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惊不惊喜?/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琏往东方云祁所在院子周围的几个院子都放了火,冷风吹着,火势很快就变得大了起来。一时半会儿烧不到东方云祁那里,但是大火会把东方云祁所在的那个院子包围起来。

自从跟元媛的亲事泡汤了之后,东方云祁再找女人厮混就没有那么谨慎了,此时正在女人身上泄欲的东方云祁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直到城主府的人发现这片起火,一个人叫了两个人,两个人叫了四个人,最后失火的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开了,引来了很多人救火。东方家的长老们都来了,东方清茉和元稹也来了,就连南宫焕都来了。

然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最中间那个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院子里,三个衣衫不整的人从大火之中飞身而出,一男两女,不用想都知道他们之前在里面干了什么好事。

南宫焕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这下更黑了,元稹冷哼了一声,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转头就走。

东方清茉神色失望地看着东方云祁,万万没想到不久之前还在她面前表现得对元媛痴情不悔的东方云祁竟然会做出这种事,而且一次找了两个女人!

除了救火的人,其他人都默默散去了。东方清茉抬手,狠狠地抽了东方云祁一巴掌,看着东方云祁说:“云祁,你太让姑母失望了!”

站在一旁的南宫焕冷冷地看着东方云祁:“东方城主,这就是你所谓的对小女一见钟情吗?其他的事情好商量,亲事休要再提!”

南宫焕话落一脸怒气地走了,东方云祁跪在东方清茉面前,东方清茉拔剑就把原本跟东方云祁在一起的两个女人给杀了,然后拿剑指着东方云祁冷声说:“云祁,你在姑母面前的洁身自好都是装的吧?你倒是很厉害,亏我还一直以为上次的事情你是被人陷害的,是你初犯,却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来!”

东方云祁的心绷得紧紧的,神色紧张地看着东方清茉说:“姑母你听我解释!我以前真的不是装的!只是表妹不可能嫁给我了,我太伤心了,所以才去找了别的女人,想要忘记表妹!”

“云祁,到现在你还在骗我!”东方清茉看着东方云祁的眼神满是失望,“你如果真的喜欢媛儿的话,是不会主动碰其他女人的。”

东方云祁跪在地上,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姑母,我真的知道错了!我错了!你打我吧!我管不住自己!”

东方云祁狠狠地抽自己,脸都肿了都没有停,一直在说他错了,希望东方清茉原谅他。

“呦!这是干嘛呢?”元媛似笑非笑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表哥,你不是一向最懂得如何讨我娘欢心了吗?怎么?你那些破事儿没藏住?”

本来东方清茉看着东方云祁的样子已经有些心软了,可是听到元媛的话,她眉头又皱了起来,看着元媛说:“媛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娘,你这个侄儿睡过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了,不过就是伪装得太好,一直没有被你们发现而已。”元媛其实是在胡说,她没有任何证据,不过她觉得她说的跟事实八九不离十。

东方清茉冷冷地看了东方云祁一眼,转身就走了,一副不想再理会东方云祁的样子。

东方云祁身边躺着两个已经死了的女人,他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不远处的元媛说:“表妹,看着我倒霉你是不是很开心?”

元媛唇角微勾:“没错,你不是最擅长花言巧语了吗?刚刚怎么不说了?”

东方云祁冷冷地看着元媛,过了片刻唇角突然勾了起来,那张已经被他自己打肿的脸看起来十分可笑,他看着元媛冷笑着说:“表妹,我知道,你就是嫉妒我,你从小就嫉妒姑母更喜欢我。”

元媛嗤笑了一声:“你怎么这么贱呢?是,我嫉妒你,嫉妒你油嘴滑舌,嫉妒你两面三刀,嫉妒你小心翼翼地讨我娘欢心,嫉妒你再小心再孝顺也讨不了我爹欢心,你满意了吧?说白了,我娘喜欢你,只是因为你够听话,如果你真听话也就算了,你这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还真以为所有人都会被你耍得团团转吗?可笑!可笑至极!”

