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墨问/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云祁再次冷静下来的时候,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光,他在想南宫家的人跟冷星辰会不会是早就串通好的?南宫焕和南宫暖会不会早就知道冷星辰要做的事情?

东方云祁皱眉,悄无声息地出了房间之后,拿出一个火折子,直接扔在了“南宫连城”的房间里,然后他就躲在圣女殿的一棵大树上面看着。

最早发现起火的是圣女殿的下人,下人把所有人都叫醒了,而南宫暖听说“南宫连城”的房间失火,外衣都没穿好就跑了出来。

房间里的火已经不小了,而且正好堵住了门窗,人很难进去。南宫暖叫着“连城大哥”,死活非要进去救人,被元媛给抱住了。

东方云祁冷眼看着,南宫暖脸上的紧张和焦急不是假的,她脸上的眼泪也不是假的。而这表明,南宫暖根本就不知道“南宫连城”会被带走这件事……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方云祁准备离开了,而原本站在圣女殿院子里的东方云天,突然飞身而起,拔剑挡在了东方云祁面前。

一切都发生得很快,东方云祁根本没想到他会被东方云天发现。而东方云祁原本对今晚的行动很有信心,脸上连个面具都没戴,更别说易容了。

元媛转头,看到被东方云天拦下的东方云祁,当即就怒了,冷冷地说:“东方云祁,你竟然敢到我的地盘来杀人放火,找死!”

元媛话音未落,东方云天左手持剑,朝着东方云祁杀了过去。

南宫暖已经哭成了泪人儿:“连城大哥是不是被人下了药……没有跑出来……连城大哥……”

元媛皱眉,死死地抱住南宫暖不让她冲动,而那边东方云天已经和东方云祁打得不可开交。两人是堂兄弟,修炼的都是东方家的最高绝学天玄心法,而且都突破了最高境界。唯一的差别是东方云天如今断了右臂,又重新用左臂练了剑法,只是恢复到了曾经实力的八成多,事实上并不是东方云祁的对手。不过东方云祁想要很快脱身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东方云天很难缠。东方云天觉得这是一个实战的好机会,他很想看看他现在的弱点到底在哪里。

听到起火就过来很多下人,没有用很长时间就把火给扑灭了。南宫暖推开元媛冲了进去。

房间里还有未散的浓烟,南宫暖也顾不上捂住口鼻,她冲到床前,却发现床上空无一人,被烧焦的床幔挂在那里,没有烧焦的尸体。

南宫暖神色一喜,跑出来抱住了元媛高兴地说:“连城大哥不在里面!”

元媛神色微松:“不在就好,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是你亲哥呢,这么紧张!”

“连城大哥对我来说就像是亲哥哥一样的。”南宫暖看着元媛说。

元媛微微点头,揉了揉南宫暖的脑袋:“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你家连城大哥到底跑哪里去了。”

南宫暖神色一正,眉头又皱了起来。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身在东方城的“南宫连城”是司徒琏,而司徒琏如果要走,肯定会跟她说的吧?房间起火,似乎是东方云祁放的火,晚饭后她亲眼看着司徒琏进的房间,这会儿司徒琏到底去了哪里呢?

南宫焕神色匆匆地过来了:“暖暖,连城呢?”

南宫暖微微摇头:“爹,我也不知道连城大哥去了哪里,是东方云祁在连城大哥的房间里面放了火,但是连城大哥不在里面。”

南宫暖真的想不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南宫焕眼神一冷,看向了正在跟东方云天打得不可开交的东方云祁,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这件事一定跟他脱不了干系!欺人太甚!”

南宫暖眼眸微闪,司徒琏一开始就对南宫暖说过,不要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任何人,包括南宫焕在内。南宫暖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她莫名觉得,司徒琏那么厉害那么聪明,一定不会有事,而她依旧不能把司徒琏的身份告诉别人。

看到东方云天不敌东方云祁,元媛拔剑就过去了,跟东方云天一起攻击东方云祁。

东方云祁心中着实很郁闷,他放火其实只是为了看南宫暖和南宫焕的反应,而他已经如愿看到了,却没想到会把自己逼到这样尴尬的境地。这里可是元媛的地盘,他在“南宫连城”住的房间放了一把火,是怎么都解释不清楚的,而毫无悬念的是,元媛一定会得理不饶人,抓住这件事找东方云祁的麻烦,偏偏东方云祁还不敢对元媛怎么样。

