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杀无赦/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跟靳扬说着话往前走的靳辰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回头就看到司徒琏的背影消失在千叶城城门口。她微微蹙眉,看了墨青一眼,墨青把墨小贝交给了靳辰,对靳辰说:“你先回去,我去看看。”话落就不见人影了。

墨小贝对于自家老爹突然跑了完全淡定,盯着三个许久不见有些陌生的舅舅看了看之后,对着靳飞宇伸手求抱抱。靳飞宇笑着把墨小贝接了过去,靳辰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到司徒琏和墨青的人影了。靳辰不知道司徒琏为何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跑了,难道他看到了什么人?

“小五,先回家吧。”靳扬看到墨青离开,也没问什么。

“好。”靳辰微微点头。

南宫暖这会儿还在马车里,九月也在。刚刚南宫暖在掀着车帘看外面,她倒是没有注意到司徒琏不见了,一直关注着司徒琏的九月注意到了。她眼眸微微闪了一下,开口问南宫暖:“暖姐姐,司徒公子喜欢的姑娘是在千叶城吗?”

南宫暖神色淡淡地说:“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九月眼眸微暗,又低下头去不说话了。

这边一行人朝着靳将军府而去,靳辰刚开口说要先回墨府,把向谦和几位远道而来的朋友安顿好,靳扬就打断她说将军府够住,今天必须住将军府,靳辰也没有再说什么。

而那边司徒琏追着一个人到了城外的树林中,树林中空无一人,只能听到虫鸣鸟叫的声音。他皱眉站在那里,开口叫了一声:“墨衣,是你吗?”

没有任何人回应司徒琏,而司徒琏只是看到了一片墨色的衣角,就追着一个披着墨色斗篷的人过来了,他其实并不确定那人是不是墨衣。

又过了片刻,树林中越发幽静了,司徒琏确认附近没有人。他觉得很怪异,如果是墨衣的话为何要跑还要躲着他?如果不是的话就更不应该突然跑了……

“回去吧。”

身后传来墨青的声音,司徒琏转身就看到墨青站在不远处看着他,那头欺霜赛雪的银发在阳光之下闪烁着奇异的光泽。

司徒琏微微摇头说:“我总觉得她离我不远。”

“如果她还活着,如今肯定不好过,也没有自由。”墨青看着司徒琏说,“但她一定会再出现的。”

司徒琏眼眸微暗:“我知道。”正是因为墨衣如今不会好过,司徒琏才很想尽快找到她,甚至希望墨衣背后的人赶紧派墨衣出来执行任务,这样他就能见到她了。司徒琏和墨衣曾经是敌人,他们从未对对方表露过心意,更谈不上有什么山盟海誓,他们经历了一段沉默而短暂的相处之后,就突然分开了。墨衣选择背主放走司徒琏,司徒琏如果当时有选择的话,他一定不会就那样离开的,只可惜墨衣并没有给他选择。

墨青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只看到一片绿色的树叶从树上飘飘忽忽地落到了地上,他收回视线,转身朝着千叶城的方向而去了,司徒琏微微叹了一口气,也很快跟了上去。

而在他们走了之后,一个墨衣人影从树林深处闪身出来,看着司徒琏刚刚离开的方向,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一行人到了靳将军府大门口,正好碰上了从宫中归来的靳放。靳放刚想板起脸说靳辰两句,墨小贝就在靳飞宇的示意之下笑容灿烂地对着靳放挥舞着小手叫了一声:“外公!”

靳放看到墨小贝,脸上的笑意忍都忍不住,大步走过来就把墨小贝抱了过去,哈哈笑了两声说:“小贝想不想外公呀?”

其实墨小贝已经不是很记得千叶城的人了,因为她年纪太小,离开也有一年多了。不过听到靳放的话,墨小贝还是很认真地点了点小脑袋说:“小贝好想好想外公的!”

“哈哈哈哈!”靳放笑得合不拢嘴,听到离夜叫了一声外公,靳放笑着连连点头,“小夜长高了,好好好!”

