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以毒攻毒/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云祁当天又接到了南宫城传来的消息,他派去南宫瑾身边的那位凌芸,死了。

东方云祁觉得无法接受,因为他上次收到南宫城传来的消息,还是说凌芸已经使用完美的伪装身份,混到了南宫瑾身边,并且很快就会嫁给南宫瑾,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东方云祁往南宫瑾身边派细作,跟往北堂豪身边派细作的目的有些不同。南宫家事实上已经是东方家的了,东方云祁派凌芸过去,主要目的是监视南宫家的人,防止南宫家的人暗中跟冷星城有所勾结,其次是让凌芸对南宫瑾吹枕边风,从中挑拨南宫家和冷家的关系。

凌芸明明已经成功了,她先前还传了消息回来,说南宫瑾已经对冷星辰生了不满。

可是凌芸突然死了,还是被南宫瑾亲手杀的,尸体被烧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东方云祁不可能去告诉南宫瑾,说凌芸是他的人,南宫瑾不能杀。凌芸死了,就只能死了,而东方云祁知道,如果他故技重施的话,十有八九是白费力气。

东方云祁清楚一点,那就是南宫家归顺东方家只是因为南宫家的人中了阎罗果的毒,并不是自愿的。而用毒换来的信任,说可靠也不可靠。南宫家的人有一条路可以逃避东方家,那就是所有中毒的人都躲起来,不让东方家找到,他们体内的毒自然就不会被诱发。当然了,他们躲了,南宫城的百姓躲不了,到时候自然还是有办法逼他们现身的,但那已经是下下策了。

东方云祁在想,他要怎么才能让南宫家心甘情愿地臣服呢?他想起他跟元媛的亲事泡汤了,突然想到南宫焕还有一个女儿,如果南宫暖嫁给他的话,南宫焕怎么可能还会向着冷家呢?

东方云祁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很妙,只要他娶了南宫暖,有了孩子,南宫暖对他死心塌地,南宫焕为了宝贝女儿,也不可能对他有二心,这样他就可以真的得到南宫城了。

只是才刚刚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东方云祁知道他现在去跟东方清茉说他要娶南宫城的圣女,不是好时机,东方清茉一定会很生气,认为他以前对元媛都是假情假意。东方云祁可不想彻底毁掉他在东方清茉眼中的形象。

所以东方云祁打算过一段时间再说,到时候东方清茉气消了,他大可以说他是为了忘记元媛,为了东方城的未来才要娶南宫暖的。

东方云祁从小就进了鸳鸯楼,在回到东方城之前,他其实就是个杀手。回到东方城之后,他成为了城主,但是很多事情他都不懂得如何处理,因为没有人教过他,他跟从小就在东方烈身边长大的东方云天相比,在如何当一个掌权者这件事情上面,弱了很多。

不过东方云祁这个人从小就很有心机,他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就虚心向各位长老求教,什么事都要先问过东方清茉再做决定。

这段时间东方云祁倒也学了一些,但作为东方城的一城之主,他脑子里那点东西显然是不够的。把南宫城、卢方城和辛阳城收入东方城这件事,是元稹做的,而东方云祁这段日子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把他手下年轻貌美而且没有被他染指的女杀手派出去当细作。

东方云祁本以为这美人计是十拿九稳的,因为男人都好色,他派出去的细作可不仅仅是容貌出色,气质都不错,而且很聪明。然而到头来,东方云祁派到卢紫霄和辛思明身边的女人都成功了,派到南宫瑾身边的女人本来已经成功了却突然被杀了,最重要的是派到北堂豪身边的那个,最终又回到了东方云祁自己的床上,阴了东方云祁一把。

其实东方云祁还往姬无双身边派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那姑娘也跟姬无双来了一场偶遇,她对着姬无双还没讲完自己悲惨的身世,姬无双直接拔剑就把她给砍了,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曾经最是好色的姬无双,如今对于故意接近他的来历不明的女人深恶痛绝,看到一个就想砍一个。东方云祁本以为姬无双是最好下手的一个,只能说他没搞清楚情况。

东方城圣女殿。

初秋季节的天气很凉爽,东方云天的脚也终于完全好了。他这段日子已经习惯了一只手,如今能够站起来正常走路,他觉得是老天没有真的想让他变成废人。

东方云天在院子里安静地走来走去,元媛看到觉得有些好笑,看着东方云天说:“我没有找到左手剑法的秘籍,我觉得你还可以修炼原来的剑法,只不过是右手换左手而已,或许刚开始不习惯,很难掌握要领,但只要熟练了,应该是可以的。”

东方云天依旧在走来走去,没有停下来,不过他开口回答了元媛的问题:“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时间不等人,就从今天开始练吧!”元媛对东方云天说,话落回房间拿了一把剑出来。

东方云天脚步一顿,微微愣了一下:“这是我的剑,怎么在你这里?”

