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新的狼王/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皇放着儿子不管,把皇位传给外甥的行为本来已经前无古人了,而新皇齐皓诚在百官跪地高呼万岁的时候突然站起来拔腿就跑,留下百官风中凌乱,绝对是后无来者,可以载入史册了……  安平王神色无奈地大吼了一声:“你给我回来!”

齐皓诚脚步丝毫未停,甚至连凌云步都给用上了,一眨眼的功夫就从所有人面前消失了人影,安平王无语望天,他就知道,他就知道会这样……

而原本以为皇位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到头来却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夏毓信,猛然站了起来,神色愤怒地指着安平王说:“是你!你们齐家可真高明啊!设计害死了父皇,让你的儿子当皇帝!那传位诏书绝对是假的!父皇不可能把皇位传给齐皓诚!齐皓诚根本就没有继承皇位的资格!”

百官都默默地站了起来,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其实大部分人觉得可以理解夏毓信,毕竟夏毓信才是名正言顺的皇子,是皇位继承人之选。而从规矩礼法来说,齐皓诚确实没有资格继承皇位。

不过话说回来,百官并不认为是安平王府害死了夏皇,然后推齐皓诚上位。只说一点,刚刚齐皓诚非但没有接受百官跪拜,反而直接起身跑了,态度鲜明,他事先不知道传位诏书的事情,并且根本不想当皇帝。

而老太傅宣读的传位诏书里面,前面铺垫那么多,其实就是一个意思,皇子都不成器,夏皇为了夏国能有一个更好的未来,为了国家安定百姓安宁,所以舍弃皇子,选择了一个才德兼备的继承人,那就是齐皓诚。

不得不说,这件事有些惊世骇俗,而百官此刻心中对于刚刚亡故的夏皇都生出了深深的敬佩。夏皇这个人当皇帝也有几十年了,偶尔有些拎不清,有时候听不进去劝,但在大是大非上面,他一直还是清醒并明智的,不然夏国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没有损失一寸土地。就从夏皇始终不曾猜忌为夏国立下汗马功劳的靳家,这一点就已经能保夏国安定了。不说别的,夏皇在看人方面,眼睛一直都是雪亮的,被他重用的人无不是忠心耿耿,而夏皇在几个儿子相继令他失望之后,也曾经想过要培养剩下这几个,并且为此做了不少事情,然而最终他发现剩下的这几个儿子不仅资质都很差,心性也完全不行,很难培养出一个明君。

所以夏皇思虑再三,做了一个很大胆甚至可谓是出格的决定,另择贤才来传承皇位。当然了,夏皇也不可能在全国范围之内找,他从一开始盯上的就只有齐皓诚而已。从血缘上来说,齐皓诚也算是夏氏一族的后代,而夏皇很宠安平王妃这个妹妹,对于齐皓诚这个外甥,他也是从小宠到大的,甚至比对他的大部分儿子都要好。夏皇喜欢齐皓诚,他一直认为他所有的儿子资质都远远不如齐皓诚这个外甥,事实的确如此。

夏皇知道齐皓诚无心权势,而这一点他很欣赏,也是他一直以来喜欢齐皓诚的原因之一。夏皇死去的几个儿子都是因为野心太大甚至容不下他这个父皇,让他很是失望。夏皇觉得齐皓诚最终会按照他的旨意当皇帝的,而齐皓诚并不是真的孩子心性,即便无心权势,但他只要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就一定会做好,当皇帝也是一样的。

于是,最后的最后,夏皇的儿子们为了皇位争得头破血流,这个位置却被终于看开的夏皇送给了根本不姓夏的齐皓诚。

夏毓信不服,不甘,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不过他倒也不傻,这个时候他话里话外只说安平王府,并没有提靳家,也没有说昨日靳放被诬陷给夏皇下毒的事情,因为他心底还幻想着靳放有可能站在他这边。

不过让夏毓信失望了,因为安平王根本没有理会他的叫嚣,开口的却是靳放。靳放神色严肃地看着夏毓信说:“不要胡闹,是我亲手从先皇手中接过的传位诏书,上面的每一个字都是先皇亲笔所写!”

