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阿元,谢谢你/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稹神色微变,猛然飞身而起把东方清茉拉到了身后,看着“冷星辰”说:“星辰公子,可以交换解药了!”

东方清茉感觉内息一阵紊乱,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冷星辰”,声音都微微变了调:“你竟然会音攻?”

“冷星辰”把短笛收了起来,唇角微勾说:“一开始就说了,你们如果有幸的话,会见识到本公子更多的厉害之处。元夫人,承让了。”

东方清茉看到“冷星辰”神色傲然的样子,被气得不轻,可是她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音攻对他们来说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奇功法,据说音攻可御兽,可攻击,可防守。而对他们这些根本不懂得如何抵御音攻的人来说,会音攻的人一出手,他们就会毫无招架之力!

“元夫人,请你那位侄子回来吧,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冷星辰”神色淡淡地说。

不远处的元媛神色莫名地问东方云天:“那真的是雪儿的丈夫吗?可雪儿要生了,他怎么会来?”

东方云天微微摇头:“我不知道。”他原本也认为墨青一定不会来东方城,但是看到那个笛子,他又有些不确定了,因为除了墨青之外,东方云天不知道谁还会音攻……

“他一定不是一个人来的,而且有自己的计划,我们还是静观其变,不要打乱他的计划。”东方云天压低声音对元媛说。

元媛微微点头:“我明白。”

南宫焕很快就出现了,看到“冷星辰”的时候愣了一下,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喜色。对南宫焕来说,那个娃娃脸的小子是一个让他看到就感觉很安心的人。

“冷星辰”示意南宫焕过来他身边,东方家的人并没有阻止。南宫焕站在了“冷星辰”身后,轻声说:“星辰公子一定要小心。”

“冷星辰”神色淡淡地看着东方云祁说:“交换解药吧。”

东方云祁眼眸微闪:“稍等片刻,我去取来。”

片刻之后,东方云祁去而复返,手中拿了一个小药瓶。“冷星辰”神色淡淡地说:“看来你们并没有诚意。”

东方云祁神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我要用你一个人的解药,交换被你下毒的八十五个人的解药,你拿那么小一个瓶子,是在告诉我你想死吗?”“冷星辰”轻哼了一声说。

东方云祁神色一冷:“冷星辰!一枚解药换一枚解药,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就进尺了,你不乐意?”“冷星辰”冷笑,“那么就用你一个人的命,换八十五个人的命好了,大家一起中毒一起死,你觉得划算就好,本公子无所谓。反正南宫家的人都死了,我辰国也没有任何损失。”

东方云祁冷哼了一声:“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可能把所有的解药给你,你有本事就把我毒死,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真的让南宫家的人给我陪葬!”

“冷星辰”笑了:“你认为我是在虚张声势?很好。”

东方云祁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冷星辰”的笑容中带着一丝诡异,好像他已经掌握了什么了不得的底牌一样。

“你们最好别动哦。”“冷星辰”似笑非笑地说,“距离我十米之内的人,都已经中了我的独门秘药半步颠,你们现在是感觉不到任何不对劲,你们走一步试试,七窍流血的感觉应该还不错。”

距离“冷星辰”十米之内的人包括东方云祁、东方清茉和元稹,还有元媛和东方云天。

听到“冷星辰”的话,东方云祁和东方清茉神色都变了,就连元稹的神色都微微变了。元媛和东方云天对视了一眼,东方云天微微摇头,两人心照不宣地站在原地没有动。

“很好,你们就这样别动,一个时辰之后药效就过去了,咱们再见还是朋友,哈哈!”“冷星辰”话音未落,他往南宫焕口中塞了一颗药,然后提起南宫焕飞身而起,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人影了。

“追!”东方云祁眼睛都红了。他如果到此刻还不明白“冷星辰”的来意的话,就是他脑子进水了!“冷星辰”根本就不是来交换解药的,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带南宫焕一起脱身!南宫城的所有人如今都已经被转移走了,只要南宫焕离开,中毒的人都躲起来就不会毒发,他们根本就不需要解药!

一群杀手出现追了上去,只是他们的速度显然比“冷星辰”的凌云步慢很多,能追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东方云祁面色难看地站在原地,元媛突然冷笑了一声,脚步微动。

东方清茉神色大变,却看到元媛根本没有任何异样,也没有七窍流血。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心中一震,这才意识到他们上当了!

