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是可忍孰不可忍/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片土地上有史以来所诞生的第一个国家辰国,正在逐渐步入正轨。而最初辰国建立的时候只有三个城池,如今已经变成了五个,不管是土地面积还是人口,都比东方城要多,东方城最开始的那一点优势也不存在了。

东方城。

东方云祁这段日子不断收到从辰国传来的各种消息,搞得他整个人焦头烂额。他已经开始效仿辰国,准备建立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但在筹备阶段,就发现很多很多的问题。东方清茉其实帮不上忙,鸳鸯楼的那些杀手也帮不上忙。而东方家的那些长老们倒是很积极,想要好好表现,将来地位会高一些。只可惜,东方家的长老里面唯一去过迷雾森林那边的东方木这会儿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其他长老之所以成为长老,唯一的原因是他们武功高,但武功高并不代表见多识广,也不代表脑子好……

东方云祁其实并不蠢,他自己有很多想法,但却没有一个真正可以跟他商量的人。东方清茉的意思是完全照搬辰国的模式就可以,有什么需要改动的再说,可他们想要完全照搬,很多细节方面的东西他们也不清楚啊!

东方云祁最后想到了南宫焕。作为一城之主,南宫焕对于这方面的经验自然比东方云祁要丰富得多,阅历也比东方云祁多,而东方云祁不担心南宫焕使坏,因为他手中握着南宫焕父子和南宫家几十口人的性命。

东方云祁派了人用最快的速度去请南宫焕来东方城,而与此同时,东方云祁结合从辰国那里借鉴来的东西,按照自己的想法,已经开始筹备建国的事情了。

东方云祁派去的人到达南宫城之前,南宫家的人也早已听说冷家建国,并且轻而易举地从东方城手中抢走了卢方城和辛阳城的事情了。

南宫焕心中五味杂陈,只能感叹一句南宫家跟北堂家相比实在是运气太差,甚至都不如姬家卢家和辛家。那四家如今都成了辰国的一部分,原本的家族其实都还在,而且不会变成普通老百姓,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而他们已经不需要担心东方家找麻烦,因为他们是一体的,辰国的掌权者冷氏一族会尽全力守护他们。

西门家早已经不存在,原本西门城的百姓也跟东方城融合了,唯一还孤零零地在东方城的手下求生存的,其实只剩下了南宫家。如果南宫家的人没有中毒,南宫焕早就带着南宫城的一切归顺冷家了,可如今他不能那样做,也不敢那样做,因为一个不小心他们都会死。

南宫焕其实也想过,如果他带着南宫家中毒的人全都躲到冷星城去,东方家的人找不到他们,自然就不用担心毒发了。但这方法对南宫城来说并不可行,一方面是因为南宫城距离东方城更近,东方家的人一定在暗中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想要逃到冷星城,恐怕刚出南宫城就会被东方家的人发现了。而就算他们南宫氏的人逃走了,南宫城还有几万无辜的百姓,鸳鸯楼可不会讲什么道义,到时候以屠城逼迫南宫家的人现身,南宫家的人也不敢不出来。

“爹。”南宫暖已经进了南宫焕的书房,叫了三声,南宫焕才回神。

“暖暖来了,有事吗?”南宫焕神色有些疲惫地对着南宫暖笑了笑。南宫焕就只有一儿一女,他很宠南宫暖这个女儿,南宫暖从小就乖巧又贴心。

“我炖了鸡汤,爹喝点吧。”南宫暖把手中带来的食盒打开,拿了一个汤盅出来,放在了南宫焕面前,看着南宫焕说,“爹最近都瘦了。”

南宫焕苦笑了一声,拿起勺子喝了一口鸡汤,微微点头说:“暖暖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爹,我已经听说辰国的事情了。”南宫暖看着南宫焕说,“东方家接下来会不会让我们去对付辰国?”

南宫焕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十之八九吧。”

南宫暖眉头微蹙:“如今的东方家是一群杀手掌权,做事卑鄙无耻的程度不比曾经的东方烈父子逊色,我看东方家对上辰国,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

南宫焕微微点头:“是啊,为父也这么认为。谁能想到,去年家族排位战之前看着气数已尽的冷星城,竟然在一年之内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早知道,我们就……唉!如今说这些也没有用了!”

南宫暖轻叹了一声说:“我知道,爹爹是想说如果我们早一点跟冷家结盟就好了。事已至此,说这些确实没有用了,我们必须考虑好接下来该怎么做,我感觉东方家的人很快就会来找爹爹了。”

南宫焕看着南宫暖说:“暖暖,如果你是个男子,一定会比瑾儿更出色。”

南宫暖失笑摇头:“爹怎么说这样的话?”