“我问她要的,她让人从冷星城送了过来。”元媛微微一笑。

东方云天知道元媛口中的她指的是谁,他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拿起了那把跟随他很多年的长剑。只是以往都是右手持剑,如今换了左手,感觉很陌生。

从这天开始,元媛就看着东方云天每天从早到晚都在院子里练剑,风雨无阻。刚开始的时候,东方云天不得要领,左手用不上力,身体的重心也不稳,动作看起来有些滑稽,而且还摔倒过。

曾经最在意形象的东方云天,如今可以做到从污泥里面爬起来,眉头都不皱一下,也不去换衣服,接着练剑。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元媛是真的感觉东方云天变了。

元媛和东方云天之间的交流其实并不多,因为东方云天要么看书要么练剑,其他时候也是沉默寡言。但元媛跟他说话他还是会回应的,因为他知道他还能活着是拜元媛所赐,他心中记下了元媛对他的恩情,他会找机会报答,但他真的不喜欢元媛,因为他忘不了他爱的那个姑娘。

时间进入到八月,冷星城已经大变样了。

城中进行了新的规划,城主府周围的百姓都搬到了稍微远些的地方,城主府和冷星堂合到了一起,原本大部分的建筑都没有拆除,只是做了调整,又建了一些新的。

冷星城的中心,如今变成了一座皇宫,这皇宫与夏国和魏国的皇宫都很不一样,从外面看,倒是有些像雪狼国那巍峨高大的宫殿。全都是石建筑,石头就是从霁月山上采来的。

冷星城的老城门和老城墙都没有变,原本那块经历了百年风吹雨打的牌匾也还挂在上面,从外面看,是看不到冷星城有多大变化的。

八月十五中元节这天,冷星城发生了一件大事,或者说是这片土地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足以影响到所有人的大事。

冷肃在这天宣布建国,国号就叫做辰国。辰属龙,龙为尊,而对冷家人来说,选择这个字,更重要的是因为一个人的名字,没有她,冷星城早已经不存在了,更别说建立起一个国家。

冷肃在冷星城所有人的见证之下登基为帝,成为辰国第一位皇帝,冷新月为皇后。

冷肃册封了姬无双和北堂豪为王爷,分别负责治理姬霜城和北堂城。姬硕已经死了,而北堂乾之前特地说过,他准备把北堂城的事情交给北堂豪来管。

至于文武大臣若干,大部分都不是冷星城的人,而是从三城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有才之士。每个城池的治理也都有严明的规则,跟原本的城主一家之言有些不同,对百姓来说是好事。

冷星城依旧叫做冷星城,变成了辰国的皇城。而在姬无双和北堂豪这两位王爷之外,冷肃还册封了一位小王爷,就是离夜,至于墨小贝,自然就是尊贵无比的小公主了。

原本北堂城就是距离冷星城最近的一个城池,姬霜城次之。从这天开始,三城之间的大部分工匠都开始修建官道。一旦三城之间的官道修好,接下来三城之间的贸易以及其他各方面的发展都可以更快,三城之间的大片土地也可以慢慢发展起来。

辰国没有跪礼,任何人见到皇帝都不需要下跪,只需要鞠躬行礼即可。

总体来说,跟迷雾森林那边规则已经很成熟的三个国家相比,辰国的规则看似比较简单,也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的规矩。这是因为辰国才刚刚建立,总共就只有三个城池需要治理,百姓的数量也远远不及夏国那些国家,很多东西都可以在发展的过程中进一步摸索完善。

冷星城、北堂城和姬霜城三城的百姓这下真的有了一种翻天覆地的感觉,也有了一种新的归属感。他们依旧是属于他们所在的城池的,但同时他们也属于这个新的国家,将会有更多的人来守护他们的安宁,他们的生活得到了更多的保障,遇到不公平的事情,他们不需要再忍气吞声,而是可以光明正大地到官府去喊冤了。

