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我会给你机会/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向谦之前一直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如今再次醒来之后,身心都很疲惫。

靳辰让下人熬了粥,里面放了一些补身子的药材,她本来要喂向谦喝的,结果离夜很积极主动地表示他可以,靳辰就把碗给了离夜。

墨小贝坐在向谦身旁,握着小拳头对向谦笑嘻嘻地说:“师公,吃多多长高高!”

向谦忍不住笑了,伸出瘦干的手轻轻摸了一下墨小贝的头发,墨小贝凑到向谦耳边,自以为小声地对向谦说起了悄悄话:“师公啊,你不知道弟弟,他胖胖的笨笨的,连话都不会说。”

离夜笑着对向谦说:“师公,弟弟还小呢,他现在在琏叔叔那里,等师公吃完饭,我去带弟弟过来给师公看。”

“好。”向谦微微点头,被靳辰扶着靠着床坐了起来,那边离夜已经把粥吹得凉了一些了,坐在床边,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舀了一勺温热的粥,送到了向谦嘴边。

向谦喝了几口之后,感觉胃里暖了,看着一左一右依偎在他身边的离夜和墨小贝,他整个人都暖了起来。刚刚醒来时候的迷茫和无措,这会儿都不见了,他在想,他有一个美丽温柔的徒弟,还有可爱的徒孙在身边,他过去应该生活得很幸福,未来也会很幸福,他想知道的过往,他的徒弟和徒孙都会告诉他的。

“哥哥,我也要!”看到师公喝粥,墨小贝表示她也要尝尝是不是很好喝,师公看起来很喜欢的样子呢。

离夜摇头:“小妹,这是给师公的,等会儿哥哥带你吃点心好不好?”

“不嘛!我就要!”墨小贝不改小魔女本性。

离夜刚刚舀了一勺粥,勺子就被向谦拿了过去。向谦的手使不上力,还微微有些颤抖。他小心翼翼地端着那勺粥,送到了墨小贝唇边,苍老疲惫的脸上露出慈爱的笑意:“小乖乖,喝吧。”

“师公你真好!”墨小贝笑得别提多灿烂了,只是尝了一勺粥之后,她微微皱了皱小眉头,明显不喜欢。墨小贝想起哥哥教导她不可以浪费粮食,她就把对她来说味道并不好的粥给咽了下去,然后笑嘻嘻地挽住了向谦的胳膊说,“师公呀,你快喝吧,我饱了,师公这么瘦,要多吃一点哦,不然抱不动小贝的!”

向谦笑得满脸都是皱纹,伸手揽住墨小贝,说了一句:“小乖乖真好。”

靳辰嘴角微扯,她家小魔女简直就是个鬼灵精,哄人的本事也是一流的。

离夜喂向谦喝完了一碗粥,看向谦很是疲惫的样子,他就把墨小贝抱了过来,然后扶着向谦躺下,给向谦盖好被子,还在上面轻轻拍了拍说:“师公好好睡一觉,等师公醒了,我带弟弟过来陪您。”

向谦点头,目光不舍地看着离夜和墨小贝,墨小贝伸手摸了摸向谦的脸说:“师公要乖乖睡觉哦。”

向谦看向了靳辰和墨青,靳辰微微一笑说:“师父,你先休息,我们就住在旁边,等你醒了我们再聊。”

“好。”向谦点头。

靳辰和墨青还有两个孩子都没有离开,一直到向谦忍不住困意闭上眼睛睡着了,他们才出门。

离夜对靳辰说:“娘亲,我以后跟师公一起睡吧,师公需要照顾。”

靳辰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小夜真乖,你不怕师公打呼噜了?”

