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重伤被擒/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稹看着女子轻轻拍了拍手,有人飞身而来,也是个戴着面纱的女子,而她手中还提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放在了元稹面前。

元稹俯身,拨开地上之人像杂草一样花白的头发,就看到了一张苍老的脸。这张脸对元稹来说很陌生,他并不认识这个人。

送老头过来的女子很快又离开了,元稹看着站在悬崖边上的女子问:“这是谁?”

“冷星辰的师父。”女子声音平静地说。

元稹微微愣了一下,冷星辰的师父?冷星辰是从迷雾森林那边来的,他的师父应该也是迷雾森林那边的人。

“阿元,你接下来只需要这样做……”女子又交代了元稹几句之后,就飞身离开了。

元稹神色莫名地站在那里,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老者,伸手把老者提了起来,又朝着女子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眸微暗,飞身离开了东阳山。

第二天一早,天晴了。

东方清茉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元稹,她很快在书房中找到了元稹。她微微一笑,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元稹,把头靠在元稹肩膀上说:“阿稹,你昨夜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的?”

元稹轻轻推开东方清茉,示意东方清茉坐下:“我只是出去走走,很快就回来了,没有打扰你睡觉。”

东方清茉在元稹身旁坐了下来,看着元稹说:“阿稹你真好,有你在,我就会很安心。”

元稹微微一笑:“我们是夫妻,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东方清茉握着元稹的手说:“阿稹,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云祁,但是云祁如今不再纠缠媛儿了,他是我们的侄儿,你能不能放下对他的成见,帮帮他?”

“清茉觉得我没有帮云祁吗?”元稹看着东方清茉神色淡淡地问。

东方清茉摇头:“不是,阿稹你已经帮了云祁不少了,但是……你没有尽力。”

看到元稹微微垂眸,东方清茉以为他生气了,就赶紧说了一句:“阿稹,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更没有逼你的意思。”

元稹抬头,看着东方清茉,笑容一如既往地温和:“清茉,你不用解释,我明白。以前我不喜欢云祁,确实是因为我不希望媛媛嫁给云祁,对他一直缠着媛媛很反感。如今他不再缠着媛媛了,我以后会真心帮他,会尽力的。”

东方清茉一脸感动地靠在了元稹怀中:“阿稹,你对我真好。”

元稹没有说话,他的笑意不达眼底,只是东方清茉却从未发现……

司徒琏昨夜一直在想要怎么对东方云祁下手,天快亮的时候,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守着东方云祁的长老也是要换班的,而如今长老们都没有住在皇宫里面,都开府单住了。他只需要等长老换班回家休息的时候,选择一个好下手的,想办法取而代之,就可以混到东方云祁身边了。

当然了,这个办法有些冒险,而且对易容术的要求比较高,下手之后想要脱身也是个问题。不过司徒琏觉得这些问题都可以想办法解决,只要他小心一点,还是可以办到的。

司徒琏暗中靠近了皇宫,准备等着长老们换班的时候看情况行动,只是他却没有想到,东阳国皇宫门口一根高高的柱子上面,一大早绑了一个人,一个头发胡须像是杂草一样,几乎看不清楚本来面貌,但毫无疑问是个老头的人。

司徒琏定睛一看,眼眸微缩,因为那人他认得!

东方云祁没有出现,元稹出现在了皇宫门口,朝着四周看了看,声音平静地说:“星辰公子,我知道你在附近,一个时辰之内,如果你不出现,你的师父必死无疑。”

司徒琏眼神一冷,心中微沉。果然,还是生了变故。变故之一,之前冷眼旁观的元稹似乎真的要出手了;变故之二,就是那个被绑在柱子上的老头了。那不是司徒琏的师父,也不是墨青的师父,但确实是靳辰的师父。不是南宫离,而是失踪已久的向谦。

司徒琏知道靳辰有两位师父,一位师父是“南宫柔”的,一位师父是“向雪儿”的。司徒琏对南宫离很陌生,因为南宫离一直都神出鬼没,每次出现就只有靳辰和墨青能见到他,他看过孩子之后很快就走了,几乎从未在靳辰和墨青身边停留过,靳辰和墨青身边的人对南宫离这个人都相当陌生。

