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回家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靳辰要出发离开冷星城的前一天,有客来访。

“我是来求药的。”元媛见到靳辰,就直接开门见山了,笑着对靳辰说,“我准备到那边去走走,只是想要做青萝丹的时候,找遍了各个城池,愣是没有找到一株青萝草,也是怪得很!”

靳辰唇角微勾:“并不怪,那些青萝草都在我手里。”

元媛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我想我明白你为何要这样做。”

“我们明日也要出发离开了,要不要跟我们同行?”靳辰邀请元媛。不管元稹和东方清茉怎么样,元媛是靳辰的朋友,她们来往虽然并不多,但是互相欣赏。

元媛笑着摇头:“其实我很想跟你一起,那一定会很有趣,不过还是算了吧,我自己走,可以随意一点儿。”

元媛并不知道元稹在暗中做了什么,她也不知道元稹和东方清茉现在在哪里。她知道跟靳辰同行会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不过她还是选择了拒绝,因为她已经决定自己到那边走走,她想要无拘无束地走到哪里是哪里,想停了就停下来,也算是一个人散散心吧。

“也好。”靳辰微微点头,取了足够的青萝丹给元媛,元媛又去看了三个孩子,留下了她为孩子们精心准备的礼物之后,就直接告辞了。

元媛刚走没多久,靳辰这里又来了一位客人。

看到被司徒琏带过来的东方云天,靳辰有一点意外,看着东方云天问:“你有见到元媛吗?”

东方云天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摇头说:“我只在三个多月之前见过她一次。”

“你也是来求药的?”靳辰看着东方云天问,神色很平静,她大概猜到了东方云天的来意。

东方云天点头,看着靳辰问:“元媛来过?”

靳辰微微点头,东方云天神色如常地说:“这只是巧合,我们并没有约好,我想去迷雾森林那边找我妹妹,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东方云天也是来求药的,因为他也打算离开这片土地,到迷雾森林那边去。不过东方云天并不知道靳辰明天要走,他也不是要追着靳辰离开,他只是很想到那边去看看他的妹妹东方云沁,不知道东方云沁和秦骁一起去了那边之后,现在过得好不好。

“我可以给你药。”靳辰看着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如果你见到了云沁和秦骁,告诉他们让他们去找我,秦骁知道我在哪里。”

东方云天点头:“好。”他如今见到靳辰,已经能够保持表面的平静了,但也仅仅是表面。他的心依旧会为眼前这个女子而跳动,他甚至在要来见靳辰的时候心中有些紧张和期待,但他知道他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应该做,甚至连不该有的话语和眼神,他都会克制。这会儿跟靳辰像是老友相见一般随意寒暄了几句,东方云天莫名感觉还不错。

靳辰把青萝丹给了东方云天,东方云天本来准备告辞离开,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口对靳辰说:“我给孩子们准备了礼物,不知道能不能……”

东方云天上次来冷星城的时候,见到了靳辰和墨青的三个孩子,心中很是喜爱,尤其是管他叫“天叔叔”的墨小贝小姑娘,东方云天想起来就感觉心中软软的。

“可以。”靳辰神色淡淡地点头。

东方云天神色一喜,脱口而出对靳辰说了一句:“谢谢!”他这些日子一个人也走了不少地方,得了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儿,都好好收着想要送给靳辰的三个孩子。只是他不知道靳辰会不会同意他见孩子,本来还在想如果见不到也没关系,他把礼物留下就走。如今靳辰表示她并不排斥东方云天跟她的孩子接触,东方云天心中很是欢喜。

靳辰没有再管东方云天,司徒琏又带着东方云天去找孩子们了。

明天就要离开了,离夜已经不再去学堂。这天天气晴好,向谦和三个孩子都去了花园。

司徒琏带着东方云天去花园的路上,跟东方云天说起他们明日也要出发离开了。

“是吗?”东方云天微微垂眸,笑容平和,“那就祝你们一路顺风了。”他也完全没打算跟靳辰他们一起走,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受欢迎。虽然司徒琏对东方云天还算友好,但墨青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而且东方云天自己最清楚他并没有真的放下,所以他最应该选择的是远离。

司徒琏微微一笑,对于东方云天的选择并不是很意外,他知道,东方云天是真的变了。

“哥哥!飞飞!飞飞!”花园里,墨小贝伸着小胳膊要求离夜带她一起玩儿飞飞。

此时墨小宝躺在向谦怀中眯着眼睛昏昏欲睡,向来对墨小贝有求必应的离夜很快就在墨小贝面前弯腰蹲下,墨小贝轻车熟路地爬到了离夜背上,离夜背着墨小贝飞身而起,朝着不远处的湖边而去了。

东方云天到花园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一个面容慈祥的白发老者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坐在一棵大树下面,而一个墨衣少年背着一个粉衣小姑娘在花园里面飞来飞去,欢快的笑声不绝于耳。

司徒琏唇角微勾,看着向谦叫了一声:“前辈。”

向谦微微点头,目光落在了东方云天身上:“你又是谁?”

