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姬无双是个洁身自好的好男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琏无语地看着姬无双:“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暖暖怎么惹你了你就胡说八道?”

“暖暖?”姬无双瞪着司徒琏,“小莲花,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看上那个南宫小暖了啊?那就是个口是心非只知道装可怜的虚伪女人!这种女人我真的见多了!你听我的没错!”

“滚蛋!”司徒琏抬脚朝着姬无双踹了过去,“我看你真的是脑子有病!”

看到司徒琏进了院子,姬无双赶紧追了进去:“哎哎哎!小莲花,兄弟可是真心为你好啊!你听我一句劝,千万别理那种女人!”

回到自己房间的南宫暖怎么想怎么觉得委屈。她来到冷星城之后,跟所有人都相处得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他,就那个姬无双,一直对她满是敌意。之前冷新月说姬无双是被女人伤到了,所以如今对女人很反感,但南宫暖自问她从来没有主动招惹过姬无双。

之前在城门口,下着大雪,南宫暖要进城,是姬无双过来拦着她说话的,先是一通胡言乱语,然后还把他的披风扔给了南宫暖。南宫暖没理姬无双,也没有要他的披风。

再说这次,两人撞到一起,就算都不是故意的吧,姬无双没有风度一走了之就算了,南宫暖也不会不依不饶地让他道歉。可姬无双竟然就站在那里红口白牙地污蔑南宫暖,后来又当着司徒琏的面对南宫暖冷嘲热讽。

南宫暖真的觉得太气人了!她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种委屈!姬无双根本就是在污蔑她人品有问题,说她不知羞耻了!南宫暖怎么忍得了!

“暖暖,你在里面吗?”

听到外面传来南宫焕的声音,南宫暖赶紧把眼泪擦干了,照了照镜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扯了扯嘴角,然后深呼吸了一下,过去开门了。

“爹。”出现在南宫焕面前的南宫暖笑容一如既往温柔可人。

南宫焕进门,看着南宫暖微微皱眉:“我刚刚听人说你哭了?谁欺负你了?”

“没有啊。”南宫暖微微摇头说,“我去看琏哥哥,给他带了我做的点心,谁知道半路不小心把点心都摔碎了,所以心情有点不好而已,没有人欺负我。”

南宫暖从小就很懂事。如今南宫城遭遇变故,南宫城的百姓都还没有到辰国,接下来南宫城要在辰国重新开始,肯定会遇到很多问题,都要仰仗冷星城的人照拂。南宫暖知道,如果她跟南宫焕说了姬无双欺负她,南宫焕一定会去找姬无双的,到时候闹起来就不好看了,南宫暖不希望南宫焕难做。她自己的事情,自己会解决。

“没事就好。”南宫焕微微点头,看着南宫暖说,“南宫城的人这几日就可以到辰国了,为父今日要出发去新建的南宫城等着,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筹备的,你就留在冷星城吧。”

“爹爹,我跟你一起去。”南宫暖看着南宫焕说。她很喜欢冷星城,但是她很讨厌姬无双,接下来难免要跟姬无双碰面,想想就觉得很烦。

“不。”南宫焕摇头说,“你留下,你一个姑娘家,没什么需要你做的,你就在这边跟你的小姐妹好好玩儿就好了。等那边安顿好了,你想过去的话,爹再来接你。”

“可是……”南宫暖还是有点想走。

“别可是了。”南宫焕看着南宫暖微微一笑,“你就好好留在这里,不要乱跑,司徒公子会照顾你的,爹很放心。”

南宫焕话落就走了,南宫暖微微叹了一口气,握了握小拳头。下次再遇到姬无双那个混蛋,她一定要他好看。

其实如今南宫焕体内的毒还没有解,本来冷肃说不让他出冷星城,但是南宫焕说他必须亲自去安顿南宫城的百姓,他会小心的,冷肃就由他去了。

已经腊月了,即将迎来辰国建国之后的第一个新年,百姓们脸上都喜气洋洋的,因为一个国家和一座城池的感觉还是很不同的。如今他们可以放心地离开家门出城,可以到别的城池里面做生意,再也不需要担心安全问题了。

