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墨色衣角/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徒儿,就当为师求你。”南宫离看着靳辰说,“我不会伤害你和你身边的人,你也不要与我为敌,我们各自安好,这样对小夜也好。”

“南宫离,不要再跟我提小夜,只会让我觉得你很虚伪。是你选择与我们为敌的,不是我选的。”靳辰看着南宫离冷声说,“不要废话了,拔剑吧!”

看到靳辰拔剑指着他,南宫离眼神一暗:“徒儿,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会跟你打的。”

“你可以假惺惺,但我不会客气!”靳辰话落,持剑飞身而起,朝着南宫离攻了过去。

南宫离后退了两步,转身欲走,靳辰却招式凌厉步步紧逼。南宫离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拔剑挡了一下,却没有反击,而是虚晃一招,运起凌云步就要离开,还从袖中拿出一个黑色的布包朝着靳辰的面门扔了过来,速度极快。

靳辰侧身躲开,一眨眼的功夫南宫离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了。靳辰的凌云步就是南宫离教的,她知道南宫离想走她拦不住。

靳辰低头,微微皱眉看着南宫离临走之前朝她扔过来的东西,俯身捡了起来,打开就看到里面竟然是一本失传已久的古医书……

南宫离对医术不敢兴趣,曾经他给过靳辰不少医书,自己却基本没有看过,他说他看到那些病啊药啊的就感觉头疼。而他扔给靳辰的这本书,显然是刻意送给靳辰的,只是他并没有说。

靳辰心中莫名有些烦躁。如果南宫离立场鲜明地跟他们为敌也就罢了,可这两次见面,南宫离脸上就差写着“徒儿,我真的有苦衷”这行字了,但偏偏南宫离又始终不肯跟靳辰解释他的行为到底是为了什么,刚刚还说靳辰和墨青既然都不想要皇位,就没有必要阻止他。

如今南宫离一副不会跟靳辰打的样子,直接跑了,临走的时候还送了靳辰一本书。靳辰真的很想抓住南宫离砍他几刀,让他老实交代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至于南宫离说靳辰和墨青没有必要阻止他,阻止他对靳辰和墨青没有任何好处,这对靳辰来说就是鬼话。很多事情并不是非要得到什么好处才去做的,不管南宫离是不是跟东方云祁一边儿的,东方云祁想要在三国这片土地做什么,都是靳辰的敌人。倒也不是因为什么国家大义,最直接的原因是因为靳家跟夏国息息相关,而魏国的皇帝是魏琰。东方云祁想要得到权势,就必然要跟靳家作对,抢魏琰的一切,这其中不可能不伤害到靳辰身边的人。

南宫离的言论让靳辰很失望,南宫离自己振振有词地说靳辰和墨青无心权势,而靳辰那些年所认识的南宫离,对于权势也没有任何欲望。不管南宫离如今的行为是为了什么人什么事,靳辰不会再给他面子妥协。

靳辰拿着手中那本书,并没有扔掉的打算,南宫离要给,她会收着,但不会领情。

靳辰准备回去,转身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温暖怀抱。靳辰靠在墨青怀中,唇角微微勾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墨青揽着靳辰说:“想你了。”

靳辰笑意加深,肯定是司徒琏告诉了墨青,墨青才来找她的,她知道墨青会来。

“刚刚南宫离来了,说了一通鬼话之后就跑了,还给了我一本书。”靳辰把那本古医书拿给墨青看。

墨青翻了一下,微微点头说:“嗯,收着吧。”

两人要走的时候,墨青问靳辰:“夏毓轩呢?”墨青看到司徒琏带着靳萱母女回了客栈,但他并不知道靳辰怎么处置夏毓轩。

“哦,杀了。”靳辰轻描淡写地说,仿佛她刚刚踩死了一个蚂蚁,但事实上她刚刚杀了夏国的三皇子。

墨青微微一笑:“很好。”话落揽着靳辰飞身而起,朝着客栈而去了。对墨青来说,夏毓轩死了当然很好,可以少一些麻烦,就算靳辰不动手,他本来也决定走的时候把夏毓轩解决了。