元媛话落转身就走,东方云祁看着元媛的背影,眼底闪过一道冷光。他看着面前已经快要被扑灭的大火,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这样的火绝对是有人刻意放的,他一时大意却没想到栽了个大跟头。

上次东方清茉虽然恼了东方云祁,但东方云祁已经把东方清茉哄好了,他们的关系还跟从前一样。而这次,东方云祁是洗不清了。

东方云祁回去换了一身衣服,收拾了一下之后,就低着头跪在了东方清茉的房间门口。他相信,东方清茉一直以来对他视如己出绝对不是假的,只要他认错态度好一些,装装可怜,东方清茉就会再次把他当做亲儿子来看待。

却说另外一边,回去取行李的司徒琏去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他回到圣女殿的时候,南宫暖问他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司徒琏摇头,“我看了会儿风景。”

南宫暖唇角微勾:“琏哥哥你总是这么随性,我很羡慕你。”

过了没多久,元媛回来了,把之前那场大火的事情告诉了南宫暖。南宫暖心中微动,没有人知道是谁放了那把火,导致东方云祁颜面扫地,但她想到了一个人,而且觉得十有八九就是他……

不过南宫暖没有跟元媛说什么,两人一见如故,倒是聊了不少。元媛觉得南宫暖这样才是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至于她,东方清茉倒是想把她培养成为一个乖巧可人的大小姐,但她的父母都是杀手,她在一个全都是杀手的岛上长大,如果她像南宫暖这么乖巧懂事的话,那才是见鬼了。

当天半夜,司徒琏悄无声息地在东方城的城主府里面晃荡了一圈儿,并没有被人发现。他是在了解地形,方便接下来的行动。他来东方城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在东方云祁欺负南宫暖的时候保护她,既然来了,总得做点什么,譬如找到阎罗果的解药。只要解药拿到了,如今阻碍辰国对东方城出手的南宫家,自然就解决了。

而东方云祁就在东方清茉的房间门口跪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一早东方清茉开门的时候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心疼,不过依旧没有给东方云祁好脸色:“不是有很多事情要做吗?跪在这里做什么?”

“姑母,我真的知道错了,下次绝对不会再犯!”东方云祁跪在地上,对东方清茉发誓。

东方清茉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现在正是紧要关头,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万一冷星城往你身边安插了女人,那是很危险的!”

东方云祁郑重地点头:“姑母,我知道了。”

“起来吧。”东方清茉看着东方云祁说,“南宫焕不想让他的女儿嫁给你,就不用勉强,强扭的瓜不甜,你总要找一个你真正喜欢的。而且现在不要再节外生枝,成亲的事情以后再说,你再逼南宫焕,说不定会适得其反,他现在已经不敢反抗了,就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东方云祁微微垂眸:“姑母教训的是,侄儿明白了。”

当天东方云祁再见到南宫焕的时候,矢口不提娶南宫暖的事情了。对于南宫暖住到了元媛那里,东方云祁也不再理会。他觉得东方清茉有句话说得对,他现在不应该想着成亲,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等他真的成了王者,天下美人自然都会对他投怀送抱,任他挑选。

如此,昨日让南宫焕头疼,让南宫暖和元媛都无计可施的一桩莫名其妙的亲事,就这么黄了,用一种很戏剧性的方式。

东方云祁让人去查昨日放火的人,然而查来查去却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因为就算有什么蛛丝马迹,也早就被大火烧光了。东方云祁怀疑的对象,一个是南宫焕,一个是元媛。

不过东方云祁安排伺候南宫焕的下人说,南宫焕是在起火之后才出去的,所以不会是南宫焕。而元媛就成为了东方云祁唯一怀疑的对象,元媛也完全有动机这样做,因为他们两人早已经撕破脸了。

但东方云祁暂时不会动元媛,因为他不敢在东方清茉和元稹眼皮子底下轻举妄动,如果让元稹发现的话,元稹说不定会杀了他。而东方云祁觉得元媛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他会派人盯着元媛,元媛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他一定不会让元媛好过的。

东方家正在紧锣密鼓地修建宫殿,准备建国事宜。东方云祁要求南宫焕从旁辅佐他,南宫焕没有拒绝,东方云祁说什么他都听着并且照做。南宫暖住到元媛那里让南宫焕稍微放心了一些。

被靳辰派去东方城的百名杀手,很快跟司徒琏联系上了,司徒琏对他们并没有任何指示,只是让他们都躲起来等待命令。而司徒琏拿到的那瓶毒药,他很喜欢,这代表他接下来不需要冒险再去找解药了,但是他必须选择对谁下毒,并且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南宫暖告诉司徒琏,元媛也在帮他们解药,不过司徒琏并没有把毒药的事情告诉南宫暖,也没有选择跟元媛合作,而是暗中盯着元媛的一举一动,在寻找一个下手的好时机。

