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小莲花真禽兽啊/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禛目光幽深地看着司徒琏:“司徒公子,你就算不喜欢她,但她可救过你的命!”

司徒琏神色淡淡地说:“你似乎忘记了,当初我就是被她抓过去的,她害了我,又救了我,你觉得我应该感恩戴德?元禛,我原本觉得你很聪明,但是后来发现我想错了。你真以为我那么好骗,还派了个冒牌货过来?就算你把真的派过来,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

元禛神色微变,而他身旁那个戴着黑色面纱的墨衣少女垂眸掩去了眼底的情绪。元禛看着她冷声说:“哼,看来都是你一厢情愿!刚刚你竟然还故意射偏?!你现在听到了?那个你心心念念的男人心里根本就没有你!”

墨衣少女垂眸不语,并没有理会元禛的叫嚣。而元禛看着身受重伤不省人事的东方云祁,神色一变再变,看着墨青冷声问:“你们到底要什么?”

墨青神色平静地说:“拿南宫离来换。”

元禛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休想!”

墨青手起剑落,本来已经晕过去的东方云祁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一条血淋淋的胳膊落在了地上。他原本持剑的右臂,被墨青直接砍断了。作为东方云天的堂弟,东方云祁如今也遭遇了东方云天曾经遇到过的事情。

元禛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住手!”

墨青神色平静地把那条断臂朝着元禛踢了过去,看着元禛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东方云祁是你儿子呢。”

元禛暴怒而起,就要朝着墨青杀过来,而他身子刚刚动了一下,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凌厉的杀意袭来,他转头,猛然瞪大眼睛,就看到一个年轻女子面无表情地一剑刺入了他的胸口,长剑从他的后心穿胸而过,他一口血喷了出来,跪倒在了地上。

而元禛身旁一直无动于衷的墨衣少女猛然抬头,就看到面前站了一个人。她冰凉的手被司徒琏握住了,司徒琏伸手把她揽入了怀中,抱着她说:“墨衣,我终于找到你了。”

司徒琏知道靳辰躲在暗中,所以他刚刚不过是跟墨青配合默契地激怒元禛,好让靳辰找到机会下手而已。

墨青挥剑,正准备把东方云祁给解决掉,突然出现了一群黑衣女子,闪烁着幽蓝光泽的利箭朝着靳辰和墨青射了过来。与此同时,四周弥漫起了香气浓郁的五彩毒烟。墨青屏住呼吸,感觉眼睛一阵刺痛,他伸手拉过靳辰,急速后退。

司徒琏也第一时间抱着墨衣往外冲,只是墨衣的眼角和嘴角都溢出了黑血,她的气息正在变弱。司徒琏抱着墨衣大吼了一声:“靳辰,你快来救她!”

墨青和靳辰都退到了安全范围,毒烟散去,元禛和东方云祁都已经不见了人影,原地只留下两滩血。

靳辰冲到了司徒琏跟前,司徒琏声音急切地说:“你快看看她怎么了!”

靳辰伸手给墨衣把脉,脉象让靳辰神色一惊。她无法想象墨衣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她体内有很多种毒一直在折磨着她,身上几个致命的穴位竟然都有毒针在,而她刚刚是被那毒烟诱发了最致命的一种毒,导致她体内混乱的毒素瞬间爆发,现在已经离死不远了!

靳辰顾不得说什么,拿出她的金针,眼神专注地封住了墨衣的心脉。墨衣不再流血,但是她的脸色煞白如纸,呼吸依旧十分微弱。

“走。”靳辰对司徒琏说。

司徒琏抱着墨衣,跟着靳辰和墨青一起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墨府。看到司徒琏把墨衣放在了床上,靳辰对墨青说:“去把邱大胖找过来。”墨衣中的毒太复杂,靳辰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解。

听到靳辰的话,司徒琏心中一沉,看着靳辰问:“她到底怎么样了?”

