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一朵有点歪的小莲花/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天离夜又去了学堂,墨小宝在呼呼大睡,墨小贝被冷新月带出去玩儿了。孩子们都不在,墨青和靳辰难得清闲,天气还不错,两人就到药田边的亭子里喝茶对弈去了。

这药田还是当初冷肃让人从鸳鸯岛上抢过来送给靳辰当礼物的,很多药材都很罕见,而且有不少都已经用上了。

下了一局之后靳辰就不想下了,因为挺没意思的,她又赢不过墨青,感觉不到乐趣。墨青说他可以让着靳辰,靳辰觉得那样就更没有意义了。

“小青青,你说南宫离跟元稹会是什么关系?”靳辰把玩着手中的棋子,若有所思地问墨青。

墨青微微摇头:“不知道。每个人都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南宫离的秘密似乎很多。你从六岁开始拜他为师,都这么多年了,对他的了解也没有多少,因为他在刻意藏着一些东西,不想让人发现。”

“我这两天在想一件事。”靳辰神色莫名地说,“东方云祁想要得到权势,元稹在帮他,这件事跟南宫离有没有关系?如果南宫离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东方云祁得到权势,甚至是为了自己最终能够得到权势的话,他早该出手了,而不是看着东方云祁一无所有地离开东方城。”

靳辰不可能选择把南宫离这个人忽略掉,因为那是自欺欺人,而且她也认为南宫离一定还会再出现的。只是很多事情根本无法解释,南宫离如果真的要跟他们做对的话,为什么到现在才出手?之前明明有很多机会,而且南宫离对他们的了解太多了,他能做的事情很多,但他只是现身救了元稹而已。南宫离求的到底是什么,靳辰实在想不通。

“我觉得,之前东方云祁和元稹所做的事情,应该都跟南宫离无关。”墨青又给靳辰添了一杯水。

靳辰微微点头:“我也有这种感觉。南宫离说他救元稹是受人之托,会不会还有另外的关键人物,现在都没有出现过?”

“或许。”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但如今东方家大势已去,靠着鸳鸯楼,或者是那几个神秘的女人,是不可能扳倒辰国的,这应该是东方云祁不得不选择放弃东方城的主要原因。”墨青并不认为东方云祁离开东方城是打算以退为进,因为不管他退不退,大局已定,他都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但他们肯定不会甘心什么都没有得到,继续躲在某个地方做杀手。”靳辰若有所思地说,“辰国若无法撼动的话,他们会不会选择离开这边,去迷雾森林那边实现他们的野心?”

以前元稹和东方清茉以及东方云祁都只是杀手,可是如今他们体会到了不一样的生活,尝到了权势和地位的滋味,他们已经回不去了。此路不通,他们必然会另外想办法,或者是选择其他的地方。

墨青微微点头:“不无可能。”

“那我们该回家去了。”靳辰看着墨青说,“我之前做了一件事,应该会有用。”

“你说你收集的那一整间屋子的青萝草?”墨青唇角微勾,“很有用。”

迷雾森林这边和那边仿佛两个世界,百年以来都井水不犯河水,而这种局面的形成主要原因是迷雾森林中有一道天然的瘴气屏障,阻隔了两方的来往。

想要穿过迷雾森林,必须准备足够的祛除瘴气的药物,否则再厉害的高手也必死无疑。而祛除瘴气的药物不仅很复杂,而且其中主要的一味药材青萝草很罕见。这也是四方家族每隔几十年才送一个弟子过去的原因,因为药物不够。

靳辰在冷家收服各个家族的过程中,暗中做了一件事,把每个家族乃至每个城池所有能找到的青萝草都拿了过来,虽然说每个家族的青萝草数量都不是很多,但是好几个家族的收集到一起,数量也不少了。

这次司徒琏他们去东方城,靳辰还把东方城藏药库的机关图给了司徒琏,让司徒琏去看一看,如果有药材的话,不管是什么,全都给她带回来。

靳辰做这件事的目的,主要是不希望这边的人到迷雾森林那边去兴风作浪,因为这边的武力水平要高出那边一大截。这边一个家族的长老跑到那边,都能混成一个天下第一高手,这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

靳辰出了月子之后,一有空就在她自己的药房里面制作药物,她收集来的青萝草有一半都已经被她用掉了。靳辰是在为回家做准备,到时候他们一家人离开,不一定要带走其他人,但是这种药准备好了总能用上的。