冷肃这个皇帝当得很称职,每天称不上日理万机,也是忙得脚不沾地,因为建国没多久,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的。他对此并不排斥,正在努力学着怎么当一个好皇帝。

辰国的官员如今相当一部分都是青年才俊,那些曾经属于各大家族的长老们如今都有安逸富足的生活,至于当官这件事,他们宁愿他们的儿孙争气一点,而不是自己再出来为家族打拼。

南宫城的人在腊月初三到达了辰国,而他们出了地道之后,没走多久,就到了新的南宫城。

南宫焕已经站在城门口等着他们了,看到南宫焕,南宫城的百姓们都稍微安心了一些。虽然说他们相信北堂乾,但是这毕竟是背井离乡,南宫焕出现,更能给他们安全感。

城中各处的房屋都建造好了,里面应有的家具物什都不缺。南宫焕是昨日到的,昨夜带着几个人把南宫城的百姓如何安顿都已经做出了很详细的规划,这会儿只需要让百姓按照安排入住属于他们的新家即可。

而从原本的南宫城带不过来的粮食也没关系,今天新的南宫城将会按照人头给各家分发足够他们用一整年的粮食,至于百姓们的钱,自然都是随身带过来的。

南宫焕亲眼看着南宫城的百姓陆陆续续进入了新的南宫城,城中有人会安排各家的住处,他不需要亲自去。他站在那里,就是为了让百姓安心的。

南宫焕看到了南宫家的各位长老,只是直到南宫焕看到最后出来的北堂乾,都没有看到南宫瑾在哪里。

“北堂兄,一路辛苦了,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事尽管开口。”南宫焕对着北堂乾行了个大礼。他们以往交情也就一般,北堂乾能够亲自去南宫城,而且一路护送南宫家的人过来,南宫焕真的满心感激。

北堂乾微微一笑:“不用客气,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南宫焕看着北堂乾问:“不知瑾儿在哪里?”

听到南宫焕提起南宫瑾,北堂乾神色变淡了:“南宫老弟,南宫圣子没事,我们进城再说吧。”

南宫焕神色莫名,和北堂乾一起进了城,去了新的城主府。

在城主府的书房里坐了下来,北堂乾看着南宫焕说:“南宫老弟,这里没有别人,如果接下来我说的话不中听,还请不要介意。”

南宫焕微微皱眉,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北堂乾似乎对南宫瑾很不满的样子。他微微点头说:“北堂兄有话尽管讲。”

“当时我亲自带人去南宫家,本想跟南宫圣子先谈谈,让南宫圣子召集南宫城的百姓随我们一起离开。”北堂乾神色淡淡地说,“谁知道我到的时候,南宫圣子和一个女子在书房里面……这件事就算了,我对南宫圣子提起要让南宫家的人都迁来辰国,没等我跟他说这边已经做出了安排,南宫圣子就恼了我,说辰国对南宫家不公平,说南宫家本来应该跟北堂家得到一样的地位,南宫家落入东方家手中都是冷星辰的错,都是冷家的错,还说我是去看南宫家笑话的!而且他还说,南宫家的人不会背井离乡到辰国来当一无所有的贱民,辰国想要南宫城可以,只能派人去保护南宫城,还要让他跟豪儿有一样的地位!”

北堂乾提起这事儿就是一肚子火气,如果不是看在南宫焕的面子上,他真想砍了南宫瑾。如果南宫瑾是北堂乾的儿子的话,北堂乾早把他的腿给打断了,省得出去丢人现眼还惹是生非。

南宫焕听着北堂乾的话,也是气得不轻,脸色都涨红了,握拳砸了一下桌子说:“那个逆子是要气死我!他真的是魔怔了!”

南宫焕起身对着北堂乾赔礼道歉:“北堂兄,实在是对不住,都是我教子无方,惹了笑话,还望北堂兄别往心里去。”

“南宫老弟,惹笑话事小,如果惹出什么祸事来,就无法挽回了啊!”北堂乾语重心长地说。

南宫焕神色一正:“北堂兄说得是。”南宫焕最近见到的青年才俊可真是不少。不说冷肃这个如今越发成熟干练的皇帝,就说北堂豪和姬无双,原本一个是大家眼中只会做生意的圣子,另外一个是大家眼中只知道玩女人的风流圣子,可如今他们一个个都成长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王爷,百姓们都是交口称赞。

可南宫瑾呢?曾经大家眼中光风霁月的南宫圣子,遇到一点挫折就一蹶不振,甚至跟魔怔了一样心思都歪了!南宫焕听着北堂乾说南宫瑾的话,自己都觉得丢人现眼!

