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师父,欢迎回来/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夜无话,第二天司徒琏并没有再去见九月,他带着孩子们出去转了转,就去找冷肃他们喝酒了。

“小莲花,怎么样?”冷肃对着司徒琏挤眉弄眼,“准备什么时候成亲?我帮你操办啊!”

“哈哈!要不就过几天吧,我听谁说过几天就有个黄道吉日,我等着喝喜酒呢!”姬无双嘿嘿一笑说。

北堂豪唇角微勾,看着司徒琏的样子,并没有从司徒琏脸上看出任何超出平常的高兴,他隐隐觉得,听到冷肃和姬无双的话,司徒琏并不开心……

“苏苏,你听好了,我不会娶那个九月,你再对别人乱说话,小心我揍你。”司徒琏看着冷肃,神色很平静地说。

姬无双神色微变:“小莲花,这不像你,你都用美男计把人勾引到这里来了,又不准备负责了?难道你之前在说谎,你还是想跟南宫小暖在一起?”

对于姬无双什么都能扯到南宫暖身上,司徒琏很无语:“小姬,你能不能承认你喜欢暖暖?我跟暖暖真的什么都没有。”

“真没有?”姬无双脱口而出,话落眼睛闪了闪说,“我为什么要承认我喜欢南宫小暖,这并不是事实!”

“随便你。”司徒琏懒得理会姬无双了,“总之以后不要老把我和暖暖扯到一起。”

“小莲花,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们不知道?”北堂豪看着司徒琏问。北堂豪并不认为司徒琏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但如今司徒琏说他不打算对那边那个名叫九月的姑娘负责任,北堂豪觉得其中定然是另有隐情。

冷肃皱眉看着司徒琏:“难道那姑娘别有用心?你和小姐姐不是都对她用过真言丹了,如果有问题的话,为何还要让她留下?”

司徒琏神色平静地说:“她不是救我的那个姑娘,是假的。”

“假的?”北堂豪微微愣了一下,“那正好,可以利用真言丹从她口中得知我们需要的信息。”

司徒琏微微摇头:“没有用,她被元稹下了忘情水,我们想知道的事情她都不知道,她只知道元稹是她的主子,她要为元稹做事。”

姬无双轻哼了一声:“元稹那贱人手段真够贱的!不过这个是假的,那真的在哪里?”

司徒琏摇头:“不知道。”

其实他们都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真正救过司徒琏的那个姑娘已经死了。只是司徒琏不相信墨衣会死,而冷肃他们也不可能对司徒琏说这样的丧气话。

“算了算了。”姬无双安慰性地拍了拍司徒琏的肩膀说,“假的成不了真,你跟真的有缘分,一定会再见的。”

“这个我知道。”司徒琏微微点头,“有件事,靳辰可能还没正式通知你们。”

“什么事?”冷肃神色微变。

“我们要走了。”司徒琏唇角微勾说,“过几天就启程了。”

冷肃猛地站起来就冲了出去,司徒琏也没拦着他。冷肃应该是去找靳辰了吧,他肯定是不希望靳辰离开的。

北堂豪微微一笑:“还有几天?我看看够不够回去跟我老爹告别。”

“你要跟我们走?”司徒琏看着北堂豪问。

北堂豪哈哈一笑:“是啊!这边也没什么事,正好你们要走,就带我一个,我早就想去你们那边看看了!我有一个兄弟之前不告而别,这次我得去找他打一架,抢他个儿子玩玩儿!”

司徒琏笑了:“你说的是小齐世子吧,齐皓诚见到你应该会很高兴的。”

“对,我说的就是北堂洵那个不讲义气的混蛋!”北堂豪轻哼了一声说,“枉我把他当兄弟,他当时走的时候连声招呼都不打,气死我了!”

司徒琏笑着说:“带你一个没问题,你回去跟你爹告别吧,我们可以等你回来再走。”

“哈哈哈哈!小莲花你才是最够义气的,一定要等我啊!”北堂豪话落,起身就不见了人影。

姬无双皱眉想了想说:“我也要去!”

“北堂豪去找朋友,你去做什么?”司徒琏看着姬无双说。

“玩儿。”姬无双说,“我也想去玩儿!”

