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墨衣/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堂豪和姬无双回到东方城城主府之后,北堂豪让人带着那块玉佩和司徒琏失踪的消息连夜赶回冷星城,去通知靳辰了。

在北堂豪姬无双和司徒琏三个人里面,司徒琏认识靳辰最早,跟靳辰的关系最好,而墨青对靳辰身边的这些男人都很冷淡,唯独对司徒琏的态度要好很多。司徒琏突然失踪,他留下的线索表明他很可能是自愿走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北堂豪和姬无双都想不通,不过他们必须把这件事用最快的速度告诉靳辰,至于靳辰要怎么做,他们就不知道了。

“唉!希望小莲花不要有事,其实他这个人真的挺好的。”姬无双叹了一口气说。司徒琏是个交往起来会让人感觉很舒服的人,他没有墨青那么高冷,对身边的人都好得没话说,而且还很有趣。

北堂豪微微摇头:“他说他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只是用什么方式回来,就不知道了。”

“算了,反正也找不到人,已经通知了冷星城,我们就该做什么做什么吧!”姬无双站了起来说,“早点把事情处理完,我们也可以早点回去,我真的很讨厌东方城这个地方。”

姬无双话落就要走,北堂豪问姬无双去哪里,姬无双没有回头,摆摆手说:“我不想住在这里,我去住客栈了,你也睡吧,我明天一早再回来。”

看着姬无双的背影,北堂豪微微叹了一口气。姬无双说不想住在东方城的城主府,应该还是因为他的父亲姬硕吧,是东方家的人害死了姬硕,而这里曾经是姬无双的杀父仇人东方云天住过的地方。

北堂豪自己也并不喜欢东方城,但他的感受跟姬无双必然是不一样的。姬无双如今虽然整天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样子,但是北堂豪知道姬无双并没有真正释怀,他因为他父亲的死内心还有很深的自责,所以即便他放了东方云天一马,即便明知东方云天已经不再是敌人,他依旧无法忍受东方云天出现在他面前,甚至听到东方云天这个名字,都会让他变了脸色。

第二天一大早,姬无双回到了东方城城主府,神色如常,和北堂豪一起开始处理东方城的事情了。

司徒琏和墨衣少女乘着小舟用极快的速度走了三天三夜水路之后,终于停了下来。

一路上他们没有停下来休息过,墨衣少女没有吃过东西,司徒琏也没有。司徒琏其实感觉还好,不过是饿了三天而已,他小时候有好几次被他的哥哥关起来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无所谓。

司徒琏被墨衣少女提起来,很快落在了地面上。司徒琏闻到空气中有淡淡的咸味,他想起靳辰跟他说过的大海,海水是咸的。

司徒琏被墨衣少女提着,又走了大概一个时辰的时间,感觉到有人靠近,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师姐,尊主一直在等你。”

“知道了。”墨衣少女放开了司徒琏,对过来迎接的少女说,“把他关起来,不要跟他说话。”

“是。”

司徒琏感觉自己又被人拽住了,朝着前面走去。走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拐了三道弯之后,司徒琏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然后他被推倒在了地上,手脚都被绑了起来,然后又听到了关门的声音。

司徒琏屏气凝神,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附近没有其他人的气息,他很轻松地在地上坐了起来,在想他接下来应该会见到那个姑娘口中的尊主,虽然他看不到。

墨衣少女是从其他地方进入藏药库的,正好碰到了也要去取药材的司徒琏。司徒琏没想到里面竟然有人,而墨衣少女的冷箭司徒琏躲过了,两人对战也没有分出胜负,最后少女用了一根金针放倒了司徒琏,而司徒琏用三根银针还击,并没有处于很被动的境地。

少女对付司徒琏的方式十分狠辣,那根金针足以让人痛不欲生,而把一个正常人的眼睛毒瞎,绝对会让人的心理很快崩溃。

只是少女唯一失算的一点是,司徒琏在被毒瞎的那一刻,非但没有任何惶恐不安,反而莫名有一种熟悉感。少女不会知道,司徒琏从出生就是个瞎子,一直到两年多之前他的眼睛被治好,他当了二十多年的瞎子,早已经习惯了黑暗,在黑暗中,他甚至比平时更冷静,他的行动是完全自如的。

