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哥哥笑起来真好看/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到了七月底,夏国先皇已经下葬了,而明日就是齐皓诚正式登基的日子。

有官员提议夏国应该改个国号,毕竟皇帝已经不姓夏了,不如改叫齐国,其他的一切都不会受到影响。

齐皓诚本来觉得无所谓,只是这件事并不仅仅是一个国号的问题,因为夏氏一族还有三位皇子活着,齐皓诚不可能把他皇舅舅剩下的这点血脉也都给弄死了,必须要留着他们,还不能让他们闹腾,如果夏国还是夏国的话,这三个姓夏的皇子恐怕很难死心,会认为齐皓诚那个位置他们还可以抢回去。

于是在跟安平王和靳放商议过后,齐皓诚大手一挥,改!不就是个国号而已,先皇既然把皇位都传给齐皓诚了,就不会在意国号的问题。

登基大典自然不是谁都能参加的,而齐皓诚在登基大典前一天,下了几道册封圣旨,封了几个王。

第一个被封王的是墨青。墨青本来就是个王爷,不过是魏国皇室册封的,如今齐皓诚又封了他当齐国的王爷,依旧是墨王爷,墨府门口的牌匾在当天换成了墨王府。齐皓诚此举也是在表明,魏国和齐国是一家的。谁不知道魏国皇帝魏琰是墨青的表弟,跟墨青像是亲兄弟一样,而齐国皇帝齐皓诚是墨青的连襟,俨然也是兄弟了。

第二个就是司徒琏了。司徒琏没有要求过,不过齐皓诚非常热情主动地非要给,还说不需要司徒琏做什么。

然后就是北堂豪和姬无双了。这两个人对千叶城的人来说都相当陌生,对齐国百官来说也有些不明所以。而齐皓诚说这两位都是帮过他的好友,文武双全,没有人有意见。

如此,齐国新皇册封了四位年轻的王爷,在齐皓诚登基这天,四王齐聚,出现在皇宫里的时候,那场面完全就是美男盛宴,那些跟随父兄进宫观礼的官家小姐们眼睛都不知道该看哪一个了。

墨青本来不想来,齐皓诚非说他必须到场,否则他就不干了,墨青也是很无语。不过抛开他们是连襟这层关系,他们事实上还是师兄弟,关系也算不错了,墨青就勉为其难参加了。

而齐皓诚似乎是为了给自己册封的王爷们一个闪亮登场的机会,特地要求四个人都跟着他一起出场,最后的结果也是相当轰动的。

四王今天的衣服都是齐皓诚要求宫中的御衣阁特制的,墨衣依旧是一身墨衣,不过领口和袖边镶了金线,看起来贵气逼人,静静地站在那里不动都是满满的王者风范。

而司徒琏今日穿了一身暗红色的锦袍,更衬得他面如冠玉气度不凡。

北堂豪和姬无双一蓝一绿,两个人的容貌虽然不如墨青和司徒琏,但也是很俊朗的,而且各有千秋。墨青对于齐皓诚要求他来撑场面这件事表示很无语,司徒琏是无所谓,而北堂豪和姬无双是真的很开心了,因为他们觉得很有趣很好玩儿,觉得自己帅死了。

齐皓诚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曾经稍显稚嫩的脸庞如今已经成熟而稳重,他本就出身尊贵,从小到大都养尊处优,身上的高贵之气比起夏氏一族的皇子们都更像是皇室后裔。

靳晚秋身着一身金红色的凤袍,长长的后摆上面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金凤,她神色平静地站在齐皓诚身旁,齐皓诚牵着她的手,俨然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本身齐皓诚能够成为这个国家的皇帝已经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了,而靳晚秋的经历,在世人口中恐怕要成为一个传奇了。毕竟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皇后像靳晚秋一样,在冲喜守寡生子之后,还能带着儿子再嫁,最终成为一国之后。很多人都在心中感叹,靳晚秋绝对是旺夫旺子的大福之人,别人羡慕不来的,也没有任何人再敢议论靳晚秋曾经的那些过往,毕竟今时不同往日。