离夜摇头:“那次我说师公打呼噜,后来师公都是等我睡着了之后才睡的。师公很疼我,他现在需要照顾,我也要疼他。”

靳辰心中很是欣慰,离夜真的是个很懂事很乖的孩子,这也是她不希望离夜的世界里面染上污点的原因,至少现在不要。

向谦醒来的时候是半夜了,房间里点了一盏昏黄的灯,他睁开眼睛,就看到离夜躺在他身边睡得香甜。向谦一脸慈爱地看着离夜,伸手把离夜的小手握在了手中,再次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向谦睁开眼的时候离夜已经醒了,正在自己穿衣服。

“师公醒啦?”离夜笑着去扶向谦坐了起来,向谦感觉身体没有昨日那么无力了,他伸手,有些笨拙地给离夜系上了最后一枚扣子。

“谢谢师公!”离夜穿好衣服之后,就很熟练地伺候起了向谦,帮向谦穿衣服系扣子都有模有样的。

向谦下床,扯了一下自己身上那身暗红色的锦袍,看着离夜问:“这颜色师公穿,是不是不合适?”

“不会呀。”离夜笑着说,“师公穿这个看起来很年轻很好看,用娘亲的话来说,叫很有气质。”

向谦笑得有些不好意思,门口响起了脚步声,向谦转头就看到靳辰出现在门口,怀中还抱着一个襁褓。而墨小贝坐在墨青肩头,对着向谦热情地招手:“师公有没有想小贝呀?”

靳辰把墨小宝递给了向谦,向谦小心翼翼地抱着,神色十分紧张,似乎怕把墨小宝给摔了。墨小宝只是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珠看着向谦,很安静的样子。

“师公,这是弟弟。”离夜对向谦说。

“他叫什么名字?”向谦问离夜。

“弟弟小名叫做小宝,大名叫做墨问。”离夜对向谦说。

向谦看着墨小宝笑:“小宝贝。”

“师公,我不是小宝贝吗?”墨小贝开口问道。

向谦笑得合不拢嘴:“你是小乖乖。”

离夜笑嘻嘻地问向谦:“师公,那我是什么?”

向谦想了想说:“你是大宝贝。”

离夜很认真地说:“师公还是叫我小夜吧,以前师公就是这么叫我的。”离夜觉得小乖乖和小宝贝都挺好听的,大宝贝什么的就算了……

这边一派其乐融融,靳辰表示孩子的力量是很神奇的,向谦在醒过来之后最先见到的就是两个孩子,感觉他整个人都变得温柔慈祥了很多,比起曾经那个暴脾气的向老头,有了别样的可爱。

而另外一边,同样失去所有记忆的九月,一直处于一种很迷茫的状态,因为周围的人都说不认识她,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身受重伤来到这座城池。但她知道,是这里的人救了她,而且她能感觉到她见到的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善意。

给九月医治的女药师曾经是药师堂的弟子,她的医术还是跟着靳辰学的,是那批女弟子中最出色的一个,如今已经成为了辰国的一名女御医。

女药师给九月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如今的辰国,九月大概知道了她所在的是什么地方。

司徒琏知道靳辰做了什么,对于向谦能够忘掉那些不该存在的错误记忆,司徒琏为他感到高兴。司徒琏看着如今的向谦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样子,向谦不再是曾经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鬼医,也不再是那个总是见死不救的神医,他如今忘了一切,也摆脱了世人扣在他身上的那些名声,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普通百姓人家的老爷子一样,满心满眼都是他可爱的小孙孙。

毫无疑问,如今的向谦是快乐的,他不再记得他那个还未出生就惨死的女儿,他不再记得那个毁了他一辈子的贱女人颜若惜,他不再记得他救过多少人又害死过多少人……对向谦这个人来说,他这一生快乐的时候很少很少,老天似乎总是捉弄他,让他经历了不少磨难,也让他的性格变得有些扭曲和暴戾,但如今,过去的那些好的坏的都不存在了,留下的,就是单纯的快乐,如孩童一般。

至于九月如今好不好,司徒琏心中不会泛起任何涟漪。对司徒琏来说,那是个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女人。

北堂豪回北堂城去跟他老爹告别了,而收到南宫暖的信,已经同意南宫暖跟着靳辰走的南宫焕,也在这天带着南宫瑾来到了冷星城,南宫瑾身旁还跟着一个皮肤有点黑的高挑少女。

“爹爹,大哥!”南宫暖知道南宫焕他们今天会到,一早就在冷星城城门口等着了。见到南宫焕下马,南宫暖跑了过去。

南宫焕伸手揉了揉南宫暖的头发:“暖暖你可是在这里乐不思蜀了!都把爹给忘了吧?”

