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我不会让你如愿/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不归森林之后,就是夏国东部最偏僻荒凉的一座城池,名叫不归城。不归城是夏国的流放之地,犯了重罪被判流放的人都在这里,包括曾经的三皇子夏毓轩和三皇子妃靳萱。

靳辰一行人到达不归城的时候,距离他们从冷星城出发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因为路上带着三个孩子,还有一个如今只能坐马车的向谦老头,所以走得并不是很快,不过一路上都很顺利,虽然人不多,但是很热闹。

当时离开冷星城的时候,冷肃要安排星辰阁的杀手去护送,被靳辰给拒绝了。最开始冷肃很坚持,不过靳辰说如果让那些杀手只送到迷雾森林边缘的话,没有什么意义,如果要让他们一直护送到夏国的话,就要给他们准备足够的祛除瘴气的药物,太浪费了。最后冷肃只能妥协了,他自己也知道派多少人去护送其实都没有必要,因为靳辰和墨青两个人,再加上司徒琏、北堂豪和姬无双,已经算得上无敌了。

进不归城的时候是傍晚时分,离夜精神饱满,不过两个小的都昏昏欲睡。再加上之前在迷雾森林中行走的时候,一直都只能吃干粮和肉,靳辰决定在不归城停留一晚,吃顿好的,然后再买一些补给。

墨青在进了不归森林之后就没有再将头发染色,他一路顶着一头银丝过来的,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北堂豪和姬无双都惊呆了,而墨小贝对于自家爹爹如妖孽一般的银发造型十分喜欢,每次墨青抱她的时候她都要扯着墨青的头发玩儿得不亦乐乎。

这会儿一行人一进不归城,墨青那头标志性的银发就引起了不归城中所有人的注意,而墨衣银发的男子在三国也就仅此一位,墨青的身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然墨青是魏国的王爷,但他娶了靳辰之后就成了夏国靳大将军的女婿,也算是半个夏国人了。至于曾经墨青传遍三国的天煞孤星和废物王爷之名,如今天煞孤星的名声还在,废物王爷的名声早已经成了历史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墨青的武功有多高。

大名鼎鼎的墨王爷和靳家五小姐在三国已经消失有段时间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有传闻说他们隐居山林,成了世外高人,也有其他形形色色充满离奇色彩的传闻,知情的靳家人都没有澄清过。

如今墨王爷和靳家五小姐出现在不归城,除非是脑子进水了,否则没有人愿意招惹他们。不归城是流放之地,天高皇帝远,这里自然不可能像千叶城那样秩序分明一派祥和,烧杀掳掠在这里都是家常便饭,这里的官员也近乎是被流放来的,大部分时候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街边寥寥几个店铺都是门可罗雀,街上来往的行人不多,远远地看到靳辰一行人都赶紧让路躲到一边了。一行人在不归城唯一的一家客栈门口停了下来,苍老的客栈掌柜很快迎了出来,佝偻的脊背几乎弯到了九十度,对着墨青和靳辰行了个大礼:“参见墨王爷,参见墨王妃!”

“无须多礼。”靳辰已经翻身下马了,看着老掌柜微微一笑问道,“可有空房间?”

“有的有的……”老掌柜还是不敢抬头的样子,“只是小客栈粗鄙简陋,还望王爷王妃担待一二。”

“无妨。”靳辰面色平和地说,“掌柜前面带路吧,我们这些人都要在这里住一晚,还请掌柜安排做些清淡的饭菜。”

“墨王妃快请!”老掌柜毕恭毕敬地弯着腰说。

靳辰转身要去扶向谦的时候,向谦摆摆手表示不用,自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还把已经睡着的墨小贝抱了下来,一脸慈爱地拉了一下墨小贝身上盖着的小毯子,示意周围人都小声点儿,不要吵着他的小乖乖睡觉。