“中了很多种毒。”靳辰面色凝重地说。

司徒琏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墨衣说:“一定是因为我!”

靳辰并没有安慰司徒琏,因为墨衣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确实是因为她当初放走了司徒琏导致的。只是这种事情也不是司徒琏的错,这是墨衣自己的选择。

墨青把在睡梦中的邱宝阳给提了过来,邱宝阳到跟前的时候还是晕晕乎乎的,被靳辰一个爆栗子给敲醒了,愣愣地问:“怎么了怎么了?”

靳辰指着墨衣对邱宝阳说:“给她把个脉。”

“哦。”邱宝阳向来很听靳辰的话,闻言揉了揉眼睛,上前给墨衣把脉。

过了片刻,邱宝阳神色一惊:“这姑娘竟然还没自尽,真是个奇迹!她体内中了至少十八种毒,全都是折磨人的剧毒,而且下毒之人手段十分高明,这十八种毒已经在她体内混合成了一种新的奇毒,足以让她日日夜夜忍受着生不如死的折磨,但是却死不了。”

司徒琏眼底闪过一丝痛色,他早就想到墨衣不会好过,却没想到那些人竟然这么狠……

“能解吗?”司徒琏问邱宝阳。

“应该……”邱宝阳还没有放开墨衣的手腕,他沉吟了一下,突然眼眸一缩,“毒不好解,但不是不能解,不过这姑娘中了传说中的断魂针,而且有一根在她眉心,断魂针一旦取出来,她的脑子一定会受到影响,至于会是什么后果,我也不知道。”

靳辰之前把脉已经看出来了,这也是她找邱宝阳过来的主要原因,因为她不敢轻易动手给墨衣医治,一个不小心,墨衣就会没命。而最后就算保住了性命,墨衣会变成什么样子,真的是件无法预料的事情。

司徒琏看向了靳辰,靳辰对他微微摇头,表示她的结论跟邱宝阳一样。虽然靳辰和邱宝阳都是鬼医向谦的徒弟,毒术已经算得上是独步天下了,但是人外有人,未必没有更高明的毒术高手在。而客观来说,用毒之术和解毒之术并不是一个概念,毒术再高,未必能够解得了其他人下的毒,因为毒术的变化也是千千万。

断魂针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毒术至尊,名字叫做断魂针,但不同的使用者会在断魂针上面涂抹不同的毒,而这针法本身就是一种可以让人生不如死的酷刑。

其实司徒琏中过断魂针,还是当初墨衣对付他的时候用的,但那会儿墨衣用的断魂针上面没有毒,就只是用来折磨人的。如今墨衣中的断魂针上面,却有不止一种很复杂的毒。

“她……会死吗?”司徒琏有些艰难地问出了这句话。

靳辰摇头:“不确定。”没有谁是大罗神仙,给墨衣下毒的人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墨衣活着,只是想要折磨她。而今晚墨衣的毒被诱发了,靳辰护住她心脉的金针再过一个时辰就会失去效果,必须给她解毒,而且在毒发之后必须一次性全部解,否则她醒过来的同时就会毙命。

“小莲花,必须冒险了,我和师姐会尽力的。”邱宝阳不认识墨衣,但他听北堂豪提起过司徒琏的墨衣姑娘,想必就是这位了。

这会儿最冷静的是邱宝阳,因为他跟墨衣完全是陌生人,可以站在一个医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司徒琏目光幽深地看着墨衣,伸手握住了墨衣冰凉的手,眼眸微暗:“好。”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不会放弃。他不愿冒险,可他别无选择了。

时间紧迫,靳辰感觉到了压力,而主要的压力是来自于她不想让司徒琏失望,不想让司徒琏失去墨衣。看到靳辰不太平静,墨青开口让靳辰给他和邱宝阳打下手,他替代了靳辰的位置。墨青的医术和毒术也是师从向谦,并不比靳辰逊色。