“老爹,还有一个呢。”靳辰唇角微勾,指了一下被向谦抱着下了马车的墨小宝,果不其然看到靳家人都呆住了。靳放和靳扬三兄弟,就连齐皓诚和靳晚秋也都是到现在才知道,靳辰离开这两年多竟然又生了个儿子!那小娃娃得天独厚的五官,跟墨青可不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靳扬无奈地看着靳辰说:“小五,你真是的,怎么不早说?”

墨小贝笑嘻嘻地问靳放:“外公,我和弟弟谁更好看?”

一群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靳放很认真地对墨小贝说:“当然是小贝最好看了。”墨小贝和墨小宝谁更好看,这个问题其实等同于靳辰和墨青谁更好看,对靳放来说,当然是觉得自家宝贝女儿的模样举世无双。

墨小贝很满意地笑了:“其实弟弟也很好看的,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啦!”

“哈哈哈哈!”靳放神情十分愉悦地笑了起来,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一派其乐融融的样子。

靳放注意到了还有几个陌生的面孔,想着应该都是靳辰和墨青的朋友,他正准备招呼大家一起进去的时候,转头就愣在了那里。

靳萱抱着夏紫灵也下了马车,刚刚站在北堂豪和姬无双的后面,靳放没有看到她,这会儿猛然看到靳萱,靳放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看着一身素衣面庞清瘦的靳萱问了一句:“萱儿,你怎么这么瘦了?”

听到靳放的话,靳萱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对她来说,靳放虽然是大伯,却一直扮演着父亲的角色,是她从小到大觉得最可靠的人。而她一个被流放的罪人,无诏回到千叶城,肯定还是会给靳放惹来一些麻烦的,可靳放没有质问她为何要私自回来,也没有任何责怪她的意思,开口第一句话竟然问她怎么变得那么瘦……

“外公,萱姑姑家的灵儿妹妹生病了,妹妹好小好小。”墨小贝对靳放说。

靳放皱眉看着靳萱怀中一脸懵懂的小姑娘,夏紫灵看起来才几个月大的样子,小脸瘦巴巴的一看就有些不足。

这里毕竟是将军府大门口,附近人来人往的,靳放对靳萱说:“回家再说。”

“嗯。”靳萱哭着点头,被靳晚秋扶着回到了熟悉的将军府。

靳萱的归来,冲淡了靳放原本极好的心情,他让靳扬先去安排靳辰和孩子们以及几位客人住下,夏紫灵被靳晚秋带走照顾了,靳萱跟着靳放去了他的书房,而靳萱的母亲自从靳萱被流放之后就一直缠绵病榻,邱宝阳给她调理身体也没用,因为她是忧思成疾,心病难医。

这会儿靳飞鹏过去二房那边请靳二夫人了,而靳萱的兄长靳松在去年成了亲,成亲之后就被夏皇派去边关镇守了,如今不在千叶城里面。

“大哥,不用管他们俩,我带他们去王府住几天。”齐皓诚指着北堂豪和姬无双对靳扬说。

“你自己都被逐出家门了,还带我们去你家住?我看你是想拿我们当借口,好让你爹娘准你进门吧?”北堂豪似笑非笑地看着齐皓诚说。

“咳咳!”齐皓诚被说中心事,一点儿都不见尴尬,特别假得咳了两声说,“我家四个儿子呢,他们肯定都要找我这个爹,怎么会不让我回去呢?”

靳扬面无表情地说:“你儿子都在将军府,你现在可以滚了。”

齐皓诚神色一僵,北堂豪幸灾乐祸地拍了拍齐皓诚的肩膀说:“慢走不送,我们还是劳烦靳大哥招待一下了。”

“北堂公子请。”靳扬对北堂豪的印象还不错,却直接忽略了跟北堂豪一起的姬无双,姬无双简直是欲哭无泪。有个人见人爱的司徒琏就已经够了,北堂豪都比姬无双更讨人喜欢,姬无双觉得自己真的是个没人爱的孩子……

看到姬无双和北堂豪都跟着靳扬去了客院,齐皓诚无语望天。话说他不就是因为几个孩子太粘人,天天缠着靳晚秋,非要跟他们一起睡,导致他只能看着媳妇儿当和尚,忍不住带着靳晚秋去别院过了几天二人世界嘛?怎么这一个个的跟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真是的。

如果靳晚秋听到齐皓诚的心声,一定会踹齐皓诚一脚说:“那是几天吗?都一个多月了!”