而司徒琏在少女面前的表现,却是一个正常的高手突然变成瞎子该有的样子。少女没有任何怀疑,认为她已经控制住了司徒琏。

而后司徒琏还帮少女把银针逼了出来,只是少女不知道的是,在司徒琏一只手贴在她后背逼毒的时候,另外一只手拿着石头在地上写了一行字,还画了一朵有点歪的小莲花,最后走的时候,还故意把他的玉佩落下了。

司徒琏一切都是算好的,他故意拖延时间,在少女背上摸了几下,让少女心中生了怒气。然后他开始帮少女逼毒的时候,少女又必须全神贯注地配合他,所以根本不会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也听不到石头在地上划过的细微声音。

因为司徒琏拖延的那点时间,少女恢复正常之后就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不会到处看,而司徒琏已经不着痕迹地把地上的字用干草盖了起来。

司徒琏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和少女的交易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如果易地而处,他也不会在恢复正常的时候给敌人解药,放敌人离开。

不管司徒琏表面上表现得多么慌乱,他内心都很冷静。事实上在他最开始见到那个他已经见过三次的墨衣少女出现的时候,心中就做了一个决定,要么抓了她,要么缠住她。

司徒琏知道,如今辰国已经统一了这片土地,看似可以高枕无忧了,但是失踪的东方云祁和东方清茉,已经躲起来的元稹和鸳鸯楼,不会真的消停的。

上次元稹在冷星城的时候,就是被这个墨衣少女给带走的。靳辰说她和墨青在元稹身上下了毒香,后来去找了元稹,却无功而返。

当时司徒琏没有多问,觉得事情不顺利也正常,而靳辰也没有再提起那件事,司徒琏很快就来了东方城。

这次再遇到墨衣少女的时候,司徒琏觉得这是个机会,一个把一直躲在暗处兴风作浪的人逼出去的机会。司徒琏确信他不会死,因为作为“冷星辰”的朋友,他对这些人一定很有价值,而接下来要怎么做,他决定看情况而行。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抓了司徒琏回来的墨衣少女再次出现在司徒琏面前,对司徒琏说:“想要解药的话,就把音攻的秘籍交出来。”

“我没有。”司徒琏摇头。

“写出来。”少女看着司徒琏冷声说。

“我眼睛看不到,没办法写字。”司徒琏说。

“你说,我写。”少女冷声说。

司徒琏沉默,过了片刻之后面无表情地说:“你想得美。”

少女眼神一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司徒琏轻哼了一声:“姑娘,是你先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我都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我把音攻的秘籍交给你,你一定会杀了我,你以为我傻吗?”

“我不会杀你。”少女看着司徒琏说,“只要你交出音攻的秘籍,我就送你回冷星城。”

“你说得很好听,但是我不相信你了。”司徒琏冷声说。

“你是想要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吗?”少女看着司徒琏冷声说。

“反正已经瞎了。”司徒琏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你们的条件我不满意,我不会把音攻秘籍交出来。”

少女冷冷地看了司徒琏一眼,转身出去了。

司徒琏神色莫名,难道这些人抓他是为了音攻秘籍?司徒琏突然有一点担心,担心一件事……

向谦之前肯定在这些人手中,而他们把向谦弄得失忆之前,到底从向谦那里得到了多少东西?如果这些人手中也有真言丹的话,司徒琏觉得自己要悲剧了。

不过司徒琏转念又觉得这些人手中有真言丹的可能性很小,如果真的有的话,可以直接用,没有必要跟他费这么多口舌。

不多时,又有脚步声在门口响起,司徒琏靠着一个桌子坐在地上,神色很平静。

这次进来的是两个人,根据脚步声判断,其中一个是抓司徒琏来这里的墨衣少女,另外一个是个绝顶高手,而且应该是男人。

“尊主,属下把司徒琏的眼睛毒瞎了,但是还有救。”墨衣少女开口,声音恭敬地说。

司徒琏神色微凝,尊主?看来元稹背后的人出现了。

只是下一刻,开口的还是墨衣少女,她看着司徒琏冷声说:“我家尊主是冷星辰的师父,你不要试图耍什么花样,否则就是找死!”

冷星辰的师父……司徒琏神色微变,靳辰有两位师父,一位是向谦,而另外一位是一直神神秘秘的南宫离。此时站在他面前的人,是不是就是南宫离?

