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也好/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墨衣女子看着墨青冷声问。

那边靳辰已经把剑架在了元稹脖子上,提着元稹从山洞里面走了出来。墨衣女子只是看了元稹一眼,眼中并没有出现一丝慌乱,很快转移了视线。

“真相。”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你是什么人?”

墨衣女子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平静无波:“无关紧要的人。”

“徒儿。”

一个苍老的声音由远及近,墨衣女子从树上飞身而下,垂首恭敬地说:“尊主。”

而靳辰神色微变,看着已经站在墨衣女子身边的老者叫了一声:“师父。”那声“徒儿”是叫靳辰的,因为来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南宫离……

南宫离还是老样子,一点儿都没变。他穿着一身灰扑扑的布衣,站在那里看着靳辰笑了:“丫头,小夜和小贝可好?为师还没去看过小宝呢!”

从南宫离口中听到“小宝”两个字,靳辰眼神微冷:“师父,给我一个解释。”靳辰一直不希望神神秘秘的南宫离跟她是站在对立面的,但是如今这一切作何解释?一直在帮元稹的人是南宫离的人,也就是说,南宫离就是元稹身后的那个神秘人,甚至就是南宫离,把向谦害得失忆,还蛊惑向谦去杀冷星辰的。

靳辰不能理解这样的事情,她需要一个解释,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她不会善罢甘休,即便南宫离是她的师父。

南宫离呵呵一笑说:“丫头,有些事情为师没有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

“师父现在可以说了,否则我就杀了他。”靳辰面无表情地把手中的刀又逼近了元稹的脖子。

南宫离神色如常,似乎并不很在意元稹的死活,他看着靳辰说:“为师跟元稹有些渊源,当初也是为师让他去东方城救你的。你要灭了东方城没关系,杀多少人都没关系,但是为师对人承诺过,会让元稹活着。”

“师父的解释我不满意。”靳辰冷声说,“你跟元稹有什么渊源?你身边那个姑娘又是什么人?”

“丫头,何必要问这么清楚?”南宫离看着靳辰微微摇头说,“你放了元稹,为师不会让他再跟你们作对,你们可以得到东方城,得到这片土地,其他的不重要。”

“对我来说很重要!”靳辰冷声说,“师父想要带走元稹,要么把我想知道的事情告诉我,要么就杀了我!”

南宫离神色微变,眼眸幽深地看着靳辰说:“丫头,你从六岁那年就拜我为师,那么多年我们师徒相依为命,师父把能给你的都给你了!这次,给师父一个面子,不要逼师父对你们动手。”

靳辰看着南宫离,沉默了片刻之后,把元稹朝着南宫离所在的方向扔了过去,眼中只剩下了冷漠:“师父,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师父。你既然跟我提当年,你要的面子我给你,我们的师徒情分从此一笔勾销!”

南宫离神色一震,眼眸微暗,他身旁的墨衣女子接住了元稹。

南宫离没再说什么,转身要走的时候,靳辰看着他的背影冷冷地说:“南宫离,从今天开始,没有离夜,他改姓墨,反正你总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要再来打扰我们!”

听到靳辰的话,南宫离脚步一顿,拳头微微握了一下,没有回头,沉声说了两个字:“也好。”

靳辰听到南宫离说的话,看到南宫离毫不留恋地离开,眼神一冷,挥刀就劈倒了一棵大树!

墨青伸手抱住了靳辰,把靳辰的头按在他的胸口,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这是南宫离的选择,他既然觉得你和小夜都没有那么重要,不必为此难过。”

靳辰从拜南宫离为师的那天开始,就知道南宫离很神秘,有很多事情不愿意告诉她。但那时他们只是单纯的师徒关系,靳辰可以跟自己说,她帮南宫里做饭洗衣,从南宫离那里换来她想要的书,就当是交易好了。

但那又怎么可能只是交易?彼时靳辰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在一个深山老林的庙宇里面醒来,四顾茫然。她仗着自己成熟的灵魂,能做到的也只是偷偷跑到寒月寺的后山烤鸡吃不被发现而已。

如果没有遇到南宫离,靳辰要么就是认命,乖乖地当一个天命煞女,在寒月寺里面吃斋念佛长大,等着靳家人把她接回去,再跟各路牛鬼蛇神斗,好让自己活下来;要么就是抛弃靳家五小姐的身份,从寒月寺逃走,小小年纪就去闯天下,面对未知的一切。