不过向谦不一样。向谦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就住在千叶城的墨府,跟靳辰和墨青在一起。司徒琏对向谦不陌生,因为当初他会去千叶城,就是为了找向谦的徒弟给他医治眼睛。

一个时辰的时间,司徒琏在想他究竟要不要现身。向谦真正的徒弟不在这里,一时半会儿也来不了,而司徒琏不知道向谦为何会落入元稹手中,不过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现在需要的不是查清楚事情经过,而是救向谦脱身。

元稹就站在皇宫门口没有离开,东方清茉出现在他身后,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阿稹,你真的太厉害了,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抓到了冷星辰的师父。有这人在手,我们就可以换来云祁的解药了!”

元稹神色淡淡地说:“不止。”

东方清茉愣了一下:“阿稹你的意思是?”

“我们不仅可以换来云祁的解药,还能把冷星辰留下。”元稹神色平静地说。

“阿稹已经有计划了?”东方清茉神色微喜,“果然阿稹只要真心出手,就不同凡响!”

“让云祁躲好了,过了今天,就不需要再躲了。”元稹对东方清茉说。

东方清茉是真的感觉到元稹对东方云祁的态度转变了,她对此很高兴,并且认为元稹有这样的转变一定是为了她。

东方清茉去找东方云祁了,而元稹依旧静静地站在那里。一个时辰的时间快到了,一个墨衣人影飞身而来,元稹神色冷然地看着,并没有动。

司徒琏在距离元稹五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依旧是“冷星辰”的模样,仰头看了一眼绑在柱子上的向谦,面色冷然地对元稹说:“放了他,我给东方云祁解药。”

元稹微微点头:“成交。”

那根柱子就在元稹身后,他飞身而起,把向谦从上面带了下来,提在手中,看着司徒琏说:“我要先确定解药是真的。”

“我要确定我师父没事。”司徒琏冷声说。

“好,同时交换。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你和你的师父,都出不了东方城。”元稹看着司徒琏冷声说。

在司徒琏把手中的药瓶向元稹扔过来的同时,元稹也把手中的向谦扔给了司徒琏。

司徒琏接住向谦,探了一下向谦的鼻息,有气,应该只是晕过去了。至于元稹有没有给向谦下药,司徒琏还真不知道。他没有问,因为他这会儿的身份是天才药师“冷星辰”,一旦问那种蠢问题,他的身份立刻就暴露了。司徒琏觉得,只要向谦还活着,就算他中了毒,墨青和靳辰总有办法的,他只需要带着向谦从东方城脱身即可。

元稹看了一眼司徒琏给他的药,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他也没有要求东方云祁当场服下验证解药真假,而是开口说司徒琏可以走了。

司徒琏提着向谦转身,眉头就皱了起来。他感觉不对劲,很不对劲!虽然他没有在解药里面做手脚,但是元稹既然拿到了解药,不应该这么轻易就放他走的。

司徒琏扒开向谦的头发,确认向谦脸上没有任何易容过的痕迹,这就是真的向谦。他一时想不到元稹究竟要做什么,只能带着向谦,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东阳国的皇宫,朝着城门口的方向而去了。

还没到城门口,被司徒琏提着的向谦醒了。司徒琏说了一句:“向前辈,我是来救你的。”

向谦眼神呆滞地看了司徒琏一眼,看到司徒琏的脸,他没有任何犹豫,从怀中拔了一把匕首出来,狠狠地插进了司徒琏的胸膛!

司徒琏猛然瞪大眼睛,放开了向谦,捂着胸口连连后退。司徒琏确认向谦是真的,他对向谦没有任何防备,向谦的动作又是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司徒琏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司徒琏从荷包中拿出两颗药扔进了自己口中,匕首还插在他的胸口,他的血一直在往外冒,他感觉身体突然发冷发麻,神色一冷,匕首上面一定被抹了毒药!

