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明幽山谷/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距离过年仅剩下三天了,冷星城中十分热闹。

离夜的学堂里面前天就放假了,这两天离夜一直在陪墨小贝和墨小宝到处玩儿,完全就是二十四孝好哥哥的样子。这会儿司徒琏推了一个小车,里面坐着墨小贝,离夜推了一个小车,里面躺着呼呼大睡的墨小宝,成为了冷星城大街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虽然天冷,司徒琏穿得并不厚,身上的披风也是为了方便抱孩子的时候给孩子挡风用的。乖巧的离夜把靳辰让他穿的厚衣服都穿上了,还披着一个童趣十足的小披风,戴着帽子。而两个孩子的小车都被挡得严严实实的,墨小贝一直往外看,墨小宝根本不知身在何处。

此时他们到了城门口,司徒琏正准备带着孩子回去的时候,城楼上的一个守城军小队长突然高喊了一声:“司徒公子,鸳鸯楼的元楼主来了!”

说来也是巧了,元稹前两次来冷星城,一进城就碰上了司徒琏,这次也一样。

不过这次注定是有些不一样的,因为前两次碰面,他们无冤无仇,这次就不同了。元稹伤过司徒琏,墨青又替司徒琏伤了回去,两人之间也算是正式打过交道了。

元稹看到司徒琏依旧在带孩子,眼眸微闪。三次在冷星城碰面,司徒琏都是在带孩子,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无所事事每天只带孩子的男人,去东方城搞出了不少事情,搞得元稹都狼狈不堪。

“司徒公子,又见面了。”元稹眼眸幽深地看着司徒琏说。

“元楼主,欢迎。”司徒琏唇角微勾,仿佛之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副很好客的样子,看着元稹说,“请吧。”

司徒琏带着孩子慢悠悠地在前面走,元稹默默地跟在后面,朝着冷星城的皇宫而去。他们没有交谈,也都不想交谈。

离夜看到街边有卖糖人的,就停了下来,买了一个自己付了钱,然后递给了墨小贝。

墨小贝吃了一口之后就不想吃了,结果司徒琏接了过来,一手推着小车,一手拿着糖人,吃得津津有味。

“司徒公子好帅啊!”

“司徒公子吃糖人也好帅!那个糖人肯定很好吃,我也要去买!”

“我也要!”

……

如今已经成为冷星城众多少女梦中情人的司徒琏,每次出门都有一群姑娘盯着他犯花痴。司徒琏的容貌在冷肃北堂豪姬无双之上,墨青不会在外人面前露出真容的情况下,司徒琏如今已经成了冷星城乃至辰国第一美男子。

再加上司徒琏经常带着孩子,给姑娘们一种他很温柔很有爱心的感觉,这样的单身帅哥,而且不是皇上又不是王爷,太容易让姑娘们产生幻想了。

离夜刚刚买过糖人的小摊已经被一群姑娘一抢而空,摊主直接收摊回家去了,表示以后要经常做司徒公子的生意。

元稹看着司徒琏一个大男人在大街上吃孩子才会喜欢的糖人,感觉十分怪异,真不知道这位司徒公子是什么人家出身的。

到了皇宫门口,碰上了南宫暖。南宫暖看到元稹,脸色微冷。司徒琏让南宫暖把孩子们带进去,他对着元稹很客气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元楼主请进。”

元稹来过,不过他来的时候这里还不是皇宫,如今这里跟从前不一样了,建筑风格并不华丽但是很大气,与之相比,东方城那座富丽堂皇的皇宫倒是俗了。

“元楼主在这里稍等片刻。”司徒琏把元稹带到了自己的院子,请元稹坐了下来,然后就出门去找墨青去了。

墨青和靳辰已经收到元稹到来的消息了,而他们对于元稹会来并不意外。墨青给东方云祁下了阎罗草的毒,所以他们早晚会上门来求解药。

元稹等了一会儿,看到一个人过来了,那张脸是冷星辰没错,但是元稹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仔细看了看,发现身形跟他之前见到的冷星辰不同,看着更清瘦一些,倒是让他想起了他最初见到的那个冷星辰……

这是靳辰,她微微一笑,在元稹对面坐了下来,看着元稹说:“元楼主,好久不见。”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元稹眼眸幽深地看着靳辰说。

“元楼主喝茶。”靳辰给元稹倒了一杯茶,推到了元稹面前。

元稹看了一眼清亮的茶水,微微摇头,又推了回去:“星辰公子的茶,还是不喝为妙。”