可靳辰遇到了南宫离,南宫离说他会安排好一切,于是靳辰离开了她不喜欢的寒月寺,甚至有替身在帮她抄经念佛。即便她多年一直住在寒月山旁边的山上很少下山,但她是自由的,她想下山的时候可以下山去赶集,她可以随便地吃肉喝酒,她可以听着寒月寺的钟声吐槽里面的饭菜太难吃……

靳辰那个时候即便灵魂是成人,但她的身体又小又弱,南宫离给了她很多书,一有空就虐她,跟她打架,甚至好几次把她扔进狼群里面,自己在旁边啃着鸡腿看着她浑身是血地爬出来……

靳辰之所以是今天这个样子,她得到的一切,最初的前提都是南宫离是她的师父。

那些年他们斗嘴吵架互相虐,但那只是他们的相处方式,也是他们师徒陪伴彼此的方式。在遇到墨青之前,整整八年的时间,靳辰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认识和熟悉的人,就只有南宫离而已。

所以即便南宫离一直神神秘秘,即便他们师徒之间总是少了那么一份真正的信任和坦诚,但靳辰不愿意去想南宫离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利用她,不愿意看到有朝一日她跟南宫离之间反目成仇。甚至之前失忆的向谦被带回冷星城的时候,靳辰怀疑跟南宫离有关,却告诉自己没有根据的猜测不要多想,因为她真的不愿意失去南宫离这个师父……

可靳辰不愿看到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南宫离还是选择了对他来说更重要的事情,或许是更重要的人,放弃了靳辰这个徒弟,甚至靳辰说要离夜改姓墨,南宫离都无动于衷。

“我们回去吧。”墨青抱着靳辰说。

靳辰微微点头,墨青抱着她出了明幽山谷,朝着冷星城的方向而去了。

靳辰和墨青回到冷星城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他们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孩子们都不在,想必是在司徒琏那里。

靳辰有些疲惫,简单洗了一下,上床就睡了。墨青看着靳辰的睡颜微微叹了一口气,南宫离或许有什么苦衷,但靳辰是真的伤心了。墨青觉得南宫离以后一定还会出现的,而南宫离如果打定主意要跟他们做对的话,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他们所有的一切,南宫离几乎都了如指掌,而他们对南宫离的了解却很少,都只是南宫离想让他们知道的。

墨青之前调查过南宫离,可南宫家族的人对南宫离的了解也不多,只是知道南宫离是个外姓长老,因为天赋出众,才加入南宫家,他原本的名字都没有人知道,他的出身也是个谜……

这个夜晚,对姬无双和南宫暖来说注定也是难忘的。

南宫暖被丝毫不懂怜香惜玉的姬无双绑起来放在了马背上,在她身子都快要散架的时候,姬无双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他把南宫暖给放了下去,把绑着南宫暖的绳子给解开了,看到南宫暖原本白皙如玉的手腕上面多了一道清晰的红痕,姬无双眼眸微闪,轻咳了两声说:“你没事吧?”

南宫暖有气无力地倒在地上,看姬无双一眼都觉得多余。她觉得她这辈子认识姬无双这个混蛋真的是倒了血霉了,她现在全身上下都很难受,听到姬无双说话,心里更难受。

“南宫小暖,谁让你不听话的?我这不是没办法嘛!”姬无双说,“你乖乖听话跟我走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对,都是我的错。”南宫暖神色疲惫地说,“所以姬无双,寒王殿下,姬大哥,我求求你,求你放过我。你走,我们从今天开始就当不认识。我是一个口是心非冷血无情只知道装可怜对男人献殷勤的坏女人,所以为你好,求你离我远一点儿。”

姬无双皱眉看着南宫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知道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我把马让给你总行了吧?”

南宫暖闭上眼睛,不想听姬无双说话。她实在是太累了,过了一会儿竟然就躺在地上睡着了。

姬无双皱眉看着南宫暖,现在可是寒冬腊月,女人受寒了对身体很不好的。他犹豫了一下,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盖在了南宫暖身上,过了一会儿觉得不行,就小心地把南宫暖背在了背上,还用自己的外衣把南宫暖裹了起来,也不管他自己的爱马了,运起凌云步朝着南宫城的方向而去了。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南宫暖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在姬无双背上,姬无双背着她一路飞奔。她神色一僵就要下去,结果姬无双来了一句:“我速度很快,你不想摔死的话就别乱动!”