齐皓诚牵着靳晚秋上了祭天台,帝后二人很顺利地完成了所有的礼节,站在上面享受百官朝拜。而齐皓诚给了他新册封的四王特权,无需跪拜。

墨青四人就站在祭天台下面,莫名地给百官一种威慑感,他们的新皇,这四位王爷,将会带领齐国,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姐姐,哥哥今天好好看呀!”孩子们都在靳放那里,靳辰身旁坐着的是穿着一身鹅黄色纱裙的墨衣。墨衣看着站在前方的司徒琏笑嘻嘻地说,眼中除了司徒琏这个哥哥,好像根本看不到其他人,譬如公认比司徒琏容貌更出色的墨青。墨衣第一次见到墨青的时候,司徒琏还有些紧张,怕墨衣觉得墨青比他好看,结果墨衣看着墨青说了一句:“叔叔,你的头发怎么白了,看着好奇怪哦!”墨青很无语,司徒琏彻底放心了。

“衣衣,你喜欢哥哥吗?”靳辰笑着问墨衣。除了司徒琏之外,墨衣最喜欢的就是靳辰了,因为她睁开眼先看到了司徒琏,对于司徒琏有很深的依赖,而靳辰是她第二个见到的人。

“喜欢!”墨衣笑着说。她容貌很出色,曾经总是穿着一身墨衣,还戴着墨色的面纱,只露出一双冰冷的眼睛。如今她心智变成了小孩子,言行举止也像小孩子一样,很活泼爱笑,甚至有时候有些淘气,偶尔还跟司徒琏玩捉迷藏,每每弄得司徒琏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靳辰表示如今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司徒琏暂时没有办法娶墨衣了,毕竟墨衣还是孩子心性,很多事情都不懂,也没有嫁人这个概念,司徒琏应该也下不去手。虽然说因为墨衣缠着司徒琏,司徒琏这几天都是陪着墨衣一起睡的,不过以司徒琏的性格,当然不可能做什么。

靳辰伸手揉了揉墨衣的脑袋,墨衣笑颜如花,抱着靳辰的胳膊连声叫着姐姐。不远处的司徒琏看到这一幕,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其实现在的墨衣他也很喜欢,只要墨衣开心就好。

登基大典结束了,百官们口中津津乐道的倒不是他们已经相当熟悉的皇上和皇后,而是横空出世的四位帅气逼人的王爷。而齐皓诚宣布,将于三日之后在皇家别苑举行箭术比试,届时要为北堂豪和姬无双两位王爷选妃,百官们眼睛都亮晶晶地盯上了自家姑娘,各家小姐们也都摩拳擦掌准备好好表现一下。

箭术比试是曾经的夏国沿袭了多年的皇室活动,当初靳辰就是在箭术比试上面拔了头筹惊艳世人的,如今飞云弓还在靳辰的手中。本身夏国就尚武,如今齐皓诚成了皇帝,自然更不会搞什么赏花宴选妃宴了,给他的兄弟选妃直接来一场箭术比试。

如今皇上成了齐皓诚,齐皓诚没有兄弟,四位皇子都还那么小,所以想要跟皇室联姻,只能盯着齐皓诚册封的王爷们了。墨青就不用想了,谁也没胆子打墨青的主意。原来倒是不少人都盯着司徒琏,只是这次司徒琏进宫的时候就牵着一个美貌的少女,出宫的时候还牵着,大家也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但齐皓诚明明白白地说了,北堂豪和姬无双都尚未婚配,这对各家小姐来说是难得的机会。

齐皓诚在登基大典结束之后就又跑出宫找北堂豪和姬无双喝酒去了,北堂豪很无语地看着齐皓诚说:“什么选妃?你怎么都不提前打声招呼的?”

齐皓诚嘿嘿一笑:“我说阿豪啊,你怎么这么健忘?你可是亲口跟我说过,你要在这边找媳妇儿的,还说有好姑娘的话让我给你介绍一下,看哥们儿对你多好,贵族小姐任你挑,你竟然还不领情?”

北堂豪无奈扶额:“我当时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男大当婚,你老抱着我儿子玩儿,自己就不想生一个?”齐皓诚似笑非笑地看着北堂豪,“不要有压力,有看上的尽管开口,没看上的就算了呗!以你现在的身份,大把的姑娘上赶着想投怀送抱,不用谢我,我就是这么够义气!哈哈!”