三个人一齐动手,神情都很专注,而在靳辰把可能用到的药材都取过来处理好的时候,邱宝阳和墨青已经讨论好了解毒的方案。确实有些冒险,但只有一种办法。

一个时辰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大半,邱宝阳擦了一下额头上面豆大的汗水,神色严肃地说:“当初月儿生孩子,我都没这么紧张过。”

在邱宝阳和靳辰墨青三个人忙碌的时候,司徒琏就坐在床边,握着墨衣的手,不知道在轻声对墨衣说些什么,不过墨衣是不可能听到了。

“好了!”邱宝阳看着面前的三颗药丸说。一颗白色,一颗红色,还有一颗是黑色的,而这就是他们给墨衣准备的解药。

靳辰转身对司徒琏说:“把她扶起来。”

司徒琏把墨衣扶了起来,靳辰坐在了墨衣身后,深吸了一口气,双手贴在了墨衣后背上,然后对墨青说:“可以了。”

靳辰要用内力把断魂针逼出来,而墨青必须算好时间,把那三颗解药按照顺序让墨衣吃下去,这中间不能出任何差错,否则墨衣必死无疑。

“你过来。”邱宝阳拉住了司徒琏,让他离墨衣远一点,怕出现什么意外司徒琏太冲动,影响到墨青和靳辰。

司徒琏神色紧张地站在一旁看着,邱宝阳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因为说什么都没用。

时间似乎过得很漫长,司徒琏感觉浑身的力气都用尽了,心都揪在了一起,看着墨衣服下解药之后一直在吐黑血,而她的眉心被逼出了一根细如牛毛的金针,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像个破布娃娃一样,没有了一点生机……

司徒琏被邱宝阳死死地拽着,强忍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告诉自己,墨青和靳辰很厉害,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大概又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靳辰满头都是冷汗,因为她的内力都快耗尽了,才把墨衣体内的断魂针全部逼出去。而墨青已经把三颗解药都让墨衣吃下去了,她依旧在吐血,不过血已经不再是黑色的了。

看到靳辰放手,司徒琏冲过来抱住了墨衣,邱宝阳快步走过来给墨衣把脉,在司徒琏紧张的注视之下,邱宝阳微微点头说:“应该死不了了。”

司徒琏心中一松,差点晕过去。在这次见到墨衣之前,司徒琏只是知道自己喜欢墨衣,他要找到墨衣,跟她在一起,可是这次见到了墨衣,司徒琏才体会到了刻骨铭心是什么感觉,墨衣所有的痛,司徒琏都感同身受,恨不得替代她承受那些痛苦。

“她现在身体太虚弱了,需要慢慢养着,今天就先这样吧,我们明早再来。”靳辰对司徒琏说。

“好。”司徒琏没有回头,他全副心神都在墨衣的身上。

这会儿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一个漫长的夜晚终于过去了。邱宝阳回隔壁邱府去了,靳辰和墨青也都没有困意,走出司徒琏的院子,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我都快要忘了昨夜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了,不过没能杀了东方云祁和元禛没关系,能把司徒琏的墨衣找回来,也算不错了。”

靳辰昨日用了一个并不高明的诱敌计策,她和墨青去皇榜附近守株待兔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准备,纯粹就是想碰一下运气。

他们的运气着实不错,因为东方云祁那个蠢货真的被靳辰用一个很简单的计策就给引诱了出来,之后出现的元禛是来救东方云祁的,而他带着墨衣,应该是想拿墨衣当筹码交换东方云祁,谁知道司徒琏根本不按元禛的套路来。

靳辰并没有小看元禛那帮人,昨夜如果元禛之后没有其他人来,靳辰和墨青完全可以把元禛和东方云祁杀了或者是抓了。只是显然,对手的人数和手段都不少,最终墨青让东方云祁变成了残废,而靳辰重伤了元禛,他们还把墨衣救回来了,乐观来看的话,其实收获不小。

“你觉得南宫离现在在千叶城吗?”墨青问靳辰。清晨的风很凉,墨青把外袍脱下来披在了靳辰身上。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说:“你的意思是,南宫离不在千叶城?”