冷星城。

靳辰醒来的时候离夜趴在床边的地毯上面,墨小贝骑在离夜身上,拿了一堆小玩具都摆在了他身上,玩得可开心了。

墨青抱着墨小宝在旁边坐着,离夜还在跟墨青背诵他前些日子在学堂里面学会的诗。

靳辰唇角微勾,不开心的人和事过去就过去了,她现在的一切都很好,不必在意那么多。

明日就是除夕了,这天离夜问靳辰他的小姬叔叔能不能赶回来,靳辰微微一笑说不一定。

姬无双对待南宫暖的方式让靳辰想起魏琰和宋舒了。当年魏琰也是各种作,可着劲儿地欺负宋舒,最后还不是心甘情愿地拜倒在宋舒的石榴裙下?

不过姬无双跟魏琰其实还不一样,靳辰觉得姬无双之所以针对南宫暖,就是嫉妒南宫暖跟司徒琏关系好,对他爱答不理的,他非要在南宫暖面前怒刷存在感,即便是让南宫暖越来越讨厌他。

至于姬无双和南宫暖以后会不会走到一起,这要看命运的安排了,靳辰觉得姬无双那货确实配不上南宫暖,她这次也是看在姬无双是她小弟的份儿上给姬无双提供一个机会,不过她觉得姬无双在南宫暖面前那么作,肯定会利用这个机会让南宫暖更加讨厌他的,也是无奈啊!

说实话靳辰都怀疑姬无双当年那么多女人都是怎么来的了,或许是他遭遇变故之后情商严重退化了?靳辰觉得一个能对天发誓说自己这辈子再也不碰女人的男人,基本也就告别情商了……

因为姬无双用凌云步一路狂奔,这天傍晚时分就到了南宫城外。

南宫暖让姬无双把她放下去,姬无双就把南宫暖放下了,看着她神色淡淡地说:“我知道,你怕被人看到了说闲话,你不想跟我有任何牵扯,如你所愿,我走了。”

姬无双话落就一阵风似的从南宫暖面前消失了,南宫暖愣了一下之后,面无表情地说:“最好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真的是讨厌死了!”

南宫暖转身进了南宫城。她还是第一次来新的南宫城,有百姓认出她,就热情地跟她打招呼。

临近过年,南宫城的大街上不是很热闹,因为很多店铺都还没有开业。南宫暖走到半路,收到消息的南宫焕就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身后还跟着南宫瑾。

“在暖暖面前不准胡言乱语!”南宫焕警告性地看了一眼南宫瑾。

南宫瑾默默点头,他没想在南宫暖面前说南宫焕虐待他,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丢人,这些日子他的经历简直一言难尽。

“爹,大哥!”南宫暖高兴地跑了过去,扑进了南宫焕怀中。

南宫焕揉了揉南宫暖的头发,呵呵一笑说:“暖暖看起来怎么这么累啊?赶路过来的?没有人送你吗?”

看到南宫焕往她身后看,南宫暖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是寒王送我回来的。”

“他人呢?怎么没请他进来喝杯茶?我们应该好好感谢寒王。”南宫焕笑着说。

南宫暖眼眸微闪:“都这个时候了,他要赶回冷星城去,所以就没有进来。”

“也是。”南宫焕微微点头表示理解,“走,我们回家!”

“大哥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南宫暖看到南宫瑾的样子微微愣了一下。以前南宫瑾是温润如玉的贵公子模样,脸庞白皙俊朗。如今南宫瑾黑了些,瘦了些,虽然精神看着很不错,但是气质跟过去却是不一样了。

“你大哥这些日子一直在操劳,所以瘦了。”南宫焕回答了南宫暖的问题。

南宫暖微微一笑:“爹爹有大哥帮忙,就不用那么累了。”

“是啊。”南宫焕微微点头,南宫瑾的笑容有些不自然。

“爹,大哥,我带了解药回来。”南宫暖把药瓶拿出来给了南宫焕。

南宫焕和南宫瑾神色都是一喜。虽然说他们表面上像是已经忘了中毒的事情,但心底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的。这些日子南宫焕和南宫瑾是有很多事情要做,而南宫家其他中毒的高手一个个几乎就没出过门,生怕突然毒发死了。

南宫焕没想到南宫暖这次竟然带回了解药,他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了。南宫瑾也松了一口气,在想冷星辰果然没有食言……

南宫暖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再见到南宫焕的时候,南宫焕说他们的毒都已经解了,南宫城的事情都不用南宫暖操心,他问起了别的。

“暖暖,你在冷星城这段时间,有没有觉得哪位公子还不错啊?”南宫焕看着南宫暖笑着问。

南宫暖愣了一下:“都很好啊。”

南宫焕笑意更深了:“如果说让你嫁人的话,你喜欢哪个?告诉爹,爹给你做主。爹看司徒公子就是极好的,实力高,长得好,性格好,对你也是没话说,你喜不喜欢司徒公子?”