北堂豪对齐皓诚无语了,齐皓诚在外人面前是成熟稳重了,私下里根本就没有正形。不过北堂豪倒也没有要求齐皓诚取消三日之后的箭术比试,选妃什么的无所谓,箭术比试本身北堂豪还是很喜欢的。他的箭术是跟着司徒琏学的,准备到时候试试身手。

北堂豪转头看向了旁边一句话没说的姬无双,眼眸微闪,对齐皓诚说:“阿洵啊,我选不选妃无所谓,你让小姬选妃,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姬无双瞪了北堂豪一眼:别乱说话!

北堂豪嘿嘿一笑,对齐皓诚说:“阿洵你有所不知,当年小姬在女人身上栽了跟头,可是当着我和小莲花的面,亲口发誓他这辈子再也不碰女人的,你别逼小姬违背誓言嘛!”

“有这事儿?”齐皓诚眼中闪烁着鬼畜的光芒,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姬无双的肩膀说,“小姬,真是对不住,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放心放心,哪个姑娘敢对你投怀送抱,我直接砍了她!不能让你说话不算话嘛!放心啊,这次选妃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姬无双的神色有点尴尬,不过还是死鸭子嘴硬地说了一句:“本来就跟我无关。”

齐皓诚和北堂豪对视了一眼,齐皓诚嘿嘿一笑说:“其实吧,我特别佩服小姬,说到做到,真男人!”

北堂豪表示,小姬啊,说出口的话是收不回去了,我倒要看看你什么时候幡然醒悟不再嘴硬……

曾经靳辰在狩猎的时候带回了一头小鹿送给离夜,离夜给小鹿取名叫做小黑,小鹿一直在墨府里面养着,如今已经长大了,因为一直跟人待在一起,所以很有灵性。

昨日墨衣在花园里看到小鹿就喜欢上了,司徒琏直接问离夜要了过来,墨衣这会儿拿着司徒琏给她采的一束花,正在往小鹿的头上插,司徒琏笑着站在一旁,觉得墨衣真的很可爱。

“墨衣姐姐!”离夜牵着墨小贝跑了进来,笑着叫墨衣姐姐。

“小夜,小贝,你们来啦!”墨衣很喜欢跟离夜和墨小贝一起玩儿,看到他们过来很高兴。

司徒琏微微一笑对墨衣说:“衣衣,你先跟小夜和小贝一起玩儿,哥哥去给你拿点心吃。”

“好呀好呀!”墨衣点头,司徒琏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片刻之后,司徒琏出现在南宫暖的院子里,把南宫暖吓了一跳。南宫暖看着司徒琏问:“琏哥哥,你找我有事吗?”

“暖暖有没有做点心?”司徒琏问南宫暖。

南宫暖笑了:“琏哥哥肯定是要给墨衣吃的吧?有,我去拿。”墨衣很挑食,不喜欢的东西一口都不吃,司徒琏也是变着法的哄她。以前是南宫暖主动给司徒琏送好吃的,如今司徒琏天天过来南宫暖这里要。前天司徒琏带着墨衣去了靳将军府一趟,墨衣很喜欢关妍之做的甜点,司徒琏就很不好意思地让关妍之又给馋嘴的墨衣多做了一份儿。

南宫暖拿了一盘点心出来,司徒琏留下一句“谢了”,端着点心就跑了。南宫暖突然有些羡慕墨衣,虽然墨衣忘记了一切,但还有司徒琏在身边,他们以后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南宫暖自己倒也没有认真想过她未来的丈夫应该是什么样子,唯一想过的就是,绝对不会是姬无双那个样子的……

司徒琏去而复返,墨衣已经玩得满手都是泥巴了,今天才穿上的新裙子也脏了。看到司徒琏带回来了香气扑鼻的点心,墨衣伸着小脏手要抓,司徒琏把点心放在了一边,牵着墨衣往房间里走去:“先去洗手。”