“表妹,你早猜到冷星辰是在骗我们,为什么不说?”东方云祁真的怒了,看着元媛冷声说。

元媛轻哼了一声:“谁说我早猜到的,我刚刚才猜到的,这不是正在提醒你们吗?不过你们现在去追也没用了,那可是冷星辰,你们追不上的。”

东方云祁气得要死,就听到元媛似笑非笑地说:“我说表哥,你就承认吧,你这次又被冷星辰给耍了,他故意虚张声势就是为了让你以为他是来交换解药的,其实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带走南宫焕。接下来南宫家的人会躲起来,你找不到,你下的毒自然就没用了。我很真心地奉劝表哥一句,你最好立刻躲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别出来,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毒发身亡了,冷星辰神出鬼没的功夫表哥早就领教过了不是吗?”

听到元媛的话,东方云祁的脸色已经冷到了极点。他知道元媛说得没错,他真的以为“冷星辰”这么虚张声势就是来交换解药的,他还自以为他手中的解药数量多,主动权还在他这里,却不曾想过“冷星辰”根本没打算要解药!

是啊,“冷星辰”要解药做什么呢?他一旦把解药给了东方云祁,就会面临被东方城所有高手围攻难以脱身的局面,他为何要交换?他只需要带走南宫焕,让南宫家中毒的人都躲起来,不要让东方云祁找到,自然就万事大吉了,因为南宫城所有可以用来当做人质的人都已经被辰国先一步转移了,东方云祁的人能不能拦截到他们还是两说。

而东方云祁自己呢?他中了阎罗果的毒,现在手中又没有了可以用来交易的筹码,“冷星辰”只要想弄死他,可谓轻而易举,除非他躲起来,躲到一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不要被“冷星辰”找到!

可南宫家的人可以躲,东方云祁怎么能躲?他现在可是东阳国的皇帝,让他躲起来保命,不知要躲到猴年马月,这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羞辱,跟杀了他没什么分别了!

元稹神色淡淡地说:“都回去吧,再想办法。”

元稹话落转身就走了,也没有去管脸色难看的东方清茉。

元媛和东方云天很快也走了,元媛轻笑了一声说:“虽然我觉得那个冷星辰不像是真的,但他的聪明程度跟真的也相差无几,说不定是雪儿的哪个小弟假扮的。看东方云祁的脸色,实在是太解气了!”

东方云天神色莫名。他也觉得墨青不会在这个时候来,那么就说明靳辰和墨青身边还有一位实力高强并且会音攻而且心智谋略都不输他们的男子存在。东方云天心中自嘲,他觉得他都未必是今天出现的那个“冷星辰”的对手,以往他那些骄傲到自负的想法,如今想来,简直可笑。

却说离开东方城的“冷星辰”和南宫焕,在距离东方城十里之外的四方河边停了下来。

南宫焕对着“冷星辰”行了个大礼:“多谢星辰公子相救!”南宫焕在被带走之前,也认为“冷星辰”的目的是为了交换解药,如今他已经不那么想了。

“不用。”“冷星辰”神色淡淡地说。

“不知南宫城现在怎么样了?”南宫焕试探性地问。他真的不知道南宫城现在怎么样了,他是脱身了,但是南宫城的数万人怎么办?

“都已经在去辰国的路上了。”“冷星辰”说。

南宫焕心中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松了,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又对着“冷星辰”行了个大礼:“星辰公子大恩大德,今后有何差遣尽管吩咐!”

“好说。”“冷星辰”说,“你现在出发去冷星城吧!”

“星辰公子不回去吗?”南宫焕有些不解地问“冷星辰”。

却见“冷星辰”唇角微勾:“我暂时不回去,星辰公子没有来。”

南宫焕听到“冷星辰”突然变了的声音,直接愣住了,反应了好大一会儿,才神色震惊地说:“你不是星辰公子?你是……”

“司徒琏。”易容成“冷星辰”的司徒琏微微一笑。

“你是司徒公子?”南宫焕看着司徒琏感觉很是不可思议。南宫焕知道司徒琏,他认识的司徒琏是冷肃的朋友,除了箭术高超之外,一直在帮冷星辰夫妇带孩子。可就是这样一个之前一直在陪着孩子玩儿的年轻公子,实力竟然这么强!