夏毓信不可置信地看着靳放:“你是我舅舅吗?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这个皇位本来就应该是我的!是我的!”

夏毓信话落,像疯了一样冲过去坐在了龙椅上面,高声说:“皇位是我的,我才应该是夏国新皇!你们都疯了吗?竟然认一个外姓人当皇帝?”

百官低头沉默不语,靳放皱眉,也没再管什么身份,直接大步走过去,伸手就把夏毓信给打晕了,然后让人把他带下去。

这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让百官心中很是佩服,他们一直以来没有人猜忌过靳家会造反,是因为靳放这个人太正直了,对夏国皇室的忠心他们都能看到。曾经的夏毓敏和如今的夏毓信,那可是靳放的亲外甥,靳放如果真想让靳家更上一层的话,早就想办法让他的外甥当太子了,这并不是很难办到的事情,可靳放一直以来很明确地表示一切都听夏皇的,给人的感觉是他根本就不希望他的外甥当皇帝。

到这个时候,如果靳放开口帮夏毓信,说那份传位诏书是假的,立齐皓诚为新皇不合规矩礼法,靳家不认,事情未必没有转机。而靳放却直接把夏毓信给打晕了,让人带下去,他不需要说话,百官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而且百官都并不认为靳放支持齐皓诚是因为齐皓诚是他的女婿,靳放舍弃夏毓信,支持齐皓诚,唯一的原因是,那份传位诏书是真的,靳放到现在对夏国皇室依旧忠心不二,他是在执行已故夏皇留下的遗诏!

作为夏国的大将军,还是夏毓信的亲舅舅,靳放都是这种态度,其他人又怎么可能对那份传位诏书有任何异议?况且百官都认为齐皓诚继位是夏国之福,因为齐皓诚明显比剩下那三位皇子优秀太多,如果让他们选,他们也更愿意有一个好皇帝,而不是一个愚蠢或者昏庸的君王。

安平王看到靳放对待夏毓信的方式,嘴角抽了抽。其实最早看到那份传位诏书的时候,安平王还单独找靳放商量了一下,问靳放想不想让夏毓信当皇帝,如果靳放有这个意思的话,他们接下来就好好管教管教夏毓信,再好好劝劝夏皇,让夏皇回心转意。只是当时靳放十分坚决地表示他从来都没想过让他自己的外甥当皇帝,而且很肯定地说夏毓信完全不如齐皓诚,根本不适合当皇帝。

安平王表示靳放这个人也真的是百官中的清流了。换另外一个人处在靳放这个位置,肯定不会跟靳放一样,因为人都是有欲望的,而靳放一向很懂得克制,这也是靳家在夏国百年不倒圣宠不衰的原因,靳家人身上有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一门忠臣良将。

“咳咳!”老太傅轻咳了两声说,“王爷,还是赶快把皇上找回来吧,宫中有不少事情需要皇上处理。”

安平王看向了靳放:“他是你的女婿,你去找吧。”

靳放摇头:“那是你儿子,我不管。”

听到两人的对话,百官都觉得有些好笑。不过这会儿先皇刚驾崩,自然是没有人敢笑的。

百官终于散去,而皇宫中的变故也很快传遍了整个千叶城。百姓所知道的就是,皇上暴毙,却没有选择任何一个皇子继承皇位,而是把皇位传给了更加优秀的安平王世子齐皓诚,依旧是夏国,但是皇上姓齐了!

