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你和司徒琏一起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星城。

距离司徒琏失踪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冷肃派人找遍了整个辰国所有的城池以及各个深山老林,都没有任何收获。而靳辰派去鸳鸯岛的人也回来了,鸳鸯岛上面空无一人。

这天南宫暖来了冷星城,一进城好巧不巧又跟姬无双打了个照面。

南宫暖是听说司徒琏失踪了才来的,见到姬无双的时候也顾不得以前的恩怨,看着姬无双问了一句:“琏哥哥回来了吗?”

因为一直找不到司徒琏,姬无双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听到南宫暖那声“琏哥哥”,他眼神一冷:“南宫小暖,上次可是你说让我以后见到你就当不认识的,爱问谁问谁去,我不认识你!”

姬无双话落扬长而去,南宫暖气得不行,姬无双这个小气男人,她如果不是担心司徒琏,又运气不好先碰上了姬无双,她才不会主动跟姬无双说话呢!

南宫暖进了皇宫,见到了靳辰,得知司徒琏还没有消息,很为他担心。她当天就在皇宫里住了下来,暂时没有离开。

“娘亲,琏叔叔是被坏人抓走了吗?”这天离夜问靳辰。

靳辰微微摇头:“娘也不知道。”

“我很想琏叔叔,小妹也很想琏叔叔,弟弟也很想琏叔叔。”离夜皱着小眉头说,“娘亲,我们是不是要等琏叔叔回来之后再回家去?”

离夜之前听靳辰提起他们要回家了,当时还很开心。虽然离夜曾经很懂事地说爹娘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但在他小小的心里,真正被他当做家的地方还是夏国千叶城的墨府,千叶城里有离夜的外公舅舅姨母,还有几个可爱的弟弟,他还是很想念的。

靳辰微微点头:“对。”

“我觉得琏叔叔那么好,一定能逢凶化吉的。”离夜握着小拳头一脸认真地说。

靳辰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眼底的无奈一闪而逝:“小夜说得对。”

一个无名小岛上面的小院子里,司徒琏坐在院中,手中拿了一根墨绿色的竹子。

墨衣少女提着食盒进来的时候,司徒琏微微一笑抬头说:“墨衣,今天你又去偷夫人的点心了吗?”他的眼睛依旧看不到,但是他可以凭借脚步声判断出来人是谁。而在过去的这一个月时间里,也就只有一个人会来他这里,就是被他取名叫做墨衣的姑娘。

墨衣少女把手中的食盒放在了院中的石桌上,打开食盒往外摆饭,只是今天并没有点心。她不知道司徒琏怎么知道她是偷了东方清茉的点心,但是也就那么三次而已,后来就没有了,因为司徒琏得寸进尺地说想喝甜甜的酒酿圆子……

墨衣少女把饭摆好之后,从司徒琏手中抢走了他的那根竹子,声音冷漠地说:“就算给你刀,让你做了一根笛子,你现在也用不了音攻。”

司徒琏微微一笑,看着墨衣少女所在的方向说:“我知道,我只是想做一根笛子送给你,我很会的。”他的眼睛依旧看不到,他还中了软筋散,如今想要逃走是不可能的。

墨衣少女握着竹子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本来要被她扔掉的那根竹子,最后被她轻轻地放在了桌上。

司徒琏吃饭,墨衣少女就坐下来等着,目不斜视,也从来不跟司徒琏一起吃,即便司徒琏邀请过她很多次。

“墨衣,改天我吹笛子给你听,不用音攻。”司徒琏放下筷子,对墨衣少女说,唇角带着一丝笑意。

“我不喜欢。”墨衣少女一边收拾碗碟一边说。

“你没听过怎么知道不喜欢呢?有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情,要做了才知道。就像我当时一时脑热决定缠着你来这个地方,就很有趣。”司徒琏微微一笑说。

墨衣少女看了司徒琏一眼:“你这样会把自己害死的。”

司徒琏唇角微勾:“人生苦短,不要给自己太多的限制,跟着自己的心走,即便死了,也不会后悔。”

墨衣少女没再说什么,提着食盒要走的时候,司徒琏看着她的背影笑着问:“墨衣,明天我可以有甜甜的点心吃吗?”