“你不管姬霜城了?”司徒琏问姬无双。

姬无双摇头:“如今姬霜城根本没有需要我管的事情,我连爹都没有了,都不用跟人告别。”

“你弟弟妹妹呢?你也不管了?”司徒琏问姬无双。

姬无双很淡定地说:“我打算把我家那两个小混蛋都交给冷肃管教,让他们好好吃点苦。”

“我们都要抛下冷肃走,冷肃应该会生气,不会理你的。”司徒琏看着姬无双说。

姬无双无所谓地说:“冷肃有爹有媳妇儿,再生个娃娃,哪里需要我们陪了?他最希望小姐姐留下,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会儿冷肃已经冲到了靳辰面前,看着靳辰问:“你们要走了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是小莲花跟我说的!”

靳辰很淡定地说:“我记得我两个月之前就告诉过你了。”

“但是我没有同意!”冷肃脸色不好看。

“苏苏,我们该走了。”靳辰看着冷肃说,“这边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事情了,你现在让我很放心,你自己也可以做得很好的。”

“根本就不是因为这个……”冷肃低着头闷闷地说,“我只是不想跟你们分开,我们是一家人,我一想到你们要走,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就觉得很难受。”

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冷肃的脑袋:“苏苏,我们会再见的,你可以带着新月去找我们,我们也会再回来看你。”

“我知道,但我就是不开心……”冷肃早已经习惯了靳辰在身边,即便他不再那么依赖靳辰,不需要靳辰帮他做什么,但只要能够经常看到靳辰,他就会觉得很安心,也会很开心。如今乍一听靳辰要走了,他怎么想都觉得心里不好受。靳辰走,墨青走,孩子们都会走,司徒琏也要走,之前念叨着要去找北堂洵打架的北堂豪可能也会跑了,姬无双那个喜欢凑热闹的或许也会跟着离开,到时候,就剩下他自己了……

冷肃知道他的父亲在这边,他的妻子在这边,他的责任也在这边,但是在此刻,他心里真的生出一种放下一切跟靳辰他们一起走的感觉,虽然下一刻又会告诉自己这样不可以。

“会好的。”靳辰伸手,轻轻抱了一下冷肃说。她不会跟冷肃说什么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之类的话,他们之间也不需要。其实他们都明白彼此的心思,冷肃并不是真的要留他们,不让他们走,他只是不舍。

不久之后,冷肃果然听说北堂豪和姬无双都要离开,他也没有去挽留他们,因为他其实并不想勉强谁。

南宫暖正在做酒酿圆子,因为司徒琏喜欢吃。她院子的墙头上坐了一个人,她忙忙碌碌的都没有发现。

“南宫小暖,告诉你一件事。”姬无双盯着南宫暖看了半天,南宫暖都没有注意到他,他忍不住主动开口了。

南宫暖回头才看到姬无双,她又转移了视线,一副不打算理会姬无双的样子。

“南宫小暖,你不听可是会后悔的哦!”姬无双似笑非笑地说。

南宫暖依旧无动于衷,姬无双从墙头跳了下来,走过来在南宫暖对面坐下,看着南宫暖说:“我们都要走了。”

南宫暖看了一眼姬无双:“那太好了,请你马上走。”

“哼!”姬无双轻哼了一声,“南宫小暖你是不是傻?我的意思是,我和小莲花还有北堂豪,我们都要跟着小姐姐去迷雾森林那边玩儿了。”

南宫暖神色很平静:“你也要去啊?那真是一件让人很讨厌的事情。”

“南宫小暖,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早就知道了?”姬无双瞪着南宫暖问。

南宫暖笑了:“当然了,雪儿和琏哥哥都告诉过我了,雪儿还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呢。”

“凭什么小姐姐专门告诉你,还邀请你?她都没有跟我说一声!”姬无双一副心理不平衡的样子看着南宫暖,“你不会也要去吧?你爹肯定不会同意的!”

“我爹已经同意了。”南宫暖很淡定地说,“而且这两天我爹爹和大哥就会来冷星城给我送行。”

“南宫小暖,你不会还是对小莲花贼心不死,追着小莲花去的吧?”姬无双瞪着南宫暖说。

南宫暖一副不想理会姬无双的样子:“关你什么事?你能不能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之前你不是说不认识我吗?干嘛又来我这里?你能把你说过的话吞回去吗?”

“南宫小暖!你这态度很危险知不知道?”姬无双看着南宫暖说,“你要一个人跟我们走,一路上还得仰仗我们照顾你这个柔弱女子呢!你再不对我态度好一点,别指望我关照你!”

“我这个柔弱女子现在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求你千万不要关照我!”南宫暖看着姬无双没好气地说,“有雪儿在,还有琏哥哥和豪哥哥,他们都对我可好了,我才不需要你的关照!”