对于百姓来说,他们当然希望继承皇位的是一个好皇帝,先皇已经舍弃血缘,为夏国选择了最好的那个,他们心中是很认可的。

靳贵妃再次病倒了,而夏毓信被关了起来,安平王妃留在宫中安排先皇的葬礼,安平王和靳放前后脚出了宫,都朝着靳家而去了。

却说先一步从宫中跑出来的齐皓诚,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靳家,因为他和靳晚秋昨夜带着孩子就是在靳家住的。

靳家还没收到宫中的消息,齐皓诚见到靳晚秋的时候,靳晚秋带着四个儿子在花园里面,北堂豪也在。北堂豪昨天就已经说了他要把齐皓诚的四个儿子全都收为义子,这会儿他正拿着他千里迢迢带过来的宝贝哄孩子,跟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而靳晚秋坐在一个亭子里面看着,神色有些担忧,因为还不知道宫里怎么样了,也不知道靳家会不会被殃及。

齐皓诚冲过来的时候,把靳晚秋吓了一跳,而齐皓诚伸手抱住靳晚秋就要跑,靳晚秋瞬间就怒了:“你要做什么?”

“晚晚,我们立刻私奔!”齐皓诚拉着靳晚秋说。

“噗哈哈!”不远处的北堂豪直接笑喷了,抱着宋安翊说,“安安,看看你那傻爹,他不要你们了,要带你们娘亲私奔!哈哈哈哈!齐皓诚你还能更傻吗?笑死我了!”

北堂豪是来做客的,不管夏国皇室有什么动荡,他都只是个看客而已,丝毫不影响他的好心情。这会儿他只觉得齐皓诚太缺心眼儿了,媳妇儿都娶了,孩子一堆了,竟然说要私奔?笑死个人!

“才不会呢,爹爹是在开玩笑啦!”宋安翊笑嘻嘻地说。

“你抽什么风?”靳晚秋皱眉看着齐皓诚说。齐皓诚在外人面前其实并没有那么幼稚,但是在靳晚秋面前,那是越活越回去的架势,还跟个毛头小子一样,每每弄得靳晚秋很无奈。

“晚晚……”齐皓诚没有理会北堂豪,他抱着靳晚秋,哭丧着脸说,“他们要让我当皇帝啊!我不要!我们赶紧跑吧!不然一会儿你爹和我爹肯定都该过来抓我了,到时候我们就跑不了了!”

靳晚秋神色微变:“这怎么可能?”明明有皇子在,怎么就轮到齐皓诚当皇帝了?这事儿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齐皓诚抱着靳晚秋说:“怎么不可能?皇舅舅在传位诏书中都说了,他的儿子不成器,难当大任,只有我这个外甥最优秀了,最适合当皇帝!我也不想这么优秀的,可是没有办法啊!晚晚,其实我很高兴夏毓信那个蠢货没当上皇帝,不过我自己也不想当啊!”

听着齐皓诚说着说着竟然嘚瑟了起来,靳晚秋无奈扶额:“我需要冷静一下,你要跑就自己跑吧,我跟孩子都不会跟你跑的。”齐皓诚成了夏国新皇,也就意味着靳晚秋事实上已经算是夏国新的皇后了,靳晚秋表示这个“惊喜”太夸张了,她真的需要冷静一下。

“晚晚,你怎么可以这样?”齐皓诚一脸控诉地看着靳晚秋,“你要不跟我走,我就把你绑起来抱走!”

“你敢!”安平王没好气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他旁边还站着一脸无语的靳放。靳放原本觉得齐皓诚还算成熟稳重,可是每次看到齐皓诚在靳晚秋面前一会儿撒娇卖乖一会儿胡搅蛮缠的样子,靳放都很想揍齐皓诚一顿。

“父王!明明就是你们坑我!”齐皓诚也怒了,“你们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让你早点带着晚秋私奔吗?”靳放皱眉看着齐皓诚,“还不快点放开晚秋,成什么样子?!”虽然说齐皓诚名义上已经是夏国新皇了,但是靳放对他可不会客气。

齐皓诚在靳放面前一向没脾气,因为如果他敢有脾气,靳晚秋一定不会放过他。他有些讪讪地放开了靳晚秋,被靳晚秋瞪了一眼,他轻咳了两声,看着并肩站在不远处的两个爹说:“我有个想法,你们肯定会觉得不错的。”

“不用说了,不想听。”靳放皱眉说。不用想都知道齐皓诚是在打主意想要摆脱皇位。

“岳父大人,父王,你们听我说。”齐皓诚看着安平王和靳放说,“皇舅舅的意思是找个才德兼备的人当皇帝就好,反正我也不姓夏,不如再换个人呗!依我看,最合适的是靳小五妹妹啦,她可比我有本事多了,咱们夏国出个女皇多好啊!你们说是不是?”