墨衣一步三回头地看着放在院中桌上的那盘点心,司徒琏笑着摇头,这小吃货,如果能长胖点也不错。

司徒琏给墨衣洗了手,本来也没打算给墨衣换衣服,因为她等会吃完点心肯定还要接着玩的,结果墨衣的手干净了,自己又嫌弃衣服脏了,伸手就去扯衣带,要把衣服脱了换新的。

如今已经会自己穿衣服的墨衣动作很快地把外袍给脱了,还要解里衣,完全不觉得司徒琏站在她面前有什么不对。

司徒琏脸色微红,伸手按住了墨衣要脱里衣的手:“衣衣,只换外衣就好了。”

“不要,都要换!”墨衣话落,如凝脂一般的香肩已经出现在了司徒琏面前。

司徒琏猛然转身,背对着墨衣说:“你要换就快一点。”

“哥哥帮我拿一下衣服,我要穿红色的。”墨衣对司徒琏说。

司徒琏去衣柜里拿了墨衣最喜欢的一身红裙子,背对着墨衣递了过去:“快穿上,别着凉了。”

“哦。”墨衣很乖地接过去,然后就把裙子套上了,对司徒琏说,“哥哥我穿好了。”

司徒琏转身,发现墨衣根本没有穿里衣,直接穿了那件半透的红纱裙,因为司徒琏没有给她拿里衣……

司徒琏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春光”,偏偏墨衣还一脸天真地过来抱住了司徒琏,仰头看着司徒琏说:“哥哥,我可以去吃点心了吗?”

“不可以。”司徒琏感觉身上有点热,他有点不敢看墨衣现在的样子,虽然他们如今睡在一起,但墨衣是孩子心性,司徒琏也不可能做什么,墨衣之前换衣服都是琴韵帮忙的。

“哥哥,你的脸好红呀!”墨衣用微微带着凉意的小手摸了一下司徒琏的脸,司徒琏感觉自己更热了,他猛然转身,拿了一身里衣背对着墨衣递给她:“把裙子脱了,先穿这个。”

墨衣却不接:“好麻烦,哥哥帮我穿。”

司徒琏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深吸了一口气说:“乖,自己穿,穿好就可以吃点心了。”

“就要哥哥帮我穿!”感觉背后贴上了一个软软的身子,司徒琏全身都僵硬了,墨衣还抱着他乱动,“哥哥快点嘛!”

司徒琏叫了一声:“琴韵!”然后掰开墨衣的手,大步走了出去。

琴韵应声而来,进房间看到墨衣的样子愣了一下,怪不得刚刚司徒琏看着那么不对劲呢,正常男人看到墨衣现在的样子都不可能保持冷静。

“琴韵,哥哥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墨衣有些闷闷不乐地问琴韵。

琴韵一边帮墨衣穿衣服,一边柔声说:“怎么会呢?琏公子最喜欢的就是衣衣小姐了。”

“真的吗?那哥哥为什么都不帮我穿衣服?”墨衣问琴韵。

琴韵轻咳了两声说:“衣衣小姐,男女授受不亲,琏公子是男人,不可以帮你穿衣服的。”

“可他是我的未婚夫哥哥呀!”墨衣还是不解,“昨天小夜说了,我是哥哥的娘子。”

琴韵微微一笑:“这个问题,衣衣小姐还是问琏公子吧,他会告诉你的。”琴韵可不敢乱教墨衣什么,司徒琏肯定会生气的。

“那好吧。”墨衣点头,终于穿好了衣服,高高兴兴地出门吃点心去了。

司徒琏去冲了个冷水澡,换了身衣服再过来的时候,头发都还没有干。墨衣笑着叫他:“哥哥,我给你留了一块,你快来吃!”

司徒琏微微一笑走了过来,揉了揉墨衣的脑袋说:“我不喜欢,衣衣都吃了吧。”

“好。”墨衣话落已经把最后一块点心塞进了自己嘴里,嘴巴鼓鼓的像个小兔子一样,司徒琏倒了杯茶给她,她喝完之后摸着肚子说,“哥哥,我吃饱了。”

“小夜和小贝呢?”司徒琏问墨衣。

“小夜和小贝带着小黑去花园里玩了,我要吃点心,就没有跟他们一起去。”墨衣拉着司徒琏的胳膊晃啊晃,“哥哥,小夜说衣衣是哥哥的娘子,娘子是什么?”