只是这三城的人高兴了,另外那些家族的人,心情就没有那么美好了,尤其是东方家。

事实上分久必合的道理大家都懂,而最后一旦合了,自然不会是所有家族融合成一个大家族,而是所有家族都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统一的国家。

这片土地上有史以来就只有家族这种存在形式,随着时间的发展,只是家族的数量在变化,各自为政的本质没有变。

这期间不止有一个家族,也不止一次想要统一,然而最终都失败了。

如今,冷家并没有统一这片土地,但冷家做了一件几百年来都没有任何一个家族做到的事情,建国。

一旦建立起国家,所有的事情都会不一样了。虽然说辰国就只有三个城池,但如今这三个城池由冷肃这个皇帝一个人说了算,其他人都会从旁辅佐,不会再有不和谐的声音,也不存在各自为政。心在一处,力在一起,这样的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家族都不可能打败,包括东方家在内。而辰国接下来可以一步一步把其他家族灭掉,最终统一这片土地。

东方家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冷肃都已经登基五天了,北堂豪指挥修的官道都已经修了十里了。

东方云祁很意外,很震惊,很不知所措……因为东方云祁只是想过要统一这片土地,成为唯一的王,但是他没有想过具体该怎么做,他也不了解一个国家是什么样子的,因为他从未去过迷雾森林那边,而这片土地上出现的第一个国家,就是辰国。

东方云祁去找东方清茉,东方清茉也已经收到了消息,脸色不太好看。

“哼,三个城就建国,以为这样我们就怕了吗?”东方清茉冷声说。

“姑母,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东方云祁问东方清茉。

东方清茉皱眉:“我们不能示弱,如今冷家建国,我们与之相比就是一盘散沙,所以我们也必须尽快建立起一个更大的国家。”

东方云祁眼睛微亮:“姑母言之有理。”

只是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建国,东方云祁不懂,东方清茉也不懂,因为这片土地的人并没有建立过统一的国家,也没有见过一个国家是什么样子的。不过东方云祁派去的探子打探到了辰国的一些消息,东方云祁觉得可以效仿。

元媛得知冷家建国,并且名字叫做辰国的时候微微一笑,觉得并不意外。而当她得知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也在计划建国的时候嗤笑了一声。

“不懂的事情非要去做,做出来不过是贻笑大方罢了!”元媛如此评价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的行为。自从上次之后,东方云祁放弃了元媛,不再到元媛面前找存在感,元媛对此求之不得。而东方清茉并没有因为那件事恼了东方云祁,跟东方云祁姑侄俩的关系依旧很好。元稹原本对东方云祁就不热络,如今更是冷漠,只是他不会对东方清茉冷漠。

当初元稹在用引魂香的解药交换南宫城、卢方城和辛阳城的时候,考虑的是如果他把南宫城和北堂城都要了,冷家不会同意,所以就要了冷家根本不在意的卢方城和辛阳城,又选择了一个距离东方城更近的南宫城。

而如今东方云祁和东方清茉打算效仿冷家,建立国家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如今的辰国,三个城池连成了一条线,把东方城、南宫城、卢方城和辛阳城四个城池正好从中间隔断了。东方城和南宫城在辰国的东侧,而卢方城和辛阳城则在辰国的西侧。

如今辰国正在紧锣密鼓地修建官道,在各个关卡布防,东方城想要跟卢方城和辛阳城来往,辰国不可能会允许他们从中穿过,而如果要绕路的话,那距离就很夸张了。

“冷家会不会把辛阳城和卢方城给吞了?”东方云祁皱眉说。

“那两家的城主和圣子都中了阎罗果的毒,不敢叛变。”东方清茉冷声说。

东方云祁没再说什么,但他心中生出了一丝很不好的预感。当时他就想过,如果南宫家所有中毒的人都躲起来,他们没有办法引诱毒发的话,就控制不住那些人了。不过他想着南宫城有那么多百姓,不怕南宫家的人躲起来。

东方云祁这种假设的前提是南宫城距离东方城很近,不管冷家要做什么,东方家都可以阻止。可他当时忽略了跟东方城相距甚远的卢方城和辛阳城,如果冷家想要做些什么,东方家根本来不及阻止。更别提如今冷家建国之后,导致卢方城和辛阳城直接跟东方城割裂开来,想要联系都很难。