“如假包换。”司徒琏表示,当“冷星辰”这件事真的很爽啊,他这算是第三个“冷星辰”了,他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

“连城和暖暖是不是已经被司徒公子送去冷星城了?”南宫焕看着司徒琏问。

司徒琏笑了:“南宫连城一直就在冷星城没有离开过,你之前见到的南宫连城是我。”

南宫焕已经快要晕过去了,他深深地感觉自己老了,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厉害了!之前相处了那么长时间,他竟然一点儿都没有发现“南宫连城”是假的。而这说明冷家从未放弃南宫家,一开始就在谋划如何让南宫家摆脱东方家了,直到现在南宫焕这个南宫家的家主才知道真相。南宫焕明白,他被蒙在鼓里,并不是冷家人不相信他,唯一的原因是为了保护他,因为他知道得越多就会越危险。

南宫焕一脸赞赏地看着司徒琏说:“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司徒公子让我刮目相看!”

“南宫城主这就走吧,我也不派人护送了。”司徒琏看着南宫焕说。

南宫焕笑了:“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去,不需要护送。”南宫焕又叮嘱司徒琏接下来行事一定要小心,然后就自己一个人离开了。

司徒琏看着面前湍急的河水,微微叹了一口气。出来玩儿确实很有意思,假扮“冷星辰”也很好玩儿,但唯一的问题是,他觉得靳辰该生了,他就算现在赶回去应该也来不及了。司徒琏很喜欢孩子,离夜和墨小贝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都是司徒琏在带,如今他见不到新的小宝贝出生,还是有一点点遗憾的。

这会儿司徒琏没有选择跟着南宫焕一起走,是因为他还有事情要做。他今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南宫焕脱身,如今也办到了,而接下来,他觉得他应该去送东方云祁一程了。

当然了,如果东方云祁真的躲起来的话司徒琏就没办法了,但司徒琏莫名觉得,东方云祁不会躲起来的。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因为东方云祁手中没有任何可以交换的筹码了,给东方云祁更多的时间,反而有可能让东方云祁想到其他的办法或者抓到其他的人质。司徒琏虽然说东方云祁蠢,但是他知道东方云祁并没有那么蠢。

司徒琏有种感觉,东方清茉是真的一直都在为东方云祁考虑,一直在帮东方云祁,但元稹那个人就有些捉摸不透了。在司徒琏看来,元稹像是在冷眼旁观一样,根本就没有打算插手东方云祁的事情,否则司徒琏之前的行动不会这么顺利,他可绝对没有小看元稹这个人。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元稹选择冷眼旁观对司徒琏来说算是一件好事,他接下来只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诱发东方云祁体内的毒,然后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司徒琏再次悄无声息地潜入了东方城,准备等待合适的时机出手了。

冷星城。

从东方城过来的南宫暖这天终于到了冷星城外。

“多谢两位大哥护送我。”南宫暖对护送她的两个人道谢。

寒风肆虐,还飘着雪花,南宫暖离开东方城的时候有些匆忙,身上穿的衣服不是很厚,一路上也没有地方让她买新的衣服。看到冷星城的城门,她神色微喜,揉了揉自己快要冻僵的手,心想终于到家了。

“参见寒王殿下!”护送南宫暖回来的两个人突然开口,让南宫暖微微愣了一下,就看到一个人顶着风雪从城门里面出来了。

那是姬无双,南宫暖认识。只见姬无双穿了一件暗红色的锦袍,外面还罩了一件银狐披风,看起来贵气十足,倒是跟曾经南宫暖见过的那个总是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她的风流圣子判若两人了。

南宫暖听闻姬无双被封王了,只是姬无双的封号她还是第一次听说。寒王?南宫暖觉得“寒”这个字有些莫名其妙。

姬无双是出城办事的,准备翻身上马的时候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南宫暖,他脚步微转走了过来,在距离南宫暖还有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看着南宫暖问:“你怎么来了,小莲花呢?”