如今靳家掌管内宅的不是天天守着孙子的靳夫人,而是大少夫人姚芊芊和尚未出阁的六小姐靳宛如。靳宛如落落大方地带着南宫暖去了距离星辰阁最近的一个客院,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向谦也在一个客院住下了,离夜带着墨小贝一起去看弟弟们了,而靳辰抱着墨小宝回了星辰阁。

两年多过去,曾经外面看起来稍显破败的星辰阁如今焕然一新,因为在靳辰走了之后,靳放安排工匠重修了星辰阁,不过没有动星辰阁里面的任何东西。

“小姐!”琴韵一脸欣喜地迎了上来,她脸上的伤在靳辰走之后已经被邱宝阳给治好了,如今不再需要易容药物来遮掩疤痕,模样虽然不是绝色,但也很清秀耐看。

琴韵是那些年被南宫离安排代替靳辰在寒月寺的替身,在靳辰回靳家的时候她也跟随靳辰来到了千叶城。靳辰问过琴韵的身世,琴韵说她的亲人都被山贼害死了,是南宫离救了她,让她待在寒月寺的,还教了她一些武功,除此之外,她对南宫离也并不了解,只是把南宫离当做救命恩人。

虽然如今南宫离跟靳辰已经闹僵了,但靳辰并没有打算迁怒到琴韵身上,她了解琴韵,并不认为从六岁多就开始当她替身的琴韵会是南宫离安插在她身边的奸细。看到迎上来的琴韵,靳辰微微一笑说:“你变漂亮了很多。”

琴韵脸色微红:“小姐不要打趣我了,在小姐面前,我这样子只能说是丑了。”

靳辰微微一笑:“回去吧。”

琴韵看到靳辰怀中睡得正香的墨小宝,神色一喜:“这是小少爷吗?长得真像姑爷。”

靳辰表示自家儿子天天除了吃就是睡,还没一岁大,个头已经不小了,墨小贝老说墨小宝是个小胖子也不是没有任何根据的。

靳辰抱着墨小宝,跟琴韵一起进了星辰阁。

星辰阁还是老样子,曾经一楼的那些奇花异草都被靳辰送给了爱花的宋老国公,后来琴韵又养了几盆花,这会儿还开着。

靳辰上楼,所有的一切都跟她离开的时候完全一样,就连窗边的躺椅都没有挪动一分,躺椅上面还放着靳辰最后躺在那里的时候看的一本书。

房间里面很干净,显然琴韵会经常打扫,但是她并没有乱动靳辰和墨青的东西,靳辰对此很满意。

“小姐饿不饿,我跟着四少夫人学了厨艺,给小姐做两个菜吧?”琴韵看着靳辰问。

“好。”靳辰微微点头,琴韵就下楼去了。

靳辰把睡得像小猪一样的墨小宝放在了床上,盖好了被子,墨小宝翻了个身子,又接着睡了。

靳辰刚刚在桌边坐下,墨青就回来了,而且是从开着的窗口飞进来的,并没有走下面的门。

“小莲花呢?”靳辰问墨青。

“去找北堂豪和姬无双了。”墨青在靳辰身旁坐了下来,看了一眼床上的墨小宝,问靳辰,“小夜和小贝都去玩儿了?”