靳辰笑了:“谨慎一点总没错,可以理解,这茶里面,确实被我下了药。”

元稹神色微变,看着靳辰说:“星辰公子倒是够坦荡。”

靳辰听出元稹话语中的讽刺,神色未变:“坦荡不敢当,不过这遇事都用下毒来解决的风格,还是跟元楼主学的。”

元稹轻哼了一声,靳辰是在讽刺元稹,当初元稹用下毒的方式从冷家手中抢走了三座城,后来事实证明,用这种方式得到的效忠,根本就不可能长久。如今那三座城都成为了辰国的土地,被元稹威胁了那么久的南宫家,也全身而退,没有任何伤亡。

而辰国今天得到的这些土地和百姓,都是光明正大的,归顺辰国的家族也都是心甘情愿的,这样才是上乘的权谋之术。至于鸳鸯楼的手段,说白了就是江湖行径,杀手风格。

说起来如今靳辰和元稹分别代表着这片土地的两个国家,国与国之间的交锋,原本应该是战场上兵戎相见,这样才光明正大。只是这片土地的情况比较特殊,多年以来以家族形式存在的各方势力根本就没有正规的军队,各个家族之间比拼纯靠高手,只拼武功高低,倒像是江湖门派的风格。

如今冷家建立了辰国,东方家建立了东阳国,辰国已经拥有了很正规的军队,但跟辰国对立的东阳国并没有。双方一直都不是势均力敌的,东阳国从一开始就选择了阴招,辰国也不可能派军队去对付东阳国的阴招,因为没有用。

以毒制毒,靳辰表示天经地义,这个头是元稹开的,而靳辰和墨青也会让元稹知道,鸳鸯楼的毒术对他们来说,根本不足为惧。

“星辰公子,元某是来交换解药的。”元稹不再废话,看着靳辰直截了当地说。

靳辰微微点头:“可以。”

元稹倒是有些意外,因为他本以为靳辰会为难他。他拿出了一个不小的药瓶,推到了靳辰面前:“这是阎罗果的解药,足够分量。”

靳辰拿出了一个小药瓶,放在了元稹面前:“这是阎罗草的解药,仅此一颗。”

元稹看着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如果不是立场不同,元某倒是很希望结交星辰公子这样的朋友。”

“元楼主的立场……”靳辰微微摇头,“其实我一直都没有看明白元楼主到底是什么立场,最开始我以为元楼主是淡泊名利的世外高人,不过事实证明我看错了。元楼主想要什么呢?地位?名利?权势?似乎都不是,但元楼主确实主动趟了这趟浑水,或许是为了某个特殊的人吧!”

靳辰看着元稹,她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元稹眼底闪过一道暗光。靳辰知道,她的猜测十有八九没错,而靳辰并不认为元稹为东方云祁如此奔波是为了东方清茉那个夫人,如果元稹真的爱东方清茉爱到百依百顺毫无原则的话,他从一开始就会尽心尽力地帮东方云祁,而不是突然转变态度。如果元稹真的一开始就立场那么鲜明坚定的话,很多事情都会不一样的。

“星辰公子对元某倒是很费心。”元稹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确实。”靳辰微微点头,“其实我一直都有一个疑问,当初元楼主去东方城救我,到底是受何人之托?如果元楼主能够告知的话,咱们还可以好好谈谈。”

这件事靳辰一直都没忘,虽然她当初并不需要元稹去救,元稹的行为只是打乱了她本来的计划而已。不过元稹是打着受人之托去救她的旗号出手的,靳辰当时问过元稹是受谁之托,元稹不肯说。

靳辰给元稹倒的那杯茶里面的确下了药,是真言丹,因为靳辰想要问元稹一些问题。不过显然元稹很警惕,根本就没有中计,所以靳辰就直接了当地问了。

“这件事,星辰公子以后会知道的。”元稹神色淡淡地说,话落查看了一下靳辰给他的解药,然后起身就要告辞。

“元楼主慢走。”靳辰并没有出去送,她看着元稹的背影,神色很平静地收回了视线。

元稹走到城门口的时候,再次看到了司徒琏。司徒琏就站在城门口,挡住了元稹出城的路。

元稹神色微冷:“司徒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要留客,元楼主不用走了。”司徒琏唇角微勾,短笛已经到了唇边。

元稹神色微变,飞身而起就要越过城墙离开,只是原本看着一切如常的城墙之上,突然多了密密麻麻的弓箭手,箭尖全都瞄准了元稹的胸口。

笛声响起的同时,元稹拔剑朝着司徒琏杀了过去,而近千支箭矢,密密麻麻地朝着元稹射了过来!

