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你会有报应的!/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知道错了吗?”司徒琏看着跪在他面前的东方云祁似笑非笑地问。

“知道。”东方云祁说出的这两个字近乎咬牙切齿。

“哪儿错了?”司徒琏仿佛找到了新的乐趣。墨青一来,给了他了很大的安全感,他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走不了,反正走不了也有墨青陪,他就是看东方云祁很不顺眼,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癞蛤蟆,从东方云祁想娶南宫暖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惹到了司徒琏。

东方云祁跪在地上,低着头沉默不语。司徒琏突然小声对墨青说:“我们不如趁此机会灭了东方城?”

墨青眼神微冷:“别玩了。”

门开着,一群黑衣女子飞身而来,一共有十个人,每个人脸上都罩着一张黑色的面纱,看起来装束完全一模一样。而她们的手中竟然都拿着弓箭,锋利的箭尖瞄准了墨青和司徒琏的胸口,司徒琏默默地把元稹挡在了自己身前。

“放了他!”为首的黑衣女子冷声说。

司徒琏对墨青说:“就是她,上次把我抓回来的。她实力很强,而且毒术很高明,竟然还会用弓箭,我们不如先走?”

东方云祁刚从地上站起来,墨青的剑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东方云祁神色一僵,感觉到后背刺痛了一下,之后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了。

“让开。”墨青知道来的这群女人实力很强,他和司徒琏想要全身而退并不是不可能,但还想再做点什么就困难了。事实上,墨青感觉司徒琏口中为首的那个女子,武功应该跟靳辰相差无几。

墨青和司徒琏手中都有人质,他们出了那个小院,十个黑衣女子箭尖依旧瞄准着他们。东方清茉神色紧张地看着,额头满是冷汗,生怕元稹和东方云祁出什么事。至于出现的这十个黑衣女子是什么人,东方清茉并不知道。

“放了他们,你们可以走。”为首的黑衣女子看着墨青说,声音很平静,没有任何温度。

墨青也很平静地点头,说了两个字:“成交。”

墨青和司徒琏一人带着一个人质,出了东方城。而那十个黑衣女子就一直跟着他们,手中的箭没有放下来过。

到了城外之后,看着拦在他们面前的女子,墨青示意司徒琏把元稹放了,他也把东方云祁扔了过去,然后和司徒琏一起,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

为首的女子没有下令,所以没有人去追墨青和司徒琏,也没有人放箭。

跟着过来的东方清茉抱住了元稹,赶紧给元稹止血疗伤。

“你们是什么人?”东方云祁看着为首的黑衣女子问。

黑衣女子眼神平静无波:“你不需要知道。”话落就带着其他九个人一起消失了人影。

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很快带着元稹一起回到了东方城,元稹伤得很重,如果再晚一些的话命都很难保住了。而元稹中的毒东方清茉可以解,就是很麻烦。

“姑母,我们本来计划利用表妹把冷星辰引入地宫的陷阱,谁知道冷星辰下手那么快!”东方云祁神色难看地说。

东方清茉给元稹擦着手,脸色也不好看:“那个冷星辰实在是诡计多端!不知道今天出现的那些女子是什么人,她们为什么要帮我们?”

“或许是姑丈的朋友。”东方云祁有些不确定地说。

东方清茉眼神一冷:“不可能!阿稹如果有那样的朋友,一定会告诉我的。”

东方云祁微微垂眸:“姑母说得是。”

得知元稹重伤,想要过来看看的元媛,没想到刚到门口就听到东方云祁说他们原本计划好的是利用她把冷星辰引入地宫的陷阱里面。元媛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原来如此,她的禁足被解了,她正好听到了元稹和东方清茉的谈话,这一切,都不过是东方云祁和东方清茉为了利用她抓到冷星辰所设的一个局,而元稹竟然也参与其中……

元媛的心真的冷了,她转身离开,再无一丝留恋。

却说东方云天,他就站在四方河边,站了好大一会儿,才看到墨青和司徒琏出现。

东方云天皱眉看着墨青:“你怎么知道我会跟你有默契,按照你的计划来?你都没有提前告诉我一声。”东方云天也是服了,墨青不告而别,故意让他暴露,让他引开了东方家的高手,却一点儿都没有透露他要做什么。如果不是东方云天突然脑子灵光一闪猜到了墨青的计划的话,后来的事情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不要自作多情,我只是想甩掉你,没有想过你会跟我有默契。”

东方云天神色一僵,司徒琏有些同情地看着东方云天说:“习惯就好。”

“都怪我,如果没有耽误时间的话……”司徒琏神色有些懊恼。

墨青打断了他的话:“那些人一定会出现,不管是什么时候。”

司徒琏微微皱眉:“那些女人是什么人?怎么感觉东方清茉也不知道她们的来历?”