“南宫圣子就在城主府里面,为了防止他闹,我让人给他下了迷药,南宫老弟不要介意。”北堂乾看着南宫焕说。

南宫焕连连摆手:“当然不介意,北堂兄做得对!”

北堂乾看南宫焕态度很端正,感觉自己这一趟还是值得的,至于接下来南宫焕如何管教南宫瑾,能不能管好南宫瑾,北堂乾就不管了。

“南宫老弟,我这就回去了。”北堂乾起身说。

“北堂兄休息一下再走吧,我都没请北堂兄喝杯茶。”南宫焕很是过意不去。北堂乾一直过的都是富贵日子,这段时间为了南宫家奔波也是费心费力,而且这座新的南宫城还是北堂家出钱出力,北堂乾亲自指挥建造的,南宫焕真的是满心感激。

北堂乾摆摆手:“以后有的是机会喝茶喝酒,你这边有很多事情要忙,我就先回去了。如今咱们算是邻居,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

“多谢北堂兄。”南宫焕再次对北堂乾道谢,亲自把北堂乾送出了城主府,北堂乾把他劝住了,然后就带着北堂家的长老离开了。

南宫焕看着北堂乾走远,面色一沉,转身进了城主府。

南宫焕找到南宫瑾的时候,南宫瑾中了迷药还没醒过来,南宫焕皱眉看着一身狼狈的南宫瑾,下一刻,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南宫焕很快让人把南宫瑾弄醒了,南宫瑾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迷茫,不知道身在何处。而且他感觉饥肠辘辘,又饿又渴。

“来人!”南宫瑾叫了一声,南宫焕出现在他面前,神色冷然地看着他。

“爹,你怎么回来了?”南宫瑾看着南宫焕愣愣地问了一句。

南宫焕闻言脸色更冷了:“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回不来,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爹,你怎么这样说我?”南宫瑾不服气地说,话落皱眉看着四周,“这里是哪里?不对……我想起来了,是北堂乾!他竟然敢……”

南宫焕皱眉,伸手就狠狠地抽了南宫瑾一巴掌:“住口!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逐出家门!”

“爹,你为什么打我?”南宫瑾看着南宫焕问。

“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好!接下来你会知道的!”南宫焕冷声说,话落把南宫瑾从床上提了起来,拽着南宫瑾往外走。

城主府外面已经排起了几条长队,百姓们都在井然有序地领粮食和菜,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对未来新生活的憧憬。因为他们都已经看到了他们的新房子,属于他们自己的新房子,比他们原来住的都要好很多。

南宫焕拽着南宫瑾走到城主府门口,看着南宫瑾冷冷地说:“你现在出去,亲自去给百姓分粮食,最好不要闹腾,否则丢脸的是你自己!今天做完这些事,才能有饭吃!”

南宫瑾不可置信地看着南宫焕,下一刻就被南宫焕大力推了出去。他神色有些狼狈,看着纷纷看过来的百姓,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平和一些,走到一支队伍前面,开口说:“我来吧。”

“圣子亲自过来给我们分粮食了!”百姓看着南宫瑾的眼神都变了。以往南宫瑾在他们眼中是高高在上的,他们没想到南宫瑾竟然愿意亲自做这种又脏又累的活计。

南宫瑾刚刚做了一会儿,身上就沾了不少灰,他微微皱眉,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南宫焕站在城主府门口,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感觉肚子在叫,南宫瑾知道南宫焕是铁了心地要罚他,就只能乖乖认命了。而每个百姓从南宫瑾手中领到粮食,都会一脸感激地对南宫瑾说一句:“谢谢圣子殿下!”南宫瑾觉得这种感觉还不错……

新的南宫城,百姓有房有地有粮食,不过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做。从这天开始,南宫焕就盯着南宫瑾,什么脏活累活都让南宫瑾干,干不好干不完就没有饭吃。