“既然东方云祁在,那么当时在宫中偷袭你爹的就有可能是东方云祁。”墨青看着靳辰说。

靳辰微微蹙眉:“如果是东方云祁的话,他为何不直接杀了我爹?”东方云祁也是一个天玄心法大成者,武功极高,虽然不如墨青,但想要杀了靳放并不难。

“或许他们想让我们以为是南宫离做的。”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南宫离是靳辰的师父,靳辰在南宫离的问题上,其实不可避免地会夹杂着一些感情,相对来说墨青更加理智一些。

“我们以后会知道的。”靳辰神色微冷。墨青说的并不是没有任何可能,但靳辰并不想给南宫离的行为找理由,正因为她跟南宫离的关系,所以她遇到任何关于南宫离的事情,都必须做最坏的打算,一旦她对南宫离感情用事,她就输了。

天色微亮,距离千叶城最近的白城里面还很安静。

白城中一个富商的别院里面,东方清茉神色焦急地看着东方云祁,她一边给东方云祁包扎伤口,一边不住地流泪。

元禛虽然受伤很重,但是已经醒了,伤口也包扎好了,这会儿坐在旁边,脸色难看地对不远处的黑袍女子说:“那靳辰是鬼医之徒,她现在手中有我们的人,还有真言丹,会很麻烦。”元禛说的是墨衣。

黑袍女子目光冷然地说:“放心,她就算不死,也说不了什么!”她说的也是墨衣。

“娘,云祁被伤成这样,以后还怎么拿剑啊!我们一定要给云祁报仇啊!”东方清茉转头看着黑袍女子说。

黑袍女子看了一眼东方云祁,眼神更冷了:“我跟你们说过,一定不要轻举妄动!云祁越来越没脑子了,你们也不看好他!”

“我们总不能日日夜夜地守着他。”元禛眼眸微垂。

黑袍女子看向了元禛:“阿元,你有什么不满可以直说。”

“没有。”元禛神色淡淡地说,“只是我觉得以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想要对付夏国这些人,不太可能。”

“等云祁醒了,你们就离开这里。”黑袍女子看着元禛说,“我安排其他人过来。”

“娘,我们要去哪里?”东方清茉问黑袍女子。

黑袍女子声音冷漠地说:“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不要多问,阿元你跟我过来。”

黑袍女子话落走了出去,元禛起身跟了出去,东方清茉正在给东方云祁疗伤,并没有在意。

进了另外一个房间,黑袍女子转身看着元禛说:“阿元,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元禛神色有些落寞,自嘲一笑:“在你心里,最重要的人就只有东方云祁而已,昨夜你也不是去救我,而是去救东方云祁的,我知道。”

“阿元,你怎么可以这么想,你跟云祁都是我在意的人,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难道不知道我对你……”黑袍女子看着元禛说。

元禛猛然抬头,打断了黑袍女子的话:“你对我怎么样?你是我师父,是你把我养大,是你教我武功,可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思却视而不见,还非要我跟你的女儿在一起!如今你为了实现你孙子的野心,让我去出生入死,为了你,我毫无怨言!可是昨天的事情,都是东方云祁自己愚蠢造成的,我也因此差点没命,我就想问你,你难道真的非要为了东方云祁那个蠢货付出一切吗?”