靳辰回到客栈的时候,靳萱母女已经被安顿好了。夏紫灵小姑娘睡熟了,靳萱看到靳辰回来,一脸感激地看着靳辰说:“五妹,真的谢谢你。”

“不用。”靳辰去看了看夏紫灵,然后对靳萱说,“我明天开始给她用药,会好起来的,你们明日随我们一起走。”

“嗯。”靳萱重重地点头。来到不归城之后她才知道出嫁之前的生活是多么幸福,虽然她从小没了父亲,但是靳放对她像是亲生女儿一样。靳家人之间曾经也有过一些矛盾,只是自从靳辰回到靳家之后,整个靳家都变得越来越好了,靳月就是最明显的一个例子,还有曾经那对刁蛮不懂事的龙凤胎,如今也越发出色。靳萱觉得自己真傻,放着那么好的家都不要了,非要跟着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走,到头来不仅害了她自己,还害了她的孩子。

靳萱不是不能吃苦,不是不能跟夏毓轩共患难,哪怕夏毓轩对她稍微好一点,哪怕夏毓轩对她不好但是疼爱他们的女儿,靳萱也觉得可以过下去。可现实是夏毓轩不仅对靳萱这个对他不离不弃的结发妻子非打即骂,就连对他自己的骨血,都没有一点怜惜。夏紫灵这一身的病,罪魁祸首就是夏毓轩。靳萱不知道她带着夏紫灵再跟着夏毓轩过下去,她们母女还能活多久。她自己不怕死,可她要保护她的女儿。

“每个人都难免会做傻事,你只是太单纯善良了,不知道人心险恶。”靳辰看着靳萱说,“对自己不好的,该舍弃的就要舍弃,你是靳家小姐,就算你做错了事,我爹你伯父也不会放弃你的,更何况你没有做错事。”

靳萱眼泪又下来了:“我知道……是我太傻了,不知道谁才是真正对我好的人……”

“好了,好好休息吧,需要什么不用客气。”靳辰起身对靳萱说,“明日一早我们就走。”

看着靳辰出门,靳萱真的觉得这个年纪比她小的堂妹比她聪明太多,她今天落得这样的下场,怪不得任何人,就是因为她遇人不淑还识人不清,傻傻地以为只要她对夏毓轩不离不弃,他们就可以厮守一生。可到头来,那美好的愿景终究只是她的一场不切实际的梦而已,永远不会抛弃她,真正会对她好的,是她的亲人,而不是那个薄情寡义的男人。

靳辰回到房间的时候,墨小贝和墨小宝抱在一起睡得正香。平时很嫌弃墨小宝的墨小贝,心里其实还是疼爱这个小弟弟的,而且很喜欢当姐姐的感觉,对墨小贝来说,她就是墨小宝的老大,所以她可以嫌弃墨小宝,可以戳墨小宝的脸,但是别人不可以,因为这是她的弟弟。

“小丫头,有没有觉得你遇到了一个好男人?”墨青看着靳辰微微一笑。

靳辰捏了一下墨青的脸:“是啊,我遇上了一个绝世好男人,我怎么这么幸运呢?”

墨青笑了:“不,能成为小丫头的男人,是我的幸运。”

缘分天注定,有良缘自然也有孽缘。靳萱这样的女人,这个世界有很多很多,她们大多数都逆来顺受,忍受丈夫的冷落甚至是打骂,接受丈夫三妻四妾甚至是寻花问柳,然后费尽心机地想要得宠,想要为自己的儿女谋个好前程。她们也没错,因为世道如此,女人的地位终究还是不如男人的,她们不能选择谁成为自己的丈夫,她们不愿意被休离或者和离,因为那代表她们的一辈子都完了。

靳萱对夏毓轩心死,最后跟夏毓轩决裂,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她苦命的女儿。所谓为母则刚,如果没有夏紫灵的存在,靳萱未必会真的醒悟过来。