南宫焕没再说什么,低头把鸡汤都喝了,南宫暖就走了。

而南宫暖说东方家很快会来人找南宫焕,她的话当天就应验了,因为在傍晚时分,一男一女两个人出现在了南宫焕面前,是东方云祁派来的,而他们向南宫焕传达了东方云祁的意思,要求南宫焕即刻出发前去东方城。

“两位稍等片刻,我去交代儿子几句。”南宫焕客气地说。

来的两个人并没有为难南宫焕,只是南宫焕正准备出门去找南宫瑾的时候,那个女杀手开口说:“主子说了,请南宫圣女随南宫城主一起到南宫城做客。”

南宫焕眼神一冷,转身客气地问:“不知这是为何?”

“南宫城主按照主子的吩咐行事即可,不要多问。”女杀手说,“给南宫城主半个时辰的时间,交代南宫圣子,然后把南宫圣女请过来,足够了。”

“小女身体微恙,恐怕会耽误行程,我看还是……”南宫焕不愿意南宫暖跟他一起去东方城,不需要理由,这就是一个父亲想要保护女儿的直觉。

“南宫城主是不要命了吗?”男杀手冷哼了一声说,“如果南宫城主胆敢忤逆主子的命令,不止南宫城主,南宫家所有人都要死!”

南宫焕袖子下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微微垂眸说:“好,你们等着!”

南宫焕脚步匆匆地去找了南宫瑾。南宫瑾因为之前那个女细作的事情受了点刺激,这些日子爱上了喝酒,南宫焕见到南宫瑾的时候,南宫瑾一身酒气。南宫焕眼神一冷:“瑾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喝酒?”

“父亲,怎么了?”南宫瑾还没有醉,神色一僵站了起来。

“东方家来人了,为父要即刻启程去东方城,暖暖也去,你留下来好好看着南宫城,不准再喝酒了!”南宫焕冷声说。

南宫瑾微微垂眸:“父亲,我知道了。”

南宫焕本想再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他出门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南宫瑾真的越来越不像样了,没有表现出任何关心南宫焕和南宫暖的样子,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南宫焕找到南宫暖的时候,南宫暖正在亲自给南宫焕炖汤。

“爹,你怎么来了?汤还没好呢!”南宫暖微微一笑说。

南宫焕心中微沉,看着南宫暖说:“暖暖,东方家来人了,要你随我一起去东方城。”

“我?”南宫暖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放下手中的东西站了起来,“我收拾一点行李就跟爹走。”

“暖暖,如果……”南宫焕其实想让南宫暖离开南宫城,到冷星城去,因为他真的不愿意南宫暖去东方城。只是如今南宫家有很多东方家的眼线,南宫暖能不能出城还是两说。

“没有什么如果,我会陪爹爹一起去的。”南宫暖看着南宫焕神色认真地说,“我什么都不怕。”

南宫暖的懂事只是让南宫焕很心疼,而南宫暖收拾了两件衣服,提了个包袱在手里,要跟着南宫焕离开的时候突然说:“爹,我们带个随从吧。”

南宫焕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也好,带几个人,专门保护你。”

“带一个就好,爹爹不在的时候就让他保护我。”南宫暖说。

“嗯,那就让四长老……”南宫焕微微点头,话还没说完就被南宫暖打断了。

“爹爹,我觉得连城大哥很可靠。”南宫暖对南宫焕说,“带长老去我不好意思使唤他们。”

南宫焕想了想,南宫连城确实是年轻一辈中实力很出色的一个,而且为人低调,对南宫家也很忠心。于是南宫焕就同意了南宫暖的提议,并没有想其他的。

没多久,去找“南宫连城”的南宫暖去而复返,“南宫连城”默默地跟在南宫暖身后,见到南宫焕的时候开口叫了一声:“城主大人。”

“连城,这次就辛苦你保护暖暖了。”南宫焕看着“南宫连城”说。

“这是属下分内之事。”“南宫连城”神色平静地说。

东方云祁派来的那对杀手对于“南宫连城”也要去东方家表示不满,南宫焕在这件事情上面并没有让步,说他的女儿带个随从而已,如果东方家这点都不允许的话,他们也不用去了。最终“南宫连城”还是跟着南宫焕和南宫暖一起离开南宫城,前往东方城了。