“哪有?”南宫暖笑容灿烂地说,“我很想爹爹的。”

“妹妹。”南宫瑾看着南宫暖叫了一声。

南宫暖发现南宫瑾比上次见的时候更瘦了,她叫了一声大哥,然后就拉住了南宫瑾身旁高挑少女的手,笑着说:“静淑,我是不是该叫你大嫂啦?”

南宫暖在过年之前听南宫焕提起过南宫瑾和南宫静淑的亲事,只是南宫暖来了冷星城之后并没有听说南宫瑾成亲的消息,如果南宫瑾真的要成亲的话,南宫焕肯定会派人接南宫暖回去的。

而如今南宫焕和南宫瑾过来为南宫暖送行,南宫静淑也跟着来了,南宫暖觉得南宫瑾和南宫静淑的亲事应该是已经定下来了。

南宫静淑五官其实长得不错,就是皮肤不像南宫暖那样白皙细嫩。她穿着一身劲装,英气十足的眉眼看起来倒是另有一种飒爽风姿。

听到南宫暖的话,南宫静淑脸上一点儿都不见羞涩,微微点头说:“你叫吧,我听着呢。”

南宫瑾神色一僵,看了一眼南宫静淑,却是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们在来之前已经正式订了亲,南宫焕还大肆宣扬了出去,南宫城人尽皆知,只不过如今还没传到冷星城来。

南宫瑾不喜欢南宫静淑,他觉得南宫静淑长得丑,人又很粗鲁,根本就不像是个女人!可是南宫焕却铁了心的非要让南宫瑾娶南宫静淑,最让南宫瑾无法忍受的是,南宫焕亲自去提亲,南宫静淑刚开始竟然还一口回绝了,说她不喜欢南宫瑾!

南宫瑾心里憋屈得不行,偏偏在这件事情上面他根本就没有任何选择权。在南宫静淑第一次拒绝了提亲之后,第二次南宫焕拉着南宫瑾去见南宫静淑,南宫瑾被南宫焕强迫对南宫静淑发誓,说他娶了南宫静淑之后会一心一意对待她,会一辈子对她好,然后,南宫静淑再次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表示她真的不喜欢南宫瑾。

之后南宫瑾实在是气不过,避开其他人的视线,堵住了南宫静淑,跟南宫静淑说他之前发的誓说的话都不是他的本意,说他觉得南宫静淑特别丑,根本不是个女人,说他根本不可能会喜欢南宫静淑,南宫静淑也嫁不出去……

当时一向暴脾气的南宫静淑没有跟南宫瑾打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南宫瑾一眼就走了。南宫瑾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第二天,南宫焕一脸喜色地通知了南宫瑾一个“好消息”,南宫静淑回心转意,答应嫁给南宫瑾了!

南宫瑾当时只有一种感觉,生无可恋……然后南宫瑾又找到了南宫静淑,质问南宫静淑为什么要出尔反尔,南宫静淑当时看着南宫瑾说了:“你上次来找我说我丑的时候,我觉得你这个人也没有那么虚伪,看你长得还行,凑合过吧!”

定亲那天,南宫家的人都是喜气洋洋的,南宫焕是真高兴,南宫静淑很平静,而南宫瑾感觉度日如年。在定亲的前一天,南宫瑾甚至都想要不要离家出走算了,但后来还是打消了那个念头,因为他还有很多舍不下的东西,而他事实上知道南宫焕那段时间对他那么严苛,是因为他之前做错了事,南宫焕想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南宫瑾跟南宫焕很诚恳地认过错了,承认他之前鬼迷心窍,心思狭隘,差点铸成大错。并且他还主动去了北堂城,去跟北堂乾赔礼道歉,求得了北堂乾的原谅。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南宫焕对南宫瑾没有那么严苛了,却依旧坚持南宫瑾和南宫静淑的亲事,父命难违,南宫瑾只能认了。