“住手!”东方清茉和元稹一同飞身而来,东方清茉拉住了东方云祁,元稹拽住了元媛,这场战斗算是停止了。

东方云天默默地退到了一边,并没有理会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看他的眼神。东方云天知道,东方云祁容忍他活着,并且留在东方城,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东方云祁认为他变成了一个废人,觉得构不成任何威胁了。

东方云天承认,他是残了,但并没有废。他知道今天跟东方云祁打这一场很可能会让东方云祁生出除掉他的想法,但他并不怕。东方云天如今已经今非昔比了,他曾经的傲气荡然无存,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做任何事都会想清楚后果。

“大半夜的,你们在闹什么?”东方清茉神色十分不悦,看着元媛呵斥了一声,“媛儿,你为什么总是针对云祁?”

元媛还没说话,元稹的脸色冷了:“清茉!这里是媛媛的地方,你应该问东方云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阿稹,你明明就知道云祁为何要来这里,他是经过我们同意的。”东方清茉看着元稹说。

“你们同意什么了?”元媛神色一冷,“同意东方云祁在我睡觉的时候,在我的院子里杀人放火是吗?娘,如果你们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东方城主,我也需要一个解释,还要烦请东方城主告知,南宫连城现在何处。”南宫焕脸色难看地说。

“南宫城主,我不需要给你任何解释。”东方云祁轻哼了一声说,“表妹,这件事情事出有因,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事出有因?可笑!”元媛冷笑了一声,“我说一句事出有因,是不是就可以把你给砍了?!”

“媛儿!”东方清茉呵斥元媛,“别胡闹!”

元媛还没说什么,被元稹拉住了:“爹会跟你解释的。”

元媛冷冷地看了东方云祁一眼,东方清茉拉着东方云祁一起离开了。南宫焕和南宫暖对视了一眼,南宫暖对南宫焕微微摇头,表示她什么都不知道,南宫焕就面色沉沉地走了。

元稹进了元媛的房间,关上了门,元媛一俩怒气地说:“爹,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一定要让东方云祁好看!”

元稹把东方云祁中了阎罗果的毒的事情告诉了元媛,并且说了东方云祁今早收到的那封信的内容,还有东方云祁今晚为何要这样做。

元媛听完之后,神色莫名地说了一句:“这么说,东方云祁不仅中了毒,而且被人耍得团团转?突然好想笑啊!”

元稹神色淡淡地说:“事情就是这样,东方云祁没落到什么好,你就不用理会他了,省得让你娘不开心。”

“哼!”元媛轻哼了一声,“看到东方云祁倒霉,我当然很开心,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死!”

元稹站了起来:“早点休息吧,明天派人过来修缮,你可以另外选择一个住处,明天搬过去。”

元媛摆摆手:“不用修缮,反正够住就行了。”

元稹摇摇头,很快就离开了,走到门口就听到元媛愉悦的笑声。

元媛确实很高兴,而且这其中还有她的一份功劳,因为当初是她把鸳鸯岛的位置告诉靳辰的。而元媛对冷家对付东方云祁的方式拍案叫绝!先是无声无息地对东方云祁下了毒,然后还写信通知东方云祁,并且猜到了东方云祁接下来会做什么,先一步把南宫连城带走,让东方云祁扑空。元媛觉得,东方云祁在南宫连城的房间里一定还发现了一封信,信上应该满是对他的嘲讽,想想就觉得很爽啊!

不过有一点,或许东方云祁和元稹夫妇都认为冷星辰有可能来了东方城,但元媛很确信冷星辰绝对没来,至于来的是谁,元媛就猜不到了。而冷家来的人为何没有跟元媛联系,也没有找元媛帮忙,元媛很快就想到了原因。想必是靳辰不希望她难做,因为她知道的越多,帮靳辰越多,一旦被东方清茉发现,她们母女的关系十有八九会决裂,这并不是元媛希望的。

南宫暖回到房间之后,一点睡意都没有。虽然她觉得司徒琏很厉害,但是如今一点消息都没有,心中难免有些不安。

“暖暖。”