靳辰表示向谦的身体恢复得还不错,如今虽然算不上强壮,但也很健康了。向谦虽然失忆了,但是性格并没有变多少,对周围的人熟悉了之后,依旧是个霸道蛮横的老头,眼里就只有他的乖徒儿还有三个小宝贝,在其他人面前那可是相当不客气的,不过大家都敬着他就是了。

客栈里面确实很简陋,而且除了他们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客人,房间虽然都不大,但挺干净的,靳辰觉得还可以,墨青觉得无所谓,司徒琏的适应能力向来都很强,也就一向财大气粗的北堂豪对这家客栈表示了深深的嫌弃,还来了一句:“改天我在这里开家豪华客栈,以后咱们路过住着方便。”

离夜笑嘻嘻地说:“北堂叔叔,在这里开客栈会没有生意的,还不如直接建造一座大宅子,以后我们再来就可以住啦!”

北堂豪哈哈一笑:“小夜真聪明,就这么办!”

分好了房间,老掌柜的女儿做了清淡的饭菜,算不上美味,但是很符合靳辰的要求,对于他们这些吃了好久肉的人来说,很合适。

吃完饭之后,天色已经暗了,靳辰和墨青并没有要出门转转的打算,不过刚刚踏入夏国土地的北堂豪和姬无双对这边的一切都很有兴趣,说要一起出去走走,还拉了司徒琏作陪。司徒琏表示他对不归城也很陌生,但还是被拉出去了,带着离夜一起。

向谦吃完饭洗洗就睡了,南宫暖和如今被她改名叫做如烟的九月,一路过来也有些疲惫,并没有出门。

这边三大一小四个人出了客栈之后,走上了不归城的大街。这会儿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偶尔有两个五大三粗的醉汉走过,见到司徒琏他们都绕开了,因为不归城的所有人都知道城里来了惹不起的大人物。

“夏国都这样吗?”北堂豪十分嫌弃地看着荒凉又破败的不归城,很随意地吐槽了一句。

“没有啦,千叶城很好的。”离夜笑嘻嘻地说,“其他地方应该都比这里好。”

“那还差不多。”北堂豪微微点头。

路过一个酒馆的时候,姬无双提议进去买坛酒喝,其他人都在外面等着他。姬无双进门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人,倒也没有谁对谁错,只是因为酒馆的门很窄。姬无双没打算闹事,准备进去买了酒就走,结果撞到他的男人眼神阴鸷地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你是瞎了吗?”

姬无双神色一冷:“不想死的滚!”

司徒琏听到声音,转头看了过来,当看清楚跟姬无双起冲突的男人是谁的时候,司徒琏微微愣了一下。那男人也看到了司徒琏,对着司徒琏冷笑了一声:“司徒表哥,好久不见了。”

姬无双拧眉:“小莲花,你不是说你没有亲人了吗?”

司徒琏神色淡淡地说:“确实没有了。”

管司徒琏叫表哥的男人神色一僵,继而冷笑连连:“司徒琏,你倒是很识时务。”

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不比三皇子。”

听到司徒琏口中的三皇子,北堂豪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姬无双倒也不生气了,很想搞搞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乱七八道的关系,为什么他们会在夏国边疆的流放之地见到一位司徒琏的表弟,而且还是夏国的三皇子?

跟姬无双起冲突这人正是当初谋反不成被流放到不归城的三皇子夏毓轩,而夏毓轩的生母是曾经的颜贵妃,司徒琏的生母颜若惜是颜贵妃的姐姐,他们确实是表兄弟。当初夏毓轩会走到谋反那一步,颜若惜没少在暗中推波助澜,而那会儿司徒琏对颜若惜言听计从,也“帮”了夏毓轩不少。

“听说墨王夫妇来了,看来你们都是墨王府的人,我一个流放之人,惹不起。”夏毓轩阴阳怪气地看着司徒琏说。曾经夏国皇室那位意气风发的三皇子,被流放到这荒凉之地,早已不复从前模样。

夏毓轩话落,提着自己手中的一个酒坛就要走,姬无双也没有拦着,因为他觉得还是先搞清楚这人到底什么来路再说。

而夏毓轩刚走了两步,一个人一路小跑着过来了,是个年轻妇人,脸庞消瘦,身上穿的衣服比起夏毓轩也差远了,要朴素很多。

司徒琏皱眉看着拉住夏毓轩的女人,本来准备离开,还是停下了脚步。离夜皱着小眉头说:“那个好像是萱姑姑,她怎么变得这么瘦了?”