东方云天十分客气地说:“晚辈东方云天,见过向前辈。”

“哦,不认识。”向谦很不给面子地低头,又开始笑呵呵地对着墨小宝叫“小宝贝”了。

东方云天倒也不恼,那边离夜看到有人来,就背着墨小贝一起过来了,落在了司徒琏和东方云天面前。

墨小贝从离夜背上滑下去,目光落在了东方云天身上,笑嘻嘻地叫了一声“天叔叔!”

东方云天忍不住笑了起来,墨小贝竟然还认得他,这件事让东方云天感觉很高兴,心情好极了。

墨小贝有一对心大的父母,所以她一向不认生。这会儿墨小贝被东方云天抱在怀里,看到东方云天带了礼物来,她笑得越发灿烂了。

在向谦要带着孩子们一起去吃饭的时候,东方云天拒绝了墨小贝的邀请,起身告辞了。

“琏叔叔,天叔叔为什么急着走?”墨小贝表示不理解。她是个人见人爱的鬼灵精,她能感觉到东方云天很喜欢她,好像也不想走,但是她邀请东方云天留下的时候,他竟然拒绝了。

司徒琏微微一笑,把墨小贝抱了起来说:“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以后会见到的。”

“好吧!”墨小贝很快转移了注意力,把东方云天抛在脑后了。

而另外一边,东方云天很快就离开了冷星城,朝着迷雾森林的方向而去了。

元媛和东方云天在同一天前后脚去找的靳辰,只是元媛离开冷星城的时候没有碰到东方云天,东方云天走的时候也没有见到元媛。

这天傍晚时分,冷肃专门在辰国皇宫中为明日要离开的人办了一个践行宴会。人不多,但很是温馨,三个孩子又收了不少礼物,靳辰觉得到时候要把孩子们的宝贝都带回去,得专门准备一辆车来装。

是夜,离夜带着弟弟妹妹都在冷肃那里住,因为明日就要离开了,冷肃舍不得他们,他们也舍不得他们的苏苏叔叔和新月姑姑。

看着三个孩子都睡着了,冷肃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幽幽地说:“傻妞,我真的有点伤心啊!”

冷新月握住了冷肃的手轻声说:“苏哥哥,我知道你舍不得姐姐,我们接下来可能没有办法很快就去找他们,但是姐姐跟我说了一件事,你听了肯定会很高兴的。”

冷肃偏头看着冷新月:“什么事?为什么我不知道?”

冷新月嘻嘻一笑,声音压得更低了:“姐姐说,如果我们有宝宝了,她会回来看我们的。”

冷新月看着冷肃笑得傻兮兮的,一副苏哥哥你是不是很开心我也好开心的样子,冷肃扶额:“这事儿,咱们明天晚上再好好商量一下。”

“怎么商量?”冷新月一脸无辜地问。

冷肃唇角微勾:“在床上商量,傻妞你真不懂的话,哥哥接下来会好好教你的。”

冷新月脸一红,一激动差点把冷肃的手指给捏断了,冷肃揉着自己的手指无语望天:这傻妞……

旭日初升的时候,靳辰和墨青都已经准备好了,孩子们的东西也都收拾好了。

司徒琏自不必说,这次要跟着他们去那边的北堂豪和姬无双以及南宫暖三个人,心中都是有激动也有期待的,一个个天不亮就起来把东西收拾妥当了。

“爹爹,真的不用担心我啦,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过些日子就回来了。”南宫暖对南宫焕说。南宫暖要走的事情已经征得了南宫焕的同意,当时南宫焕并没有多少犹豫。只是女儿毕竟不同于儿子,北堂家包括北堂乾在内都没有人亲自来送北堂豪,因为他们对北堂豪很放心,而南宫焕对于即将远行的女儿是各种担心,再三叮嘱南宫暖到了那边一定不要乱跑,要好好照顾自己。

“妹妹,有机会的话大哥会去看你的。”南宫瑾对南宫暖说。

如今这片土地上面的青萝草都被收集到了冷星城,而且全被靳辰做成了青萝丹,这次靳辰他们一行人用不了那么多,剩下的都给冷肃留下了,让冷肃有需要的时候用。至于靳辰,到了迷雾森林那边之后,有的是青萝草,随时都可以再回来。

“嗯!”南宫暖认真点头,看着南宫瑾说,“大哥你要好好对静淑大嫂哦!”

