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如果我不同意呢?/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盯着雪狼国那边的动静,看看秦岩身边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靳辰对风清说。当初秦骁落难,很可能跟秦岩有关。秦岩失踪那么久又回到雪狼国王室,而且最终能够把狼王打败,单靠他自己是不太可能的,他身边很可能还有高人相助。

靳辰在想,如果她是元禛和东方云祁那群人,想要来到三国这片土地谋求权势的话,应该最先选择哪个国家来下手。靳辰的答案是,雪狼国。曾经雪狼国是三国最强,但如今已经不是了,尤其是在魏夏两国成为牢不可分的盟友的情况下。而魏国皇帝是魏琰,墨青的表弟,夏国皇帝如今成了齐皓诚,靳辰的姐夫。在齐皓诚当上夏国新皇之后,魏国和夏国俨然已经成了一家了,在这个时候选择对付其中一个,等同于对付魏夏两国,这是很难办到的事情。

选择对雪狼国下手相对就要容易很多,结合秦骁曾经的猜测,靳辰甚至怀疑当初帮助秦岩回到雪狼国王城,并且直接导致秦骁退出雪狼国王位角逐的幕后之人,很有可能就是东方木,就算不是,也会跟东方木有关。因为秦骁说过,他认为东方雅当初舍命救他,很可能是设计好的。不过当时秦骁别无选择,只得被迫离开了雪狼国王城。至于东方木跟元禛那些人有没有什么关系,靳辰不知道。

那会儿靳辰刚生了孩子,之后没多久墨青和靳辰就相继离开夏国,去了迷雾森林那边,没有理会过雪狼国局势的变化。

如今他们已经回来了,发生过的事情他们也没有忘记,而狼王已死,秦岩继位,靳辰觉得必须尽快调查一下秦岩了。靳辰和墨青是没打算争权夺利,但是如今魏国的皇帝是魏琰,夏国的皇帝是齐皓诚,靳辰和墨青已经不可能置身事外了,而雪狼国就是魏夏两国最大的敌人。

“是,夫人。”风清神色恭敬地说。

风清和风扬又禀报了一些这两年三国的变化,然后就起身告辞了。墨青抱着墨小贝,靳辰抱着墨小宝,墨小贝在伸手戳墨小宝的脸,玩得不亦乐乎,墨小宝依旧是无所谓的样子,也不哭不闹。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靳辰问墨青:“你觉得秦骁现在在哪里?”

墨青摇头:“不知道。”看到墨青的表情,靳辰表示她知道自家小儿子总是一副无所谓的高冷样子是随了谁了,跟墨青简直一模一样。

夏皇死了,齐皓诚继位,那么靳辰杀了夏毓轩的事情自然就不了了之了,谁也不可能再追究。靳萱得知齐皓诚成为新皇,愣了半天,然后心情彻底放松了下来,因为她知道,她们母女以后真的可以过上安宁日子了。

虽然夏皇昨日才驾崩,婚丧喜嫁各种活动都要停止,但靳家在这天傍晚还是补上了昨日没能真正举办的家宴。是靳夫人主动提议的,她说昨天本来是给靳辰一家接风洗尘,并且欢迎几位贵客的宴会,结果靳放出事了,必须要补上,而且这次家宴也算是小小地庆祝一下靳家这次有惊无险。

靳放当然没有什么意见,作为如今夏国新皇的岳父,靳放现在的心态跟曾经夏国先皇在位时候的心态自然不同了。倒不是说靳放膨胀了,只是他比之前要放松很多,因为如今对靳放来说,不可能再存在伴君如伴虎这种事情,他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样谨小慎微。

天气已经转凉了,夜风微冷。靳辰和墨青到的时候,靳放怀中抱着墨小贝,身旁还依偎着靳昭和齐家的三胞胎,离夜和宋安翊小兄弟俩在向谦身旁笑嘻嘻地不知道说些什么,而墨小宝在司徒琏怀里昏昏欲睡。

