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冷星辰来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小宝平安降生之后,靳辰真的感觉一身轻松。怀胎十月,她一直被墨青盯着,唯一一次出冷星城还把墨青惹生气了,不过感觉到肚子里的骨肉一天天长大还是很幸福的,只能说累并快乐着吧!

大名墨问,小名墨小宝的小包子跟他家姐姐墨小贝是完全不同的性格,他很安静,除了出生的时候嚎了一嗓子宣告他来到人间,之后就再没哭过。就算墨小贝趁着离夜不注意,用手指戳墨小宝的脸,他也不哭,倒是让墨小贝觉得无聊不再戳了……

靳辰要坐月子,墨青依旧寸步不离地守着她。洗三的时候,辰国皇宫里办了一个人不多但是很热闹的宴会,不过正在坐月子的靳辰没参加,墨青也没去,一群人围着靳辰和墨青的三个孩子玩得不亦乐乎。

刚出生的墨小宝收到了很多礼物,全都价值不菲。几位叔叔在墨小宝出生之前就已经开始给他准备礼物了,当然也没忘了离夜和墨小贝都有一份儿。

靳辰的气色已经好很多了,坐月子的时候无聊,墨青就弹琴给她听,靳辰表示她家男人弹琴的样子简直帅呆了,她家小儿子以后也跟他爹一样帅,想想就有点开心啊!

“不知道小莲花怎么样了?”靳辰这天想起了司徒琏。

墨青正在喂靳辰喝汤,闻言很淡定地说:“司徒很聪明,不会有事。”

靳辰唇角微勾:“难得能从你口中听到夸别人聪明的话,你可是一直说苏苏很蠢,北堂豪缺心眼,姬无双是个笨蛋的。”

墨青微微一笑:“我说的都是事实,跟他们相比,司徒确实聪明很多。”

靳辰表示认同。司徒琏这个人从小双目失明,他能长大并且实力那么强,一方面是因为他天赋好,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他这个人很聪明。而过去那些年的经历,让司徒琏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寂寞,遇事不会想要靠别人,时刻保持冷静理智。

客观来说,一个人性格的形成跟成长环境息息相关,北堂豪和姬无双在八大家族动乱之前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除了姬硕之死这件事之外,姬无双也没有遇到过别的什么挫折。而冷肃虽然是在杀手堆里长大的,但他十几岁就成了叱咤江湖的杀手头子,后来虽然落难但是又遇到了靳辰,每每都能逢凶化吉。

而司徒琏从小就在一个冷漠无情并且处处危机的家里长大,他想要活下去,就要变强,就要比敌人更聪明,而他做到了。

“算算时间,顺利的话,南宫家的人应该已经都离开南宫城了。”靳辰说。

司徒琏认为靳辰和墨青不会只是给了他一瓶解药,一定还对南宫城其他人做出了安排,事实的确如此。靳辰和墨青知道,司徒琏如果对东方家其他的人下毒,东方云祁不会在意,所以司徒琏很可能会选择只对东方云祁下毒,而这样一来,从双方中毒的人数上来说,东方云祁仍然占着绝对的主动权。

东方云祁可以把南宫家的人杀到只剩南宫焕一个,依旧可以拿南宫焕来换解药,想要阻止这种事情发生,就必须把南宫城其他的人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

自从八月十五辰国宣布建国,墨青就命人开始挖一条从辰国通往南宫城的地道。

表面上看来,北堂豪一直在带着人修官道,但是东方家并不知道有很多工匠夜以继日地在地下挖地道。

墨青和靳辰当时并没有想到后来事情的发展会怎么样,而他们之所以选择挖一条地道,是因为他们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在合适的时机把南宫城迁过来。

本身南宫城距离东方城最近,如果把南宫城那个地方划入辰国的版图,很难防守东方城的进攻,不仅对辰国整体的局势没有好处,反而会让辰国陷入被动。

所以在一开始,墨青和靳辰的规划中,要南宫城,就只要南宫城的人,不要那座城。

而如今就是一个合适的时机,只要顺利地把南宫城的人迁走,东方云祁将会无计可施,所谓的东阳国,也会在一夜之间失去半壁江山。司徒琏一旦得手,从东方云祁那里拿到解药,再让南宫焕和南宫暖从东方城脱身,东方城将会变成一座孤城,而辰国在对付东方城的时候,也再无任何顾忌。

