻子……

南宫瑾简直要疯了,他无法理解,为何岳珊珊在几个时辰之内会变成一个白痴?她又是怎么变成一个白痴的?

南宫瑾没有把岳珊珊赶出去,而是亲手解决了岳珊珊。所谓的喜欢,喜欢的不过是那副皮囊,不过是南宫瑾作为一个男人,寻求肉体的欢愉,也自以为自己得到了灵魂的共鸣而已。当他看到岳珊珊变成了他讨厌的样子,所有的过往都成了他想要抹去的存在。

于是,南宫瑾的亲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而他始终都不知道岳珊珊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白痴。罪魁祸首司徒琏很低调地深藏功与名,而南宫暖觉得岳珊珊活该,更不会主动告诉南宫瑾这件事了。

时间很快到了七月中旬,天气转凉,靳辰怀胎六个月了,算算时间,墨小宝也会在冬天出生,跟墨小贝一样。

北堂乾和北堂家的人休养了几天都没事了,就告辞了。北堂豪留在了冷星城,他那两个淘气的弟弟也想留下玩儿,被他提着扔了出去。

而靳辰收到了从东方城传回来的信,是元媛写的。元媛在信中说了鸳鸯岛有一株阎罗树,并且把神秘的鸳鸯岛所在的位置画了出来。

冷肃暗中派了五十个杀手去探鸳鸯岛,目的是为了找到那株阎罗树,但那株阎罗树的根是不是可以解了南宫家的人所中的毒,只能试一下了。

靳辰让人去调查当年东方烈的父亲是不是有妾室,结果竟然是没有。也就是说东方清茉的母亲在当年是个见不得人的外室,甚至跟东方烈的父亲只有露水情缘。

这就无从查起了,因为东方烈的父亲暗中有别的女人很正常,很可能还不止一个,既然他都没有纳妾,也就是说不想让别人知道。而他那样的身份,自然可以做到不让别人知道。

曾经的八城如今两分,而不管东方城那位新城主接下来要做什么,靳辰告诉冷肃,冷家该建国了。

如今冷家和北堂家以及姬霜城虽然已经成了一家,但还是各自为政,一旦再生什么变故,很容易就分裂了。靳辰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让冷家得到真正的安宁,所以这片土地必须统一,而冷家不想被东方家欺压,就要做那个唯一的王者。

原本冷家已经统一有望,只是又被鸳鸯楼横插一脚,导致东方城扳回了一局,但冷家并没有输,并且由原本的防守,转化为攻守兼备。

建国这件事,说起来是一件极其重大的事情,但只要有心去做,迈出第一步,有问题就解决问题,最终也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墨青曾经是迷雾森林那边魏国的王爷,而靳辰是夏国的大将军之女,两人对于国家制度这方面并不陌生。而根据这片土地和冷星城目前的情况,靳辰和墨青这些日子商议着制定了一套规则,给了冷肃。

冷肃拿到认真看了之后就说,按照这样的制度来施行,一个月之内,他就可以登基称帝了。

墨青和靳辰所制定的国家制度,参照了迷雾森林那边三个国家的优势,并且结合了这片土地的现状和风俗,冷肃想从中提个什么意见,表示自己也是有想法的,然而他看了好几遍,愣是没找出任何破绽,冷坤看了之后也是连连称赞。

冷肃和北堂豪,以及还未回家并且一时半会儿不打算回家的姬无双三个人,凑在一起开始忙碌了起来。有很多事情需要做,譬如冷星城要扩建,要选择三城的人才来做官,要定国号,很多很多东西都是第一次,是全新的,需要探索着商量着来做。

靳辰最近变得有些嗜睡了,墨青不让靳辰再管冷星城的事情,冷肃有什么问题也不再去找靳辰,而是厚着脸皮去找墨青解惑。

虽然墨青对冷肃一直都没有好脸色,但在正事上面墨青是从来不含糊的,因为他知道冷肃如果真的遇到麻烦最终还是会让靳辰担心。

冷家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建国,而那边东方城对此一无所知,因为东方云祁试图对北堂豪使用美人计失败了,而鸳鸯楼十五年前安插进冷星城的细作徐菡,在准备再次对鸳鸯楼传信的时候,被一直盯着她的人发现了。

冷肃找冷岳谈话之后,给了冷岳一样东西,第二天,冷岳的夫人就失忆了,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当然也忘了鸳鸯楼,忘了她曾经是个女杀手。而她如今丈夫和孩子都在身边,自然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冷肃没有选择杀了徐菡,是因为冷岳真的对冷家忠心耿耿,这件事既然有更完美的解决方式,就不需要杀人。