靳月怀中也抱着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那是她和邱宝阳的儿子,名字叫做邱旻。邱旻小包子才是真的吃了睡睡了吃,长得白白胖胖的,很有他爹邱大胖的风范。

加上离夜,靳放如今有一个孙子和七个外孙,没有孙女,外孙女也就墨小贝一个,而且墨小贝的容貌酷似靳辰,完全就是靳放和靳家兄弟姐妹们最宠爱的一个。靳夫人看到墨小贝也是喜欢得不行,恨不得拿出所有的好东西来哄她。

靳扬的儿子靳昭和齐皓诚的三胞胎儿子,都对墨小贝这个好看的妹妹很感兴趣,加上五个孩子年纪差不多,所以凑在一起玩得也很不错。事实上是四个男孩子围着墨小贝转,墨小贝表示除了她家哥哥之外,其他的表哥看着都笨笨的咧,不喜欢不喜欢。

宋安翊其实也特别想跟墨小贝一起玩儿,但是弟弟们都在,他觉得他不能跟弟弟们抢小贝妹妹,再加上他跟他的小夜哥哥在一块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所以就一直跟离夜在一起。

而离夜表示,小妹是他的,表弟们可以跟小贝玩儿,但小贝最喜欢的哥哥还是他。

“小五来了,过来坐。”靳放看到靳辰过来,就笑着招呼靳辰坐到他身边去。靳辰一回来,靳家其他人倒是都要靠边坐了。

靳辰和墨青坐下,向谦嘟囔了一句:“饿死了,怎么还不上菜?”

靳放赶紧开口:“摆饭吧!”虽然向谦失忆了,这里的大部分人他都忘记了,但是靳家人可都知道向谦是靳辰和邱宝阳的师父,曾经大名鼎鼎的鬼医,靳放不敢怠慢。

因为有小孩子在,而且也没有外人,所以不需要遵守食不言的规矩,一场温馨的家宴欢声笑语不断。靳扬和靳飞宇招呼几位公子喝酒,靳放和靳夫人都只顾着喂孩子,自己都没怎么吃。靳扬劝酒的时候完全忽略了墨青,墨青和靳辰夫妻俩推杯换盏喝得倒也很开心。

北堂豪千里迢迢带了不少宝贝过来,离夜和墨小贝都已经挑过了,除了北堂豪的四个义子之外,也没少了靳昭和邱旻两个小包子的,就连二房的夏紫灵小姑娘都有。甚至北堂豪还礼数周全地给靳家每个人准备了一份价值不菲的礼物。所以孩子们都很喜欢北堂豪叔叔,靳家人对北堂豪的印象也都很不错。

司徒琏原本就住在墨府,跟靳家人都不陌生,也不算什么客人,而南宫暖性格大方又乖巧,也很用心地给所有的孩子们都准备了礼物带过来。最后导致的结果是,姬无双很郁闷,他倒不是觉得靳家人冷落他,只是觉得自己太不懂事了,北堂豪和南宫小暖竟然都不提醒他要准备礼物,真是不够意思……

“老爹,我们明日一早就回墨府了。”靳辰放下筷子,看着靳放说。

靳放专心喂墨小贝吃水果,头都没抬:“行,你们忙,孩子都住在将军府吧,这边热闹。”

靳辰表示墨小贝出现之后,她在靳放心里的位置都下降了,靳放的意思是靳辰和墨青爱走不走,孩子们留下就行。

靳辰唇角微勾:“那当然不行,孩子太多,老爹照顾不过来,我们还是带走吧。”齐皓诚和靳晚秋接下来肯定很忙,安平王夫妇也必须顾着宫里,所以安平王府的四个孩子应该还要在靳家住一段。热闹倒是够热闹,但是靳辰觉得大家住得这么近,靳放想见孩子很快都能见到了,没有必要把他们留在将军府。如果把孩子留下,向谦肯定不会答应的。