冷星城。

靳辰怀孕九个月了,肚子已经不小了,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墨青如今每天看到靳辰的肚子还是感觉很紧张,一直都小心翼翼的,一刻都不离开。

初冬季节的天气已经有些冷了,这天靳辰被墨青裹得严严实实的,两人一起到花园里去散步,走了一会儿就回去了,刚回去就收到了从东方城传来的消息。

东方云祁在十月十五那天,晚了冷家两个月,宣布建国。国号为东阳,东方云祁当上了东阳国的皇帝,册封南宫焕为王爷,大张旗鼓地搞了一个很盛大的登基仪式。

“小姐姐,他分明就是学我们的,真是不要脸!”送消息过来的冷肃对靳辰说,“听说东方云祁本来想娶南宫暖,结果南宫暖刚到东方城,东方云祁跟两个女人鬼混的时候,被人一把火烧了出来,丢了好大的脸,他也不再提娶南宫暖的事情了!哈哈!我觉得那把火一定是小莲花放的,真想欣赏一下东方云祁的脸色,肯定很精彩!”

靳辰唇角微勾:“别得意忘形,东方家建国了,接下来就是正式的较量了。”

“谁怕谁啊!”冷肃嘿嘿一笑说,“等小莲花给东方云祁那个贱人下了毒,南宫家的事情很快就可以解决了,看东方云祁还能出什么幺蛾子!不过小姐姐你暂时就不用管了,等你把小宝生下来,咱们再并肩作战。”

墨青凉凉地看了冷肃一眼,冷肃立刻领会墨青让他滚蛋的意思,站起来告辞了。

墨青轻抚了一下靳辰的肚子,神色有些忧愁地说:“这次生完真的不生了,好累。”

“是我累,你累什么了?”靳辰捏了一下墨青的脸,微微笑了起来。

“我是心疼你累。”墨青抱着靳辰说,“你说想要个儿子,现在有了,以后咱们真不生了,够了。”

“还不是都怪你,我本来没打算这么快再生儿子的。”靳辰嗔了墨青一眼,这个儿子是她计划之外的,来得早了一些。

墨青立刻认错:“对,都怪我,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会小心的。”

靳辰笑了,伸手抚平墨青眉间的褶皱:“你不要这么紧张,我现在很有经验了,会没事的。”

辰国建立之初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也有很多规则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不过如今大部分事情都不需要靳辰和墨青操心了,冷肃和北堂豪姬无双三个人凑在一起,做事相当给力,让冷坤和北堂乾都有一种他们可以放心颐养天年的感觉。

而各家的长老们都没有被亏待,因为未来还有用得上他们的时候。包括卢家和辛家的长老在内,如今都不需要操心多少事情,有身份有地位,生活富足安逸,卢家和辛家的长老都已经把他们的城主和圣子抛在了脑后。

辰国一派欣欣向荣,与之相比,在匆忙之间建国,并且几乎完全仿照辰国的东阳国,一开始就出现了很多问题。

东阳国只有扩建后的东方城和南宫城两座城池,东方云祁本打算效仿冷家,在东方家和南宫家选择有才之士来做官,只是一开始就遭到了东方家长老们的反对,因为他们并不想颐养天年,让那些年轻人骑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他们都是东方家的元老,是东阳国的功臣,既然已经建国了,他们就必须要有显赫的地位。

东方云祁连东方家的长老都很难摆平,他让南宫焕推举南宫家的有才之士,南宫焕却说南宫家的人不求当官,这些机会都给东方家的人就可以了。

最终东方云祁设置的官员里面,东方家的长老占了很大一部分。而这些老头除了武功高之外都没有别的什么才能,东方云祁制定的很多规则制度,其实也就形同虚设了。

东方云祁很头疼,东方清茉说让他杀鸡儆猴,挑一个东方家的长老杀了,其他人自然就不敢再多嘴,但东方云祁不愿意那么做。他已经是东阳国的皇帝了,谁都越不过他去,而现在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他应该做的是安抚和拉拢,而不是大开杀戒。

