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我在想我的姑娘/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琏刚进房间,墨小贝就叫着“琏叔叔”扑了过来,抱着墨小宝的离夜也神色一喜,跑了过来。

司徒琏把墨小贝抱了起来,墨小贝抱着司徒琏的脖子说:“琏叔叔你去哪里了?我好想你呀!”

“叔叔也很想你。”司徒琏微微一笑说。

司徒琏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看着在离夜怀中呼呼大睡的墨小宝,眉梢眼角都是笑意。他帮靳辰和墨青带孩子并不仅仅是帮朋友的忙,而是他真的喜欢这些孩子,他不是一个单纯的人,但他向往单纯而快乐的生活。

“小夜,你带弟弟妹妹出去玩儿吧,娘有话要跟你琏叔叔说。”靳辰对离夜说。

“嗯嗯。”离夜笑着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睡着的墨小宝放进了小推车里面,从司徒琏身上下来的墨小贝抢着要去推弟弟的小车,似乎是为了在她最喜欢的琏叔叔面前表示她对弟弟可好了,但事实上墨小贝还是不喜欢跟墨小宝一起玩儿。

看着三个孩子都出去了,司徒琏坐了下来,看着靳辰一脸认真地说:“我认错,我不该那么冲动。”

靳辰本来还想教训一下司徒琏,谁知道司徒琏态度这么好,靳辰白了司徒琏一眼说:“你错哪儿了?”

“冲动?任性?胡闹?你喜欢哪种我就错哪种。”司徒琏看着靳辰唇角微勾。

靳辰无语:“小莲花,你这嘴皮子是使用美男计的时候练出来的?”

司徒琏神色莫名:“首先,我一直都是这么风趣幽默的人,其次,我没有用美男计。”

靳辰看着司徒琏似笑非笑地说:“你没用美男计?你的意思是,你什么都没做,那边那个姑娘就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

司徒琏摇头:“的确有一个姑娘为了我连命都不要了,不过不是你看到的这个。”

靳辰神色微变:“你什么意思?她没有易容,而且她说她救了你,你也没有否认。”当时靳辰就在门口听着,她还真的以为司徒琏跟那个姑娘两情相悦,那个姑娘为了司徒琏背主才受的伤。可司徒琏现在说的话,表明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

“我当时眼睛被毒瞎了。”司徒琏神色很平静地说,“所以我只知道救我的是那个眉心有一点黑痣的姑娘,但是并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因为她没有跟我说过。”

“那边那个,眉心就有一点黑痣,而且不是假的,你既然没有见过救你那姑娘的容貌,你怎么确定就不是呢?”靳辰看着司徒琏问。

司徒琏神色平静地说:“容貌应该没有问题。”

“那是声音有问题?”靳辰问司徒琏。

“声音也没有问题。”司徒琏说。

“那是她说话露出破绽了?”靳辰问。

司徒琏摇头:“也没有。”

“那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认定她不是救你的那个?”靳辰看着司徒琏问。

司徒琏说了两个字:“气味。”

靳辰无语:“救你的那姑娘身上很香还是很臭?你竟然用气味来分辨。”

“都没有。”司徒琏摇头,“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气味就是不对,感觉也不对,她不是墨衣。”

“墨衣?你不是说不知道人家的名字么?”靳辰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哦,这是我给她取的名字。”司徒琏很淡定地说。

“还说你没用美男计?”靳辰白了司徒琏一眼,“给人取名字这种事情都做了。”

“我承认我喜欢墨衣,但是我们总共也没有说过多少话,我不知道她的容貌,她也没有告诉过我她的名字。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不可能跟她谈情说爱,因为我知道那只会害了她。”司徒琏微微摇头说。

“所以你根本没有想到墨衣会救你?”靳辰神色微凝,“如果说出现在冷星城的这个是假的,真的墨衣会不会已经……”

司徒琏眼眸微暗:“她不会死的。”

“就算不死,现在也不会好过。”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都是孽缘啊!