“等小莲花从东方城回来,我们就准备回家吧。”靳辰对墨青说。一眨眼的功夫,她离开千叶城已经有两年时间了。当时司徒琏带着孩子过来的时候,说那边一切正常,只是如今一年多过去,靳辰再没有收到那边的消息了。靳辰怀墨小宝的时候就跟墨青说过,等这边安定下来,孩子生了他们就可以走了,因为这里并不是属于他们的家。如今辰国已经统一了这片土地,靳辰也平安把墨小宝生了下来,她觉得他们也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墨青点头:“好。”墨青隐隐觉得,这边一定会有人到迷雾森林那边去,靳辰收集青萝草的行为会阻止不少人的脚步,但未必能挡住真正筹谋已久的人。

东阳国东方城。

刚刚过了年,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的皇帝东方云祁如今彻底不会再出现了。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东方城,那个从天而降的东方家后裔,如今抛弃了东方家不知所踪。而一直是东方云祁靠山的鸳鸯楼,也从东方城中消失了踪迹。

百姓们甚至有一种感觉,所谓的东阳国,就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辰国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而东阳国自始至终就只是东方城而已,百姓的生活没有因为建国而变得更好,反而每况愈下,因为东方城已经成为了一座孤城,掌权者几番更迭,一个不如一个,到最后这个,就是个杀手出身,根本从未关心过百姓疾苦。

东方云祁是在一夜之间突然消失的,和东方清茉一起。而元稹之前去了冷星城之后就没有再回到东方城。

东方云祁走了之后,东方家的长老们都有些蠢蠢欲动,因为东方云祁显然不会回来了,东方城变成了无主之城,他们如果抓住这个机会,就可以一步登天了!

只是如今东方城剩下的这些长老,不管是实力还是其他方面都远不如已经被东方云祁弄死的大长老东方广。而且他们蠢蠢欲动的同时,又不敢真的冒头,因为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他们都懂。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接下来辰国一定会对付东方城,而东方城赢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所以他们其实是面临一个选择,是安安分分地等着对辰国投降,还是不管不顾先抢了东方城的那个位置再说。

就在东方家的长老们各种纠结的时候,辰国的人到了。

北堂豪、姬无双和司徒琏,三人骑着马到了东方城城门口。被拦下的时候,姬无双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不想死的都让开!”

姬无双话落,东方城的守城军一个个都低着头默默让开了。他们也很无奈,东方烈死了之后,东方城的情况就越来越糟糕,还总是能听说辰国如今发展势头越来越好,百姓生活安居乐业,而且有正规的军队,参军还有丰厚的俸禄可以拿。这些对于东方城的百姓和这些守城军来说简直就是虐心。他们都觉得东方城是不可能打得过辰国的,甚至心底都希望东方城赶紧对辰国投降,这样他们就能过上安宁日子了。

如今所谓东阳国的皇帝都跑了,守城军真的不知道他们日夜守着东方城还有什么意义,为谁而守?

百姓们看到三个帅气逼人的年轻公子进了城,身后还跟着一群精神矍铄一看就实力不凡的老头。

“那个是镇北王,曾经的北堂圣子。”

“那个姬圣子,现在也是王爷了!”

“那位公子容貌真的太出色了!肯定也不是一般人物!”

“他们是不是来打我们东方城的?”

“还用打吗?我们就等着投降吧!”

……

百姓们议论纷纷,有些百姓感觉不安,有些百姓感觉东方城要再次变天了,甚至隐隐有些期待。

东方家的长老们收到消息之后很快凑到了一起,说要商议却没有人说话。最后六长老扔了手中的杯子说:“有什么好商量的?不投降是想找死吗?投降了又不丢人,南宫家北堂家不都是巴巴地归顺冷家了,如今一个个过得春风得意!”

东方家的长老们都沉默了,最早开口的六长老直接大步出门去了,正好在皇宫门口迎面碰上了北堂豪一行人。

“东方家六长老愿效忠辰国!”这位长老也是想通了,直接对着北堂豪行了个大礼,大声宣告他要归顺。

北堂豪唇角微勾:“很好,辰国不会亏待你的。”

东方家六长老神色一喜,其他长老纷纷冲了出来,争先恐后地表示他们都要归顺。他们一辈子都是替人卖命的,以前替东方烈卖命,东方烈也不在意他们,后来他们都能对东方云祁低头,如今心里有什么过不去的?