南宫暖脸色一红:“爹你说什么呢?琏哥哥对我来说就只是哥哥而已,没有别的。”

南宫焕愣了一下,他是真的很中意司徒琏,而且看司徒琏和南宫暖走得很近,还以为有戏呢,但南宫暖这样子分明是没有那个意思。

南宫焕看着南宫暖问;“那北堂豪呢?那孩子也很不错,一表人才的,很聪明很有担当。”

“没有啦。”南宫暖摇头,“镇北王喜欢的是雪儿那种类型的。”

“这样啊。”南宫焕微微皱眉,把冷星城出色的年轻公子想了一遍,最后有些失望地说:“你不喜欢司徒公子和北堂豪,那姬无双就不用提了,他以前那名声,配不上你。”

如果姬无双听到南宫焕的话,大概要怒了,他根本就不在南宫焕的考虑范围之内。而南宫暖点头说:“嗯,我现在还没有喜欢的人,有喜欢的会告诉爹爹的。”

“暖暖你可别害羞不说,你这年纪也该考虑终身大事了。”南宫焕看着南宫暖语重心长地说。

“爹爹不是应该先考虑哥哥的终身大事吗?”南宫暖问南宫焕。

南宫焕微微一笑:“这件事为父已经想好了,给你挑好了大嫂的人选。”

南宫暖神色好奇地问:“是谁啊?是哥哥喜欢的女子吗?”

“嗯,他会喜欢的。”南宫焕说,“是二长老的孙女静淑。”

南宫暖微微愣了一下:“爹,大哥跟静淑是不是……”

南宫静淑,南宫家二长老的孙女,性格跟南宫暖正好相反,是南宫城最彪悍的姑娘,没有之一。她从小就用男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南宫暖在学琴棋书画的时候南宫静淑在跟一群男孩子比武打架,南宫暖在学厨艺的时候南宫静淑在跟一群男孩子比武打架,南宫暖出去逛街的时候南宫静淑在街上路见不平暴揍一群恶霸……

南宫静淑的名字跟她的性格完全不同,她是一个性格很强势很果敢很雷厉风行的姑娘,因为很勤奋,所以武功比南宫暖要好很多,是南宫家年轻一辈女子里面最厉害的。

南宫静淑本身长得还不错,但是不喜欢梳妆打扮,也不喜欢保养,所以皮肤有点黑,算不上丑,但不是一般人眼中的美女。

南宫暖和南宫静淑性格互补,是很好的朋友,但南宫暖很清楚地记得,南宫瑾对她说过南宫静淑根本就不是个女人,一定嫁不出去,而南宫静淑跟南宫暖说过,她很看不惯南宫瑾,觉得南宫瑾一个大男人整天装模作样打扮得跟要出去卖笑一样……

这样的两个人,南宫焕现在说他们要成亲了?!南宫暖觉得这个世界有点乱,她需要静静。

“暖暖,爹觉得他们很合适,等来年开春了就成亲!”南宫焕笑着说,一副对南宫静淑满意得不得了的样子。

南宫暖默默地表示,这种事,她管不了……

姬无双回到冷星城的时候已经是除夕下晌了。

“小姬,你把暖暖送到家了吗?”司徒琏一见姬无双就问了一句。

姬无双没好气地说:“你这么关心她,你自己怎么不去啊?”话落就扬长而去了。

司徒琏觉得莫名其妙,姬无双一碰上南宫暖的事情,就开始抽风,也是神奇得很。不过司徒琏觉得姬无双在正事上面还是很靠谱的,应该很顺利,如果出什么问题的话他早就说了。可能是南宫暖没有给姬无双好脸色,让他心情很不好?司徒琏表示姬无双这么作,南宫暖没有砍了他已经不错了。

除夕晚上,辰国皇宫里设了宴,不过都没有外人。如今在皇宫里住的就只有冷坤冷肃冷新月,北堂豪姬无双和司徒琏,以及靳辰和墨青一家,原本住在城主府里的长老们都携家带口搬出去了。

宴会上,小夜还给大家弹了一首很欢快的曲子,是墨青手把手教他的,他弹得有模有样,得了满堂彩。

除夕之夜,墨青抱着靳辰在守岁,离夜带着弟弟妹妹在床上睡,气氛很是温馨。

只是新年的第一天,离夜睁开眼的时候,问了靳辰一个问题:“娘亲,爷爷昨天晚上有没有来看我?”

