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跪下求我啊/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星城。

向谦终于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墨青。

“你是谁?”向谦眼神戒备地看着墨青问。

墨青没有易容,向谦应该认识他,却不认识,只能说明一件事,向谦真的失忆了……

在向谦昏迷的时候,墨青已经查看过,这的确就是靳辰的师父向谦无疑,因为向谦身上有一道多年前的伤疤,做不了假。而墨青给向谦把脉的时候,发现向谦竟然中了当年他自己研究出来的忘情水。

忘情水这种药是靳辰给起的名字,当初靳辰为了改造靳月,对向谦说她需要一种可以让人忘却前尘往事的药物。向谦是个鬼才,他真的做出了靳辰想要的药,就是被靳辰起名为忘情水的那种液体。或许别的药师把脉看不出忘情水的存在,但是墨青对忘情水很了解,把脉是可以看出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墨青看着向谦问。回来的人已经告诉了他们,司徒琏之所以重伤被擒,就是为了救向谦,而且还是被向谦所伤。司徒琏最后选择让他们把向谦带回来,是因为他认出了向谦。

“向谦!”向谦冷声说,那副欠揍的样子倒是跟曾经很像。

“冷星辰是你什么人?”墨青看着向谦问。

向谦眼底闪过一丝杀意:“冷星辰是我徒弟,但他害死了我唯一的女儿,我一定要杀了他,为我的女儿报仇!”

“你的女儿叫什么名字?”墨青问向谦。

“我的女儿叫向雪儿。”向谦说,他捂着自己的脑袋,眉头狠狠地拧在了一起,“我为什么想不起来我的女儿长什么样子了?”

“是谁告诉你,冷星辰杀了你女儿的?”墨青问向谦。

“我的弟弟!”向谦说。

“你的弟弟是谁?他在哪里?”墨青问。

向谦眼神戒备地看着墨青:“你休想去找我弟弟的麻烦,我不会告诉你们的!”

墨青起身走了过来,捏住向谦的下巴,往他口中塞了一颗药,向谦的眼睛很快就闭上了,人也倒了下去。

墨青看着向谦再次问道:“是谁告诉你冷星辰杀了你女儿的?”

“我,弟,弟……”向谦张口,声音迟缓地说。

“你弟弟叫什么名字?”墨青看着向谦问。

“向,逊……”向谦说。

墨青微微皱眉:“你之前待在哪里?”

“我……不,知,道……”向谦说。

“你还认识什么人?”墨青问。

“只,有,弟,弟……”向谦说。

向谦身上绑着粗重的锁链,他此时所在的地方是冷星城的地宫。墨青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向谦,微微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开了。

墨青回到房间的时候,靳辰正在给墨小宝喂奶。墨小宝吃饱喝足就睡着了,墨青把他抱过来放在了摇篮里,他在床边坐下,看着靳辰微微摇头。

靳辰蹙眉:“忘情水的配方就只有你我和向老头知道,向老头失踪了这么久,我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这配方很可能是他自己泄露出去的,又被人用在了他身上,用来对付我们。”

“他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件事,冷星辰杀了他的女儿,他要杀了冷星辰报仇。”墨青微微摇头说,“而且指使他的人肯定给他看过冷星辰的画像,所以他才会对易容成冷星辰的司徒下手。”

“这东西就是向谦做出来的,当年他信誓旦旦地跟我说,绝对没有解药。”靳辰皱眉,“先关着他,我们去救小莲花。”

“我去,你留下。”墨青看着靳辰说。靳辰坐月子才半个月时间,墨青不会让她出门的。

“我怎么感觉元稹背后还有人的样子。”靳辰神色莫名地说,“抓向谦的一定不是元稹,如果是的话,他早就拿出来利用了。”

墨青微微点头:“向谦说,冷星辰杀了他女儿的事情是他的弟弟向逊告诉他的,但是他根本就没有弟弟,向逊一定是个假名字,他口中的弟弟也不可能是元稹。”

“你今天就出发去东方城吧,虽然说他们肯定不会杀了小莲花,但是我不希望小莲花在他们手中多留一天。”靳辰看着墨青说,“等我出了月子,我就去找你们,你小心一点。”

墨青失笑:“儿子都不要了么?”