这次南宫焕来送南宫暖,还专门带上了南宫静淑,南宫瑾知道,接下来所有人都会知道他要娶一个又黑又丑的女人,想想就很郁闷。

“大嫂!”南宫暖笑着挽住了南宫静淑的手臂。虽然她们两人性格差异很大,但从小就是很好的闺蜜,南宫暖其实是很喜欢南宫静淑这个直爽的姑娘的,但是她有点担心南宫瑾和南宫静淑成亲之后会过得不开心,因为南宫瑾现在已经把对南宫静淑的不满写在了脸上。

“南宫城主。”姬无双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南宫暖神色一僵,转头就看到姬无双朝着他们走了过来。他穿着一身天青色的锦袍,曾经清瘦的脸看起来成熟稳重了不少。

如今除了冷星城和东方城之外,北堂豪和姬无双被封了王,封地就是他们原本的城池,而其他几个城池都还是有城主在的,只是城主的权力有多大,也要看情况。像卢方城和辛阳城,城主的权力都已经被架空了,主要是官员在负责治理。而南宫城的事务,冷肃放了权,还是交给了南宫焕,冷星城又选了两位年轻的官员去辅佐他。

南宫焕看到姬无双,拱手笑着说:“寒王,别来无恙啊!上次寒王送小女回南宫城,连杯热茶都没喝,我们心里可是很过意不去。”

姬无双微微一笑:“南宫城主说这话就见外了,一杯茶而已,这次南宫城主来,肯赏脸让我请顿酒,就是我这个晚辈的荣幸了。”

“哈哈!寒王太谦虚了!”南宫焕笑容爽朗地说。

“南宫城主请。”姬无双很客气地对南宫焕说。

南宫焕和姬无双并肩进了冷星城,南宫瑾跟在身后,心中微微有些自嘲。当年南宫瑾可是十分看不上姬无双这个人,都不愿意跟姬无双来往,因为南宫瑾是所有人眼中光风霁月的南宫圣子,而姬无双是个风流成性的纨绔圣子。

只是人生很奇妙,没有人可以预知未来,姬无双当初不会想到他有一天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南宫瑾也没有想到。人生的转折,有时候就在一念之间。当初姬硕惨死,姬无双在悲恸之下做了一个决定,归顺冷家,而这个决定,直接改变了他整个人生轨迹。而南宫瑾呢,一念之差,对冷星辰的嫉妒让他变得心思狭隘不顾大局,差点酿成大祸。最后所幸有惊无险,但他知道,他已经永远失去了跟冷星辰和北堂豪那些人成为朋友的机会。

南宫暖看着前面跟南宫焕相谈甚欢的姬无双,有一种见鬼了的感觉。当时看到姬无双出现,南宫暖还以为姬无双又要找她麻烦,谁知道姬无双竟然真的是来迎接南宫焕的,而且姬无双的表现可谓成熟稳重又大气,在前辈南宫焕面前也丝毫没有露怯,完全就是辰国王爷该有的风范,谦逊而不卑微,客气又不疏离,跟他平时出现在南宫暖面前的时候,那个尖酸刻薄毒舌抽风的姬混蛋简直判若两人。

“暖暖,你真的决定要去那边?”南宫静淑问南宫暖。

南宫暖点头:“对,我想去看看。”

南宫静淑微微一笑:“本来还想劝你的,因为你去了之后一年半载都回不来,但是我现在突然有点羡慕你,可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一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静淑,以后有机会你也可以去的。”南宫暖微微一笑说,话落看着南宫静淑小声问,“静淑,你真的想要嫁给我哥哥吗?”

南宫静淑笑了:“不然呢?你以为谁能强迫我?”

“可是你不是说不喜欢我哥哥吗?”南宫暖不解地问。

“人总是会变的,我没变,他变了,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南宫城也没有其他男人敢娶我了。”南宫静淑神色很平静地说。

“嗯,那就好。”南宫暖微微点头说,“反正我哥哥也欺负不了你的,你可以欺负他,我哥哥其实是个吃硬不吃软的人。”

南宫静淑微微一笑:“没错,有些男人就是要好好管教,不然不学好。”

南宫瑾听到了南宫静淑最后一句话,冷冷地看了南宫静淑一眼,伸手把南宫暖拉到了他身边,对南宫暖说:“你跟她有什么好说的?”