“阿元,我就这么一个孙子!”黑袍女子看着元禛说。

元禛冷笑:“所以你根本就忘了你还有一个外孙女是吧?媛媛在哪里,你问都没问过。”

“阿元!我早已经后悔了!”黑袍女子看着元禛说,“在你和清茉成亲那晚,我就后悔了!我本来以为,你一定不会碰清茉,你还会来找我,可是我没想到……阿元,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怪我,可是我比你更不好过!媛媛是你和清茉的孩子,我没有办法喜欢她,我真的没有办法……”

元禛神色一震,看着面前的黑袍女子,喃喃地叫了一声:“师父……”

“阿元,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回不去了!”黑袍女子看着元禛说,“我知道一开始就是我错了,事到如今,我更不该利用你来帮云祁,是我对不起你,你想走就走吧,我不会怪你的。”

“不!”元禛猛然抬头,眼底闪过一丝痛色,“我不走!我要留在你身边,不管你让我做什么,即便是让我死,我也心甘情愿!”

“阿元,我不值得你这样做……”黑袍女子看着元禛摇头。

“值得不值得,我自己心里最清楚。”元禛话落转头离开了,没有看到黑袍女子瞬间变得冷漠的眼神。

旭日初升,千叶城沐浴在晨光之中,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墨府司徒琏的院子里,司徒琏一整夜都没有睡,一直守在墨衣的床前,一动不动地看着墨衣。即便墨衣跟九月的容貌一模一样,但是对司徒琏来说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司徒琏看到九月,心中没有任何涟漪,而他看到墨衣,心情却为之波动起伏。他希望墨衣醒过来,好起来,他会好好对待她,一定不会再让她吃一点苦,受一点罪。

靳辰一大早就过来了,给墨衣把了脉,对司徒琏说墨衣的脉象已经平稳了,她再开点药,养养就没事了。

下晌的时候,墨衣终于睁开了眼睛,司徒琏神色一喜:“墨衣,你醒了!”

墨衣眼神迷茫地看向了司徒琏:“你是谁呀?”声音有些干涩,但是语调却怪怪的……

司徒琏神色微变:“墨衣,你不记得我了?我是司徒琏。”

“司徒琏是谁呀?”墨衣一脸的懵懂,看着司徒琏扯了扯嘴角说,“叔叔你长得真好看。”

司徒琏的脸一下子就有点黑了,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这是墨衣,但是墨衣不记得他了,而且看着不仅仅是失忆,她的眼神透着孩子才有的懵懂和纯真……

司徒琏心中一沉,面上却是不显,对着墨衣微微一笑说:“你饿不饿?”

墨衣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扁了扁嘴:“好饿呀!”

“叫我哥哥,我去给你拿好吃的。”司徒琏笑得一脸柔和。

“哥哥你真好。”墨衣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单纯的笑容。

司徒琏转身,脸上的笑容就不见了。他出门,用最快的速度把靳辰找了过来,还让下人准备了清粥拿过来。

“姐姐你是谁呀?你好美哦!”墨衣看到靳辰,星星眼地说。

靳辰微微一笑:“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墨衣晃了晃脑袋:“我想不起来了。”

靳辰给墨衣把脉,发现脉象没有什么异样,而墨衣这样,明显是心智退化成了孩童,应该还是受了那些毒素的影响,而她的身体是没有大碍了。至于心智,这并不是用药物能够解决的问题……

靳辰转身,对着司徒琏微微摇头,司徒琏苦笑:“这就是你们昨夜说的无法预料的后果?”墨衣不仅失忆,心智还变成了个孩子,司徒琏的心情真的很复杂。

靳辰对司徒琏轻声说:“她未来受到什么刺激的话,有恢复的可能,但我们没有办法人为刺激她,因为结果不敢保证。”

司徒琏轻叹了一声:“人活着就好。”

靳辰拍了拍司徒琏的肩膀说:“你好好照顾她,我们再想办法。”

靳辰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墨衣的声音:“哥哥,我好饿!”她转头就看到司徒琏笑意温柔地端着清粥坐在了床边,拿勺子吹凉了之后喂墨衣吃,墨衣一边吃一边像个小花痴一样盯着司徒琏看。靳辰唇角微勾,是福是祸,端看什么心态了。墨衣虽然失去了记忆,心智也变成了孩童,但她不需要再日日夜夜受到生不如死的折磨,还能跟她原本喜欢的司徒琏在一起,一切都会好的。