“既然你认为这个是假的,拿真言丹试试就知道了。”靳辰对司徒琏说。

司徒琏微微点头:“好。”

司徒琏拿着靳辰给的真言丹,并没有直接去找那个叫九月的女子,而是回了自己的院子。

在书房中坐下来,司徒琏从怀中拿出了那块染血的黑色面纱,微微叹了一口气。彼时他真的没想过要跟墨衣有什么,不是墨衣的话,换了个人他或许会用美男计,但是他就是不想利用墨衣。他对墨衣说了不少话,只是希望墨衣可以不要那么冷漠,可以开心一些。司徒琏甚至想过,如果那些人要拿他当人质的话,很可能还是墨衣送他去冷星城交换条件,到时候他可以想办法把墨衣留下,让墨衣摆脱那些人。只是在这之前,他一旦利用墨衣,就会害了她。

可最终,在司徒琏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墨衣自己做出了选择。她没有如她的主子所愿让司徒琏忘记一切跟她在一起,而是选择送司徒琏离开,并且为她的选择付出了代价。

司徒琏见到的九月,让司徒琏有一种猜测。九月的容貌,很可能跟墨衣是一样的,声音也是一样的,她们可能很熟悉,熟悉到知道彼此的一切,甚至有可能是一对孪生姐妹。

“琏哥哥,你在里面吗?”

门外传来南宫暖的声音,司徒琏把那块面纱收了起来,打开门,微微一笑看着南宫暖说:“暖暖,我快饿死了。”

南宫暖笑着把手中的食盒给了司徒琏:“我已经很快了,琏哥哥快吃点吧,雪儿说我的手艺更好了呢!”

“进来坐。”司徒琏对南宫暖说。

南宫暖跟着司徒琏进去坐下,司徒琏打开食盒,甜香扑鼻。南宫暖知道司徒琏喜欢吃甜的,所以每次给司徒琏做的点心都会多加点糖。

司徒琏吃了一块,微微点头说:“暖暖你的手艺确实更好了。”司徒琏想起在那个小岛上,墨衣偷了东方清茉的点心给他吃。其实那些点心比起南宫暖做的味道差远了,但那是司徒琏在那个时候最期待的事情。不在于那些点心的味道有多甜,他只是下意识地想要改变那个冷漠的姑娘,让她去做一些她以前不会做的事情,等他要带她摆脱那些人的时候,她接受起来或许就不会那么困难了。

“琏哥哥,你在想什么?”南宫暖好奇地看着司徒琏问,“你是在想那个姑娘吗?我听新月说你跟那个姑娘已经私定终身了,真为你高兴。”

司徒琏扶额:“冷肃那个混蛋什么都不知道就到处乱说,根本没有的事情。”

南宫暖不解:“琏哥哥不喜欢那个姑娘吗?她为了救你差点没命哎!”

司徒琏微微摇头:“这件事很复杂,暖暖你不用理会冷肃他们,我不是不负责任的混蛋,只是有些事情我还没有搞清楚。”

“我知道琏哥哥是个很好的人。”南宫暖看着司徒琏说,“希望琏哥哥可以跟自己喜欢的姑娘在一起。”

“我也希望。”司徒琏微微垂眸,又拿起了一块点心放入了口中。

“小莲花!”

姬无双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他已经不客气地推门进来了。看到南宫暖坐在司徒琏旁边,司徒琏还在吃点心,姬无双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南宫小暖,你不知道小莲花已经有未婚妻了吗?你还这么巴巴地过来献殷勤,有没有一点羞耻心?”

南宫暖神色一冷,抓起手边的花瓶就朝着姬无双的脑袋砸了过去:“你这个混蛋给我闭嘴!”

姬无双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被南宫暖一花瓶给砸到了地上,脑袋都破了。

南宫暖神色一僵,看着姬无双说:“你活该!谁让你总是故意找我麻烦的?”

姬无双捂着流血的额头说:“哎呦!疼死了!南宫小暖,你这么暴力,肯定嫁不出去!我要破相了怎么办?我还要娶媳妇儿呢!”

南宫暖看着姬无双不过是破了一点皮就这么夸张,更加讨厌姬无双了,看着姬无双没好气地说:“你这个混蛋,你自己发过誓说再也不碰女人的,你娶什么媳妇儿?你要娶媳妇儿的话,一定会被天打雷劈的!”

姬无双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南宫暖的鼻子说:“南宫小暖你竟然诅咒我?”

“姬混蛋,明明是你自己脑子进水诅咒了你自己!”南宫暖瞪着姬无双说,“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乱发毒誓又做不到的男人了!”

“谁说我做不到?”姬无双气哼哼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到?难道你想嫁给我?让我违背我的誓言?告诉你,没门儿!窗户都没有!”