南宫暖微微一笑:“哥哥,你要对静淑好一点哦,不然她真的会揍你的。”

南宫瑾皱眉看着南宫暖:“妹妹,你怎么站在她那边?”

南宫暖笑着说:“我只是觉得哥哥跟静淑很般配,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南宫瑾本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姬无双安排了南宫焕和南宫瑾的住处,南宫静淑就跟南宫暖住在了一起。

“多谢寒王,改日我请寒王到南宫城喝酒。”南宫焕看着姬无双笑着说。

“那恐怕要过些日子了,因为我也要去那边。”姬无双微微一笑。

南宫焕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年轻人,多出去走走很好!”

门开着,还没等姬无双再说什么,就看到南宫焕突然站起来往外走去。

姬无双转头,就看到司徒琏来了,而南宫焕十分热情地迎了上去,对待司徒琏的态度比起对姬无双,那可是好太多了,比看着亲儿子还要亲……

姬无双感觉心里有点不爽,怎么大家都喜欢小莲花呢?他觉得自己在南宫焕面前表现得还不错,本来以为南宫焕很欣赏他,可是这会儿看到南宫焕对司徒琏的态度,姬无双觉得刚刚南宫焕对他说的话,应该就只是客套而已。

“司徒公子,我就把暖暖托付给你了!”

姬无双走近,就听到南宫焕说了这么一句话。他的脸色瞬间就有点黑了,神色淡淡地开口说:“怎么听着南宫城主像是要嫁女儿一样。”

南宫焕呵呵一笑说:“寒王不要误会,我只是拜托司徒公子照顾小女。”

我也要去,你怎么不拜托我照顾南宫小暖呢?姬无双很想说,但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南宫城的一切已经步入了正轨,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南宫焕和南宫瑾都在冷星城住了下来,准备到时候亲自去送南宫暖走,然后再回去。

直到这个时候,南宫焕和南宫瑾才知道那个搅动八大家族,最终统一了这片土地的“冷星辰”,究竟是什么人……

“你现在只有一个儿子?”南宫焕看着冷坤不可置信地问,“那……”

冷坤微笑摇头:“这件事一直是个秘密,不过如今倒是没关系了,可以告诉南宫兄。冷星辰不是我的儿子,只是肃儿在那边结识的一个朋友。”

“那他的容貌……”南宫焕觉得不可思议。什么朋友这么神通广大?那冷星辰可是个天才药师,而且武功卓绝,想必跟冷肃长得一模一样的那张脸也是易容出来的吧。

“其实,你们最早见到的冷星辰,是个姑娘。”冷坤看到南宫焕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感觉心情还不错。

“你你……你是说,你儿子那位朋友,是个姑娘?那个天才药师星辰公子,把东方云天骨头敲碎的那个,是个女子?”南宫焕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这怎么可能呢?

看到冷坤点头,南宫焕扶额:“我觉得我需要冷静一下,这个事情,很……”南宫焕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现在的心情,不过一年半的时间,这片土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一切变化的幕后推动者,冷家真正的决策者冷星辰,不是冷坤的儿子就算了,竟然还是个跟冷氏一族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姑娘?!

南宫焕神色怪异地问冷坤:“那姑娘今年多大?”

“不到十九岁。”冷坤说。

南宫焕觉得这件事刷新了他的认知,那姑娘岂止是天才,简直是千年难遇的鬼才!

“不对,你说最开始我们见到的冷星辰是个姑娘,难道后来不是那个姑娘了?”南宫焕神色莫名地看着冷坤问。

冷坤点头:“后来是她的丈夫,因为她怀孕了。”

“向雪儿!是那位雪儿姑娘!”南宫焕神色一震,“我知道了,最初出现的冷星辰,就是那位雪儿姑娘,她的丈夫后来成了冷星辰,而她成了冷星辰的夫人。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恐怕东方烈到死都不知道他的对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冷肃微微一笑:“他们都是很有本事的人,不过现在要走了。”