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南宫暖神色一喜,转头就看到一个人站在窗边看着她,不是司徒琏又是谁?司徒琏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容貌,那张俊逸非凡的脸在夜色之中美得像个妖孽。

“琏哥哥!”南宫暖一脸喜色地看着司徒琏,“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嗯。”司徒琏坐了下来,看着南宫暖很淡定地说,“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听到司徒琏自信的话,南宫暖不解地问:“琏哥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暂时不要告诉你爹,也不要告诉元媛,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司徒琏看着南宫暖说。

南宫暖认真地点头:“我明白,琏哥哥一定是要保护我们才这样做的。”

司徒琏唇角微勾:“你很聪明。”

司徒琏把他对东方云祁下了毒,给东方云祁送了信,然后又猜到东方云祁会在今晚过来找他的麻烦,所以先一步脱身,并且留书让东方云祁认为“南宫连城”是被人带走的事情告诉了南宫暖。

南宫暖听完之后,一脸赞叹地看着司徒琏:“琏哥哥,你真的好聪明啊!”

“事情就是这样。”司徒琏很淡定地说,“你不需要担心你爹了,我会想办法拿到解药让他安全脱身的。至于你们家其他中毒的人,也不需要担心。”

司徒琏表示,他之前虽然一直都在带孩子,但是智商并没有退化。他不会对着东方云祁下毒之后直接出现在东方云祁面前说要交换解药的,他已经考虑到了所有的后果,让“南宫连城”消失,不仅可以打乱东方云祁的计划,而且可以让司徒琏完美地摆脱“南宫连城”那个假身份,接下来他可以选择隐入暗中,也可以用其他任何身份出现,主动权已经在他手中了。

而司徒琏觉得,对于南宫家其他的人,靳辰应该会做出安排,不会让东方云祁有机可乘。虽然东方云祁在南宫城安插了不少眼线,但是消息传过来总需要时间的,而且还有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把东方云祁的眼线找出来杀了,不管是南宫家的人,还是南宫城的百姓,想要脱身,看似很难,但只要计划得当,并不是办不到。

南宫暖点头:“这真的是太好了,多亏了雪儿和琏哥哥,你们就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

“不用客气,现在你可以跟我走了。”司徒琏站了起来,看着南宫暖说。

南宫暖愣了一下:“去哪里?”

“你该离开了,否则你就会成为东方云祁利用的对象。”司徒琏看着南宫暖说,“不要说你不放心你爹,现在你走,你爹才是最安全的。”

南宫暖神色一正:“琏哥哥说得对,我如果不走的话,等东方云祁反应过来,一定会拿我当人质的。”

此时距离东方云祁中毒不过一天时间,东方云祁最先想到的是对“南宫连城”下手,一方面是因为“南宫连城”中了阎罗果的毒,可以被他轻而易举弄死,另外一方面是东方云祁还没盯上南宫暖这个很重要的人质。

不过今晚东方云祁的计划失败,等他反应过来,他很快就会来找南宫暖的麻烦。只要东方云祁手中握着两个人的命,他就可以用一个人来交换解药,另外一个人依旧是他的人质,但司徒琏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南宫暖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看到司徒琏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纸,放在了她的床上,她有些好奇地凑过去看了看,忍不住笑出了声。

只见那张皱巴巴的纸上面写了一行龙飞凤舞的字:“东方小贱人,你又来晚了,意不意外?哈哈!”

“走吧。”司徒琏拉住了南宫暖的胳膊,运起凌云步,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人影。

隔壁还没睡的东方云天微微皱眉,他听到了南宫暖房间里有动静,但他想了想,还是选择什么都不做。东方云天莫名觉得,今晚那位“南宫连城”的失踪,很可能跟冷家有关,而如果有人对南宫暖不利的话,南宫暖早就开口叫人了,这么平静只能说明来人是友非敌,他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

司徒琏带着南宫暖很快出了东方城,把南宫暖交给了靳辰的人之后,自己又悄无声息地回了东方城。南宫暖接下来会去冷星城,而司徒琏准备好好跟东方云祁玩玩儿,虽然他有些想念离夜和墨小贝了,不过出来一趟发现还真的是很有趣啊!