墨衣少女脚步一滞,没有回头,说了四个字:“你想得美。”曾经司徒琏对她说过的话,她又还了回来。

司徒琏笑了:“墨衣,你变得可爱了。”

墨衣少女已经出了院门,似乎没有听到司徒琏最那句话。她一手提着食盒,另外一只手中还拿着一根墨绿色的竹子,至于为什么要拿那根竹子走,墨衣少女自己也不太明白。

剩下司徒琏一个人,他用手指轻轻扣着桌面,神色很平静。他这两天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某些人,或许很快就要对他出手了,至于要怎么对待他,他还没有想到。

第二天天还未亮的时候,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进了厨房,拿走了厨房桌上放着的一盘刚刚做好的点心,又很快离开了。厨娘进门,看到点心又不见了,尖叫了一声“有贼啊!”

墨衣少女脚步轻快地回了自己的院子,打开房门,眼眸微缩,手中的盘子被她下意识地背在了身后,她垂首恭敬地说:“尊主。”

“你去哪里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年纪不轻了。她穿着一身宽大的黑袍,背对着墨衣少女坐在窗边,手中拿着墨衣少女昨天从司徒琏那里带回来的那根墨绿色的竹子。

墨衣少女低着头沉默不语,就听到黑袍女子声音平静地说:“从小我就告诉过你,不该做的事情不要做,否则会害死你自己。你是我门下所有弟子中天赋最好也是最聪明的一个,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墨衣少女垂眸:“属下谨遵尊主教诲。”

“那就好。”黑袍女子依旧没有转身,一个药瓶从她所在的位置朝着墨衣少女飞了过来,墨衣少女伸手接住,拿在了手中。

“给司徒琏用了,然后告诉他,你是他的妻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他对你言听计从。”黑袍女子声音冷漠地说。

墨衣少女手中握着那个药瓶,眼底突然黯淡了一下:“尊主,司徒琏忘记一切,我们就得不到音攻秘籍了。”

“你跟司徒琏相处这些日子,难道不明白就算把他折磨至死,他都不会把音攻秘籍交出来吗?”黑袍女子冷声问。

墨衣少女垂眸说:“我们可以利用他跟冷星辰交换条件,没有必要……”

“你是要忤逆本尊的意思吗?”黑袍女子眼神像冰刃一样看着墨衣少女问。

“属下不敢!”墨衣少女的头垂得更低了,握着药瓶的手也猛然收紧。

黑袍女子脸上也蒙着一块黑色的面纱,只露出那双冰冷的双眸,看着已经不年轻了。她眼眸幽深地看着墨衣少女说:“你这个年纪,看到长得那么好看的男人,会动心也无可厚非。师尊不会怪你的,你只要听师尊的话,就可以永远得到司徒琏。他不会记得他曾经喜欢过的女子,眼中也不会再看到任何其他女人,只有你。给你一天时间,明日我们离开这里。”

墨衣少女再抬头,窗边已经空无一人了。她看着自己手中那个小小的药瓶,打开瓶塞,里面只有一滴晶莹剔透的液体,像一颗珍珠一样,滚动了一下。

墨衣少女把一直被她一手端着背在身后的点心放在了桌上,刚刚做好没多久的点心散发出诱人的甜香,墨衣少女脸上的面纱似乎从来都没有摘下来过。她伸手,贴在了自己侧脸上,看着被她放在桌上的那个不起眼的药瓶,迟迟没有动……

这天司徒琏没有吃到早饭,午饭的时候也没有见到墨衣少女过来,一直到傍晚时分,墨衣少女才提着食盒过来了。

“墨衣,你怎么了?”

墨衣少女进门,就听到司徒琏问了她这样一个问题。不是“你为什么现在才来”,也不是“我快饿死了”,他问她,你怎么了……

墨衣少女看着司徒琏,她知道司徒琏的眼睛依旧看不到,但是司徒琏却仿佛一直都能看到她,看到她所有的情绪。

墨衣少女没有说话,像往常一样开始默默地摆饭,司徒琏拿起筷子的时候说了一句:“墨衣你是去偷点心的时候被发现了吗?”