司徒琏突然想起,上次靳辰和墨青明明很有把握地去追元稹,应该也追上了,最后却没有把元稹给带回来。司徒琏本来没有多想,但是他现在在想,会不会就是因为靳辰遇到了南宫离,所以才无功而返……

墨衣少女退了出去,从外面把门关上了。

一身灰色布衣的南宫离站在司徒琏面前,看着司徒琏神色淡淡地说:“你是那丫头的朋友?把音攻秘籍交出来,老夫会让你平安离开。”

那丫头的朋友?司徒琏这下确定,这人一定是南宫离无疑了。他刚刚还在想,墨衣女子说的冷星辰的师父会不会是墨青的师父东方木,因为司徒琏其实不希望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南宫离,但事实已经很明显了。

“你认识我,就应该知道,你的孙子在过去的很长时间之内都是我在照顾。”司徒琏面对着南宫离神色平静地说,“我不知道你为何要这样做,如果你觉得你正在做的事情,你追求的东西或者是别的什么比小夜更重要的话,我无话可说。”

南宫离眼眸微暗:“你们都不懂。”

“我们?你指我和你徒弟吗?”司徒琏嗤笑了一声,“我们是不懂,但我知道,你把你孙子送到靳辰身边,一方面让靳辰照顾你的孙子,把他当亲儿子看待,另外一方面你又暗中跟靳辰作对。南宫离,你是不是觉得,不管你做了什么,靳辰都一定不会迁怒你的孙子,会保护好他,让他过快乐无忧的生活?”

南宫离的神色变得有些难堪,不过司徒琏看不到,他冷笑了一声说:“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你也成功了,因为我们的确不会因为你而迁怒小夜。但你有没有问过你自己,你凭什么这样利用靳辰?你真的觉得她欠你的,所以她活该被你害还要为你养孙子是吗?”

“我没有害她!”南宫离握着拳头冷声说。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司徒琏冷声问,“抓了我,想要拿到音攻秘籍,你难道要告诉我你的目的不是为了对付墨青吗?”

“司徒琏,把音攻秘籍交出来,否则你真的会后悔的。”南宫离看着司徒琏沉声说。

“我不是你,我不会做对他们不利的事情,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不需要再跟我废话,你这个人让我觉得很恶心!”司徒琏看着南宫离冷声说。

南宫离神色复杂地看了司徒琏一眼,猛然转身大步离开了。

晚些时候,墨衣少女送了饭菜和水过来给司徒琏,看到司徒琏脚上绑着的绳子已经解开了,少女神色一冷。

司徒琏此时神色平静地坐在桌边,面对着少女的方向说:“我饿了。”

少女把手中的食物和水放在桌子上,看到司徒琏十分精准地端起盘子放在了自己面前,然后拿过了筷子,不偏不倚地夹住了一块肉,放进了自己口中,少女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很奇怪?”司徒琏仿佛知道少女在看着他,他神色淡淡地说,“我之前都是装的。”

“你为何会这样?”少女看着司徒琏问。

“因为我从出生到两年多之前,一直都是个真正的瞎子。”司徒琏放下手中的筷子。

少女微微蹙眉看着司徒琏:“你是故意被我带回来的?”

司徒琏唇角微勾:“没错。”

“你为何又不装了?”少女看着司徒琏问。

司徒琏神色平静地说:“没有必要了。”

“你不怕我们杀了你?”少女问。

“我不怕死。”司徒琏神色淡淡地说。

墨衣少女收了碗碟之后就出去了,司徒琏坐在那里,在想他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他没有想到出现在他面前的人竟然会是南宫离,接下来南宫离会怎么对付他?是继续逼他交出音攻秘籍,还是选择把他当做人质去威胁靳辰和墨青?

第二天一大早,司徒琏听到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然后传来了墨衣少女的声音:“云公子,你不能进去!”

“滚开!”东方云祁的声音。

司徒琏轻哼了一声,他正迷茫呢,东方云祁既然主动送上门来,就不要怪他挑战他们的底线了!

门被人一脚踢开,东方云祁出现在门口,眼神冷鸷地看向了司徒琏。

东方云祁所中的阎罗草的毒已经解了,他的皮肤恢复了正常。他原本的气质就有几分邪肆,如今变得阴沉了许多。当初东方清茉收到元稹的消息,要带着东方云祁离开东方城的时候,东方云祁心中难受得要死,有一种变得一无所有的感觉。

而东方云祁一直都没有忘记,当初司徒琏抓了元稹,要求东方云祁跪下求他。那屈辱的一跪,让东方云祁每每想起心中都恨得要死。

如今司徒琏被抓到了东方云祁的地盘,他一早才收到消息,很快就冲了过来。他一定要把曾经所受的屈辱,在司徒琏身上百倍千倍找回来!