“嗯。”靳辰微微一笑,“小夜惦记着几个弟弟,带着小贝一起去大嫂那里了,老爹说晚上在府里设家宴,到时候再聚,让我们先休息一下,他在跟靳萱聊。”

墨青表示理解。以靳放的性子,原本这个时候应该抱着墨小贝墨小宝乐呵呵地玩儿,靳萱母女突然归来对靳放来说是个意外,也是靳放必须尽快处理的事情。这会儿靳萱回来的事恐怕已经传到宫里了,夏皇必然不会视而不见,所以靳放必须尽快了解到靳萱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好应付接下来的事情。

靳辰听墨青说司徒琏是因为看到了一个墨衣女子,以为是墨衣,就追出了城外,不过没有追上,她微微蹙眉说:“我觉得那肯定不是小莲花要找的墨衣,但很可能跟墨衣有关。”

墨青微微点头:“你觉得是有人故意来试探司徒的?”

靳辰点头:“不无可能。九月被派过来,背后之人肯定想知道她有没有成功骗过司徒琏,派一个打扮得像墨衣的人出现,司徒琏一旦去追,就表明他并没有相信九月的伪装身份。”

墨青唇角微勾:“你跟我想的一样,司徒也知道那可能只是试探他的一个圈套,不过他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如今让那些人知道九月并没有骗过我们,倒也未必是坏事,接下来他们肯定会改变计划,司徒希望他们会把真正的墨衣派出来,但我觉得可能性不太大。”

靳辰表示认同墨青的看法:“墨衣在放走司徒琏的时候,就已经背主了,她如果还活着,也只是因为那些人还想利用她,但是应该不会给她直接接触司徒琏的机会,因为这样她就会失去控制。让真正的墨衣失忆也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因为她一旦失忆,就没有那么大的价值了。”

“那个九月,是不是可以处理了?”墨青问靳辰。原本留着九月还有一些价值,不过如今已经没有了。一旦让幕后之人知道九月并没有成功,他们不会暗中跟九月接触的,因为他们必然会猜到靳辰和墨青派人盯着九月的一举一动。

靳辰若有所思:“其实最开始小莲花猜测这个九月很可能跟他要找的墨衣是姐妹,因为九月和墨衣眉心都有一颗一模一样的痣。我觉得或许我们可以主动一点,利用九月,把墨衣或者是背后的人引出来。”

曾经靳辰和墨青都亲眼看到墨衣奉南宫离为主,而司徒琏被擒的时候也见到了南宫离,但靳辰一直觉得墨衣背后的人似乎并不是南宫离,或者说不只是南宫离。南宫离为何会跟元禛和东方云祁那些人混到一起?这中间是不是还存在什么神秘人物没有出现过?靳辰不知道,但她觉得这很关键。而南宫离不久之前在不归城出现的时候,他明显在意的是离夜,想要劝靳辰不要与他为敌,根本就没关注过假扮墨衣的九月,提都没提过,也没有利用九月做什么,这有些怪异。

所以靳辰在想,怎么利用九月,把疑似是九月姐妹的墨衣给引出来,就算墨衣不是自由的,她背后的人也不会无动于衷。

暂且忽略南宫离那个一出现脸上就写着“我有苦衷”的老头,假设墨衣背后还有人,这人定然不是元禛和东方云祁之流的货色,因为靳辰跟元禛和东方云祁都打过交道之后,并不觉得他们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想到这么多。

如果今天司徒琏经历的是一场试探的话,那么就说明现在暗中的人头脑很聪明,心思很深。原本靳辰选择留着九月的命,并且一路带着她来到千叶城,就是想迷惑对方,给对方一种九月已经成功骗过他们的假象,好让对方跟九月接触,把对方引出来。只是很显然,暗中的人想得并不是那么简单,并没有被迷惑,只是通过一个极其简单的试探,就让司徒琏暴露了。

靳辰当然不会怪司徒琏,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果司徒琏还要深思熟虑是不是该去追的话,只能说明司徒琏根本就不在乎墨衣。但显然,司徒琏是在乎那个救过他的姑娘的。

既然计划被打乱,接下来自然不能跟着敌人的脚步走,所以靳辰已经在考虑怎么应变了,只是暂时还没有想到什么良策。

墨青微微一笑说:“不急,对手刚出招,如果我们迫不及待做些什么的话,只会被怀疑是刻意为之。”