南宫城,数日之前。

地道已经挖好了,出口并不在南宫城里面,而是在南宫城外的一个树林之中。

此时是傍晚时分,第一个从地道里面出来的是北堂乾,而他是这次代表辰国前来南宫城交涉的人。跟着北堂乾来的,有北堂家的长老和冷家的长老,以及星辰阁的两百个杀手,目的是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毕竟如今南宫焕不在南宫城,南宫家的人是否愿意去辰国还是两说。

“你们都在这里候着,我先进城去见南宫圣子。”北堂乾对其他人说。如今南宫城里面有很多东方家的眼线,所以还是要小心一些。不过北堂乾的实力并不比南宫焕弱,在如今的南宫城里面,没有人能够对他怎么样。

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北堂乾避开所有人的视线,悄无声息地进了南宫城。他以前来过南宫城,所以知道城主府在什么地方,不多时,他就已经到了城主府里面。

北堂乾找到了南宫瑾的书房,书房里面亮着灯,他刚走近,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他听到了男女暧昧调笑的声音从南宫瑾的书房里面传了出来。

北堂乾想起在他来之前,北堂豪跟他说南宫瑾变了,如今北堂乾已经亲耳听到了。现在南宫城的处境岌岌可危,南宫瑾的父亲和妹妹都被困在东方城,南宫家的高手都中了毒,南宫瑾自己也中了毒,可他竟然还有心情找女人,实在是太不知道轻重了。

北堂乾往门上扔了一块石头,然后就躲到了暗处。听到动静的南宫瑾很快就开门出现了,衣衫不整的样子让北堂乾神色一冷。

北堂乾闪身出现在南宫瑾面前,南宫瑾神色微变:“北堂城主,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宫圣子,我们需要好好聊聊。”北堂乾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南宫瑾的书房。

南宫瑾神色一僵:“北堂城主这边请。”

南宫瑾把北堂乾请到了客房里面,请北堂乾落座,神色莫名地问:“不知北堂城主前来所为何事?”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北堂乾神色淡淡地说,“我这次来,是代表辰国来带南宫城的人离开的。”

南宫瑾眼眸微闪:“北堂城主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圣子应该很清楚南宫城现在的处境,你父亲和你妹妹在东方城如履薄冰,东方云祁是不会把解药给你们的,一个不小心你们都要死。”北堂乾看着南宫瑾神色严肃地说。

“话虽如此,但是星辰公子又解不了我们的毒,难道要我们到冷星城去躲一辈子吗?”南宫瑾微微皱眉说。

“星辰公子已经有办法拿到解药了。”北堂乾话落,南宫瑾神色有些急切地问:“此话当真?”

北堂乾点头:“当然!冷家已经派了人前去东方城营救令尊和令妹,只要南宫圣子带着南宫城的人随我离开,就不用再担心东方城对你们不利。”

“北堂城主的意思是,要让南宫城所有的百姓背井离乡吗?”南宫瑾神色莫名,“既然星辰公子本事那么大,我们也不是不愿意加入辰国,但为何非要让南宫家的人背井离乡?这未免太不公平了,星辰公子是看不上南宫家吗?”

北堂乾的眉头拧了起来,神色不悦地看着南宫瑾说:“你怎么会这样想?南宫城距离东方城这么近,你们不走,难道等着被东方家屠城吗?”

“北堂城主这话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南宫瑾轻哼了一声说,“我已经说了,我南宫家不是不愿意臣服于冷家,只是南宫家必须得到跟北堂家一样的地位,因为这是理所应当的。”

“南宫圣子的意思是,南宫城的人都不走,辰国要派人保护你们的安危,还要让你当王爷是吗?”北堂乾的神色已经冷了下来。

南宫瑾神色淡淡地说:“我很敬佩星辰公子,如果他能做到这些,我南宫家自然是心服口服。”

“如果辰国不同意南宫圣子的要求呢?”北堂乾看着南宫瑾冷声问。

南宫瑾神色淡淡地说:“如果你们辰国打着救南宫城的旗号,却只是想让南宫城的人背井离乡,到辰国去做一无所有低人一等的贱民的话,这样的好意,我南宫家受不起。”

“以前是我看走眼了。”北堂乾冷哼了一声,看着南宫瑾说,“倒是不知道南宫圣子是如此骄傲的一个人。”

北堂乾刻意加重的“骄傲”两个字,仿佛触动了南宫瑾的某根神经,他神色一冷,看着北堂乾说:“我南宫家原本在八大家族的地位并不比北堂家低,如果冷星辰真心把我们当自己人,当初为何被下毒的是南宫家而不是北堂家?他为何看着南宫家落入东方家的手中什么都不做?如今北堂城主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来施舍我们,要我们背井离乡去辰国?凭什么?”