“南宫小暖,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姬无双站了起来,指着南宫暖的鼻子说。

“姬混蛋,你真的可以滚了,我要去给琏哥哥送酒酿圆子了,没空理你。”南宫暖说着,准备去把已经煮好的酒酿圆子盛出来,然后去找司徒琏。

姬无双本来要走,结果又停了下来,就站在那里看着南宫暖忙活。

南宫暖把一大碗酒酿圆子放进了食盒里面,她正准备提着食盒走的时候,伸出去的手落空了。

南宫暖神色一冷,看着把食盒抢走的姬无双说:“你这个混蛋,还给我!”

“哈哈!谁吃不是吃啊?我帮小莲花吃了,你也省得去给他送了,不用谢!”姬无双话落,已经提着南宫暖的食盒嗨嗨地跑没影儿了,南宫暖气得脸都红了,她跟姬无双那个混蛋一定是八字犯冲!

九月是前天晚上到冷星城来的,昨天司徒琏去看过她,她受伤颇重一时半会儿好不了。而这天一整天司徒琏都没有再出现,只有给九月换药的药师和伺候她的下人在。

“司徒公子今天不在城中吗?”傍晚时分,九月忍不住开口问道。

“司徒公子今日并没有出宫,我来的时候还看到司徒公子和南宫小姐在一起。”给九月换药的女药师说。

忘情水的药效很强,会让人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失去所有的记忆,而当服用忘情水的人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最先接收到的信息,将会在脑海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成为最初的也是最重要的记忆。

九月眼眸微暗,她只记得她的名字叫九月,她几天前醒过来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元稹。元稹说九月是他收养的孩子,从小就在他的身边,是因为受伤所以失去了记忆。元稹对她很好很温和,就像是一个父亲一样,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元稹说有事情要九月做,她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她记得元稹告诉她,是辰国让他们失去了一切,她要潜伏在司徒琏身边,让司徒琏喜欢上她,嫁给司徒琏,至于其他的,元稹会再给她传信的。

元稹告诉九月,她曾经按照元稹的吩咐故意救过司徒琏一次,是为了取得司徒琏的信任。九月完全想不起来她跟司徒琏有什么过往,元稹说司徒琏是喜欢她的,可昨天见到司徒琏的时候,她却并没有感觉到这一点。

九月其实还是有些迷茫,只是她现在唯一信任的人就只有元稹,她只能按照元稹的吩咐,想办法嫁给司徒琏,这样她才能帮到元稹。

第二天,司徒琏依旧没有去看九月,九月让下人去找司徒琏的时候,司徒琏说他不得空。他一整天都陪着孩子们玩儿,并没有去看九月的打算。

这天靳辰和墨青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靳辰对墨青说:“我们把向谦接出来吧。”

墨青微微点头:“好。”他们要走了,肯定是要把向谦带走的,虽然如今他们还没有找到忘情水的解药,但他们不会就这么抛下向谦。

“这次见到那个九月,我突然有点想要试一下,对一个已经用过忘情水的人再用一次会怎么样。”靳辰放下筷子,若有所思地说。

一滴忘情水就可以让人彻底失忆,而一次用两滴就会让人变得痴傻。靳辰不确定忘情水能不能用第二次?用第二次是跟一次用两滴的效果一样,让人变成白痴,还是只会让人失去这期间的那段记忆。

“你希望向谦忘记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墨青看着靳辰说,“可以试一下。”向谦现在的样子真的很不好,他之前失忆之后唯一被灌输的新记忆就是杀女之仇,所以他整个人都很暴躁,满身戾气。再这样下去,对他的身体也很不好。

向谦现在其实没有任何杀伤力了,因为失忆之后,会忘掉学过的武功,自然也会忘掉他的毒术和医术。修炼过的内力其实还是存在的,只是招式要重新去学。九月显然已经重新学过了,武功不弱,但向谦并没有。他现在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满脑子都被仇恨充斥着的糟老头。

“我拿那个九月试一下怎么样?”靳辰看着墨青唇角微勾。既然司徒琏已经认定那个女子是假的墨衣,也不需要那么客气了。

墨青点头:“当然可以,司徒不会有意见的。”其实司徒琏很不想看到九月,因为他真正喜欢的那个姑娘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里受苦,他不想对着一个冒牌货虚情假意地演戏。留着九月,也只是为了引出元稹那些人。