冷星城。

深秋季节的天气越发冷了,已经成为辰国皇城的冷星城中设了正式的官学,不过不分贵贱,所有适龄的孩子都可以去上学,而且不需要花钱。离夜这个身份尊贵的小王爷依旧跟百姓家的孩子一起在学堂里面上学和玩耍,偶尔还会带着小公主墨小贝到学堂里面去玩儿。

这天离夜去学堂了,墨小贝在冷新月那里,墨青在抚琴,靳辰昏昏欲睡的时候,北堂豪来了。

自从辰国建立,北堂豪这个王爷可是一天都没有享受,一直在各处忙忙碌碌地指挥,做了很多事。而北堂豪这人不仅大方,而且脑子灵活又很平易近人,都能跟修路的工匠打成一片,如今已经成为了人人爱戴的镇北王。

镇北王是北堂豪当初自己要求的封号,因为北堂城在辰国北部,他觉得这个封号很有气质。而姬无双原本外放的风流如今变成了闷骚,他的封号叫做寒王,他自己的解释是,霜为寒,而他的心更寒,代表他要清心寡欲……

这会儿北堂豪过来,带来了一个消息,正在筹备建国的东方云祁命令南宫焕和南宫暖去了东方城。

“南宫焕去就算了,南宫暖去做什么?”靳辰挺着肚子,靠在躺椅上面问。最近靳辰和墨青在商议如何对付东方城,最棘手的其实是南宫城。因为南宫家几十号人都中了毒,如今解不了,所以不能轻举妄动。就算不管这些人,还有南宫城百姓的安危,真把东方家那群杀手逼急了,他们对无辜的百姓大开杀戒的话,后果就很严重了。

北堂豪神色莫名地说:“东方云祁也要学我们建国当皇帝,但他缺一个皇后。”

靳辰眉头微蹙:“东方云祁原本一直想娶元媛,上次你们给他送了个女人,惹怒了元稹,他想娶元媛是不可能了。那个贱男竟然盯上了南宫暖,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北堂豪笑了:“那个贱人可不觉得他自己是癞蛤蟆,他自我感觉好着呢。”

“小莲花应该会跟去东方城。”靳辰若有所思地说。

“我在东方城的探子不少,都盯着呢,不会出事。”北堂豪说,“不过那南宫瑾倒是越来越没出息了。当时东方云祁往他身边派了个女人,他中计了不说,还被那个女人吹了不少枕头风。后来那女人被小莲花弄傻了,南宫瑾亲手把那个女人给杀了,还玩起了借酒浇愁!哼,原来我还觉得他不错,如今看来,本事不大,心气倒是真的不小。”

靳辰微微摇头说:“人都有很多面,如果南宫瑾一直都顺风顺水的,他还会是从前的样子。这点他远不如你。”

墨青轻咳了两声,北堂豪嘿嘿一笑站了起来:“我不打扰你们了。”话落就很识趣地走了。

靳辰如今已经不再使用易容药物了,一般人见不到她,北堂豪和姬无双却是能见到的,而且他们都以靳辰的新晋小弟自居,有问题就找靳辰和墨青,有什么好东西都巴巴地往靳辰这里送,大有要取代冷肃第一小弟的位置的样子。

“你觉得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靳辰问墨青。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南宫家现在横在中间,我们不适合主动出手,不如就让鸳鸯楼去折腾。建立一个真正的国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做得不好,只会适得其反。”

靳辰微微点头:“那倒也是。东方云祁到现在都没有让鸳鸯楼的杀手出手,要么是元稹不听他的,要么就是他自己知道用杀手没有用。如果是后者的话,他还不是没脑子。”

如果东方云祁派鸳鸯楼的杀手过来刺杀的话,辰国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来一对杀一对,来多少都甭想回去。

“我昨日已经把阎罗果的毒提取出来,做好了一瓶药,司徒琏在东方城,正好可以交给他。”墨青说。只要司徒琏下毒成功,接下来他们就可以跟东方家交换解药了,南宫家横在中间的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

靳辰微微点头:“小莲花还是很靠谱的,不过让他一个人在那边,总感觉不太放心,如果出事就不好了,毕竟元稹和东方清茉都不是什么善类。”

“你要让谁过去帮他?”墨青问靳辰。

靳辰微微一笑:“我听苏苏说,你跟他一起打造的百人断魂阵已经成了,也该用上了。”

墨青点头:“好。”

墨青表示,靳辰对司徒琏可是真的好,不过墨青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司徒琏,并没有吃味。