北堂乾的脸色彻底冷了:“南宫圣子难道觉得,你们南宫家有一点不如意,就是冷家没有帮到你们,就是冷家的错吗?”

南宫瑾轻哼了一声:“北堂城主很得意吧?冷星辰就是看重北堂家,根本不在意南宫家,现在还假惺惺地派人过来施舍我们,他以为……”

“够了!”北堂乾猛然站了起来,“南宫圣子既然这么说,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告辞!”

北堂乾话落就大步离开了,南宫瑾看着北堂乾的背影,眼神很冷,一点儿都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一个坏人想要变好不容易,但是一个原本顺风顺水的人,一旦开启了堕落的源头,就只会一直堕落下去。南宫瑾从一开始的心理不平衡,发展成了嫉妒,心中的怨气越来越重。

即便南宫焕跟南宫瑾说过,南宫家和北堂家走上不同的路不是冷家的选择,而是元稹的选择,但是南宫瑾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他就是觉得不公平,凭什么北堂豪在辰国春风得意,而他不仅中了毒,还要面对南宫家的烂摊子,随时都要面临生命的威胁?

南宫城和北堂城原本在这片土地的地位是持平的,两个家族的实力也相差无几。在原本四方家族的圣子里面,南宫瑾知道自己不如东方云天,而他看不上西门聪,所以一直被他拿来暗暗比较的人就是北堂豪。

如今,南宫瑾的处境跟北堂豪相比差了太多,他心中觉得不平,不甘,根本无法接受。

尤其如今过来说要救南宫家的人离开的还是北堂豪的父亲北堂乾,而且北堂乾代表辰国要求南宫家的所有人都离开这座他们熟悉的城池,南宫瑾根本没有给北堂乾机会去解释辰国为何要这样做,他就已经受不了了。

如今北堂乾走了,剩下南宫瑾一个人,当他冷静下来的时候,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在想一件事,北堂乾说冷星辰已经有办法拿到解药了,而他刚刚拒绝了北堂乾,语气还那个样子,会不会到最后害了南宫家的人?

只是南宫瑾转念就不这么想了,他觉得冷星辰是不会放弃南宫家的,不管是因为南宫家的实力还是因为他们曾经的盟友关系,所以最终他还是可以得到解药,而他根本没有必要对冷星辰低头,冷星辰不敢对他怎么样。

却说北堂乾离开之后,很快出了南宫城,到了城外地道的出口处。

“怎么样?跟南宫圣子谈好了吗?”北堂家大长老北堂胥问北堂乾。

北堂乾神色不太好看地摇了摇头:“南宫瑾如今像是鬼迷心窍了一样,话不投机。”

“那我们就只能用强的了。”北堂胥微微皱眉说,“早就听闻南宫家的那些老头都是一群老顽固,没想到那个圣子也是冥顽不灵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拎不清!”

“执行第二套计划。”北堂乾神色严肃地说,“切记要小心。”

北堂乾话落就再次离开进了南宫城的城主府,而不久之后,南宫城城主府的那些高手们,一个个都中了强效迷药昏迷不醒了,除了南宫瑾。

北堂胥算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让星辰阁的杀手将南宫城各个出口都守住了,而他带着长老们一起进了南宫城。

夜半时分,北堂乾提着南宫瑾从城主府中走了出来,南宫瑾是被北堂乾从床上拽起来的,此刻他动弹不得,脸色难看地大吼大叫:“放开我!你以为你一个人能从南宫城全身而退吗?”

“不知道该说你天真还是该说你傻。”北堂乾冷哼了一声,“我怎么可能是一个人来的?”

南宫瑾神色微变,大吼了一声:“来人啊!”

南宫家实力不错的高手都被放倒了,但依旧有人出现来拦北堂乾的路,不让北堂乾带南宫瑾走。

北堂乾看着把他围起来的几十个黑衣杀手,冷笑了一声:“就等你们了!”