靳辰看了一眼儿子:“没关系,咱们儿子很乖的。”

墨青伸手抱住了靳辰:“好,我今日就出发去救司徒,你在这里好好坐月子,不满一个月不准出门,谁敢让你出门我就砍了他。”

“嗯。”靳辰很认真地点头,“你去吧,我不出门,我要好好想想,忘情水到底有没有解药。”

“别伤神,好好休息。”墨青轻抚了一下靳辰的脸说。

不久之后,墨青就一个人离开了冷星城,往东方城而去了。墨青没有带其他的人,因为人多没有用。

靳辰把忘情水的配方写了下来,盯着看得都累了,也没有什么头绪。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忘情水还有解药这种事,也不希望这种东西有解药,因为会很麻烦。只是如今,自己人中招了,没有解药的话,向谦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靳辰现在也不方便去见向谦,就让他在地宫里面冷静一下吧。

不过经此一事,靳辰对于东方家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元稹身后还有人,而且未必只有一个。幕后之人抓了向谦,还得到了忘情水,又用在了向谦身上,竟然还知道向谦是“冷星辰”的师父。

“冷星辰”这个名字,对向谦来说应该是陌生的,幕后之人究竟是如何知道的?向谦的徒弟是向雪儿,幕后之人既然知道向谦是“冷星辰”的师父,也就是知道靳辰就是向雪儿,还是冷星辰!

想到这里,靳辰神色一冷。知道这件事的人真的不多,如今基本都在她的身边,在冷星城里面,而且绝对不会出卖她。她一直不愿意她真正的身份暴露出去,是为了避免被有心人得知,去迷雾森林那边找她亲人朋友的麻烦。

可是如今,她的秘密已经被敌人知道了,而她还不知道敌人的身份。靳辰在想,到底是谁,会知道向谦的徒弟是冷星辰这件事……向谦自称有个弟弟,他的弟弟,年纪不会小……靳辰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名字,让她心中微沉,南宫离!

南宫离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了,而靳辰所有的秘密,南宫离都一清二楚。这只是靳辰的猜测,但靳辰如今想不到别的可能性了。

靳辰其实不愿意接受南宫离会对她不利这件事,因为她跟南宫离的牵扯很多,南宫离的孙子离夜如今是靳辰的养子,靳辰真的不希望有朝一日她和南宫离反目成仇。

“娘亲!”离夜从外面跑了进来,背上依旧背着墨小贝。他把墨小贝放下,就去看墨小宝了,发现墨小宝在睡觉,离夜放轻了脚步,又依偎到了靳辰身边,小声对靳辰说他今天在学堂里面得到了老师的表扬。

靳辰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小夜真聪明。”

离夜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靳辰看着离夜,她发现南宫离真的瞒了她很多事情,譬如离夜的亲生父母是谁,他们是不是真的不在人世了,南宫离的夫人又是谁……这些事情,靳辰都问过南宫离,但是南宫离从来都不肯说,靳辰以前也不甚在意,可是到现在,她突然觉得她对她那个师父几乎一无所知。

“娘亲,你在想什么?”离夜眨巴着大眼睛问靳辰。

靳辰微微摇头:“没什么。”

“爹爹怎么不在呀?”离夜问靳辰。

“他出去办事了。”靳辰对离夜说。

“哦。”离夜乖巧地点了点头,“爷爷也说有事要办,好久都没有来看我们了。”

“小夜很想爷爷吗?”靳辰问离夜。

离夜点点头:“嗯,爷爷一个人,没有人陪,我希望爷爷可以跟我们住在一起,但是爷爷不愿意。”

“你跟爷爷说过这件事么?”靳辰问离夜。

离夜认真点头:“我说过的,爷爷说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一直陪着我,要我乖乖听爹爹和娘亲的话。”

“嗯,小夜一直都很乖。”靳辰微微一笑。离夜又笑了起来,看墨小宝还未醒来,离夜就带着墨小贝一起出去玩儿了。

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有根据的事情,她不想再猜测,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一个是把司徒琏救回来,第二个,就是找到忘情水的解药,让向谦真正醒过来,向谦一定知道是谁对他下的手,到时候就真相大白了。

墨青速度很快,他离开冷星城不过两个时辰,就迎面碰上了东方云天,因为东方云天从东方城出发也就比星辰阁的杀手晚了一天而已。

墨青脸上罩着一块金色的面具,东方云天见过。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墨青看着东方云天冷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东方云天眼眸微暗:“是这样的,当时我和元媛要救‘冷星辰’……我知道他不是‘冷星辰’,但是我不知道他是谁。我救了他,但他受伤很重还中了毒,撑不到冷星城,而且他中的毒里面还有一种香,把人引到了我们藏身的地方,他让我先离开了。”

“你来冷星城做什么?”墨青看着东方云天冷声问,“想要我们感激你吗?”