元稹之前没有注意,城门口已经跟他来的时候不一样了,附近根本就没有百姓,全都空了出来,他面前这些人,就是专门拦截他的。

元稹还没靠近司徒琏,就被箭矢逼得有些手忙脚乱,而司徒琏的笛声却没有停,元稹脚步一滞,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元稹强撑着没有倒下,第二波箭矢又下来了,而司徒琏的音攻依旧没有停下。

靳辰和墨青就站在不远处看着,靳辰说:“小莲花的音攻似乎精进了不少,他应该是有了新的感悟。”

墨青点头:“的确。”

用音攻来对付一群人不现实,但对付一个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元稹知道他这次栽了,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了一群鸳鸯楼的杀手,可是他带来的人这会儿根本没有出现,只能说明一件事,在他和“冷星辰”交谈的时候,那些杀手都已经被解决掉了。

“真的会有人来救他么?”靳辰神色莫名。他们的目的不是杀了元稹,而是把元稹背后藏着的神秘人给逼出来。

被音攻折磨得已经没有招架之力的元稹右臂中了一箭,手中的长剑掉落在了地上,又吐了一口血,软软地倒了下去。

靳辰抬手,城墙上面的弓箭手立刻撤了,司徒琏的短笛也收了起来。虽然说司徒琏的音攻精进了不少,但音攻这种神奇的功法对使用者的内力消耗太大,这会儿司徒琏感觉内力已经耗得差不多了,再继续下去他也受不了。

元稹已经毫无反抗之力,司徒琏朝着元稹走去,正准备把元稹提起来的时候,一支闪烁着幽光的利箭破空而来,直直地朝着司徒琏的后心射去。

利箭速度很快,司徒琏刚刚用过音攻,这会儿很是疲惫,所以感觉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而一直盯着司徒琏的靳辰第一时间冲了过来,却只是拉着司徒琏闪开,那支箭直接射穿了躺在地上的元稹的大腿……

司徒琏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蒙着黑色面纱的女子飞身而来,他神色莫名地对靳辰说:“又是她啊。”

靳辰听司徒琏说过,元稹身边有一群神秘女子保护,而今天这一出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把元稹身后的人逼出来。

“你们已经得到想要的了,放了他。”女子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眼神很平静,她的目光从司徒琏脸上扫过,落在了靳辰身上。

“如果不放呢?”靳辰的神色也很平静。

墨衣女子拍了两下手,另外一个装束完全一样的墨衣女子飞身而来,手中还提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

司徒琏神色微变,墨衣女子眼神平静地说:“交换人质。”

被抓的是南宫暖,靳辰神色一冷说:“好!”话落就把元稹从地上提了起来,飞身出了冷星城,而墨衣女子也跟了出去。

冷星城外的树林里面,靳辰看着不远处的墨衣女子说:“换人!”

“你们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墨衣女子看着靳辰说,“否则在你们把解药送到南宫城之前,那些人都会死。”

靳辰把元稹朝着墨衣女子扔了过去,提着南宫暖的人也把南宫暖扔了过来,司徒琏抱住了南宫暖,看她只是被人打晕了,对着靳辰微微点了点头。

墨衣女子看了一眼抱着南宫暖的司徒琏,神色平静地转移了视线,带着元稹很快消失了人影。

“你怎么样?”靳辰问司徒琏。

司徒琏微微摇头:“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靳辰给南宫暖把了脉,发现南宫暖并没有中毒,就拿出一瓶药给了司徒琏:“让小姬把暖暖还有这瓶药都送到南宫城去,孩子就拜托你了。”

“你们要去哪儿?”司徒琏愣了一下。

靳辰说了一个字:“追。”

“怎么追?”司徒琏又愣了一下。要追不是要立刻去吗?靳辰这会儿还站在这里很淡定地跟他说话,墨青也在。而且靳辰和墨青怎么知道那两个女人带着元稹会跑到哪里去?