南宫瑾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地说:“这个暖暖就不用操心了。”

此时他们都已经在冷星城城门口准备出发了,这边一家人依依惜别,不远处看着的北堂豪和姬无双也是心思各异。

“北堂豪,我想我爹了。”姬无双看着南宫焕对南宫暖关心得无微不至的样子,心中微微有些苦涩。如果当初他的父亲没有死的话,现在肯定也会依依不舍地各种唠叨他,让他出门注意安全,记得早点回家……

北堂豪伸手揽住了姬无双的肩膀说:“你爹会在天上看着你的,所以你要好好做人。”

姬无双轻哼了一声:“我现在已经很好了。”

北堂豪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你对其他人倒是很好,但是那位南宫小暖,你对她的不同是不是太明显了?那姑娘明明温柔乖巧又善良,怎么就惹你了?”

姬无双一听北堂豪提南宫暖,立刻就炸毛了:“北堂豪你什么意思?温柔乖巧又善良?你看上她了?”

北堂豪笑意加深:“如果是呢?”

姬无双轻哼了一声:“你少骗我了!你才不会喜欢南宫小暖那种类型的!”

北堂豪唇角微勾:“你倒是很了解我,你也很了解小莲花,不过你对你自己喜欢的类型,是不是不太了解?”北堂豪话落一拍脑门接着说,“我的错,你都发过誓说这辈子再也不碰女人了,什么类型的女人对你来说应该都一样。”

姬无双神色一僵,北堂豪已经放开他,朝着南宫暖所在的方向而去了。姬无双看着南宫焕和北堂豪相谈甚欢,南宫焕明显是在拜托北堂豪关照南宫暖,北堂豪从善如流地答应了。

下一刻,姬无双又看着司徒琏过去了,南宫焕明显更加热情了,看着司徒琏的眼神像是看着亲儿子一样……

南宫暖回头就看到姬无双直勾勾地盯着她,她面无表情地看了姬无双一眼,然后就去跟司徒琏和北堂豪说话了,笑容之甜美让姬无双心中感觉很是不爽。

这次南宫暖要去迷雾森林那边,南宫焕本来给她安排了两个武功不错人又机灵的丫鬟,不过南宫暖都拒绝了,因为她不打算带下人,可以自己做的事情就自己做。

只是最终要出发的时候,南宫暖还是有了一个“丫鬟”,就是已经完全失忆,如今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九月。

九月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她一直处于迷茫的状态,就连被人安排进了南宫暖的马车,还是晕晕乎乎的。

南宫暖看着九月微微一笑说:“你忘了你的名字,你可以给自己取一个新的名字。”

“我……我不知道……”九月有些怯怯地摇了摇头。周围的一切都是未知,包括自己的出身和名字都是未知的感觉会让人惶恐不安不知所措,九月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

“那我给你取一个新的名字好不好?”南宫暖看着九月问。

九月连连点头:“好啊!”她能感觉到南宫暖是个很好的人。

“你叫如烟好不好?”南宫暖想了想,看着九月问。

“如烟……”九月念了一遍,然后认真点头说,“好。”话落又加了一句,“多谢你们救了我,我会报答你们的,不管你们需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南宫暖微微一笑:“如烟,不必这么紧张。”

靳辰和墨青都骑马,司徒琏北堂豪和姬无双也都骑马,不过因为向谦如今的身体不是那么好,不适合骑马,而且孩子还小,所以就安排了几辆马车。

虽然离夜很想骑自己的小马,不过他还是乖乖地陪着向谦坐了马车。墨小贝可高兴坏了,轮流被几个叔叔带着骑马,累了就去马车里面找师公玩儿。而墨小宝太小了,有专门的人照顾,一直在马车里面。

冷肃站在冷星城最高处,看着一行人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视线中。他心中默默地说:小姐姐,多保重,期待重逢的那天……