“没有。”东方云天神色平静地摇头,“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有个准备。你能相信我就已经很好了。”

“我相信你,你可以滚了。”墨青相信东方云天是真的想要帮他们,或者说是想要帮靳辰。但墨青依旧不喜欢东方云天这个人,尤其是东方云天如今显然还未放下对靳辰的执念。

看到墨青话落就要离开,东方云天追了上去:“我跟你一起去东方城!”

墨青皱眉看着东方云天,他还以为东方云天会迫不及待地去冷星城,跑到靳辰面前邀功。

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对墨青说:“我只是想帮忙,我对如今的东方城很熟悉,真有麻烦你也不用管我。”

墨青没有说什么,很快运起凌云步走了。东方云天追了上去,却很快就发现他根本追不上。他想了想,还是努力去追了。他确实很想见靳辰,但并没有想过要去靳辰面前邀功。只是见到墨青的时候,东方云天决定暂时先不去冷星城,靳辰才刚生下了墨青的儿子,他去了又能如何呢?不过是徒增伤心罢了。

东方城。

司徒琏早已经醒了,他已经被关了几天时间,但他不知道他所在的地方是哪里。他身上的伤被人处理过,毒也完全解了,他的短笛和长剑都不见了,手脚束缚着厚重的锁链,活动范围只有方圆两米。每天有人过来给他送饭送水,但是不会跟他说话。元稹来过一次,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司徒琏其实感觉还好,只是他有些好奇当初在东阳山上找到他的那个姑娘是谁。他直觉那不是元稹的人,也不是鸳鸯楼的杀手。

东方云祁的毒已经解了,因为当时司徒琏为了救向谦,给了元稹真正的解药。

这几天东方云祁感觉到元稹对他的态度好了很多,而且他能解毒,还能抓到一个冷星辰身边的重要人物,都是元稹的功劳。东方云祁对元稹和东方清茉更加毕恭毕敬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元稹和东方清茉的亲生儿子。

“姑丈,我们不需要给冷星辰送一封信吗?”东方云祁问元稹。

元稹摇头:“不用,冷家应该已经接到消息了,这次真正的冷星辰会来的。”

东方云祁唇角微勾:“有那个司徒琏在手,冷星辰来了又如何?”

元稹神色淡淡地说:“现在还不是得意的时候,接下来一定要万分小心,尤其是你。云祁,你不是冷星辰的对手,如果你落入了冷星辰的手中,我们的优势就不存在了。”

东方云祁神色一正:“姑丈教训得是,接下来我会多加小心的。”

“我们这次一定要把冷星辰给留下,这样冷家就不足为惧了。”东方清茉说。

元稹不置可否,留下冷星辰谈何容易?更何况如今他们手中没有第二个向谦。如何利用司徒琏,给冷星辰设置一个陷阱,这是一个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东方云祁眼眸微闪,先看了一眼元稹,然后小心翼翼地说:“姑母,姑丈,我有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同意。”

“云祁有什么办法?快说。”东方清茉催促东方云祁。

东方云祁神色莫名地说:“姑母,姑丈,上次的事情差点被表妹给毁了,后来还是姑丈又把司徒琏找了回来。表妹跟冷星辰肯定关系匪浅,我们不如利用表妹,给冷星辰设一个陷阱。”

元稹皱眉:“我不同意。”

东方清茉却说:“我觉得可行!只要不伤害到媛儿,就当她将功赎罪好了!”