“有什么照顾不过来的?”靳放表示孩子越多越好,他现在看到孩子就可开心了。

“老爹,你还没有解甲归田呢!”靳辰提醒靳放。靳放现在俨然是个万事不管只知道含饴弄孙的爷爷了,可他这会儿又不老,还是夏国的大将军,有很多事情要做。

“改明儿就跟齐……皇上提一下,为父准备解甲归田了。”靳放看着墨小贝乐呵呵地说。

满桌子的人都笑了,靳夫人还点头说:“也好,孩子们都大了,相公也该歇歇了。”

靳辰发现靳放似乎是认真的,果然有了孙子都忘了国家大事了,这样的老爹,她喜欢。确实,如今靳扬和靳飞宇都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年纪不大的靳飞鹏也越发稳重,靳家后继有人,靳放也是因为放心儿子,所以心态才能这么放松吧。

再加上现在的皇上是齐皓诚,靳放说他不干了,齐皓诚还真不敢说一个不字。随着齐皓诚上位,夏国已经到了年轻一代的手中。事实上,魏国在魏琰当上皇帝之后,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而雪狼国狼王已死,新的狼王是秦岩。三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三国的帝王相继更迭,这个天下,现在已经属于年轻人了。

“好啊你们!聚在一起吃饭都不管我们?!晚晚,咱们离家出走吧!”

齐皓诚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齐昱齐昀和齐昉三个小包子都叫着爹娘冲了出去,齐皓诚抱起了两个,靳晚秋抱住了一个,宋安翊笑嘻嘻地说:“爹爹,娘亲,你们来晚啦!”

靳放无语地看着齐皓诚说:“这里不是你家。”

齐皓诚表示不服:“墨青和邱大胖都在,岳父大人你为何对我这个最乖的女婿这么坏?”

靳放真的无语了,不再理会抽风的齐皓诚。靳晚秋也没管齐皓诚,抱着孩子走进来坐下了。

“二姐,宫里是不是有很多事情呀?”靳宛如看着靳晚秋问。

靳晚秋微微摇头:“还好。”安平王和安平王妃并没有撒手不管,很多事情他们都安排好了,没有给齐皓诚和靳晚秋太大压力。齐皓诚和靳晚秋在宫里用过饭才出来的,齐皓诚刚刚的话纯粹就是在抽风找存在感。

其实宫里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多,因为夏氏一族的人没剩几个了,除了靳婉母子还在闹腾被关了起来之外,另外两位妃子带着儿子都十分安分。当务之急是安排先皇的葬礼,还有齐皓诚的登基大典,不过这些交给礼部的官员去办就可以了。

齐皓诚在北堂豪身旁坐了下来,北堂豪看着齐皓诚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似笑非笑地问齐皓诚:“你的龙袍呢?”

“还在做。”齐皓诚很无所谓地表示。他当然不可能穿先皇留下来的龙袍,御衣阁正在按照他的尺寸赶制新的,他自己对那些形式上的东西完全无感,甚至觉得登基大典有没有都行。

温馨热闹的家宴结束了,齐皓诚和靳晚秋今晚要住在将军府,正要回他们在将军府的院子的时候,齐皓诚听到靳辰在叫他。

“我先带孩子们进去,你跟小五聊。”靳晚秋对齐皓诚说,话落就带着三个玩累的孩子一起进了院子。宋安翊并没有跟他们过来,因为他说要跟小夜哥哥一起睡,兄弟俩都去了向谦那里。

齐皓诚看着走近的靳辰问:“有事?”墨青没过来,靳辰显然是专程过来找他的。

“有事要告诉你。”靳辰看着齐皓诚说,“狼王死了,秦岩成了新的狼王。”

齐皓诚愣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情?”千叶城中没有任何风声。

“今天刚收到的消息,告诉你一声,走了。”靳辰话落,就从齐皓诚面前消失了人影。齐皓诚无语望天,靳小五你就不能跟姐夫我多聊两句吗?真是的……

雪狼国王室的变化,对于昨天的齐皓诚来说不甚在意,可是今天他已经成了夏国新皇,心态就不一样了。正如先皇所想,齐皓诚骨子里是个很靠谱的人,不管什么事情,他要么不做,既然决定做了,就一定会做好。齐皓诚是个心智很坚定的人,要不然当初也不可能等了靳晚秋那么多年,经历了不少阻挠,付出了很多,从来没有动摇过他要跟靳晚秋在一起的心。