而星辰阁全新的百人断魂阵,是冷肃用上了原本断魂楼的断魂阵法,精通阵法的墨青又做了调整和升级,然后选出了星辰阁实力最强的百名杀手组阵所形成的。现在的断魂阵中,不仅糅合了武功、阵法,还有十几种暗器和毒术,绝对不容小觑。而且这百人都学了易容,他们可以用最平凡的容貌潜入东方城,在需要的时候很快集结到一起。

当天晚些时候,冷肃就把断魂阵的百名杀手全都派了出去,给他们的命令就是跟司徒琏联系上之后就潜伏在东方城,没有司徒琏的命令什么都不要做,而他们最大的任务是保护司徒琏,他们也会把墨青做好的那瓶毒药交到司徒琏的手中。

东方城。

南宫焕一行到达东方城的时候,已经是十月初了。而南宫焕、南宫暖和“南宫连城”直接被带进了东方城的城主府里面,去见了东方云祁。

这还是南宫焕和南宫暖第一次见到东方云祁这个人,因为之前代表东方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元稹。

随从“南宫连城”被留在了门外候着,没有进去的资格,不过司徒琏表示他站在门口也可以听到里面所有的谈话,他并不想进去见东方家那个贱男。

“南宫城主,南宫圣女,快请坐。”东方云祁微微一笑,态度倒是很好,目光在南宫暖身上多停留了片刻,南宫焕眼底闪过一道冷光。

“不知东方城主找我们前来所为何事?”南宫焕看着东方云祁神色淡淡地问。

“南宫城主想必已经听说了,冷家建了个辰国,还抢走了原本属于东方家的两座城池,我们也必须尽快建立起一个国家,这样才能更好地跟辰国抗衡。”东方云祁看着南宫焕说。

南宫焕微微垂眸:“东方城主决定就好,南宫家没有任何意见。”

东方云祁唇角微勾:“南宫城主,咱们如今可是一家,唇亡齿寒的道理南宫城主应该懂。十月十五,东方家建国,国号为东阳,南宫城主将会是东阳国唯一的一位王爷。”

“多谢东方城主。”南宫焕的神色无悲无喜。

“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就要劳烦南宫城主辅佐了。”东方云祁看着南宫焕说。

南宫焕点头:“东方城主尽管吩咐。”

东方云祁对南宫焕的态度还算满意,他转头看向了南宫暖,唇角微勾露出了一个邪肆的笑容:“南宫圣女,初次见面,你果然如传闻中一样娴静优雅。”

南宫焕微微皱眉:“东方城主,小女一路劳顿,还要劳烦东方城主安排一下我们的住处。”

“呵呵,”东方云祁微微一笑,又深深地看了南宫暖一眼,然后对南宫焕说,“南宫城主和南宫圣女的住处早已安排好了,我命人带南宫圣女去休息,还有些话要跟南宫城主谈。”

“爹,我先过去了。”南宫暖站了起来,跟着候在门口的老董走了,“南宫连城”默默地跟了上去。

老董把南宫暖带进了一个很雅致的院子,对南宫暖说:“这里是城主大人专门为南宫圣女安排的住处,如果南宫圣女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可以随时提出来。”

南宫暖秀眉微蹙:“我爹不住在这里吗?”

“南宫城主接下来有很多事情要忙,为了不打扰南宫圣女休息,城主大人为南宫城主安排了另外的住处。”老董恭敬地说。

南宫暖眼神微冷:“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老董走了,并没有在意像个隐形人一样一直跟着南宫暖的“南宫连城”,因为东方云祁也没有交代过要如何安排南宫暖的随从。

“连城大哥,进来吧。”南宫暖进了房间之后,把“南宫连城”也请了进去,然后关上了房门。

“琏哥哥,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南宫暖对司徒琏说。

司徒琏很淡定地说:“那个东方云祁想娶你。”

“你怎么知道?”南宫暖神色惊讶地问司徒琏。

“他需要一个夫人,你是最好的并且是唯一的选择,娶了你,他就不用担心你爹会有别的心思了。”司徒琏神色淡淡地说。

南宫暖秀眉微蹙:“我只是有这个预感,因为他看我的眼神不对劲,听琏哥哥这么一说,我觉得肯定就是这样。说不定这会儿东方云祁正在逼我爹,要求我嫁给他!实在是太过分了!”

“你不喜欢他?”司徒琏唇角微勾,看着南宫暖问。

南宫暖瞪了司徒琏一眼:“琏哥哥!你说什么呢?我眼睛又没瞎!”