“如果她真的变成一个傻子的话,那也没办法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为了向老头,我必须试试。”那个九月原本品性如何,靳辰无从得知,她也不会去同情一个敌人派来的卧底。

靳辰在动手之前,还是先去找了司徒琏。司徒琏很平静地说让靳辰随意,只要九月不死,他们留着就还可以用上,至于靳辰要对九月做什么,司徒琏并不关心。相对来说,司徒琏对向谦的关心要多一点,毕竟向谦是靳辰的师父。

靳辰出现在九月面前的时候,九月问起了司徒琏在哪里,靳辰说司徒琏很忙不得空。

“我知道,我不该来的。”九月眼眸微暗,“我给你们添麻烦了,等我能下地了我就走,不会让司徒公子困扰的。”

“他倒是没什么困扰。”靳辰神色淡淡地看着九月说,“你如今也没有别的地方去,就留下吧。但我们过几日要回家去了,我们的家在迷雾森林那边,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随我们一起走?”

九月看着靳辰点头:“如果你们不嫌弃我的话,我愿意跟你们一起走。”

靳辰眼眸微闪,她不是在跟九月闲聊,刚刚的问题,靳辰的目的其实是想通过九月的答案来判断元稹那些人会不会去迷雾森林那边,而九月的表现让靳辰觉得,元稹那群人十有八九会去那边的,而且就在最近。

如果元稹没有去迷雾森林那边的打算,还要在这边继续筹谋着做点什么的话,在靳辰提起要走的时候,九月不会表现得这么急切要跟他们一起走。很可能是元稹猜到他们会走,而元稹也打算离开这边,他有可能对九月说过,让九月一定要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九月,你喜欢司徒琏吗?”靳辰看着九月问。

九月微微垂眸,脸色微红:“我……当时救他,没有想过那么多,只是不想看到他出事。”

九月没有看到靳辰眼底的冷意。不久之前司徒琏对九月用真言丹的时候,九月说她故意救了司徒琏,是为了得到司徒琏的信任,再接近司徒琏,伺机为元稹效力。虽然这些记忆都是元稹给九月灌输的,但这就是九月现在最真实的记忆,她心里很清楚她自己是个细作,而她表现得滴水不露,甚至就连一些女儿家的小情绪,都拿捏得恰到好处。

不过才三天时间,九月不可能就这么爱上司徒琏了,司徒琏也就前天来过而已。而九月现在这副模样,只能说明她太能装了。靳辰不知道这是元稹刻意教导过的,还是这姑娘本性如此,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下人送来了茶水,九月还不能下床,靳辰亲手给她倒了一杯花茶,递到了她手中,看着她说:“谢谢你救了司徒琏。”

九月微微摇头:“是我自己愿意的。”

靳辰确信,九月脑海中根本就没有任何她和司徒琏的过往,因为原本就不存在什么过往,更何况她还用了忘情水。九月在说谎,她也知道自己在说谎,但是她神色丝毫不见任何慌乱,表现得毫无破绽。

“喝点茶吧,这是暖暖做的花茶,味道还不错。”靳辰微微一笑,看着九月说。

九月喝了一口,微微点头说:“清香怡人,甜而不腻,确实很好。”

靳辰看着九月又喝了两口,她帮忙把茶杯接过来放在一边,然后就看到九月眼睛一闭,直接倒了下去。

靳辰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了,她给九月把脉,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

靳辰就默默地坐在旁边等着,又等了半个时辰之后,九月睁开了眼睛,一脸迷茫无措地看向了靳辰。

“你醒了。”靳辰微微一笑。

九月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看着靳辰问:“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下一刻,她神色有些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我怎么都什么想不起来了?我是谁……”

靳辰唇角微勾,她觉得她的试验成功了,只要不一次用两滴忘情水,是不会变成白痴的。第二次用,效果跟第一次用差不多。

“你重伤倒在城外,是我们救你回来的,你的身份我们也不清楚。”靳辰看着九月说。

九月神色怔然地看着靳辰:“我失忆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你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奇迹了,忘却过去,未必是坏事。”

看到九月依旧愣愣地坐在那里,靳辰转身出去了。她并没有打算再给九月一个新的身份,或者对九月灌输她有一个杀父仇人名叫元稹这种信息。她这次对九月用忘情水的初衷只是为了拿九月做实验,如果实验失败,九月有可能会变成白痴。

如今九月并没有变成白痴,而是变成了一张白纸。靳辰其实有过一瞬间的犹豫,最后她选择了顺其自然,她决定让九月自己去感受这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环境,和周围完全陌生的人,至于她会变成什么样,靳辰并不知道。