如今齐皓诚已经点头要那个位置了,他接下来或许会不拘小节,不在宫里住,不要其他妃子,偶尔不去上朝,偶尔出城去玩儿,经常没个正形,但这些都是小事,在大事上面,他还是认真理智的,因为他一旦坐上那个位置,就要对夏国的百姓负责,当一个好皇帝,一个虽然自由散漫但骨子里很好的皇帝。

齐皓诚知道狼王和秦岩一直在斗,只要秦骁不回雪狼国王室,狼王无论如何是不会把秦岩弄死的,因为他剩下的儿子里面秦岩是最出色的一个,他弄死了秦岩,自己当狼王一直到死又如何呢?雪狼国会后继无人,这可不是狼王愿意看到的。

狼王不会杀秦岩,但秦岩却一门心思要杀了狼王,所以最终出现这个结果其实是必然,区别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如果秦骁回到雪狼国王室的话,在秦骁和秦岩之间狼王会更偏向于选择秦骁,但秦骁并没有回去。

齐皓诚其实真的不担心,也没有太大压力,因为他有一群很厉害的朋友在身边。靳辰和墨青已经回到千叶城了,还有司徒琏北堂豪姬无双这些,都是武功极高并且有勇有谋的人,而他们毫无疑问都会帮他的。靳辰刚刚特地过来告诉齐皓诚雪狼国王室的事情,就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

齐皓诚微微一笑,抬脚进了院子。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但他没什么好怕的。

这天一大早,靳辰和墨青带着他们的三个孩子,还有向谦和司徒琏,以及跟着他们从迷雾森林那边来的北堂豪姬无双和南宫暖,一起离开了将军府,没过多久就到了墨府大门口。

“师公,我们回家啦!”离夜笑着对向谦说。

向谦下了马车,看着面前墨府的大门,还有门上那块牌匾,微微皱眉,牵着离夜的手说:“小夜乖乖,咱们以前就住在这里?”

“是啊是啊!师公和爹爹娘亲,我和小妹,还有琏叔叔,以前都住在这里呀!那会儿还没有弟弟呢!”离夜对向谦说,“师公,府里有一片园子,原来娘亲种了好多药材,不过都被师公给采了,嘻嘻!”

“这样啊……”向谦还是想不起来,不过没关系,离夜说这里是他们的家,他看了一眼就觉得很喜欢。

墨府这座宅子,是当初魏琰从夏国皇室手中买下的一座皇家园林,不仅面积很大,而且风景极美。虽然墨青和靳辰离开了两年多,但是墨府的下人一直都在,府里还是原来的样子。

靳辰和墨青进了府,也没管后面的几位客人,司徒琏主动承担起招待客人的任务,给北堂豪和姬无双还有南宫暖都安排了住处。

“暖暖,你就住在这边,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司徒琏对南宫暖说,他觉得这里就是他的家,回来的感觉真的还不错。

“谢谢琏哥哥。”南宫暖笑着点头,“这里很好,我很喜欢。”南宫暖说的是真心话,墨府里不仅很美,而且很安静很优雅,司徒琏安排南宫暖住的院子风景非常好。

“司徒公子对暖姐姐真好。”旁边的九月忍不住开口说,看着司徒琏笑得矜持甜美。

司徒琏看了九月一眼,神色淡淡地说:“暖暖先休息,你跟我出来一下。”

九月眼底闪过一丝喜色,脸上也飞上了一团红霞,低头跟着司徒琏出去了。南宫暖看着九月的背影微微皱眉,她觉得九月的小心思越来越多了,这样真的很不好。

司徒琏在前面走,九月跟在后面,她看着司徒琏的背影,眼中满是爱慕。

走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司徒琏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了九月。九月微微垂眸问:“不知司徒公子找我有何事?”