北堂乾话落,躲在暗处的十几个长老齐齐现身,出现在了那些杀手背后。有几个杀手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砍死了,而剩下的那些也没有抵抗多久。即便这些杀手都是出自鸳鸯楼,但他们碰上的可是北堂家和冷家实力最强的一群老头,对付他们不过是小意思。

而东方云祁派来南宫城的眼线不止这些,还有一些并没有现身,而是选择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去通风报信。只是那些人刚出了南宫城,就被数量比他们多得多的杀手给围住了,结果毫无悬念。

看着面前的尸体,南宫瑾的脸色十分难看:“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北堂乾一句废话没说,拿出一块沾了迷药的帕子捂住了南宫瑾的口鼻,南宫瑾很快就软软地倒下去不省人事了。

“带走!把他绑起来,不要让他醒过来,我不想听到他说话!”北堂乾话落,北堂胥把南宫瑾提了起来,找了一根绳子把南宫瑾的手脚都绑了起来。

“去鸣钟!”北堂乾说。

南宫城城主府门口有一口大钟,是城中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才会被敲响的,过去几十年一直都没有用上过。这会儿北堂家的两位长老用最大的力气把那口古钟敲响了,钟声在片刻之间就唤醒了南宫城所有的人。

百姓们纷纷走出家门,脸上都带着迷茫,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多时,城主府就被百姓围了起来,灯火通明的城主府大门口照亮了北堂乾的脸,百姓中有认识北堂乾的说出了他的身份,所有人都更加迷茫了。

南宫城的百姓都知道他们如今属于东阳国,而且大部分人都听到了风声,知道是东方家的人对南宫家的高手下了毒控制住了他们,否则他们原本应该属于辰国的,而北堂乾如今就是辰国人。

看着面前乌泱泱的百姓,北堂乾高声说:“南宫家和冷家原本就是盟友,是东方家用了卑鄙的手段,对南宫城主和南宫家的高手下了毒,威胁南宫家为东方家卖命!如今东方家的掌权者是个杀手出身,无情无义,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一定会让南宫家的人冲在前面为东方家挡刀,甚至包括你们这些无辜的百姓!我奉辰国皇帝之命,前来迎接诸位去辰国,辰国已经为你们建造了一座新的南宫城,你们到辰国之后绝对不是一无所有,会比如今安全百倍!”

北堂乾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让百姓们都骚动了起来。其实大部分百姓并不是愚昧无知的,他们都知道南宫家原本是跟冷家站在一起的,而他们南宫城原本应该跟北堂城一样,成为辰国的一部分,得到辰国的庇护,不用过提心吊胆的日子。是东方家用了卑鄙无耻的手段,威胁南宫家,导致南宫城如今孤立无援,已经多日没有百姓敢出城去了。

虽然大部分百姓都不愿意背井离乡,但这也要分情况的。如果他们留在他们的家里,等着为东方城而死的话,还不如背井离乡,至少这样他们还能活着。

一个老者高声问北堂乾:“北堂城主说专门为我们建造了一座城池,可是真的?如果我们到了辰国,没有房子没有土地的话,还不如在这里等死!”

所有百姓都睁大眼睛看着北堂乾,北堂乾的脸色在夜色之中忽明忽暗,他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想必各位都知道,我北堂家别的没有,就是钱多!不过是一座城池而已,这有何难?从辰国建立开始,就已经选好了地址,开始建造新的南宫城了!你们放心,如果你们到了辰国,没有房子住,没有土地可以耕种,只管去找我!我北堂乾这辈子向来说话算话!”

百姓们先是被北堂乾财大气粗的豪言壮语给逗乐了一下,之后就不得不信服了。如果辰国真的有一座新的南宫城在等着他们过去的话,他们为何不去?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不知城主大人现在如何了?”一个百姓高声问。南宫焕还是很得南宫城百姓爱戴的。

“已经有人前去营救南宫兄了,诸位不必担心。”北堂乾说,“希望在天亮之前,诸位能够收拾好行李,随我们离开,去辰国,过新的安宁的生活!”

“好!我们相信北堂城主!”

“对!去辰国!”