东方云祁只是希望,他想到的那种可能性千万不要发生……

只是现实一定会让东方云祁失望的,因为他能想到的事情,靳辰和墨青早就想到了。

当初元稹提出用三城交换引魂香解药的时候,墨青答应得非常爽快,固然是因为时间紧急,那些傀儡高手等不起了,还有一个原因是,墨青并不认为东方家真的可以把那三家都给吞了。

元稹并不傻,东方云祁也不蠢,但他们都是杀手出身,生活的环境会造成他们的眼界很局限,一时不考虑未来的局势,事到临头再想要挽回就不可能了。

冷家表面上跟元稹交易得很顺利,元稹要走的那三个城池,冷家也没有从中作梗,之后也没有再做什么,反而是把现有的三个城池建立起了一个国家。

而后知后觉的东方家,一直到辰国诞生,他们想要效仿建国的时候,才终于看到了地图,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为时已晚了。

辰国建立之后开始大张旗鼓地修建官道,各处布防,这些是北堂豪在指挥。而冷肃和姬无双已经暗中对卢方城和辛阳城下手了。

正如东方云祁所想,中毒又怎么样呢?百姓又没中毒,中毒的只有两城的城主和圣子而已,只要抓住他们关起来,不让东方家的人找到,一直关到找到解药或者东方家灭亡,其他什么事情都不耽误。

对于卢方城和辛阳城这两家墙头草来说,当时他们都已经准备归顺冷星城了,又被东方城半路截胡,而且是用毒控制的,他们心里自然是不服气的。

如今辰国建立,阻隔了卢方城和辛阳城与东方城的联系,而东方城根本不会在意他们两家的生死,所以他们在见到冷肃和姬无双出现的时候,根本无心反抗,直接投降了,因为他们很清楚反抗是完全徒劳的。

辛思明在被姬无双请去冷星城的时候,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星辰公子应该能解了我们中的毒吧?”这也是他们选择投降的原因之一,虽然东方家的人说这种毒冷星辰解不了,但是他们并不相信。

姬无双唇角微勾:“不能。”

辛城主和辛思明的脸都黑了,如果他们的毒解不了,碰上东方家的人,不还是个死?

姬无双安慰性地拍了拍辛思明的肩膀说:“放心放心,我们已经给你们安排了绝对安全的住处,不会让东方家的人找到你们,你们不会毒发的。”

辛城主和辛思明心中微松,很真诚地对姬无双道谢,然后他们被姬无双热情地请进了冷星城之后,直接被一群高手合力扔进了冷星城皇宫下面的地宫里关了起来,跟他们一同被关起来的,还有卢方城的城主和圣子……

辛思明直接骂娘了,盘膝坐在地上喝酒的卢紫霄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说:“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理会的。”

辛思明怒气冲冲地说:“姬无双那个混蛋,竟然骗我们!”

“我们也被冷肃骗了,不过冷静下来想想,也不算欺骗,他们这样其实就是在保护我们。”卢紫霄神色淡淡地说,“如果现在放你出冷星城,你敢出去吗?”

辛思明神色一僵,他还真不敢,因为出去等于找死,他还是没好气地说:“我们又不会跑,不用把我们关起来吧?看到姬无双春风得意的样子我就来气!”

卢紫霄轻哼了一声:“关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因为冷星城城门大开,东方城随便派个细作混进来都能弄死我们。你到这会儿了还跟姬无双比?姬无双是春风得意了,那是因为他早就归顺冷家了,像我们这样,摇摆不定,最后被逼无奈,在冷家建国之后才归顺的,对冷家来说已经没有多大价值了,他们没有选择杀了我们,已经是心善了。”

辛思明这下彻底沉默了,他在想如果当初辛阳城早点跟冷家站在一起的话,这会儿他也可以跟姬无双一样,被封了王,该有的地位和权势一样都不少,而且自由自在春风得意。

这两家的掌权者,到此刻终于真的后悔了,后悔他们总是摇摆不定,总是想要置身事外,甚至侥幸地想着看两虎相争,他们最后说不定可以坐收渔利。可是他们忘了,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而剩下那个,依旧可以吞了他们……

把卢方城和辛阳城都圈进辰国的版图,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因为根本不需要担心东方城。东方城就算来了,将会面对五城联合起来的防守和攻击,就算加上鸳鸯楼又怎么样,根本就不够看的。