南宫暖神色淡淡地说:“是琏哥哥让我来的,他还在东方城。”

“琏哥哥?”姬无双唇角微勾,“南宫小暖,你看上小莲花了?眼光真不错,不过小莲花未必会看上你。”

南宫暖眉头微皱,看着姬无双说:“你胡说八道什么?”

姬无双轻笑了一声:“你叫琏哥哥叫得那么亲热,不是看上小莲花了?那你怎么不叫我无双哥哥呢?不过我劝你千万别叫我无双哥哥,因为我最讨厌往我身边凑的女人了,你好像很讨厌我,这样正好。”

南宫暖被气得不轻,她明明什么都没做,结果姬无双过来对她一通胡言乱语,简直是莫名其妙!南宫暖觉得她刚刚以为姬无双真的转性了是她的错觉,姬无双的性子还跟以前一样恶劣,让人讨厌!

南宫暖不想再理会姬无双,转身就要进城。只是她一路过来已经染了风寒,冷风吹着,她的脸色都冻得有些发青了,咳嗽了两声,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快步朝着城门口走去。

姬无双神色莫名地看着南宫暖在寒风中单薄的身子,他在想这姑娘怎么这么瘦,风一吹都要吹跑的感觉。鬼使神差的,姬无双解下了自己的银狐披风,伸手一甩,披风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南宫暖的背上。

姬无双唇角微勾,表示他的准头还不错,这姑娘是他家小姐姐的好姐妹,他这么照顾南宫暖,回头去小姐姐面前求表扬。

姬无双心情颇好地翻身上马,那边南宫暖背上突然多了一个披风,她看了一眼,直接拿下来扔在了地上,然后快步进了城。姬无双那个讨厌鬼的东西,她才不要!

姬无双骑马走出了两步之后回头,正好看到南宫暖把他的披风扔在了雪地里的情景,他当即就怒了:“南宫小暖,你个不知好歹的!”

不过南宫暖已经听不到姬无双说话了,她用最快的速度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了。姬无双调转马头回去,把他的披风捡了起来,打落上面沾上的雪,又披在了自己身上,轻哼了一声说:“要不是看在你跟我家小姐姐关系好的份儿上,本王绝对揍你一顿!”

南宫暖到了皇宫之后,冷新月赶紧让人给她熬了姜汤,准备了新的衣服,又去取了一些祛风寒的药让她吃了,但她还是病倒了。因为一路上走得很快,那两个护送南宫暖的人也没有多余的衣服给她御寒,她也不愿意给他们添麻烦,就这么一路受着冻过来的,而且好几天都只能喝冷水,吃硬得咬不动的干粮,她原本不能说娇生惯养,但也是养尊处优的,虽然性格不娇气,但是身体受不了。

南宫暖喝了药还是发起了高烧,靳辰在坐月子没有过去看她,让冷新月拿酒给她擦身子,又写了一张药方给冷新月,让她按照那个方子给南宫暖熬药。

南宫城其他的人都还在地道里面,因为人多而且老弱妇孺不少,所以走得很慢。而南宫焕这会儿已经从东方城脱身了,正在赶来冷星城的路上。

南宫家的人在冷星城的除了南宫暖之外,就只有之前就被留在冷星城的南宫连城了。但是真正的南宫连城跟南宫暖其实没有打过什么交道,这会儿更不可能让他来照顾南宫暖。

姬无双傍晚时分从城外回来,就看到冷新月神色匆匆地从他身旁走过,手中还提着什么东西。

姬无双开口叫了一声:“小嫂子。”

冷新月被吓了一跳,手中的东西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她神色暗恼,瞪了姬无双一眼:“你这个混蛋!把暖暖的药弄洒了!”

姬无双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小嫂子你每次都说我混蛋,没关系呀,药洒了就再熬不就好了,南宫小暖也就是一点风寒而已,死不了,这么娇气干嘛?”

冷新月踹了姬无双一脚:“你才娇气!滚蛋!”

冷新月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要回去再熬药,姬无双厚着脸皮跟了上来:“小嫂子,南宫小暖病得很严重?那也是她活该好不好,我本来把披风借给她,她竟然还嫌弃不要给我扔了!”