靳放皱眉看着齐皓诚,说了一个字:“滚!”他家宝贝女儿才不会想当什么女皇呢,这么操心劳累责任重大的事情还是让齐皓诚做吧。

“咳咳!”安平王瞪了齐皓诚一眼,“别胡扯了,快点跟为父进宫去,很多事情等着你处理呢!”

“我不去!打死都不去!”齐皓诚摇头表示他不会屈服的。他前两天还想着带着媳妇儿儿子去游历天下,现在竟然成了皇帝?!这代表他以后要一直待在皇宫里面,待在千叶城,每天有批不完的折子,上不完的朝,想想就够了。

安平王无奈,转头看向了靳晚秋:“晚秋啊,你母妃在宫里呢,有很多事情忙不过来,你去帮帮她吧。”安平王最清楚齐皓诚听谁的话,只要把靳晚秋说通了,那就没问题了。

齐皓诚立刻拉住了靳晚秋:“晚晚,不要去!”

靳晚秋一直很听话,但她这会儿微微皱眉看了齐皓诚一眼,然后开口问安平王:“父王,这件事真的没有改变的余地了吗?”靳晚秋了解齐皓诚,也在意齐皓诚的心思,她不希望齐皓诚去做不喜欢的事情。

安平王摇头:“暂时没有了。”

“什么时候有?”齐皓诚问。

安平王的目光落在了齐皓诚和靳晚秋的四个儿子的身上,意味很明显。等儿子大了,齐皓诚就解放了。

靳晚秋再次蹙眉,齐皓诚要当皇帝就意味着他们的儿子将来必然有一个也要当皇帝,这件事,靳晚秋真的不喜欢。

安平王看向了靳放:你女儿,你女婿,你劝一句呗!

靳放微微皱眉,还是开口说:“晚秋,事已至此,无可更改了。”

“反正我不去宫里,晚晚也不去,谁爱去谁去!”齐皓诚表示他绝对不会屈服。

“呦,这么热闹啊!”

靳辰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她身旁还站着墨衣银发的墨青。安平王看到靳辰来了,眼睛微亮,开口对靳辰说:“小五丫头啊,你快劝劝皓诚。”

“劝什么?让他乖乖进宫当皇帝?”靳辰轻笑了一声。

“唉!事已至此,别无他法了。”安平王微微摇头说。夏国必须有新皇,先皇的传位诏书上写得清清楚楚就是齐皓诚,安平王也只能希望齐皓诚乖乖接受,不要再胡闹了。

靳辰唇角微勾看向了齐皓诚:“小齐,你说你是不是傻?”

齐皓诚愣了一下:“靳小五你什么意思?”

靳辰微微一笑:“你现在已经是名正言顺的皇帝了,干嘛不当?觉得不自由?从今天开始谁还能约束你?你当了皇帝,不想住宫里就不住宫里,不想上朝就不去上朝,想出去游玩就出去游玩,谁也不能管你了。至于朝政嘛,那边儿有两个很靠谱的老爹,他们年轻着呢,你客气什么?尽管用啊!”

安平王无语望天,靳放无奈扶额,齐皓诚却哈哈大笑了起来:“靳小五,你说得很对哈哈!我决定了,这皇帝我当了!那啥,父王,岳父大人,我明天就册封你们当摄政王,开不开心?”

安平王和靳放对视了一眼,两人一起出手,一人给了齐皓诚一拳。齐皓诚捂着胸口轻咳了两声,看着靳晚秋说:“晚晚,你看,父王和岳父大人都欺负我,这皇帝我还是不当了。”

“别贫了!赶紧进宫去!”安平王皱眉看着齐皓诚说,“晚秋也去吧,我们会帮你们的。”

“帮我们什么?”齐皓诚问。

靳放神色平静地说:“帮你们带孩子。”

齐皓诚好想死一死,这世道,竟然逼着人当皇帝,真是奇了怪了!