南宫瑾当然不服气不愿意,但是他打不过南宫焕,他也不敢跟南宫焕动手。他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了靠自己的双手吃饭的感觉,真的很辛苦,他的手变得粗糙了很多,脚上磨出了血泡,也只有百姓们看着他越发尊重爱戴的眼神让他感觉好一些了。

南宫瑾虽然住在城主府里面,但是吃住条件跟原来相比却是天壤之别。他没有了下人,要自己打水,自己洗衣,自己扫地,做很多他这辈子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而且南宫焕下了死命令,谁都不准帮南宫瑾,否则就逐出家族。

南宫瑾本以为这种折磨几天就过去了,等南宫焕消气就好了,但是日复一日,南宫焕根本没打算恢复南宫瑾本该有的养尊处优的生活,依旧一直盯着南宫瑾。

南宫瑾在百姓眼中,还是尊贵的圣子,但是他知道,南宫焕正在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百姓,甚至是一个最底层的百姓来对待。

南宫焕要让南宫瑾知道,他的身份和地位都是南宫焕给的,南宫焕也可以随时剥夺,到那时,南宫瑾就只能凭借自己的双手去挣一口饭,过得日子甚至比普通百姓都不如。南宫焕要让南宫瑾明白一件事,脱掉南宫城圣子这件华丽的外衣,他什么都不是!

南宫城的人都已经平安到达辰国安顿了下来,那些被东方云祁派去拦截的杀手自然就无功而返了。自此,辰国拥有了六座城池,而东阳国,只有一座孤城东方城。

再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东方城的皇宫里一片冷清,东方城的街道上也没有多少行人。

元稹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而东方云祁已经多日没有见人,因为他真的没脸见人,他自己甚至都不敢照镜子。

说要给东方云祁想办法的元稹,事实上也是一筹莫展。东方家有高手,可曾经东方家高手数量上的优势如今已经被拥有六个家族全部高手的辰国碾压得荡然无存。鸳鸯楼有杀手,可是辰国皇室不知何时也培养出了数量不少的杀手,而且那些杀手也会用毒术和阵法。

元稹这几天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感,如果对手实力跟自己相差无几的话,还可以拼一拼,可如果对手的实力已经毫无悬念地无法超越,还怎么拼?

元稹在想,最初东方城不是没有赢面的,他已经从冷星城那里抢走了三座城池,可是陆续又都被辰国抢回去了,他们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计可施。

如今东方云祁还中了只能去向冷星辰求解药的毒,东方城还怎么翻身?

这天深夜,元稹再次听到熟悉的萧声响起,他没有惊动东方清茉,出门又去了东阳山。

东阳山顶,墨衣女子背对着元稹站在那里,听到动静转身过来,还是上次那个人。

“阿元,我都知道了。”女子的声音听起来已经不年轻了。

“我尽力了。”元稹微微垂眸说。

“我知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女子看着元稹说,“阿元,不要让云祁出事,至于东方城,守不住就放弃吧,你们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元稹微微皱眉:“放弃东方城?你之前不是说让我帮助东方云祁达成心愿吗?”

“阿元,该舍便舍,以后再夺回来即可。”女子看着元稹说,“告诉云祁,活着便有希望,你会一直帮他的对吗?”

元稹点头:“如果这是你希望的,我会。”

“阿元,谢谢你。”女子看着元稹说,“你一定要保重自己,我会一直在你身后。”

元稹目光幽深地看着女子:“好。”

冷星城。

临近过年,南宫暖本想去新的南宫城看看,但是南宫焕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要她留在冷星城,暂时不要回去。事情多其实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南宫焕正在用自己的方式管教南宫瑾,他其实不想让南宫暖看到南宫瑾现在的样子。

南宫暖留在冷星城还是很开心的,除了隔三差五不可避免地会碰到姬无双。

南宫暖已经平静了下来,觉得跟姬无双这种混蛋生气就是浪费感情,她决定无视姬无双,所以每次遇到姬无双的时候都绕路走,绕不开就当没看到。

这天南宫暖提着自己做的点心去找司徒琏。司徒琏是个爱吃甜食的男人,对南宫暖做的点心赞不绝口,南宫暖把司徒琏当哥哥一样,每次做了都会给司徒琏送一些。

结果南宫暖要进门的时候,再次迎面碰上了从里面出来的姬无双。姬无双看着南宫暖冷笑:“让我数数,这还没一个月,你往小莲花这里送了多少次东西了?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吧?你还真是殷勤呢,为了嫁给小莲花也是够费心的!”