靳辰是幸运的,因为她遇到了墨青,她嫁给了一个爱她的男人,而她也爱这个男人。但这份所谓的幸运,来得并不是那么容易。靳辰今天得到的一切,最大的前提是她已经有了可以和男人比肩甚至超越大部分男人的实力,有实力才能得到想要的自由,对于那些从身份来讲可以约束靳辰,但是又忌惮靳辰的实力的人来说,他们事实上已经约束不了靳辰了。

所以就算夏皇得知真相,知道是靳辰杀了他的儿子夏毓轩,但他要么选择对付靳辰,从而失去靳家一门忠臣,要么选择息事宁人,答案显然会是后者。因为一个谋反的儿子,对夏皇来说已经不那么在意了,他更希望拉拢靳辰,让靳辰为夏国效力,让靳家保夏国安宁。

一夜无话,第二天夏紫灵在靳萱怀中醒过来的时候,瘦巴巴的小脸上扯出一个笑容,看着靳萱咿咿呀呀地叫了两声,在靳萱怀中蹭了蹭。夏紫灵的五官很像靳家的姑娘,看不到跟夏毓轩相似的地方,也是个美人胚子,只是身体实在是太弱了。

靳萱看到夏紫灵没事,心中既高兴又有些心酸,因为一般人家的孩子一周岁都会说话会走路了,可是夏紫灵因为先天不足身体太弱,到现在站都站不稳,也不会说话。

“萱姑姑!”

门外传来离夜的声音,徐嬷嬷赶紧去打开门招呼离夜:“小夜少爷快进来。”

“嬷嬷早上好。”离夜十分乖巧地对着徐嬷嬷打招呼,徐嬷嬷一脸慈爱地点头。她这两年多跟着靳萱也吃了不少苦,靳萱之前让她离开回千叶城去她没走,是因为她真的不放心从小看着长大的靳萱,还有那个让人心疼的小小姐。如今一切都好了,徐嬷嬷昨晚看到靳辰的时候就知道她们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即便曾经的靳五小姐如今的墨王妃煞名在外,但是徐嬷嬷知道靳辰一定会帮靳萱的,因为她们是一家姐妹。

“萱姑姑!”离夜跑到了床边,笑嘻嘻地看着靳萱怀中的夏紫灵说,“这是灵儿妹妹吗?她好小哦,这个送给她玩儿。”

离夜拿了一个紫玉铃铛在夏紫灵面前晃了晃,夏紫灵伸出小手过来抓,离夜又晃了两下才放进她手中,她摇着那个小铃铛咯咯直笑。

“小夜少爷真懂事。”徐嬷嬷看着离夜一脸喜爱。

“多谢嬷嬷夸奖。”离夜笑着说。

“哥哥哥哥!”墨小贝叫着哥哥跑了进来,一身粉色的小裙子更衬得她玉雪可爱。

“小妹,这是萱姑姑。”离夜拉着墨小贝指着靳萱说。

墨小贝一脸乖巧地看着靳萱叫了一声:“萱姑姑。”

靳萱看到酷似靳辰的墨小贝十分喜爱,只是她身上没有任何可以拿来当见面礼的东西,感觉很是不好意思,而墨小贝也不在意,她趴到了夏紫灵面前,一脸惊奇地伸出小手摸了一下夏紫灵瘦瘦的小脸说:“这是妹妹吗?她怎么这么小?”

表面上很嫌弃自家弟弟的墨小贝,看到像小猫咪一样惹人心疼的夏紫灵小妹妹倒是很喜爱,拿了自己的宝贝过来分给夏紫灵玩儿,还说要教夏紫灵管她叫姐姐。

离开不归城的时候,队伍里又多了一辆马车,是给靳萱母女和徐嬷嬷坐的。向谦虽然嘴里说着靳萱这个当娘的不像样,把孩子照顾成那样,但还是让离夜把他车里的一块绒毯拿去给夏紫灵用。

夏紫灵在靳萱怀中玩着离夜和墨小贝送给她的小宝贝,很开心的样子。靳萱抱着她,坐着马车离开不归城的时候,没有回头看。不归,不归,她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了……

“哎小姬!你说靳辰把昨晚那个三皇子怎么样了?”北堂豪骑在马背上出了不归城,目光落在靳萱母女坐的那辆马车上面,开口问旁边的姬无双。

姬无双嘿嘿一笑:“还能怎么样?砍了呗!”