在东阳国建立之后,这片土地正式变成了二分天下,双雄并立,谁能笑到最后,还是个未知数。

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练习,东方云天已经完全习惯了左手用剑,他现在的实力也恢复到了曾经的八成,只需要再努力修炼,就可以完全恢复,甚至比以前更强。

这天天气晴好,元媛听说东方云祁陪着东方清茉在听风水榭喝茶,她跟东方云天说了几句话,就出门去了。

元媛很快在元稹的书房找到了他,她亲昵地挽住了元稹的胳膊,把另外一只手中提着的酒坛给元稹看:“爹,我们俩好久没有一起喝酒了,这是东方云沁埋在圣女殿的酒,还是东方云天挖出来给我的,难得的极品美酒,我们喝几杯?”

元稹微微一笑,揉了揉元媛的脑袋说:“我们是很久没有一起喝酒了,那是因为媛媛你离家出走了两年。”

“哎呀!爹怎么老提这件事,我都说了这跟爹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最喜欢的就是爹了。”元媛看着元稹说,“走吧走吧,天气不错,我知道一个喝酒的好地方!”

元稹被元媛拉着朝着曾经东方城城主府后花园,如今算是东阳国皇宫御花园的方向走去。

而在元稹离开书房之后没多久,一道墨色的人影避开所有人的视线,闪身进了元稹的书房。

这里是元稹和东方清茉共用的书房,曾经这里是属于东方烈的。暗中过来的人是东方云天,他跟元媛约好了,元媛把元稹引到听风水榭那边,拖住元稹和东方清茉以及东方云祁,而东方云天趁着这个机会,去找阎罗果的解药。

东方云天对东方城的一切都很熟悉,尤其是如今东方清茉和元稹所住的地方以及东方云祁所住的地方,因为这曾经是属于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父子的。

东方云天先把书房中能看到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找完之后很小心地把所有东西都恢复原状了,总共也没有用多长时间。他找到了一些药瓶,不过里面并没有他要找的东西。元媛告诉过东方云天,他们要找的药物一定会带着一丝茉莉花的清香。

东方烈书房的机关还是原来的样子,因为想要改变这样的机会,必须精通机关术的人才能做到。显然东方清茉和元稹都没有改,不过他们肯定已经发现了机关所在。

东方云天打开机关,进入了书房的密室。密室里面已经见不到原本属于东方烈的东西了,放了不少药物,还有几本武功秘籍。其中竟然还有一本真正的天玄心法秘籍,而且是完整的,东方云天拿起来看过之后,又放回了原处。

密室不大,东方云天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因为时间有限,东方云天并没有打开密室里面通往地宫的机关,去地宫里面找,因为他知道如何从藏药库进入地宫,不需要现在冒这个险。

东方云天把一切都恢复原样,然后就上楼到了东方云祁住的地方,曾经这里是属于东方云天的。

东方云天用最快的速度找遍了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也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就很快离开了。

而在东方云天离开之后,另外一个人出现在东方云祁的房间里,他往四处看了看,发现桌上有一壶酒,就拿出一瓶暗红色的粉末,往酒壶里面倒了一些,晃了晃,然后就悄无声息地走了。

听风水榭。

元稹和元媛父女俩一走近就看到东方云祁正在陪东方清茉喝茶,不知东方云祁说了什么,东方清茉微微笑了起来。

元稹神色微冷,他如今越发不喜欢东方云祁这个人了,尤其不喜欢看到东方清茉把东方云祁当做亲儿子来看待,却对他们真正的女儿元媛关心极少。

“爹,我没关系,娘开心就好了。”元媛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云祁看到元稹和元媛过来,眼眸微闪,起身笑着说:“姑丈,表妹,你们也来了。”

东方清茉是希望一家和睦的,她眼中的一家人自然包括东方云祁在内。时隔很久,四个人再次坐在一起,元媛虽然没给东方云祁好脸色,但是也没有说什么扫兴的话。

一个时辰之后,元媛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东方清茉说要回去了,元媛也起身一个人回了圣女殿。

元媛见到东方云天的时候,东方云天微微摇头说:“没找到。”

元媛并不是很意外,她觉得解药十有八九在东方云祁手中,这样方便东方云祁控制南宫家的人。只是元媛最清楚东方云祁的性格,这么重要的东西,一定藏在只有东方云祁一个人知道的地方,其他人想要找到的可能性并不大。