“元稹知道。”墨青很平静。

“看来元稹和东方清茉也没有表面上看来那么恩爱。”司徒琏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我要回去,你跟我回去,至于你……”墨青看了东方云天一眼,“随便去哪儿。”

东方云天感觉到墨青真的很讨厌他,他轻哼了一声说:“我就要去冷星城!”

司徒琏唇角微勾:“东方云天,你不管元媛了?”

东方云天皱眉:“她又没事,我管什么?”

“随便你。”司徒琏话落,看到墨青要走,赶紧追了上去。

东方云天回头看了一眼东方城,眼眸微暗,也朝着冷星城的方向而去了。

“哎,我们真的不趁着这个机会再做点什么?”司徒琏追上墨青问。

“我已经做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你做了什么?”司徒琏好奇地问。

“以后你会知道的。”墨青很高冷地说。他知道,元稹身后一定有人,而且一直盯着东方城的动静,他们回去,那群实力高强的黑衣女子一定还会再次出现。墨青并不了解对方的底细,而且就他和司徒琏两个人,一旦在东方城打起来,他们还要面对东方家所有的高手。就算最后全身而退,那也是退了,想要做什么事并不容易。而墨青往东方云祁身上放了点“好东西”,不用多久,东方云祁就会主动求上门的。

司徒琏表示墨青真不够意思,但是墨青表示他对司徒琏相当好,司徒琏该知足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元媛背着一个包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东方城。东方清茉不知道,因为她只顾着照顾元稹,东方云祁也不知道,因为他根本没想过元媛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元媛已经易容成了完全不同的模样,接下来要去哪里她还没有想好,她准备先到辰国去看看,不找东方云天,暂时也不去冷星城,就只是到处走走。

一夜过去,元稹已经没有性命之危了,东方清茉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大早有人禀报元媛失踪了,东方清茉认定元媛肯定是跑去了冷星城,也不想再管这个女儿,准备等元稹清醒了再说。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东方云祁睁开眼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可是当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心中一惊,快步下床看了一眼镜子,猛地后退了两步,抬起自己的手看了一眼,差点晕过去。

只见东方云祁的手上和脸上,包括没有露出来的皮肤上面,一夜之间长出了密密麻麻的红疹,看起来很渗人。

东方云祁昨天被墨青挟持的时候,感觉到后背刺痛了一下,之后就没有任何感觉了。他昨天给自己把了脉,没有看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这会儿东方云祁心中一沉,难道这就是昨天刺痛的那一下导致的?东方云祁再也不敢看镜子里面的自己,他用黑布把所有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包裹了起来,脚步匆匆地下楼去找东方清茉了。

元稹才刚刚醒来,东方清茉正在喂他喝药,看到东方云祁不敲门就闯进来了,东方清茉神色有些不悦地说:“云祁,你什么时候这么没有规矩……”当东方清茉看到东方云祁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眉头微皱,“你这是怎么了?”

东方云祁揭开了脸上的黑布,东方清茉神色一惊,手中的碗直接砸在了地上:“你中毒了?”

东方云祁的脸色很难看:“姑母,你快给我把脉看看!”

东方清茉给东方云祁把脉,过了片刻神色大变:“竟然是阎罗草!”

东方云祁神色一僵:“姑母不是说阎罗草绝种了,只有鸳鸯岛上有……”东方云祁声音一顿,说不下去了,因为鸳鸯岛已经被冷家找到了,他们种在鸳鸯岛上面的东西,如今都可以被冷星辰拿来对付他们,譬如阎罗草。

阎罗草和阎罗果树名字很相似,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性,解药都是独一无二的,必须和毒药出自同一株。阎罗果树的果子有剧毒,可致死,而阎罗草的毒性却很特殊。中了阎罗草的毒之后,人就会全身长满红疹,如果不解毒,这红疹一辈子都消不掉。而这毒并不是没有任何危险的,中毒之后,皮肤只要破了一道小口,就会流血不止,一直到血流干……

鸳鸯岛上面是种了几株阎罗草,而且东方清茉曾经断定这片土地其他地方都没有。东方清茉没有采了那些阎罗草做成药,主要原因是阎罗草的毒性只在十天之内有效,采下来之后如果不用,过了十天就没用了。