北堂豪微微挑眉,萱姑姑?竟然还有离夜认识的人,看来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复杂啊!姬无双也有同感。

来人是靳萱,她没有注意到司徒琏和离夜,匆匆忙忙地跑过来,神色焦急地拉住了夏毓轩的胳膊:“轩哥,灵儿发烧了,你赶紧去给她请大夫吧!”

夏毓轩甩开了靳萱的手,神色不耐地说:“你没给我生个儿子就算了,生个女儿还是个病秧子!灵儿发烧了你找我有什么用?你去找你那神通广大的堂妹吧!”

靳萱愣了一下:“轩哥,你在说什么?什么堂妹?她们怎么会在不归城?”

夏毓轩转头指着离夜对靳萱说:“你看到了?那孩子可不就是你堂妹和那位墨王爷收养的儿子!你那五堂妹,现在就在不归城里,你去找她帮忙,别来烦我!”

夏毓轩话落提着酒坛扬长而去,留下看着离夜神色怔然的靳萱一个人。靳萱回头,已经看不到夏毓轩的背影了,她微微垂头,压下心中无尽的苦涩,再抬头的时候,扯出了一个疲惫的笑容,看着离夜叫了一声:“小夜。”

“萱姑姑。”离夜走过去,拉住了靳萱的手说,“我带你去找娘亲。”

靳萱却后退了两步,微微摇头说:“我……我还有事……”

靳萱话落转身就要走,司徒琏微微皱眉说:“如果你是要去找大夫救你的孩子的话,你最好还是去见一下靳辰,她可以帮你。”

靳萱脚步一顿,眼泪就下来了。她低着头抹去了眼泪,看着司徒琏说:“我没脸去见五堂妹,只是灵儿烧得很厉害,我也是没有办法了……”

“萱姑姑,你跟我去找娘亲吧。”离夜又拉住了靳萱的手,靳萱这次没有拒绝,低头跟着离夜朝着客栈的方向走去。

司徒琏和北堂豪姬无双三个人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北堂豪伸胳膊捅了一下司徒琏,一脸好奇地问:“到底什么情况?那男人是你表弟,他媳妇儿竟然是靳辰的堂姐?”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姬无双和北堂豪之前了解到的情况是靳辰出身名门,而司徒琏是江湖出身。

“夏毓轩是三皇子,因为谋反被流放了,他的夫人就是靳辰的堂姐,这很不正常吗?”司徒琏反问。夏毓轩是皇子,靳萱是靳家小姐,他们是夫妻很正常。

“就算那个三皇子就流放了,可靳家不是好好的,为什么靳辰的堂姐会这么惨?”北堂豪其实不理解的是这一点。既然靳家在夏国的地位依旧很高,为什么靳家会眼睁睁地看着靳萱流放,还落到如此境地?

司徒琏神色淡淡地说:“这与靳家无关,是靳萱自己非要跟着夏毓轩流放的。”司徒琏对靳萱其实没有多大印象,他知道靳萱是靳辰的堂姐,跟靳辰的关系不好不坏。他刚刚开口劝靳萱去找靳辰,不是可怜靳萱,只是有些可怜靳萱口中那个叫“灵儿”的孩子。

进了客栈,离夜把靳萱带到了靳辰的房间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娘亲,你睡了吗?”