司徒琏轻咳了两声:“这个,等衣衣长大就知道了。”

“那哥哥以后可以帮衣衣穿衣服吗?”墨衣自己会穿衣服,但是有些衣服很繁琐,她不喜欢自己穿。

又回到了这个让司徒琏有些尴尬的话题,他脑海中浮现出墨衣只穿着肚兜和红纱裙的样子,感觉身上又有点热了。他神色严肃地看着墨衣说:“以后衣衣自己穿衣服。”

“哥哥好凶……”墨衣不高兴了,放开司徒琏,起身跑回了房间。

司徒琏神色有些无奈地坐在那里,这种事情真的很尴尬,毕竟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每天晚上温香软玉在怀,也有心猿意马的时候,但只能忍着。小丫头生气了,司徒琏想着还是去靳家一趟,再麻烦一下关妍之,给小丫头做点好吃的哄哄她吧!

靳辰和墨青这天收到了魏琰派人送来的信,信中说宋老国公和关无涯都要回千叶城,魏琰和宋舒得知靳辰和墨青带着孩子们回来了,也要一起过来,他们已经许久没见了。

墨青看着魏琰的信,算算时间,魏琰这会儿应该已经在路上了。他微微皱眉,魏琰和宋舒要过来,肯定会带着孩子一起来,这一路上可能会不太平,而他们一行人也就关无涯的武功最好,但关无涯毕竟年纪大了,而且就一个人。即便魏琰带上再多的暗卫,也挡不住真正的高手。

看到墨青皱眉,靳辰微微一笑说:“不如我们去接他们吧。”靳辰也不是很放心魏琰和宋舒带着孩子过来。

墨青握住了靳辰的手:“我去,你在家等着。”离夜已经大了,很懂事,墨小贝从小在靳辰和墨青身边的时间还没有跟司徒琏在一起的时间多,根本不粘人,不过墨小宝还没满周岁,正是需要娘的时候,虽然他很乖从来都不闹人。

“要不我去,你在家等着?”靳辰微微一笑说。

“小丫头是想出去玩儿吧?这才回来多久。”墨青笑着捏了一下靳辰的鼻子。

靳辰摇头:“那倒不是,我们俩谁去都是一样的。”

“所以还是我去,你乖乖在家里。”墨青不容置疑地说。既然谁去都是一样的,墨青当然不会让靳辰一个人去,他在家里什么都不做。

“可是……”靳辰微微蹙眉。

“可是什么?”墨青问靳辰。

“可是我会想你的。”靳辰笑着抱住了墨青,“你去也可以,小莲花现在不方便出门,北堂豪着急找媳妇儿,你带着小姬一起吧,互相有个照应。”

听到靳辰第一句话墨青还是很开心的,只是靳辰说让墨青带着姬无双,墨青表示拒绝:“姬无双太烦了,不带。”

“听我的,带着。”靳辰也很坚决,一定要墨青再带个人一起去。

墨青无奈:“好吧。”

靳辰去找姬无双的时候,姬无双正一个人坐在花园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看到靳辰过来,姬无双笑了:“小姐姐找我啊?”

“小姬,有件事情要麻烦你。”靳辰对姬无双说。

姬无双不高兴了:“说什么麻烦不麻烦?小姐姐你再把我当外人我就哭给你看!”

靳辰白了姬无双一眼:“别贫嘴!”

“哦,小姐姐你说吧,我听着呢。”姬无双笑得一脸乖巧。

“墨青要出门一趟,你跟他一起去吧。”靳辰对姬无双说。

“可以啊!”姬无双答应得很爽快。

“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不在千叶城,你真的可以?”靳辰问姬无双,意有所指。

“当然没问题。”姬无双想起最近一直对他视而不见的南宫暖,还有时不时提起他曾经那个愚蠢的誓言的北堂豪和齐皓诚,觉得出去散散心也不错,他最近心情有点郁闷,也有点迷茫,想冷静一下。

“那就好,你现在回去收拾一下,等会儿就出发吧。”靳辰对姬无双说。

姬无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一点行李,然后就去找墨青了,很快跟着墨青一起离开墨王府出城去了。姬无双也学过凌云步,所以并不会耽误墨青的速度,两人一路用凌云不狂奔,倒也没有什么交流的时间。姬无双是有点心事,墨青是懒得理会姬无双,沉默着倒也很和谐。