“姑母,姑丈如果不同意的话就算了。”东方云祁讪讪地说,“如果不是不得已的话,我也不想利用表妹的。”

“阿稹,我们看着,媛儿不会有事的。”东方清茉看着元稹说,“而且云祁想到的办法肯定对媛儿没有任何危险。”

“嗯。”东方云祁点头,“只是让表妹把冷星辰引到我们设置的陷阱里面而已。”

“阿稹你听到了?事后我们会跟媛儿解释的,我以后会对她更好的。”东方清茉看着元稹说。

元稹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女子的脸庞,微微垂眸说:“随你们吧。”

东方云祁神色一喜,开始跟东方清茉商议如何行事了。

圣女殿。

元媛已经被禁足好几天了,她很平静,没有闹过,也没有吵着要出去。她已经知道,元稹找到了“冷星辰”又带了回来,但是东方云天逃了。是东方云祁亲自过来告诉元媛的,东方云祁的主要目的,是想说东方云天就是个无情无义的混蛋,是他把那个假扮冷星辰的司徒琏给扔了,自己跑了,也不会再回来找元媛,他自始至终都只是在利用元媛。

东方云祁希望看到元媛脸色难看,希望看到元媛伤心落泪,然而元媛只是给了他一巴掌,让他滚蛋。

元媛不相信东方云祁所说的话,她知道司徒琏受伤很重,东方云天自己离开肯定有他的考量。元媛可是最清楚,东方云天如今一门心思就是要帮靳辰,是不可能做任何对靳辰不利的事情的。

至于元媛自己,她知道东方云天不喜欢她,她也按照她的承诺,把东方云天医治好了,东方云天如果真的不再回来,不愿意再见她,她可以接受,这是她当初就想过的事情。她做的那一切,是为了东方云天,同时也是为了成全自己,她问心无愧。

这天元稹过来找元媛,元媛没有给他好脸色。

“媛媛,当时情急,爹不是故意的。”元稹看着元媛声音柔和地说,“在爹心中,东方云祁永远都越不过你去。”

看到元媛沉默,元稹微微叹了一口气说:“等你消气了再说吧,你的禁足解了,不过你不要想离开东方城,如果你真去了冷星城,只会被那些人利用。”

元稹话落就走了,还带走了看守元媛的人。元媛看着元稹的背影,神色莫名。

当天元媛就出门了,不过并没有出城,只是在城中转了一圈儿就回来了。

元媛认识司徒琏,在冷星城的时候。元媛最初混进冷星城,假扮姬家大长老的孙女姬雨华,收集到的关于姬雨华的信息里面,有一条就是姬雨华喜欢冷圣子的好友司徒公子,并且还当众表白过,不过被拒绝了。

元媛知道司徒琏跟靳辰关系匪浅,所以接下来冷家一定会有人来救司徒琏,而且有可能是靳辰的丈夫。

元媛在想她能做点什么?查到司徒琏被关起来的地方?这个貌似很难,但并不是没有可能。

第二天一早,元媛去找元稹和东方清茉,走到房间门口,发现房门虚掩着,元稹和东方清茉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今天会去地宫里面看看,冷星辰应该很快就来了,你们都小心一些。”元稹的声音。

“阿稹,我知道了,我们会小心的。”东方清茉的声音。

地宫?元媛眼眸微闪,转身离开,没有再去找元稹和东方清茉。元媛听东方云天说过曾经东方城城主府的地宫,元稹和东方清茉的书房中有个密室,可以通往地宫,藏药库也有通往地宫的入口。

元媛离开的时候,没有看到东方云祁站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冷笑。

时间已经十一月底了,天气越发寒冷。

东方城一个小巷子里,有一家开了几十年的小酒馆,曾经墨青和邢绝经常过来喝酒。

天寒地冻,小酒馆的布帘一直挡着门,不让寒风吹进去。这样的天气老半天都见不到一个客人,当老板娘掀开布帘,看到有两位公子走近的时候,神色一喜,赶紧开口招呼。

只见两位公子看起来都很年轻,容貌很普通,每个人都披了一件宽大的墨色披风,进了小酒馆之后也没有把披风解下来。

“两位公子要点什么?”老板娘问。曾经东方城是个贸易大城,很是热闹,其他各城的人都会来东方城做生意。只是如今,其他各城都不存在了,只有一个辰国,东方城也变成了东阳国,而辰国和东阳国的掌权者分别是冷家和东方家这对死对头。现在还是冬天,一天到晚从东方城城门口进出的人都没有多少,生意不好做了。