司徒琏又拿出一颗靳辰给他防身的解毒药丸吃了,然而他伤到了要害,他吃的药或许可以让他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但他想要逃走也是不可能的。

司徒琏发出了信号,片刻之后,百人断魂阵出现,把司徒琏挡在了身后。

元稹从天而降,身后还跟着东方城所有的高手,以及将近三百个黑衣杀手,把司徒琏和断魂阵都围在了中间。

司徒琏心中一沉,他已经落入了元稹的陷阱,他身边的一百个杀手或许可以抵挡得住元稹手下的杀手,但并不是元稹和东方家那么多真正高手的对手。如果战,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他们全军覆没,而他被擒。还有那个很不对劲的向谦……

司徒琏看了向谦一眼,向谦这会儿站在不远处,一脸杀意地盯着他,仿佛他是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司徒琏还未对向谦表明身份,所以向谦看到的是冷肃的脸,向谦这仇恨从何而来?他被元稹抓了之后到底经历了什么?司徒琏不知道,此时也容不得他多想。

司徒琏很快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对身边的杀手说:“你们把那边那个老头打晕带走,不用管我!”

“不行!”司徒琏身边的就是百人断魂阵的队长,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主子的命令是保护司徒公子的安危,我们不会抛下司徒公子的!”

“你们主子的命令是让你们听我的命令行事!”司徒琏冷声说,“我现在命令你们,带着那个老头,走!”

断魂阵的队长看了一眼重伤的司徒琏,拳头微握,朝着向谦冲了过去。

元稹的人也动了,而经过墨青和靳辰升级的断魂阵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元稹手下的杀手很快就不行了,不过仗着数量多,只要他们杀了一个人,断魂阵就会变得不完整。

元稹已经看出面前这百人组了一个很复杂的阵法,正准备让东方家的高手出手,却看到一个男人一掌把向谦劈晕提在了手中,而那百人竟然没有管重伤倒地的“冷星辰”,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

元稹微微皱眉,事情的发展有些超出他的预料,他一声令下,东方城的高手和鸳鸯楼的杀手都追了上去,元稹走到了“冷星辰”的身旁。

“你为何不走?”元稹低头,看着盘膝坐在地上的司徒琏问。

“我在,你就不会出手,我很看得起你,你应该感觉荣幸。”司徒琏看着元稹神色平静地说。他感觉体内的毒似乎解了一些,只是伤口必须尽快包扎。不过司徒琏相信,元稹不会让他死的。

司徒琏没有选择让人把他带走,是因为他很清楚,元稹这次的目标就是“冷星辰”。他不走,元稹就不会动手,因为元稹并不在意其他的人。如果司徒琏要求星辰阁的杀手把他带走,那么元稹一定会尽全力把他留下,到时候的结果就是,司徒琏走不了,而星辰阁的百名杀手全都要死。这并不是司徒琏想要看到的结果。

此时元稹距离司徒琏很近,他看着司徒琏,微微皱眉:“你身上有易容药的气味,你根本就不是冷星辰!”

司徒琏唇角微勾,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元楼主有没有很失望?”

听到司徒琏变了的声音,元稹眼眸幽深地看着司徒琏说:“不,我并不失望,留下司徒公子,跟留下冷星辰是一样的。”

司徒琏脸色苍白如纸,不过依旧在笑:“我就当这是元楼主对我的夸奖了。”

“爹!”元媛飞身而来,身后还跟着东方云天。

看到“冷星辰”浑身是血坐在雪地里,元媛神色微变,东方云天眼眸一冷。

“爹,你怎么抓住冷星辰的?他师父呢?”元媛问元稹。

元稹神色淡淡地说:“他根本就不是冷星辰,冷星辰的师父被救走了。”

元媛和东方云天听到元稹的话,交换了一个眼神,东方云天突然动了,朝着司徒琏抓了过去。而与此同时,元媛挡在了元稹面前。

“媛媛,你在做什么?”元稹皱眉看着元媛,那边东方云天已经用左手把司徒琏从地上拉了起来,放在了他的背上,然后朝着城门口的方向飞去。

“爹,既然不是冷星辰,何必呢?”元媛拉住了元稹的胳膊,不让他走。

元稹看到东方云天带着司徒琏已经到了城门口,而东方城中所有能用的人刚刚都被元稹派出去追星辰阁的杀手了。他眼神一冷,猛然甩开了元媛,元媛一下子被元稹甩出了三米远,重重地跌倒在雪地里。