“司徒琏!”东方云祁的声音有几分咬牙切齿,而墨衣少女挡在了司徒琏前面,看着东方云祁冷声说:“云公子,尊主说了暂时不能动他!”

“滚开!”东方云祁冷声说,“我不会杀了他的,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跪在我面前磕头求饶!”

“东方云某人,又见面了。”司徒琏一开口,东方云祁就怒不可遏地把剑拔了出来,指向了司徒琏。

“司徒琏!你找死!”东方云祁看着司徒琏冷声说。

“你们真有趣。”司徒琏轻嗤了一声,“一个个都说我找死,我还就是找死来的。东方云祁,你有种就杀了我,否则别在这里乱吠!”

东方云祁挥剑就朝着司徒琏的手臂砍了过来,而墨衣少女神色一冷,拔剑挡住了东方云祁的剑,不过一招,竟然逼得东方云祁后退了两步。

“你竟然敢对我动手?”东方云祁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墨衣少女,“贱人不要命了!”

“谁贱能比得过你东方云某人?”司徒琏冷笑,“你应该反省一下自己长得太丑,像本公子这么好看的人,姑娘自然会保护我的。”

“闭嘴!”墨衣少女看着司徒琏冷声说,话落就迎上了东方云祁的攻击。

而一向自认为实力很高强的东方云祁,竟然没过多久就被少女逼出了门外。他满脸都是怒色,看着少女冷声说:“你是要叛变吗?”

“请云公子回去!这里不是云公子该来的地方!”墨衣少女冷声说。

东方云祁怒气冲冲地看着少女,冷冷地甩下一句:“你等着!”话落转身大步离开了。

而昨日把司徒琏送到这里来,今天还把东方云祁引过来的蓝衣少女正想跟着东方云祁走,刚走了两步,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从她胸口穿出来的剑。

墨衣少女神色冷漠地拔剑,看着跪下倒地的蓝衣少女说:“我告诉过你,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

墨衣少女转身,回了司徒琏所在的房间,看着司徒琏冷声说:“你不要以为我们真的不敢动你,你再敢胡言乱语一次,我就砍你一根手指!”

“知道了。”司徒琏神色淡淡地说。

墨衣少女出去了,司徒琏微微皱眉。他刚刚不过是想试探一下东方云祁在这个地方的地位到底有多高,试探的结果是,似乎也没有很高。东方云祁出现了,元稹和东方清茉是不是都在附近?司徒琏对他所处的环境很陌生,但对于他面对的这些人之间的复杂关系,他很想搞清楚,因为这很重要。

这是一座海边的小岛,面积不大,岛上有一片房屋,看起来很是古朴,明显有些年头了。

东方云祁怒气冲冲地进了一个幽静的院子,一进门看到东方清茉正在给元稹换药,他开口叫了一声:“姑母,姑丈。”

“你去哪里了?”东方清茉把元稹的腿包好,看着东方云祁问,“刚刚找你你不在。”

“我去找司徒琏了。”东方云祁说。

元稹神色微冷:“谁告诉你司徒琏在这个岛上的?”

东方云祁微微垂眸:“姑丈不用管是谁告诉我的,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当时东方云祁被司徒琏逼得下跪,是为了元稹,而东方清茉也在场。看到东方云祁难看的脸色,东方清茉对元稹说:“阿稹,留司徒琏一命就可以了,让云祁消消气没关系的吧?”

元稹神色一冷:“消气?云祁,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还非要去争这一口气吗?你看到司徒琏,应该想的是怎么利用他,而不是怎么羞辱他!”

东方云祁神色一震,微微垂眸说:“姑丈教训得是,我知错了。”

“阿稹,我们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办啊?”东方清茉问元稹,“我们不能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荒岛上面躲一辈子。”

“等我的伤好了再说。”元稹神色淡淡地说,“我们不会一直留在这里的,云祁想要的东西,我也会帮他得到的。”

“姑丈,你是不是已经有新的计划了?”东方云祁神色一喜,看着元稹问。

元稹神色微冷:“不要问这么多!我让你们准备的青萝丹,准备得怎么样了?”