司徒琏没有说话,对着九月伸手,九月脸色娇羞地低头,以为司徒琏要抚摸她的头发,结果下一刻,司徒琏面无表情地一个手刀就把九月劈晕了,九月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司徒琏眼神冷漠地看着九月,这个女人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司徒琏没有选择杀了她,是因为司徒琏一直猜测九月跟墨衣很可能是姐妹,所以司徒琏打算留着九月的命,但他不想再看到九月再出现在他面前,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他很厌烦。

司徒琏提着昏迷不醒的九月,交给了风清,让风清找个地方把九月关起来,除了墨青和靳辰之外,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司徒琏过来找靳辰,靳辰正好也想找他。

“你准备留着九月的性命?”靳辰问司徒琏。墨府里发生的事情,司徒琏还找了风清帮忙,靳辰自然很快就会收到消息。

司徒琏微微点头:“暂时先留着吧。”

靳辰表示无所谓:“你决定就好,不过我有件事需要跟你商量一下。”

“你说。”司徒琏再次点头。

“我有一个诱敌计划,需要用到你和九月。”靳辰看着司徒琏说。

司徒琏微微愣了一下:“你是说,让我假装跟九月在一起了,把元禛引出来?”虽然昨日司徒琏一时冲动暴露了,导致幕后之人知道九月并没有成功骗过司徒琏,但事情也没有那么绝对。如果司徒琏带着九月出现在外面,而且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样子,幕后之人未必不会再跟九月联系,而他们的目的就是把幕后之人引出来。

没等靳辰说什么,司徒琏摇头说:“我拒绝,我没办法对着那个女人笑。”

靳辰唇角微勾:“你想多了,我没打算把九月放出去。”

司徒琏有些不确定地看着靳辰:“难道你要假扮九月,跟我去外人面前秀恩爱?我倒是不介意,不过墨青肯定不同意。”

靳辰白了司徒琏一眼:“你想得美!”

司徒琏看着靳辰,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跟墨青要假扮我和九月,那没我什么事,你们随意。”

“唯一的一个问题,”靳辰看着司徒琏说,“如果让墨衣看到了,她会不会很伤心?”

司徒琏摇头:“不会的,墨衣那么聪明,肯定能看出来你们是假的。”

靳辰扶额:“服了你了,好了,你可以滚了。”

司徒琏带着九月离开之后,九月就没有再回去,南宫暖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也没有多问。她在墨府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看到九月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她微微愣了一下。

“你……昨晚去哪里了?”南宫暖看着九月问。

九月微微一笑:“暖姐姐,想我了么?”

南宫暖神色一怔,面前这张脸是九月的,她没有看出任何破绽,但这声音分明是靳辰的。她有些不解地问:“雪儿,你怎么扮成九月的样子了?”南宫暖一直管靳辰叫雪儿,也没有改口。

靳辰微微一笑说:“自然是有目的的,你配合我就好了,我们一起出去逛街吧。”

南宫暖微微一笑:“好啊。”她不知道靳辰要做什么,不过她会配合靳辰的。

靳辰和南宫暖一起出门,在千叶城大街上逛了一圈,不少人都看到了她们,她们回到墨府的时候,暗处有一双眼睛盯上了她们……

靳辰已经开始实施她的诱敌计划了,而在最开始,她没有选择让“九月”和“司徒琏”直接出现在外面,而是选择让“九月”和南宫暖一起出现,给人一种她们两人是好姐妹的感觉。

靳辰知道,千叶城暗处一定有人盯着九月,不然前日他们刚进千叶城,司徒琏也不会遇到那个前来试探的墨衣女子。既然有人盯着,她就很大方地让他们看。靳辰知道司徒琏前日已经暴露了,但是无妨,只要引起幕后之人一点疑心,他们就有可能会再次出手试探,也有可能会现身找九月。而这就是靳辰的目的,她要让躲在暗处的人动,只要动了,就一定会有破绽。