墨衣少女依旧没有说话,司徒琏摇摇头说:“以后不要再去了,我不想吃了。”

“没有以后了。”墨衣少女话落,垂眸把那盘点心放在了司徒琏面前。

司徒琏的手微微顿了一下,神色如常地说:“墨衣,你不开心。”

“你一直都是这么自以为是吗?”墨衣少女看着司徒琏冷声问。

“我希望你不要一直这样自欺欺人。”司徒琏话落,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即便他的眼睛看不到,吃饭的动作依旧优雅到赏心悦目。

他们没有再交谈,司徒琏放下筷子的时候,墨衣少女也没有如往常一样马上起身收拾食盒,而是看着司徒琏叫了一声:“小莲花。”

司徒琏微微皱眉:“墨衣,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他们让你杀了我?还是让你对我做什么?”

司徒琏伸手,朝着墨衣少女所在的地方抓了过来。墨衣少女起身,后退了两步,站好,看着司徒琏说:“我已经做了。”

下一刻,司徒琏神色一僵,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了。

天已经黑了,小岛上面只有几个屋子透出昏黄的灯光,一片静寂之中,只能听到不远处传来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

墨衣少女提着已经昏迷不醒的司徒琏,避开所有人的视线,走到了小岛的尽头。夜色之下的海水闪烁着幽暗的光泽,被绑在岸边大石上的一叶小舟在风浪之中起伏摇晃。

墨衣少女把司徒琏放进那个小舟里,割断小舟的绳子,挥掌一推,小舟就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远处飘去。

墨衣少女站在岸边,看着小舟在夜色之中消失不见。她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进门,一道凌厉的掌风打了过来,正中她的胸口。她连连后退,捂着胸口,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司徒琏呢?”墨衣少女被黑袍女子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不知道……”墨衣少女呼吸有些艰难地说。

“你一直都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墨衣少女被扔在了地上,一身黑袍的女子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冷声说,“你喜欢上司徒琏,我给了你机会,只要你对他用了忘情之水,他就会忘却前尘往事跟你在一起,可你竟然选择让他走?你会为你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黑袍女子话落,一排细如牛毛的金针瞬间没入了墨衣少女的体内,其中有一根不偏不倚地射入了她的眉心。墨衣少女全身颤抖,蜷缩在一起,嘴唇都咬破了,愣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司徒琏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他在一望无际的海上飘荡,没有任何人在身边,只有无尽的孤寂……

司徒琏猛然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蔚蓝的海水,天空中有雄鹰展翅飞过。他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他的眼睛好了,身体也不再虚弱无力,他中的毒全都解了!

司徒琏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墨衣少女对他说的那句话,她说“我已经做了”。她做的,就是把解药放进了饭菜里面,然后把司徒琏送走了。

司徒琏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要怎么回去。但他只有一个念头,他一定要回去,不然被他起名叫墨衣的姑娘私自放走了他,一定会死的!

司徒琏又在海上漂了三天三夜,终于看到了陆地就在前方。他扔下小舟,飞身而起,很快落在了地面上。他微微闭上了眼睛,听着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运起凌云步往东边而去了。

又过了一天一夜,司徒琏踏上了一座小岛。

已经是阳春三月了,小岛上面绿树繁花生机盎然,司徒琏闭着眼睛,再次听到了海浪的声音。这里的声音和气味都让司徒琏确定,他来过这里。

小岛上面似乎已经空无一人了,没有任何人的声音。司徒琏往前走,看到了一片房屋,他按照记忆拐了三个弯之后,一个小院子出现在他面前,院中有一小片竹林。

房门开着,司徒琏进去,看到的一切陌生又熟悉,因为他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

司徒琏把小岛上面所有的房屋都看了,没有找到一个人。元稹、东方清茉、东方云祁、南宫离和那个墨衣少女,以及司徒琏不知道的其他人,全都不见了。

司徒琏最后走进了一个很幽静的小院子,院子里面明显曾经发生过打斗,地上有一滩已经干涸的血迹。司徒琏走到房门口,眼眸微缩,俯身,从地上捡起了一块黑色的面纱,面纱上面也满是已经干了的血……

拿着那个面纱,司徒琏的心突然就沉了下去,他知道这是墨衣少女的面纱。第一次见面,司徒琏被墨衣少女抓了,第二次见面,墨衣少女手持弓箭出现在司徒琏面前,第三次见面,墨衣少女一箭差点射中了司徒琏,第四次见面,司徒琏做了一个决定,要么抓了她,要么缠住她……

彼时司徒琏只是想要知道墨衣少女是谁在支使,想要深入虎穴,想办法帮辰国把隐患给消灭了。但是来到这个岛上,双目失明身体无力的时候,司徒琏就意识到一件事,他想做的事情大概是做不到了,因为他低估了敌人的实力,他一个人在失去武器的情况下,什么都做不了。