司徒琏有点头疼,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墨衣小时候的性格,如今的墨衣分明就是个淘气小丫头,而且还很闹腾。司徒琏对孩子向来很有办法,可是他没有办法把墨衣当小孩子看,感觉很别扭。

司徒琏说他需要一个可靠的下人,靳辰安排了琴韵去照顾墨衣,因为墨衣是个姑娘,虽然是个心智大概只有四五岁的小孩子,身体却是大姑娘了,司徒琏总不能帮她换衣服。

墨衣吃了药又睡了,司徒琏终于有了点时间,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又吃了饭,自己坐在院子里思考人生。他着实有些迷茫,不知道接下来该用什么心态来对待墨衣……

“小莲花!”北堂豪和姬无双一起走了进来。

“你坐这里干什么呢?”北堂豪在司徒琏对面坐了下来,看着司徒琏笑着问,“我听说你那位墨衣姑娘已经被找回来了?恭喜恭喜!”

姬无双嘿嘿一笑:“小莲花,我们什么时候喝你的喜酒啊?”

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喜酒一时半会儿喝不上了。”墨衣现在的心智还是个小孩子,怎么可以跟他成亲?

北堂豪和姬无双只知道司徒琏把墨衣带回来了,但是具体什么情况并不了解。听到司徒琏的话,北堂豪微微愣了一下:“是有什么问题吗?”

司徒琏叹气,摇头:“她失忆了,而且现在的心智像个四五岁的孩子。”

姬无双微微皱眉:“小姐姐和邱大胖都没有办法吗?”

“他们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司徒琏微微摇头说。

“这……”北堂豪神色莫名,“小莲花你确实不能娶她,她心智不成熟,只能把她当孩子来看。”

小姬安慰性地拍了拍司徒琏的肩膀:“你还年轻,不如就等着她长大吧,她的心智总会慢慢长大的,再过十年,你们就能成亲了。”

司徒琏扶额:“小姬你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再过十年啊,司徒琏想想就觉得人生好灰暗,好不容易找到了心爱的姑娘,结果还要等十年才能在一起,他可以等,就是觉得有点郁闷,越来越郁闷……而且他真的很希望墨衣可以恢复正常,想起他们曾经的过往,这点很重要。

“人没事就好。”北堂豪对司徒琏说,“其他的,总会有办法的。”

姬无双神色一正,看着北堂豪说:“你还要防止她喜欢上别人,这是有可能的。”

司徒琏白了姬无双一眼:“这是不可能的,她说我长得很好看,会喜欢我的。”

“可你别忘了府里还有一个比你更好看的。”姬无双很认真地对司徒琏说。

司徒琏面无表情地说:“我不会让她见到墨青的。”

北堂豪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有些同情地看着司徒琏说:“小莲花,突然感觉你有点可怜了。”

“是啊是啊,小莲花你上次不还说找到墨衣就跟她成亲生娃吗?现在还要再等十年,真是可怜啊!”姬无双看着司徒琏也是一脸同情。

司徒琏轻哼了一声:“你们两个没有媳妇儿的人,在我这里找什么优越感?再过十年你们说不定还是光棍儿!不对,北堂豪就算了,小姬你是怎么回事?你可是发过誓要一辈子打光棍儿的!”