房门很快打开了,靳辰看到站在离夜身边的靳萱,眉头微皱。她和墨青都还没有睡,刚刚听到了脚步声,却没想到会是靳萱来了。靳辰不是第一次从不归城路过,她知道靳萱和夏毓轩都在不归城里面,只是并没有去看靳萱的打算。靳放当初已经给靳萱求了情,夏皇也允许靳萱不流放,只需要到望月庵清修,而望月庵就在千叶城外,风头一过靳萱就能回家去了。可当时靳萱铁了心的非要跟着夏毓轩走,任凭靳二夫人哭成泪人儿她都没有回头。

靳辰一开始认识的靳萱就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人,但靳萱的心是好的。当初靳萱非要跟着夏毓轩走,靳辰也只是冷眼旁观,因为这是靳萱自己的选择,她的路她要自己走,抛弃可以为她遮风挡雨的家族,或许有人觉得靳萱很有勇气,靳萱对夏毓轩一往情深,靳辰却只觉得靳萱太蠢。如果夏毓轩跟靳萱是两情相悦夫妻同心的话,靳萱跟着夏毓轩走倒也罢了,可夏毓轩在成亲之前就看不上靳萱,曾经还试图勾搭靳月,夏毓轩郁郁不得志的时候,又怎么可能对靳萱好?

看到时隔两年多再见的靳萱,靳辰知道她当初想的一点儿都没错,离开千叶城之后的苦楚,都已经写在了靳萱的脸上。曾经靳萱虽然不算绝色,但靳家小姐没有一个丑的,靳萱的容貌也很出众,气质也很好。可是如今,不过两年多的时间,靳萱瘦了很多,一脸的疲惫,一身素衣,全身上下没有一件首饰,哪里还有曾经靳家小姐的模样?虽然说是被流放了,可是靳辰知道靳放一直有派人照应靳萱,隔段时间就会给靳萱送银子送东西,而且还跟不归城的官员都打点过,没有人敢欺负靳萱,她本不至于如此落魄。

墨青没有出来,墨小宝在房间里已经睡了,靳辰不想吵醒他,揉了揉离夜的脑袋让他进房间去,然后她带着靳萱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要不要去偷听?”姬无双贼兮兮地小声问北堂豪。

司徒琏凉凉地看了姬无双一眼:“如果你不想被靳辰扒光了扔到外面吹冷风的话,还是回去睡觉吧。”

姬无双下意识地捂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我选择睡觉。”本来要去买酒也没有买,姬无双觉得他还是回去睡觉吧,他可不想被靳辰扒光衣服扔出去,南宫小暖能笑话他一辈子。

司徒琏他们都各自回了房间,那边靳辰和靳萱也在一个空的房间里坐了下来。

“你来找我有事?”靳辰看着低头不语的靳萱问。

靳萱猛然抬头,看着靳辰说:“五堂妹,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靳辰神色微变:“你的孩子怎么了?”靳辰走了也有两年多了,并不知道靳萱什么时候生了孩子。

“我的女儿灵儿,她发烧了!不归城的那个大夫每次都说灵儿只是染了风寒,开了药之后很快就又复发了,五堂妹你能不能帮帮我?”靳萱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她跟靳辰不论怎么说都是一家姐妹,虽然曾经来往不多,但也没有什么不愉快。这会儿见到靳辰,靳萱一直以来硬撑着的心已经快要崩溃了,很想抱着靳辰大哭一场,却又心系苦命的小女儿,但泪水却是忍不住了。

靳辰微微皱眉,看着靳萱说:“我去取点东西,你等一下。”

靳辰回了自己的房间,轻声对墨青说她要跟着靳萱出去一趟。墨青本来抱着墨小宝已经躺下了,闻言要起身陪着靳辰一起去,靳辰摆摆手让墨青不要起来:“我找小莲花跟我一起去就好了,你在这里看着孩子。”

墨青微微点头,想着是靳萱的事情,肯定还跟夏毓轩有关,让司徒琏这个夏毓轩的“表哥”去也好。

靳辰拿了她的药箱,去叫司徒琏的时候,司徒琏表示他很乐意陪靳辰走一趟。

靳萱在前面带路,三人一起出了客栈。靳萱一脸急色,脚步很匆忙,靳辰直接把她提了起来,让她指了个方向,然后和司徒琏一起运起凌云步,用极快的速度朝着靳萱在不归城的住处而去了。