“最烈的酒。”一位公子开口说。这是墨青,而他对面那个是东方云天。之所以要披着披风,是为了遮住东方云天缺失的右臂。

老板娘上了酒,又切了一块牛肉,放在了桌子上。

墨青也没管东方云天,自己倒酒自己喝,最烈的酒喝起来仍然面不改色。

而很久没有喝酒的东方云天喝了一口,感觉嗓子火辣辣地疼,不过看墨青很淡定的样子,他虽然不喜欢,但还是强忍着把那碗酒给灌了下去,放下碗之后,不打算再喝了。

东方云天从小喝的就是醇香的美酒,而这家店的酒是东方城最烈的,入口辛辣,一般人还真受不了。

墨青看到东方云天明明不喜欢还非要逞强喝的样子,嗤笑了一声,无声地说了一个字:“怂。”

东方云天神色一僵,提起酒坛又倒了一碗,一饮而尽。在他还要喝的时候酒坛被墨青拿走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还有事要你做,你喝醉了我会把你扔在大街上的。”

东方云天的脸真的黑了,他发现就算没有靳辰,他跟墨青也不可能和平相处,因为墨青的嘴太毒了。

墨青又喝了两碗酒,留下一锭银子,说不用找了,就出了小酒馆,走上了东方城的大街。

他们住进了一家不起眼的客栈,东方云天问墨青有什么计划,墨青说没有计划。

就这样,第二天一大早,东方云天一直没见墨青从房间里出来,他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当他踹开门,发现房间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墨青不见了,他的行李也没影了。不告而别的墨青让东方云天心中暗恼,他都说了他是来帮忙的,墨青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做自己人!

只是让东方云天懊恼的事情还在后面呢,他发现他的披风不见了,而他断掉的右臂很快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在他还没想好怎么办的时候,东方云祁已经到了客栈门口。

东方云天如果到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是墨青在故意阴他的话,就是他傻了。不过这会儿他也没什么心情骂墨青了,因为东方云祁带来的人已经把他围了起来。

“你竟然还敢回来?”东方云祁冷笑,“找死!”

看到东方云祁拔剑攻了过来,东方云天拔剑而起迎了上去,两人很快战在了一起。

刚开始,所有人都只是旁观,只是当看到缺了一只胳膊的东方云天竟然渐渐占了上风的时候,东方云祁带来的人都动了。

他们几乎把那个小客栈完全毁了,又打到了外面。东方云天依旧游刃有余,东方云祁看着东方云天的眼神已经带上了赤裸裸的杀意。

东方云祁记得,上次他跟东方云天交手,东方云天的实力还不如他。而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东方云天的实力突飞猛进,现在竟然比他还要强!东方云祁如今的一切,其实都是从东方云天手里抢过来的,这让东方云祁对东方云天有很强烈的敌意。以往东方云祁认为东方云天不如他,甚至还觉得欣赏东方云天残废落魄的样子很得意,但是现在东方云祁却后悔没有早一点把东方云天给杀了。

这场战斗引来了不少人围观,元稹和东方清茉来了,元媛听到消息之后很快也出现了。

“上!杀了他!”东方云祁冷声说,东方家的几位长老都拔剑加入了战斗,东方云天很快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你们谁敢动他!”元媛冷声说。

“媛儿!”东方清茉拦住了要冲上去的元媛,“东方云天必须死!”

“哼!你们谁敢动他,我就跟你们不死不休!”元媛冷冷地说。

“都住手!”元稹冷声说。

东方云祁心有不甘地收剑,东方家的长老也都纷纷退了下来。东方云天并没有逃走,因为他知道他逃不了。

“东方云天,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元稹看着不远处的东方云天冷声说,“你是否愿意跟媛媛在一起?如果你说愿意,你现在对天发誓一辈子对她好,我不仅可以放了你,还会让你们成亲。如果你说不愿意,今天就把命留下吧!”

东方云天沉默,元媛神色一冷,没等东方云天开口,她自己冷冷地说:“我不愿意!爹,我说过,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不要妄图左右我的人生!”

元稹看着元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媛媛,你这又是何苦?”

“放他走!”元媛冷声说。

元稹摇头:“不可能,他是跟冷星辰一起来的,除非他说出冷星辰在哪,否则休想离开。”

东方云天扫视了一圈,发现该来的人都来了,他微微垂眸,突然笑了:“你们真蠢,难道到现在都看不出这是我和冷星辰一起骗你们的一场戏吗?”

元稹和东方云祁神色都变了,元媛微微皱眉,就听到东方云天接着说:“你们都在这里,真好,算算时间,冷星辰已经带着司徒琏离开了,哈哈!”