他们如今已经很熟悉了,因为司徒琏在南宫家也就只能跟南宫暖来往,而南宫暖很周到地安排了司徒琏的吃住穿衣,并且没有让其他人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对司徒琏来说,南宫暖是他在靳辰之外打交道最多的一个姑娘,司徒琏觉得靳辰像他的姐姐,而南宫暖对他来说像个小妹妹一样。

听到南宫暖的话,司徒琏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开个玩笑而已。”

“可如今该怎么办啊!”南宫暖愁眉不展地说,“我爹和我们家那么多人的性命都在东方云祁手中捏着,他如果非要娶我的话怎么办?”

司徒琏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你爹应该不会同意的。”

“我知道我爹不会同意,所以我才更担心,因为东方云祁一定会逼迫我爹。”南宫暖皱眉说。

“没事,他也不会明天就要娶你,真没办法的话,你们成亲的时候我把你带走。”司徒琏看着南宫暖一本正经地说。

南宫暖扶额:“琏哥哥,我谢谢你。”司徒琏把南宫暖当妹妹,南宫暖也只是把司徒琏当成了一个可以依靠的大哥。他们都很好,也都喜欢彼此,但并没有动心的感觉。

“不用谢。”司徒琏站了起来,对南宫暖说,“你应该去结识一下元稹的女儿。”

南宫暖愣了一下:“为何?”

“因为她会成为你的朋友。”司徒琏很淡定地说。

南宫暖神色莫名地看着司徒琏:“琏哥哥,你会算命?”

司徒琏唇角微勾:“会一点。”

南宫暖再次扶额:“好吧。”

南宫焕从东方云祁那里出来的时候脸色很难看,因为南宫暖和司徒琏都猜中了,东方云祁留南宫焕,就是对南宫焕说他要娶南宫暖为妻,还说这样南宫暖就可以成为他的皇后,他们就真的是一家人了。

南宫焕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理由是他的女儿还小,现在不能嫁人。南宫暖事实上已经不小了,而东方云祁对于南宫焕的拒绝自然是不高兴的,觉得南宫焕不知好歹。而东方云祁相信南宫焕最终还是会妥协的,所以他给了南宫焕两天时间,如果南宫焕在两天之后不能给他一个肯定答复的话,后果自负。

南宫焕见到南宫暖的时候,司徒琏已经在南宫暖隔壁的房间喝茶了。南宫焕对南宫暖说了东方云祁的意思,他脸色很难看,眼中满是疲惫,垂着头坐在那里,拳头握得紧紧的,过了一会儿猛然抬头看着南宫暖说:“暖暖,你走吧!爹让连城偷偷送你去冷星城,你再不要管南宫家的事情了!”

“爹!”南宫暖的眼眶都红了,“我不走,我走了你们怎么办?我知道,爹肯定会说东方家还要利用南宫家,所以不会对你们怎么样,但他们会!那人不会动爹爹,但未必不会杀南宫家别的人来报复!”

南宫暖很聪明,也很冷静。她知道她不能走,因为他们面对的敌人是一群冷血无情的杀手。东方云祁还要利用南宫焕,所以他不会让南宫焕死,但如果南宫暖跑了,东方云祁很可能会选择杀掉南宫家其他的人来报复南宫焕对他的忤逆。

“暖暖,爹不愿你嫁给那个人啊!”南宫焕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这辈子就这么一儿一女,他最宠爱的女儿怎么可以嫁给东方云祁?东方云祁根本不是因为喜欢南宫暖才要娶她的,只是为了利用南宫暖而已,南宫暖不可能得到幸福。况且南宫焕心中并没有把自己当做东方云祁的人,他甚至一直都认为东方云祁早晚都会被辰国给弄死,东方家也会不复存在,南宫暖如果嫁给东方云祁,一辈子就毁了!

“爹,不用担心,不是还有两天时间吗?我会想到办法的!”南宫暖看着南宫焕神色认真地说。

“暖暖你能有什么办法?你可千万别冲动,爹会再想办法的。”南宫焕看着南宫暖说。

“爹先去休息一下吧。”南宫暖看着正值壮年的南宫焕不过短短几天鬓边的头发都白了,心中酸涩不已。

南宫焕神色疲惫地走了,去了东方云祁另外给他安排的住处。而南宫暖看天色还早,就带上司徒琏一起出门,准备去东方城城主府的圣女殿找元媛。

南宫暖以前来过这里,还跟东方城曾经的圣女东方云沁打过交道,所以知道圣女殿在哪里。她带着司徒琏到了圣女殿门口,就被人拦下了。

“烦请告诉元小姐,南宫暖求见。”南宫暖客气地看着守门的两个侍卫说。

一个侍卫进去禀报了,不多时就快步走了出来,请南宫暖和司徒琏一起进去了。

南宫暖一进院子就看到了东方云天。曾经东方云天总是穿着一身宽大飘逸的白衣,如今东方云天却穿着一身墨色的劲装,右臂的袖管空荡荡的挂在那里,他左手持剑,正在神情专注地练剑。