靳辰点头:“也是,明日我们回墨府,再跟小莲花好好商议一下,这件事毕竟跟他有很大的关系,要怎么处置九月,也要问问他的意思。”

靳辰和墨青刚刚喝了杯茶,琴韵就端着饭菜上来了。只是简单的两个家常小菜,却做得色香味俱全,让人一看就很有食欲。

靳辰笑着对琴韵说:“看来你得到了妍之的真传。”

“我比四少夫人还差远了,小姐和姑爷快尝尝,不嫌弃就好。”琴韵摆好了饭菜和碗筷,就默默地退下了,因为她知道墨青和靳辰在一起的时候不希望她在旁边看着。

刚过午时,靳辰有点饿了,尝了两口之后微微点头:“确实不错。”

吃到一半,楼下传来管家的声音:“五小姐,墨王爷,夫人请你们过去用饭。”靳辰一行人是午时到的千叶城,还没吃午饭,府里已经准备了,这会儿靳扬三兄弟在招待司徒琏、北堂豪和姬无双喝酒,而离夜和墨小贝以及其他几个孩子都在靳夫人那里,靳夫人让管家过来找靳辰和墨青过去。

“福叔,小姐和姑爷已经在吃了。”琴韵对管家福叔说。

福叔还没说什么,靳放的随从侍卫已经到了跟前,对琴韵说:“将军请五小姐过去一趟。”

楼上的墨青和靳辰都听到了楼下的声音,墨青神色平静地给靳辰夹菜:“不用理会,吃完再说。”

“应该是夏毓轩的事情,我去看看,你先吃,吃完陪小宝睡一会儿吧。”靳辰放下筷子对墨青说。

墨青微微皱眉,觉得他们回到千叶城应该先回墨府去,待在靳家,人这么多,个个都想找靳辰,确实有点烦啊!

不过墨青也没说什么,墨小宝还在睡,墨青没有跟靳辰一起去。看到靳辰下楼,墨青也放下了筷子,让琴韵上来把碗碟收了,然后就在窗边的躺椅上面躺了下来,拿过靳辰之前留在躺椅上面的书翻了翻。

靳辰到靳放书房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她直接推门进去,就看到靳放面色沉沉地坐在书案后面,哭的不是靳萱,而是靳二夫人,她抱着靳萱哭得都快晕过去了。

“小五来了。”靳放看到靳辰出现,开口让靳辰坐。

靳萱脸上的泪痕都干了,正在安慰靳二夫人。看到靳辰过来,靳萱有些抱歉地看向了靳辰。她跟靳放说了她们母女被夏毓轩虐待的事情,靳放十分气愤,说她们早就应该回来了,倒是也没责怪靳萱当初非要跟着夏毓轩流放的愚蠢行为。

只是有一件事,却是靳萱自己也不知道的,那就是靳辰到底把夏毓轩怎么样了。靳放知道靳萱回来的消息很可能已经传入宫中了,他要在夏皇派人召见他之前主动进宫去为靳萱求情,而在这之前,他必须知道靳辰到底把夏毓轩怎么样了,夏皇一定会问起,而他不能用不知道来敷衍。

“娘,你别哭了,五妹来了。”靳萱刚见到靳二夫人的时候也是悲从中来,因为靳萱过得不好,靳二夫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母女俩抱头痛哭了一阵,靳萱冷静下来了,靳二夫人却是满心的悲戚哀伤无法自抑。

这会儿听到靳萱的话,靳二夫人抬头看向了靳辰,泣不成声地对靳辰说:“辰儿……谢谢……你带……萱儿回家……”

“二婶不用这么见外。”靳辰神色平静地说。其实客观来说,靳二夫人确实是够苦命的了,丈夫早死,还是假死,如今倒是真死了,不过她一直都不知情。本来以为女儿觅得良缘,没曾想却是个火坑。如今终于母女团聚,看到靳萱已经瘦得不成样子,靳二夫人如何不心疼?