“姬混蛋,你少自作多情了!就算这世上只剩你一个男人,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的!”南宫暖瞪着姬无双说。

“南宫小暖,你可别把话说得这么绝,我看你保不准哪天就爱上我了!”姬无双看着南宫暖冷笑。

南宫暖笑了,笑得一脸温柔可爱:“姬无双,你回去照照镜子好不好?我眼睛又没问题,看上你?别做梦了!”

“南宫小暖!你是不是想打架?”姬无双怒了。

“我才没有时间跟你打呢,我还要陪琏哥哥吃点心,你滚开!”南宫暖话落狠狠地踩了姬无双一脚。

姬无双恼了:“我要去告诉小姐姐,你把我打伤了!”

南宫暖轻飘飘地看了姬无双一眼:“那你最好跑得快一点儿,要不然等你见到雪儿,你的伤口都愈合了。”

司徒琏笑了起来:“小姬,别闹了,赶紧去上点药,不然会留疤的。”

“南宫小暖,你给我上药!”姬无双瞪着南宫暖说,“你把我打伤的,你要负责!”

“你要是不想真的破相的话,就不要找我。”南宫暖笑得一脸和气温柔,“我下手可是很重的,尤其是对你这个混蛋。”

“小姬,暖暖,你们都别争了。”一会儿的功夫,司徒琏已经默默地把一盘点心吃完了,擦了擦手,看着南宫暖和姬无双说,“暖暖,你就帮小姬上个药吧,他自己也不会。”

“琏哥哥,明明是他自找的。”南宫暖有些不情愿。

司徒琏微微一笑:“暖暖,你不帮小姬的话,他肯定会让我帮他上药的,但是现在我没有时间,你就当帮我好了。”

“那好吧。”南宫暖点头,话落看着姬无双说,“你别自作多情,我是看在琏哥哥的面子上才帮你的。”

“南宫小暖,你为什么这么听小莲花的话,你是不是还是不死心?”姬无双看着南宫暖说。

南宫暖很想再拿起花瓶,把姬无双的脑袋给砸了,因为这个混蛋实在是太讨厌了!

姬无双和南宫暖一起出了门,姬无双还在南宫暖身边喋喋不休:“我告诉你啊南宫小暖,小莲花说他没时间,是因为他要去陪那个姑娘,你自己以后有点眼色,不要总往这边跑知道吗?万一让那个姑娘误会了怎么办?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

“姬无双!”南宫暖停下了脚步,看着姬无双说,“你立刻马上给我闭嘴,不然我不管你的破伤了!”

“你答应了小莲花的,你怎么能言而无信?不过如果你也给我做点心的话,我可以考虑暂时不说话了。对了,我不吃那么甜的,你给小莲花做的太甜了,不合我的胃口。我喜欢吃咸口的,不如就先来个三五样好了,我想尝尝你的手艺,不行的话你还是要好好再学学的,不然连个点心都做不好,以后会嫁不出去,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你知道吗……”

姬无双真的把喋喋不休这个词发挥得淋漓尽致,南宫暖感觉头疼,很想找针线把姬无双的嘴给缝上!如果不是答应了她家琏哥哥,她才不会忍姬无双这个混蛋的!

却说司徒琏,在姬无双和南宫暖走了之后并没有立刻去找九月,而是让下人打了水来,他沐浴更衣之后才出门。

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一个女药师刚刚给九月换过药,见到司徒琏过来,就退下了,下人也都出去了。

“九月,有没有好一些?”司徒琏看着九月微微一笑问道,只是笑意不达眼底。他在想,墨衣的容貌是不是跟九月是一样的……

“嗯,好多了。”九月微微点头,看着司徒琏说,“我喜欢墨衣那个名字,你可以叫我墨衣。”

司徒琏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冷光。这样的话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墨衣会说出来的,当时司徒琏提起墨衣这个名字的时候,墨衣说她不喜欢。

司徒琏抬头,神色如常,微微摇头说:“已经知道你的名字了,自然要叫你九月。”墨衣那个名字,不属于这个女人,司徒琏绝对不会再叫。

“你可以吹笛子给我听吗?”九月看着司徒琏问,眼中带着一丝期待。

司徒琏微笑摇头:“等你伤好了再说吧,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嗯。”九月点头,“我会很快好起来的。”