原本是属于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的东西,如今被敌人拿来对付他们,这种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元稹已经醒了,他皱眉看了东方云祁一眼,神色虚弱地说:“去安排人接下来日夜保护你,千万不要再轻举妄动,我会想办法的。”这毒并不比阎罗果的毒性弱,一个不小心自己都有可能把自己给害死。

东方云祁已经快哭了,他前几天才刚刚解了阎罗果的毒,如今又中了阎罗草的毒,这两种毒以阎罗命名,据说就是因为中毒的人十有八九都会很快见到阎王,想要得到解药比登天还难……

东方云祁又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地走了,东方清茉看着元稹叹了一口气说:“阿稹,媛儿又跑了。”

元稹微微摇头:“随她去吧。”

“可她一定会去冷星城,帮着冷家人对付我们的。”东方清茉脸色难看地说,“我怎么生了这样一个吃里扒外的女儿?她眼中根本就没有我们!”

元稹看着东方清茉,发现他这个夫人都这个年纪了还是单纯性子,不然也不会被东方云祁哄得团团转。元媛性格会那么叛逆,就是因为东方清茉从小就更疼爱东方云祁,经常忽略元媛,甚至多次为了东方云祁责罚元媛。

“不要再提媛媛了,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让她自己去走吧。”元稹神色疲惫地说。元稹在乎元媛这个女儿,但他现在已经决定要帮东方云祁,元媛留下,他们父女早晚会真的反目成仇,走了也好。

“对了阿稹,昨天救我们的那些姑娘是什么人你知道吗?”东方清茉看着元稹问。

元稹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微微摇头说:“我不知道,或许正好是冷家的敌人吧。”

“我就说,如果阿稹有那样的朋友的话,肯定早就告诉我了。”东方清茉看着元稹说。

元稹微微点头:“我想休息了,清茉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我陪你。”东方清茉躺在了元稹身旁,跟元稹十指相扣,“真希望一切顺利,我们可以帮云祁达成心愿,然后我们夫妻就去游山玩水吧。”

元稹没有说话,东方清茉以为他睡着了,唇角微勾,靠着元稹闭上了眼睛。她照顾了元稹一夜没有合眼,确实有些累了。

元稹却睁着眼睛,他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他原本手中明明有底牌在,最终却一败涂地。元稹不接受这样的结果,他已经答应了那个人,一定要帮东方云祁,他不可以食言……

冷星城。

靳辰这天终于出了月子,好好地洗了个热水澡,感觉浑身都舒坦多了,心情也还不错。算算时间,如果顺利的话,墨青和司徒琏这两天就该回来了。

靳辰带着孩子玩了一天,夜幕降临的时候,她和三个孩子一起进入了梦乡。离夜睡在最外侧,怀中抱着墨小贝,然后是靳辰,最里面是一直很乖不闹人的墨小宝。

墨青是在半夜回到冷星城的,他一进城就不见了人影,司徒琏本来打算回去休息,想了想还是等了一会儿,看到东方云天终于到了,就招待东方云天一起进去了。毕竟东方云天曾经救过司徒琏,虽然最后没啥用,但司徒琏还是领情的。

房间角落里点着一盏灯,墨青进来的时候尽量放轻了脚步,但靳辰还是醒了。睁开眼睛看到墨青站在床前,靳辰微微一笑,伸手过去,墨青握住她的手轻吻了一下,轻声说:“你接着睡,我去洗洗。”

墨青就是想先过来看一眼,如今看到了,他的宝贝小丫头和三个孩子都好好地在等着他回来,他的心情着实不错。

墨青去洗了个澡再回来的时候,靳辰还没睡。床上已经没有墨青的地方了,靳辰小心翼翼地绕开两个孩子下了床,就被墨青抱入了怀中。

“好想你呀,每天想一次,一次想一天。”靳辰话落自己先笑了起来,墨青眼神宠溺地看着靳辰,感觉靳辰生了墨小宝之后皮肤变得更好了,他眼眸幽深地捧着靳辰的脸吻了下去。

那边三个孩子睡得香甜,这边墨青和靳辰吻着吻着都有些情动,再加上墨青因为靳辰怀孕坐月子已经禁欲快一年了,当即把靳辰打横抱了起来,准备去另外一个房间里。

“孩子……”靳辰有些不放心,她已经出了月子,今晚让下人都去休息了。

“没事,小夜会照顾两个小的。”墨青话落,抱着靳辰出了门,进了院中另外一个房间。

这边墨青和靳辰正在度过一个热情似火的夜晚,那边离夜被墨小宝一嗓子叫醒了,揉了揉眼睛,发现娘亲不见了,小弟瞪大眼睛看着他。

离夜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想着娘亲或许有事出去了吧,小弟这个样子肯定是要小解。离夜小心翼翼地把墨小贝搭在他身上的手放到一边,然后越过墨小贝把墨小宝抱了起来,抱着墨小宝绕到床尾。自己先下去穿好鞋子,又把墨小宝抱下去,然后抱着墨小宝去小解了。