南宫暖无视姬无双,打算绕开姬无双进门,结果姬无双脚步微动,就拦住了南宫暖的路,还伸手把南宫暖手中的食盒抢了过去。打开看到里面精致的点心,姬无双捏起一块就扔进了自己口中,一边嚼得起劲儿,一边嫌弃地说:“南宫小暖,谁给你的自信,这么难吃的点心还天天给人家送?”

南宫暖强忍着怒气,伸手去抢她的点心:“你还给我!”

结果姬无双身子一晃躲开了,然后恶劣一笑,直接把食盒给扔了,端着点心盘子,纵身一跃坐在了一棵高大的树上。姬无双一边捏着点心吃得不亦乐乎,一边看着南宫暖笑:“你有本事上来啊?你上来我就还给你,让你拿着去讨小莲花欢心!”

南宫暖怒极,反而平静了下来,她看着姬无双冷冷地说:“说我的点心难吃你还吃那么多,你才是口是心非的贱男!”

南宫暖话落,没再看姬无双一眼,抬脚进了司徒琏的院子。姬无双看着南宫暖潇洒的背影,低头看了看只剩下一块点心的盘子,想要扔到南宫暖头上,后来还是默默地捏起来吃光了……

姬无双告诉自己,不能浪费粮食,这点心勉强能入口,他勉为其难替小莲花吃了,省得小莲花被那个南宫小暖迷惑,嗯,就是这样!

不过姬无双想起南宫暖对他说的话,总感觉不是滋味儿。他从树上跳下来,把盘子放进了食盒里面,然后提着那个空了的食盒,暗戳戳地进了司徒琏的院子,轻手轻脚地靠近了书房门口,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想听听南宫小暖到底是怎么讨司徒琏欢心的,是不是又在告他的状……

“暖暖,说好给我带点心的,我今日早饭都没吃多少,就等着你的点心,你怎么空手来了?”司徒琏带着笑意的声音。

哼,南宫小暖接下来肯定会告状的,姬无双想。

“琏哥哥,我明天再给你做好了,今天的点心我没看好,都被可恶的耗子给偷吃了。”南宫暖的声音。

姬无双神色一僵,好你个南宫小暖,竟然敢骂我是耗子!

司徒琏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暖暖,你觉得小姬这个人怎么样?”

姬无双耳朵竖了起来,南宫小暖接下来肯定该说他的坏话了,他就知道!

“他?我们不熟。”南宫暖说。

姬无双轻哼了一声,南宫小暖,我把披风借给过你,我还吃了你的点心,我们这个月见过十八次面,你竟然说不熟?果然是口是心非的女人!

“是吗?”司徒琏轻笑了一声,“小姬说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碰女人,也不会成亲,你对此事怎么看?”

姬无双神色一僵,这种事情他们兄弟之间说说就算了,小莲花干嘛给别人说啊!

南宫暖略带惊讶的声音传入了姬无双耳中:“真的吗?看来他真的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好男人呢!”

洁身自好的好男人?姬无双嘿嘿一笑,他靠着的门突然开了,他一头栽了进去,南宫暖和司徒琏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姬无双从地上爬了起来,轻咳了两声掩饰尴尬,然后把手中不仅空了而且他刚刚还把盘子都打碎了的食盒递给了南宫暖,看着南宫暖一本正经地说:“南宫小暖你怎么乱扔东西?这又不是你家的东西,你用完就扔在地上,真是坏习惯!我给你捡回来了,拿好!”

南宫暖无语地看着装模作样的姬无双,姬无双把食盒放在南宫暖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哈哈一笑说:“你们聊什么呢聊得这么开心?刚刚我正好听到一句,是谁夸我是洁身自好的好男人来着?”

南宫暖面无表情地说:“是我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我说了一句口是心非的话,你当成你是夸你也可以。”

姬无双的脸一下子就黑了,瞪着南宫暖说:“你的意思是我不洁身自好不是好男人?”