很快到了箭术比试的那天,一大早离夜和墨小贝墨小宝就都被靳放亲自过来接走了,靳放今日依旧是评委,他说让靳辰尽管去玩儿,他帮忙带孩子。

靳辰收拾好出门的时候看到司徒琏牵着墨衣在前面走。墨衣穿着一身红衣,蹦蹦跳跳的像个快乐的小鸟,不知在对司徒琏说什么。司徒琏今日也难得穿了一身颜色鲜艳的红衣,两人这不仅像是情侣装,都有点像新婚小夫妻了。靳辰表示司徒琏这货还真的挺闷骚的,虽然在墨衣面前以哥哥自居,带着墨衣出现在外面的时候,脸上就差写着“这是我女人”了……

“雪儿。”南宫暖穿着一身青色的劲装,英姿飒爽地走了过来,背上还背着她自己的弓箭,因为她今天要参加箭术比试。南宫暖的箭术是司徒琏教的,在女子之中已经很出色了。

南宫暖和靳辰一起并肩往前走,也看到了走在他们前面的司徒琏和墨衣。南宫暖笑着说:“琏哥哥可宠墨衣了,他们两个人真好。”

靳辰微微一笑:“暖暖也会遇到一个把你放在心尖上宠的男人的。”

南宫暖脸色微红地说了一句:“希望吧。”

靳辰笑了:“暖暖这么好,一定会的。”靳辰并不讨厌姬无双,但她也并不想撮合姬无双和南宫暖在一起,即便姬无双明显对南宫暖不同。原因很简单,靳辰觉得姬无双根本就配不上南宫暖,不提过往,如今的姬无双也并没有好到与南宫暖相配。姬无双骨子里还是个顽劣的少年,遇到喜欢的姑娘只知道欺负人家,还欺负个没完没了,说白了就是蠢。

说起这个,齐皓诚和靳晚秋两小无猜的时候,齐皓诚也总是欺负靳晚秋,但那会儿他们只是小孩子,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齐皓诚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对靳晚秋示好了,后来的事情只能说命运捉弄。那些年齐皓诚守候着靳晚秋的时光,在外人面前他是个纨绔世子,但在靳晚秋面前,他永远都表现出自己最稳重可靠的一面,希望靳晚秋不要看轻了他。

魏琰当初也是可着劲儿地欺负宋舒,不过宋舒本身是个暴脾气,魏琰敢损她一句,她就敢反损魏琰十句,甚至一言不合就开打。他们就是一对欢喜冤家,互相看不顺眼,互相欺负,欺负着欺负着就日久生情在一起了。

但姬无双和南宫暖并不一样。姬无双的某些性格像魏琰,但他不如魏琰,至少魏琰没有姬无双那些黑历史,魏琰做事很有分寸。而南宫暖的性格却跟宋舒不同,她是个温柔善良的姑娘,脾气并不火爆,所以即便心里暗暗地想过很多次要揍姬无双,她也没有真的跟姬无双打架,因为她不喜欢那样,她也说不出什么狠毒的话来诅咒姬无双,因为她不是那样的人。所以姬无双对南宫暖的不好,南宫暖无处发泄,都会记在心里,只会让她对姬无双的印象越来越差,越来越讨厌姬无双。

南宫暖羡慕墨衣,是因为她心底里希望有一个男人可以像司徒琏对墨衣那样,无条件地宠着她,可以让她无忧无虑地笑。至于现在的姬无双,对南宫暖来说,真的可以见鬼去了……

出了墨王府的门,司徒琏和墨衣还没走,因为司徒琏要扶着墨衣上马,墨衣非要他抱。

司徒琏无奈,正准备抱着墨衣一起上马的时候,靳辰和南宫暖出来了。司徒琏的手已经放在墨衣腰间了,本来没什么,看到靳辰和南宫暖他突然有些尴尬,赶紧又放开了。

“哥哥,快呀!”墨衣牵着司徒琏的手又贴在了自己腰间,催促司徒琏快一点。

司徒琏也顾不得尴尬了,伸手抱住了墨衣的腰飞身而起,带着墨衣一起坐在了马背上面。墨衣坐在司徒琏身前,很放心地靠着司徒琏的胸膛说:“哥哥,我们走吧!”