元媛此刻在想她应该问靳辰要点神奇的真言丹,一颗药下去,东方云祁什么都招了。不过元媛第二天就知道,真言丹用不上了,有人已经对东方云祁下手了……

却说这天东方云祁从听风水榭回去之后,提起桌上的酒壶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酒杯中的酒从颜色到气味都没有任何不对劲,东方云祁喝了之后也没有感觉任何异样。

一切如常,第二天一早,东方云祁出门的时候,往地上看了一眼,眼眸微微一缩。

他俯身,从地上捡起了一封信,信封上面写着六个龙飞凤舞的字“东方云祁亲启”。

东方云祁微微皱眉,拿着那封信,转身回了房间。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纸,上面只写了一行字:“你已中了阎罗果的毒,哈哈!”

东方云祁神色微变,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看着那张纸,仿佛能够感觉到写信之人在放肆地嘲讽他!东方云祁让自己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给自己把脉,感觉到脉象有些异样,他神色大变,脚步匆匆地下楼去找东方清茉了。

东方清茉的医术和毒术鸳鸯楼是最厉害的,看到东方云祁一大早脸色难看地过来,东方清茉问他怎么了。

“姑母,你看看这个。”东方云祁把手中那张纸递给了东方清茉。

东方清茉看了一眼,神色微变:“这不可能!你怎么会……”

“姑母给我把个脉看看。”东方云祁对东方清茉说。

不多时,东方清茉面色一沉,因为她发现东方云祁真的中了阎罗果的毒,而且体内的毒量很大,一旦诱发,将会瞬间毙命!

“姑母不是说,当世仅存两株阎罗果树吗?一株已经被我们给毁了,另外一株长在鸳鸯岛上,怎么会有人得到了阎罗果?”东方云祁面色沉沉地坐在那里,其实他身体并没有什么不正常,但他就是有一种生命随时都会受到威胁的感觉。

东方清茉当初断言这片土地只有两株阎罗果树,一株在鸳鸯岛上面,另外一株原本生长在距离鸳鸯岛十里之外的山上,后来这株阎罗果树的花和果以及根须都被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给采了,树也被毁掉了。

元稹当时对南宫家的人下毒,用的就是东方清茉用阎罗果做出来的毒药,而诱发毒药的引子和解药都在东方云祁手中,被他放在了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地方。

可是东方云祁万万没想到,他自己竟然被人下了阎罗果的毒!而且下毒之人显然可以在他身边来去自如,并且高傲地在给他的信上面只写了一句嚣张狂妄的话,都没有说明下毒的目的,也没有提任何条件,仿佛就是为了通知他中毒了,想看他难看的脸色!

“当时我说要在鸳鸯岛上留人看守,你们都认为不用。”坐在旁边的元稹开口神色淡淡地说。

“姑丈的意思是有人找到了鸳鸯岛?我中的毒就是那株阎罗果树的?”东方云祁心中着实有些慌乱。鸳鸯楼中不乏毒术高手,东方清茉就是一个。可阎罗果的毒太特殊了,并不是懂毒的人就能解的,这也是当初东方云祁选择这种毒来控制南宫家的原因,只是风水轮流转,东方云祁自己也中招了。

“这是很明显的事情。”元稹神色淡淡地说,“就算我们现在回去,那株阎罗果树也不会在原来的地方了。鸳鸯岛只是距离曾经的八大家族比较远,但并没有阵法或者机关守护,只要有心找,自然可以找到。”

当初东方云祁要回东方城,说要拿回属于他的一切,东方清茉对此全力支持,元稹却是不愿的。只是最终元稹没有拗得过东方清茉,他们还是离开了鸳鸯岛,并且带走了岛上所有的人。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都说正是用人之际,而鸳鸯岛那么偏僻的地方,不会有人闯进去。

东方清茉神色一冷:“阿稹,你觉得是谁做的?”

“东方云祁应该最清楚,谁有能耐做到,并且会对他做这样的事情。”元稹神色很冷漠,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对东方云祁的关心或者担心。

“冷星辰!一定是他!”东方云祁面色一沉,“除了他那个所谓的天才药师,谁会懂阎罗果的毒,并且还找到了鸳鸯岛上的阎罗果树?!而且如今卢家和辛家中毒的人就在冷星辰手中,他自然可以用那些人来验证他找到的阎罗果树能不能解毒,发现不能解毒之后,他选择的手段就是想办法对我下毒!好厉害的心机!”