北堂豪哈哈大笑,觉得这家人实在是太好玩了,最有趣的其实还是靳辰,她总能三言两语解决问题而且还让人心服口服。

北堂豪看着齐皓诚嘿嘿一笑:“去吧去吧,改天给兄弟封个王爷呗!”北堂豪本来还想着回头去魏国转转,结交一下魏琰,混个王爷当当。如今得了,不用去魏国了,齐皓诚摇身一变成了夏国的皇帝,让齐皓诚封他个王爷当当,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齐皓诚唇角微勾:“那当然没有问题,你和小姬都可以当王爷!”齐皓诚表面一副我很讲义气的样子,其实心中暗戳戳地想,封个王没问题啊,北堂豪和姬无双就等着给他卖命吧!哈哈!

就算靳辰不来,不说那些话,齐皓诚最终也不可能真的带着靳晚秋抛下千叶城的一切去私奔,因为他们的家在这里,他们的亲人朋友都在这里,就算出去游历,也总有一天要回家的。夏皇的旨意让齐皓诚很意外,下意识地很排斥,因为这跟他计划中的人生完全不一样,他并不想当皇帝,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被那个位置束缚,并不是他没有能力背负起那些责任,更多的是不喜欢。

不过齐皓诚其实也知道,他跑不了,也摆脱不掉了。靳辰的话是没错的,固然其他的皇帝需要一直在宫中上朝批阅奏折,但这并不代表齐皓诚也必须那样做。皇帝这个位置就意味着有最大的自由和最高的决策权,齐皓诚已经在想如果当一个自由快乐的皇帝了,不需要学别人,做自己就好。

齐皓诚经过一段抽风并且无用的抗争之后,最终还是和靳晚秋一起跟着安平王进宫去了,孩子们被留在了靳家,北堂豪自告奋勇地表示他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干儿子们的。

靳放没有再进宫去,靳辰看他一脸的疲惫,开口让他去休息一下,靳放还有些小感动,表示他这个女儿事实上还是很贴心的,就是说话方式有些……淘气而已。

而靳辰看着靳放的背影,眼眸微眯。昨日事情太多,她确实没有想到夏皇竟然会把皇位传给齐皓诚这件事,不过墨青想到了。对于这件事,靳辰有些意外,但觉得算是好事。事实上齐皓诚并不是一个会被皇位改变,会让自己过得不快乐的人,相反他当皇帝或许会改变不少所谓的规矩礼法。而齐皓诚比夏毓信优秀太多,齐皓诚坐那个位置,对夏国来说是好事,对靳家来说自然也是好事。

但靳辰并没有忘记昨日靳放在宫中的遭遇,经过一夜,她更加冷静地思考了一下。夏毓良和舒贵妃明显就是炮灰而已,他们背后定然还有人在蛊惑他们,不然借他们胆子他们也不敢谋反。而幕后之人暗中操纵着一切,但也只是害死了苦逼的夏皇,然后杀了夏毓良和舒贵妃灭口,却在可以杀掉靳放,激化靳家和夏国皇室矛盾的时候,选择放过了靳放,靳放只是受了轻微的内伤被打晕了。

靳放没事,并没有让靳辰的心情很好,因为结合靳放昨日被偷袭中了正阳门功法的事,靳放的有惊无险,只是让靳辰更加怀疑这件事跟南宫离有关了,甚至有可能就是南宫离亲自动的手。客观来说,如果幕后之人是想让夏国乱的话,杀了靳放绝对是个很有效的办法,因为靳放是夏国大军的统领,是靳家的家主,一旦靳放死在宫中,靳家大概真的要跟夏国皇室撕破脸了。