司徒琏回头去看靳辰和南宫暖:“一起走吧。”

靳辰唇角微勾:“好。”

靳辰和南宫暖都没有带下人,两人利落地翻身上马,跟司徒琏一起离开了墨王府。

很快,司徒琏就有些后悔邀请靳辰和南宫暖跟他同行了,因为墨衣姑娘一直在说话,而且“童言无忌”,什么都敢说……

“哥哥,昨天睡觉你压到我啦!”

司徒琏神色一僵,转头要跟靳辰解释不是她们想的那样,靳辰微微一笑:“小莲花,不用解释,我懂的。”

司徒琏无奈,懂什么懂?天地良心,他真的什么都没做!

“哥哥,你抱紧我呀,不然我会掉下去的。”墨衣拉着司徒琏的手贴在她的腰间,凉风吹来,司徒琏却感觉有点热,开口对墨衣说,“衣衣,好好坐着,别乱动。”

“哥哥你又凶我,再凶我罚你今晚睡地上!”墨衣一脸控诉地说。

司徒琏扶额,墨衣一边在司徒琏怀里扭啊扭,一边还小声嘀咕:“我就乱动,就乱动……”司徒琏又想洗澡了,冷水的,越冷越好……

靳辰看热闹看得很开心,她觉得司徒琏和墨衣真的很有趣,司徒琏如今得了一个小媳妇儿,可以慢慢养成了,看着多有爱啊。不过司徒琏在某个方面可能比较辛苦,如果他不肯“兽性大发”欺负墨衣的话,就只能自己煎熬了。

北堂豪已经先一步跟着靳扬一起走了,靳辰和司徒琏到的算是晚的,该来的人都来了,在这种事情上面相当积极的皇上齐皓诚也一早带着媳妇儿孩子都到了。

看到靳辰来了,齐皓诚完全不顾形象地坐在看台上面对着靳辰招手:“靳小五,你怎么这么晚?还不赶紧上来!再不上来把你儿子扔下去!”

靳辰无语望天,百官低头憋笑,靳晚秋捏住齐皓诚腰间的一块软肉,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偏偏齐皓诚一点儿都不觉得丢人,还龇牙咧嘴地说:“晚晚你轻点儿!别拧了别拧了!”

北堂豪爆笑,其他不敢笑的人都忍得很辛苦。不得不说,齐皓诚这个皇帝当得很欢乐,不仅他自己欢乐了,还让百官都很欢乐,面对一国之君的时候心中的压力也减了不少,比以前轻松多了。心情好,工作效率自然也会高一些的,齐皓诚表示他要开创一个当皇帝的新模式。

司徒琏牵着墨衣往看台上走,大大方方地任由其他人看。不少小姐都看向了墨衣,因为她们很想知道天下第二美男子看上的姑娘是什么样子的。

“那位就是司徒王爷的未婚妻吗?长得好美哦!”一个小姐赞了一句。

“我怎么看着像是脑子有问题一样,不会是个傻子吧!哼!”一个爱慕司徒琏的小姐自以为小声地说了这么一句。

司徒琏神色一冷,左手捂住了墨衣的眼睛:“别看。”

“哥哥你在说什么呀?”墨衣话音未落,司徒琏右手一挥,在众目睽睽之下隔空抽了那个出言不逊的小姐一巴掌,打得特别狠,直接把人牙齿都给打掉了,那位小姐尖叫了一声,晕倒在地上……

“哥哥你放开啦!”墨衣掰开了司徒琏的手,就看到了不远处脸色红肿倒在地上的那位小姐,她十分嫌弃地挽着司徒琏的胳膊说,“哥哥,那个姐姐好丑哦!我们快走吧,不要看她了。”

周围一片静默,其实很多人都听出了墨衣说话像是孩童一般,可是再没有人敢说什么了。那个被打小姐的家人也大气都不敢出,因为这会儿齐皓诚明明看到了司徒琏的行为,却视若无睹地笑着招呼司徒琏过去他身边坐,司徒琏的地位显而易见。

“走吧。”司徒琏对着墨衣微微一笑,眼中的宠溺都要溢出来了。

墨衣把小脑袋靠在司徒琏肩膀蹭了蹭,笑嘻嘻地说:“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