如此,一切顺利得不可思议。当北堂豪姬无双和司徒琏在如今再次变成东方城城主府的东阳国皇宫里喝茶的时候,司徒琏说了一句:“早知道我就不来了,无聊。”

“不会无聊的,接下来还有不少事情要做。”北堂豪很悠闲地说。

“那是你们两位王爷的事情。”司徒琏觉得这次来东方城真的很无聊,本以为要砍几个长老他才来的,结果还没动手那些长老就都投降了,白跑一趟。

“小莲花,冷肃给你封王你都不愿意,是不是就想躲清闲?”北堂豪看着司徒琏唇角微勾。

司徒琏很淡定地表示:“什么躲清闲?我要带孩子,很忙的。”

北堂豪无语,姬无双白了司徒琏一眼:“你说你,长得比我们好看,武功比我们高,还比我们认识冷肃更早,结果你天天就知道带孩子!偏偏你这样不务正业,冷星城里大把的姑娘想要嫁给你,真是气人!还有那个南宫小暖,整天追着你叫琏哥哥,腻死人了!”

司徒琏唇角微勾:“小姬,你说这话就不对了,有多少姑娘想要嫁给我,暖暖叫我什么,这都跟你没关系,反正你又不打算找女人,准备做个洁身自好的好男人,计较这个做什么?”

北堂豪很认真地点头:“没错!小姬,人各有志,小莲花就是招蜂引蝶,那也是他的本事。我不喜欢,你不需要,他开心就好,哈哈!”

姬无双无语望天:“我怎么感觉你们俩话里有话?”

“你想多了。”司徒琏拍了拍姬无双的肩膀说,“你们忙,我去藏药库里面看看。”

“哎!我陪你去啊!”姬无双冲出来的时候,司徒琏已经不见了人影,他摇摇头就又回去了,想着反正司徒琏手里有机关图,应该不会有问题。

司徒琏在千叶城墨府带孩子的时候看了不少靳辰和墨青的书,所以对机关术也有一些了解。他先按照地图找到了藏药库所在的假山,然后看着靳辰给他画的机关图,打开机关闪身进去了。

藏药库里面很昏暗,司徒琏拿出了一颗夜明珠,照亮了前面的路。他小心地按照机关图的指引往前走,过了好几道机关之后,终于看到了放药材的地方。

司徒琏把机关图收起来,发现这里面的药材还真不少,而且有几种他在靳辰那里看到过,应该都不是凡品。司徒琏准备得很齐全,带了一个很大的麻袋过来,准备把这些药材连盒子一起带走,回去给靳辰,靳辰应该很开心的。

司徒琏看到什么拿什么,装药材装得特开心,最后把整个大麻袋都装满了,能看到的药材都被他收走了,他把麻袋背在背上,正准备原路返回的时候,突然感觉不对劲。藏药库黑魆魆的深处,一支利箭破空而来,朝着司徒琏的后心射去。

司徒琏险险躲开,把麻袋放在一边,自己贴着墙壁站着,把腰间的短笛拿了下来。

只是短笛还没到唇边,一个身形如鬼魅一般的黑衣人已经近在咫尺,手中的匕首闪烁着幽寒的光芒,朝着司徒琏的手腕砍了过来。

司徒琏躲开了,但他用竹子做的笛子被砍成了两半。他神色一冷,手腕一翻,一把匕首被他握在了手中。

“又见面了。”司徒琏冷声说。躲在暗处对他放冷箭,现在又冲出来要杀他的不是别人,就是曾经救走元稹的那个墨衣少女,这已经是他们第四次见面了。

少女的武功很强,招式很凌厉,但司徒琏并没有任何慌乱。司徒琏现在很庆幸的一件事是,之前靳辰说他除了箭术就是音攻,对武器的依赖性太大,一旦没有了弓箭和笛子在手,就会变得很弱,所以教了他不少近身搏斗的技巧,这会儿正好能够用上。

而匕首这种东西,原本司徒琏是不会带在身上的,这次带了一把只是因为出门在外,经常需要用到。

两人在昏暗的藏药库里面你来我往过了百招,并没有分出胜负。司徒琏本来怀疑对方不止一个人,但是打了很久也没有见到其他人出现,他就放心了。这姑娘很强,但是他还可以应付,不过他知道这姑娘的毒术很厉害,所以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又过了百招之后,两人身上都挂了点彩。少女虚晃一招,司徒琏感觉眼前一道金光闪过,少女指缝间一根细如牛毛的金针没入了司徒琏眉心,司徒琏感觉脑中刺痛了一下,眼前一黑,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