冷新月握着拳头朝着姬无双打了过来,姬无双赶紧跑了。冷家人的力气都很大,姬无双是亲身领教过的,他可不想挨打。

冷新月再次熬好药端过来的时候,南宫暖醒了,不过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新月……谢谢你……”南宫暖有些艰难地坐了起来,感觉浑身无力,头疼得厉害。她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病得这么重。

“跟我客气什么?”冷新月拿着勺子喂南宫暖喝药,药很苦,不过南宫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你都不知道姬无双那个混蛋有多讨厌!我本来熬好的药,被他吓了一跳打碎了。”冷新月对南宫暖说。

南宫暖点头:“他就是很讨厌。”姬无双就是个讨厌鬼……

南宫暖喝了药之后,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就好很多了。不过冷新月不让她下床,说外面冷,她要再养养才行,南宫暖就没有出去。

南宫暖把她知道的事情告诉了冷新月,冷新月又转告了靳辰和墨青。靳辰和墨青得知司徒琏让“南宫连城”和南宫暖脱身的做法之后都笑了,表示司徒琏果然很聪明,有前途。

司徒琏让南宫焕从东方城脱身的消息还没有传过来,所以墨青和靳辰对于司徒琏接下来的行动只是有所猜测,并不清楚。但从司徒琏的行事风格来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切会很顺利的。

东方城。

十月最后一天下起的雪,下了整整三天三夜才停。整个东方城银装素裹,百姓们都很少出门了,城中显得安静冷清了很多。东方城那座在原来的城主府基础之上建造的皇宫,看起来倒是富丽堂皇。

这三天以来,东方云祁一直没有出门,而且他命令东方家所有的长老都在他方圆十米之内盯着,不允许任何可疑的人靠近他。

东方云祁也是无计可施了,作为东阳国的皇帝,他不能躲起来,但他体内中的毒会让他随时受到死亡的威胁,他必须时刻小心警惕。不过三天时间,东方云祁已经度日如年了,夜夜不得安睡,一点动静都让他草木皆兵。

三天前说要再想办法的元稹事实上并没有再管东方云祁,也没有真的替东方云祁想办法。东方清茉倒是一直在头疼地想各种办法,元稹就只是听着东方清茉说,然后指出东方清茉所设想的解决之法里面的漏洞。最后的结果就是,东方清茉所有的想法都被元稹给否决了,他们依旧一筹莫展,准确来说是东方清茉一筹莫展,元稹一直很淡然。

这天一大早,元媛醒来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动静,收拾好打开门就看到东方云天在外面练剑。

寒冬季节,东方云天只穿了一身单薄的劲装,空荡荡右臂袖管垂在那里,但他的身形却越发高大,面容也越发坚毅成熟了。

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东方云天经历了这辈子最大的苦难,而苦难没有让他倒下,反而让他幡然醒悟,像是变了另外一个人。如今的东方云天沉默寡言深沉内敛,做事很冷静,修炼可谓夜以继日十分勤奋,元媛都心生佩服了。

毕竟元媛最初认识的东方云天,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天之骄子,仗着出众的天赋,不需要很努力就可以成为人上人。如今的东方云天,是真的从一个废人蜕变成了比原来更加厉害的高手,换个人未必能够办到。

东方云天正在专注练剑,并没有察觉元媛在看他。一直到元媛开口叫东方云天吃早饭,他才收剑停了下来。

“你的实力是不是已经完全恢复了?”元媛问东方云天。她感觉东方云天今日的剑气比起往日凌厉了很多。

东方云天微微点头:“嗯。”这三天落雪,他一直在雪中练剑,有了新的领悟。现在他的剑术已经不仅仅是原本的天玄剑法了,还加入了他自己的一些感悟所形成的招式,更适合如今使用左手剑的他。他的实力已经可以跟断臂之前比肩了,只要继续勤加修炼,不断感悟新的东西,他一定可以超越从前的自己,到达一个新的境界。从这个角度来说,东方云天觉得自己也是因祸得福了,因为如果不是变成了一个废人的话,他对修炼不会这么上心,不会如此勤奋专注,只会一直墨守成规,很难有真正的提升。

“你说那个冷星辰是不是还在东方城?”元媛若有所思地问。

东方云天点头:“应该在。”虽然他们都不知道那位三天前出现带走南宫焕的“冷星辰”究竟是谁,不过东方云天觉得那人十有八九还在冷星城,因为如今就是除掉东方云祁的最好时机。机会难得,一旦有什么新的情况发生,就错失良机了。