夏毓轩虽然被流放了,但毕竟曾经是皇子,夏皇没有处死他,不归城里也没有人敢找他的麻烦,因为他们都怕夏毓轩还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夏毓轩和靳萱在不归城的宅子并不是很大,但也是不归城里数一数二的宅子了。宅子里有下人,不过不多。

靳辰被靳萱带着进了宅子,还没靠近靳萱的房间,就听到了小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还有夏毓轩的怒吼声。

“别哭了!”夏毓轩大吼了一声,房门就被人踹开了,下一刻,他还没有看清楚来人是谁,就已经被踹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院子里。夏毓轩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绝色倾城的女子,赫然就是靳辰。

夏毓轩心中一惊,也顾不得肋骨都快断了,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靳萱说:“萱儿,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去打扰五堂妹?我们不是说好了明日一早再去拜访的吗?”

靳萱看着信口开河的夏毓轩,心中连失望都没有了,只有满心的苦涩。他们从小就定亲,她眼中除了夏毓轩之外从来没有过任何男人,她嫁给夏毓轩之后安分守己,为夏毓轩操持家事,甚至在夏毓轩被流放的时候选择了不离不弃。可现实终究给了靳萱一个响亮的耳光,这个男人在共富贵的时候对她都没有多少温情,又怎么可能跟她同患难?靳萱在经历过无数次的无助和绝望之后,对夏毓轩的心早已经死了,她甚至很后悔,后悔不顾一切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她曾经明明有更好的选择,她有母亲有伯父,还有疼爱她的兄长,还有弟弟妹妹……

“夏毓轩,立刻闭嘴,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靳辰看着夏毓轩冷声说,“信不信我现在弄死你也没有人管?”

夏毓轩神色一僵,脸色难看至极地握着拳头站在那里,却是不敢再开口说话了。当初他一步错步步错,在距离皇位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一败涂地,落得个被流放的下场。而他曾经的依靠颜太傅府已经因为谋反被满门抄斩了,他当初离开千叶城的时候心中还有一丝希望,想着找机会可以东山再起,可是当他在不归城中住下来,看着荒凉破败的不归城,周围全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吃的穿的住的用的跟从前天差地别,他的皇子身份唯一留给他的就是不归城里不会有人找他的麻烦,但也仅此而已。他想东山再起,可是没有兵没有马,而夏皇早已把他遗忘在了脑后。他心中的一丝希望也慢慢破灭了,甚至变得自暴自弃。

靳萱在去年这个时候为夏毓轩生下了一个女儿,名字叫做夏紫灵。靳萱在怀孕的时候还被夏毓轩打骂,也没有好好养着,夏紫灵是因为夏毓轩推了靳萱一把,导致靳萱早产,九死一生才生下来的,有些先天不足,一直体弱多病。但不归城里连个像样的大夫都没有,靳放派人送过来的银子和东西都被夏毓轩挥霍了,靳萱根本没有用上多少。靳放倒是也派了人过来看望,夏毓轩伪装得很好,而靳萱写给靳放的信被夏毓轩截了,靳萱顾着女儿,也不敢真的跟夏毓轩撕破脸。

虽然靳萱从小习武,武功还是靳放亲自教的,但她知道她反抗夏毓轩不会有好下场的,因为她不能不管女儿自己跑了。而她当时早产大出血,坐月子的时候又留下了病根,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

靳辰不再理会夏毓轩,进门就看到床上的女婴哭得快要抽过去了,一个老妇人脸色煞白地跌坐在地上,额头还有一个伤口,显然是被夏毓轩打的。看到靳辰,老妇人一下子就老泪纵横了,哭着叫了一声:“五小姐!”