“当初那个姑娘怎么找到你的,现在我们就可以怎么找到元稹。”靳辰话落,已经被墨青揽住,两人一起从司徒琏面前消失了人影。

司徒琏抱着南宫暖,无语望天。他当初从东方城回来的时候也就是随口跟靳辰提了一句他被人下了一种毒香,不管藏到哪里都会被找到,问靳辰会不会做这种东西。靳辰当时说了一句“不会,可以试试”。

如今这显然是已经做好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在了元稹的身上。或许就是刚刚靳辰主动去把元稹提起来,还非要带到城外来交换人质的时候,司徒琏还纳闷儿呢,为什么动手的是靳辰而不是墨青,如今事实很明显了,靳辰做的每件事都是有目的的,只是别人很难看出来。

司徒琏本以为他们这次行动失败了,因为元稹没杀掉也没留住,而元稹身后的人虽然被逼出来了,但是也没留住。谁知道靳辰还留了一手,这会儿依旧还有挽回的余地。

司徒琏抱着南宫暖回了冷星城,进皇宫的时候迎面碰上了姬无双。姬无双看到司徒琏和南宫暖的样子,脸一下就黑了:“小莲花,光天化日你就抱着南宫小暖,你们这是私定终身了?我劝你多少次了,这姑娘不适合你!”

司徒琏白了姬无双一眼,伸手就把南宫暖扔给了姬无双。姬无双愣了一下,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了,看到南宫暖闭着眼睛毫无知觉的样子,神色微变:“南宫小暖怎么了?你对她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被人打晕了。”司徒琏很淡定地说,“你家小姐姐说了,让你把暖暖和这瓶药一起送到南宫城去。你现在立刻出发,还能赶回来过年。”

“解药拿到了?”姬无双看着司徒琏塞到他怀中的一瓶药问。

司徒琏点头,就看到姬无双神色怪怪的:“为什么让我去?我很忙的,没时间!”

“也行,那我找北堂豪吧,他应该很乐意,你把暖暖给我。”司徒琏伸手要把南宫暖抱回来。

姬无双眼眸微闪躲开了:“你都说了是小姐姐吩咐的,我不想去也得去啊!你不用管了,我等会就出发!”话落抱着南宫暖一溜烟儿地跑了。

司徒琏唇角微勾,先去看了看孩子,然后拿着手中的一个小药瓶,进了地宫。

向谦被关在了地宫的密室里面,而地宫里面还有四个人,分别是卢方城和辛阳城的城主和圣子。

他们如今都已经很习惯了,因为地宫里什么都不缺,而且冬天还很暖和,而他们需要的东西只要开口,一般都会得到。

司徒琏来的时候,两位城主正在悠闲地喝着茶对弈,卢紫霄在练功,辛思明躺在一块虎皮上面睡得正香。

“司徒公子来了。”卢方城的城主看到司徒琏微微一笑。司徒琏最近经常来,因为是他在照顾向谦,每次碰到这两位城主,司徒琏都会跟他们寒暄几句,有时候也给他们带点美酒。

可以说,司徒琏真的是个很讨人喜欢的人,不管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很乐意跟司徒琏打交道。相比司徒琏来说,墨青就太不平易近人了。

“我是来给四位送解药的。”司徒琏微微一笑说。

卢紫霄瞬间睁开了眼睛,本来听到动静也没起来的辛思明一下子跳了起来,神色狂喜:“解药呢?”

司徒琏把解药拿了出来,里面正好四颗,四个人都没有任何迟疑地吃了下去,片刻之后,一人吐了一口黑血出来,困扰他们很久的毒就这么解了。

“哈哈哈哈!终于可以出去了!”辛思明大笑了起来。

司徒琏唇角微勾:“四位请吧。”

司徒琏把两位城主和两位圣子带出了地宫,有人负责安顿他们。如今距离过年仅剩下三天时间,他们再赶回去来不及了,如果非要走的话也可以,没有人拦着。而现在根本不需要担心他们再生出别的什么心思,因为大局已定,他们不想给自己惹麻烦的话接下来会很安分的。

事情办完,司徒琏就回去陪孩子去了,还不知道墨青和靳辰什么时候能回来。

而那边姬无双已经让人备好了马,他自己一个人,嫌弃马车太慢,直接把还没醒过来的南宫暖给放在了身前,两人共乘一骑,出了冷星城。

原本北堂城距离冷星城就是最近的,而新的南宫城在北堂城和冷星城中间的位置,姬无双速度快一点的话,两天之内就能到。到时候他送完人送完药,再用凌云步回来,有望赶在除夕当天回到冷星城。

马走得很快也很颠簸,南宫暖终于醒了过来。她神色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不断掠过的树林,意识到自己在马背上,身后还有人抱着她。南宫暖神色一冷,她当时要出门去买做点心的原材料,结果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被人打晕了,现在她身后肯定是劫持她的人!