“阿稹,我们总共就那么一点青萝草,能做多少青萝丹啊?”东方清茉摇头说。

“姑丈难道是打算带着我们到迷雾森林那边去吗?”东方云祁心中一动,看着元稹问。

“说了不要多问,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元稹神色不悦地说。

“阿稹,你最近脾气怎么变得这么差了?”东方清茉蹙眉看着元稹说,“云祁也是关心我们的以后,才多问了几句,你怎么就生气了?以前你有什么事都会跟我说的。”

元稹眼眸微暗:“清茉,事情不顺利,我还受了伤,心情不好,你不要在意。”

“没关系的阿稹,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会跟随你的。”东方清茉握着元稹的手说。

“嗯。”元稹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姑丈,不知那位南宫前辈手下的那个女子是什么人?”东方云祁问元稹。

“我跟你说过,不要招惹她。”元稹皱眉看着东方云祁说。

“不过是个奴才而已,云祁才是主子,为什么还要……”东方清茉神色有些不满。

“清茉!”元稹眼神一冷,“我说过的话你们都当耳旁风了吗?”

“阿稹,你又凶我……”东方清茉看着元稹说。

元稹眼底闪过一丝不耐:“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下。”

东方城。

北堂豪和姬无双用了几天时间处理完了东方城的事务,就启程离开了。他们回到冷星城之后,会有新的官员过来接管东方城,至于东方家原本那些长老,接下来就可以颐养天年了,他们也不敢有什么意见。

而身在冷星城的靳辰,也收到了司徒琏失踪的消息。

“娘亲,这玉佩不是我送给琏叔叔的吗?怎么在这里?”离夜进来,有些奇怪地拿起桌上的玉佩,看着靳辰问道。

“他忘带了。”靳辰微微一笑,“小夜去看看小贝吧,她刚刚在找你呢。”

“哦,我去找小妹了!”离夜把他的小书包放下,就脚步欢快地跑了出去。

靳辰看着面前的玉佩微微皱眉:“小莲花到底要做什么?”

北堂豪让人送回来的消息,只有他们所知道的事情经过。而他们知道的,只有司徒琏一个人去了藏药库,然后就不见了,后来他们在东阳山上的一个山洞里面找到了司徒琏的玉佩,还有司徒琏留下的一句话。

墨青走了过来,拿起那块玉佩看了看又放下了,握住靳辰的手说:“司徒应该是在藏药库里碰到了什么人,你觉得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去东方城的藏药库?”

靳辰眼神一冷:“元稹,东方云祁,东方清茉,那个墨衣女子……南宫离的人。”

之前靳辰和墨青还在说,东方云祁在这边不得志,有可能会选择去迷雾森林那边实现自己的野心,而南宫离在帮元稹,元稹在帮东方云祁,他们事实上就是一路人。

靳辰收集了这片土地大量的青萝草,那些人想要走,就必须找到大量的青萝草,东方城的藏药库对他们来说就是个下手的好地方,而且里面确实有不少青萝草,靳辰曾经见过。

“如果是南宫离的人,正巧跟司徒一起去取药材碰上了,不可避免要发生冲突。”墨青神色平静地说,“元稹的伤应该还没好,南宫离不会自己去,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应该不敢回去,所以去的有可能是那个管南宫离叫尊主的女子。”

“那个女人很强。”靳辰说。

“但司徒未必不是她的对手,根据司徒留下的这些东西,他十有八九是被带走了,而且是他自己故意被带走的。”墨青说,他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很多事情只要冷静下来想,就能推断出前因后果。如今这片土地上还在跟他们做对的,也就那么一群人了。

“小莲花是脑子进水了吗?”靳辰有些恼意,“他难道觉得自己可以去把暗中搞鬼的人都解决了?那些人不是泛泛之辈,小莲花失去了他的弓箭和笛子,根本挡不住!他倒是天不怕地不怕了,万一出事怎么办?”

墨青微微摇头,抱住了靳辰说:“司徒一向不是莽撞的人,虽然我也觉得他这次有些冲动了。不过那些人知道他的身份,要么会逼他交出音攻的秘籍,要么会拿他当人质来威胁我们,所以他不会死。”

“我知道他不会死。”靳辰皱眉说,“音攻秘籍交出去没关系,他被当做人质拿来威胁我们也没关系,我担心的是,他会变成第二个向谦!”