北堂豪哈哈大笑,姬无双神色一僵,转头就看到南宫暖过来了。

“琏哥哥,我听说你找到墨衣了?我是来看她的。”南宫暖完全把姬无双当了空气,对着司徒琏笑容甜美地说。

北堂豪看到姬无双眼底一闪而逝的郁闷,唇角勾起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说来也是,他们周围的人都能看出来姬无双对南宫暖有意思,偏偏姬无双死活不肯承认,不承认就算了,还天天找南宫暖的麻烦。北堂豪只想说,活该姬无双单身。如果南宫暖是他妹妹的话,他也看不上姬无双当妹夫。

不过这种事情他们都是外人,南宫暖自己被姬无双欺负的时候也没有对别人告过状,而她明显并不喜欢姬无双,相反很讨厌他。所以他们最后会怎么样,周围的人其实都不知道,也都选择了旁观,毕竟感情这种事,外人也不好插手。

“她身体虚弱,这会儿睡了。”司徒琏对南宫暖说。

南宫暖看到司徒琏提起墨衣之时眼中的温柔,微微一笑,她想司徒琏真的很喜欢那个叫墨衣的姑娘吧,如今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真好。

就在南宫暖准备告辞的时候,琴韵从房间里出来了,看着司徒琏说:“司徒公子,墨衣小姐醒了,闹着要找你。”

南宫暖微微愣了一下,不是说司徒琏喜欢的是个很清冷的姑娘吗?“闹”着要找司徒琏是怎么回事?

司徒琏起身,一眨眼的功夫就进了房间。

北堂豪和姬无双对视了一眼,北堂豪说:“去看看?”

姬无双站了起来:“去看看。”

看到北堂豪和姬无双都过去了,南宫暖犹豫了一下,也跟在后面过去了。

房间里,墨衣披着长长的头发,穿着素白的里衣,巴掌大的小脸还很是苍白,看到司徒琏过来,她伸手就抱住了司徒琏的脖子,还在司徒琏怀中乱动,抱着司徒琏说:“哥哥,你陪我睡嘛,我害怕!”

怀中的温香软玉让司徒琏身子一僵,他赶紧推开了墨衣。墨衣一脸委屈地看着司徒琏:“你不是我哥哥吗?”

“不,我不是你哥哥。”司徒琏摇头说。

“可你说你是!”墨衣拽着司徒琏的袖子晃啊晃。

“你可以叫我哥哥,但我是你的……”司徒琏的脸色微微有点红。

“你是我的什么?”墨衣一脸好奇地问司徒琏。

“我是你的未婚夫。”司徒琏看着墨衣神色认真地说。

墨衣有些懵懂地问:“未婚夫哥哥?你不可以陪我睡吗?”

司徒琏摇头:“你要自己睡。”

“我不要!”墨衣说着又搂住了司徒琏的脖子,身子紧贴着司徒琏,就是不放开,“我不要一个人睡!”

门口的北堂豪和姬无双默默转身,北堂豪幽幽地说:“小莲花耳根子都红了。”

姬无双嘿嘿一笑:“我怎么觉得小莲花其实很开心呢。”

南宫暖还没看到里面怎么了,北堂豪笑着说:“暖暖,非礼勿视。”

“啊?”南宫暖愣了一下,脸色微红,转身就跑了。

姬无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南宫小暖竟然害羞了?她以为小莲花在干什么?”

北堂豪唇角微勾:“小莲花的春天来了。”

房间里,司徒琏神色无奈地看着墨衣:“墨衣乖,自己睡好不好?要不让琴韵陪你睡?”

“未婚夫哥哥,你陪我一起睡嘛!”墨衣抱着司徒琏就是不撒手。

司徒琏微微转头,发现琴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还从外面把门给关上了。而刚刚闹腾了一会儿,墨衣很快又睡着了,脑袋趴在司徒琏肩头,一手搂着司徒琏的脖子,一手拽着司徒琏的衣襟,很依赖的姿势。

司徒琏微微叹了一口气,小心地把墨衣放下,犹豫了一下,脱掉鞋子躺在了墨衣身旁,拿过墨衣的手,跟他十指相扣。一夜未眠的困倦袭来,司徒琏决定什么都不管了,先睡一觉再说……

看热闹看得很开心的北堂豪和姬无双两个人,到靳辰面前晃了一圈,跟靳辰说司徒琏正陪着他的小未婚妻睡觉呢,靳辰唇角微勾:“小莲花真禽兽啊!”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