“这是你自己说的。”南宫暖神色淡淡地说,“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

“南宫小暖!你找打是不是?”姬无双对着南宫暖挥舞了一下拳头。

南宫暖猛地站了起来:“你以为我怕你?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

“小姬,暖暖,有话……”司徒琏出来劝和。

“没你事儿一边儿去!”

“琏哥哥你不用管!”

司徒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现在的年轻人啊,火气怎么都这么大,他是老了吗……

“南宫小暖,想打架是不是?”姬无双瞪着南宫暖。

“打就打!不敢是孙子!”这种话要搁以前南宫暖绝对说不出来,她对着其他人也说不出来,可是姬无双真的让她忍无可忍了。

姬无双似笑非笑地打量了一下南宫暖单薄的身板,轻哼了一声说:“就你这样的,我一根手指都能赢!给你一个机会,现在看着我真心实意地说一句,姬无双是个洁身自好的好男人,这次我就饶了你。”

南宫暖冷笑:“我敢说,你有脸听吗?”

姬无双怒了:“南宫小暖,你别以为你是女人我不会揍你啊!”

“姬无双!你别以为我是女人就不敢揍你!”南宫暖握拳看着姬无双冷声说。

看到姬无双和南宫暖一言不合就要打架,司徒琏默默地飘走了,然后把冷肃冷新月北堂豪墨青靳辰以及三个孩子都请了过来,说有热闹看……

看到靳辰进门,本来气势汹汹地瞪着南宫暖的姬无双秒怂,看着靳辰说:“小姐姐,我没有欺负她,是她欺负我!”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离夜笑嘻嘻地说:“小姬叔叔,你这叫做恶人先告状,也可以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暖暖姑姑才不会欺负你呢,肯定是你欺负暖暖姑姑,小妹你说对不对?”

墨小贝拍着小手笑得别提多开心了:“对呀对呀!打架打架!”

南宫暖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神色微微有些尴尬地说:“其实没什么事情,我们就是想切磋一下。”

“嗯。”靳辰坐了下来,其他人也都纷纷去房间里搬了椅子出来坐好,靳辰看着两人说,“我们都知道你们就是想友好切磋一下,很好,现在可以开始了。暖暖你不用客气,小姬你敢还手我就把你的手给剁了!”

“哈哈哈哈!”北堂豪哈哈大笑。

“呵呵。”司徒琏一脸兴味。

“嘿嘿!赶紧的,可以开始了!”冷肃着急看热闹。

姬无双真怂了:“小姐姐我错了,不打了。”

“你错哪儿了?你不是很能耐么?打呀?”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姬无双说,“小姬,自从你在城门口强行给暖暖披风被拒绝之后就开始无事生非,一个月之内,你撞倒暖暖三次,诬蔑她八次,偷吃她的点心五次,今儿还抢她的点心一次。你能耐大发了,说好的你以后见到女人都要退避三舍再也不主动招惹的呢?你别告诉我你看上暖暖了,你可是发过誓要一辈子当和尚的,我们都是见证!”

“南宫小暖,你竟然跑到小姐姐面前告我的状!”姬无双瞪着南宫暖说。

南宫暖面无表情地说:“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才不会记得这个月见过你这个混蛋几次呢!原来我那些不见了的点心都是被你偷吃了,你真够出息的!”

姬无双神色一僵:“点心做好不就是给人吃的吗?”

南宫暖简直要被气笑了:“不是给你这个混蛋吃的!”

“哼!你不就是想在小莲花面前献殷勤,我不会让你祸害我兄弟的!”姬无双说。

司徒琏幽幽地说:“你抢我的点心,不是我兄弟。”

离夜笑嘻嘻地说:“娘亲,小姬叔叔是不是嫉妒琏叔叔有点心吃呀?他吃不到,所以才偷吃的。”

靳辰点头:“小夜真聪明。”

姬无双神色一僵:“我没有!”

“没有最好。”靳辰白了姬无双一眼,“既然你这么看不上暖暖,以后别在她面前乱晃,再敢让我知道你找她麻烦,我就把你发配到矿山去采矿!”

姬无双垂头丧气,南宫暖喜笑颜开:“谢谢雪儿,我以后终于不用再见到这个混蛋了,好开心呀!”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