墨青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看到靳辰难看的脸色,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我们想办法去找他吧。”

说起向谦,靳辰昨日才去地宫里面看过他。靳辰当时还特意打扮成了向雪儿的样子,曾经向谦最喜欢她的那个样子,可是向谦见到靳辰,自始至终就只念叨着一句话“我要杀了冷星辰”……

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忘情水那种东西,最初就是向谦自己做出来的,为此还十分得意,可是没曾想有一天,竟然会被用在了他自己的身上,让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也失去了他所有的一切。

靳辰这段日子除了练功之外就一直在冥思苦想忘情水的解药,陪孩子的时间都少了。而她每次去看向谦,回来之后心里都不好受。

可是到现在,忘情水的解药依旧毫无头绪,而靳辰很清楚元稹那群人手中一定有忘情水,所以在她得知司徒琏故意被抓了之后很生气。

靳辰知道司徒琏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危,她也想到了那群人会利用司徒琏做什么,那些事情都不是她最担心的,她可以接受司徒琏把音攻的秘籍交出去,可以接受用任何东西把司徒琏换回来,可她不能接受的是,回到他们身边的司徒琏跟向谦一样,忘了所有的一切……

当天靳辰派了人去鸳鸯岛,虽然她觉得元稹很可能不会再回去那个已经暴露的地方,但只要有可能,就必须去找。

原本靳辰已经准备好,等司徒琏回来之后他们就一起回家去了,谁知道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有些心烦的靳辰当晚和墨青一起到城外去切磋,打得精疲力尽的时候,她迟迟无法跨越的瓶颈竟然突破了。虽然是好事一桩,但靳辰的心情并没有多好。

已经是正月底了,初春季节,乍暖还寒。

司徒琏没有出过那个屋子,也没有再见到南宫离。那个墨衣少女每天会过来给司徒琏送水送饭,司徒琏并没有被绑起来,但他被下了软筋散,想走也走不了。

饶是如此,司徒琏依旧很冷静。他原本就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人,即便他如今觉得自己这次是有些冲动了,但是他并没有后悔,因为后悔无济于事。

“你叫什么名字?”每天墨衣少女过来的时候,司徒琏都会问她这样一个问题,只是墨衣少女从未回答过他。

“你的箭术是跟谁学的?”

“你为什么总是穿黑色的衣服?”

“你的面纱不好看,戴着应该也不舒服吧?”

“我的朋友都叫我小莲花,你有没有觉得很好笑?”

“我喜欢吃甜的,你下次可以给我带一碟点心吗?甜的就行。”

……

司徒琏其实不是冷肃和姬无双那样很聒噪的人,但他每天就只能见到墨衣少女一个人,他的眼睛还看不到,他开始跟墨衣少女说话,即便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也不恼,仿佛只是说给自己听。

而墨衣少女每天在司徒琏这里停留的时间都很短,司徒琏会在她出现的时候问她五花八门的问题,而且每次她走的时候,司徒琏都会说他想吃一点甜的东西。

这天墨衣少女再次提着食盒过来给司徒琏送饭,司徒琏听着盘子摆上桌的声音,微微一笑说:“今天怎么多了一样?”

墨衣少女看着司徒琏伸手,精准地端过了那碟精致的点心,然后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了一块,送入了口中。

下一刻,司徒琏笑了。他的容貌本就极为出色,如今即便眼中没有神采,笑容依旧灿烂夺目。

“墨衣,谢谢你。”司徒琏对着少女所在的方向说。

少女微微蹙眉:“墨衣是什么?”

“你不肯告诉我你的名字,所以我为你取了一个名字。”司徒琏唇角微勾。

墨衣少女看着司徒琏脸上的笑意,眼眸微垂,声音依旧冷漠:“我不喜欢。”

“我喜欢。”司徒琏微微一笑。

墨衣少女没有再说什么,等她收拾了碗碟出门的时候,走到半路听到有人说:“夫人要的点心不知道被谁偷了,夫人很生气呢!”

墨衣少女眼神平静地回了自己住的地方,把食盒放下,打开看了一眼,微微愣了一下。明明是她亲手收拾的食盒,原本装点心的那个盘子里,竟然多了一朵花,一朵用纸折成的莲花……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