一大早,元媛还没醒,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东方云祁的声音。她神色一冷,起床收拾好之后出门,就看到东方云祁脸色难看地拿着一张纸,站在南宫暖的房间门口。

“东方云祁你有完没完了?你敢对暖暖怎么样信不信我砍了你?”元媛话落,往南宫暖房间里看了一眼,神色微变,“人呢?”

“东方云祁,你又做了什么?”元媛看着东方云祁冷声问。

“我什么都没做!”东方云祁的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元媛伸手抢过了东方云祁手中那张纸,看了一眼之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东方云祁,虽然你真的是来找南宫暖麻烦的,不过看在你又失败了,而且被人羞辱,脸色这么‘好看’的份儿上,我决定原谅你了!哈哈!”

东方云祁冷冷地看了元媛一眼,转身大步离开了。

南宫焕才刚起床,东方云祁怒气冲冲地进来了,看着南宫焕冷声问:“你女儿在哪里?”

南宫焕神色大变:“你说什么?暖暖怎么了?”

东方云祁看南宫焕难看的脸色不似作假,他的脸色就更难看了:“你真不知道南宫暖被人带走了?”

南宫焕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暖暖出事的话,我拼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哼!你应该去问冷星辰!”东方云祁话落就甩袖离开了。

听到“冷星辰”三个字,南宫焕本来紧绷的心猛然一松。他昨晚确实不知道“南宫连城”是怎么回事,今天南宫暖也不见了,东方云祁似乎知道些什么,但是没有明说。而东方云祁口中提到的“冷星辰”三个字,让南宫焕莫名觉得很放心,他觉得“南宫连城”和南宫暖十有八九就是被冷家人带走的,似乎还发生了什么让东方云祁变得有些被动的事情,东方云祁不肯说。

南宫焕一早就想让南宫暖去冷星城,因为那里才是安全的。如今南宫暖和“南宫连城”突然失踪,东方云祁明明很愤怒,却没有对南宫焕做什么。南宫焕觉得,东方云祁没有动他,应该不是因为还要利用他,而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了……

南宫焕不知道冷家到底暗中做了什么,没有跟他联系,也没有让他知道,这样他才更安全。因为如果他跟冷家勾结在一起让东方云祁发现了的话,即便东方云祁暂时不会杀他,也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东方云祁简直要被气死了,枉他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却处处都被抢了先。他想到对“南宫连城”下手的时候,“南宫连城”不见了,他一早想到要利用南宫暖逼冷家人现身交换解药,谁知南宫暖又不见了!

东方云祁心中那个憋屈啊,尤其是他接连收到的三封信,就是在赤裸裸地嘲讽他是个蠢货!他已经忍无可忍了,却发现自己无计可施,因为他连躲在暗中的人到底是不是冷星辰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对方藏在那里。偌大的东方城,对于一个懂易容术的人来说,想要藏身实在是太过容易了,想要找到一个这样的人却难上加难。

东方云祁已经派人去南宫城了,给他们的命令是带南宫瑾和南宫家其他中毒的高手过来。只要那些人到达东方城之前,冷家人不动,他依旧可以掌握主动权。不过东方云祁也知道,这只是他的期待,事实上,一夜过去,他再也不敢小看冷星辰了,他期待的事情真正如他所愿的可能性有多大,他自己也不知道。

冷星城。

靳辰说辰国需要军队来守护,冷肃和北堂豪姬无双三个人如今正在热火朝天地打造一支庞大的军队。

原本群英阁的守城军,如今成了辰国皇城的禁卫军,而现在辰国拥有五座大城,无数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都争先恐后地想要进军营。因为他们都看到了曾经冷星城那批守城军的蜕变,一个个箭术高超,武力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并且还有不少俸禄可以拿。

时间很快到了十月底,靳辰要生了。

墨青多日以来的紧张在靳辰发作的时候变成了提心吊胆。跟墨小贝一样,墨小宝出生这天,一大早冷星城也飘起了雪花,而如今住在皇宫里的人几乎都聚集到了靳辰的院子里,一个个神色紧张又期待。

墨小贝被北堂豪抱着,看到下雪很兴奋,非要到雪地里去玩,北堂豪当然不能让她去,于是她就开始哭,然后一群人使劲浑身解数哄着她,场面倒是热闹得很。

离夜收到消息的时候还在学堂里面,他直接运起凌云步从老师傅和小伙伴面前消失了人影,老师傅愣了好大一会儿,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说:“小夜好厉害呀!”