徐菡和凌灵失去联系,很快就会被鸳鸯楼知道,但那又怎么样呢?冷星城如今准备建国,就不会再畏畏缩缩地搞封城那一套,在这个时候,必须对东方家和鸳鸯楼表明态度,任凭他们派多少细作过来,来一个冷星城解决一个,而且还会用上鸳鸯楼绝对意想不到的方式来解决。

徐菡失忆了,而那位试图勾引北堂豪失败的凌灵,此时已经被冷肃手下的杀手暗中送进了东方城里面。

东方城。

这天一大早,元媛去找东方清茉,说要请教东方清茉一个医术方面的问题,东方清茉自然不会拒绝,元稹也很乐意看到母女俩和平相处的样子。

只是原本温馨的气氛,被楼上传来的异样声响给打乱了。元媛神色怪怪地说:“平时不是只有表哥在上面吗?我怎么好像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元稹神色一冷,东方清茉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可能是伺候的下人,云祁一向洁身自好,而且对媛儿一往情深,他是不会碰别的女人的。”

“上去看看再说。”元稹话落已经起身走了出去,元媛赶紧跟上了,东方清茉走在了最后面。

他们原本在二楼,上三楼不过是一眨眼功夫的事情。元稹推开东方云祁的房门,脸一下子就黑了,挡住了元媛的视线说:“媛媛你回去!”

东方清茉快走两步,往房间里看了一眼,瞬间就怒了,因为床上有一对赤裸的男女此时正在缠绵,画面不堪入目。

元媛听到了里面传出的暧昧声音,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很快又消失不见了,她看着东方清茉面色冷冷地说:“娘,这就是你所谓的对我一往情深的表哥?如果娘再说让我嫁给他的话,不如直接杀了我,因为我不会嫁给一个这么脏的男人!”

元媛话落转身就走了,元稹站在门外,冷冷地叫了一声:“东方云祁!”

意乱情迷的东方云祁猛然清醒,看到自己怀中的女人,心中一沉,推开那女人,下床开始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清茉,你不用说东方云祁是被人陷害的,是中了媚药,我看他现在清醒得很!”元稹冷哼了一声,甩袖离开了。

东方清茉脸色难看地看着东方云祁说:“收拾好了,立刻下来见我!”话落也转身走了。

东方云祁很快穿好了衣服,不过并没有立刻下去,因为他在想怎么解释这件事。他努力回想,昨夜他并没有喝酒,临睡之前也没有感觉任何不对。刚刚他床上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被东方云祁派去勾引北堂豪的凌灵。东方云天懂毒,他知道自己没有中媚药。

“你怎么会在这里?”东方云祁看着凌灵冷声问。

凌灵脸色酡红,媚眼如丝地躺在那里看着东方云祁:“我要……”

东方云祁脸色一沉,转身出门下楼去了。他准备先跟东方清茉和元稹解释完之后,再来处置这个女人。

而东方云祁前脚刚走,两个黑衣人从天而降,一个人从旁边架子上拿了东方云祁的佩剑,直接插进了凌灵的胸口。不多时,两人再次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

东方云祁在东方清茉的房间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东方清茉的声音,东方云祁推开虚掩的门走了进去,一进门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低着头沉声说:“姑母,姑丈,都是我一时大意,着了别人的道,做出了对不起表妹的事情,我真该死!”

东方云祁话落,抬手就朝着自己脸上狠狠地抽了两巴掌,脸上出现了很明显的红痕。

对东方云祁视如己出,自小最是疼爱东方云祁的东方清茉瞬间就心疼了,脸色也没有那么严厉了,看着东方云祁说:“我知道你肯定是着了别人的道,你不是这样的人,起来好好说。”

东方云祁还没动,元稹冷冷地说了一句:“让他跪着。”

东方云祁眼眸一暗,低着头说:“姑母,姑丈说得对,我做错事,应该跪着。”

“那个女人是谁?”元稹看着东方云祁冷声问。他们其实都认识凌灵,但是刚刚那样的情况,谁也不会仔细去看。

“是鸳鸯楼云部的凌灵。”东方云祁不敢撒谎,因为瞒不住。

“好,她是你的属下,我知道了。”元稹面无表情地说,“我再问你,你可曾喝醉?”

“没有。”东方云祁摇头。他有没有喝酒是很明显的事情,撒谎也瞒不住。

“你可曾中媚药?”元稹接着问。

东方云祁脸色难看地摇头:“没有。”他有没有中过媚药,把脉便知。

“我问完了。”元稹神色冷漠地站了起来,看着东方清茉说:“这是你的侄儿,他不过是找了个女人而已,无可厚非,但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听你们任何人提起让媛媛嫁给东方云祁的事情,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元稹话落就甩袖离开了,东方清茉脸色难看地起身去追,出门却已经看不到元稹的人影了。她转身就狠狠地抽了东方云祁一巴掌:“云祁,你怎么这么糊涂啊!”