南宫暖定了定神,不动声色地把袖子里面的匕首拔了出来,然后眼神一冷,反手朝着背后就是一刀!

正在专心策马赶路的姬无双根本没有发现南宫暖醒了,而且离得太近也来不及反应,感觉到胸口一痛,姬无双不可置信地看着插在他胸口的匕首,身子一歪,从马上摔了下去。

南宫暖拉住了缰绳,就要往前冲“逃走”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南宫小暖你给我回来!”

南宫暖神色一僵,调转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捂着胸口躺在地上的姬无双:“怎么是你?”

“你以为是谁?”姬无双真的怒了。还好南宫暖这一下刺得有点偏了,没有伤到要害,也不深,不然姬无双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暖并不认为姬无双会劫持她,虽然他们两个互相讨厌,但是姬无双应该做不出这种事情来。南宫暖并没有看清楚把她打晕的到底是什么人,就算她得救了,也应该在冷星城,而不是在这荒郊野外。

“你被人劫持了,是我救了你!”姬无双没好气地说,“而且是小姐姐命令我送你回南宫城过年的,还要给你爹送解药,我容易吗?你竟然戳我一刀!还不快下来给我疗伤!”

南宫暖神色一僵,从马背上翻身下来,快步走了过来,在姬无双面前蹲下,有些尴尬地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傻乎乎的?看到送你的是我而不是小莲花你是不是很失望?告诉你,就是小莲花不想送你才让我来的!你别痴心妄想了,他不喜欢你,不会娶你的!我告诉你……”

听到姬无双中气十足喋喋不休又开始胡言乱语,本来还觉得有些愧疚的南宫暖真的恼了。她猛地站了起来,低头看着姬无双说:“你这个混蛋,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给割了?!”

姬无双神色一僵:“好啊南宫小暖!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方式吗?你这个忘恩负义冷血无情的女人!”

南宫暖扶额:“姬无双,你到底要不要闭嘴?”

“我为什么要闭嘴?你还不赶紧给我疗伤?杵在那里干嘛呢?你这女人怎么一点儿都不善良!”姬无双瞪着南宫暖说。

南宫暖看了一眼姬无双,再次蹲了下来,手朝着姬无双的胸口伸了过去。

姬无双眼底闪过一丝得意:“早这样不就好了,非要我教你怎么做人,你这个不懂事的女人……”结果姬无双看到南宫暖从他怀中掏出了一个药瓶出来之后就要站起来,他的神色瞬间僵硬,“南宫小暖你干嘛?”

南宫暖真的不想理会姬无双了,而且她看姬无双伤得很轻,血都只流了一点点,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南宫暖准备拿了解药之后自己回南宫城,让姬无双爱干嘛干嘛去。

姬无双看到南宫暖竟然打算拿着解药扔下他跑路,瞬间就恼了,伸手就把还未站起来的南宫暖拽了下去。

南宫暖神色一僵,脸色瞬间爆红,因为她倒下的时候砸在了姬无双身上,而此时姬无双的脑袋就埋在她的胸口,竟然还在乱动!

“混蛋!你这个混蛋!”南宫暖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愣在那里的姬无双狠狠地踹了两脚,然后转身就跑了。

姬无双受伤的确很轻,其实那把匕首也就只是刚刚伤到他的皮肉而已,他猛地坐了起来,看到南宫暖翻身上马瞬间跑没影儿了。他纵身一跃跳了起来,飞快地追了上去。

已经学会凌云步的姬无双在一刻钟之后就追上了南宫暖,南宫暖冷脸看着挡着马前面的姬无双:“立刻滚开,我不想看到你!”

“南宫小暖,我救了你你不知恩图报就算了,你伤了我你不负责也算了,可你竟然抢了我的解药和我的马要跑?你立刻给我下来!”姬无双气哼哼地看着南宫暖说。

南宫暖瞪着姬无双:“这马是你的?写你名儿了吗?你一点医术都不懂,这解药怎么就是你的了?你这个胡说八道胡搅蛮缠不讲道理脑子进水的大混蛋!”