北堂豪唇角微勾:“这个姐姐好生厉害,一回来就砍了一位皇子,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不过我喜欢。”

“你喜欢也没用!”姬无双白了北堂豪一眼,“不过接下来咱们可以在这边横着走了,有小姐姐罩着哈哈!想想就觉得好开心!”

南宫暖掀开车帘往外看,一眼就看到了姬无双一脸得意的样子,她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要放下车帘的时候,姬无双朝着她看了过来。

“南宫小暖你又偷看我?”姬无双的声音大得足够队伍里面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南宫暖有些羞恼地放下了车帘,就听到外面传来姬无双和北堂豪的笑声。她扯着手中的帕子在想,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揍姬无双一顿!这一路走过来,南宫暖为了避免跟姬无双起冲突,可是很低调,一直刻意避开姬无双,但她挡不住姬无双没事找茬。

如今被南宫暖取名叫如烟的九月也坐在南宫暖的马车里,原本正在看一本书,这会儿放下书看着南宫暖说:“暖姐姐,那位姬公子是不是喜欢你呀?”

向谦失去了所有的记忆,然而曾经的暴脾气依旧还在,还是个霸道的老头。而九月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她的个性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慢慢展露了出来。她是一个很会察言观色的女子,很乖,很懂得如何迎合别人的心思,很会讨好人。

南宫暖也很乖,但她只是个性柔顺,不喜欢争抢,并没有多少心机。与南宫暖相比,九月的小心思不少,而且很擅长伪装。

最开始南宫暖对九月还算不错,但是当她发现九月总是刻意往司徒琏身边凑的时候,就有些不高兴了。南宫暖当然不是因为她自己喜欢司徒琏才这样,而是因为她很清楚司徒琏心有所属了,而九月是被人派到司徒琏身边的冒牌货。是他们救了九月,还留了九月的性命,即便九月现在失去记忆了,没有什么坏心思,但南宫暖跟九月说过司徒琏有喜欢的姑娘了,九月却并没有死心,她明显是想要给自己找一个依靠,竟然还看上了她本来的任务目标,队伍里面除了墨青之外最出色的司徒琏,这样的姑娘南宫暖真的喜欢不起来。

靳辰一开始就对南宫暖说了,不需要把九月当姐妹,把她当下人使唤就好了。不过南宫暖本性善良,她虽然对九月不热络,但也做不出虐待九月的事情,而九月在南宫暖面前表现得很低调很谦卑。

这会儿听到九月的话,南宫暖面色微沉:“不要乱说话。”

九月神色有些不安地低头:“暖姐姐,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

“接下来我们要去的是高门大族,你不懂规矩,就少说话,不要乱跑,不然惹出什么乱子来,我也帮不了你。”南宫暖看着九月神色淡淡地说。

“多谢暖姐姐的告诫,我知道了。”九月垂眸,一脸恭顺地说。

因为有马车有孩子,队伍走得并不是很快。不过一路上很平顺,墨青顶着一头银丝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立刻知道这群人的身份,没有人愿意招惹他们。

临近千叶城,已经是秋高气爽的季节了。

北堂豪和姬无双一路走来心情都相当好,因为这片土地对他们来说既陌生又新奇,有一些地方跟他们的家乡很像,但也存在很多差别。他们每到一个城池,都要拉着司徒琏去喝喝当地的酒,在大街上转转,而没有在江湖上行走过的司徒琏对大部分地方也是陌生的。

北堂豪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这个地方适合开个什么店”或者“这个城里风景不错,买个宅子吧,以后路过可以住”。每每到这个时候,司徒琏都笑而不语,姬无双会很嫌弃地看着北堂豪说:“你干脆留下做生意得了,别跟我们走了!”