而卢方城和辛阳城的城主和圣子都被请去冷星城“做客”了,其他人自然不可能反抗,甚至百姓都是乐意加入辰国的,因为一个国家比起一个家族来说,更能给他们安全感。

冷肃是在八月十五中元节宣布建国并登基为帝的,之后北堂豪负责指挥修建官道和各处布防,需要用到的人力各城都有足够的,而且他们这是为了天家干活,每天都有工钱,很多百姓都很乐意。在这期间所需要用到的物资和金钱,财大气粗的北堂家全都包了。

一个月之后,宽敞平坦的官道出现在三城之间,官道上面可容纳八匹马并驾齐驱,这大大便利了三城百姓之间互相来往。原本的八大家族其实很闭塞,很多百姓一辈子都没有到过别的城池去,主要是距离太远,路不好走而且不安全。如今这些都不是问题了,官道上面来来往往的车马越来越多,百姓也敢走出家门,到其他城里做点小生意了。

而在这一个月之内,冷肃和姬无双成功地把卢方城和辛阳城给收了,那两城的治理规则跟北堂城和姬霜城一样,唯一的差别其实就是卢紫霄和辛思明没有被封王,也没有治理城池的权力,冷肃另外派了官员过去管理。

新增加了两座城,就需要修建新的官道和布防,这些北堂豪很有经验,而且很有热情,又拉了姬无双一起开始了热火朝天的修路大业。

冷肃派去鸳鸯岛的杀手们都回来了,并没有伤亡,因为鸳鸯岛如今是一座空岛,鸳鸯楼的杀手全都在东方城待命。

星辰阁的杀手们找到了元媛所说的那株阎罗树,按照冷肃的吩咐,直接把那棵树给刨了,连根带土扛了回来。

这不是靳辰吩咐的,靳辰只是说让他们取一些根须回来。冷肃不仅让他们把树刨了,而且还让他们把鸳鸯岛上面能看到的药材全都挖了。怕人手不够,冷肃后来又派了两百杀手过去。原本拥有一大片药田的鸳鸯岛,如今一片狼藉,一棵药材的影子都见不到了。

不知道东方清茉回去之后会作何感想,反正冷肃很开心就是了。冷肃的手下带回来了几百株珍稀药材,因为是连根带土挖回来的,中间还不断浇水,所以大部分都还活着。

而冷肃在建造皇宫的时候,非但没有往花园里面再种什么奇花异草,反而把花园里原本长得好好的很多花草树木都给拔了,搞出了很大一片空地来。

当时靳辰问冷肃这是要干嘛,冷肃神秘兮兮地说他有用,靳辰也没多想。

而现在,冷肃安排了十几个花匠,把那些杀手们带回来的药材在那片连着湖的空地上面都种了下来,包括那株不小的阎罗树。

清澈的湖,湖边精致的亭子,还有一大片药田,冷肃看着嘿嘿直笑,高兴得不得了,颠颠儿地去找靳辰了。

“小姐姐!”门没关,冷肃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墨青趴在靳辰的肚子上,似乎在听孩子的动静。

看到冷肃进来,墨青立刻坐直了身体,看着冷肃没好气地说:“滚出去,敲门再进来!”

冷肃弱弱地退了出去,站在门外敲门的时候心中在想,也没有哪个皇帝像他这么憋屈了,不过……他乐意……

冷肃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墨青让他进去的声音,他就推门进去了。

一见到靳辰,冷肃就嘿嘿笑了起来,看着靳辰的肚子说了一句:“小姐姐你的肚子好大了,小宝肯定很壮。”

靳辰微微一笑,让冷肃在她身旁坐下,看着冷肃问:“有什么好事,这么高兴?难道新月有喜了?”

“没有没有,我家傻妞不着急生孩子,不然我岂不是要当和尚了,明年再生吧!”冷肃笑得傻兮兮的看着靳辰说,“我有礼物要送给小姐姐。”

“嗯,拿来吧。”靳辰对冷肃伸手。

冷肃嘿嘿一笑说:“礼物太大,我放在花园里了,小姐姐跟我去看。”

墨青表示拒绝:“不去。”

“小姐姐,你就去一下嘛!”冷肃在靳辰面前,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靳辰站了起来,微微一笑说:“正好我想出去走走,好几天没去花园里了。”