等离夜伺候墨小宝小解完,又抱着墨小宝回来,还让墨小宝睡在最里面,自己睡在中间,拍了拍墨小宝的背轻声说:“弟弟睡吧。”

一大早,靳辰是被墨小贝的哭声吵醒的,她揉了揉酸疼的腰肢要起来,又被墨青按了回去。

“你再睡会儿,我去看看。”墨青对靳辰说,话落已经下床了。“运动”了一夜,墨青精神奕奕,一点疲惫的样子都没有。靳辰表示她真的有点累,那个小魔女就交给墨青吧,她不管了。

墨青进房间的时候,就看到离夜正在哄墨小贝,怎么哄都不行。因为墨小贝今天醒来的时候离夜没有抱着她,反而抱着墨小宝。墨小贝很不高兴,觉得墨小宝抢了她的哥哥,再加上没有睡回笼觉,起床气大得很。

“爹爹?”离夜转头看到墨青,神色一喜。

床上的墨小宝看着墨青眨巴了一下眼睛,墨小贝揉了揉眼睛,看到真是墨青,于是哭得更大声了……

墨青把墨小贝抱了起来,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说:“睡吧。”

墨小贝小脑袋趴在墨青肩膀上,抽抽搭搭地说:“哥哥坏……”

离夜已经在检讨自己了,为什么今天要抱着弟弟,他平时都是抱着妹妹的,今天没有抱妹妹,所以妹妹才哭的……

墨小贝很快就不哭了,在墨青怀中又睡了过去。离夜仰头看着墨青,墨青伸手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离夜轻声问:“娘亲呢?”睡到半夜发现娘不见了,这种事情离夜还能保持淡定,也是相当神奇了。

墨青说:“一会儿就回来了。”离夜点点头,二十四孝好哥哥又去伺候弟弟穿衣服了。

一家三口变成了一家四口又变成了一家五口之后,跟原来相比确实要热闹很多,而百分之九十的热闹都是墨小贝制造出来的。她觉得爹爹是她的,娘亲是她的,哥哥是她的,那个刚开始很丑现在也不好看的傻乎乎的弟弟不可以跟她抢……

靳辰这天见到了司徒琏,司徒琏一见靳辰,微微一笑,不管墨青在身旁,对着靳辰伸手说:“我好辛苦的,求抱抱。”

墨青伸手提起墨小贝就朝着司徒琏扔了过去,司徒琏赶紧抱住了墨小贝,墨小贝在司徒琏怀中咯咯直笑,司徒琏看着墨小贝酷似靳辰的脸,表示……这样也行吧……

司徒琏看到了墨小宝,很是喜欢,抱起来就不撒手。于是感觉弟弟又抢走了她最喜欢的琏叔叔的墨小贝又不高兴了。司徒琏干脆就把墨小宝和墨小贝都抱了起来,墨小贝看着坐在她对面的弟弟说:“琏叔叔,弟弟不会说话,笨。”

“嗯,弟弟笨,小贝要教他说话知道吗?”司徒琏一脸温柔地说。

墨小贝歪头看着司徒琏:“教弟弟说话?教他说什么?”

“你可以教弟弟叫你姐姐,你是他的姐姐,你比他大,比他厉害。”司徒琏看着墨小贝笑着说。

墨小贝点头:“嗯,我比弟弟大,比弟弟厉害,我要教弟弟说话,教弟弟叫姐姐。”然后就看着墨小宝说,“弟弟,叫姐姐。”

司徒琏笑了:“他要长大一点才会说。”

“那好吧,弟弟什么时候会说话了,琏叔叔告诉我,我教他叫姐姐。”墨小贝小脸认真地说。

看着司徒琏让墨小贝和墨小宝这对冤家姐弟和平相处的样子,靳辰感叹了一句:“小莲花才像当爹的。”