元稹飞身而起,朝着东方云天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而元媛爬起来,顾不得一身的狼狈,也很快追了上去。

东方云天带着司徒琏出了东方城之后,看到司徒琏身上的血还在不断往下滴,他眼眸微闪,背着司徒琏往冷星城的方向飞奔,司徒琏的血在雪地上面留下了一条很明显的印记。

离开东方城数千米之后,东方云天脱下外袍把司徒琏的伤口裹了起来,调转方向,又朝着东阳山的方向而去了。

元稹出了东方城,已经看不到东方云天的身影了。他看到了地上的血迹,冷哼了一声,顺着血迹追了上去。

只是很快,血迹消失不见了,而那些去追星辰阁杀手的人这会儿全都无功而返,回到了元稹身旁。

“东方云天一个残废,还带着一个重伤的人,速度不会很快,你们沿着这条路,追!”元稹冷冷地说。他今天一切的计划都很顺利,他早就猜测这次出现在东方城的“冷星辰”是假的,但就算是假的,也一定是冷星辰身边的重要人物。如今元稹已经知道了,那个“冷星辰”是他在冷星城见过的司徒琏,对元稹来说,抓住司徒琏也大有可为。

只是元稹没有想到,他精心设的一个局,最后竟然毁在了元媛和东方云天手中!元稹当初亲自去冷星城把元媛带了回来,元媛在冷星城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元稹本以为那只是因为冷星辰不想招惹鸳鸯楼,可现在看来,分明是元媛跟冷家已经扯上了关系,而且还关系不浅!

元稹之前就觉得,鸳鸯岛的位置暴露,岛上的阎罗树落入了冷星城手中这件事似乎有些不对劲,因为就算冷家要找鸳鸯岛,也不会那么快找到。如今想来,十有八九就是元媛把鸳鸯楼给出卖了!

元稹一脸冷意地转身,就看到元媛出现在不远处。元媛看了看元稹,发现周围没有其他人,心知东方云天带着“冷星辰”已经逃走了,神色微松。

元稹冷冷地看着元媛:“媛媛,从小我就惯着你宠着你,你现在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元媛皱眉看着元稹:“爹,我不理解,你之前分明就不想管东方云祁的事情,你那么讨厌他,为什么现在又这样帮他?”

元媛感觉元稹变了,之前元稹对东方云祁的态度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虽然身在东方城,但是除非东方清茉求他,他根本就不管东方云祁,就算管也只是敷衍了事。

可今天的事情,一切都是元稹在操纵,他精心设了一个局,为了拿到东方云祁的解药,留下“冷星辰”,最终得利的都是东方云祁。

元媛不明白,为什么元稹对东方云祁的态度,像是一夜之间就转变了。刚刚在东方城,元稹为了甩开元媛,直接把元媛扔了出去,都没有看一眼元媛有没有事。这种事情以前从未发生过,这是元稹第一次对元媛动手。

听到元媛的话,元稹眼眸微暗,冷冷地说:“你娘对东方云祁视如己出,难道我们可以置身事外吗?”

“爹真的是为了娘才这样帮东方云祁的吗?”元媛总感觉怪怪的。东方清茉对东方云祁视如己出,那是元媛从小时候就开始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元稹一直都很清楚,但他对东方云祁却从不亲近。可是如今突然转变,又说是为了东方清茉,元媛还是觉得无法理解。

元稹眼神一冷:“媛媛,这是最后一次,你再敢自作主张坏事,爹绝不轻饶了你!”

元媛轻哼了一声:“所以爹你现在是在告诉我,你会为了东方云祁责罚我是吗?爹,你真的变了!”

“是你不懂事!”元稹看着元媛冷声说。

元媛冷笑:“爹,你变得有点像娘了。说我不懂事,那也是你们教的!你们觉得东方云祁懂事,就把他当儿子好了!”

元媛话落就要离开,而且不是回东方城的方向。元稹神色一冷,飞身挡在了元媛面前:“你又要离家出走了是吗?你是不是打算去冷星城,然后光明正大地跟我们作对?”