离夜冲进来的时候,墨小贝还在闹着要到雪地里去玩儿。看到离夜回来,北堂豪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直接把闹腾的墨小贝放进了离夜怀里。这个小魔女闹人的功夫他们可都深有体会,如果不让墨小贝如愿了,他们根本别想安生。也就只有靳辰墨青和离夜能够让墨小贝稍微听话一点了,其他人根本不可能。

离夜抱着墨小贝,墨小贝立刻就喜笑颜开了,抱着离夜的脖子说:“哥哥,去玩儿呀!”

离夜神色认真地对墨小贝说:“娘亲要生弟弟了,现在不能去玩儿。”

“弟弟?”墨小贝歪着脑袋,眨巴了一下大眼睛,“弟弟可以玩儿吗?”

离夜笑了:“可以,等弟弟来了,我们就可以一起玩儿了。”

“弟弟好玩吗?”墨小贝完全就是个好奇宝宝。

“弟弟会很好玩儿的。”离夜笑着说。

“弟弟可以吃吗?”墨小贝问离夜。

其他人嘴角都抽了抽,有这么个小魔女姐姐,他们都为还未出生的墨小宝捏了一把汗啊!

离夜笑容灿烂地说:“弟弟不可以吃啦!我们要疼弟弟,带弟弟一起玩儿。”

其他人都暗暗点头,还好有离夜这个大哥在,不然墨小贝真的要无法无天了。

稳婆是一早就安排好的,冷星城最有经验的两个老妇人,这会儿都已经在里面了。墨青没有出来,大家都觉得很正常。

只是过了一会儿,始终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传出来,冷肃忍不住开口问:“小姐姐怎么样了?”

房间里传出墨青平静的声音:“没事。”

冷肃松了一口气,可房间里的墨青其实一点儿都不平静。靳辰满头大汗,正在稳婆的指挥下用力,而她咬着牙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墨青眼中满是心疼,紧紧地握着靳辰的手说:“疼你就叫出来。”

靳辰没有听到墨青在说什么,因为她感觉孩子就要出来了。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过后,靳辰快要晕过去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啼哭。她微微闭了闭眼睛,这次其实比生墨小贝的时候顺利多了,但是也没多好受,不过她终于解脱了。

外面的人听到孩子的哭声,都笑了起来,冷肃大声问:“小姐姐怎么样了?”

墨青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依旧只有两个字:“没事。”

“听说有人生孩子要好长时间都生不下来,姐姐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应该很顺利的。”冷新月一脸认真地说。

冷坤看了一眼冷新月的肚子,已经开始期待他自己的孙子了。

“弟弟!”离夜神色一喜,抱着墨小贝跑了进去,也没有人拦着他。不过其他人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进去,只能等着稳婆把孩子抱到外间让他们看一眼了。

“娘亲!”叫着弟弟进来的离夜却没有先去看弟弟,而是抱着墨小贝跑到了床边,一脸心疼地看着靳辰,“娘亲是不是很疼?”

“没有,只是有点累了,你们去看弟弟吧。”靳辰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说,生孩子这件事真的是太累人了。

“那娘亲好好休息,我和小妹去看看弟弟。”离夜话落,带着墨小贝一起去看孩子了。

孩子已经被稳婆包好了,闭着眼睛躺在襁褓里面,小小的一只,皮肤微微有些发红。

“弟弟?好丑!”墨小贝嫌弃地看了一眼襁褓里面那只名叫“弟弟”的生物。

离夜一脸喜爱地看着弟弟说:“小妹,弟弟才出生,已经很好看了,你看弟弟,长得多像爹爹啊!”

墨小贝又看了一眼,摇头说:“丑,不像爹爹!”

离夜也不管墨小贝,他把墨小贝放下,然后小心翼翼地从稳婆手中接过了襁褓,感觉怀中小人儿软得不可思议。

外间一群着急看孩子的人,看到离夜抱着一个襁褓出来了,冷肃和北堂豪以及姬无双三个人一齐扑了过来,为了谁先抱到孩子大有要打一架的架势。

“娘亲累了,你们不要吵。”离夜皱了皱小眉头说。

瞬间就安静了,姬无双手快,先抢到了,小心翼翼地抱着怀中的小娃娃,嘿嘿一笑说:“长得真像他爹哎!”