第二天,墨府没有人出门,靳放下朝之后过来看了看孩子,吃了顿饭才走。

第三天,“司徒琏”带着“九月”出了墨府,也没有去其他地方,只是去千叶城的天香楼吃了顿饭就回去了。两人虽然没有任何亲密的动作,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是一对。

司徒琏的身份在千叶城中不是什么秘密,他最早出现在千叶城的时候还是双目失明的五毒教少主,后来他的眼睛好了之后,就成了墨府的人,他偶尔会带着靳辰和墨青的孩子出去走动,千叶城很多人都见过他。因为司徒琏的容貌仅仅逊色于天下第一美男子墨青,他在千叶城的人口中已经是天下第二美男子了。千叶城中的姑娘不乏司徒琏的爱慕者,他之前每次出去都会有姑娘追随着他的身影。

而如今,“司徒琏”身边出现了一个姑娘,一个长得很美的姑娘,千叶城里不少姑娘的心都碎了。而墨府的司徒公子已经心有所属的消息,也很快在千叶城中传开了。只是外人都不会知道,他们看到的“司徒琏”和“九月”,是墨青和靳辰假扮的。

一切看似很顺利,但又过了几日,并没有任何人出现跟九月联系,靳辰想了想,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元禛当初派了九月过来,他们之间肯定有特殊的联络信号,我们并不知道。如果说暗处的人已经发了信号,九月没有回应的话,他们就会知道这是个圈套了。”靳辰若有所思地说。

墨青点头:“有这个可能。”他们面对的敌人非但不蠢,反而很聪明,心机颇深。本身靳辰用的这个诱敌之计就是在司徒琏已经暴露的情况下使用的,幕后之人心中肯定会更多一分小心,不会轻易中计。

靳辰又思考了一会儿,微微一笑说:“既然如此的话,我们换种玩儿法。”

墨青唇角微勾:“小丫头又想到了什么?”

“明天你就知道了。”靳辰卖了个关子。

第二天一早,夏国皇室出了一张皇榜,上面写着重金悬赏捉拿朝廷要犯,洋洋洒洒地罗列了一大堆要犯的罪行,简直是烧杀掳掠无恶不作,让人看了就义愤填膺,并且还有三幅要犯的画像在上面。

赏金前所未有的丰厚,只要提供有用的线索,就可以得到万两黄金的奖赏,百姓们都睁大眼睛看着画像上面的三个人,想要把他们的模样记在脑子里,接下来一定要留意一下。

皇榜上面的三幅画像,第一幅是元禛,第二幅是东方清茉,第三幅是东方云祁,画得跟他们真人的样子几乎没有差别,因为是靳辰亲手画的。而这样的画像,将会以极快的速度,张贴到夏国的每一座城池,以及魏国的每一座城池。

靳辰并没想过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抓到那三个人,她的目的是让那三个人在这片土地上,无法用真面目示人,让他们成为百姓口中的败类,人人喊打的存在。

元禛或许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但东方清茉和东方云祁就未必了,靳辰倒要看看,她凭空捏造出来的恶名,他们是否能够忍受?

是夜,万籁俱寂。

两道黑影从墨府中飞身而出,正是墨青和靳辰。孩子们虽然在墨府,但是大部分时候都不需要他们操心,今晚也没有跟他们一起睡。

靳辰和墨青悄无声息地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墨青轻声问靳辰:“你觉得有用么?”