司徒琏并不认为自己会死,他也从未有一刻想过要把音攻秘籍交出去,他想着,最坏也不过就是被当做人质,拿去跟辰国交换条件而已。司徒琏还在想,如果这样的话,正好他可以让这群人暴露在靳辰和墨青面前,到时候就可以对付他们了。

只是司徒琏在海上飘荡的时候,才意识到他从头到尾都忽略了一件事。他曾经想过这群人抓住过向谦,会不会手中有真言丹,对他用真言丹,然后得到音攻秘籍。只是他却忘了一件事,这些人抓了向谦之后,最后向谦的结局是服下忘情水,忘了所有的一切,然后变成了一个只想杀掉他最宠爱的徒弟的疯老头。

司徒琏忽略了,他是不会死,但他有可能会变成第二个向谦,被这些人下了忘情水之后,蛊惑他变成另外一个人。司徒琏见过向谦现在的样子,他知道,如果让他在失忆和死之间选择一个的话,他宁愿选择死,而不是忘掉所有的过往,忘掉他在乎的那些人,变成另外一个人。

司徒琏一开始不明白,那个叫墨衣的姑娘被她的主子命令对他做什么,可是现在他想他明白了。那些人想要让他变成第二个向谦,未必会把他跟向谦一样送回到靳辰身边,他们到底要对他做什么,有无数种可能,而所有的可能,他都无法接受。

司徒琏和墨衣少女总共也没有说过多少话,大部分时候都是司徒琏在说,墨衣少女极少回应。而过去的那一个多月两人虽然天天都能见到,但是司徒琏的眼睛看不到,他到现在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残阳如血,司徒琏站在岸边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微微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怅惘。司徒琏自己回头想想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开始跟墨衣说很多话,只是因为他想那样做,他从未想过要利用墨衣,或者使用美男计。对司徒琏来说,被他取名叫墨衣的姑娘对他很是冷漠,甚至都没有跟他说过几句话。可司徒琏没有想到,到了最后,墨衣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那块染了血的面纱被司徒琏放进了怀中,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司徒琏一个人离开了那座小岛,朝着冷星城的方向而去了。

冷星城。

冷肃和靳辰依旧在找司徒琏,不过并没有任何线索。靳辰让人去找元媛,想看看元媛知不知道元稹那些人在哪里,然而也没有找到。

靳辰和墨青在过了年之后就说要回家了,一方面是因为这片土地已经统一了,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做,他们可以走了,另外一方面是靳辰担心有人会去迷雾森林那边兴风作浪。靳辰不是忧国忧民,只是自从南宫离站在了靳辰的对立面,靳辰就有些担心她在迷雾森林那边的亲人和朋友。

但因为司徒琏突然失踪,靳辰和墨青回家的计划被搁置了。因为如今已经成为辰国皇帝的冷肃不会再跟他们回去,而他们一开始的回家计划之中,要跟他们一家五口一起走的,只有一个司徒琏而已。

南宫暖来了冷星城之后就一直都没有离开,南宫焕也没有让人过来找她回去。南宫暖时不时地还会碰上姬无双,但她再没有理会过他,姬无双也选择了无视南宫暖。

这天深夜时分,靳辰的房门被敲响了。最先醒过来的是墨青,他让靳辰不用起来,他下床去打开门,就看到冷肃站在门外。

墨青出门,把门关上,皱眉看着冷肃问:“怎么了?”都这么晚了,如果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冷肃不会过来打扰他们的。

“有个身受重伤的女人倒在了城门口,被带了回来。”冷肃压低声音说,怕吵醒了房间里的靳辰和孩子。

墨青神色一凝:“跟司徒有关?”

冷肃点头:“我不太确定,但是看着很像当初把元稹救走的那个女人,她身上带着一把匕首,是我给小莲花的。”

“人在哪里?”墨青看着冷肃问。

“我已经让人安顿好了,她受伤太重,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我找了药师在给她医治。”冷肃对墨青说。

“去看看。”墨青抬脚准备跟着冷肃一起走的时候,身后的房门开了,已经穿好衣服的靳辰走了出来,看着他们问:“是不是有小莲花的消息了?”