听到南宫暖不带喘气地骂他,姬无双冷笑:“南宫小暖,我数三声,你如果不下来的话,可别后悔。”

“我就不下去!你再不滚开我就骑着马从你身上踏过去!”南宫暖看着姬无双冷声说。

“一二三,南宫小暖,我给过你机会了!”姬无双话落,吹了一声口哨。

原本驮着南宫暖的马突然剧烈地晃了起来,要把南宫暖甩下去,因为这的确就是姬无双的马,他养了好几年的,最听他的话。

南宫暖身子一歪抓紧了缰绳,看到姬无双竟然真的可以驱使这匹马,南宫暖赶紧从马背上跳了下去,差点被马给踩到。

南宫暖后退了一步正好撞到了姬无双身上,姬无双神色有些尴尬,因为他本来是怕马踩到南宫暖过来拉她的。

南宫暖踢了姬无双一脚,然后转身运起轻功就跑了,没有再理会姬无双。

“哎!你给我回来!”姬无双翻身上马追了上去,只是他追出去了好远,都没有看到南宫暖。

姬无双微微皱眉,他只是跟南宫暖闹着玩儿而已,那个丫头气性怎么这么大?小姐姐命令他把南宫暖送回南宫城,如今南宫暖不见了,解药还在南宫暖手里,万一出点什么事……

姬无双心中一惊,直接把马扔下,运起凌云步开始在四周找。

姬无双速度很快,他最后还是找到了南宫暖,而南宫暖并没有离开很远,就在一条小河边。

姬无双放轻脚步走近,就看到南宫暖蹲在地上,身旁还有一只受了伤的小鹿,她撕了自己的一片衣服在给小鹿包扎伤口,眼神柔和到了极点。

姬无双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南宫暖并没有发现他。南宫暖给小鹿包好了伤口之后,小鹿站了起来,脑袋在南宫暖手心舔了舔,南宫暖笑了起来,轻抚了一下小鹿的头。

那边树林里跑出了一头母鹿,小鹿跛着脚跑了过去。南宫暖站起来,微笑看着母鹿带着小鹿一起消失在树林里,她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就看到姬无双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南宫暖神色一冷,一点儿都不掩饰对姬无双的厌恶,直接无视姬无双要走。

结果姬无双脚步微动就到了南宫暖身边,伸手拉住了南宫暖纤细的胳膊。

“你要做什么?”南宫暖皱眉看着姬无双。

“南宫小暖,天色不早了,我不想跟你吵架,是小姐姐让我送你回家的,所以你必须跟我走,还有解药我也必须亲手交给你爹!”姬无双看着南宫暖说。

“不需要!”南宫暖看到姬无双就觉得讨厌。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姬无双话音刚落,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两根绳子,是他撕了自己的衣服做的。他在南宫暖愤怒的眼神中直接把南宫暖的手脚绑了起来,然后扛在了肩膀上,吹了一声口哨,等他的马跑过来了,就把南宫暖往马背上一放,自己上马,嘿嘿一笑说:“走了,哥哥送你回家啊!”

南宫暖的姿势极其不舒服,她被马颠得都快吐了,咬牙切齿地说:“姬无双,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南宫小暖,你脾气怎么这么坏?哥哥以后会好好教你的!哈哈!走喽!”姬无双策马,带着南宫暖冲了出去。

却说靳辰和墨青,他们在元稹身上下了一种靳辰特制的毒香,顺着气味进了明幽山谷。

说起来靳辰对这里并不陌生,当初她带着冷肃司徒琏和秦骁三个人,在这里射死了东方家的几十个高手。后来靳辰派了人过来给那些人收尸,就埋在了这座山谷里面。

已经是傍晚时分,山谷中还有未化的积雪,寒冬腊月听不到虫鸣鸟叫的声音,十分安静。

靳辰和墨青感觉到他们追寻的气味变得很浓,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看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山洞。

山洞里面,只有元稹一个人躺在地上,他受伤的手臂和大腿都被包了起来。闻到自己身上散发出越来越浓烈的异香,元稹的脸色难看至极,他也不知道救他的女子到底去了哪里,心中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墨青往山洞入口处扔了一块石头,元稹神色微变,只是并没有其他人出现。

下一刻,墨青伸手抱住了靳辰,同时拔剑反手一挥,一道寒光闪过,已经逼近墨青后心的一支利箭断成两截掉落在地上。

墨青转身,靳辰已经闪身进了山洞,而他们在冷星城见到的那个墨衣女子出现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目光幽寒地看着墨青。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