“爹,要么你就打断我的腿,否则我不会留下的,因为你和娘眼中根本就没有我!”元媛冷冷地说。

元稹伸手去抓元媛,元媛反抗,不过她并不是元稹的对手,最终还是被元稹抓住了。

“放开我!”元媛真的恼了。她曾经一直以为元稹会一直宠着她,却没想到有一天,元稹也会站在东方云祁那边。元媛真的很失望,她一刻都不想待在东方城了。

元稹提着不断挣扎的元媛回了东方城,刚进皇宫,东方清茉就出来了。

“阿稹,我都听说了。”东方清茉脸色难看地说,她之前去安排把东方云祁藏起来,避免冷星辰下手,刚一出来就收到了消息,知道了元稹的计划本来已经成功了,最后又被元媛和东方云天联手给毁了。

东方清茉看着元媛,伸手就狠狠地抽了元媛一巴掌:“逆女!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曾经处处维护元媛的元稹,此刻只是微微皱眉,并没有阻止东方清茉。

元媛已经平静下来了,她面无表情地说:“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希望你们也知道你们在做什么。”

元稹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看着元媛说:“从今天开始,你被禁足了!”

元媛沉默不语,侧脸上的巴掌印很红,不过她并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她意识到说什么都没用了。她的母亲一开始就喜欢东方云祁胜过她,而她的父亲,如今也不知道为何变了。她心中很失望,她并不后悔她做的事情,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傍晚时分,那些去追东方云天的人都回来了。

“元楼主,我们一路上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走过的痕迹。”东方家的一个长老皱眉说,“就算是用轻功,也必然会留下痕迹的。”

东方清茉神色微变:“会不会东方云天根本没走那条路?”

元稹微微摇头:“倒是我们小看了东方云天,那些血迹是他故意留下误导我们的,他肯定走了别的方向。”

“东方云天对东方城周围这一带很熟悉,现在再去找,也找不到了。”东方清茉神色失望地说,“都怪媛儿,如果不是她坏事的话,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早知如此,当初我们就应该把东方云天那个祸害给杀了!”

元稹沉默不语,东方清茉有些不解地问元稹:“阿稹,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去抓了冷星辰的师父?你怎么知道那是冷星辰的师父?而且那个老头为何一清醒就对着冷星辰下手?你对他做了什么?”

元稹本来就有些烦躁,听到东方清茉一连串的问题,直接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东方清茉一脸受伤地看着元稹:“阿稹,你怎么了?以前有什么事你都会告诉我的,现在我问你,你竟然对我发火?”

元稹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戾气,再抬头的时候,神色已经很平静了。他握住东方清茉的手柔声说:“清茉,我不是故意的,我答应你了要帮云祁的,今天是个好机会,最后却一无所获,我觉得很愧疚。”

东方清茉看着元稹说:“阿稹你别这样,你已经尽力了,都是媛儿坏了事,我怎么会怪你呢?我知道你是真心帮云祁的,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就好了。”

“嗯。”元稹微微点头。

圣女殿中只剩了元媛一个人,她不知道东方云天和那个“冷星辰”现在何处,但她希望他们是安全的。至于她自己,元媛觉得禁足无所谓,元稹和东方清茉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她会找机会离开的,这个所谓的家,只是越来越让她心灰意冷。道不同不相为谋,她不可能变成东方清茉期待的乖乖女,他们已经没有和平相处的可能性了。

却说东方云天,他带着司徒琏绕路到了东阳山之后,找了一个他以前练功时候去过的很隐蔽的山洞停了下来,因为司徒琏的情况不太好。

司徒琏已经彻底昏迷了,东方云天把司徒琏胸口的匕首拔出来,发现伤口周围的血肉都变成了黑色,显然中毒不轻。他在山洞中生了火,化了点雪水给司徒琏清洗了伤口,然后从司徒琏身上找到了伤药,给司徒琏上了药之后,撕了自己的衣服把伤口包了起来。

东方云天这辈子都没做过伺候人的事情,而且他如今只剩下了一条手臂,所以有些笨拙,最后终于包好的时候出了一头汗。

东方云天喂司徒琏喝了点水,看着从司徒琏身上翻出来的一堆药瓶微微皱眉,也不敢给司徒琏乱吃什么药。只是司徒琏身上的毒显然没有完全解,他的嘴唇已经变成了青紫色,东方云天想把他叫醒,问他有没有什么药可以解毒,但是不管他怎么叫都没用。