没有其他的证据,靳辰不想妄下结论,但她心中对于南宫离的失望却更多了。不过话说回来,幕后之人或许觉得杀了夏皇,不管是哪个皇子继位,对夏国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可他们应该没有想到夏皇竟然这么有先见之明,做了这辈子最大气的一件事,那就是把皇位传给了齐皓诚,而不是任何一个皇子。

从这个角度来说,靳辰觉得这场风波幕后之人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齐皓诚继位之后,夏国只会比之前更加稳定,夏国皇室也不会掀起任何波澜。靳辰并不担心齐皓诚会因为成为新皇而遭到毒手,因为齐皓诚虽然一直吊儿郎当的,也没干啥正事,但他的武功和心智事实上并不比靳辰和墨青逊色多少。

夏皇死了靳辰不在意,但既然是齐皓诚成了新皇,接下来不管有什么事情,靳辰自然会帮齐皓诚的,靳辰身边的朋友也基本都是齐皓诚的朋友,加上司徒琏北堂豪姬无双这些人,他们联手绝对不是某些躲在暗处耍一些阴谋诡计的人可以对付的。

这会儿靳辰和墨青坐在靳将军府的花园里面,他们本来计划只在将军府住一晚,今日就回墨府,但是因为昨夜的突发事件,他们决定明日再走。

看到靳宛如出现在不远处,墨青起身说他去司徒琏那里看看孩子,话落就不见了人影。靳辰唇角微勾,墨青骨子里真的很高冷,不是很喜欢跟别人打交道。

“五姐!”说话间,靳宛如已经到了跟前,她身旁还跟着南宫暖,而南宫暖身后还带着低眉顺眼的九月。

靳辰的目光从九月脸上扫过,看着靳宛如微微一笑:“多谢宛如帮忙招待暖暖。”靳宛如如今跟从前那个刁蛮不懂事的小姑娘判若两人,她长高了一些,容貌也长开了,看起来清丽可人。或许是因为得知了夏皇驾崩的事情,靳宛如还换上了一身素色的裙子,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五姐怎么这么见外?我很喜欢暖姐姐的。”靳宛如看着靳辰说。

靳辰招呼靳宛如和南宫暖坐下,对九月视而不见。九月低着头站在南宫暖的身后,倒真的像个乖巧听话的丫鬟了。只是靳辰知道,这个已经完全失去曾经记忆的九月,小心思不少,还看上了司徒琏。客观来说,是靳辰救了九月,还留了她的命,九月如果真的心地善良安分守己的话,靳辰不是不能放过她,但事实显然并不是那样。

“五姐,我刚刚听说二姐夫当了皇上,这是真的吗?”靳宛如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点头:“是真的。”

靳宛如感叹了一声:“真是没有想到。”

靳辰微微一笑,开口问南宫暖昨夜睡得好不好,在靳家可住得惯。

“都很好,还要多谢宛如妹妹。”南宫暖笑着说。

“那就好。”靳辰微微点头。

南宫暖有靳宛如陪着,靳辰也不担心,而她准备回头跟司徒琏商量过后再决定如何处置九月。她一个人离开了花园,准备到向谦那里去看看,走到一个拐角,风清和风扬兄弟俩出现在她的面前,一齐躬身叫了一声“夫人”。

靳辰微微一笑:“你们来了。”风扬和燕云成亲之后,墨青就放他自由了,而他现在已经当爹了,在帮着魏琰管理逍遥阁的生意。风清在墨青和靳辰离开千叶城的时候被留下了,一直在暗中打理墨青在三国的势力。不过风扬和风清昨日都不在千叶城中,他们是听说靳辰和墨青归来的消息之后连夜赶回来的。

“夫人,一切可好?”风清看着靳辰问。

靳辰点头:“很好,你们不用担心,还没恭喜风扬当爹了,改日我和墨青去看孩子。”

“多谢夫人!”风扬看着靳辰笑得一脸爽朗。他如今不需要再躲在暗中,娶妻生子并且帮魏琰打理生意,让原本性格有些跳脱的风扬如今变得成熟稳重了一些,但依旧如曾经那样开朗。