“司徒公子,这是给小姐熬的清粥。”一个下人送了一碗清粥过来,是刚刚司徒琏来的时候吩咐下人准备的。

司徒琏把粥端了起来,拿了勺子要喂九月。九月有些羞涩地说:“我可以自己喝。”

下一刻,司徒琏就把碗放在了九月手中:“那你就自己喝吧。”

九月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她微微垂眸,拿起勺子慢慢地喝了起来。

喝了大半碗之后,九月说她饱了,司徒琏就把碗接了过来放在一边,九月脑袋一歪,就闭上了眼睛。

司徒琏脸上的笑容早已经消失不见,他看着九月问:“你叫什么名字?”

“九,月……”九月开口,无意识地说。

“谁派你来的?”司徒琏问。

“尊,主……”九月缓缓地说。

“尊主是谁?”司徒琏问。

“元,稹……”九月一字一句地说。

“你有没有姐妹?”司徒琏问。

九月张口,缓缓地说:“没,有……”

司徒琏皱眉,他发现有些不对劲,他又问了一个问题:“你跟司徒琏是什么关系?”

“我,故,意,救,了,司,徒,琏……再,出,现,取,得,他,的,信,任……等,待,尊,主,的,命,令……”九月声音迟缓地说。

司徒琏皱眉看着九月,没有再问任何问题,起身出去了。没多久之后,司徒琏把靳辰带了过来。

九月已经醒了,不过气色不是很好,司徒琏说是专门请靳辰来给她把脉的,九月不疑有他,把胳膊伸了出来。

靳辰给九月把了脉,把完脉之后神色淡淡地说:“没大碍了,好好休养就好。”

靳辰起身离开的时候,司徒琏也走了,九月看着司徒琏的背影,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

“小莲花,她被人下过忘情水。”靳辰看着司徒琏神色严肃地说,“我们想要从她口中得知那些人的事情,是不可能了。她说尊主是元稹,也就是说她忘了一切之后,第一个接触到的人甚至是唯一接触到的人就是元稹,她现在所有知道的事情都是元稹告诉她的。”

“你是想说,她有可能就是救我的那个墨衣吗?”司徒琏微微皱眉。

“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你感觉不对,有可能是她失忆了之后变了。”靳辰看着司徒琏说,“如果她就是救你的那个人,元稹让她失忆之后再来接近你,一个目的是这样才能利用她,她不会再反抗,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我们的真言丹无效了,她已经忘记了真正的尊主是谁,忘了所有元稹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情,她记得的只是元稹告诉她的事情。”

“这只是一种可能。”司徒琏的脸色不是很好。

靳辰点头:“没错,我只是在说一种可能。必须承认,这次元稹的手段很高明,他送来的这个人,身上的疑点都可以用失忆来解释,就算最开始她被怀疑,我们用了真言丹之后反而有可能会认定她就是真的墨衣,而墨衣救过你,我们就不会对她怎么样,即便亲耳听到她说她是故意救你又故意接近你的,我们也会认为这是元稹蛊惑了失忆的墨衣。”

“你觉得她是墨衣吗?”司徒琏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摇头:“我不知道,因为跟墨衣有过真正接触的是你,我并不了解墨衣,我只是在跟你分析这件事,但我觉得,你可以相信你自己的直觉。”

司徒琏沉默,过了片刻之后微微摇头说:“她不是墨衣。”很肯定的语气。

靳辰说的话司徒琏都听进去了,他知道靳辰说得很有道理,元稹这次的手段确实很高明,高明到会让他明知道身边的人是细作却依旧会留下她,因为她失忆了,她是无辜的,她是他的救命恩人,还是他喜欢的姑娘。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那个“她”是真正的墨衣。如果是真正的墨衣失忆了,又被蛊惑当了细作刻意接近司徒琏,司徒琏确实会留下她,并且照顾她。而如今出现在司徒琏面前的这个,对司徒琏来说哪里都不对。即便眉心那颗黑痣是真的,声音是真的,容貌是真的,但就是不对。司徒琏不相信他认识的那个墨衣失忆之后会变成这个样子,他认定这个九月是假的。

靳辰伸手拍了拍司徒琏的肩膀说:“既然你觉得不是,那就不是。接下来要如何处置她,你来决定吧。”