“怪不得呢,当时暖暖说她要跟着雪儿一起走,我还想那位雪儿姑娘不是你儿媳妇吗?为什么要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南宫焕一脸感叹,他真的感觉自己老了,年轻人的世界实在是太神奇了。

冷坤笑着说:“南宫兄是不是可以放心了?”他对南宫焕说起这些,一方面是因为南宫焕是自己人,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南宫焕的女儿要跟着靳辰他们离开了,有些事情也该让南宫焕知道。其实南宫暖之前都已经知道了,只是她是个很能守得住秘密的人,并没有告诉过其他人,包括她自己的父亲。

“放心了!这下真的放心了!”南宫焕哈哈一笑说,“暖暖相当于是跟着两个冷星辰一起走的,还有司徒公子在,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冷星辰这个名字,在这片土地可谓是一个传奇了,或许未来某天这片土地的所有人都会知道,他们仰望的那位星辰公子,事实上是个不到双十的女子。

又过了几天,北堂豪回来了,依旧是他一个人,北堂乾也没有来送。他那两个弟弟倒是哭着闹着死活非要跟他一起出来玩儿,结果被他揍了一顿扔到一边儿去了。

北堂豪骑着马,马背上还驮着一口一看就很沉的大箱子,原本很神骏的马都被累得不行了。

北堂豪自己扛着那口箱子,直接送到了靳辰面前。

“这是什么?”靳辰有些好奇地问。

“哈哈!小夜,小贝,小宝快来,叔叔给你们带了宝贝啊!”北堂豪冲着门外喊了一声,原本在向谦房间里的墨小贝欢快地冲了出去,离夜笑着对向谦说:“师公,是北堂豪叔叔回来了,他可有钱了,一定带了很多好宝贝,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这几天靳辰一直在想办法给向谦补身子,向谦的精神已经好了不少,如今也有力气了,天天不是抱着墨小贝就是抱着墨小宝,乐呵呵的样子根本不知道忧愁为何物。这会儿墨小宝在向谦怀中呼呼大睡,向谦抱着墨小宝站了起来,跟离夜一起去了靳辰的书房。

离夜进门的时候,墨小贝手中捧着一大盒夜明珠,然后打开盒子,把那些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全都倒在了地上,然后用脚踢着玩儿……

北堂豪嘴角抽了抽,他们家是有钱,但这东西也是他从家里藏宝库翻出来的好宝贝了,他家那两个弟弟想要一颗他都没给,结果墨小贝这个小魔女,竟然当球踢着玩儿,这孩子绝对是个挥金如土的性格,这点像他,哈哈!

“小夜快来!”北堂豪笑着对离夜招手,离夜进门之后,北堂豪才发现跟在离夜身后的向谦。

北堂豪是见过向谦的,在向谦刚被人从东方城带回来的时候,他知道向谦是靳辰的师父,却不知道靳辰怎么让向谦现在变得这么平和慈祥,都让北堂豪想起他爷爷了。

本来蹲在箱子旁边的北堂豪站了起来,很恭敬地对向谦行礼:“晚辈北堂豪,见过向前辈。”

向谦呵呵一笑说:“好好好!”

北堂豪还以为向谦是很欣赏他呢,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到向谦盯着箱子里的宝贝,笑呵呵地对离夜说:“小夜乖乖,这里面的宝贝还真不少,快去拿着玩儿吧。”

北堂豪默默地表示,这位老前辈真的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啊,眼里除了孩子就没有别人了。不过北堂豪带来的这些东西本来就是给孩子们的礼物,他准备让离夜和墨小贝墨小宝先挑完之后,剩下的带去给他干儿子当见面礼。要问北堂豪的干儿子是谁,北堂豪表示当然是北堂洵家的三胞胎了,他真的迫不及待想要去看看一次生出来的三个儿子是什么样子。他之前还听冷肃说,北堂洵那三个娃娃都是被靳辰剖腹取出来的,也是够惊世骇俗的了。

“这个好漂亮,给师公戴!”离夜从箱子里挑了第一样东西出来,是个墨绿色的玉扳指,看起来很是古朴,绝对价值不菲。

离夜拉着向谦的手,把那个玉扳指套在了向谦大拇指上,然后还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很衬师公的气质。”