靳辰认得这个老妇人,这是靳萱的乳娘徐嬷嬷,她无儿无女,对靳萱像是亲女儿一样。当时靳萱出嫁,徐嬷嬷也跟着一起去伺候了。靳萱要跟着夏毓轩流放的时候,徐嬷嬷执意要跟着靳萱一起走,说要照顾靳萱。

“嬷嬷!”靳萱哭着抱住了徐嬷嬷,把徐嬷嬷从地上抱了起来,只感觉悲从中来。

靳辰把床上的女婴抱了起来,已经满了一周岁的孩子,却又瘦又小像个小猫一样。靳辰给夏紫灵把了脉,眉头微皱,这孩子的病已经拖了很久了,再不好好治的话,活不过三个月。

靳辰拿出金针,给夏紫灵扎了几针,夏紫灵不哭了,在靳辰怀中沉沉地睡了过去。靳辰有办法治好夏紫灵的病,不过有点麻烦,而且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治好的。

靳辰抱着夏紫灵,转身看着神色紧张的靳萱说:“我只问你一遍,要不要带着孩子跟我回家?”

靳萱猛点头,抱着徐嬷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嬷嬷……我们……可以……回……家了……”她再也不想留在这个地方了,她要回家,带着她的孩子回家!

“起来跟我走。”靳辰看着靳萱和徐嬷嬷说。

靳萱擦了擦眼泪,很快收拾了一些孩子要用的东西,然后扶着徐嬷嬷,跟在靳辰身后就出门了。

夏毓轩看着靳辰要把靳萱带走,眼底闪过一道暗光:“萱儿,你现在是流放之人,没有父皇旨意,你不能离开不归城。”

靳辰转头,冷冷地看向了夏毓轩,眼中的杀意让夏毓轩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小莲花,你先带她们出去。”靳辰把怀中的孩子交给了司徒琏,然后转身朝着夏毓轩走去。

司徒琏接过了夏紫灵,小心地抱着,看了夏毓轩一眼,然后对靳萱说:“走吧。”

靳萱回头就看到夏毓轩神色惊恐地看着靳辰,她不知道靳辰要对夏毓轩怎么样,她也不想知道了,她的孩子不需要夏毓轩这样的父亲。

“萱儿!”看到曾经对他一往情深,甚至抛弃一切追着他来到不归城的靳萱决然离去,夏毓轩终于怕了,可是不管他怎么叫,靳萱都没有停下离开的脚步。

夏毓轩看着已经到了他跟前的靳辰,连连后退,想要拔剑却已经想不起来他许久没有用到的长剑被他扔在哪里了,而夏毓轩很清楚,论武功他根本就不是靳辰的对手。

“你要做什么?”夏毓轩看着靳辰冷声说,“你敢对我怎么样,我父皇不会放过你的!”

靳辰冷笑:“夏毓轩,你真的很蠢。你已经被你父皇放弃了,但是靳家并没有放弃靳萱,如果你对靳萱好一点,说不定过几年我爹还能想办法让你们回千叶城去,虽然你不可能再得到那个位置了,但最起码还有锦衣玉食的生活。”

夏毓轩神色一僵,突然在靳辰面前跪了下来:“都是我鬼迷心窍!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会对萱儿和灵儿好的!墨王妃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夏毓轩此刻终于清醒了,也意识到他自己有多蠢。他的母妃被打入冷宫了,他的外祖父一家都死了,但靳家依旧屹立不倒,他如果对靳萱好一点,说不定靳放看在靳萱母女的份儿上,真的会替他求情让他回去的。他不想做皇帝了,他只想回千叶城去好好过日子……可是如今这一切,都被他亲手给毁了!