靳辰微微摇头:“不知道,等等看。”

从他们所在的地方,能够看到十米之外的高墙上面张贴的皇榜,皇榜旁边还挂着两盏灯笼,让路过的人在漆黑的夜晚也可以看清楚上面的文字和画像。

靳辰和墨青就在那里站着,呼吸声音几不可闻。大概过了一刻钟之后,靳辰眼眸微缩,因为有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从天而降,站在了皇榜前面,伸手就把皇榜给撕了下来,然后撕成了碎片。

靳辰冷笑,和墨青对视了一眼,墨青会意,飞身而出,拔剑朝着那人攻了过去。

撕皇榜那人披着黑色的斗篷,看不清楚容貌,但墨青并没有任何伪装,那头银发在夜色之中闪烁着妖冶的光泽。

靳辰并没有出去,她看着那人的脚步刚开始有些慌乱,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跟墨青缠斗在了一起,暂时并没有其他人出现。

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墨青一剑挑开了那人头上的斗篷,那人或许是为了谨慎起见,斗篷里面竟然还戴着一张面具。

靳辰眼眸微眯,看着那人的身形和招式,她想到了一个人……

那人并不是墨青的对手,没过多久,墨青的剑就刺入了那人的胸口,他的面具也被墨青一剑劈成了两半,脸上多了一道很深的血痕。

而靳辰的猜测没错,这个大晚上过来撕皇榜的不是别人,正是皇榜上面那个“十恶不赦”的“要犯”东方云祁。

靳辰觉得自己的运气还不错,她选择了元禛和东方清茉以及东方云祁三个人,并没有把南宫离的画像贴出去。倒也不是因为靳辰还认南宫离这个师父,是因为元禛三个人是从迷雾森林那边来到这边的,他们骨子里看不起这边的国家和百姓,而如今他们莫名其妙就成了百姓口中人人唾弃的对象,关键是东方云祁还做着美梦,想要在这片土地上实现他的野心,他们一旦看到这张皇榜,心中不可能没有任何波动。

靳辰知道暗处有人,但始终无法确定身在千叶城的敌人到底是谁。靳辰猜测过南宫离,原因是她觉得只有南宫离出手,才会放过靳放。但没有更多的证据证明这一点,靳辰并没有下定论。

如今,东方云祁跳进了靳辰设下的一个并不高深的圈套,他或许以为夜深人静的时分,他不过是过来撕一张他无法忍受的皇榜而已,不会被任何人发现。为了以防万一,东方云祁戴着面具还披了个斗篷,以为这样就不会暴露自己。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靳辰和墨青大半夜不睡觉,竟然会守株待兔在这里等着他!

东方云祁不仅被毁了容,还受了很严重的伤,因为墨青一点都没有客气,在保证他死不了的情况下,一直在往他身上增加伤口。

靳辰在等,她总觉得那些人不会让东方云祁一个人来千叶城,她在等着其他人现身。而刚刚东方云祁出现的时候,靳辰已经给司徒琏传了信,让司徒琏过来帮忙,有备无患。

在墨青即将再次伤到东方云祁的时候,一支利箭破空而来,速度极快。靳辰眼眸微缩,正准备出去帮墨青的时候,却又停下了脚步,因为她看得很清楚,那支箭的速度虽然极快,但是射偏了,根本就伤不到墨青。

下一刻,没有任何伪装的元禛出现在不远处,冷冷地说:“住手!”

墨青收剑,东方云祁受伤太重,站都站不稳了,一头栽倒在了地上。而靳辰看着元禛身旁那个手持弓箭的墨衣少女,唇角微微勾了起来,看来她叫司徒琏过来是很正确的,元禛身旁那个箭术明明很高明,刚刚却射偏的姑娘,应该就是司徒琏的墨衣了。

墨青神色平静地把地上的东方云祁提了起来,把剑架在了东方云祁的脖子上。

元禛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看着东方云祁的眼神带着一丝愤怒,靳辰猜测或许是东方云祁自作主张跑了出来,打乱了元禛的计划。

元禛猛然拔剑,架在了他身旁墨衣少女的脖子上,看着墨青冷声说:“换人!”不需要多言,元禛知道墨衣的价值,而他不会让东方云祁死。

一道人影闪过,闻讯赶来的司徒琏出现在了墨青身旁,元禛看着司徒琏冷哼了一声说:“司徒公子,如果不想看着她死的话,立刻把东方云祁放了!”

司徒琏神色平静地说:“如果我不同意呢?”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