墨青脸黑了,靳辰唇角微勾:“不,应该说小莲花这样子,是又当爹又当娘,我们俩都不如他。”

墨青觉得这还差不多,勉强可以接受。

离夜一大早去了学堂,当墨青第三次看到东方云天从院子门口飘过的时候,微微皱眉,并没有请东方云天进来,而是揽着靳辰进屋了,把两个孩子都留给了司徒琏。

司徒琏也早就看到东方云天了。昨夜东方云天来冷星城,是司徒琏安排他住在了司徒琏的院子里,司徒琏一早说要来看孩子,东方云天问他可不可以去,司徒琏说他先过去,让东方云天晚点过去走一走,看看情况再说。

如今墨青既然带着靳辰进了房间,也没有说让孩子进去,那就是默许东方云天可以看孩子了。

司徒琏对着院子门口的东方云天招了招手,东方云天神色一喜,走了进来。

“这个叔叔是谁呀?”墨小贝好奇地看着东方云天问。

此时他们都坐在院中的一个亭子里,亭子周围挡了帘子,阻止冷风吹进来。不小的亭子里面除了桌椅之外,还有摇篮和小车,桌上摆了不少玩具,就是平时方便总要出来玩的墨小贝玩的。

东方云天在亭子里面坐下,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柔和一些,看着墨小贝说:“我叫东方云天,你可以叫我云天叔叔。”

“天叔叔?”墨小贝自动截取了她自己喜欢的部分,看着东方云天叫了一声。其实他们曾经见过面,不过那会儿墨小贝太小了,已经不记得了。

司徒琏把墨小贝递给了东方云天,墨小贝坐在东方云天腿上,扯了扯东方云天那只空荡荡的袖管,神色惊奇地说:“天叔叔,你把你的胳膊藏到哪里去啦?”

东方云天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地说:“藏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了。”

“为什么呢?”墨小贝问,“这样很好玩吗?”

东方云天摇头:“不好玩,是做错事才要藏起来的。”

“这样啊。”墨小贝不是很懂,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指着对面司徒琏怀中的墨小宝,对东方云天介绍到,“天叔叔你看,那是我弟弟,他是不是很好看?”

司徒琏表示墨小贝是在外人面前把墨小宝当成了一个可以炫耀的玩具吧?等外人不在的时候,又各种嫌弃墨小宝……

东方云天看了一眼墨小宝,他想他知道靳辰的丈夫长什么样子了。他微微点头说:“嗯,是很好看。”

“比我还好看吗?”墨小贝问。

“你最好看。”东方云天看着墨小贝精致的小脸说。

墨小贝嘻嘻一笑:“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司徒琏笑了,表示他最清楚墨小贝这闹腾性子,甚至墨小贝今天这样有一部分就是被司徒琏给惯出来的。司徒琏表示小姑娘就是要宠着,宠不坏的。

“小贝,你看这是什么?”姬无双的声音由远及近,东方云天神色一僵,抱着墨小贝的手都有些僵硬了。

很多事情其实也没有过去很久,如今还能想起来当时的情景。东方云天没有忘记他亲手杀了姬无双的父亲这件事,而他们原本无冤无仇。为此,东方云天被姬无双砍了三刀,他知道姬无双还是对他手下留情了,否则他早就死了。他如今振作起来,恢复实力,最终失去的只有一只现在对他来说已经无所谓的手臂,而姬无双失去了他的父亲,姬硕永远都不可能活过来了……

姬无双兴冲冲地提着一个小笼子,掀开了布帘,神色也僵硬了,因为他竟然看到东方云天抱着墨小贝。

“小莲花你回来了怎么都不说一声?”姬无双假装没有看到东方云天,把手中的那个小笼子放在了桌上,看着司徒琏来了这么一句。

司徒琏把昏昏欲睡的墨小宝放进了摇篮里,然后把墨小贝从东方云天怀中接了过来。东方云天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我先走了。”话落就转身离开了。

“哇!小兔子!”墨小贝看着姬无双带来的小笼子里面雪白的一团,笑着拍着小手。

“小贝跟小兔子玩儿吧,姬叔叔晚点再来找你。”姬无双话落也走了。

司徒琏看着姬无双的背影,心中微叹。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他们都回不到过去,也不可能忘记。司徒琏昨夜会请东方云天进来,只是因为东方云天帮过他,他觉得东方云天已经跟从前不一样了。但对姬无双来说,东方云天是他的杀父仇人,没有人有资格要求姬无双放下这一切,跟东方云天握手言和,司徒琏也不会。

东方云天刚刚回到司徒琏的院子,姬无双就过来了。

两人在院中相对而立,姬无双看着东方云天的眼神很冷:“东方云天,我不管你是改邪归正了还是洗心革面了,当初我说过,砍你三刀,你是死是活我都不会再找你报仇,你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是你的造化,但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不想看到杀了我爹的人在我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你不需要跟我解释任何东西,立刻离开,否则休怪我翻脸!”