孩子很快又被抱走了,为了不打扰靳辰休息,大家也都散了。墨小贝扁着嘴巴,捏着离夜的衣角说:“哥哥喜欢弟弟,不喜欢我了。”

离夜微微一笑,伸手抱住了墨小贝:“怎么会呢,哥哥最喜欢的就是小妹了。”

“哥哥不要跟弟弟玩儿,弟弟丑。”墨小贝一脸嫌弃地说。

离夜笑了:“弟弟不丑,你是姐姐,以后要带弟弟一起玩儿。”

“就是丑。”反正墨小贝认定了她家弟弟很丑。

“哥哥带你出去玩儿。”离夜不想让墨小贝觉得有了弟弟大家就冷落她了,他去取了墨小贝的披风帽子和小手套过来,把墨小贝裹得圆滚滚的,然后抱了起来,带着墨小贝出门去外面玩儿了。

离夜和墨小贝在雪地里玩得很开心,房间里靳辰已经沉沉睡去,墨青才想起来去看一眼他的小儿子。结果墨青看了一眼之后,得到的结论就一个字“丑”,跟他宝贝女儿的想法一模一样。墨青觉得,如果儿子长得像靳辰多好看啊,偏偏长得像他,还红彤彤得像个小猴子一样,以后如果淘气的话,必须得揍!

靳辰倒是不知道墨青已经想得这么长远了,她生下墨小宝的时候还没到正午,等她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墨青在床边坐着,跟她十指相扣,离夜和墨小贝趴在摇篮旁边,不知道在说什么悄悄话。房间里昏黄的灯光照在墨青脸上,靳辰发现墨青下巴冒出了青色的胡茬,眉宇之间满是疲惫。

靳辰一醒,原本只是在闭目养神的墨青睁开了眼睛,一脸温柔地看着靳辰问:“饿不饿?汤已经炖好了,我让人拿进来。”

靳辰微微点头,被墨青扶着靠着床坐了起来,离夜和墨小贝也都凑了过来。

“娘亲,弟弟像爹爹,很好看。”嘴甜的离夜笑嘻嘻地说。

“弟弟,丑。”这三个字墨小贝今天已经说了好几遍了。

靳辰微微一笑,看着墨小贝说:“你以前也这么丑。”

墨小贝扁嘴:“娘亲不对,我不丑,弟弟丑。”

离夜赶紧去哄墨小贝:“娘亲是开玩笑的,小妹最好看了。”

墨小贝笑了,墨青端了冒着热气的鸡汤过来,拿着勺子喂靳辰,靳辰喝了一半就不想喝了,非要墨青把剩下的给喝了,墨青把勺子放一边,端起碗直接干了。

墨青抱了儿子过来,靳辰看到小儿子酷似墨青的五官,唇角微勾说:“如我所愿。”

墨青瞬间就觉得他家儿子不丑了,他家小丫头想要一个跟他长得很像的儿子,这个认知让墨青很开心。

墨小宝只是小名,而他的大名在他出生之前已经取好了,叫做墨问。是墨青取的,他的解释是这个名字很有趣很特别……

这让绞尽脑汁给墨小宝取大名的冷肃北堂豪姬无双一众叔叔们都很是无语,心想墨小宝摊上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爹也是无奈了。墨问?莫问?不要问?闭嘴的意思?冷肃很想仰天长啸:“这究竟是什么鬼啊啊啊啊啊!”

当时冷肃对“墨问”这个名字表示不服的时候,墨青凉凉地看了冷肃一眼:“你儿子都叫冷小白了,还有脸说我儿子?”

冷肃捂脸遁走,墨青你个混蛋,我儿子叫冷小白还不是你搞的鬼!

总之一切平安,第二天冷星城的人都知道他们的“星辰公子”又添了一位麟儿,大家都在问新生的宝宝叫什么名字,然后消息很快传开了。

离夜在外面叫做冷小夜,而离夜家小弟传出去的名字叫做冷小问,所有人都是黑人问号脸,表示星辰公子给孩子取名字实在是太任性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