向谦笑得别提多开心了,北堂豪表示这位老前辈现在还真不像冷肃跟他说起过的那位鬼医,根本就没有一点心狠手辣见死不救脾气暴躁蛮横无礼的样子,完全就是个很和气的老爷子。

离夜又挑了一串墨玉铃铛出来,却是帮墨小宝选的,准备挂在墨小宝的摇篮上面,给墨小贝晃着玩儿。

最后离夜自己拿了一个北堂豪说是凤凰羽的东西,看起来就是一片羽毛,北堂豪说那东西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至于用途,就是五彩缤纷的看着好看……这东西是北堂豪从北堂家的藏宝库地上捡到的,当时觉得很好看小孩子会喜欢,就随手放进了他要带走的宝箱里,却没想到离夜放着那么多宝贝都不要,就要了这片羽毛。

墨小贝还在欢快地踢着几个夜明珠跑来跑去,向谦一直在说:“小乖乖你慢点儿啊,别摔了。”

北堂豪让离夜再挑几样,离夜摇了摇头:“剩下的豪叔叔给二姨家的四个弟弟吧,我也要给他们准备礼物呢!”

很多事情北堂豪都已经听冷肃说起过了。他那位兄弟北堂洵,原名齐皓诚,是那边夏国的一位王府世子。齐皓诚娶了一个嫁过人生过孩子还守了寡的女子,那女子就是靳辰的二姐靳晚秋。所以齐皓诚的大儿子姓宋,而靳晚秋又给齐皓诚生了三胞胎儿子。

当时听说的时候,北堂豪感觉很是不可思议,因为齐皓诚不管是容貌身份实力地位,都是高高在上的,就连曾经民风更开放一些的八大家族,一般男子也不愿意娶嫁过人的女子,而齐皓诚不顾世俗眼光,坚持心中所爱,让北堂豪很是佩服。

此时已经进入四月了,天气很暖。靳辰和墨青定下了出发的日子,就在三日之后。他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只需要再收拾一下孩子们的东西。

除了靳辰和墨青一家五口之外,还有向谦、北堂豪、姬无双和南宫暖到时候要一起走,还要把九月给带走。

而这天深夜,几个人再次出现在霁月山上,看着下方已经陷入沉寂的冷星城。

“阿元,明日你就带着清茉和云祁出发吧,这是需要用到的青萝丹。”一身黑袍的女子话落给了元稹一个药瓶。

元稹微微垂眸:“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我也会走的,等到了那边,我会去找你。”黑袍女子看着向谦说,“暂时不要跟清茉和云祁提起我。”

“你……是要跟南宫离一起走吗?”元稹眼底闪过一丝暗色。

黑袍女子声音微冷:“阿元,有些事情我会告诉你的,不过不是现在!”

元稹微微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做的。”

黑袍女子转头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墨衣少女,墨衣少女脸上依旧罩着一块黑色的面纱,眼眸微垂,很安静地站在那里。

黑袍女子看着墨衣少女冷声问:“你想不想知道司徒琏和你妹妹现在在做什么?”

墨衣少女声音平静地说:“不想。”

黑袍女子冷笑:“我会给你机会,让你亲眼看到他们在一起的样子,希望你到时候还能这么冷静!”

------题外话------

好友PK中,请多多支持!《盛世权宠》by陶夭夭

世人皆道,凉国丞相爱极了一人。

——为她,他夺了君王之妻。

世人皆言,昭国太子宠极了一人。

——为她,他覆了凉聿二国。

可最后,他看着她死在面前,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若有来世,愿永不相见。

她爱极了他,亦恨极了他。

*

宋清欢觉得自己人生像开了挂,穿越成一国帝姬,还被别国丞相巴巴看上。这个丞相身份还不一般,摇身一变成了他国太子。

只可惜,现实凉薄,误会伤人。最后,她当着他的面,从高高的城墙上纵身一跃。

可都这样了,她竟又重生回到了与他相遇的三年前。

前世因种种误会纠葛失去了她,这一世,他必宠她爱她如珍宝。宋清欢想,用前世深情,换今生荣宠,这笔买卖算下来,她大抵,也不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