东方云祁并不傻,他冷静下来很快就分析出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认为自己说的就是事实。而冷星辰的心机之深,手段之高明,让东方云祁此刻生出了很大的忌惮。

曾经都只是听说,东方云祁和冷星辰并没有正面交过手,而冷家建国之后,冷家最厉害的冷星辰虽然不是辰国的皇帝,但辰国的国号却取自冷星辰的名字,明眼人都知道如今辰国真正的掌权者是谁。而东方云祁认为,之所以当辰国皇帝的不是冷星辰而是冷肃,是因为冷星辰不喜欢权势,去年冷星辰在家族排位战上面大展身手都是被逼的,但这绝对不代表冷星辰不会出手对付东方家!

东方清茉又看了一眼那张只写了一行字的纸,微微皱眉说:“冷星辰难道在东方城吗?如果真是他来了,他应该直接提条件,而不是只写这样一句话。”

“清茉,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看冷星辰。”元稹看着东方清茉神色淡淡地说,“冷星辰未必亲自来了东方城,而这张纸是在嘲讽我们手段拙劣,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反击。中毒的又不是冷家人,接下来提心吊胆的就只有东方云祁而已。”

“冷星辰不会杀了我的!”东方云祁面色沉沉地说,“他如果真要杀了我,可以直接动手。他这样做,说明他还是想要拿到解药,救南宫家的那些人!”

“是又如何?”元稹看了东方云祁一眼,“你敢不给吗?”

东方云祁神色一僵:“南宫家那么多人中毒,我就一个人,主动权还是在我的手中!冷星辰想要让我提心吊胆,那就看谁更狠了!”

东方清茉看着东方云祁问:“云祁是不是已经想到了应对之法?”

“没错!”东方云祁眼神一冷,“等我毒死南宫家的一个人挂在东方城的城门口,我就不信冷星辰不出现!他一天不出现,我就多杀一个人,最后留下南宫焕一个,我依旧可以一命换一命,拿到解药!”

东方清茉一脸赞赏地看着东方云祁:“云祁你从小就很聪明,如今还能这么冷静,真的很难得了!你去做吧,那冷星辰不来最好,如果他来了,鸳鸯楼所有的杀手,加上我们,一定能把他留下!到时候别说冷星城,就是整个辰国,冷家也得双手奉上!”

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相视一笑,倒是默契十足。而元稹面色平静地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冷星辰没有你们想的那么蠢。”

东方云祁心中微动:“姑丈的意思是,冷星辰已经想到了我们会对南宫家的人动手?可就算他把南宫城的那些人都带走了,南宫焕还留在东方城,南宫暖身边还有一个中了毒的男人,我的计划依旧可以进行。”

“随你。”元稹并没有多说什么。

当天深夜,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进了圣女殿,出现在了“南宫连城”的房顶上面。

黑影掀开一片瓦,看了一眼下方黑魆魆的房间,拿出一根细管,吹了一下,一缕极淡的青烟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等了片刻之后,黑影打开窗户飞身进去,拿出了袖中的夜明珠。

夜明珠发出温润柔和的光芒,照亮了来人的脸,赫然正是没有任何伪装的东方云祁。东方云祁看着不远处的床,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他抬脚走过去,伸手掀开床幔,神色大变!

东方云祁本以为他会看到七窍流血而死的南宫连城躺在那里,谁知道床上根本空无一人,而凌乱的被子上面还放了一张纸,纸上只有一句话,字迹跟东方云祁今日早上看到的那封信一模一样:“东方小贱人,爷爷领先你一步,惊不惊喜?哈哈哈哈!”

东方云祁气得脸色都红了,伸手就把那张纸揉成了粉末,看了一下房间里并没有打斗过的痕迹,但床上那张纸表明,冷星辰已经猜到他要做什么,并且先一步把南宫连城给带走了!

------题外话------

推荐:婚内燃情:温少高调示爱/千丈雪

PS: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女主,强强联手虐渣爽文故事。小剧场:

温忱言对乔安安说:“我每天只想跟你做四件事情。”

乔安安:“哪四件?”

温忱言欺身而上:“一日三餐。”

乔安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