下一刻,司徒琏神色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因为他感觉像是有千万只虫蚁在脑中噬咬,那感觉简直痛不欲生。豆大的汗珠从司徒琏额头滑落,他全身很快像是水洗一般,衣服都湿透了,口中无法压抑地发出了一声闷哼。

墨衣少女神色冷漠地看了一眼司徒琏,并没有再对司徒琏动手,转身要去拿被司徒琏放在地上的那个大麻袋。

只是少女刚刚转身,突然脚步一滞,身子一晃就摔倒在了地上。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会儿忍受着巨大折磨的司徒琏,司徒琏竟然还保持着清醒,对着她说了三个字:“我也有。”

刚刚少女转身的时候,三根银针没入了她的后背,如今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她感觉整个后背都麻木了,而且麻木感还在不断蔓延。她从自己荷包中拿出一颗药吃了,然而只是阻止了麻木感蔓延到其他地方,她的上半身,只剩下脑袋和手还能动,其他地方都没有了知觉。

墨衣少女站了起来,身子微微晃了一下,朝着司徒琏走了过来。她在司徒琏身旁蹲下,开始去翻司徒琏身上的东西。

司徒琏任由墨衣少女从他身上翻出了一堆药瓶,这些都是靳辰给司徒琏让他防身的,有毒也有药。少女把每一个瓶子都打开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她需要的解药,她拿着匕首抵着司徒琏的脖子,眼眸幽寒地说:“解药在哪里?不说我杀了你!”

司徒琏疼得都已经快要失去知觉了,依旧看着少女冷笑:“没有解药,只能用内力逼出来……不过我看你现在自己也做不到了,求我啊,我帮你……”

少女眼神一冷,伸手在司徒琏额头轻抚了一下,那根金针回到了她手中,很快消失不见。而司徒琏头疼的感觉还没褪去,感觉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墨衣少女又对司徒琏用了一种毒,直接把司徒琏的眼睛给毒瞎了。她看着司徒琏冷冷地说:“帮我,否则你会永远都是个瞎子!”

司徒琏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惶恐不安,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手都微微颤了一下,双手还在空中乱挥了几下,声音都变了调:“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了……”

墨衣少女冷冷地说:“我们来这里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那些药材对你来说可有可无,但是我必须拿到。我不会杀你,你帮我,我会给你解药!”

“好!”司徒琏不假思索地点头,还加了一句话,“只要你把解药给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少女一手把司徒琏从地上拽了起来,一手提起了那个大麻袋,进入了藏药库深处。她打开机关,用最快的速度往外走,顺着一条狭长的通道,一直走到了尽头,出现在了东阳山山脚下。

“你是怕我兄弟找过来?很明智。”司徒琏对少女说。他感觉少女在带着他上山,不过速度并不快,因为她现在上半身应该都是麻木的,手能动已经不错了。

一直到傍晚时分,忙碌了大半天的北堂豪和姬无双终于想起了司徒琏。

“小莲花怎么还不回来?”北堂豪微微皱眉,“不会是他看不懂机关图,或者走错路出事了吧?”

姬无双愣了一下:“应该不会,不过他自己一个人去,真有什么事的话我们也不知道啊!”

北堂豪和姬无双要去找司徒琏的时候才发现一个问题,他们连藏药库在哪里都不知道,机关图也一直都在司徒琏手中,这让他们怎么找?

东方家的长老都不知道藏药库里面的机关如何破解,一个曾经看守过藏药库的长老说他知道藏药库的入口在哪里,还说曾经是东方烈心腹的老董知道怎么破解机关,但北堂豪让人去找老董的时候,却发现老董失踪了。

北堂豪和姬无双暂时没管老董,他们被那个长老带着到了藏药库外面,两人对视了一眼,北堂豪说:“机关解不了。”

姬无双说:“那就毁了吧。”

最先被毁掉的是机关入口处的那座假山。北堂豪和姬无双让人把假山移除了之后,藏药库的入口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了。他们让人从厨房那边运来了一堆还未宰杀的活物,全都放进了藏药库里面。然后他们就在入口处看着里面乱箭和暗器齐飞的恐怖情景,已经有不少人开始从上往下挖,准备把藏药库的顶给掀了。