司徒琏神色平静地说:“留着吧,元稹一定会跟她联系的。”司徒琏对这个被他认定是冒牌货的九月并没有恻隐之心,即便他觉得这个九月很可能跟真正的墨衣有血缘关系。正因为他不在乎这个九月,所以才说要把她留下,只是为了利用她来引出元稹。

“留下可以。”靳辰微微点头,“只是有一个问题,她自己认为自己是墨衣,并且她认为她救过你,而你喜欢她。”

“这些都不重要,我会处理的。”司徒琏看着靳辰说,“我还没有跟你说,我见到南宫离了,南宫离就是墨衣的尊主,只是我总觉得似乎还有别人。”

靳辰神色很平静:“南宫离已经不再是我的师父,再见便是仇敌。”

“你……小夜那边,你会告诉他吗?”司徒琏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摇头:“暂时不会,我不会让小夜接触任何对他不利的人或者事情。”

“嗯。”司徒琏微微点头,“我去东方城之前你们就说过要回家了,现在我已经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该回去了。”靳辰微微点头说,“接下来就开始准备吧,过几天就走。”

离开这里,回家去,是靳辰和墨青之前已经决定的事情,只是因为司徒琏失踪所以暂时搁置了。如今司徒琏已经回来了,虽然又冒出来一个极有可能是细作的九月,但这并不会让靳辰改变原本的计划,继续留在这边等着元稹那些人再来找麻烦。

事实上最初墨青和靳辰决定要走的时候,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认为元稹那些人可能会选择离开这片土地,到迷雾森林那边去。虽然元稹送了一个九月到司徒琏身边,但接下来会做什么,会怎么做,什么时候才会跟九月联系,这些都是未知数。

靳辰决定听司徒琏的,暂时留着这个九月,但他们该走的时候就会走,到时候把九月也带走就好了。

至于辰国,靳辰该做的事情能做的事情她都已经尽力了,如今的辰国也不是几个杀手出身的高手能撼动的。元稹他们放弃东方城其实就是预示他们认输,放弃打这片土地的心思了。靳辰也不可能一辈子守着冷肃,一直帮他解决麻烦。他们都有各自的人生,因为缘分他们相识,成为了朋友和亲人,可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唯一会跟靳辰一辈子一直在一起的人就只有墨青而已。如今冷肃已经成长了很多,靳辰也该放手了。

靳辰回去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孩子们都还在玩儿。墨小宝白天睡多了这会儿很精神,墨小贝时不时地戳一下墨小宝的脸,离夜正在很认真地给弟弟妹妹讲故事,虽然妹妹不认真听,弟弟根本听不懂。

“真假?”墨青见到靳辰,问了靳辰两个字。

靳辰微微摇头说:“小莲花认为是假的,那就是假的。”在这件事情上面,靳辰可以冷静地分析所有的可能性,而司徒琏是真的跟墨衣接触过,他可以凭借自己的感觉来断定这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姑娘,靳辰选择相信司徒琏的直觉。

“走不走?”墨青握着靳辰的手问。

“走。”靳辰唇角微勾,“我们真的该走了,我想回去了,我老爹见到我们说不定会想要揍你。”

“为什么只是揍我?”墨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因为我是他的宝贝女儿,他不舍得揍我,他会认为都是你的错,才让我离开家那么久,你认不认?”靳辰看着墨青笑。

墨青故作无奈:“好吧,都是我的错。”

靳辰伸手抱住了墨青,脑袋在墨青胸口蹭了蹭,语带笑意地说:“老爹揍你的话,我会拦住他的。”

“谢谢娘子。”墨青唇角微勾。

墨小贝噔噔噔地跑过来,挤到了墨青和靳辰中间,把墨青和靳辰分开之后,看着靳辰问:“娘亲,我今天可不可以跟琏叔叔一起睡?”