东方云天发了一个信号出去,是给元媛的。他希望元媛看到之后能摆脱东方家的人过来给司徒琏医治,否则东方云天直接带着司徒琏走,恐怕最后还没到冷星城,司徒琏就没命了。

元媛看到了东方云天发出的信号,只是她刚一出门,就看到三个长老守在门口,她神色一冷又回去了。元媛知道她现在不能轻举妄动,如果把东方云天的位置暴露了就得不偿失了。

东方云天一直等到半夜时分,司徒琏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样?”东方云天看着司徒琏问。事实上到现在东方云天都不知道被他救出来的这位“冷星辰”到底是谁,反正不是靳辰,也不是墨青。

司徒琏脸色苍白地说:“真没想到是你救了我。”

“你的毒还没完全解,你这些药有能用的吗?”东方云天问司徒琏。

司徒琏伸手指了一个浅蓝色的药瓶,东方云天从里面倒了一颗青色的药丸出来,司徒琏吞了下去。

“你觉得你现在这样能撑到冷星城吗?”东方云天问司徒琏。

司徒琏微微摇头:“撑不到。”

东方云天皱眉:“这样说的话,我还不如不救你,你落到东方云祁手中,至少可以活着。”

司徒琏嘴角微扯:“兄弟,还是要谢谢你,不过你现在最好立刻离开这里。”

东方云天神色微变:“为什么?”

“有人来了。”司徒琏神色微微有些无奈,“是被我身上毒药的气味引过来的,所以我怎么都逃不了,你先走,我死不了。”司徒琏从小双目失明,所以他的听觉和嗅觉之灵敏都远超常人,他听到了有人靠近的声音,他身上的伤口还散发出一股异香,很显然是向谦刺他那一刀留下的。

东方云天这才发现司徒琏身上发出一股很淡的异香,他之前一直在手忙脚乱地给司徒琏包扎,根本没有留意。

“立刻离开,否则就走不了了。你去冷星城,他们会来救我的。”司徒琏伸手推了东方云天一下。

东方云天神色一凝,拿起自己的剑,飞身出了山洞,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茫茫山林之间了。

司徒琏躺在地上,无语望天,其实今天东方云天救不救他结果都是一样的,向谦刺他的匕首上面,混杂了几种毒,其中一种根本除不掉,就是为了方便敌人找到他的。即便东方云天带着他狂奔百里,也逃不过,因为对手这次的手段确实很高明。

东方云天刚走,山洞入口处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下一刻,一个人出现在了司徒琏面前。

这是一个女人,司徒琏很确定。来人穿着一身墨衣,脸上罩着一块黑色的面纱。她很瘦,眉心有一颗很小的黑点,露在外面的眼神平静无波,但能看出来很年轻。

“初次见面,你叫什么名字?”司徒琏看着面前的墨衣女子问。

墨衣女子冷冷地看了司徒琏一眼,一句话都没有说,一挥手,司徒琏头一歪,晕了过去。

女子把司徒琏提了起来,闻到司徒琏脸上有易容药物的味道,她又把司徒琏扔在地上,拿出一个瓶子,倒出里面的液体,在司徒琏脸上抹了两下,司徒琏的易容不见了,露出他原本那张脸。

墨衣女子再次把司徒琏提了起来,飞身出了山洞,下了东阳山。

元稹半夜再次醒来,听到门外有动静,他快速地出去,就发现一个人被面朝下扔在了门口。等他看清楚地上那人竟然是司徒琏的时候,神色微变,飞身而起就追了出去。

只是元稹并没有追上把司徒琏扔到他房间门口的人,他神色有些失望地回来,提着司徒琏进了隔壁的房间。

冷星城。

南宫焕已经到了冷星城,司徒琏没有跟南宫焕一起回来,靳辰和墨青也能想到是为何。

只是这天,被派去东方城的百名星辰阁杀手都回来了,还带回来了昏迷不醒的向谦,和司徒琏重伤被擒的消息……

------题外话------

淡定↖(^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