“如果小莲花还在里面,刚刚会不会被射死了?”姬无双神色莫名地说。

北堂豪轻咳了两声:“好像我们应该先叫他一声,看有没有回应。”

司徒琏如果在这儿的话,肯定会选择跟北堂豪和姬无双这对不靠谱的损友绝交的。

姬无双大吼了一声,然而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想了想之后说:“小莲花那么厉害,我总觉得不会有事,说不定他发现另外的出口出去了。”

“有这个可能。”北堂豪点头,“不过这个地方,还是毁了吧,省得被有心人利用。”

到傍晚的时候,藏药库已经被北堂豪和姬无双带着人毁得差不多了,机关都不存在了,但是司徒琏并不在里面。当然了,也没有尸体。

而完全不懂机关术的北堂豪和姬无双下去仔细看了,并没有发现藏药库有另外的出口。但司徒琏没有原路离开,那就说明一定是有另外的出口的,只是他们没有找到而已。

于是北堂豪下令,让人在藏药库周围继续挖。这是一种十分简单粗暴的方式,不管有什么机关密道,都能被挖出来。

夜幕降临的时候,藏药库通往东方城外的那条密道被挖出来了,北堂豪让姬无双在这边等着,他带人走了进去。

当北堂豪出去的时候,发现他在东阳山山脚下,不远处就是东方城。北堂豪觉得,这应该就是东方城城主府通往城外的唯一密道了,北堂城也有。原来东方烈和东方云天住的地方十有八九也有密道可以到达藏药库,然后他们就可以顺着藏药库的密道悄无声息地离开东方城。

北堂豪转身看了一眼面前黑魆魆的东阳山,对跟着他过来的两个长老说:“去找人,搜山!”

北堂豪总觉得司徒琏不会一个人跑了,如果还有其他人的话,显然是敌非友。

没过多久,很多人开始搜山了,而姬无双发现了藏药库通往地宫的密道,过去看了看,甚至找到了原本东方烈书房的密室,但是依旧没有看到司徒琏。

这会儿司徒琏已经不在东方城,也不在东阳山上了。

时间回到两个时辰之前。

墨衣少女带着司徒琏上了东阳山,最后停下来的地方竟然是东方云天曾经带着司徒琏藏身,司徒琏第一次见到这个墨衣少女的那个山洞。

墨衣少女放下司徒琏,把装着药材的麻袋放在一边,司徒琏的武器和他身上的药都已经被墨衣少女拿走了。

“帮我。”墨衣少女看着司徒琏冷声说。她现在内力都没办法用,走不了多远。她必须尽快把那三根银针逼出来,否则就麻烦了,而现在她自己做不到,只能等司徒琏帮她。

司徒琏面对着墨衣少女的方向:“你发誓,你会把解药给我。”

墨衣少女说:“好,我发誓,只要你帮我,我就把解药给你。”

司徒琏一脸迷茫地挥了挥手:“你过来啊,不然我怎么帮你?”

墨衣少女看了一眼司徒琏,背对着司徒琏盘膝而坐:“可以了。”

司徒琏伸手,在墨衣少女背上摸了几下,少女眼神一冷:“快点!”

“我要找准位置。”司徒琏很无辜地说,然后把手贴在了少女背上。

过了一会儿,少女只感觉贴在她背上的大手传来的温度,却没有感觉司徒琏在用内力帮她逼毒。她微微蹙眉,冷冷地说:“你怎么还不动?”

司徒琏动了,他的手又在少女背上摸了两把,然后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少女回头就狠狠地抽了司徒琏一巴掌:“你找死!”

司徒琏依旧很无辜:“我没做过这种事情,还没找到感觉,不知道该怎么下手,眼睛又看不到,所以只能摸了。”

墨衣少女冷冷地看着司徒琏,最后还是又坐了下来,背对着司徒琏冷声说:“快点!你再敢耍什么花样,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司徒琏的手再次贴到了少女背上,他又问了一句:“你真的会把解药给我?我不想变成一个瞎子。”

“会。”少女眼底闪过一道冷光。

司徒琏开始认真帮少女逼毒,并没有用多长时间,少女感觉身上的麻木感消失了,体内的三根银针都被逼了出去。

司徒琏抬手,擦了一下额头根本就不存在的汗,微微转头,伸手,似乎是在找少女所在的方向:“解药。”

墨衣少女冷冷地看着司徒琏说了一句:“你太天真了!”