冷肃微微点头,带着靳辰和墨青一起去了不远处的另外一个院子。

这个院子原本没有住人,一直是空着的,冷肃让人把那个重伤的女子安顿在了这里。

他们到的时候,药师已经把女子的伤口包扎好了,也喂她喝了药。

“皇上,这女子受伤颇重,再晚一会儿就没命了。”药师恭敬地对冷肃说,“不过她现在已经没有性命之危了,只要接下来好好休养,会好起来的。”

“嗯,下去吧。”冷肃说。

下人和药师都退了出去,靳辰走到床边,看到了床上的女子。

女子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面庞清瘦,五官很出色,眉心有一颗很小的黑痣。此时她脸色煞白,双眸紧闭地躺在那里,看着没有多少生机。

“这匕首是从她身上找到的。”冷肃拿过旁边桌上放着的一把染了血的匕首。这匕首原来的主人是冷肃,还是当时司徒琏要去东方城的时候,随口问冷肃要的。

靳辰和墨青见过一个眉心有黑痣的墨衣少女,只是他们并不知道那个少女的容貌。如今重伤出现在冷星城外的这个女子,很可能就是他们见过的那个,只是她身上为何会带着司徒琏的匕首,而且还撑着最后一口气来了冷星城?是来找司徒琏的吗?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许等这个女子醒过来,他们就可以得到答案了。

靳辰又给少女把了脉,发现她受伤确实很重,还能活着已经不错了。靳辰喂少女吃了一颗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明天应该可以醒过来。

有下人和药师在照顾,冷肃和墨青靳辰很快就离开了。要分开各自回去的时候,冷肃对靳辰说:“我觉得小莲花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靳辰微微点头:“会的。”

第二天,靳辰再去见那个少女的时候,她已经醒过来了。

少女坐在床上,长长的头发披了下来,脸色依旧很是苍白,明明很清瘦的样子,看起来却并没有羸弱之感,因为她的眼中满是戒备。

“你叫什么名字?”靳辰看着少女问。

少女沉默不语,也不看靳辰。靳辰接着问:“你知道司徒琏在哪里吗?”

少女微微转头,看向了靳辰,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无力:“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姐姐。”靳辰看着少女说。

“他……”少女眼眸微暗,“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靳辰心中还有很多疑团,譬如这个少女因何受伤,为何会来冷星城,她跟司徒琏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这个姑娘看上了司徒琏,背叛了她的主子,想要救司徒琏被发现了,才会变成这样吗?这只是靳辰的猜测,但她并没有想到其他的可能性来解释目前的一切。

少女沉默,过了一会儿才说:“他会回来的。”

靳辰在想,如果她对这个姑娘用真言丹的话,是不是不太好。正在这时,冷肃一脸喜色地进来了:“小姐姐,小莲花回来了!”

靳辰猛然站了起来,出门就看到司徒琏已经到了不远处。

司徒琏看着靳辰,微微一笑:“我回来了。”然后大步走过来,伸手轻轻地抱了靳辰一下,用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对不起。”

正好到门口的墨青神色平静地看着司徒琏放开了靳辰,靳辰还没来得及问司徒琏什么,司徒琏已经快步进了房间。

冷肃神色莫名:“我刚刚见到小莲花的时候,跟他说了那个姑娘的事情。”

靳辰站在门口,看到司徒琏走到了床边,她看不到司徒琏的表情,但是听到了司徒琏的话:“墨衣,是你吗?”

床上的少女微微点头:“是我。”

“对不起。”司徒琏看着少女说。

“我没事。”少女微微垂眸。

“墨衣,你叫什么名字?”司徒琏看着少女问。

“我叫九月。”少女看着司徒琏说。

“九月?很好听的名字。”司徒琏看着少女说。

少女眼眸微垂,脸上带着几分无措,似乎不敢直视司徒琏的眼睛。

“九月,当时他们让你对我做什么?”司徒琏看着九月问。

九月微微垂眸说:“尊主让我对你用忘情水,还说……”

司徒琏眼眸微闪:“还说什么?”