东方云天看着姬无双,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只说了三个字:“对不起。”话音未落就不见了人影。

姬无双可以容忍东方云天活着,不管东方云天过得如何,姬无双都不关心,但他不想看到东方云天在他眼皮子底下晃荡,这会让他一直想起他爹惨死的样子。

姬无双转身出去,脸色很冷,脚步很快,走到门口,正好跟一个人撞在了一起。

“啊!”姬无双力气很大,南宫暖毫无防备,直接摔到了地上。

姬无双心情不好,也没有去扶南宫暖,低头看着南宫暖手中提着的食盒,冷哼了一声说:“还说不是喜欢小莲花?知道小莲花回来,就巴巴地送了东西过来,口是心非的女人!”

姬无双对南宫暖一通冷嘲热讽之后抬脚就走,南宫暖从地上站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姬无双的背影,忍不住爆了粗口:“姬无双你个混蛋!你有病啊!”

南宫暖真是被气得不轻。她一大早听冷新月说司徒琏平安回来了,想起司徒琏之前那么照顾她,还救了她爹,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过来看看,再次对司徒琏道谢。她还顺手带上了她昨日做多了剩下的点心,想着让司徒琏尝尝她的手艺。

可是南宫暖没想到,姬无双竟然从司徒琏的院子里冲了出来,一副吃错药的样子,撞到她非但没有任何愧疚,反而对她冷嘲热讽,说她口是心非?!

南宫暖这辈子都没碰到过这么不讲道理的混蛋男人,她真的气急了,都生出了一种想要冲过去砍姬无双两刀的念头!

南宫暖把地上已经摔碎的点心捡起来,本来很好的心情现在变得糟糕透了。

正好从靳辰那里回来的司徒琏看到南宫暖一脸怒气地站在他院子门口,就走了过来,看着南宫暖问:“谁惹你生气了?”

南宫暖看到司徒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琏哥哥,没什么,我不小心摔了。”南宫暖知道司徒琏和姬无双是好朋友,她不想做背后嚼舌根的人,就算要找姬无双算账,她也会自己去的。

“暖暖,你在说谎。”司徒琏唇角微勾,“不过没关系,你不想说就算了。这是给我的吗?正好我有点饿,是什么好吃的。”

司徒琏拿过了南宫暖手中的食盒,打开就看到一盘已经碎得不成样子的点心,有些上面还沾了土。

南宫暖抢了回来,很不好意思地说:“摔碎了,我明天再给琏哥哥做。”

“没关系。”司徒琏伸手揉了揉南宫暖的脑袋,感觉还不错。他总是看离夜揉墨小贝的脑袋,想必就是这种感觉了吧。

走到半路发现自己玉佩掉了又回来找的姬无双,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莫名感觉很碍眼。他似笑非笑地说:“口是心非的女人,刚刚是不是已经在小莲花面前告了我一状?其实你应该感谢我,我正好给了你一个机会,在小莲花面前装可怜,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司徒琏微微皱眉,南宫暖这下彻底怒了,提起手中的食盒朝着姬无双就砸了过去:“你这个混蛋!烂人!你再敢胡说八道我要杀了你!”

司徒琏都被吓到了,毕竟他认识的南宫暖可是个很温柔很守规矩的姑娘,姬无双这是对南宫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把一向性子温柔可人的南宫圣女给逼成了这样?!

姬无双一边躲一边还梗着脖子说:“你这是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吧?像你这种虚伪的女人,我告诉你我见多了!你也就能骗骗小莲花,不过我不会让我兄弟被你骗的!”

南宫暖这辈子都没做过亏心事,如今竟然被人当面说得这么不堪,她眼眶一红,扔了手中的食盒,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伸手指着姬无双说:“姬无双,你会有报应的!”

看到南宫暖哭着跑了,姬无双轻哼了一声:“报应?我说实话而已,能有什么报应?骗人的女人才该遭报应!”

------题外话------

祝我生日快乐~↖(^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