……

从睡梦中惊醒的百姓们如今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他们纷纷散去,回家收拾东西去了。只有百姓问起了南宫焕,并没有人问起南宫瑾那个圣子。

南宫家的高手们很快就清醒了,而他们别无选择,因为北堂乾说了,要么走,要么死,不会给他们投奔东方家或者是被东方家利用的机会。

南宫家那群顽固的老头在这个时候也不敢冒头了,因为他们都中了毒,北堂乾说去辰国就可以给他们解毒,他们不去才是傻子。这些精明的老头其实最清楚东方家那群人是什么货色,他们跟着东方家混,早晚都是死。

如此,唯一处于昏迷状态被带走的其实就只有南宫瑾一个,北堂乾说不想听到南宫瑾说话,北堂胥就把南宫瑾的嘴给堵上了,然后让人先一步带着他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南宫城的数万百姓在北堂乾的指挥之下,井然有序地离开了南宫城,进入了地道。

午时到了,南宫城变成了一座彻底的空城,城中再也见不到一个人的影子。只有一群黑衣杀手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城主府外面。

北堂乾是最后走的,他安排辰国来的人每个人负责一段,确保地道中的秩序。北堂乾进了地道之后,一边走一边把身后的地道给毁掉,就算东方家的人发现这个地道,也别想进来。

东方家的人定然认为辰国会把南宫城的人转移到冷星城去,事实并非如此。北堂乾没有对南宫城的百姓说谎,辰国的确在建国之初就开始建造一座新的南宫城,上个月就已经竣工了。新的南宫城就在北堂城附近,建城所需要花费的财力物力人力大部分都是出自北堂家,不过财大气粗的北堂乾根本不在意这些。他如今更在意的是北堂豪在辰国的前程,所以需要用到钱的地方,北堂家绝对给力。

两天之后,被东方云祁派来南宫城带南宫瑾前去东方城的杀手才赶到。当他们发现南宫城已经空无一人的时候神色大变,立即回去禀报东方云祁了。

十月的最后一天,墨问小包子出生,而这天对于东方云祁来说绝对是难忘的一天。

东方云祁一大早就见到了他派去南宫城的人,得知南宫城已经变成了一座彻底的空城,连一个百姓都没有了,他简直气得要死。

南宫城距离东方城是最近的,只需要几日的路程,可东方云祁安插在南宫城的近百个眼线,竟然没有一个活着逃出来,也没有一个成功传了消息出来!

东方云祁一直觉得冷星辰一定会对南宫城做些什么,不会让他轻易得到更多的人质。只是东方云祁万万没有想到,辰国竟然直接来了一个釜底抽薪,在不惊动东方家的情况下,把南宫城数万百姓全部带走了!这件事情听起来简直匪夷所思,根本无法想象辰国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不过东方云祁顾不上想太多,他跟东方清茉商量过后,就把鸳鸯楼的杀手派出了一大半,给他们的命令是,全力追击南宫城的人。

东方云祁想着,南宫城的百姓那么多,老弱妇孺不在少数,根本不会走得很快,而辰国派去保护南宫城百姓的人也不可能有很多。只要鸳鸯楼的杀手在南宫城通往冷星城的路上拦截住,一切就还有挽回的余地。

东方云祁不在乎南宫城的百姓,但他更不愿意让辰国带走他们,因为这代表东阳国输了,输得很难看。

东方云祁刚刚把杀手们派出去,冷静下来就想到了他自己中的毒。

已经好几天了,东方云祁暗中派人把东方城翻了个底朝天,愣是没有找到任何冷家人的蛛丝马迹,更别说冷星辰了。

而东方云祁中毒之后,“南宫连城”和南宫暖相继失踪,只有南宫焕还在东方云祁的手中。东方云祁想要抓更多南宫家的人过来,握住更多的底牌,却再次被辰国抢了先。

南宫暖失踪之后,东方云祁再没收到任何信件,没有人找他交换解药,这让他心中越发不安。即便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样,但他明知自己中了一种随时都会让他毙命的毒,这让他很难安睡。

这天晚些时候,东方城飘起了雪,路上的行人并不多。而东方城守城的士兵在打盹的时候,一个墨衣男人冒着风雪进了东方城。

只见这男子身形高大,穿着一件墨衣,外面还罩着一件宽大的墨色披风。他的头发披在脑后,那张娃娃脸莫名给人一种妖孽的感觉,明明是在风雪之中行走,但他身上没有沾上一丝雪花,仿若谪仙。

墨衣男子的这张脸很多人都是认识的,当第一个人大吼了一声“冷星辰来了!”很快,男子就被一群人围在了中间。

“冷星辰”唇角含笑,看着拿着武器围着他,眼底却闪过恐惧的东方城守城军,神色平静地说:“你们想死吗?”