“还说等你失忆之后,让我告诉你,我是你的妻子,让你对我言听计从。”九月看着司徒琏说。

“你为何不用呢?”司徒琏看着九月问。

九月摇头:“我只是,怕尊主还是会对你不利……”

“谢谢你救了我。”司徒琏看着九月说,“你好好休息,接下来我会照顾你的。”

“嗯。”九月苍白的脸上透出一抹淡淡的红晕,微微点头说,“我已经背叛了尊主,拼死才逃了出来,如果尊主知道我还活着,一定还会来杀我的。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但是我只能来找你了。”

“不要这样说。”司徒琏微微一笑,“你能来,我很高兴。”

司徒琏起身,说让九月好好休息,自己转身出去了。

司徒琏一出门,就被冷肃揽住了肩膀,冷肃嘿嘿一笑说要跟他好好聊聊。

“琏哥哥!”南宫暖惊喜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她飞快地跑了过来,看司徒琏安然无恙,笑着说了一句,“琏哥哥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哼!”听闻司徒琏回来,和北堂豪一起过来的姬无双远远地就看到南宫暖飞奔到了司徒琏身旁,他冷哼了一声,一边走过来一边阴阳怪气地说,“南宫小暖,你很想对小莲花投怀送抱吧?看你那急不可耐的样子!”

南宫暖完全忽视姬无双,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看着司徒琏笑着说:“琏哥哥,你们先聊,我去给你做点心吃吧。”

“好,我很饿,等你的点心。”司徒琏伸手,揉了揉南宫暖的头发,南宫暖笑着跑走了。

姬无双的脸黑得不行,看着南宫暖的背影又冷哼了一声,那边北堂豪已经握拳捶了一下司徒琏的肩膀说:“小莲花,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

“就是!害我们这些天都担惊受怕的,小莲花你真的是太讨厌了!”姬无双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过来勾住了司徒琏的肩膀,然后嘿嘿一笑说,“听说你是用美男计逃出来的?被你勾引的那个姑娘这会儿就在里面?小莲花你可以啊!”

司徒琏凉凉地看了冷肃一眼,冷肃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表示他不过就是跟姬无双和北堂豪随口那么一说而已,开个玩笑。

“晚点再找你们喝酒。”司徒琏对冷肃说,“我现在有事要跟靳辰说。”

“那你去吧,小姐姐刚刚走的时候也说让你有空去找她一下。”冷肃对司徒琏摆摆手,“咱们晚点再好好聊。”

“对,晚点再好好聊聊美男计,哈哈!”姬无双对着司徒琏挤眉弄眼,司徒琏还给他一个白眼。

从霁月山上可以俯瞰整个冷星城。此时的霁月山山顶,有几个人站在那里,面对着冷星城的方向。

“阿元,你确定司徒琏已经回到冷星城了?”一身宽大黑袍的女子开口问道,她的脸上依旧罩着一块黑色的面纱。

元稹微微点头:“我确定,司徒琏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冷星城,九月也在昨夜被救了进去,如今应该性命无碍了。”

“那就好。”黑袍女子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微微转头,看着低头站在她身后的墨衣少女说,“你现在后悔吗?”

墨衣少女站在那里不动,额头有豆大的汗珠一直往下落,她的拳头紧紧地攥在一起,显然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回答本尊的问题!否则本尊让你比现在痛苦百倍!”黑袍女子冷声说。

“回尊主的话……我不后悔……”墨衣少女低着头说。

黑袍女子眼神一冷,伸手就掐住了墨衣少女的脖子,把她提到了前面,强迫她看着下方的冷星城,声音残忍至极地说:“我给过你机会的,我说过可以让你和司徒琏在一起,你为什么不听话?你看看下面,现在你妹妹就在辰国的皇宫里,她变成了司徒琏的救命恩人,说不定这会儿司徒琏正抱着你妹妹卿卿我我呢!你为了司徒琏忤逆本尊,连命都不要了,但是到头来,你只能看着他跟你妹妹双宿双栖,你还要日夜忍受百毒针的折磨!当时你没有跟着司徒琏一起走,就是为了你妹妹吧,你怕本尊迁怒她?但九月可比你聪明得多,她最听本尊的话了,现在她在替你陪伴你喜欢的男人,你难受吗?痛苦吗?这就是忤逆本尊的下场!”

“尊主为何……不……杀了我?”墨衣少女神色痛苦地看着黑袍女子问。

黑袍女子冷笑:“本尊怎么舍得杀了你呢?你是本尊门下最出色的天才,死了太可惜了!等到九月嫁给司徒琏,再暗中帮本尊得到本尊想要的,本尊会送你和司徒琏一起死!”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