当然了,北堂豪只是喜欢做生意而已,并不是真的贪财,而这天司徒琏跟北堂豪提起了魏琰。

“墨青的表弟?也在千叶城吗?”北堂豪好奇地问,因为司徒琏说他认识一个人,跟北堂豪很像。

“不。”司徒琏摇头,“他在魏国。”

“也是,你们不是说墨青是魏国的王爷嘛?他的表弟肯定也是魏国人。那个魏琰也爱做生意?那他是个王爷吗?”北堂豪兴致勃勃地问。他倒是很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虽然他跟司徒琏姬无双还有即将见到的齐皓诚都是好兄弟,但是这几个对生意都没多大兴趣。

司徒琏摇头,唇角微勾说:“他不是王爷,是魏国现在的皇帝。”

北堂豪差点从马背上摔下去,愣了一会儿才说:“是谁告诉我说靳辰是个天命煞女,墨青是个天煞孤星,曾经还是个被人看不起的废物王爷,他们夫妻俩在这边没有什么权势的?”那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好吗?靳辰她爹是夏国的大将军,墨青的表弟是魏国皇帝,这身份,谁敢招惹?

司徒琏似笑非笑地说:“应该是冷肃跟你说的,你竟然会相信他的话。”

姬无双幽幽地说:“我真信了,我还以为墨青和靳辰都是靠实力在这边横着走的,没想到他们的身份也这么厉害,话说我本来一直认为是墨青入赘了夏国的靳家……”

“这么说也没错。”司徒琏微微一笑,“他们成亲之后就一直住在夏国,不过这是因为墨青根本就不在意别人怎么说。”

“哈哈哈哈!我一定要结识一下魏琰,说不定他会给我个王爷当当!”北堂豪嘿嘿一笑说。

“我也要!”姬无双表示王爷什么的多拉风啊,墨青就是个王爷,他虽然不如墨青帅吧,但他的实力在这边还是能看的。

司徒琏唇角微勾:“不无可能。”曾经魏琰就想给司徒琏封个王,不过司徒琏不感兴趣,直接拒绝了,他觉得北堂豪和姬无双说这话主要是出于好玩儿而已。

一路走来,路过的每个城池都比不归城要好很多,临近千叶城的时候,城池也越来越繁华。这让从那边过来的姬无双和北堂豪都确定,迷雾森林那边的人那么多年都看不起这边的国家,说这边的人实力低下愚昧无知,其实真正无知的是他们。这边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口都要比迷雾森林那边曾经八个家族加起来的人口都多,而且已经有了很成熟很严明的秩序和规则,每个国家还有数量庞大的军队来守护,绝对不是实力低下。

这天一大早,他们到了望月山附近,正午时分就能进千叶城了。

附近的行人很少,看到他们的队伍也都低着头绕开了,而当他们走出一片树林,正准备接着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晚晚,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快跟我回去,关起门来你随便打我,我绝对不还手!”

北堂豪噗嗤一声笑了,靳辰唇角微勾,不远处一个抱着姑娘不撒手的年轻公子听到声音,猛然转头,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

“皓诚叔叔!”离夜坐在墨青身前,笑嘻嘻地对着齐皓诚招手。

“北堂洵,你现在的样子真有趣。”北堂豪似笑非笑地说,“我决定原谅你之前的不告而别了,哈哈哈哈!”

齐皓诚没想到墨青和靳辰竟然带着孩子们回来了,而且北堂豪和姬无双都跟了过来。他愣在了那里,都忘了他还紧紧地抱着靳晚秋。

靳晚秋脸色微红,狠狠地踩了齐皓诚一脚,推开齐皓诚,转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了靳辰:“小五,你们回来了。”

“二姐,你跟小齐世子在家里没玩儿够,竟然还跑到这里来?”靳辰笑着打趣靳晚秋。队伍已经停了下来,北堂豪和姬无双都饶有兴致地看着靳晚秋和齐皓诚,听到靳晚秋管靳辰叫小五,他们都觉得很有趣,因为小五这个称呼跟靳辰的性格可是不太相符,难道靳辰在娘家竟然是个乖乖女?