靳辰微微一笑说:“来了,看你们在睡觉,他就先走了,不过给你们带了礼物。”

“是吗?”离夜眼睛一亮,从床上跳了下来,“礼物在哪里呢?”

靳辰拿出一个盒子给了离夜,盒子里面是一把镶嵌着宝石的匕首,看起来很漂亮。

离夜拿起来,爱不释手地说:“我很喜欢!”

靳辰微微一笑:“喜欢就好。”

“娘亲,下次爷爷来的时候,可不可以叫醒我?我很想爷爷。”离夜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

靳辰微微垂眸,给离夜穿好了鞋子,揉了揉离夜的脑袋说:“好。”

孩子的世界没有恩怨情仇,离夜一直都在牵挂他的爷爷,他觉得爷爷不在身边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乖,但是过年的时候爷爷一定会来看他的,他之前睡觉做梦都叫着爷爷。

靳辰虽然对南宫离说她要让离夜改姓墨,不希望南宫离再过来打扰他们,但她不忍心对离夜说南宫离的不好,因为离夜不会理解。

靳辰希望南宫离不要再出现,而她会给离夜他想要的一切,包括爷爷给的新年礼物。

大年初五,靳辰和墨青收到了东方城传来的消息,东方云祁和东方清茉以及元稹,一夜之间全都失踪了,他们的东西也都不见了,像是抛弃东方城走了一样。

“要不要?”墨青问靳辰。

靳辰微微点头:“要。”

墨青是在问靳辰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收了东方城,靳辰说要。靳辰不喜欢东方城,但是这片土地已经到了必须统一的时候了。如今再次变成无主之城的东方城,百姓数量是原本的东方城和西门城的总和,将近十万人。如果辰国不出手,接下来东方家那些不安分的长老一定会争得头破血流,这样一直恶性循环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第二天,北堂豪和姬无双以及司徒琏三个人一起出发去了东方城,为了防止东方家的长老再出什么幺蛾子,他们带了十几个长老,还有断魂阵。到时候不听话的,除掉即可。

墨青和靳辰没有去,靳辰要给墨小宝喂奶,墨青要陪妻儿。而冷肃要留在冷星城坐镇。只要鸳鸯楼的人撤出东方城,东方城剩下的人根本就是一盘散沙,成不了气候。

南宫城。

这天城主府来了一位客人,是找南宫暖的一位年轻姑娘。

南宫暖远远地看到一个眉目清秀但是相貌很陌生的姑娘被带了过来,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暖暖。”来人一开口,南宫暖愣了一下,她知道这是谁了。

南宫暖让下人离开了,她看着易容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元媛问:“你是专程来找我的吗?”

元媛微微一笑:“对,我是来找你玩的。”

南宫暖请元媛进去,当天元媛就在南宫暖那里住了下来,不过南宫暖对外只说这个是自己之前结识的朋友,并没有说元媛的真实身份。

元媛在南宫城住了三天之后,就提出要离开了。

“元媛,你要去那里?”南宫暖问元媛。

元媛微微摇头,笑容很浅:“到处走走吧,走到哪里如果想停下来的话,就停下了。”

“那……东方云天呢?”南宫暖问元媛。她知道元媛喜欢东方云天,还为东方云天做了很多事,只是为何他们又分开了?