等元稹再次跟九月联系的时候,九月会如何应对,才是靳辰在意的。靳辰认为,刻意灌输一些信息,让九月先入为主地跟元稹为敌其实根本不是上策,也经不起多少考验,那只会让元稹很快放弃九月这枚棋子。

这几天所有跟九月接触过的人里面,也就靳辰和司徒琏真的跟九月交谈过,像北堂豪姬无双他们,根本就没有见到过九月。而那个一直在为九月医治的女药师,被靳辰叮嘱过之后,没有在九月面前表现出任何不对劲,仿佛九月被救回来三天之后才醒来,而且醒来就失忆了。

靳辰处理完九月的事情之后,就去了地宫里面。

她打开地宫的密室,就看到向谦披头散发地蜷缩在墙角,比起曾经在夏国千叶城的时候,向谦瘦了很多,也苍老了很多。原本花白的须发,如今已经几乎全白了,那双曾经做出无数奇药奇毒的手,如今成了皮包骨。

其实最早跟向谦打交道的人是墨青,而向谦跟墨青交易过,也坑了墨青不止一次。靳辰和向谦能够成为师徒,是靳辰想要拜向谦为师学习医术,她得到了向谦的认可,成为了向谦第一个徒弟,向谦甚至用他死去女儿的名字,为靳辰取了化名向雪儿。

向谦这个人不是个正派人物,他阴险毒辣冷血无情,死在他手下的人很多,相当一部分都是因为他见死不救。向谦在三国的名声特别差,但他的那些坏品性,从未对靳辰用过。向谦教了靳辰很多东西,在授徒这方面,向谦是从未藏私的。因为靳辰的原因,向谦默许墨青成了他的半个徒弟,而向谦后来收下邱宝阳,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靳辰。

对外人心狠手辣的向谦,其实一直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宠着靳辰这个徒弟。他们师徒会吵架会对骂甚至有时候会打起来,向谦总是管靳辰叫臭丫头死丫头,靳辰就管向谦叫死老头臭老头,向谦甚至因为靳辰,第一次在一个地方定居了下来,过上了含饴弄孙的快活日子。

只是人生就是这么无常,向谦不过是像他曾经那样说走就走,他本性如此,他的徒弟靳辰和邱宝阳都觉得很正常,并且认为没有人能够伤得了向谦,向谦很快就会回去的。可最终,向谦并没有回到千叶城,靳辰却在这异国他乡见到了他,见到了一个已经失忆并且要杀她的疯老头……

曾经向谦断言忘情水不可能有解药,靳辰努力了,试了很多次,不过都失败了。她之所以会想到再次对向谦用忘情水,是因为她不知道她最终能不能做出忘情水的解药,也不知道等她做出解药的时候,向谦还在不在人世。向谦已经这个年纪了,他等不起,靳辰不希望向谦用现在这个疯癫的样子跟他们一起回家。

“师父。”靳辰开口叫向谦。她没有易容,她知道向谦认不出她。

向谦睁开了苍老浑浊的眼睛,朝着靳辰看了过来,然后就开始摇着头喃喃地说:“我的徒弟是冷星辰!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靳辰走过去,在向谦扑过来打她之前,把向谦打晕了,然后把向谦抱了起来。

感觉向谦轻飘飘的没有多少重量,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带着向谦离开了地宫,回了她和墨青住的院子,把他放进了一个空着的房间里。

靳辰把一滴忘情水混在了水里面,掰开向谦的嘴,让他喝了下去。向谦没有醒过来,靳辰叫了下人过来,给向谦沐浴换衣,她自己回了房间。

“成了?”墨青问靳辰。墨青本来要跟靳辰一起去的,但是靳辰拒绝了,墨青也没有坚持。门开着,刚刚墨青看到靳辰抱着向谦进了院子。

靳辰点头,叹了一口气之后,神色有些释然地微微一笑:“其实没有关系,只要向老头忘掉那些错误的记忆,他失去的那些记忆,我们可以告诉他。”

墨青握住了靳辰的手:“他会好起来的。”

“我知道。”靳辰微微点头。人生哪能事事如意,靳辰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知道她的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她遇到过不少麻烦,但她并没有放弃过,也没有对现实屈服,她从未停下追求实力的脚步,她用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强,就是为了在麻烦到来的时候,不会束手无策。