东方云祁抱住了东方清茉的腿:“姑母!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把那个女人派去了北堂豪身边,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的,竟然还爬到了我的床上!姑母!我对表妹的心天地可鉴!这次我真的是被人设计的!一定是那个冷星辰算计我!一定是他!凌灵中了媚药,等她醒了,她可以为我作证!”

东方清茉看着东方云祁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不过还是推开了东方云祁,神色失望地说:“云祁,你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还在清醒的状态下做出这种事,媛儿和阿稹都看到了,你再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会相信的。一直以来,是我坚持你和媛儿的亲事,媛儿不同意,阿稹也很反对,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媛儿说了要嫁给你宁可死,在这件事情上面,阿稹也再不会听我的,如此就作罢吧!”

东方云祁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上,心中一片茫然。

东方云祁从小就想娶元媛,不是因为他痴情专一,而是因为他知道,他是个孤儿,他只有娶了元媛,元稹才会真的把他当自己人,他才可以成为鸳鸯楼真正的主人。

这么多年了,东方云祁苦心积虑,没能打动元媛,也没有打动元稹,唯一打动的是东方清茉。而元稹向来对东方清茉百依百顺,东方云祁觉得自己原本是很有希望娶到元媛的,因为已经变成残废而且一无所有的东方云天,对他根本构不成威胁。

可是如今,一切都毁了。东方云祁这么多年苦心经营,本以为快要成就的一桩亲事,彻底毁了。他拼命讨好元媛,在元媛面前伪装了那么久的痴情专一的形象不复存在。

东方云祁其实不在乎元媛,但他在乎元稹对他的看法,因为他想要达成的很多事情,都必须元稹帮他才可以。而元稹在鸳鸯楼有绝对的权力,东方云祁手下只是有鸳鸯楼的一个云部,不到百人,而是实力都一般。

东方云祁知道,东方清茉已经放弃他和元媛的亲事了,他再哀求,只是让东方清茉反感,毕竟元媛是东方清茉的亲生女儿,东方清茉心里其实是在乎元媛的。而元稹也绝不可能同意元媛嫁给东方云祁,意识到这一点的东方云祁心中很快就放弃了跟元媛的亲事,他在想,只要他哄好了东方清茉,东方清茉听他的话,元稹听东方清茉的话,很多事情还是可以实现的。

东方云祁神色黯然地回到了他的房间,走到门口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之气,他神色微变,快步进门,就看到衣衫不整的凌灵已经死在了血泊之中,而地上还有一块布,上面用凌灵的血写了一句话,一句让东方云祁瞬间火冒三丈的话。

“小贱人,对老子用美人计,你还嫩着呢!”落款是“你豪爷爷”……

“北,堂,豪!你找死!”东方云祁的声音仿佛淬了毒一样,冷到了极点。

圣女殿里,元媛听说东方云祁的房间里抬出了一具女人的尸体,冷笑了一声。她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因为她提前收到了冷星城传来的消息,靳辰说邀请元媛今日去东方云祁那里看好戏,而且还说了,一定是元媛很喜欢看到的戏码。

如今好戏上场,元媛确实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因为她终于可以彻底摆脱东方云祁的纠缠了,东方清茉也不会再逼她嫁给东方云祁。

至于事情的发生其实很简单,睡梦中的东方云祁被下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迷药,而冷肃派来的人把中了媚药的凌灵脱光之后放到了东方云祁的床上。

迷药的药效并不长,东方云祁清晨醒来的时候,怀中有一个赤裸的美貌少女,他迷迷糊糊地就跟凌灵滚做一团了。

东方清茉或许还以为这次是东方云祁着了别人的道,是东方云祁第一次犯错,但事实上东方云祁已经暗中染指了他手下十几个美貌的女杀手,只不过他做得很隐秘,元稹和东方清茉都没有发现。那些女人的命本就掌握在东方云祁手中,自然不可能反抗,也不可能揭穿东方云祁。

如此,东方云祁对北堂豪所用的美人计不仅彻底失败,而且还自食恶果,毁掉了他处心积虑经营了多年的一桩亲事。至于这出反击的美人计,是北堂豪和冷肃以及姬无双三人凑在一起密谋的,包括用凌灵的血写成的那张血书,上面的每个字都是北堂豪授意的。北堂豪不怕东方云祁知道是他做的,曾经他在东方云天手下都没低过头,更何况是东方云祁这个贱人。

北堂豪表示,他清清白白的一个好男人,受不了美人计这种侮辱!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