靳晚秋脸色一红,狠狠地瞪了在旁边嘿嘿直笑的齐皓诚一眼,然后对靳辰说:“我们这些天住在王府别院,正准备回家去。”

安平王府的别院的确就在附近,而齐皓诚和靳晚秋在别院住了有段日子了,齐皓诚乐不思蜀,整天缠着靳晚秋过二人世界,根本不管家里还有四个孩子。靳晚秋早就说要走,齐皓诚就是不让。昨天晚上靳晚秋再次提出要走的时候,齐皓诚竟然突发奇想把靳晚秋绑在了床上,然后一个销魂夜过去,齐皓诚爽了,靳晚秋是真的怒了,二话不说直接走,齐皓诚追了出来,还想让靳晚秋跟他回别院去再住几天,靳晚秋当然不肯,于是就有了被靳辰他们撞见的那尴尬一幕……

“二堂姐。”靳萱掀开车帘,叫了靳晚秋一声。

靳晚秋神色微变,没想到靳辰竟然把流放的靳萱给带了回来,不过看靳萱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了,靳晚秋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她也没有多问,只是微微点头,示意靳萱回家再说。

齐皓诚也看到了靳萱,他很快转移了视线,浑不在意地对靳辰说:“靳小五,你还知道回来啊?”

靳晚秋又瞪了齐皓诚一眼,齐皓诚讪讪地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说:“欢迎五妹和妹夫回来,欢迎各位朋友。”

北堂豪似笑非笑地说:“齐皓诚,你还真的是很有‘出息’啊!”

“那是。”齐皓诚很嘚瑟地说,“本世子娶了个好娘子,现在有四个儿子,你们这些孤家寡人就羡慕嫉妒去吧!哈哈哈哈!”

北堂豪感觉有些手痒,开口问姬无双:“想不想揍人?”

姬无双不假思索地点头:“很想。”

北堂豪和姬无双同时从马背上飞身而起,拔剑朝着齐皓诚就杀了过去。齐皓诚看到靳晚秋看都不看他一眼,大叫了一声:“晚晚救我!”

靳晚秋扶额,没有回头说了一句:“两位公子不用客气,随便打。”

北堂豪和姬无双哈哈大笑,把齐皓诚围在了中间,齐皓诚欲哭无泪,媳妇儿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这边三个男人见面打得不可开交,那边靳晚秋直接很利落地翻身骑上了北堂豪的马,靳辰一声令下,队伍就继续往前走了,没有人理会三个幼稚男人。

“二姨,你不担心皓诚叔叔吗?”离夜坐在靳晚秋身前,回头看了一眼,笑嘻嘻地问靳晚秋。

靳晚秋摇头:“不担心。”她已经决定了,接下来一个月,齐皓诚休想上她的床,气死人了!

“可是皓诚叔叔受伤了。”离夜一脸认真地说。

下一刻,靳晚秋神色微变,转头就朝着后面看了过去,却看到齐皓诚一脚踹开姬无双的情景,哪里有受伤?

离夜嘿嘿一笑:“二姨,你明明就很在意皓诚叔叔的嘛!”

靳晚秋神色有些尴尬地回头,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说:“小夜你现在不乖了哦,竟然骗二姨。”

离夜笑容灿烂地说:“才没有呢,娘亲说我越来越聪明了呢!”

靳晚秋微微一笑,她当然不会生离夜的气,至于齐皓诚,接下来就一个人睡吧!

日上中天,南宫暖掀开车帘,看到了千叶城的城门。城门口来来往往的百姓很多,十分热闹,却秩序井然。

一行人刚刚靠近城门,守城军已经看到了墨青和靳辰,指挥百姓都让到一边,恭恭敬敬地站在城门口准备迎接的时候,城门里面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

下一刻,三位公子出现在城门口,容貌都十分出色,其中一位面容尚显稚嫩,不过十多岁的模样。

“舅舅!”离夜眼睛一亮,从马背上飞身而起。前来迎接靳辰回家的不是别人,正是靳将军府的三位公子,靳扬、靳飞宇和靳飞鹏。

靳扬伸手接住离夜抱在怀中,然后看向了靳辰。靳扬本想板着脸训斥两句,因为靳辰这次离家太久了都没有音信,只是看到靳辰的笑容,还有靳辰身前玉雪可爱的墨小贝,他哪里还有气?