“不知道,或许跟我一样吧。”元媛神色淡淡地说。她年前去过冷星城,不过没有被人认出来。说要去冷星城的东方云天并没有在冷星城,元媛觉得或许是姬无双的原因。至于东方云天现在去了哪里,元媛不知道,也不关心了。缘分天注定,她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事情,剩下的看天意吧。

元媛离开南宫城的时候天色尚早,她前段时间已经去过北堂城、冷星城和姬霜城了,在每个城里都住了几天,感受了一下不一样的氛围,这种随遇而安的感觉其实还不错。而她来到南宫城,还可以无所顾忌地去见南宫暖这个朋友,已经很好了。

天色将暗的时候,元媛到了一个山谷入口处,她准备找一个山洞休息一晚再走,刚过了年天气还是有些寒冷,睡在外面会冻死的。

元媛提着包袱往山谷里面走,走着走着眼眸微缩,放轻了脚步。因为她看到了一个山洞,里面还点了火,有亮光,明显有人在里面。

元媛在想自己是尽快离开还是过去看看,万一山洞里面的人不友好的话,难免有些麻烦。元媛想了想还是决定离开这个已经有主的山谷,准备到别处去看看。

转身刚走了两步,元媛踩断了一根树枝,亮着光的山洞里面有一个人听到动静飞身而出。元媛转身,四目相对,都愣在了那里。

“好巧啊。”元媛唇角微勾,心中却轻叹了一声。明明有缘无分,她已经要放下了,结果这种地方她和东方云天都能碰上,是老天在故意捉弄她,还是在暗示她什么……

东方云天看着元媛神色淡淡地说:“是很巧。”虽然元媛现在的易容东方云天也是第一次见,但是东方云天一眼就认出了元媛腰间的那块红色玉佩,元媛曾经说过那是她的外祖母送给她的。

“烤鸡?”元媛闻到了山洞里面传出来的肉香。

东方云天微微点头:“可以分你一半。”

元媛唇角带上了一丝笑意:“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元媛跟在东方云天身后进了山洞,山洞中面积不小,打扫得很干净,靠里的地上铺了一张兽皮,显然东方云天不是第一天在这里。

火烧得很旺,上面的烤鸡已经快好了,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东方云天进来的时候把烤鸡翻了个面,然后扯了一小块兽皮过来,示意元媛坐。

元媛看到山洞墙壁上面画了十几条竖杠,眉头微皱:“别告诉我你是在这里过的年?”

东方云天微微点头:“没错。这里挺好的,安静,我可以安心练功,有水源,外面可以找到吃的。”

看到东方云天眼底的淡然,元媛神色莫名地说:“你已经完全不是我最初认识的那个东方云天了。”

东方云天如今这样算落魄吗?元媛不觉得,因为东方云天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生活,他对此泰然处之,虽然环境跟从前相比是天壤之别,但他的心里得到了真正的安宁。

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人总是会变的。”而他已经变了,他喜欢并接受自己的改变。

“你没有去冷星城,是因为姬无双吗?”元媛看着东方云天问。

东方云天添了一根柴,微微摇头说:“我去了,但是又离开了,是因为姬无双。我杀了他的父亲,是我的错,他有权利要求我滚,我接受。”

“你……”元媛看着东方云天问,“去冷星城,见到她了吗?”

东方云天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微微点头说:“见到了,她过得很好,我还抱了她的女儿。那个孩子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她叫我天叔叔。”

东方云天的脸上此刻仿佛有光,他很高兴地说着一件很美好很美好他会一直记在心里经常回忆的事情,这件事情与元媛无关,全都是关于东方云天爱慕却求之不得甚至可以让他放下执念默默守护的女子……

元媛微微垂眸,说好的要放下,可是看到东方云天刚刚的样子,她为什么还是感觉有一点难受呢?果然,自欺欺人是没有用的,她就是喜欢东方云天,无可救药地喜欢,即便看着东方云天说起另外一个女子的时候眼中闪着光,她也可以假装若无其事地听着,不表现出什么,假装这样他们还可以做朋友。

烤鸡好了,东方云天取了下来,拿出一把干净的匕首,很娴熟地把烤鸡分成了两半,用一根树枝串着一半,递给了元媛:“吃吧,我这里有水,我去拿。”

元媛接过来,咬了一口,有点烫,她还是默默地嚼着咽了下去。

“味道如何?”东方云天看着元媛问。

元媛微微一笑:“很好。”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尝到什么味道。

两人默默地吃完了肉,元媛喝了一点东方云天拿过来的水,就准备起身告辞了。

“这么晚了,在这里将就一下吧。”东方云天对元媛说,语气客气而疏离,一如既往。

元媛知道,只是因为她之前救了东方云天,他们如今算是朋友,东方云天才会这样说。

“不了。”元媛微微一笑摇头说,“我不打扰你了,我要赶路去别的地方。”

“也好。”东方云天点头。

元媛转身,大步离开。也好,也好吧!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