“好。”靳辰微微一笑。墨小贝是真的喜欢司徒琏,在所有的叔叔和姑姑们中间,司徒琏是最受离夜和墨小贝喜欢和依赖的一个。

“我也去。”离夜把听故事听睡着的墨小宝放进了摇篮里面,也跑了过来,依偎着靳辰说,“琏叔叔一个人肯定很孤单,我和小妹去陪他。”

“嗯,等会送你们过去。”靳辰微微一笑。

“娘亲,我听说有一个姑娘来找琏叔叔,她是要当琏叔叔的娘子吗?”离夜好奇地问靳辰。

靳辰摇头:“不是,只是朋友而已。”

“哦,虽然小姬叔叔总是说暖暖姑姑和琏叔叔在一起玩儿不带他,但是我知道暖暖姑姑和琏叔叔也只是朋友,娘亲你说对不对?”离夜问靳辰。

靳辰笑了:“对,小夜很聪明。”

“嘻嘻,告诉娘亲一个秘密哦。”离夜趴在靳辰耳边小声说,“我有看到小姬叔叔偷偷跟踪暖暖姑姑,他一定是喜欢暖暖姑姑,想要娶暖暖姑姑当他的娘子。”

靳辰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小小年纪,你知道喜欢是什么?”

“我当然知道了。”离夜笑容灿烂地说,“喜欢的姑娘就要娶回来当娘子啊,我喜欢小妹,等我们长大了,我要娶小妹当我的娘子。”

“小夜你还记得,当时小贝刚出生的时候,你说她就只是妹妹,哥哥和妹妹不能成亲吗?”靳辰看着离夜问。

离夜笑嘻嘻地说:“那会儿我还小不懂啦,现在我知道,小妹可以当我的娘子的!小妹你说对不对?”

墨小贝点头:“对呀对呀!哥哥对!”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笑了。对墨小贝来说,离夜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而离夜在墨小贝面前根本毫无原则,墨小贝这么能闹腾,很大一部分也是离夜宠出来的。

至于两个孩子以后会怎么样,靳辰和墨青觉得顺其自然就好了,他们作为父母,只是希望孩子们能够开心快乐。

靳辰留下来照顾墨小宝,墨青一手抱着离夜,一手抱着墨小贝,送他们去司徒琏那里了。

离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爹爹,我长大了,不能抱了。”

“小着呢。”墨青微微一笑说。

离夜其实很开心,他知道他是大孩子了不能再缠着爹娘,也不能跟弟弟妹妹争,但他还是很渴望跟墨青和靳辰亲近的。

司徒琏还没睡,在书房里面看书,看到墨青送了两个孩子过来,他的心情突然就好了不少。

“琏叔叔!”墨小贝被墨青放下来之后,就手脚并用地往司徒琏身上爬,司徒琏把她提了起来抱在怀中,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说:“小贝乖不乖?”

墨小贝抱着司徒琏的脖子笑嘻嘻地说:“小贝好乖好乖的,昨天还帮弟弟洗澡了呢!”

离夜默默地表示,小妹啊,昨天你那是帮弟弟洗澡吗?你那是在弟弟洗澡的时候非要凑过去玩儿水,最后把弟弟的洗澡水一大半都弄到了地上,还嘲笑弟弟是个傻乎乎的小胖子……

司徒琏微微一笑,对墨青说:“你回去吧。”

墨青微微点头,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看着司徒琏说了一句:“司徒,有缘分的话终会再见的,再见就不要放手了。”

司徒琏微微愣了一下,墨青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走远了。司徒琏摇头失笑,墨青这是作为过来人,在跟他交流情感经验吗?这还真不像墨青会做的事情,司徒琏觉得墨青对他还不错,比对冷肃好多了,这会儿也算是掏心置腹地安慰他吧。

想想墨青和靳辰,一路走来也并不顺利,而他们能够走到今天,大概就是因为墨青的“不放手”吧,毕竟靳辰也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姑娘,而墨青还有一个优势是长得好看,靳辰可经常说她就是看上了墨青那张脸。

司徒琏想了想自己,和自己喜欢的那个姑娘,对比了一下墨青和靳辰。司徒琏喜欢的那个姑娘对人很冷漠,这一点比靳辰有过之而无不及,靳辰骨子里其实是个开朗乐观的人。而司徒琏自觉他的容貌虽然不及墨青,但也是冷星城各位姑娘的梦中情人,比冷肃姬无双北堂豪都好看。所以司徒琏得到的结论就是,只要他像墨青一样再见不放手,他会抱得美人归的……

只是想到这里,司徒琏有些惆怅,还有几分担忧。惆怅的是,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喜欢的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担忧的是,那个姑娘生死未明下落不知,还不知道何年何月他们才能再见……

“琏叔叔,你在想谁呀?”离夜看着司徒琏笑嘻嘻地问。

司徒琏微微一笑:“我在想我的姑娘。”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