夏国,千叶城,安平王府。

宋安翊已经是个小少年的模样了,他穿着一身宝蓝色的劲装,骑在一匹黑色的小马上面,脊背挺直,神色认真,倒是越发像齐皓诚了。

“安安,休息一会儿吧!”安平王开口叫宋安翊。

此时他们爷孙俩在安平王府的马场上面,宋安翊在练习马术,安平王在旁边指导。而齐家的三胞胎都被安平王妃带着出门去了,这会儿还没回来。孩子们的娘靳晚秋,前两天被齐皓诚连哄带骗地带着去了城外的避暑山庄。安平王夫妇乐得见到儿子儿媳感情好,他们巴不得靳晚秋再给他们生个可爱的小孙女呢。

“爷爷,我再跑两圈!”宋安翊话落,策马又跑了两大圈,才停了下来,然后稳稳当当地从马背上跳下来,跑到了安平王面前。

只见宋安翊身体结实,小脸红润,笑起来的时候更神似齐皓诚小时候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模样。这样的宋安翊,让人很难想象他曾经是个出生就体弱多病甚至被断言活不了多久的孩子。

宋安翊自己拿帕子擦了擦额头的汗,然后就在安平王身旁坐了下来,接过安平王递过来的水,乖巧地说了一声“谢谢爷爷”。

安平王笑着揉了揉宋安翊的小脑袋:“安安的马术已经很不错了!”

宋安翊得了夸奖,笑得见牙不见眼:“都是爷爷教得好!”

宋舒自从跟着魏琰去了魏国之后,就没再回过千叶城,因为她刚到魏国没多久就又有了身孕,怀胎十月生下了一个儿子,如今和魏琰也是儿女双全了。

宋老国公一直有收到魏琰和宋舒送来的信,他在宋舒要生儿子之前还是决定要去魏国看看,就跟他的老朋友关无涯一起去了魏国。之后宋老国公一直有送信回来,不过人这会儿还在魏国,因为魏琰和宋舒不让他们回,说让他们多住段日子。

关无涯唯一的孙女关妍之嫁给了靳辰的四哥靳飞宇,小夫妻一直都蜜里调油的,靳飞宇还说为了关妍之的身体好,过两年再要孩子,关无涯没什么不放心的。

而宋老国公自从让靳晚秋带着宋安翊再嫁之后,日子也是过得越来越舒心,也很放心地住在魏国陪着宋舒了。

齐皓诚和北堂黎从迷雾森林那边回来之后,安平王夫妇也大概了解了那边的情况。虽然说他们有些担心靳辰和墨青,但她们真的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心里期盼靳辰一家早点回来了。

北堂黎从迷雾森林那边回来之后就在安平王府住了三天,只跟四个小徒孙玩儿,三天之后就又不见了,之后一直也没出现过。

这两年三国之间的局势一直都风平浪静。

曾经三国之中实力最强的雪狼国在上次的战争过后元气大伤,狼王年事已高,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而自从狼王最看重的儿子秦骁失踪之后,秦岩回归成了雪狼国太子,这两年雪狼国王室内部不太稳定,最主要的原因是狼王和秦岩父子俩在斗,秦岩屡次试图把狼王的位置抢过来,一直都没有成功。

而夏国这边,成年皇子要么死了要么流放了,夏皇本来打算培养一下两个年幼的皇子,只是很快就发现他们朽木不可雕。因为储位一事焦头烂额了很长时间的夏皇,前段时间突发奇想竟然盯上了他一向很喜欢的齐皓诚,还秘密召见安平王夫妇,说打算让齐皓诚帮他处理政事,把安平王夫妇吓了一大跳。安平王妃绞尽脑汁在夏皇面前数落了齐皓诚无数的缺点,最后夏皇无奈,也明白齐家人的态度,想了想确实不合适,毕竟他还有儿子在,只能作罢了。

至于魏国,自从魏琰当了皇帝之后风调雨顺国运昌盛,百姓们都安居乐业,再加上皇室很稳定,宋舒又连着给魏琰生了一双儿女,魏国已经压倒雪狼国,成为了三国最强。

当靳辰一行人从迷雾森林中出来,再次踏上夏国土地的时候,已经是夏末秋初了。

“师公,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家啦!”离夜笑嘻嘻地对向谦说,话说掀开车帘往外看了看。

夏国边疆小城的大街上,走过了这样一群人,很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而街边一个简陋的茶摊上,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看到离夜往外张望的小脸,握着粗瓷茶杯的手微微顿了一下……

------题外话------

跟大家说声抱歉,游游昨天刚从国外回来,晚上电脑彻底罢工了,写好的新章节在电脑里,无奈只能用手机重新写了。时间有限,今天更新六千字,明天恢复正常,希望大家理解,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