南宫暖路过的时候,东方云天停了下来,目光扫过南宫暖,又扫过司徒琏,然后就面无表情地继续练剑了。

元媛出现在房间门口,微微一笑说:“南宫圣女请。”

“连城大哥,你在这里坐一下吧。”南宫暖对司徒琏说。

司徒琏微微点头,在院中石桌旁坐了下来,开始看东方云天练剑。

房间里,元媛已经请南宫暖坐了下来,还给南宫暖倒了一杯茶。

“南宫圣女来找我有什么事?”元媛看着南宫暖问。

南宫暖的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她觉得她一上门就请人帮忙很不好,但她来找元媛确实是来寻求帮助的。而南宫暖第一次听说元媛这个人的时候,那会儿元媛是冷星城的阶下囚,最后被元稹带走了,但也仅此而已,其他具体的事情南宫暖并不清楚。

“小暖暖,你是觉得找我帮忙不好意思吗?”元媛唇角微勾,而她对南宫暖的称呼让南宫暖直接愣在了那里。

元媛微微一笑说:“你是向雪儿的朋友,巧了,我也是,所以我们也是朋友了。”

南宫暖神色惊讶地说:“你之前不是被雪儿抓了吗?”她感觉有点晕……

“谁说我是被抓了关起来的?我只是在那里做客而已。”元媛微微一笑说。

“那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你帮忙的?”南宫暖看着元媛问。

元媛冷笑了一声:“东方云祁那个贱人在想什么,我当然知道!他如果不是对你图谋不轨的话,怎么会让你来东方城?而你眼神很好,不可能看上他。”

南宫暖微微点头:“你说得都没错。”

元媛看着南宫暖说:“我很想帮你,但是东方云祁不会听我的,我娘也不会听我的,我爹又总是听我娘的,我现在还不能不顾一切离开东方城,所以……”

“没关系的。”南宫暖笑笑说,“我知道你也有难处。”

“听我说完。”元媛看着南宫暖说,“是这样的,雪儿告诉我你们南宫家的人都被下了阎罗果的毒,解不了毒的话事情会变得很复杂,所以我最近一直在想办法找解药,只是现在还没找到。我不能跟我爹娘翻脸,不然没办法接近他们,如果被他们发现的话他们一定会把我关起来。”

南宫暖愣了一下:“你在帮我们找解药?”

“我说了我跟雪儿是朋友,而且我不想看到东方云祁那个贱人得意。”元媛看着南宫暖说。

南宫暖一脸感激地看着元媛:“我还是要谢谢你,如果你能帮我们找到解药的话,就是我们家的大恩人。”

元媛摆摆手说:“不用这么客气,我爹娘警惕心都很高,我只能说尽力,一时半会儿不一定能找到。”

“你能帮忙已经很好了。”南宫暖看着元媛说,“我的事情,我自己再想办法吧,还是解药比较重要。”只要南宫家的人所中的毒解了,就不需要这么忌惮东方家了。

元媛想了想说:“不如你搬来我这里住好了,不然东方云祁那个贱人肯定会去骚扰你的。至于你不想要的这桩亲事,我们可以一起再想想办法。”

南宫暖微微点头:“这样就太好了。”

南宫暖和司徒琏带来的行李都在东方云祁给她安排的那个院子里放着,南宫暖没有再回去,司徒琏自己回去取。

司徒琏走到半路,远远地看到了东方云祁,他脚步微动躲了起来。

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东方云祁一个人进了一个原本应该没有人住的客院,进去之前还往四周看了几眼,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

司徒琏不远不近地跟着东方云祁,在东方云祁进去一刻钟之后他才悄无声息地闪身进去,还没靠近就听到了一阵暧昧喘息的声音。

司徒琏眼中闪过一道冷光,果然是贱人啊,超级无敌癞蛤蟆,竟然还想娶南宫暖那么好的姑娘,是可忍孰不可忍!司徒琏在想,他应该做点什么,教训一下东方云祁。

片刻之后,司徒琏眼眸微闪,计上心来……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