“小五,夏毓轩怎么样了?”靳放神色严肃地问靳辰。靳萱和靳二夫人也都看着靳辰,等着她的答案。

靳辰轻描淡写地说:“死了。”

靳放眉头一拧,靳萱神色一怔。靳萱其实有所猜测,但是如今亲耳听到靳辰说夏毓轩死了,她还是难免有些震惊。只是震惊过后,感觉到的却不是悲伤和难过,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释然。因为她真的不知道夏毓轩还活着的话,她和夏紫灵何时才能彻底摆脱那个男人……

而一向循规蹈矩,这辈子连只鸡都没杀过,已经吃斋念佛十多年的靳二夫人,听到靳辰说夏毓轩死了,竟然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死了好!他早就该死了!”知女莫若母,靳二夫人最清楚她的女儿靳萱是个多么规矩本分的人,靳萱对夏毓轩掏心掏肺不离不弃,却换来夏毓轩狼心狗肺的对待,靳二夫人绝对不会想着夏毓轩死了靳萱会守寡,夏紫灵会没爹这些事,她的女儿就算不再嫁也可以过得很好,靳家养得起靳萱母女。

靳二夫人狠厉的话让靳放都有些惊讶了,因为这跟靳二夫人一向的性格天差地别。不过这并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作为伯父,靳放听到靳萱的悲惨遭遇都恨不得亲手砍了夏毓轩,更何况是靳二夫人这个当母亲的。

靳放倒是没再问夏毓轩怎么死的,因为毫无疑问是靳辰杀的。这事儿别人做不出来,但是靳辰做事向来不拖泥带水,她并不是不计后果,而是已经想到了所有的后果。

“伯父,皇上那边会不会……”靳萱神色有些担忧地看着靳放。

“你好好休息,不必管这些。”靳放在靳家向来说一不二,靳辰归来之后靳放对子侄的态度没有从前那么强硬霸道了,但是在大事面前,他还是相当果断的。

“嗯。”靳萱点头,她知道自己不够聪明,既然回家了,接下来什么都听靳放的就好。

靳二夫人看着靳放说:“大哥,如果皇上怪罪的话,我愿意替小五顶罪,就说是我买凶杀了那个狼心狗肺的三皇子!”

靳放皱眉看着靳二夫人:“胡说八道什么?你们都回去!记好了,萱儿母女是被小五私自接回来的,但是我们都不知道三皇子怎么样了!”

“知道了,伯父。”靳萱微微点头说。

靳辰表示靳二夫人傻得还有点可爱,虽然这个二婶性格是迂了些,但心是好的。而靳放的话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他进宫见夏皇,请罪的时候只认靳辰私自把流放的靳萱接回来这件事,求夏皇网开一面饶了靳萱,看在夏紫灵是夏皇亲孙女的份儿上,让靳萱和夏紫灵回靳家,这并不难办到,毕竟夏紫灵是无辜的。而夏皇必然会问起夏毓轩,靳放会说夏毓轩还在不归城,至于死活,靳放不知,夏皇也未必那么关心。不久之后不归城的官员上折子禀报夏毓轩已死的消息,不管是因为意外还是恶疾,总归会有一个理由,一个跟靳辰和靳家绝对无关的理由,因为他们不敢招惹靳家。

靳放很快就出门进宫面圣了,靳萱扶着靳二夫人去了靳夫人那里,因为靳二夫人要见见她的外孙女,这会儿靳家的女人孩子几乎都在靳夫人那儿。

靳辰没有去靳夫人那儿。虽然靳夫人是这个身体的生母,她如今比起以前也好了很多很多,但靳辰做不到跟她母女情深,面子上过得去就好了。

靳辰离开靳放的书房之后,就回了星辰阁。而靳二夫人终于见到了靳萱的孩子,看到那个明明已经满了一周岁,却又瘦又小像几个月大的女娃,靳二夫人再次悲从中来,抱着夏紫灵不住地流泪。