“风清可有中意的姑娘?”靳辰看着风清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风清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没有。”

“夫人,我这两年给我哥介绍了十多个好姑娘,他愣是都没看上,我看他活该打光棍儿。”风扬笑着对靳辰说。

靳辰唇角微勾:“缘分未到,不必着急。”

风清正了正神色,看着靳辰说:“夫人,属下有要事禀报。”

“你们随我过来吧。”靳辰话落朝着星辰阁走去。

靳辰和风清风扬兄弟俩刚刚在星辰阁坐下,墨青就回来了,一手抱着墨小贝,一手抱着墨小宝。两个孩子让风清和风扬眼睛都是一亮,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又多了一位小主子。

墨青很大方地把墨小贝递给了风清,把墨小宝递给了风扬,自己在桌边坐下了。

风清抱着墨小贝,从袖中拿出了一个很精致的小风车放进了墨小贝手中,墨小贝笑嘻嘻地问风清:“大风叔叔,你是专程过来看我的吗?但是只有一个礼物不够哦,我家小弟也要礼物的!”

墨小贝其实已经不记得风清和风扬了,刚刚靳辰介绍了这两位长得一样的叔叔之后,墨小贝就管风清叫大风叔叔,管风扬叫小风叔叔。

风清神色微微有些尴尬,其实那个小风车是他在外地专门买了要送给风扬的儿子的,他和风扬过来拜见墨青和靳辰,来得也很匆忙,并没有给孩子们准备礼物。

还是风扬拿出了一个原本给自家儿子买的小金虎给了墨小宝,墨小贝才表示满意。而墨小宝是个很无所谓的孩子,给他东西他就拿着,也不怎么喜欢玩儿。

“你们不是说有要事吗?”靳辰看着风清和风扬问。这两兄弟关顾着稀罕孩子,正事都忘了。

风扬神色一正,看着墨青和靳辰说:“主子,夫人,我们昨日刚刚收到的消息,狼王死了。”

靳辰微微蹙眉:“秦岩杀的?”风清如今掌管着墨青在暗中的势力,风扬掌管着魏琰的逍遥阁,消息绝对很灵通。此时千叶城中没有任何雪狼国王城传来的消息,靳辰之前得知的消息还是狼王健在,雪狼国的太子是秦岩,狼王和秦岩父子明里暗里斗了很久也没有分出胜负。如今狼王死了,那就说明在狼王和他的儿子博弈的过程中,他还是输了。

风清点头:“秦岩买通了狼王最宠信的妃子,给狼王下了毒,不过雪狼国王室对外的说法是狼王在睡梦中暴毙,秦岩不日就会正式登基,成为新的狼王。”

在夏皇死之前,雪狼国皇室也变天了,只是消息还没有传到夏国来。狼王也是个奇人了,跟夏皇对待儿子的方式完全不一样。夏皇发现他的儿子想要夺皇位,想要除掉他,就会毫不犹豫地除掉那个儿子。而狼王十分清楚秦岩迫不及待地想要除掉他登上皇位,狼王也在跟秦岩斗,却始终没有选择废掉秦岩的太子之位,他对自己的儿女狠,对自己也够狠。

靳辰看着风清问:“可有秦骁的消息?”说起来秦骁也够苦逼的,当初他已经是雪狼国的太子了,却因为想要利用林妙音,被林妙音反咬一口中了毒,在不能动武的情况下遭到了暗杀,最后救他的还是东方雅和东方玉,而他也无奈离开了雪狼国王城,来到夏国找墨青和靳辰求解药,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恐怕都在秦骁的预料之外,秦骁在如今的雪狼国王室,已经是个死人了。

风清摇头:“属下没有收到任何秦骁的消息。”

靳辰神色莫名,秦骁早该回到这边了,而且还带着东方云沁一起。没有任何消息,要么是秦骁已经彻底放弃了雪狼国王子的身份,打算带着东方云沁隐姓埋名过平凡日子,要么就是他们遇到了什么事情……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