这次向谦的事情,靳辰本想找到忘情水的解药,经过这段时间的失败之后,她并没有放弃,接下来依旧会继续研究忘情水的解法。而她现在选择对向谦用第二滴忘情水,只是因为她想要让向谦好起来,即便没有任何记忆。

下人伺候向谦沐浴过后,给向谦换上了新的衣服,过来禀报了靳辰。

靳辰和墨青准备去看向谦的时候,离夜背着墨小贝回来了。离夜是放学之后又带着墨小贝出去玩了一圈,而墨小宝这会儿在司徒琏那里。

“爹爹,娘亲,你们要去哪里呀?”离夜并没有把墨小贝放下来,他也不觉得累。墨小贝趴在离夜背上,小胳膊搂着离夜的脖子,笑嘻嘻地看着墨青和靳辰,显然在外面玩得很开心。

“小夜,你还记得师公吗?”靳辰看着离夜问。靳辰曾经有两位师父,一位是离夜的爷爷南宫离,另外一位就是被离夜叫做师公的向谦了。向谦在千叶城墨府住的那段时间,离夜也在,向谦很喜欢离夜,把离夜当亲孙子一样看,对离夜很好。

离夜点头,眼睛一亮:“我记得,好久没有见到师公了呢!是师公来了吗?”

“师公?”墨小贝一脸疑惑,显然这对她来说是个新鲜词汇。

“小妹,师公就是娘亲的师父啦!师公很好的,就是睡觉喜欢打呼噜。”离夜笑着对墨小贝说。他记得向谦,向谦很疼他,他还记得跟向谦一起睡的时候,向谦总是打呼噜打得震天响,害他睡不着。不过墨小贝出生的时候,向谦已经不见了,她的记忆里并没有师公这个人。

“小夜。”靳辰俯身,看着离夜说,“师公之前被坏人抓了,坏人害得师公忘了我们。”

离夜皱着小眉头说:“是什么坏人?怎么这样坏?竟然害师公,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靳辰心中微叹,轻抚了一下离夜的小脑袋说:“坏人会受到惩罚的,接下来小夜要告诉师公我们是谁,告诉师公我们以前都在一起做了什么事,要多陪陪师公知道吗?”靳辰没有告诉离夜,害得向谦失忆的人就是南宫离,这些事情,或许靳辰以后会选择告诉离夜,等离夜再长大一些,但是现在不会。

“娘亲,我知道了。”离夜认真地点头,“我一定会好好陪师公的,让师公开心。”

“乖。”靳辰微微一笑,和墨青一起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向谦所在的房间。

看到躺在床上瘦成皮包骨的向谦,离夜有些难过地说:“师公瘦了好多,肯定吃了很多苦。”

“没事的,以后会好的。”靳辰对离夜说。

墨青和靳辰坐在旁边等着,离夜把墨小贝放在床边,把她的鞋脱了,墨小贝就爬到了向谦身上,去拽向谦的胡子。离夜也脱了鞋上了床,就趴在向谦身旁,小手握住了向谦干瘦的手。

没过多久,向谦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墨小贝那张可爱到了极点的小脸。

“师公!”墨小贝趴在向谦身上,笑嘻嘻地看着向谦叫了一声,“师公!我是小贝呀!”

向谦脑海中一片空白,他下意识地伸手,放在了墨小贝背上,似乎是怕墨小贝掉下去。

“师公。”向谦听到一个小男孩的声音,他微微转头,就看到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小男孩趴在他身旁,笑容灿烂地看着他,他的手还握着小男孩的手,小男孩带着笑意的眼睛璀璨如星辰。

“你们……我是谁?”向谦一脸迷茫无措,声音沙哑无力。

“师公名叫向谦,是天底下最厉害最厉害的一个神医!”离夜看着向谦一脸认真地说,“师公是被坏人害得失忆了,不过没有关系,我们会陪师公找回记忆的。”

“你叫什么名字?”向谦的一只手还扶着墨小贝没有松开,另外一只手握着离夜的小手,看着离夜问。

“师公,我是小夜,这是小妹,她叫小贝。”离夜介绍了自己,又介绍了还在不亦乐乎地玩着向谦胡子的墨小贝。

“小夜……小贝……”向谦仿佛是在自言自语,想要记住这两个名字。

“师父,你醒了。”

向谦听到了一个柔和的女声,他转头,就看到一个容貌绝美的年轻女子站在床边,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徒儿?”向谦看着靳辰,声音中满是不确定。

靳辰微微点头,看着向谦微微一笑说:“师父,欢迎回来。”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