司徒琏猛然后退了两步,撞到了山洞的石壁,他脸色难看地说:“你什么意思?你敢杀了我,冷星辰不会放过你的!”

“不,我没打算杀了你。”墨衣少女看着司徒琏冷声说,“司徒公子,你也是我此行的目标,如果你不想一辈子当个瞎子的话,就乖乖跟我走,否则我现在就挖了你的眼珠子,任凭冷星辰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司徒琏抓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就扔了出去,不过因为眼睛看不到,根本没有砸到少女身上,他脸色难看地说:“你要对我做什么?”

“你会知道的!”少女话落,一手把司徒琏从地上拽了起来,一手提起了那个装着药材的大麻袋,出了山洞,用最快的速度下了山。

“哎哎哎!走慢点儿啊!我的衣服破了!”司徒琏看不到,一直在不停地说话,刻意拖慢墨衣少女的脚步。

墨衣少女冷冷地看着司徒琏说:“如果不想死的话就闭嘴!不要以为你这点小伎俩有什么用,你的兄弟不会听到你的声音!”

司徒琏沉默了,被墨衣少女带着下了东阳山,然后绕开了东方城,往一个方向而去了。

没有过很久,司徒琏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他猜测他们应该是到了四方河边。墨衣少女扔下司徒琏和麻袋,从河边的密林中拖出了一个小舟,然后把司徒琏提起来扔了上去,又把麻袋放了上去,自己飞身上去,脚尖轻点,小舟顺着湍急的水流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下游而去了。

没过多久,司徒琏幽幽地说:“我渴了。”

少女冷冷地看了司徒琏一眼,俯身用水囊灌了点水,转身递给了司徒琏。

司徒琏伸手去接,手在空气中挥了好几下都没有摸到水囊,他有些气恼地甩了一下手说:“不喝了!”

那个装着药材的大麻袋就在司徒琏身边,因为小舟很浅,麻袋很大,司徒琏这看似无意的甩手,一下子把那个麻袋给打落到了水里面。

墨衣少女神色一冷,伸手去拉,但因为小舟还在以很快的速度前行,而司徒琏正好挡住了少女的手,少女只能看着那个装满了珍稀药材的麻袋完全沉入了河中,就算再捡回来,里面的药材也都不能用了……

这药材就是墨衣少女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因为遇到司徒琏,她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得手,谁知道最后结果竟然是这样。

墨衣少女的眼神原本一直很沉静很冷漠,但是到此刻,她真的怒了。她伸手拽住了司徒琏的衣领,看着司徒琏冷声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刚刚什么东西掉下去了?”司徒琏依旧是一脸无辜。

少女握拳,狠狠地打了司徒琏一下,看着司徒琏冷声说:“你会后悔的!”

司徒琏沉默不语,冷冷的夜风吹着他的头发,虽然眼睛看不到,他那张脸在月光之下闪着奇异的光芒。

却说北堂豪,等他带着人终于找到司徒琏之前所在的那个山洞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姬无双也过来了。

北堂豪和姬无双一起进了那个山洞,在山洞里面看到了司徒琏的一块玉佩,那块玉佩还是去年离夜送给司徒琏的新年礼物,上面被离夜拿小刀刻了一朵很小的有点歪的莲花……

北堂豪神色微凝,把玉佩捡了起来,擦掉上面的土,握在了手中。

山洞里面并没有血腥味,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姬无双把地上的干草都翻了一遍,想要找到其他蛛丝马迹。

北堂豪本以为姬无双什么都不可能找到,谁知道姬无双突然神色一变,盯着一处地方让北堂豪过去看。

北堂豪走过去,看了一眼,神色变得有些怪异了。

只见原本被干草盖着的地面上,留下了一行被人用石头刻出来的小字:“安好勿念,我会回来的。”而落款,竟然是一朵画得有点歪的小莲花?!

“这一定是小莲花留下来的。”姬无双神色莫名地说,“他到底在干嘛啊?”这是司徒琏的字迹,带着他独有的风格,而那朵小莲花明显是仿照离夜刻在玉佩上面的那朵画的,甚至那块玉佩都很可能是司徒琏刻意留下来的。

“他应该没事,至于他要干嘛,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北堂豪看着地上那朵有点歪的小莲花,微微摇了摇头。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