东方云祁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不可能!冷星辰绝对找不到司徒琏在哪里!”

“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东方云天转头看向了元稹,“当初你是怎么找到司徒琏的,冷星辰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找到他。”

元稹心中一沉。不是他找到的司徒琏,但他闻到了司徒琏身上有一股异香。会不会司徒琏身上一直带着什么东西,可以让冷星辰轻而易举地找到他?而他们现在,是中了冷星辰的调虎离山之计?

想到这里,元稹猛然转身,飞速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也纷纷转身冲了回去,甚至都把东方云天给忘了。

剩下的东方家长老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再对东方云天动手。元媛看着东方云天说:“还不快走?”话落冷冷地看着东方家那些长老,“你们谁敢拦着,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元媛在东阳国的地位很特殊,东方云祁都不敢对她怎么样,更何况是这些长老。

东方云天看着元媛说了一句:“后会有期。”话落就不见了人影。

最先回到皇宫的元稹进了一个很偏僻的院子,发现院中一切如常,他打开角落里的一间房,闪身进去,触动了墙上的一个机关。

下一刻,一阵诡异的笛声在元稹耳边响起,他脚步一顿神色大变,转头就看到一个墨衣男子站在他的身后,宽大的墨色披风遮住了他的身形,他的脸上罩着一块金色的面具,唇边的短笛发出诡异的声音,让元稹猛地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在元稹内息紊乱脚步踉跄的时候,墨青放下笛子,拔出一把匕首就插入了元稹的胸膛,然后旋转匕首,看着元稹额头冷汗直冒要栽倒,墨青伸手提起了元稹,进入了元稹刚刚打开的那个地道。

地道并不是很深,很快就到底了,而司徒琏就被绑在黑魆魆的角落里。

“你的笛子吹得真难听。”司徒琏手脚都绑着锁链,却看着墨青笑了。

墨青没有说话,把元稹扔在一边,从元稹身上找到了锁链的钥匙,解开了司徒琏身上的束缚。

司徒琏被下了软筋散,不过墨青很快就给他解了,示意他把元稹提起来。

一切都发生得很快,紧随元稹后面过来的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一进门看到地上有一滩血,神色都变了。

“阿稹!”东方清茉神色焦急地叫了一声。

下一刻,元稹出现在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面前,不过他已经半死不活地被司徒琏提在手中了。

墨青脸上戴着金色的面具,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都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他们知道,这一定是冷星辰!

“放了他!”东方清茉看到元稹胸口那个血洞,眼神一冷,拔剑指着墨青冷声说。

“元夫人。”开口的是司徒琏,“收起你的剑,否则我不介意在元楼主身上再戳几个洞出来。”

“姑母别冲动!”东方云祁给东方清茉打了个眼色,让东方清茉把剑收了起来,他看着墨青说,“星辰公子,放了我姑丈,你可以带司徒公子离开。”

司徒琏笑了:“东方云某人,看清楚了,爷没有被你绑起来,我可以自己走,你姑丈在我手里,你跪下来求我,我可以考虑给他留个全尸!”

“冷星辰!你有什么条件就提出来!”东方清茉看着墨青冷声说。

墨青声音平静地说:“条件?司徒已经提了。”

东方云祁神色一僵,就看到司徒琏拿着匕首在元稹脸上比划了一下,赤裸裸地威胁。

“跪下求我啊。”司徒琏一脸的恶趣味,“我满意了,就放了你姑丈。你如果再迟疑的话,他的血都要流干了。哦对了,他还中了毒,跟你们对待我的方式一样一样的,这就叫做风水轮流转。”

墨青看了司徒琏一眼,表示司徒琏这货骨子里也是个恶劣性子,不过这次看在司徒琏受了苦的份儿上,不管他要干什么,墨青都不会阻止的。

“云祁……”东方清茉看向了东方云祁。对她来说,更重要的当然是元稹。

东方云祁摇头:“姑母,就算我跪下求他,他也不会放了姑丈的!”

“你总要试试才会知道。”司徒琏唇角微勾。

“云祁!除了我们,没有人会知道!”东方清茉看着东方云祁急切地说。现在她只想救元稹,元稹的情况看起来真的很不好。

东方云祁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他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戾气,膝盖一弯,在司徒琏面前跪了下来。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