“放你一马?”靳辰冷笑,“抱歉,为了夏国的安定,为了靳萱母女以后不被你纠缠,我觉得你该死了。”当初夏皇选择让夏毓轩流放,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夏毓轩这种人,只要给他一点希望,他就会不择手段地达到自己的目的。虽然靳辰觉得夏毓轩根本不可能有东山再起的希望了,如果不是正好被靳萱撞见夏毓轩如何对待靳萱母女,靳辰或许懒得理会夏毓轩,直接就走了。可是如今,她并不想就这样放过夏毓轩。

夏毓轩面如死灰,站起来就想要跑,只是刚跑出去没几步,靳辰又站在了他面前,看着他笑得如同暗夜修罗一般:“夏毓轩,死了就解脱了。”

下一刻,夏毓轩猛然瞪大了眼睛,低头就看到胸口插了一把匕首,鲜血正在不断地往外涌,他膝盖一软,就在靳辰面前跪了下来,然后倒在了地上。

靳辰把自己的匕首拔出来,夏毓轩还直勾勾地看着她,她神色平静地说:“靳萱是个好人,但我不是。”

夏毓轩的头垂了下去,眼睛睁得大大的,已经没气了。他没有想到靳萱对他竟然那么决绝,就那样头也不回地走了,而他更想不到的是,靳辰为了靳萱母女出头,竟然会选择杀了他。夏毓轩低估了靳辰的护短和狠辣程度,也高估了自己如今的地位。他死了,死在靳辰手里,这件事根本不可能传到夏皇耳朵里,因为不归城的官员不想招惹靳辰,他们会很自觉的捏造一个夏毓轩意外身亡的故事,而靳萱母女是在夏毓轩死后被靳辰接走的。曾经夏皇看在靳家的面子上都同意了靳萱可以不流放,等靳萱带着孩子回到千叶城,夏皇更不可能找她的麻烦。

靳辰离开了夏毓轩的宅子,司徒琏和靳萱等在外面,还没有走。司徒琏把身上的外袍脱下来包着夏紫灵,靳萱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不过她已经冷静下来了,见到靳辰出来,甚至都没有问靳辰对夏毓轩做了什么。

靳辰正准备跟他们一起回客栈的时候,突然眼眸微缩,对司徒琏说:“你们先回去,我还有事要办。”

司徒琏皱眉:“不行,你跟我们一起走。”

“五妹,这么晚了,还是一起走吧。”靳萱对靳辰说。

靳辰微微摇头:“你们先走,我很快就回去。”

司徒琏还是带着靳萱和徐嬷嬷一起走了,走到一个拐角,回头还看到靳辰一个人站在原地。司徒琏不知道靳辰要做什么,不过他相信靳辰做事会有分寸,他回去之后让墨青过来找靳辰好了。

靳辰看着司徒琏消失在视线中,她面无表情地转身:“南宫离,你可以出来了。”

下一刻,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从天而降,出现在靳辰面前。他摘掉头上罩着的斗篷,看着靳辰说:“徒儿,连声师父都不愿意叫了吗?”

“我记得我说过,你不再是我师父。”靳辰看着南宫离冷声说。

“也罢。”南宫离眼眸微暗,“我今天见到小夜了,你把他照顾得很好,谢谢你。”

“真是可笑!”靳辰神色一冷,“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样的话?你难道还以为我照顾小夜是因为你吗?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在小夜面前,等他再问起你的时候,我就说你死了!”

南宫离神色一僵,面色难看地看着靳辰说:“徒儿,何必这样?我并没有做过伤害你们的事情。”

“南宫离,我不管你有什么苦衷,你害了我的师父向谦,你救了我的仇人元稹,已经选择了与我们为敌。”靳辰看着南宫离冷声说,“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要帮东方云祁得到他想要的一切?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徒儿!”南宫离猛然拔高了声音,看着靳辰面色沉沉地说,“我并不想与你们为敌,谁当皇帝对你们来说有何区别?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根本就不喜欢权势,墨青只想守着你们母子过平凡日子,你又何必去趟浑水?这样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靳辰突然笑了:“师父的意思是,让我和墨青接下来不要干涉你的行为?让你带着那群乌合之众在这边为所欲为?反正我们不想当皇帝,不如让你或者你的人来当,大家皆大欢喜是么?抱歉,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