几十个守城军都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一步,“冷星辰”微微一笑:“不想死就让开。”

“冷星辰”神色平静地往前走,那些挡路的人都纷纷让开了一条路,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冒出来,因为就是找死。这不是别人,可是冷星辰啊!冷星辰是谁?这片土地百年难遇的第一天才,年纪轻轻实力妖孽,如今还是辰国真正的掌权者,哪里是他们这些小喽啰可以对付的?

在“冷星辰”往曾经的东方城城主府,如今的东阳国皇宫而去的时候,东方云祁很快就接到了消息。

东方云祁看着被他打翻的茶杯,眼底闪过一道冷光。冷星辰竟然真的来了,而且看似只有一个人,不知道该说他自信还是该说他自负了。东方云祁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拿到解药,再把冷星辰留下,他就可以对辰国为所欲为了!

东方清茉和元稹也收到了消息,东方清茉的想法跟东方云祁如出一辙,元稹却认为来人未必是冷星辰,甚至于元稹不知道“冷星辰”这个人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元稹并没有跟东方清茉说他的想法。

元媛很快也收到了消息,她微微愣了一下说:“她怎么会来呢?算算时间,该生了。”

东方云天眼眸微暗,微微垂眸说:“来人一定不是她,应该也不是他。”

元媛明白东方云天的意思,她站了起来说:“走,我们也去瞧瞧热闹。”

落雪纷飞,寒风凛冽,墨衣男子仿若闲庭信步一般,从东方城城门口走到了东阳国的皇宫门口。

“你就是冷星辰?”东方云祁飞身而来,出现在了皇宫门口,距离墨衣男子只有十米远的地方,眼眸微缩,看着墨衣男子冷声问。东方云祁此前一直在鸳鸯岛上面,虽然也出来走动过,但是并未见过这片土地上百年难遇的第一天才冷星辰。只是东方云祁听说过很多关于冷星辰这个人的消息,而他知道东方城很多人都见过冷星辰,这张娃娃脸,应该就是了。

“你就是东方云……”墨衣男子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问,“你叫东方云什么来着?”

东方云祁眼神一冷,他知道“冷星辰”是故意的,故意羞辱他原本不过是个无名之辈,甚至隐隐地在说他是鸠占鹊巢。因为东方云祁这个东方家正统后裔的身份,只是他自己标榜的,真要拿出证据的话,他真拿不出来,东方云祁跟东方云天的容貌并没有相似之处。

“狂妄!”东方清茉冷声说,“你以为你能在东方城全身而退吗?”

“这位想必就是元夫人了。”“冷星辰”微微一笑,“你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我能。因为我出事,你侄子会为我陪葬。当然了,如果你觉得你侄子死就死没关系的话,我也没关系的。”

东方清茉神色一冷:“久闻星辰公子嘴皮子功夫很厉害,今日倒是见识到了!”

“本公子还有很多厉害的功夫,你们如果有幸的话,会见识到的。”“冷星辰”似笑非笑地说。

“星辰公子,东方云祁和南宫焕都中了毒,你想必是来救南宫焕的,我们各自都有对方需要的解药,直接交换即可,不必做这么多口舌之争。”元稹神色淡淡地说。元稹是真的感觉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个男人,跟他最初遇到的那个“冷星辰”,和他后来在冷星城见到的那个“冷星辰”似乎都有些不同。

“还是元楼主爽快,不像这位东方云某人,见面竟然问本公子是不是冷星辰,也是可笑。”“冷星辰”唇角微勾说。

东方云祁的脸色更难看了,不过他并没有被激怒而失去理智,他看着“冷星辰”冷声说:“既然如此,那就交换解药吧!”

“冷星辰”还未表态,东方清茉突然拔剑而起,朝着“冷星辰”就杀了过来,与此同时说了一句话:“云祁,走!”

东方云祁愣了一下,神色微变,急急后退,远离“冷星辰”,而东方清茉已经跟“冷星辰”交上了手。

元稹微微皱眉,他没想到东方清茉会突然出手,东方清茉想必是觉得让东方云祁躲起来,就不会毒发,而他们把“冷星辰”拿下,先得到解药,然后就可以把“冷星辰”当做人质了。

只见“冷星辰”用一种诡异的步伐很轻松地躲开了东方清茉的攻击,然后从腰间解下了一根墨绿色的短笛,放在了唇边。

正好到附近的东方云天神色微变,这里的人就只有东方云天知道墨青会音攻这件事,但他觉得墨青这会儿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下一刻,一阵诡异的笛声响起,东方清茉脚步一顿,脸色一白,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