“哎!我扶着小姐姐!”冷肃伸手,被墨青凉凉地看了一眼,手又默默地缩了回去。

墨青给靳辰披上了一个披风,揽着靳辰往外走,冷肃跟在身后,三人一起朝着花园走去。

如今靳辰和墨青已经没有住在城主府三楼了,因为墨青觉得上下楼对靳辰来说不方便,他们这会儿住在皇宫中很幽静的一个院子里,距离花园不是很远,一路过去也看不到其他人。

走过一个转角,面前出现了一片湖,而湖对岸跟从前大不一样了,让靳辰微微愣了一下,一瞬间感觉自己还在夏国千叶城的墨府里面,因为真的很像。

“小姐姐,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像不像?”冷肃挤眉弄眼地问靳辰。

靳辰眼底满是笑意:“确实很像。”靳辰曾经有一次在冷肃面前说她很想念她的药田,那都是去年的事情了,没想到冷肃还记得,而且送了靳辰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药田。

墨青揽着靳辰走过去,让靳辰在亭子里面坐下,墨青站在药田边上,指着药田对冷肃说:“这里面的药材,大部分种得都不对。”

冷肃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一脸委屈地看向了靳辰。

靳辰微微一笑开口说:“小青青你就让苏苏多高兴一小会儿不好吗?不用这么快拆穿,这些药材暂时死不了,还有救。”

冷肃欲哭无泪,他本以为靳辰是要安慰他来着,结果一点儿都没有。

“苏苏,我真的很喜欢。”靳辰看着冷肃说。

冷肃瞬间满血复活,撸起袖子对靳辰说:“小姐姐你说哪里种得不对,我去重新种!”

“你不懂这些,让墨青来吧。”靳辰对冷肃说。

冷肃乐了:“好!”然后看着墨青说,“姐夫,接下来就辛苦你了!”

墨青微微点头,把袖子挽起来,从旁边拿了锄头和药铲,开始干活了。

冷肃站在靳辰身边,看着墨青蹲在地上挖药材的样子,对靳辰说:“小姐姐,我发现你男人干农活的样子都帅得要死怎么办?”

靳辰唇角微勾:“苏苏,虽然你长得丑,但是新月不嫌弃就好。”

冷肃捂脸遁走,不打扰他们夫妻了……

靳辰在药田旁边看着,没过一会儿冷肃亲自送来了温水和点心,然后又默默地走了。

靳辰没让冷肃动手是因为冷肃真的不懂,而她也没找其他人帮忙,是因为这片药田里面的很多药材都十分罕见,就算找一个普通的药师过来,他也大部分都不认识,还得教,倒不如他们自己动手,这也是一种乐趣。

当然了,很想亲自动手的靳辰是不被允许进药田的,只能坐在亭子里跟墨青说话,而这些事情对墨青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真正的美男,即便是挽着袖子干农活,也是一副很美的画面。

墨青速度很快,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把药田里的大部分药材又重新种了一遍。

“喝点水,累不累?”靳辰拿帕子给墨青擦汗。

墨青把脑袋凑过来,让靳辰擦了一下他额头几乎不存在的汗,唇角微勾说:“一点儿都不累。”

离开的时候,墨青亲自刨了阎罗树的一条根须带了回去,而原本司徒琏让人送回来的那颗有问题的引魂香解药,上面的毒已经被墨青分离出来了,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试验一下元稹所用的毒,是不是取自他们找到的这株阎罗树。

用谁来试药,这是一个问题。最后墨青想到了东方烈,就让冷肃把半死不活的东方烈从地宫里面带了出来。

被墨青废掉筋脉,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关了几个月的东方烈已经不成人样了,不仅身体虚弱不堪,心理也早已崩溃,跟傻了一样。

墨青把毒药给东方烈吃了,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而他把那条根须磨成粉,让东方烈吃了下去。

半个时辰过去,东方烈还好好的。冷肃神色微喜,看着墨青说:“就是这个!”

墨青不置可否,又过了片刻,东方烈突然开始七窍流血,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断气了。

东方烈死了,表明他们并没有找到元稹所用的那株阎罗树,解不了地宫里面那四个人的毒,同样解不了南宫家几十号人所中的毒。

冷肃眼中满是失望:“看来我们这次是白费力气了!”

墨青神色淡淡地看了冷肃一眼:“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冷肃愣了一下:“啥?这解药分明就是错的啊!”

墨青很淡定地转身离开,留给冷肃四个字:“以毒攻毒。”

冷肃猛地一拍脑门,反应过来了。冷肃深深地觉得,跟墨青这个妖孽比起来,他的脑子确实一直处于进水状态……他们找回来的这株阎罗树的根解不了元稹下的毒,但绝对不是白费力气,因为可以用其人之毒,还治其人之身……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