“不过东方云祁如今龟缩起来了,还找了东方家几乎所有的高手在日夜保护他,想要下手很难。”元媛说。

“会有机会的。”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

此时身在东方城的司徒琏也在苦恼,他已经发现东方云祁所在的地方高手众多,而东方云祁一直躲着不出来,他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司徒琏可以再等,也可以直接离开,放弃这次杀东方云祁的机会,他知道墨青和靳辰不会怪他的,而他很想回冷星城去看看这会儿应该已经出生的小宝贝。

不过司徒琏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留下再等等,东方云祁总不可能一直躲着不出门,只要东方云祁出门,司徒琏就有机会。甚至司徒琏在想,他可以创造一个机会,让东方云祁出门。不过比较棘手的是东方云祁身边的高手确实很多,司徒琏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断魂阵可以用,但断魂阵现在还不到用的时候。

是夜,雪终于停了。

夜半时分,睡梦中的元稹猛然睁开了眼睛,要下床的时候东方清茉醒了,看着元稹不解地问:“阿稹,你要去哪里?”

元稹下床,给东方清茉盖好被子,声音柔和地说:“睡不着了,我出走走走,很快就回来,你先睡吧。”

这种事以前发生过很多次,东方清茉没有多想,困意袭来,很快睡了过去。

元稹在夜色之中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东阳国皇宫,朝着东阳山而去了。

有一阵断断续续的萧声在指引着元稹,他飞身上了东阳山顶,就看到一个人背对着他站在山顶的悬崖边上,那个熟悉的背影让元稹的眼底闪过一丝暗光。

萧声停止,悬崖边上的人转身过来,看向了元稹。

积雪映照着,并不显得很暗,这人穿着一身黑衣,勾勒出玲珑有致的线条,是个女子。而这女子脸上蒙着一块黑纱,只露出一双眼睛。她看着元稹,叫了一声:“阿元。”

元稹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却见那女子伸手,示意他不要再靠近了。他停了下来,面色微苦:“你既说了不愿再见我,今日为何要来?”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苦涩,看着元稹微微摇头说:“阿元,不是我不愿见你,是我不能。我不想打扰你现在的生活,不想打扰你们。”

“你以为你不见我,我就会忘记你了吗?”元稹看着女子目光灼灼地说。

女子轻叹了一声,看着元稹说:“阿元,你过得好吗?”

“你认为呢?”元稹反问。

女子沉默,过了一会儿才说:“其实我都知道,虽然我不在你们身边,但却依旧关注着你们的一切。”

“我们?”云稹苦笑,“你更关心的,恐怕根本就不是我吧?”

女子看着元稹的眼神有些无奈:“阿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真的希望你可以放下,跟清茉好好在一起。”

“如你所愿,我娶了东方清茉,还生了孩子,在你看来,我应该过得很好才对。”元稹看着女子说。

女子再次轻叹,沉默了片刻,看着元稹说了一句:“阿元,对不起。”

元稹摇头:“不用对我说对不起,我不会怪你,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在意的人,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阿元,我知道我不该对你说这些,但是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帮帮云祁。”女子看着元稹说。

元稹神色微冷:“如果不是为了帮他,我为何要来东方城趟这趟浑水?你还想让我怎么帮他?”

“阿元,你在说谎。”女子看着元稹说,“你根本没有真心想要帮云祁,否则云祁不会处境这么艰难,你只是在冷眼旁观。”

元稹沉默:“你说得没错,我不想帮东方云祁,我讨厌他。”

女子微微叹了一口气:“阿元,你就当是为了我,帮帮云祁吧,算我求你。”

元稹神色微变,看着女子说:“求?你竟然为了东方云祁求我?你今天来,恐怕不是为了见我,只是为了让我帮东方云祁吧?我早该想到的,在你心里,我又算什么?”

女子摇头:“阿元,你不要这样,你和云祁都是我的……”

“不要再说了!”元稹神色一冷,看着女子说,“你知道的,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你想让我帮东方云祁,我答应你。”

“阿元,谢谢你。”女子看着元稹说,“我带来了一个人,可解你们现在的困局。”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