“小五,你终于回来了。”靳扬看到靳辰安然无恙,心中的大石也落下了。当时靳辰走得很突然,虽然提前跟靳放说了,但是迷雾森林那边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们都不清楚。而齐皓诚去过之后回来,带回来的消息并不算好。如今终于看到靳辰一家回来,而且都平安无事,他们其实都很高兴。本来靳放要亲自过来接的,却被夏皇召见进宫去了。

“大哥,四哥,七弟。”靳辰微微一笑,“我回来了。”

“欢迎五姐回家!”靳飞鹏如今也是个阳光少年了,对着靳辰笑得很开心。

南宫暖把车帘掀开了一点,就看到三位英气俊朗的年轻公子在不远处,她已经知道这三位是靳辰的兄弟,心中对靳辰很是羡慕,想着靳家一定是个很温暖的大家庭,跟着他们一路回来的靳萱,还有刚刚路上遇到的靳晚秋,都是很好的人呢。

一行人正准备进城的时候,齐皓诚北堂豪和姬无双三个人一边打着一边靠近了千叶城城门口。

靳辰没说话,靳扬看到正在围攻齐皓诚的两个人,眉头微皱,拔剑而起朝着姬无双攻了过去。被留在马背上的离夜嘿嘿一笑,决定还是不要告诉大舅舅那两个是跟着他们一起来的叔叔了。

姬无双差点被靳扬刺中,他神色一冷:“哪里来的混蛋,找死啊!”

北堂豪默默地收了自己的剑,齐皓诚一脸同情地看着姬无双说:“小姬,来认识一下,这位是靳小五的大哥。”

姬无双神色一僵,看了看靳扬,又看了看不远处看热闹的靳辰,突然扔了手中的剑,扑过去就抱住了靳扬:“大哥啊!我终于见到你了!”

靳扬一脚踹开姬无双,皱眉看着靳辰问:“小五,他们是什么人?”

“来咱们家要饭的。”靳辰唇角微勾。

北堂豪无语望天,姬无双捶胸顿足:“小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我们是一家人!”

听到这声小姐姐,靳扬想起曾经那位苏苏了,他想他明白这两位是什么人了,左不过就是他家小五妹妹新收的小弟,而齐皓诚跟他们显然很熟悉,刚刚应该是闹着玩儿的。

“大哥,这都是误会……”齐皓诚揽住了靳扬的肩膀说。

靳扬瞪了齐皓诚一眼:“还没说你呢!孩子都不要了?”

“咳咳!”齐皓诚摸了摸鼻子,“有父王和母妃在,没事儿。”

“王妃说要把你逐出家门,你不用回去了!”靳扬话落就甩开了齐皓诚。孩子们毕竟还小,齐皓诚不在没关系,但他们会闹着要找靳晚秋这个娘。安平王妃已经派人去别院催了好几次,让齐皓诚和靳晚秋回家去,齐皓诚死活就是不回去。他们都清楚肯定是齐皓诚拦着靳晚秋,也不让靳晚秋回去。昨天安平王妃实在是被三个吵着要找娘亲的小娃娃闹得没辙了,直接连带着宋安翊一起,把四个孩子都送到了将军府,说让他们到外公家去住两天。昨夜将军府可是热闹得很,再加上靳扬的儿子靳昭,五个男孩,差点闹翻了天。

“暖暖,母妃不要我们了。”齐皓诚对着靳晚秋眨眼睛。

靳扬回头甩给齐皓诚一句:“王妃说只把你自己逐出家门,晚秋可以回去。”

齐皓诚神色一僵,北堂豪嘿嘿一笑,拍了拍齐皓诚的肩膀说:“兄弟,保重。”

一行人热热闹闹地进了城,围观的百姓再次看到了墨王夫妇的盛世美颜,即便不是第一次见到,依旧为之惊艳不已。

队伍里面的司徒琏不经意之间往旁边看了一眼,几个盯着司徒琏看的姑娘都脸色红红地想着这公子真是好看啊,司徒琏却只看到一片墨色衣角闪过,他眼眸一缩,猛然飞身而起,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