靳夫人跟靳二夫人的关系如今比以前好了很多,毕竟她们原本也没有任何矛盾和利益瓜葛,靳夫人是大房主母,而靳二夫人从来都不争不抢的,妯娌两人以前闹的也都是小矛盾。

这会儿靳夫人苦口婆心地劝起了靳二夫人,说靳萱回来就好,还说邱宝阳是神医,一定能把夏紫灵的身体医治好,让她健健康康地长大,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

说起邱宝阳,他和靳月这会儿不在靳家,靳扬已经让人去邱府通知他们,晚些时候就会过来了。靳辰走了之后,夏皇再三要求邱宝阳进太医院任职,都被邱宝阳给拒绝了。而邱宝阳是鬼医之徒,夏皇也不想闹得太僵,于是就盯上了邱宝阳的岳父靳放。最后靳放实在是无奈,说服邱宝阳当了个挂名太医。邱宝阳不需要去太医院坐班,照样可以拿到一份跟靳放这个大将军都差不多的俸禄,而他要不要给别人医治可以看心情,只需要在宫中需要的时候,给夏皇和皇子公主治病就可以了。

地上铺着名贵的绒毯,靳家长孙靳昭小包子活脱脱就是一个小版靳扬,而他身旁坐着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就连衣服都一模一样,就是靳晚秋和齐皓诚的三胞胎儿子了。

墨小贝被四个小哥哥围在中间,四人都把他们最喜欢的玩具捧到了墨小贝面前,然后都被墨小贝各种嫌弃了。

而年纪大一些的离夜和宋安翊小兄弟俩许久没见,坐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

“小夜哥哥,下次你再出门去玩儿的话,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宋安翊一脸期待地看着离夜问。离夜说了许多在迷雾森林那边的见闻和趣事,让没有出过远门的宋安翊好生羡慕。

“当然可以了!”离夜笑着说,“安安弟弟你现在身体这么棒,二姨会让你出去玩儿的。”

“嘻嘻,小夜哥哥,我会骑马了,我们改天一起赛马吧!”离夜不在的时候,宋安翊是弟弟们的好哥哥,但是离夜一回来,宋安翊还是从前那个软萌的小弟,他对离夜的喜爱和崇拜只增不减。

“好!”离夜点头。

“小夜哥哥,如果我赛马赢了的话,你可以让小贝妹妹跟我玩儿吗?”宋安翊看了一眼跟弟弟们在一起的墨小贝。他好喜欢这个漂亮的妹妹,但是刚刚他想要抱抱墨小贝,却被墨小贝一把推开了,好伤心的说……

离夜皱了皱小眉头:“如果安安弟弟赢了,大家一起玩儿。”

“小夜哥哥你真好!”宋安翊笑得尖牙不见眼,想着可以跟小贝妹妹一起玩儿了,忽略了离夜说的“大家一起”,并且忘了他未必能赢。

欢声笑语不断,靳二夫人都被感染了,心情也轻松了不少,想着接下来要好好给靳萱和夏紫灵调理身体,让夏紫灵像墨小贝一样健康才好。

另外一边,被靳扬招待一起喝酒的几个男人,聊得也很投机。

傍晚时分,入宫的靳放还未归家,靳家的家宴却是已经准备好了。邱宝阳和靳月也过来了,时隔很久,靳家人再次聚在了一起,还有靳辰和墨青的几位朋友也都在,向谦也在坐,不过他只顾着孩子,对邱宝阳这个过来跟他相认的徒弟都视而不见,邱宝阳也是很无奈。

靳辰和墨青到的时候,墨小贝和齐家的三胞胎还在地上跑来跑去追着玩儿,离夜和宋安翊凑在一起不知道说着什么悄悄话,而主位空着,因为靳放还没回来。

天色渐暗,孩子们都饿了,靳夫人说让孩子们先吃,让靳扬出去迎迎靳放。

靳扬起身的时候,靳辰也站了起来:“我跟大哥一起去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靳放该回来了。

靳扬和靳辰兄妹俩刚刚走到将军府大门口,就听到了一阵马蹄声,有人在高喊:“靳放谋害皇上,把靳家围起来,杀无赦!”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